第75章:三步謀劃,穩苟祖洲(求訂閱)
loading...
在天庭職場中修行,這是楊錚在獲悉了自己的傳承,並得知這裏便是封神西遊世界後,便曾多次想到過的一個問題。

薑子牙給的玉簡,信息非常詳實,對目前的楊錚來說,可謂是相當有價值的東西。

楊錚花費了兩天時間,把這兩枚玉簡中的內容,全都牢牢記住,並仔細揣摩了一番。

薑子牙對他的事情還是頗為上心的,這兩日每天都會抽空把楊錚叫去,耳提麵命,向他講解一些神道修煉上的事情。

楊錚也趁此機會,向薑子牙請教了一番三界職場中的各種注意事項。

薑子牙在這方麵到是個非常合格的老師,他以自己的一些親身經曆為例子,給楊錚頗為詳細的講解了職場中的各種禁忌和潛規則,令楊錚受益匪淺。

尤其是關於天庭的天條,以及地規律令之事,講解的尤為透徹詳實,令楊錚對現如今的三界規則,有了更清晰直觀的認識。

此時他才知道,先前的自己是多麽無知,以為隻要修為境界高深了,便能想幹什麽就幹什麽,然而事實上完全不是那麽回事兒。

三界天條和地規律令,有一部分的確是根據天地人三書製定,但絕大多數卻是由天道自身衍化而來,一旦違背,直接就會招來天罰,即便實力再強,都難以抵擋。

除非是天道聖人,才能抗住天罰,但若真達到天道聖人級別,本身卻根本不會做出違背天規之事。

當然,若自身積累的功德足夠,麵對天罰時卻可以用功德來規避抵擋。

比如以楊錚目前所擁有的三十萬善功,便可以用來抵擋三品以下的天罰。

不過,功德最大的作用,並非是用來抵擋天罰,而是凝練功德法寶。

功德法寶的作用,對於三界的修士而言,實在是太大了。

它不僅可以替主人擋災避劫,其本身的防禦功能,也是極其恐怖的,因為功德法寶是可以從一定程度上? 獲得天道庇護的,強到一定程度,完全可以做到萬劫不磨。

在紫府洲待了將近半月時間? 楊錚學到了很多實用的東西。

不過? 楊錚還是能夠看出來? 無論是薑子牙,還是紫府洲其他的神職人員,對他並未完全信任? 東華神殿的不少事情? 並未讓他觀覽參與。

半個月後,楊錚正式從薑子牙手中,接了任命的符詔? 由東華神殿的一名使者護送? 離開了紫府洲? 用了兩日時間? 再次回到了祖洲。

楊錚現在在地仙界的身份? 已經不再是幽山山神? 而是東華神殿祖洲神府司的正五品靈官神君,以後對外,也可稱府君大人了。

當然了,楊錚的這個府君,現在其實還是個光杆司令。

接下來要做的事情還有很多。

眼下的首要之務? 便是招募人手? 先把祖洲神府司先組建起來? 然後在晉地大梁城? 建造祖洲靈官神廟,徹底掌控了整個祖洲神府司衙,把祖洲的人神仙鬼之事先抓起來。

不過這點卻急不得? 祖洲神府司衙今後將是他崛起的班底,必須要用可信任之人。

楊錚手底下現在隻有兩個可用的神職人員,一個是老國公,另一個則是太行山神。

地界的府司衙門設置,其實跟凡間的府衙設置差不多,正規有品級的編製並不少。

除了楊錚這個正五品的靈官府君外,其下還設有正六品的文武判官兩名,正七品的陰陽法曹,以及從七品的法曹和參軍司馬等職務。

其下的每座城池還會分設城隍,每座山頭設山神土地等等,一般這些神職多是正八品。

府一級的城隍山神為七品,縣一級的則是八品,至於九品的日夜巡遊等職,一般多是由城隍山神自行招募。

這些大大小小的神職人員算起來,起碼有數百之多。

楊錚有東華神殿的符詔,可直接通過自己的神印敕封,不過事先卻需要把這些招募的神職人員情況,上報東華神殿,獲批後才能生效,獲得新的任命敕令符詔。

最為關鍵的祖洲神府司武判官,自然要交由老國公楊忠武來擔任。

至於文判,楊錚還沒決定,這個職位同樣非常重要,必須要交給可靠之人。

文判一般負責陽間仙靈之流事務,自然需要擁有修為的修仙者擔任才更合適。

楊錚其實是比較屬意慕容夏的,但可惜他沒有靈根,不能成為修仙者,便沒辦法擔任這個職務。

沈若言到是挺合適,但楊錚猜測,她過段時間,極可能會離開祖洲,去往東土大唐,接受儒門係統的學習。

這個職務其實到是可以暫時交給沈若言之父沈拙行,但眼下時機顯然還不成熟,必須要先考察他一番,才能下決定。

至於府司法曹和參軍司馬這兩個職務,到是可以考慮慕容秋之父慕容博觀,以及自己的大伯楊明安。

這倆職務都是屬於輔佐府君管理府司衙門大小事務的,不是修仙者也沒關係,隻要修煉了武道,便可通過祭煉神印,獲得神力加持,走跟老國公一樣的肉身成神之路。

此次去紫府洲東華神殿一行,楊錚對自己接下來要走的路,也有了更加清晰的規劃。

他給自己定了個三步走的目標。

第一步,先把祖洲神府司衙建好,發展起來,徹底把整個祖洲掌握在自己的手裏;

隻有先坐穩了這個祖洲府君,才能謀劃下一步的大計。

想要把祖洲發展起來,人巫一族的壯大才是正途。

第二步,則是進軍東華神殿,並借東華神殿進入天庭序列,謀得天官職位。

至於說把三島十洲謀入手中的計劃,則要放在第三步。

想要謀奪整個東海三島十洲的地盤,起碼得先擁有金仙的修為境界才有機會。

在此之前,還是老老實實進入天庭,並趁機把祖洲的人巫一族發展起來再說,自己的底子不夠硬的話,是沒能力跟闡教那班人掰手腕的。

盡管隻在紫府洲待了半個多月時間,但楊錚還是了解到了一些東華神殿的大致內幕。

那邊並非鐵板一塊,私底下其實派係林立,山頭許多。

且不說曾跟薑子牙是同門的一些金仙天仙,就單隻原本來自三島十洲的各方仙人神人,便都不怎麽服薑子牙的調遣。

很多人的做派,其實都跟二郎神與天庭的關係差不多,說好聽點都是聽調不聽宣,說直白點,就是愛理不理,想做就做,不想做就推。

這些事情,即便楊錚並沒有刻意的打聽,但在東華神殿待著的那十幾天,他已不止一次的從薑子牙唉聲歎氣的口吻中,聽出了端倪。

明麵上,東華神殿轄下各殿各府一團和氣,但私底下卻都在打著自己的小算盤。

甚至有好幾個頗有來頭的金仙,都在尋求如何把薑子牙拉下去,好謀奪東華帝君一職。

當然,楊錚也清楚,薑子牙的這個東華帝君,可是元始天尊欽定,除非那位聖人大佬開口,亦或者薑子牙自己違反天條,其他人才能有機會。

不過眼下看來,薑子牙才剛接手東華神殿不久,暫時應該還不會被取代。

而如今自己既拜入他門下學習神道,自然更不希望薑子牙倒下去。

畢竟,薑子牙現在算是他在神道上的靠山,他若倒了,那自己未來想要通過東華神殿上天的機會,隻怕就會變得更加挫折了。

發生了人巫始祖斬天的事情後,天庭對祖洲巫族這邊的觀感態度,肯定不會多好。

但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,若人巫始祖不出手,祖洲隻怕很快就會落入各方哄搶的境地,根本不可能有他什麽事兒。

通盤詳細的規劃了一遍後,楊錚的生活跟著就忙碌了起來。

楊錚先是與老國公溝通了一番,請其著手從楊家陣營中,挑選一批忠誠可靠之人,專門用以打造未來祖洲神府司衙的神兵府靈兵。

按照楊錚的規劃,神兵府的靈兵分為三營,一營由鍛體武者組成,班底就從幽燕鐵衛中挑選;二營由修仙者組成,慢慢從祖洲本土招募;三營則由陰兵組成,盡量招募戰死的英魂。

從楊錚口中得知,他現在已經獲得了東華神殿符詔,成了祖洲靈官府君,老國公自然是大喜過望,喜形於色的攬下了這個差事。

祖洲發生了而今這番變故,先前謀劃改朝換代之事,現在卻反而並不用太過著急了。

曹家氣數已盡,若是逆天而行,甚至不用楊家主動出擊,也會招來天罰,徹底覆滅。

眼下楊家要做的,其實就跟封神大劫時的西岐差不多,就是廣招天下賢才,組建班底,聚集大勢。

這一點同樣也無須太過擔心,但凡有點根腳之人都能看出來,楊家如今乃是祖洲大勢所趨,氣運日漸隆盛,但凡想要從祖洲分潤氣運的人,都懂得如何取舍。

祖洲在失去了煞氣的鎮壓後,如今天地元氣正在以不可思議的速度,快速的恢複著。

原本屬於最貧瘠的地方,一下子陡然靈氣複蘇,對於祖洲本土的修仙者而言,簡直像是中了大獎一樣。

可以感受得出,祖洲修仙界正在以一個不可思議的速度在飛速發展著。

楊錚隨即以祖洲靈官府君的身份,向修仙界和江湖發出了招募令。

一時間,整個祖洲天下風起雲湧,各方修士和武者,絡繹不絕的奔赴大梁。

在這樣的大勢之下,曹家卻並未坐以待斃,反而在做著最後的垂死掙紮。

隻是,祖洲先前就已陷入動蕩紛爭。

如今天地靈氣飛快複蘇,淮南王和西梁王那邊的實力,也同樣在飛速膨脹著。

雙方在襄陽一帶劍拔弩張,隨時都可能爆發一場席卷天下的大戰。

大魏皇室現在已經顧不上北疆這邊,正一麵調兵遣將,奔赴襄陽馳援,一麵派遣使者,分別前往西蜀梁州和江南楊錚,希望能夠說服西梁王和淮南王,暫時放下紛爭,先解決楊家。

得到南邊傳來的確切情報,楊錚隻是哂笑一番,並未作出其他指示。

別人不清楚西梁王和淮南王的底細,如今掌握了玄黃寶鑒的楊錚,卻是心知肚明。

大魏皇室的這一謀算,是絕對不可能成功的。

西梁王的背後本就是由蜀山劍派在支撐著,蜀山劍派與楊家的關係不用多說。

若西梁王敢對楊家下手,甚至不用楊家動手,隻怕蜀山劍派第一個就會反水,先覆滅了西涼王府。

而淮南王那邊,則已經徹底被魔門的血煞魔教掌控。

甚至淮南王還是不是其本人,都已經無法確定。

楊錚現在可以肯定,血煞魔教便是陰九冥散落在外的分身螟蟲神念搞出來的。

陰九冥的本體已被巫門鎮死,他的分身螟蟲雖然不知還有多少散落在外,但卻成不了什麽氣候了,現在不過是在垂死掙紮而已。

楊錚可以斷定,陰九冥的螟蟲分身,隻怕到現在都還不知道,他的本尊是如何被滅的。

對於擁有洪荒十八神獸鎮魔印的楊錚而言,滅掉陰九冥的螟蟲分身,並不是什麽難事兒,真正難的,是把陰九冥所有的螟蟲分身都引出來,一齊滅掉。

也正是有著這樣的考慮,楊錚才下達了先觀望聚集大勢的命令。

不過,為防出現不可控製的局麵,楊錚通過玄黃本源界,略微更改了一下祖洲天地靈氣複蘇的速度,令祖洲本土修士,暫時還無法出現金丹期的修士。

一切的爭鬥,都控製在金丹期以下,以免太強的修士出現,對祖洲造成太大的破壞。

至於他自己的修煉,自然也在緊鑼密鼓的飛速提升著。

如今天地靈氣複蘇,楊錚自己也能清晰的感知到,他即便不刻意的運轉功法修煉,單憑先天五氣珠,自身的修為也是在飛速提升著。

有著先天五氣珠的輔助,楊錚通過吸收天地元氣,短短十幾天時間,已經成功凝出了一滴先天五氣本源真液,隨時都能踏入築基期。

不過,這一滴的本源真液,卻是先天純陽木氣真液,並非是完整的五行真液。

因此的,楊錚並沒有急著突破,而是壓製著修為,繼續在淬煉著先天五氣本源。

他還需要尋找另外的四種先天五氣本源,同時煉化,凝出最完滿的先天五行本源,才會築基突破。

楊錚從呂岩的口中,打聽到了另外四種先天五氣本源的下落。

先天金氣本源,在瑤池西王母那裏,楊錚通過巫門禁拿了一縷蟠桃真靈,想來通過蟠桃真靈,獲得此種本源應該沒太大問題。

先天水氣本源在龍宮的龍族手中,先天火氣本源和先天土氣本源,則分別在聚窟洲鳳族和麒麟族手中,這個暫時卻沒辦法,隻能慢慢謀劃。

不過按照楊錚的謀算,此事其實也能解決,不過卻須得先好好謀劃一番。

龍鳳麒麟三族,曾稱霸太古洪荒時代,但如今卻皆已沒落,據楊錚從薑子牙那裏了解到,如今的三族,連個大羅金仙都沒有,最強的老祖也不過就是個金仙。

但三族卻一直心有不甘,始終都在暗中關注著天道變化,如今殺劫再起,三族必會蠢動,很可能會在近期派遣使者,潛入祖洲。

自己這個祖洲未來的人主,也必會受到三族的關注。

楊錚推算,他們三族的使者,遲早會找上門來,自己完全不用著急,等著就是了。

仙道的修為,他雖刻意的壓製著,但對肉身和巫魂的修煉,卻並沒有壓製,而是瘋狂的修煉提升著。

肉身的境界,因在巫墓血河中受了好處,幾乎是一日千裏的在飛快提升著。

他的武魄在巫墓血河中,就已經淬煉到了第七重,現在可以修煉九陽金剛降魔功了。

這一日,楊錚在徹底揣摩透了九陽金剛降魔功前三重功法後,正準備閉關開始修煉,老國公卻帶著幾人,來了他的院子。

“錚兒,你看看這三人如何?”

老國公的身後,跟著三名神色凝肅之人。

為首一人是個魁梧高大的武夫,正是楊錚的護衛統領蕭疏狂。

第二人則是一名修士,楊錚同樣也認識,正是那個楊家的修士供奉羅青雲。

第三個則是曾在襄陽見過一麵的白麵文士,叫安宜生。

三人盡管都跟楊錚有過接觸,甚至那蕭疏狂還一直擔任楊錚的護衛統領,但此刻卻都有些拘謹,甚至敬畏的向楊錚見禮,然後十分小心的看著楊錚。

楊錚的目光在三人身上掃過後,心下卻有些躊躇。

他自然明白老國公的意思。

這三人顯然都是老國公薦來,用以組建神兵府靈將的候選人才。

楊錚隻對蕭疏狂性子有些了解,讓他擔任武靈兵靈將,肯定是沒任何問題的。

但另外得兩個人,他卻並不了解。

不過既然是老國公舉薦,想來這兩人在忠誠度上,應該沒什麽問題。

楊錚現在也了解到了,那羅青雲其實是蜀山派太上長老羅公遠的嫡係子孫,無論如何,必須要賣蜀山派一個麵子。

無論這人才幹如何,隻要品性沒問題,仙靈將的職位,到是可以給他。

至於安宜生,楊錚對他的印象其實也不壞。

“既然是爺爺您舉薦的人,自然沒問題。”

楊錚沉吟片刻後,微微頷首道。

聽到這話,三人都鬆了一口氣,臉上皆露出驚喜感激之色。

“屬下必當竭盡所能,效忠府君大人和楊家,以報府君大人提點之恩!”

當了神府的靈將,就意味著他們今後由凡而神,擁有了長生之望,如何能不感激楊錚?

到是那個羅青雲,其本身為修仙者,且背後還有蜀山派,其實完全不必走神道一途。

不過楊錚心裏也很清楚,羅青雲代表的羅家,與其說是在意這個靈將之職,還不如說是更在意祖洲的氣運。

楊錚微微頷首,接受了三人的效忠,向三人鄭重叮囑道:“神兵府靈兵,將是我祖洲靈官神廟的真正戰力,日後討伐妖魔邪祟,都要指望他們。我對他們期望很高,現在我把這一重要任務,交給你們三人,希望你們不要辜負了我的期望!”

“是!定不敢有負府君大人所托!”三人皆肅然躬身,齊齊答應。

楊錚道:“你們先下去準備吧,本君跟老國公還有事情商議,稍後再找你們商議招募靈兵之事。”

“屬下等告退!”三人躬身退了出去。
給我留言 - 最新更新 - 百度地圖 - 網站地圖 - RSS訂閱
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,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,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