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4章:意外的神道之師(求訂閱)
loading...
東華神殿內。

祥雲飄蕩,仙氣繚繞。

正堂最中央,最高處,供奉著三清神像。

神像宛如活人一般,靜靜端坐,俯瞰著整個神殿。

神像之下擺著一張巨大的青玉案幾,幾後一張寶座上,端坐著一名白發白須的老者。

老者頭戴帝王冕,手執杏黃旗,目光正在掃視青玉案上的一幅寶卷。

那寶卷上,密密麻麻,羅列著許多名字,皆有各色靈光在閃爍著。

老者虛指一點,寶卷末尾處,“楊錚”兩個字上的光芒,陡然一亮。

接著,一個個的寶光文字,從那名字上浮現而出。

“嗯?竟有三十萬善功?”

老者雙眸一凝,臉上微微透著吃驚之色。

玉案的旁邊,還站著一名白衣文士。

聽到老者的話,白衣文士也露出吃驚的神色。

“不會吧?此人年齡不過才十九歲,怎會積累了如此多善功?莫非有假?”

白須老者搖了搖頭,皺眉道:“這善功乃是由天地人三書共同記錄,不可能出錯。且容本帝君查查看,到底是怎麽回事兒。”

老者把手中杏黃旗一揮,下一刻,他麵前的那寶卷上,光華閃爍,似乎正在從天書正冊中調閱某些資料。

這老者正是現今的東華帝君薑子牙,他手裏的這寶卷,並非正冊天書封神榜,乃是封神榜副冊,功能雖比不得正冊天書封神榜,但卻是出自元始天尊手筆,同樣也是一件真正的靈寶,擁有比正冊封神榜更多的一些輔助功能。

此副冊乃是元始天尊融合了天地人三書共性而成,可查看周天之內,所有在天地人三書中的一切生靈善惡。

“輔助六道輪回,覆滅了魔蟲陰九冥,得善功三十萬?難怪了!”

很快,薑子牙便查清了楊錚這三十萬善功的來龍去脈,頓時露出恍然之色,同時也有些吃驚和不解。

“此人何德何能? 竟能得六道聖人如此看顧?”白衣文士吃驚道。

白衣文士名叫薑山,是薑子牙同族,在薑子牙受封成為東華帝君後? 被其安排在了身邊? 做了個東華殿的製誥使? 也就是專門幫忙起草詔書的秘書。

“他能被六道聖人選中,成為幽山山神,必有過人之處。且宣他上殿? 本帝君要親自探探他的底細。”

薑子牙向殿下的金甲守衛下令道。

“宣祖洲幽山山神楊錚覲見!”

金甲力士躬身一禮? 然後向殿外大聲宣喝一聲。

其聲音傳出後不久,張祿便帶著楊錚,進到了東華神殿內。

“小神楊錚拜見帝君陛下!”

楊錚進入神殿後? 表情看起來頗為拘謹的樣子? 向正殿上? 高坐在禦座上的薑子牙躬身施禮? 頗有敬畏之色。

之所以如此如此行事? 自然是故意為之? 迷惑東華神殿中人。

對於他這表現,殿內階下站立兩旁的東華神殿文武,皆露出哂笑之色。

“楊錚,免禮吧。本帝君且問你,你是如何擔任的幽山山神?”

薑子牙寶相莊嚴? 認真審視著楊錚? 開口問道。

他語氣表現的還算溫和? 神色雖威嚴? 但眼神卻也算和藹。

“回稟帝君,小神是去歲才擔任的幽山山神。”

楊錚恭敬答道。

接著,他便把自己早想好的一套說辭? 跟薑子牙說了一遍。

這件事他也曾跟老國公商議過,因此便把獲得山神印的事情,推到了楊家祖上,隻說是楊家祖上曾進入過幽山大墓,僥幸從裏麵得到了一枚幽山山神印,自己又僥幸煉化,這才得以獲封神位。

此事其實也是有據可查,並非隨口亂說。

何況,楊家祖上還是蜀山弟子,也算是道門太清一脈,跟玉清一脈的薑子牙,也算有點同門之宜。

薑子牙自然查過楊錚和楊家的來曆,對此也是心知肚明。

若非如此,他根本不會特意派張祿去祖洲,巴巴的把楊錚這個八品小山神給招來。

畢竟,在他這東華神殿內,最低的神官,也是正四品的靈官,一個小小的八品山神,還真沒資格來這等地方。

聽了楊錚這番說辭,薑子牙不置可否的點了點頭。

“知道本帝君為何特意招你來紫府洲麽?”

“小神不知。”

楊錚老實答道。

他其實是能猜到的,但自然不可能說出來。

祖洲如今鎮壓天地的煞氣消失,靈氣很快就能恢複到正常的水準。

這樣一處仙島寶地,對於地仙界的修士來說,尤其是天仙,絕對是一塊肥地。

可是,那日人巫始祖現世後,卻又明確對外宣稱,祖洲自今而後,便為人巫祖地,任何外人不得踏足,這就令薑子牙等一幹闡教弟子十分不滿了。

那樣的寶地,是完全可以用作金仙證道之地的道場。

別看這方丈神山氣象萬千,可卻是有主之地,且此地還聚集著許多闡教金仙,甚至連大羅金仙都有,薑子牙雖是東華帝君不假,但如今修為才不過天仙之境,尚無資格分潤方丈島的氣運證道金仙。

而三島十洲的其他地方,除了方丈島和祖洲島外,同樣也都有大羅金仙坐鎮,根本沒他可插手的地方。

堂堂東華帝君,若是不能證道金仙,傳出去的確有點說不過去。

薑子牙的確是看上祖洲的地盤,但卻礙於人巫始祖的出現,不敢親自過去插手。

現在隻能假借祖洲本土神官之手,分潤祖洲的氣運用以證道。

也因此的,在人巫始祖前腳剛剛離開祖洲,薑子牙後腳便調查清楚了祖洲島上神靈的情況,第一時間便把目光瞄向了楊錚這個幽山山神。

至於曹家那位,根本不在他的考慮之列。

曹家氣數已盡,而楊家的氣運正隆隆升起。

隻不過,在楊家的背後,還有南贍部洲的蜀山派,想要跨過蜀山派,直接插手祖洲事務,分潤祖洲氣運,也不是那麽容易的。

因此,薑子牙便趁著蜀山尚未派遣使者前往祖洲,第一時間便把楊錚招了過來。

“本帝君有意重建祖洲的靈官神廟,因此特意了解了一下祖洲人間的情況,得知你們楊家有帝王之氣凝聚,所以特意把你招來,想問問你的意思。”

薑子牙笑嗬嗬看著楊錚道。

“小神惶恐!此事並非小神和楊家刻意為之,還請帝君明察!”

楊錚連忙開口辯解,表現出一臉的惶恐之色,似乎被這件事嚇壞了一樣。

“此事本帝君自然清楚,你不必擔心,本帝君並無問罪的意思,隻想問問你的想法。”

薑子牙神色愈發和藹的笑著道。

“一切全憑帝君做主!”

楊錚連忙道。

“哦?你真是這麽想的?”

薑子牙有些意外的訝然道。

楊錚表現出來的情況,的確有些出乎他所料。

原本他以為,楊錚既然能得六道聖人看重,連幽山山神的位置,都能允楊錚做,他還以為,楊錚極可能是六道傳人。

但看楊錚眼下這表現,或許事情並不像自己猜測那般?

“這的確是小神的真實想法,絕不敢欺瞞帝君陛下!”

楊錚連忙說道。

薑子牙臉上浮現出一絲玩味的笑意,道:“本帝君看你身上也有仙道修為,不知你師從何人?”

“讓帝君大人見笑了,小人這點微末道行,不過是自己得了一些普通秘籍,自己瞎琢磨著練的,並無師承。”

楊錚一臉慚愧的說道。

他身上有先天五氣珠這等先天靈寶,漫說薑子牙,就是大羅金仙在此,也看不出他的根腳所在,因此倒也並不擔心這話會被薑子牙看破。

當然,若是遇到準聖級別的大佬,那就另當別論了。

可先天五氣珠的來曆非常神秘,聲名在洪荒都不顯,更遑論是如今這個時代,因此的,一般成聖較晚的準聖,其實也未必就能看出此寶的根腳來曆。

“不過,不久前,小神曾在祖洲見過一位仙人前輩,那位前輩給了小神一枚劍符,說道等祖洲事了,便可去南贍部洲蜀山,係統的學習仙道功法。”

楊錚說完先前那番話後,悄然抬頭瞥了一眼薑子牙,見他聽了自己的話,便露出一絲意動神色,似乎動了收徒的念頭,於是連忙又補充了兩句。

薑子牙的話頓時被堵了回去,神色間也有些發堵了,他忍不住的皺了皺眉。

“仙人?卻不知是蜀山的哪位道友啊?”

楊錚道:“回稟帝君,那位前輩自稱是蜀山派太上長老羅真人。”

薑子牙臉上發堵的表情更甚。

蜀山派羅真人的名頭,他自然是知道的,甚至其來曆根腳,他也知道一些。

那家夥學的正是六道聖人傳下的功法,雖不是六道門徒,但卻也算是六道外門,他跟自己一樣,也是天仙的修為。

看樣子,祖洲這塊肥肉,還真被蜀山派給惦記上了。

不行,祖洲的氣運,絕對不能拱手讓與蜀山派。

自己好不容易才在師尊相助下,順利上位,若是不能證道金仙,這東華帝君的位置雖然能繼續坐著,但卻隻怕根本無法服眾,更別想調動三島十洲的大小神仙。

說實話,闡教中其他同門,想要做這個位置的大有人在,若自己不能盡快證道金仙,並作出一點事情來,讓師尊看看,怕是很快就會有人跳出來指摘自己,甚至取自己而代之。

“那羅真人既願意指點你仙道上的事情,卻不知神道上,你是否已有師從?”

楊錚搖頭道:“小神才做山神不久,不曾拜得神道之師。”

“本帝君有意指點你神道修為,不知你意下如何啊?”

薑子牙心中一喜,連忙開口道。

楊錚顯然沒料到薑子牙居然如此急不可待,頓時有點驚呆了!

“啊,這……”

“怎麽?莫非你覺得本帝君沒這個資格?”

薑子牙不悅道。

“不,不是,小神隻是沒想到能得帝君陛下垂青,實在是有點難以置信!”

楊錚連忙解釋道。

薑子牙沒再開口,而是皺著眉頭看著楊錚。

“啊,學生拜見老師!”

楊錚哪能猜不到薑子牙的心思,但他現在修為太低,且如今又孤身在東華神殿,根本沒其他可選擇的餘地。

不過,就在他遲疑的時候,魂宮內,巫門中,突然再次傳來祖巫後土的神念聲音。

“答應他。此事稍後再向你詳細說明,現在先答應他。”

楊錚也沒想到,祖巫後土竟然會做出如此決定。

當然,他更意外,原本他還以為,巫墓消失後,祖巫後土應該也跟著一起消失了,但哪料到,她好像依舊存在於玄黃寶鑒所開辟的玄黃本源界內。

得到楊錚肯定的答複,薑子牙這才滿意的嗬嗬笑了起來,看向楊錚的目光,也變得越發和藹滿意。

“不錯,孺子可教也。既然如今你是本帝君的學生,本帝君自也不能虧待了你。正好,本帝君有意重建祖洲靈官神廟,這神廟的靈官府君,就由你來做吧。”

“多謝老師抬愛!”楊錚連忙躬身道。

薑子牙略微沉吟了一下,目光在楊錚身上掃了一下,忽地探手從袖子裏掏出一個黃色的小袋子,道:“既然你認了本帝君這個老師,老師也不能不有所表示。此物乃是昔年你師祖所賜,名為乾坤袋,是一件非常不錯的納物靈寶,既能納物,也能困人,裏麵還有一些為師給你準備的一些日常修煉所用之物,拿去吧。”

楊錚喜道:“多謝老師!”

道過謝後,楊錚連忙上前,恭敬的接過那個乾坤袋。

“後天靈寶須得用神魂祭煉,你能煉化山神印,倒也可以煉化這乾坤袋,為師這便把煉化之法傳你,回去後自己祭煉了。上麵為師的神念印記已被抹除,放心煉化即可。”

薑子牙又解釋了兩句,並傳了楊錚祭煉之法。

楊錚自然又連忙向薑子牙這個便宜老師不住的道謝。

薑子牙又道:“你可先在紫府洲待上一段時間,為師抽空也會指點你一些神道上修煉的事情。來人,送本帝君弟子下去休息!”

“學生告退!”楊錚躬身施禮,跟著上殿的金甲力士退了出去。

楊錚剛離開,白衣文士便有些迫不及待,卻又有所遲疑的問道:“帝君為何要收此人為徒?難道您不怕他……”

“勿須多言,本帝君心中有數。”薑子牙臉色一板,白衣文士頓時不敢吭聲了。

殿下的張祿看著楊錚離開的背影,眼神變得閃爍起來。

他還真有些意外,沒料到薑子牙居然會收楊錚為神道弟子。

他可是很清楚,楊錚的身上,還藏著另一位來自天庭瑤池的大佬分身呢。

不過,這些事情可不是他現在能操心的,而且他也樂的見到天庭和地仙界之間的勾鬥,如此的話,他才有機會摸魚,盡快尋得恢複之法,自然不會多嘴。

楊錚一路離開神殿,被金甲力士引著,來到了神殿附近的一處偏殿內。

此地自也有宮娥童子伺候,把楊錚交給那些宮娥童子後,金甲力士便離開了。

楊錚熟悉了一下自己眼下的住處後,隨即屏退了殿內的宮娥和童子,然後有些迫不及待的趕緊令意識進入魂宮,並隨即進入玄黃本源界內。

“前輩?!”

祖巫後土並未現身,但神念聲音卻跟著響起。

“薑子牙曾執掌封神榜,對神道修煉頗有心得,你跟他學習神道,必可大有受益。至於牽涉到因果之事,也不必擔心,有巫門在,一切因果皆與你無礙。”

“難道晚輩不算前輩的傳人麽?”楊錚遲疑道。

“你之道,從古至今從不曾在三界中存在,須得從三界中師法一切可學之道。神道也將有助於你領悟大道。你以後也能學六道之法,但卻不算六道傳人。記住,你是巫門傳人,不是六道傳人。好了,為免泄露根腳,本座以後輕易也不會再顯道,以後行事遵從本心即可。”

祖巫後土的神念淡淡的說道,聲音漸漸弱化,直至消失。

楊錚端坐偏殿之內,意識退出魂宮,臉上露出思索之色。

“遵從本心麽?看樣子,我先前所想之事,應該便是修道正途,否則祖巫必會出言指正,她既沒說,想來便是如此了。”

楊錚想明白後,心中對今日之事也就釋然了。

連祖巫後土都不怕被分潤了氣運功德,看樣子這件事,比自己想象的還要複雜。

既然這些事情自己目前根本無法窺探明了,不如一切暫時先順其自然,等境界提升上來,領悟了自己的道,原本看不明白的事情,終究有搞清楚的時候。

他翻掌取出了方才薑子牙送的乾坤袋,心神一動,一道黃光自眉心探出,一卷之下,便把此寶收進巫門內。

楊錚閉目感應了片刻,臉上浮現出一絲意外之色。

薑子牙居然並沒有在這乾坤袋上做手腳。

既如此,楊錚自然也就不再客氣,隨即按照薑子牙傳授之法,在殿內祭煉起這件後天靈寶。

匆匆三日時間晃眼過去。

偏殿中,楊錚手中的乾坤袋,已被他初步祭煉完畢。

此物果然不愧為元始天尊所賜的寶物,得確不凡。

它的內部共有兩重空間。

第一重為納物空間,足有百裏大小的空間規模。

第二重為封禁空間,能禁拿金仙以下一切生靈,端的是十分厲害的寶物。

納物空間內,有兩枚玉簡。

一枚玉簡內記載著一些神道修煉的功法和禁忌事項,詳細無比。

另一枚玉簡內則記錄著三島十洲大大小小神仙的來頭職司,當然,也還有一些三界之中,跟神職有關的諸般事項,說它是一本神職入門大全也不為過。

隻要吃透了這枚玉簡中記載的信息,也算是跨過三界神道職場小白階段了。
給我留言 - 最新更新 - 百度地圖 - 網站地圖 - RSS訂閱
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,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,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