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9章:幽山地理圖,山神身份顯(求訂閱)
loading...
“咦,你一個小小煉氣期修士,如何識得我們的法身根腳?”

牛頭鬼吃了一驚,狐疑的盯著楊錚,上下打量。

他們雖是專幹勾人魂魄的勾當,但入行才不過百餘年而已,以前地府勾人的工作,都是黑白無常在幹,甚至這祖洲島他們也是第一次來,根本不可能有人識的他們。

“我乃此地山神楊錚,能認得二位鬼神,也屬正常吧?”

楊錚也知自己是一時好玩說漏了嘴,腦筋一轉,趕緊補了一句。

“哦?你就是幽山山神?可有什麽憑證?”

二鬼相視一眼,皆麵露喜色,向楊錚問道。

楊錚喚出自己的山神印,朝二鬼亮了亮,二鬼身上也是有鬼神令牌的,自能感應到楊錚手裏的神印不假,頓時就信了,連連向楊錚拱手見禮。

“原來是人神同僚,真是幸會,幸會!方才是我們失禮了,神友原諒則個!”

楊錚也拱手回了一禮,問道:“二位神友緣何到此啊?”

二鬼聞言顯出憨厚的模樣,皆道:“我等是奉了閻王陛下法旨,特意到此查看一番這裏的封印,不料剛到此處,還沒來得及查看,卻見那封印竟消失了。楊山神既然剛剛在此,可曾見到究竟發生了何事?”

“封印?什麽封印?”

楊錚心中雖一陣訝然,麵上卻故作不解的問道。

“自然是封魔城的封印了?莫非楊山神身為此地山神,竟不知此封印?”

牛頭鬼和馬麵鬼都狐疑的看著楊錚。

“哦,你是說那個啊。我剛來的時候,的確曾見過,還曾好奇的想要進去窺探一下,結果怎麽也進不去。方才的確發生了點事情,好像有一道金色仙光從裏麵遁出,接著那藍色的屏障就消失了,也不知怎麽回事兒。”

楊錚半真半假的跟二鬼說道。

兩鬼聽到這話,頓時麵麵相覷。

“金色仙光遁出?莫非曾有金仙大能進過封魔城不成?”

“那我就不知道了。對了,在下還得去石頭城跟一個朋友見麵? 二位若是無事,那在下就告辭了。”

“哎,楊山神? 別急著走啊? 咱們在聊聊……”

一見楊錚要走? 還沒搞清楚是怎麽回事兒的兩鬼,連忙想要攔住楊錚,繼續向他探問這裏的情況。

“我準備去幽山大墓? 兩位不如一起? 咱們路上聊?”

楊錚一臉誠懇的向兩鬼發出邀請。

兩鬼聽到幽山大墓四個字,眼神立刻變了,身影像躲瘟神一樣的飛快閃開? 口中連道:“既是如此? 那楊山神請吧? 我們沒事兒了? 不敢耽擱楊山神的大事兒。”

“唉? 真是太遺憾了? 本來還想邀請兩位一同去大墓裏見識一番,說不定還能撈點好處呢,兩位真不去?”

楊錚滿臉遺憾的搖著頭說道。

兩鬼的頭顱頓時搖的跟撥浪鼓似的,連道:“不敢,不敢? 我等無福? 消受不起大墓的好處? 楊神友自管去就是了? 我們兄弟還有其他任務,告辭!”

說罷,兩鬼似乎深怕楊錚繼續糾纏? 請他們一起去探墓,直接鑽入土裏,消失不見。

楊錚嘴角不由得抽了抽,這才施施然走出裂縫山洞。

沈若言和慕容秋兩女,此刻皆在洞口焦急等待,見到楊錚出來,紛紛鬆了一口氣。

“剛才我們好像見到有兩個陰鬼跑了進去,你沒事兒吧?”

慕容秋急切上前抓住楊錚的兩手,一臉緊張的問道。

“沒事,區區陰鬼而已。走吧,這裏沒什麽事兒了,咱們直接去石頭城。”

楊錚拍了拍慕容秋的小手,搖了搖頭,隨後帶著二女離開此地,飛快穿過峽穀,向石頭城趕去。

一路上,那種被人窺探的感覺,又先後數次出現。

楊錚現在已然明白,幽山大墓這邊,恐怕已經成了諸天神佛仙道關注的焦點,絲毫不敢有任何大意之舉。

他隱約預感到,似乎正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要發生。

這件事跟幽山大墓有關,跟自己有關,同樣也跟諸天神佛仙道有關。

他猜測,或許自己將要去取的那玄黃寶鑒就是真正的關鍵。

楊錚心裏暗暗打著嘀咕,也不知祖巫後土,究竟布置了何種手段來遮掩此事。

諸天神佛仙道可不是那麽好欺瞞的。

且不說那高高在上的幾位天道聖人,就是身在地仙界的那些準聖大佬,若是想要窺探,隻怕也不是什麽難事兒。

畢竟,在他對洪荒封神西遊一脈世界的認知中,後土娘娘雖化身六道輪回,合了天道,但因機緣不足,似乎並沒有成為天道聖人,而僅僅隻達到了準聖巔峰。

她布置出的手段,想要瞞過天道聖人,幾乎不可能,當然,也有那麽極小的概率,或許有點可能,畢竟,她曾是開天後的第一批生靈,手裏所掌握的寶物和手段,不可揣度。

起碼那先天五氣珠,此前就從未在三界中出現過。

還有自己將要去取的那玄黃寶鑒,似乎也沒在三界中顯過什麽名聲。

興許這應該是盤古大神專門留給巫族的,外人並不知曉。

懷揣著種種心思,楊錚一路順利抵達石頭城。

其實一出了峽穀古戰場後,楊錚對周遭的一切,便有了新的感應。

此地已是真正的幽山地界,也就是他神印真正的掌管區。

剛一進入這片區域,楊錚的魂宮內,便清晰的呈現出一幅龐大而清晰的幽山地理圖。

在此圖上,何處有何生靈存在,有什麽寶貝,皆是一清二楚。

隱藏在幽山範圍之內的一切諸天神佛的眼線,皆全都在地理圖上顯示而出。

甚至每一個神靈的身上,還專門被標記上了對方的名號來曆根腳等等。

這幽山山神印,簡直太逆天了!

他猜測,或許此事應該跟地部黃榜有關。

畢竟,若所有的神印都有如此功能的話,那也太不可思議了。

有了這幽山地理圖,楊錚對於周圍的情形,了然於胸,心下大定。

不過,其中幾個名字的出現,還是令他頗有些吃驚。

他注意到,藏身在石頭城內的洛天涯,身邊居然隱藏了三個傳說中的仙人級別大能。

這三個仙人,漢鍾離和呂岩的大名,他自然並不陌生,到是那個叫陳生的,他此前卻從未聽過,地圖上標注著,他乃是儒門的儒仙,供職於天界星部文昌宮。

地部黃榜上對呂岩的介紹就有意思多了。

楊錚還真沒料到這地部黃榜居然如此逆天,連他的根腳都顯示的一清二楚。

此人的本源乃是一縷先天純陽木氣,開天後化為一株扶桑神樹,生長於東海之中,而後得道化形,成了天下男仙之首的東王公,也被人尊為木公。

後來其在洪荒大劫中神殞,被打回了本源回歸洪荒,而其中未散的一縷本源,則被某個天道聖人取走,一直被留在了天界。

西遊之後,這一縷本源又被放出,在地仙界投胎轉世,成了如今的修士呂岩。

他現在並非仙人,修為也沒有受到祖洲煞氣壓製,實實在在的就是築基期,年齡也不大,今年隻有二十五歲。

憑著地理圖的顯示,楊錚輕而易舉就找到了洛天涯等人藏身之地。

“楊錚,總算是等到你了!”

楊錚進入石頭城後,自然也很快就被洛天涯等人察覺。

幾人在洛天涯帶領下迎出門,與楊錚相見。

此時,洛天涯身後的幾人,神色各異的都在打量著楊錚。

他們其實都對洛天涯等的這個人感到十分好奇,很想看看對方到底是什麽來頭,值得洛天涯如此特意的等候。

如今見到真人,自然要仔細探探對方的根腳。

漢鍾離的雙眸中閃爍著一縷微不可查的白光,似正在施展某種獨特的眼目神通。

看了幾眼後,漢鍾離眼中的白光消失,神色間卻多了一絲意外。

呂岩和那陳生也在打量著楊錚,神色有些莫名。

至於楊錚身旁跟著的慕容秋和沈若言,卻被他們直接當成楊錚的道侶。

呂岩的目光在兩女身上一掃,臉上不由浮現出一抹讚賞之色,朝著楊錚擠眉弄眼的打了個招呼,搞得楊錚頗有些摸不著頭腦。

楊錚的目光在這幾人身上一掃後,向洛天涯等人拱手道:“讓洛莊主久等了,不知這幾位是?”

“來,洛某跟你介紹一下,這幾位都是洛某此次請來助拳的朋友。這位是鍾離先生,他乃是來自東土的有道高人。這位小兄弟是鍾離先生的高徒呂岩。至於這位,同樣也是來自東土的儒門高人陳摶先生。”

洛天涯向楊錚一一介紹著身後的幾人。

其實不用他說,楊錚業已知道了這些人的底細,但聽了洛天涯的介紹,他臉上依舊露出恍然和仰慕之色。

“早聽聞東土乃是修道聖地,楊某今日有幸見到東土來的高人,榮幸之至!”

楊錚向幾人拱了拱手,也指著旁邊的二女向幾人介紹道:“這位是在下好友沈若言,也是儒門弟子,這位是在下道侶慕容秋。”

沈若言和慕容秋連忙斂衽向幾人行了一禮。

聽到陳摶的名字,楊錚心裏還真有些暗暗吃驚。

這位可是大名鼎鼎的睡仙,他有些不大明白,為何地部黃榜上,並未做此介紹?

莫非此時的陳摶,尚未得道成仙,是以名聲不顯,亦未被收入地部黃榜?

可這也說不通啊,地部黃榜上,明明介紹他的確是仙人,且還供職在文昌宮內。

聽到沈若言竟也是儒門弟子,陳摶的眼神頓時露出一絲感興趣的表情,若有所思的向沈若言點了點頭。

“走,咱們進去說話。”

洛天涯邀請楊錚一行人進入石樓內。

這裏已被他們收拾過,雖然依舊是在廢墟上,但卻也頗為幹淨齊整,作為一個暫時的落腳點,還是沒什麽問題的。

“既然人已到期,洛兄,咱們是不是該商議一下,如何進幽山了?”

陳摶有些迫不及待的開口向洛天涯道。

漢鍾離和呂岩二人也是一臉期待。

三人特意從南贍部洲來到此地,就是因接到了特殊任務,目的就是要探探這幽山大墓,自然希望能越快越好。

呂岩還沒什麽感覺,但漢鍾離和陳摶二人,在這祖洲待的十分不自在。

那無處不在的通天煞氣,鎮壓的他們十分難受,多待一刻對他們而言都是煎熬。

他們可不像外間的那些神靈眼線,來的大多都是分身,雖也受到極大影響,可對自身道行卻並無多少阻礙,而他們二人皆是本尊到此,感受要比那些神靈強烈太多。

二人都有些擔心,怕在祖洲島上待的時間過久,影響了自己的道行修為,是以都想盡快結束這邊的事情,離開祖洲。

洛天涯點了點頭,正色道:“洛某自然也希望越快越好,可這件事卻急不得。畢竟,那幽山大墓可不是什麽善地,越是靠近大墓,血煞之氣就會越重,而且其內還存在著極為恐怖的詛咒,洛某受此詛咒折磨多年,自不希望諸位也遭受此等災劫。”

幾人神色各異的尷尬笑了笑。

洛天涯此時還隻是一介凡人修士,雖是被選中的血靈,但他自己卻並不知曉。

而且,以他目前的肉身狀態,的確難以順利穿過重重的血煞,進入幽山大墓之內。

幽山大墓四周的血煞,可不是普通肉體能夠承受的,即便擁有血靈,若是沒有強勁的外力輔助,洛天涯依舊沒辦法進入幽山大墓。

“洛莊主,對於進入幽山大墓,你是不是已有了具體的計劃?”

楊錚隨口問道。

他現在有幽山地理圖,對於幽山大墓的位置一清二楚,甚至連大墓四周的各種煞氣,禁製的分布,也都知之甚詳。

若無這些人,他自忖自己也能進去。

但楊錚更清楚,越是這種時候,自己反而越不能著急,必須要穩住。

今次進入幽山大墓的主角可不是他,而是洛天涯。

而且他也注意到,無論是漢鍾離等人,還是外間那些諸天神佛的眼線,注意力同樣也都在洛天涯的身上。

沒辦法,洛天涯身上的血靈氣息實在是太明顯了,想不引人注意都難。

楊錚方才在峽穀古戰場中,故意向牛頭馬麵顯露自己幽山山神的身份,其實也是在向諸天神佛的眼線傳達一個信息。

他這個幽山山神的存在,就是為了輔助洛天涯這個血靈,順利進入幽山大墓的。

如此一來,他便可把自己從這件事中摘出去,免掉被那些人關注的危險。

洛天涯向楊錚露出一個奇怪的笑意,道:“計劃的確是有的,不過,在洛某說出計劃之前,楊老弟,你是不是該先把自己真正的身份,告知一下洛某和諸位朋友?”

洛天涯的話令在場大多數人都是一愣,不解的看了看洛天涯,又看向楊錚。

“真正身份?莫非這位楊兄弟,還有其他神秘來曆不成?”

漢鍾離和呂岩二人相視一眼,都有些吃驚。

他們可沒看出楊錚還有其他什麽非凡的根腳。

尤其是漢鍾離,吃驚更甚。

他方才可是動用過真正的天眼神通探查過,的確沒在楊錚的身上看出什麽特殊之處。

“嗬嗬,看來洛莊主身後這位朋友,應該就是洛水神了吧?想不到,還是讓你們二位知道了。不錯,在下的確還有一層身份。”

楊錚笑了笑,說話間,翻掌取出了自己的神印。

漢鍾離等人皆一臉吃驚。

“你是此地山神?!”

楊錚點了點頭。

他們這才恍然大悟的瞥了一眼洛天涯,總算明白為何他一定要等楊錚來了才肯進幽山大墓了。

有這位幽山山神做向導,想要進入幽山大墓,其難度自然要大大降低不少。

“在下也有些好奇,不知洛莊主是如何猜到在下山神身份的?”

楊錚其實也有些不大明白,自己獲得巫門傳承,掌握地部黃榜,乃是在水雲莊交流會之後,洛天涯和那洛水神又怎麽可能知道他的身份?

洛天涯笑道:“楊兄弟何必明知故問?你若不是幽山山神,又豈能掌握得了那些靈紋?”

楊錚對這個理由不由感覺無語,合著洛天涯就是憑巫符紋猜的,其實根本就不知道,他是何時成的幽山山神。

不過對方既然如此認為,他自然也不會點破,不動聲色的點了點頭。

“看來洛莊主你的計劃,就是全看我如何做了?”

“正是如此。此次一切全賴楊山神了!”

洛天涯正色的向楊錚拱手請求道。

楊錚無語的苦笑了一下。

“好吧,咱們今日先修整一晚,明日一早動身。楊某今晚爭取多做些準備。畢竟,我雖是此地山神,但其中卻也有僥幸之故,平常並不在這裏,對此地並不熟悉。”

“那一切就拜托楊山神了!”

洛天涯見楊錚答應,頓時大喜道。

當晚,楊錚離開了石頭城,一路借助神印施展五行遁術,徑直往幽山遁去,按照魂宮中的地理圖,仔細探查了一下幽山大墓周邊的地形。

他有幽山神印,體內也有先天五氣珠,自無懼這裏的煞氣侵擾,甚至在這裏感覺要比外間還要便利的多。

不過,想要帶著其他人一起進入幽山大墓,可不是那麽容易的。

幽山內部的血煞之重,遠超外間無數倍。

楊錚甚至感覺,即便是大羅金仙到此,也有極大可能會被這些血煞之氣侵擾,從而導致道行蒙蔽,境界暴跌。

一個搞不好,直接走火入魔,隕落在此也是大有可能。

仙人尚且如此,更遑論普通人了。

也就是祖洲本土出生的生靈,身上生來沾染有一些血煞氣息,這才能夠稍微適應一些,但即便如此,若沒有修煉過這種煞氣,接觸多了,依舊是危險重重。

接連在幽山大墓四周探查了數遍後,楊錚這才找到了一條能夠走得通得道路,隨即回轉石頭城。

楊錚注意到,在他探查幽山周圍的時候,清晰的感應到,一些來自諸天的晦澀探查。

這些關注的目光並非來自周圍那些眼線,而是真正來自上界諸天。

也多虧是在這幽山之內,若是在外麵,他還真無法感應到那些關注的存在。

楊錚也是心驚不已,暗道,難怪祖巫後土娘娘如此慎重安排。

若隻是他單獨進入幽山大墓取走玄黃寶鑒,隻怕立刻就會被諸天神佛仙道大能察覺,根本別想保住那件寶貝。

回到石頭城後,楊錚立刻取出幾塊幽靈玉,飛快刻製起玉符來。

當晚子時前,楊錚順利製作出七塊巫符,但卻隻是把其中的四塊吸入魂宮,令地部黃榜煉化了,其餘三塊則並未用地部黃榜煉化。

後半夜,楊錚直接打坐修煉,恢複著過量消耗的神識。
給我留言 - 最新更新 - 百度地圖 - 網站地圖 - RSS訂閱
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,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,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