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1章:天地魔棺,玄黃寶鑒!(求訂閱)
loading...
幽山外,時刻關注著祖洲這邊的諸天各方大能,在洛天涯踏入巫墓山穀的一瞬間,立刻感覺到了這邊出現的新變化。

原本籠罩在幽山上空的血煞,頓時翻滾彌漫,變得比先前更濃烈了數倍。

不止如此,這血煞似乎還比先前多了另一些說不清,道不明的恐怖魔煞之氣!

血煞中多了魔煞,這是所有關注此時的諸天大能,都沒有想到的情況!

能夠讓血煞之氣變成血魔煞氣,三界之中唯有一人——

那就是天地初開後,自血海中誕生的冥河老祖!

他們現在才陡然意識到,這場殺劫恐怕不是那麽簡單。

看這情形,似乎冥河老祖也被牽涉在這場無量殺劫之中了!

這大大出乎了所有人的預料,以至於諸天各方,在這片刻間,全都沉默了。

這股血煞魔氣,很快便把整個幽山籠罩在內。

藏身四周的那些諸天大佬眼線,再也無法看清幽山之內的情形,一個個頓時麵麵相覷,不知該如何辦了。

一道道的傳信靈光,接連從幽山的四麵八方飛遁而出,朝著地仙界各處遁去。

上界在關注著此時的那些大佬,也均不由自主的皺起了眉頭,掐指飛快的推算著。

隻是,此事既已牽涉到冥河老祖,事情變得越發複雜,即便是他們,也有些推算不出了。

……

血河中,楊錚拉著二女,隨著血河的牽引之力,不斷向深處漂流而去。

三人腳下的玉舟,皆是由巫符所化,有著這股牽引之力,不虞會在血河上迷失方向。

但這血河好似無邊無際一般,盡管明知有著巫符的牽引? 最終肯定會抵達巫墓,但隨著時間不斷推移,三人神色間? 還是不免出現了擔憂之色。

“楊錚!”

後方傳來呂岩的呼喚。

楊錚十分詫異的扭頭看去。

他沒想到呂岩居然可以追上來!

這可是在血河中啊? 外力已經徹底失去作用? 他到底是怎麽辦到的?

莫非這就是先天純陽木氣本源擁有的特殊能力?

“呂兄。”

楊錚不動聲色的跟呂岩回應了一聲。

“那洛莊主呢?”

呂岩追上三人後,向楊錚問道。

楊錚搖了搖頭,表示自己也沒看見。

“怪了? 呂某曾聽鍾離師言道? 那洛天涯很可能是殺劫劫主,他怎會不見了?”

呂岩一臉狐疑的道。

“殺劫劫主?你們是如何推知的?莫非你在這裏能夠感應到其他人的存在?”

楊錚不由暗暗一驚。

“嗯,殺劫之事? 恐怕稍後你應該能比我們知道的更多。勿須呂某多嘴。我在這裏的確受到的影響不大? 略有些感應。鍾離師他們? 此刻皆在山穀中打轉? 我等則正在朝著巫墓的方向移動? 但那洛天涯似乎不見了。”

呂岩解釋道。

楊錚再次震驚了。

這先天純陽木氣的威能也太離譜了吧?

居然在如此濃厚的煞氣中? 也能不受絲毫影響!

聽呂岩這意思,好像他眼前所見,跟自己並不一樣?

“在呂兄眼中,莫非周圍並非是血河?”

“的確是血河不假,不過? 呂某身上的氣息? 恰好可以克製這種煞氣。再者說? 你們三個不也沒事兒麽?”

呂岩狐疑的看著楊錚? 對他這話,顯然頗有些不解。

在他眼中,楊錚看著似乎也挺正常的? 好像同樣也沒受到影響。

楊錚心中一動,意識隨即沉入魂宮之中,結果卻看到了令他極為吃驚的一幕!

不知何時,魂宮內的巫門之中,竟然也漂浮著一道血河!

那血河自巫門漂浮而出,竟穿過了他的魂宮,出現在了他的魂海中!

這種情況是他根本沒有想到的。

隻是這條漂浮在他魂宮中的血河,似乎並無任何的煞氣,且蘊含著非常純粹的血氣之力,似乎正在由魂海進入他體內,滋養著他的肉身。

仔細感應一番,楊錚終於發現,在他的心髒血府之中,之前凝練的爆猿武魄,此刻已然化為一滴血珠,正在緩緩旋轉著。

那些進入他魂海中的血氣,正化作絲絲縷縷的某種奇異氣息,被此血珠汲取吸收著。

盡管他現在感應不出,自己的武魄到底在經曆何種變化,但可以肯定,這絕對是好事兒!

他不動聲色的令意識退出魂宮,再次看向周圍。

楊錚隱約好像把握到了什麽,心中暗暗驚喜不已。

他還真沒有想到,祖巫後土竟還有這樣的安排,讓他在如此情景下,悄無聲息的通過血河來淬煉武魄。

這條血河來自冥河老祖,但同樣也來自盤古祖神。

它能誕生出冥河老祖這等恐怖存在,同樣也可以經由巫門,淬煉出純粹的巫血來!

而如此的話,還可以借助血河的血煞魔氣,瞞過大佬的窺探,這謀算的確非常的高明。

四人足足在血河中漂流了數個時辰,終於,一座龐大無比的黑色巫墓,出現在眼前。

說是巫墓並不準確,應該說是一具龐大到令人無法想象的黑色石棺!

給到達此地的幾人視覺上,造成了極大的衝擊和震撼!

此棺長達數千丈,就那麽靜靜的橫亙在血河的盡頭。

血河之水仿佛就是為了流入此棺之中,流入其內後,餘流便消失了。

而令人震驚的是,石棺上,竟然散發著濃鬱的如同要滴落出來的魔煞之氣,那氣息之恐怖,令人尚未靠近,便能清晰感覺到來自神魂深處的顫栗!

四人膽戰心驚,順著血河水流,有驚無險的進到了石棺中!

楊錚感覺眼前景象陡然一變,緊接著,忽然間一股奇異偉力出現,把他和慕容秋沈若言二女直接分開,光芒閃爍中,楊錚感覺三人被分別傳去了不同的空間。

待光芒斂去,楊錚發現,自己此刻正置身在一金色空間內。

空間的中央靜靜漂浮著一枚古樸滄桑的青翠玉碟。

那玉碟造型如鏡,其上流動著玄黃二色光芒,隱隱照鑒著大千世界。

楊錚不由自主的被卷著到了那青翠玉碟的附近。

下一刻,楊錚感覺到,自己魂宮的巫門忽地一閃的脫離而出,憑空出現在了眼前,接著再一閃,徑直沒入那青翠玉碟中,消失不見了!

與此同時,青翠玉碟一閃後,緩緩落入楊錚手中。

抓住此玉碟的同時,楊錚魂海中,再次傳出祖巫後土的神念聲音。

楊錚靜靜聆聽著。

後土交代的事情並不多,隻有三句話,每一句話都說了一件事。

第一件事,她把玄黃寶鑒的來曆告知了楊錚。

此寶來自盤古父神,乃是父神開天時,玄黃天地誕生的伴生寶物,可以照鑒玄黃大千界的一切前因後果。

其二則是告知他,殺劫因巫族起,巫族血池幹涸,為了複活大巫刑天,她不得已與冥河老祖聯手,引血海之血倒灌天地古棺。

這也導致天地古棺的魔煞凝練到極致,已然成了天地間第一凶器,這場殺劫將以刑天複活為起點,以天地古棺化為後天功德至寶為終點。

至於如何才能令天地古棺這樣的凶器化為功德至寶,祖巫後土並未交代,其意是希望楊錚自己去領悟摸索。

其三,後土告知楊錚,魔祖羅睺將可能借助天地魔棺重臨三界,改變整個三界格局。

她叮囑楊錚務必小心應對,絕不可讓玄黃寶鑒在其手中的消息讓任何人知道,否則玄黃大千界必將化為魔土。

除此外,其他的事情,後土一概沒有交代。

好在那玄黃寶鑒不愧為玄黃天地誕生時的伴生至寶,在其融合了巫門後,瞬間遁入楊錚的魂宮內,再次化作巫門,靜靜漂浮在楊錚的巫魂後。

但是,此刻的楊錚,卻能清晰的感應到,自己跟玄黃寶鑒和巫門間,有了緊密聯係。

他已經可以動用巫門,也可以隨時從巫門中,喚出玄黃寶鑒,用其來照鑒玄黃大千界了。

當然,這種照鑒,並非是直接窺探玄黃大千界的一切,而是照鑒萬事萬物的本源。

察覺到這點後,楊錚直接忍不住的用玄黃寶鑒,照鑒了一下自身。

結果不出任何意料,他的一切來曆,皆無比清晰的呈現在玄黃寶鑒中。

甚至從玄黃寶鑒中他還得知了,自己能被後土選中,得到巫門傳承,乃至玄黃大千界第一至寶玄黃寶鑒,並非無因。

玄黃寶鑒上顯示,他是三界內,唯一一個三魂完備,且皆沾染玄黃本源之人。

玄黃寶鑒除了能照鑒玄黃大千界外,它還有一個更加逆天的功能——

那就是開辟玄黃小千世界!

鴻蒙宇宙大千小千世界無數,但真正由玄黃寶鑒開辟出的小千世界,隻有三個。

它所開辟的第一個小千世界在洪荒世界內,也就是如今的三十六重天界中,楊錚的天魂如今便在三十六重天界的天外天內。

透過玄黃寶鑒,楊錚隻能隱約窺探到,那一縷天魂,漂浮於天外天的混沌中,至於是何形態,在幹什麽,卻是一概無從得知。

它所開辟的第二個小千世界同樣也在洪荒,但卻是在洪荒的某個偏僻之地,後來在洪荒巫妖大戰時,那片地方被打的崩塌破碎,化作了億萬星辰。

其中一塊蘊含玄黃本源的碎塊,衍化為了後來的地星,成為了洪荒世界中的人間界。

楊錚本魂,也就是人魂正是在那個世界誕生,並一直在那個世界轉世輪回,成了後來的他,並在他修煉了巫靈術後,凝成巫靈,穿梭時空,來到了玄黃寶鑒開辟的第三個小千界。

這第三個由玄黃寶鑒開辟的小千界,正是地仙界中,祖洲島上的世界。

楊錚的地魂便在此,他能與現在的這具身體如此完美融合,毫無任何奪舍的不適,並非是巫靈奪舍之術真那麽神奇,皆因雙方本就是同源而已。

那日他獲得巫門傳承,凝聚出巫魂所吸收的金色能量,並非他物,而是一直沉睡在祖洲玄黃小千界的地魂本源。

現在,楊錚拿到了玄黃寶鑒,等於直接掌控了整個祖洲玄黃小千界。

當然,以他目前的境界,並不能改變祖洲小千界的任何事情,僅僅隻能通過玄黃寶鑒,查看到整個祖洲的一切而已。

楊錚念頭一轉,整個幽山的一切,皆無比清晰,呈現在了他的巫魂麵前。

幽山周圍藏著哪些人,這些人是什麽來曆,皆是一清二楚。

他念頭再一轉,視線進入巫墓內外,同樣的情況,再次出現。

巫墓外的山穀中,漢鍾離,陳摶,洛水神皆滿臉迷茫的盤坐在不同地方,體內神魂似已脫體而出,正在神遊物外。

楊錚注意到,三人的神魂因受到血河魔煞影響,皆在血河中沉沉浮浮,似陷入了某種幻境,茫然無知,不明所以。

巫墓內,洛天涯此刻正站在一尊龐大無比的無頭屍體前,眼神呆滯。

那巨大的無頭屍體,雙乳為目,肚臍作口,此刻已經坐了起來。

在他的四周,是一個淺淺的血池。

一道道的血線從血池中蔓延而出,開始纏繞向無頭巨屍和洛天涯身上,並很快把他們兩個包裹成了一個巨大的血繭。

另一個如同氣泡狀的幽藍色空間中,漂浮著一尊龐大無比的九頭神鳳的屍體。

慕容秋此刻緊閉著雙眸,眉心處亮起了一團璀璨的藍色光芒,似乎正在接受著某種特殊的傳承灌體!

看到那九頭神鳳的第一眼,玄黃寶鑒上,便出現了此神鳳的一切來曆。

“竟是大巫九鳳?!”

楊錚微微呆了呆,顯然沒想到,慕容秋的機緣竟是如此逆天,竟然得到了大巫九鳳的傳承!

這大巫九鳳可是祖巫玄冥的弟子,慕容秋得到了她的傳承,豈不是意味著,她其實是得到了祖巫玄冥的傳承?

另一處淡金色的氣泡狀空間內,沈若言正一臉驚喜,雙手捧著一根淡金色的玉筆。

那玉筆一看便知絕對不凡!

它的上麵散發著淡淡的先天神聖氣息!

這絕對是一件真正的先天靈寶!

視線轉向呂岩,楊錚再次愣住了!

此刻的呂岩,身上散發著濃鬱無比的青金色神光!

在其頭頂上方,靜靜漂浮著一株幼小的樹苗!

那樹苗上懸掛著兩片嫩芽,皆散發著璀璨無比的金色純陽之光,跟兩顆小太陽一樣!

呂岩的雙眸也散發著同樣的金色純陽之光!

看情形,他這是被徹底點破了胎中謎,恢複了原本的記憶。

他臉上的表情十分複雜,此刻似乎正在聆聽著什麽。

楊錚猜測,他的胎中謎隻怕是被祖巫後土點破的,此刻正在跟後土的神念交流著什麽。

可惜,楊錚什麽都聽不到。

視線再次一轉。

楊錚的巫魂,這次來到了祖洲小千界的本源之處。

那是一片空濛的地方。

在那個空濛的空間之中,虛空懸凝著三道光門,其上分別有著天地人三個不同的巫符靈紋顯現,昭示著它們的來曆。

天門通往的無疑正是天界,此刻,一道道紅色的光線,自天門中垂落而下,侵入祖洲小千界內,全都探向了幽山這邊。

楊錚倒抽了一口涼氣!

盡管事先他已經能想到,這邊的動靜,肯定早驚動了諸天大佬,必會引得他們放出神念,探查這邊的情形。

但真等親眼目睹這些大佬神念凝成的念力絲線,他依舊震驚的無以複加!

這些大佬果然不愧為天界大能,竟能如此強力的窺探進玄黃小千界內,似乎完全無懼這方小千界的世界規則!

而地門之中,同樣也有一些紅色光線窺探進來!

數量上雖然比不上天門中窺探來的絲線多,但其凝練的程度,卻似乎還在天門中那些絲線之上!

到是人門內,並無紅色光線探入,但是其內卻有著點點靈光在閃爍著,這令楊錚一下子意識到,人門究竟通往的是何處了。

毫無疑問,穿過這道人門,其內部必是無間大夢冥空!

恐怕自己當初從地球穿越而來,也是經由這道光門,進入的祖洲玄黃小千界。

楊錚沉默著觀察了良久,才收回了自己的視線。

玄黃寶鑒,不愧為玄黃大千界第一至寶!

隻要跟玄黃大千界有關的生靈,一切皆可被其照鑒本源!

即便不是玄黃大千界的生靈,隻要其神念侵入玄黃世界,同樣會被其照鑒而出。

先天生靈也不會例外!

興許他們還未必知道,自己在不知不覺中,就被玄黃寶鑒照鑒的一清二楚。

忽然,天地魔棺狠狠的震動了一下!

楊錚微微一驚,立刻醒轉。

下一刻,未等他有什麽動作,整個人忽然被一團金光裹著,遁出了此方空間。

待其張目一看,發現自己竟已徹底離開了巫墓,重新回到了巫墓山穀外。

不止是他,慕容秋,沈若言,呂岩等三人,以及原本神魂離體的漢鍾離等三人,也同樣全都離開了巫墓山穀,回到了當初踏入山穀前的地方。

若非清晰記得先前經曆的一切,楊錚甚至還以為方才不過是經曆了一場夢境般的幻象。

幾人先後醒轉,接著神色各異的聚到一起。

楊錚和呂岩,以及慕容秋,沈若言三人,心照不宣得點了點頭,目光接著看向了巫墓山穀內,那座正在寸寸瓦解的古老巫墓!
給我留言 - 最新更新 - 百度地圖 - 網站地圖 - RSS訂閱
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,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,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