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2章:人巫現,強橫的人巫始祖——刑天涯!(求訂閱)
loading...
在一陣轟隆隆的巨響聲中,存在於祖洲長達數萬年的幽山大墓,崩潰瓦解。

與此同時,一尊黝黑的魔棺,自地底顯現而出,漂浮在了幽山之上。

那魔棺上散發著滔天魔威,鎮的四麵八方,氣息翻滾不休,生靈為之色變驚恐!

而就在這個時候,幽山外圍的峽穀中,也傳來一陣驚天的震動聲!

滾滾魔氣忽然間從那震動之處,噴湧而出,衝的周天一陣震顫動搖。

一股令諸天驚悸的魔威氣息,驟然間從那個方向散發而出,驚得諸天無數大能膽顫心驚,目光不由自主的看向了那個方向。

不過,那魔威出現的快,消失的更快。

未等諸天大能神念靠近探查,它已然於倏忽間,遁入虛空,消失的無影無蹤。

不過,滾滾的魔氣,卻從它消失的方向,噴薄而出,向四麵八方席卷而去!

看到這一幕的楊錚,不由得微微一愣。

先前在那峽穀地窟內的封魔城中,他接到祖巫後土的神念提示,讓他趕緊取了玄黃寶鑒,然後以玄黃寶鑒衍化玄黃本源界,肅清祖洲魔氣。

看方才的情形,分明應該是那被洪荒十八神獸鎮魔印鎮壓的魔念,掙脫了封印,逃脫了?

不過,楊錚眼下卻顧不得魔祖魔念的事情,他現在最關鍵的任務,是趕緊用玄黃寶鑒? 衍化玄黃本源界,肅清祖洲魔氣,以免其汙染了祖洲。

趁著魔氣尚未擴散? 現在肅清它們乃是最佳時候。

楊錚就勢在原地盤膝一坐? 雙眸微閉? 意識再次進入魂宮,出現在了巫門旁。

他心神一動,喚出了玄黃寶鑒? 隨即以玄黃寶鑒? 照鑒祖洲玄黃小千界的幽山區域。

下一刻,巫門上亮起了璀璨的黃色神光。

楊錚透過巫門,終於看清楚了巫門之後的世界!

那是一片廣袤無垠? 不知道邊際的墟空世界。

玄黃寶鑒帶著楊錚的巫魂? 一閃之下? 遁入此墟空世界內。

一道道玄黃二色的光芒氣息? 隨之從玄黃寶鑒上閃爍而出? 化作玄黃二氣? 開始在這方墟空世界的中央處,衍化世界。

黃褐色的大地,玄冥色的天空,隨著玄黃二氣的出現,開始瘋狂向四麵八方擴展衍生。

片刻的功夫? 這方墟空之中? 便出現了一個小型的玄黃世界!

這玄黃世界的空間並不大? 跟楊錚目前神識所能覆蓋的區域範圍一般無二? 不過是一個直徑隻有二十多裏的圓形空間世界。

這大地和天空被一個圓形的玄黃色光罩籠罩著,與周圍的墟空完全隔離開來。

玄黃世界的中央,漂浮著一道門戶? 與巫門一般無二,但卻並非巫門,而是地門,乃是進出玄黃世界的空間之門。

“這就是玄黃寶鑒衍化出的玄黃本源界麽?好像缺了點什麽?”

楊錚微微一怔。

他發現這玄黃本源界,並不穩固,似乎隨時都會飄走的樣子。

楊錚心中念頭剛起,一座黝黑的小山,憑空出現在了玄黃本源界中央。

那黝黑的小山,正是此前他在封魔城中見到的那半截山峰。

它出現後,立刻鎮壓在了玄黃本源界的中央,使得玄黃本源界,穩穩懸浮在了這片墟空之中,再也不會動搖分毫。

在這一過程中,楊錚腦海中,憑空出現了很多信息,皆是與玄黃本源界有關。

他閉目仔細感應著這些信息,片刻後臉上浮現出了然之色。

“收!”

楊錚掐訣朝著墟空輕輕一點。

地門中,忽然間湧入滾滾無盡的漆黑魔氣!

這些魔氣進入玄黃本源界後,直接便被那鎮壓在中央的玄黃界山,凝為一縷縷的獨特氣息,鎮入地底。

同一時間,外間那正在噴湧而出的滾滾魔氣,一斂之下,消失的無影無蹤,好似從未曾出現過一般。

而楊錚的手中,也憑空多了一枚四四方方的大印!

這大印出現在玄黃本源界後,直接遁入世界山下,化為了一方擁有十八層不同空間的封魔囚籠,鎮壓著由世界山凝練的滾滾魔氣。

楊錚注意到,那些魔氣皆被吸入第十八層的封魔囚籠空間中,化為了一尊尊妖異的天魔,在其內張牙舞爪的嘶吼咆哮著,似乎想要衝破囚籠封印。

一尊神異的墨麒麟虛影忽然間憑空在那層空間中凝出,身上散發出極為恐怖的靈威,衝著那些天魔仰天嘶吼,

一尊尊的天魔,竟是直接被其吼的潰散消失。

眼見得玄黃本源界已開始自動肅清祖洲魔氣,楊錚這才微微鬆了一口氣。

他的巫魂從玄黃本源界退出後,直接返回魂宮。

而後,楊錚睜開雙眸,看向幽山的方向。

此刻,幽山也正在經曆著驚人的變化!

巫墓崩潰瓦解後,那尊天地魔棺橫空出世,漂浮在了半空。

它遮天蔽日,其上散發出的魔威,更是掀起衝天煞氣,震動了九霄天域!

一道道神光仙光,從四麵八方匯聚而來,漂浮在了祖洲幽山正上空的四麵八方!

隻是未等這些從諸天趕過來的大能想做點什麽,一股恐怖的血煞氣息,陡然間自開裂的大地中衝天而出!

一條血河噴湧而出,隨即橫亙在了天穹之上。

“不好!是冥河老祖,快逃!”

那些神光仙光的主人,在看見這條血河之後,一個個登時嚇的四散而走。

“哈哈哈!”

一道肆無忌憚的張狂大笑聲,從血河中傳出。

“本祖多時不曾在三界現身,諸位緣何一見到我冥河老祖,便如此急著走啊?孩兒們,餓了多年,今日且放你們去獵食一番!”

伴隨著那大笑,一道道血影,突然間從血河中衝出,化作一尊尊身材高大魁梧,麵容猙獰恐怖的血修羅,向四麵八方衝去!

這些血修羅衝出血河後,直接便朝著天空中遁逃的各道神光仙光追去!

慘叫聲,驚呼聲隨之從天空的四麵八方響起。

激烈的打鬥,跟著在天空陰雲中傳來。

“阿彌陀佛!冥河老祖,你太放肆了,竟然如此獵殺我三界生靈,不怕佛祖親臨,鎮殺爾等嗎!?”

一名身上散發著刺目金光,渾身氣息強大無比的僧人,驚聲怒吼道。

“佛祖?是接引還是準提?讓他來吧,本祖正好多年不曾活動筋骨,且讓本祖試試,這身老骨頭是不是生鏽了!也看看,本祖與聖人的差距還有多大!”

一尊渾身散發滔天血光的童子,憑空浮現在血河上方,哈哈狂笑道。

與此同時,他探手向那漂浮在幽山上方的天地魔棺抓去。

“此寶祭煉多年,今日終於成道,本祖證道的契機到了,正要大會諸天,嘿嘿嘿,諸位既然來了,何不現身一見?躲躲藏藏,莫非還想幹那見不得人的勾當?”

“冥河道友,此物乃是蓋世魔器,不該存於三界,還是由貧道攝入三十六天外最為妥當,道友切莫自誤,害人害己。”

一道聲音憑空響起,緊接著,一尊龐大的元氣手掌,從虛空探出,朝著那天地魔棺狠狠抓去。

那血光童子咧嘴一笑,身上忽然斬出一道血色劍光。

元氣大手的主人,對那劍光似乎極為忌憚,不敢硬碰,隻能向後撤去。

“區區後輩小子,也敢跟稱本祖為道友,先接本祖元屠劍一擊,能活著再談其他!”

血光童子獰笑一聲,催動血色劍光,朝著虛空狠狠一斬!

那血色劍光隨即沒入虛空。

慘叫聲隨之從虛空傳出,道道金血隨之由虛空毫無任何征兆的灑落而下,化作一瓣瓣的金色蓮花,掉落入幽山之中!

“冥河老祖,今日一劍之仇,貧道廣成子,他日必以十萬阿修羅之血以報!”

虛空中傳來一道微弱聲音,隨著金血灑落,聲音也跟著戛然而止,似乎逃的遠了。

血光童子不以為意的撇撇嘴,血色眸光又掃向虛空其他的方向。

無數藏在虛空中,還想動手的人,一個個忽然銷聲匿跡了。

“阿彌陀佛!”

又有一道佛號聲,從大地之下傳出。

緊接著,幽光一閃,一名身披烏黑袈裟的枯瘦老僧,忽然間自地底遁出,出現在了虛空之中。

這老僧黑臉白眉,身後有黑色佛光法環盤旋。

“地藏王,難得你從地獄出來,今日也想跟本老祖做過一場麽?”

血光童子目露奇光的看著那老僧。

“冥河道友,此物因果牽連甚大,何法不可證道?道友為何要擅動此物?不如你我聯手,把其封印入九幽如何?”

老僧麵上盡是悲憫之色,向冥河老祖合十一禮道。

“那可不行,此物乃是本祖與巫族人之間交易的酬勞,豈能交由他人處置?”

血光童子說話間,探出的血色手掌,已然把那天地魔棺,攝入血河之中。

此時,天地魔棺已然打開,其內緩緩有一道巨大無比的身影站起身來。

此身影乍一看,好似無頭,隻有一尊高達數千丈的偉岸身軀。

但仔細看的話卻能發現,這尊數千丈的偉岸身軀,不過是一道虛影而已。

在他身體的中央處,漂浮著一名高約九尺的魁偉大漢!

此大漢麵容與先前進入巫墓的洛天涯一般無二,隻是無論是身材,還是身上的氣息,卻與洛天涯截然不同。

看到他的第一眼,山穀外的幾人,皆神色一變。

尤其是那洛水神,眉頭緊鎖,不知在想著什麽,臉色看起來十分蒼白。

她看著洛天涯的方向,沉沉歎息了一聲,用如同呢喃般的聲音,輕喚道:“天涯,你還活著麽?”

她並未得到任何的回應。

從天地魔棺中起身的那偉岸虛影,一個跨步,昂然走出魔棺,來到了虛空。

虛影中央的洛天涯,此時已緩緩睜開眼睛,看向四周。

“好小子,身上的煞氣都快趕上本祖了,刑天,許久不見了!”

那虛影隨之一凝,縮入洛天涯身體之內。

而後,洛天涯臉上浮現出一絲怪異之色,先是看了看自己的身體,握拳在虛空中活動了一下四肢,臉上露出滿意之色,這才看向血光童子。

“冥河老祖,有禮了!”

他向冥河老祖拱了拱手,目光接著看向漫天中,正在追殺諸天神仙的血修羅,眉毛隨之微微一挑。

“殺夠了麽?”

“怎麽?巫族殺神刑天,這是轉了性子,要阻止本祖麽?”

血光童子似笑非笑的看著“洛天涯”,語氣古怪道。

“某家今日剛剛複生,正好活動手腳,你都殺光了,某家找誰去?”

“洛天涯”不滿的冷哼道。

“哈哈哈!好,且讓給你!”

血光童子肆意大笑,探手一招,血河席卷天空,無數的血修羅隨之被收入血河,消失不見,漫天的神光仙光,也跟著消失了一小半。

“都給老子聽好了!此地今後為我巫族祖地,任何外族不得擅入,違者,殺無赦!”

“洛天涯”朝著天空咆哮一聲。

下一刻,他探手向虛空一抓,一把烏光大斧,憑空出現在其手中。

“殺!殺!殺!”

他口中接連吼出三道濃烈的殺聲。

每喝一次,手中大斧便向虛空斬出一次!

一斧劈天!

漫天神光仙光在這一斧之下,盡皆煙消雲散!

一斧劈地!

地藏王菩薩臉色大變,大喝道:“住手!”

但為時已晚!

一斧之下,地下鬼域之中,無數陰兵鬼靈,悄無聲息的化為灰灰!

與血河相連的一片血海中,正在觀望的不少阿修羅,竟也遭了秧,被這一斧劈死無數!

“刑天,你竟敢撕毀兩族盟約,破壞三界平衡?!”

地藏王眼見大批被自己感化的陰鬼信徒,就此化為灰灰,登時心疼不已,聲色俱厲的向刑天咆哮質問。

血光童子的臉色頓時一黑,也怒喝道:“刑天,你什麽意思?為何殺我孩兒?!”

“這裏不歡迎你們,老子就是這個意思,不服來戰。”

刑天不為所動,口中冷哼同時,又一斧劈向虛空!

慘叫聲,此起彼伏的從虛空傳出。

“呔!無知莽夫刑天,竟敢對天兵下手,本王與你沒完!”

一道神光一閃而出,凝為一尊手托玲瓏寶塔的金盔金甲天神,一臉心疼和憤怒的瞪著刑天,嘶吼咆哮道。

“看在老牛鼻子的麵皮,給你三息時間滾蛋。再敢羅唕,斬你元神!”

刑天把眼一瞪,嚇的那天神鐵青著臉,掉頭便逃。

“貧僧今日看你才剛複活,不與你一般見識,來日貧僧必要向六道聖人討個說法!”

地藏王憤憤哼了一聲,化作一道幽光,遁入大地,消失無蹤。

血光童子眼神閃爍,見刑天執斧斜覷著自己,擺出一副隨時想幹架的樣子,臉色不由的變成鍋底黑。

“你還真想跟本祖做一場?”

“哼,早晚要做一場。不過,今日卻不必了。沒你的血海,老子也活不了,今日不好打痛快,你走吧。”

刑天怏怏道。

血光童子黑著臉,以血河卷住天地魔棺,一閃遁入大地,跟著消失而去。

“本祖在血海等你,有種來戰!”

祖洲的天地間,因刑天的三斧隨之一清,再無一個外界人影。

大地上,幽山大墓山穀外,幾人早被這一幕驚得目瞪口呆,半晌合不攏嘴。

最為尷尬的,莫過於漢鍾離和陳摶二人。

他們雖沒有遭到刑天攻擊,此刻卻依舊嚇的膽戰心驚,站在原地動也不敢動一下,似乎生怕引起了刑天的誤會。

刑天的目光向下方掃了一眼,在洛水神和楊錚二人臉上稍稍停頓了瞬間,而後看向虛空某個方向。

他一字一頓,對諸天開口道:“三界各族聽好了!某大巫刑天,今日因人而活,終於不再受大地所束縛,自今日起,地巫滅,人巫現,吾為人巫之祖刑天涯,祖洲乃人巫族道場,任何人膽敢在祖洲作怪,殺無赦!”

刑天的聲音,傳遍三界,人巫現世,諸天震動!

說完這一席話後,更名為刑天涯的刑天,忽然間暢快的大笑三聲,飛天而去!

巫,竟真的能脫離大地束縛,飛天禦空,這一幕,再次震驚了諸天萬界!

人巫始祖橫空出世,自今日始,曾縱橫洪荒的地巫一族,徹底絕跡。

自今日始,一個嶄新的巫族——人巫,誕生了!

這個消息迅速的在三界六道傳開。

人巫始祖今日複活後,展現出的實力,已然是準聖之境,而且,還不是初入準聖的強者,而是能夠跟冥河老祖這等老牌準聖叫板的狠角色。

殺劫開啟,人巫現世,三界格局必將出現全新的變化。

三界接下來何去何從,已然成為各方大佬在私下裏談論最多的事情。

而更令他們心中不安的,則是人巫始祖刑天涯,飛天而去,蹤影成謎,誰也不知道他要去哪,要去幹什麽。

萬一他要是去找昔日的仇家報複,又會引發何等驚天巨變?

現在這等情形,以他的實力,恐怕除了真正的天道聖人才能製裁外,其他任何大能,皆無阻止的能力。

當年巫族沒落時,可沒少有人落井下石。

一時間,三界六道,因刑天涯的出現,頓時變得風聲鶴唳,一片躁動不安。

不過,這一切對祖洲島的普通生靈而言,卻暫時好像沒任何影響。

甚至方才的那一係列變故,真正知道的人,除了幽山山穀外的楊錚他們幾個外,其餘各處幾乎沒有。

但有一點卻是肯定的,祖洲因人巫始祖的出現,導致他們的身份,已經由人而成人巫,變成了一個全新的種族。

不管他們接不接受,這件事,必將很快成為三界共知。

而因刑天涯方才的那一番對著三界,對著天道所說的話,已然潛移默化,成為祖洲本土人族靈魂烙印的認知。

楊錚現在徹底明白了祖巫後土神念所說得那些話,究竟是何意。

這個結果於他而言,自然再好不過。

隻是,他更清楚,接下來,自己怕是要有的忙了。
給我留言 - 最新更新 - 百度地圖 - 網站地圖 - RSS訂閱
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,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,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