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3章:東海有神山,紫府東華殿(求訂閱)
loading...
刑天涯離開後許久,眾人才漸漸從剛才的驚天巨變中緩過神。

此時,籠罩在整個祖洲的血煞之威,已盡數隨著巫墓的崩潰而消失,漢鍾離和陳摶二人的修為,不再受到壓製,盡皆顯露出仙人氣息。

但二人卻並不敢有任何異動,依舊把修為壓製在築基期。

整個祖洲之地,目前除了他們兩個是仙人外,同樣再無其他神仙身影。

而二人也已經感覺到了,祖洲存在著一種強大的排斥之力,仿佛禁絕神仙之流踏足。

“楊兄弟,不知你接下來有何打算?”

漢鍾離眼中難掩熱切之色,向楊錚問道。

“自是要繼續留在祖洲島上,完成未竟之事。”

“此事之後呢?”漢鍾離急急追問道。

“鍾離兄,你怕是打錯主意了。楊兄弟乃是東海三島十洲人巫新族,未來一段時間,也必將會在東海發展。再者說,即便他真要入道,也隻會就近選擇,豈會跟我等上天?”

陳摶瞥了一眼漢鍾離,搖了搖頭。

“此島天地規則有變,很快將不容許有仙存在,我等還是盡早離開為妙,以免墮入殺劫。”

說完這話,陳摶的目光隨之轉向沈若言,口唇微動,似在用神念與其交流著什麽不想讓他人知道的事情。

也不知陳摶跟沈若言說了什麽,沈若言臉上露出一絲意動之色,目光隨之看向楊錚,沉吟起來,猶豫了片刻後道:“此事容晚輩考慮一下吧,無論如何,日後晚輩必會給前輩一個明確答複。”

“此物乃是老夫昔年在東海龍宮做客時所得,擁有納物和傳音兩種神通,關鍵時刻,還能當做防禦洞府使用,還請沈生收下,有事也方便聯係。”

陳摶笑了笑,從袖中掏出一個拳頭大小的青色法螺遞給了沈若言。

沈若言吃驚道:“這應該是一件仙府靈寶吧?此物太貴重了,晚輩不能收!”

“區區一件後天靈寶而已,對老夫也沒什麽用處。大家同為儒門中人,作為前輩,自有提攜後輩的責任? 拿著吧。此物滴血祭煉即可認主,莫要推辭,老夫必須要立刻走了!”

陳摶不由分說? 把此物交給了沈若言? 緊接著? 他的身影毫無征兆的突然間虛淡起來。

另一邊的漢鍾離,身上也出現了一道道仙光,他歎息一聲? 目光從楊錚身上? 轉向呂岩,道:“呂岩,快過來? 隨我一起回去? 吾師有事要見你!”

“鍾離師? 你先去吧? 我還想在祖洲遊曆一番? 日後自會由傳送陣回去。”

呂岩麵無表情的淡淡道。

漢鍾離臉色微微一變? 吃驚的看著呂岩,沉默了片刻,他似猜到了什麽,神色黯然的點了點頭,“那你自己保重吧。”

他的身影跟著漸漸虛淡? 直至消失無蹤。

“幾位保重? 妾身也告辭了!”

洛水神向楊錚等人微微頷首後? 施展遁術急匆匆走了。

現場隻剩下楊錚呂岩等四人。

這四人皆是在巫墓中真正獲得了大機緣的幾個? 已跟人巫一族緊密相連,彼此間也存在著某種微妙的感應,是以四人的神色? 此刻看起來都有些茫然。

“木公,你接下來有何打算?”

楊錚率先打破沉默,看向呂岩。

“你已經知道了?”呂岩神色有些意外,也有些蕭索的道。

“先前之事,並非晚輩本意,隻是因……”

呂岩擺了擺手,製止了楊錚下麵的話。

楊錚借助先天五氣珠,盜走了他一縷先天純陽木氣本源之事,呂岩心知肚明,並不想繼續談論這件事。

“此事以後不要再提了。這世上也再無木公,以後隻有純陽劍仙呂岩。”

呂岩的雙眸漸漸變得銳利起來。

“你若有心,東海三島十洲歸你了,你身上有純陽本源烙印,隻需按圖索驥,找到此地陣眼,便可進入紫府洲陣樞,我能幫你的,隻有這些,其他事情隻能靠你自己了。”

呂岩探手一抓,一張詳細的山河地理圖畫卷,緩緩凝出,被其握在了手中。

他神色有那麽一瞬間的迷茫和恍惚,但很快又化為堅定,伸手把畫卷交給了楊錚。

“這……呂兄真決定了,要放棄以前的一切?”

楊錚吃驚的看著呂岩。

呂岩忽然笑了,自嘲的道:“以前的一切?真正屬於我的東西,豈隻這區區東海一隅,又有什麽放不下的?轉世輪回也不是沒有好處,至少讓我看明白了一些事情。我從巫族這裏得了好處,自然得還了這份兒人情,拿著吧。”

楊錚接過畫卷,嘴角微微抽了抽,神色同樣也有些恍惚。

“呂兄有什麽打算?”

“我麽?嗬嗬,我想在祖洲叨擾你一段時間,不介意吧?”

呂岩神色變得輕鬆起來,笑著道。

“歡迎之至!”

楊錚本以為呂岩覺醒了前世記憶後,會離開此地,因此聽到這話,頗為意外和驚喜。

“對了,你的修為……沒恢複?”

楊錚掌握著玄黃寶鑒,對祖洲天地規則改變之事,自然知曉,但奇怪的是,卻無法通過玄黃寶鑒,再窺探到呂岩的情況。

“既然舍了前世種種,轉世重新開始,修煉上,自然也要重頭開始。我現在的確還是築基期,不過,接下來的修煉速度可能會比較快。”

呂岩灑然一笑的道。

楊錚微微頷首,道:“那咱們也走吧,先回大梁城去。”

……

一日後,四人順利返回大梁城。

此次出門往幽山一行,總共不過耗時兩日而已。

大梁城內一切如舊,並無什麽變化。

甚至除了與楊錚相近之人外,其他外人根本不知曉楊錚曾離開過。

楊家這邊正在緊鑼密鼓的籌備部署著如何取大魏而代之的計劃。

由老國公坐鎮晉國大梁,楊錚可以直接當甩手掌櫃了,但他肯定不能這麽做。

事實上對於軍務政事,他也不甚了解,但他必須要全麵係統的學習。

接下來的一段時間中,楊錚每日卻都會抽出一兩個時辰,跟著老國公學習如何處理政務。

楊錚料定,用不了幾日,便該有仙使來祖洲,日後他即便做了祖洲新朝國主,依舊還會擔任神職。

而且,在他的規劃中,入主天庭任職,也在計劃之內,先從凡間政事學起,熟悉朝堂的潛規則,將來在天庭也能更好的混下去。

呂岩在大梁楊府住下後,每日裏除了打坐修煉外,便是四處遊覽,小日子過的十分愜意瀟灑。

他的修煉速度,果然跟他說的一樣,幾乎是一天一個變化。

短短十幾日的功夫,他便悄無聲息凝結了金丹,成了金丹期的高人。

得知此事後,楊錚不由目瞪口呆,直呼不可思議。

不過想想人家前世的來頭,震驚過後也就釋然了,甚至還覺得理當如此才正常不過。

或許等下次再跟這家夥交流時,他已是元嬰,甚至化神期的高手了。

而神職的事情,也果然跟楊錚所料一般無二。

數日後,蓬萊三仙中的祿星,再次降臨祖洲,其他地方沒去,直接來了楊家府邸。

說起來蓬萊三仙也挺倒黴的,不過是奉命在幽山外圍窺探,結果分身不僅被滅,連帶的本尊也遭受重創,天仙的修為,直接被削的掉落成了慘兮兮的地劫仙。

一下子降了兩個大境界,再次出現在楊府的祿星,臉色黑的如同鍋底一般難看。

他此次來的並非分身,而是本尊。

“不知仙使駕臨寒舍有何見教?”

見到祿星,楊錚倒也不敢怠慢,連連拱手,邀請其進入楊府正堂。

他見祿星臉色難看,於是趕緊屏退左右,十分恭敬客氣的向祿星請禮問候。

“幽山山神楊錚接旨!”

祿星雙眼一番,根本不搭理楊錚,直接從袖中掏出法旨,瞥著楊錚。

楊錚連忙擺好神龕香案,恭恭敬敬垂手而立。

“東華帝君敕令,著祖洲幽山山神楊錚,立刻隨仙使一同往紫府洲東華殿述職,不得有誤!”

祿星宣完法旨後,麵無表情的看著楊錚。

“楊山神,立刻跟本仙走一趟吧。”

“仙使大人,是不是有點太倉促了?”

楊錚其實早就做好了準備,不過,還是故作擔憂的多問了一句。

祿星斜覷著楊錚,沒好氣的道:“有什麽倉促不倉促的?幽山之事發生後,本仙使卻不信,你這個幽山山神,難道真沒個心理準備?”

楊錚自然清楚祿星這話的意思。

祖洲本就屬於東海三島十洲神殿統禦之下,即便如今已成為人巫道場,但隻要還在三界內,還在東海,島上的神職人員還想繼續混下去,就得聽從東華神殿的指令,也得聽從天庭的指令,否則就會成為叛逆,會招來天庭討伐。

那日人巫始祖刑天涯雖豪橫放言,任何神仙不經允許,不得擅自進入祖洲,但那不過是做給外人看的而已。

刑天涯隻是祖洲的後盾,其實他輕易根本不會現身幹涉三界正常事務,否則的話,剛剛才興起的人巫一族,怕是根本無法在三界之中立足。

而祖巫後土的意思也十分清楚,她把刑天涯推了出去,就是為了給楊錚謀得苟活發展的空間和時間。

楊錚心裏更清楚,既然自己手中有地部黃榜,想要發展壯大人巫一族,推衍出天巫大道,同樣也得走神職一途。

地部黃榜的功能與天地人三書一體,他的真靈無論是落在天書封神榜內,還是地書之中,其實都不會影響他今後的大道修煉,反而還能為其爭得寶貴的修煉時間。

這些事情在回來後,楊錚便想的門清。

“那就有勞祿星仙使了!”

“哼,拜你們祖洲人巫始祖所賜,本仙如今已不是祿星,隻是東華神殿一個小小的黃門侍郎。行了,走吧!”

說著,張祿從袖中掏出一艘玉舟法寶,往空中一拋,此寶綻放出道道靈光,化作數丈大小,漂浮在了半空。

他大袖一卷,帶著楊錚登上玉舟,隨即化作一道遁光,朝著東方破空而去。

大梁城外的某處山頭上,呂岩卓然而立,默然看著那道離開的遁光,嘴角邊浮現出一抹莫可名狀的淡淡嘲弄之色。

“你奪了本君道場,真以為從此就可霸占著東海十三洲麽?嗬嗬,人巫既然自東海十三洲興起,又豈容這裏被他人占領?本君倒要看看,這次你又如何化解這場殺劫!”

……

東華神殿坐落在東海的紫府洲上。

祖洲距紫府洲約有百萬裏之遙,若是楊錚單獨前行,在沒有地圖的情況下,是沒任何可能找到紫府洲的。

而即便是有地圖,但以他目前的境界趕路,沒個一年半載,也休想抵達紫府洲。

這還是排除其他一切不安全因素的前提下。

如今的地仙界看似平靜,但暗中卻依舊隱藏著無數的妖魔鬼怪在各地興風作浪。

東海本就魚龍混雜,有地仙,有龍族,同樣也有妖族和其他一些未知的神秘種族。

修為不到地仙境,沒哪個修士敢輕易在東海亂轉。

畢竟,稍有不慎就可能成為妖魔鬼怪的盤中餐。

即便是張祿這個東華神殿的使者,操控著法寶飛舟,一路上,也不敢太過招搖,而且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,張祿在飛舟船頭,懸掛了一道杏黃色旗幟。

那旗幟上有東華神殿的獨特標記,同樣也有隸屬於闡教的暗記。

一般隻要是曾在洪荒封神這段時間混過的人物,都能憑標記認出玉舟主人的根腳,輕易也不敢招惹。

但饒是如此,這一路上,楊錚依舊看到了許多以前從不曾見過的種種事物。

好在他們始終都是在東海十三洲境域之內,這裏各處大小海島,都屬於東華神殿統管,基本都有東華神殿敕封的神職人員,也沒哪個不開眼的敢觸前祿星的黴頭。

兩人一路順風順水,兩日間橫跨百萬裏水域,這日一早,紫府洲遙遙在望。

東海十三洲,其中十洲為仙島,而另外的三洲則為太古時代的天柱神山衍化而來。

紫府洲便在三座神山之一的方壺山中,因此,紫府洲又稱方壺洲,方丈洲,乃是東海中首屈一指的仙人勝境。

兩人此時相距那方壺紫府洲還有數千裏之遙,但楊錚卻已感覺到一股撲麵而來的恐怖浩瀚神威,自那神山的方向覆壓而下,鎮的他神魂皆搖,麵色不由一白。

一旁的張祿看到楊錚的表現,不由嘴角微微一揚,不屑的撇了撇嘴。

“土鱉就是土鱉,登不得大雅之堂。”

耳中聽得張祿如此嘲笑之語,楊錚臉色微微一變,旋即尷尬的笑道:“讓仙使見笑了,小神的確不曾見過如此巍峨磅礴的巨大神山,今日真是大開眼界!”

無怪乎常聽人傳言,蓬萊,方丈,瀛洲三座神山,乃與天齊,是撐著天地的三根真正通天神柱。

反正以楊錚眼前所見,是沒辦法用任何言語來形容方丈山的巍峨高大的。

說它與天相連,楊錚居然還真有些相信。

即便是在數千裏外,但楊錚眼中所見,那巨山猶如一堵不知道邊際在哪的青翠屏障,橫亙在那邊。

站在玉舟上,楊錚心中不由生出螻蟻蟪蛄的感慨。

巨山之下,是一片廣博無垠的龐大陸島,其麵積之大,同樣不知凡幾。

島上紫氣繚繞,仙雲縹緲,隨處可見仙鶴神禽飛舞。

張祿操控玉舟徑直朝著那陸島一隅落去。

到得方丈島上,張祿又帶著楊錚,一路貼著地麵百餘米的虛空飛遁而行,數刻鍾後,來到了島上一座巍峨龐大的宮殿前。

此宮殿坐落在神山的山腳下,內外皆有身穿金盔金甲的神人鎮守。

在楊錚的眼中,這些神人身上的氣息,一個個皆恐怖無比,似乎任何一個出來,都能輕而易舉一指碾壓死他!

楊錚心中十分清楚,這並非錯覺,而是真正鴻溝般巨大修為差距造成的影響。

不過,剛一抵達此處,楊錚魂宮之內的地部黃榜,也有了反應。

密密麻麻的,閃爍著青色和金色光芒的名字,盡皆出現在了地部黃榜中。

即便是粗略掃了一眼,楊錚對其上的數字也是暗暗心驚不已。

整個方丈島上的神職人員竟然多達數萬。

像眼前所見的這些金甲神人,不過都是底層的神兵而已,但最低也有著元嬰期的境界!

而這卻隻不過是方丈島紫府洲東華神殿勢力的一隅。

相傳在東王公統管紫府洲東華神殿期間,其麾下有地仙神人數萬,天仙戰將三千,乃是名副其實地仙界第一大勢力。

東王公被算計隕落後,其麾下的這些神人天仙,大多也在那一戰中隕落,但活下來的依舊不少,最後都被而今的東華帝君接管。

而如今的東華帝君薑子牙,乃是闡教門徒,其在封神之後,在地仙界又招募了大批隨從,再加上來自闡教其他仙人門徒,其數量恐怕並不會比東王公時差多少。

想要徹底占領整個東海十三洲境域,任重而道遠啊。

楊錚心中忍不住暗暗感慨。

現在的自己,跟東華神殿之間,根本不是一個級數的存在。

人家一個小小的看門金甲神人,伸出一根手指頭,就能輕而易舉的碾死自己。

“楊山神,有何感想啊?”

張祿似笑非笑的看著楊錚。

“東海神山,名不虛傳!小神現在才明白,坐井觀天是怎麽回事兒。”

楊錚仿佛聽不懂張祿言語中的嘲笑,表情十分認真得慨歎道。

“現在知道自己是井中之蛤了吧?哼,那刑天當真狂妄無知,真以為三界沒人能製的了他?且不說昆侖神山玉虛宮中的道祖,即便是道祖他老人家麾下的任何一位大羅道主,也能擊敗他!”

張祿憤憤的冷哼道。

楊錚很想反問他一句,真是這樣麽?

好像那天被刑天一斧斬的落下道道金血的,便是闡教大弟子廣成子吧?

但他自然清楚,這話也就在腦子裏轉轉,若是在這裏說出來,怕不是腦子有坑,嫌命太長。

“走吧,別發愣了,帝君接到本仙使的飛書傳信,已降下法旨,著你立刻入殿覲見!”

張祿向楊錚不耐煩的催促了一句,大袖一卷,以法力裹著楊錚,也不管他適不適應,不由分說的帶著他進了東華神殿。
給我留言 - 最新更新 - 百度地圖 - 網站地圖 - RSS訂閱
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,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,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