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8章:封魔城,陰九冥,洪荒十八神獸鎮魔印(八千大章求訂)
loading...
到了這裏,碧清蘿先測試了一番楊錚所送的玉符,發現那玉符果然可以改變這裏的陰煞之氣,助她吸收修煉,頓時大喜過望,遂與楊錚等人拜別。

她並不打算跟楊錚一起進入幽山,去探查那危險的幽山大墓,而是決定在附近尋找一僻靜安全之地修煉。

楊錚自無不可,隨即帶著沈若言和慕容秋二人,拿著碧清蘿給的一份兒地圖,直接闖進了幽深晦暗的古戰場峽穀中。

沈若言和慕容秋兩人身上,都有楊錚給與的二級辟邪符,倒也並不懼怕此地的陰煞之氣。

此次能跟隨楊錚一起外出探險,慕容秋一路異常興奮,即便麵對如此險地,她臉上笑容卻依舊十分燦爛,毫無絲毫畏懼之色,甚至甘之如飴。

三人一路前行,楊錚算了算時間,距離跟洛天涯匯合還有一天,而這條峽穀不過隻有十幾裏深,時間還很充足。

他決定先在峽穀中,按照碧清蘿給的地圖,找找看是否能尋到幽靈玉。

峽穀十分寬闊,兩側的山崖陡峭無比,且密布各種奇形怪狀的裂縫,那各處裂縫中,時不時傳出嗚咽如同鬼哭般聲音,隱隱還能見到綠油油鬼火閃爍。

仔細看的話,隱約還能見到一些鬼影出沒其間,端的是陰森恐怖之極。

這裏的陰煞氣息,對修士的神識和法力都有著極強的侵蝕壓迫,若無鎮鬼辟邪的寶物,一般修仙者還真不敢輕易涉足其間,就更不用說普通人了。

楊錚等人沿著峽穀一側的山崖向前推進著。

進入峽穀後,一般修士的神識基本失去了探查功能,但楊錚的巫靈卻好似並不在此之列,甚至他感覺,自己的神識在這裏反倒比在外麵還要敏銳,覆蓋的範圍也更加幽深。

三人向內走了數裏,楊錚比對碧清蘿給的地圖,先後探查了三四處有可能存在幽靈玉的地方,但仔細探查後,卻並未找到一塊幽靈玉,不由一陣失望。

又向內深入了數裏? 眼看已穿過了古戰場峽穀近半的距離,楊錚依舊毫無所獲,心中不免有些疑惑起來。

莫非這裏的幽靈玉? 已經被人采光了?

不過? 就在這時? 楊錚的神識探查到了一條奇異裂縫的存在。

那裂縫中,有著絲絲縷縷陰冥氣息散發出來,楊錚心中有種直覺? 感覺在那條峽穀裂縫中很可能存在著一條陰冥通道。

在發現此裂縫的時候? 另有兩道隱晦的魂念,從某個方向掃視過來,在他和慕容秋、沈若言三人身上一掃而過? 又消失不見了。

楊錚心中一動? 決定等進入那裂縫後? 先放出巫魂? 在這附近窺探一下? 再做另一部的計較。

自進入這條古戰場峽穀後? 楊崢便有種不大好的感覺,這種感覺來自巫魂,或者說來自魂宮內的巫門。

似乎在周圍的某處地方,藏著一些強大的存在,暗中在窺探著幽山周圍的一切動靜。

他進入峽穀後? 類似剛才的那種窺探? 已經不是第一次遇到了。

楊崢帶著兩女向那條裂縫靠近過去。

經過了初時的興奮後? 慕容秋此刻置身在此陰森恐怖的峽穀中? 整個人感覺極不好,緊緊抓著楊錚的胳膊,俏臉上已然嚇的失去了血色。

這一路上? 她已經看到了好幾道鬼影,這種感覺令她十分害怕。

沈若言其實也比慕容秋好不到哪去。

若非她知道,楊錚有神印,擁有抓鬼鎮鬼的本領,隻怕她也要被嚇得抓住楊錚的胳膊了。

“世子,咱們為何要去那邊?”

沈若言漸漸也感覺到了那條恐怖裂縫的存在,心中有些打鼓,忍不住問道。

“我感覺那裏麵有我要的東西。”

楊錚神色依舊十分鎮定淡然,他看了看二女,微微笑了笑。

“不必害怕,即便真遇到鬼物,我也能降服。”

興許是楊錚的自信感染了兩女,兩女心下稍安,但依舊有些膽戰心驚,跟著楊錚向那條裂縫的所在走去。

到得近前,三人注意到,那條裂縫的確很怪異,其內犬牙交錯,遍布各種不規則的尖利鋒銳的黑色石塊,如同一根根的鬼齒獠牙,十分嚇人。

整個裂縫就像是一張裂開的惡鬼巨口,尚未近前,就嚇的人心驚膽戰。

“你們就在外邊等著我吧,我進去看看。”

楊錚知道,即便讓兩女跟著自己,隻怕她們也未必敢進去,遂決定孤身進去一探。

他方才已放出神識向內探查過,結果發現,這條裂縫幽深之極,神識探進去後,居然沒能深入多少。

其內好似存在著某種禁製力量,神識僅能探入百餘米的樣子。

而饒是如此,楊錚已然隱約通過自己的神印,感應到了一些若有似無的幽靈玉氣息。

這令他感到十分興奮。

碧清蘿的地圖上,可沒標記此處。

楊錚的神識時刻外放,留意著裂縫內外動靜,在身上分別貼了好幾道符籙後,這才一閃身,鑽入那條裂縫中。

進到其內後,光線一下子徹底消失了。

身在這條裂縫中真可謂是睜眼如盲,即便動用靈眼術,也無法看到任何東西。

若非神識特殊,楊錚還真不敢進到這條裂縫來。

裂縫是斜向下一直延伸而去的,仿佛是一條直通地底的幽深地窟。

兩側的石頭皆為烏黑之色,隱隱散發著某種獨特的陰寒氣息。

楊錚仔細感應了一下,發現這氣息竟是無比精純的陰冥之氣,他不由為之一愣,暗道,莫非這條裂縫,真通往陰冥不成?

仔細探查一番,發現這裏並無什麽問題後,楊崢在一塊平坦地方盤膝一坐,隨即施展夢巫術,巫魂瞬間脫離身體,進入無間大夢冥空內。

剛一進來,楊崢便愣住了。

這周圍的空間與自己以前所見的冥空完全不同。

四周不再是清明空濛的狀態,到處充塞著濃厚的血雲和煞氣。

楊崢發現在自己巫魂的周圍,存在著一團濃厚無比,且體積極為龐大的血色光球,其內散發著衝天的煞氣!

而在另一邊,距離巫魂很近的地方,則漂浮著一團漆黑如墨的巨大光球,其內繚繞著某種極為恐怖的,楊崢從未見過的烏黑氣息。

那氣息黑的如墨,在光球中,猶如魔物一般妖異,不斷變幻著形狀。

除此外,楊崢還發現,在這片大夢冥空中,還存在著數十點非常明亮的靈光。

這些靈光大多為青色,也有少數幾個為淡金色,其上有著神道氣息顯現,一看就知,這些靈光的本主,肯定都是受神道束縛的神靈。

楊錚在這些靈光的上麵,看到了一條條若隱若現的紅色絲線,與大夢冥空某個隱秘的,難以看清的地方相連著。

那種觀感非常的奇妙,就好像冥冥中,有什麽主宰掌控著這些神靈。

“怎麽會有這麽多神靈出現在此?”

楊崢大為震驚的同時,也隱隱有些恍然。

“難怪方才一直感覺有人在暗中窺視,原來竟是因他們之故!”

在無間大夢冥空中探查了一會兒,並未發覺有其他異常的情況後,楊錚這才收回巫魂,重新站了起來,並朝著裂縫地窟深處走去。

走了一段距離,楊錚並未碰到任何鬼物,整個裂縫地窟靜悄悄的,毫無任何聲息,甚至連幽靈鬼火都沒有。

這簡直太奇怪了。

不過,當他深入到百餘米處,察覺到一道若隱若現屏障存在的時候,就有些明白了。

屏障上散發著淡淡的幽藍色靈光,其內隱約可見一團團漆黑如墨的氣息,不斷的衝撞著那屏障,似乎想要從裏麵掙脫出來的樣子。

但那屏障極為神異,任憑漆黑氣息如何衝撞,卻是紋絲不動,毫不受影響的樣子。

那屏障不僅能屏蔽他的神識窺探,甚至剛一靠近,楊錚感覺它上麵還散發出一股極為恐怖的森寒氣息,一瞬間,令其有種如墜極寒冰窟的恐怖感覺,瞬間冷的他打了個激靈。

楊錚連忙運轉不滅血焰,很快便驅散了周身四麵的寒氣。

到了屏障近前,楊錚略一沉吟,嚐試著放出自己的靈器,向屏障上碰了一下。

隻是未等玉竹青鋒靠近那屏障,屏障上頓時亮起幽藍色光芒,直接把玉竹青鋒給凍成了一塊翠玉寒晶,掉到了地上,發出一陣清脆悅耳的叮當聲。

楊錚愣了愣,連忙探手召回玉竹青鋒,結果發現,玉竹青鋒竟好似失去了跟自己的感應,任憑他如何催動,竟是無法收回。

他暗暗吃驚不已,隻好走過去,把玉竹青鋒撿起來,先收進了儲物袋。

楊錚一時間有些拿不定主意,該不該動用其他手段,嚐試破解這屏障,畢竟,屏障後麵,那些漆黑如墨的氣息,給他的感覺非常妖異,似乎不是什麽好東西。

但若就此離開,他同樣也有些不大甘心。

到了這屏障前,楊錚隱隱感覺,其內好似有某種東西在召喚他。

仔細感應一番後,他心神微動的從儲物袋中,取出了當初老國公送他的那幅畫卷。

令楊錚吃驚的一幕出現在了畫卷上。

卻見那原本平平無奇的畫卷,此刻竟然散發著淡淡的靈光。

畫卷中,那山峰頂上的人物宛如活了一般,竟然轉過身軀,扭頭正在看著他!

楊錚頓時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!

更為詭異的一幕接著出現了!

那個人影的臉上,似乎出現了某種表情,像是在向他傳遞一個信息,那就是讓他進入屏障內的世界。

隻是未等楊錚繼續遲疑,那畫卷忽然間亮起一團青光,接著把其一裹,就直接朝著屏障衝了過去。

楊錚大驚,連忙施展渾身力量,想要掙脫畫卷的束縛!

但他還沒掙紮一下,頓時感覺,整個人被畫卷挾裹著,輕而易舉穿過屏障,進到了屏障之後的世界!

楊錚連忙放出神識,飛快的探查著周圍。

令其震驚的一幕展現在眼前!

但見周圍盡皆是漆黑如墨的滾滾濃稠霧氣。

那些氣息不斷想要侵蝕他,但還未等其靠近,卻就被畫卷上的青光給彈開了。

青光畫卷帶著楊錚,朝著深處飛遁而去。

沒過多久,楊錚便發現,自己被帶到了一座巨大的廢棄石城上空。

這座廢棄的石城,跟想象中的冥域鬼城一般無二。

甚至,楊錚在這裏還看到了許多石化的各種黑色鬼物!

雖早預料到,這條裂縫很可能是一條陰冥通道,但真當親眼目睹,楊錚還是免不了有些被驚呆了!

隻不過,眼前的這座鬼城形如廢墟,其內除了各種石像外,空空蕩蕩,並無任何活物。

這確實有些大大出乎楊錚所料。

先前感應到的幽靈玉氣息,就是從這鬼城的下方某處傳來的,現在越發的清晰了。

畫卷裹著楊錚,直接朝鬼城中央的某處墜落而去。

楊錚立刻放出神識,向四麵八方掃視開來。

片刻後,他已通過神識,把方圓十餘裏範圍內的一切,探查了個一清二楚。

這座冥域鬼城的規模不小,縱橫各有百餘裏,看起來像是一座非常古老的石城。

其內隨處可見破碎甚或化灰的人類骨骼,密密麻麻,看的楊錚頭皮發麻。

而在鬼城上方百餘米的地方,凝聚著一層濃厚無比的漆黑氣息。

楊錚以前從未見過這種東西,並不知道它到底是什麽,但他可以肯定,這東西絕不是什麽善物。

楊錚忍住煩惡不適的感覺,隨著畫卷的指引,朝著鬼城最中央的區域逼近過去。

忽地,石城中央,一塊閃爍著淡淡光芒的東西引起了楊錚的注意。

他悄然靠近過去,到得近前,頓時一喜。

“好大一塊幽靈玉!”

石城的中央,是一片規模龐大的廣場。

在廣場的正中央處,聳立著一塊足有八九尺高,寬闊各有五六尺的巨大幽靈玉石鎮!

即便不刻意的探查,楊錚也能覺出,這塊幽靈玉絕對是極品級別!

隻不過,那塊幽靈玉,好似已經被人雕刻成品,看起來像是一枚無比巨大的印璽。

此時,那畫卷上的青色光芒,越發明亮了,但卻也凝住不動,靜靜漂浮在那塊巨大印璽的旁邊,似乎在等待著什麽。

楊錚走過去,仔細看了看,發現這塊印璽的四麵,皆雕刻著不是太明顯的一些異獸圖案,有些楊錚認得,有些卻不認得。

細數之下,其上雕刻的異獸足有十八種之多。

而在其中的一麵正下方,還雕刻有一行古老的巫族靈紋!

“洪荒十八神獸鎮魔印”!

這印璽竟然被冠以洪荒之名!

待看清楚此印璽的名字後,楊錚頓時驚了!

他在巫族傳承中,見到過這個名字。

毫無疑問,這枚神印乃是真正的寶物,其雖不是先天寶物,但卻是一件真正的後天至寶,而且還是出自巫族的封印至寶!

此寶依舊是出自祖巫後土之手!

“這大印下麵,莫非鎮壓著什麽魔物?!”

楊錚倒抽了一口涼氣,忍不住抬頭看向上方那濃稠無比的漆黑氣息!

看樣子,這些漆黑如墨的氣息,應該就是精純魔氣了,否則,絕不會如此的妖異!

而從這印璽的名字來看,想來這印璽之下,肯定是鎮壓著什麽了不得的大魔頭!

在得知了此印來曆後,以及判定出這些漆黑氣息為魔氣後,楊錚飛快收回目光,繞著此印四周,仔細觀察起來。

整個廣場上,依舊是鋪滿了密密麻麻的骸骨廢墟,唯有這至寶神印的四周,並無骸骨殘渣,能大致看出,下方的烏黑石頭,頗為不凡。

類似的這種材料,楊錚已經不是第一次見到了。

無量壽佛寺覆蓋地窟的那塊石門,楊家地下密室內,屏蔽地下室和藏仙閣藏寶密室之間感應的石牆,都是這樣的石材。

隻不過,那些石材跟這裏比起來,隻能算是邊角料。

這裏縱橫達數萬米的廣場,地麵鋪的全都是那種烏黑的石材。

而且看樣子,這裏的石材厚度同樣也十分的驚人。

楊錚略一沉吟,探手打出一道清風術。

一道清風從地麵刮過,掃起大量的廢墟塵埃。

地麵漸漸變得清晰起來。

密密麻麻的石刻巫文,隨之顯現而出。

楊錚仔細的瀏覽著這些文字,臉上神色漸漸變得無比凝重起來!

這些巫文是按照某種規律排布在地麵上的。

楊錚在巫族的傳承中,見到過類似規則的記載。

這是巫族的一種獨有的巫文封印陣法。

這神印的下方,確定無疑,的確鎮封著一個強大的魔物!

巫文中並未提及那魔物的名字,似乎它是個禁忌存在,名字無法通過巫文顯示出來。

不過,這些巫文中提到,神印鎮封的並非那魔物的本體,而是它的一縷魔念。

一縷魔念便須如此強大的巫族陣法封印,也不知那魔物本尊,究竟該強大到何種程度!

待查看完神印四周的巫文後,楊錚再次回到神印下。

他嚐試著探出手掌,同時運轉巫法力,向神印靠近過去。

嗤!

未等楊錚的手掌接觸到神印,一道光芒從神印中一閃而出,彈開了楊錚的手掌。

與此同時,一道強大的神念灌入楊錚腦海中!

“未得玄黃寶鑒,不得觸碰鎮魔印,否則會放走魔祖的魔魂!速去封魔城西南十裏外,以巫門鎮殺魔蟲,而後去祖墓,收取玄黃寶鑒!”

又是祖巫後土的神念聲音!

楊錚神色頓時一凜,連忙躬身拜了三拜,飛快的退出廣場。

那畫卷再次裹住楊錚廢了起來,朝著神念所說的方向,飛馳而去。

四周的魔氣越發的濃厚了!

若非有著畫卷及其上的青色光芒,楊錚甚至懷疑,自己根本沒辦法走出那廣場。

片刻後。

楊錚來到了封魔城西南十裏外。

眼前所見,再次震撼了他!

但見,一條身軀長達七八裏的巨大魔蟲軀體,橫亙在地麵上。

其身上散發出來的魔威和魔氣恐怖無比!

它即便是被鎮壓封印,陷入沉睡的狀態,但其身體卻依舊在時時刻刻汲取著周圍的滾滾魔氣,不斷的壯大著自身。

看樣子,若是這麽任由其繼續汲取下去,早晚會衝破封印的鎮壓!

先前楊錚朝這邊飛來的時候,也不是沒注意到過,但他還以為這巨蟲的魔軀,是一座小型的烏黑山脈呢!

哪料到,這竟是一條巨大魔蟲的軀體!

在魔蟲頭頂正上方,赫然壓著一塊龐大無比的半截漆黑山峰!

看到那山峰,楊錚頓時感覺有些眼熟,仿佛自己在哪裏曾見過一般。

他的目光不由向畫卷上看去,這才發現,原來那半截山峰,居然就是畫卷上的那山峰。

到了這裏後,畫卷又裹著他,向山峰的封頂上飛去。

到得山峰頂部,楊錚在稀薄的魔氣之中,見到了一道虛淡的幾近消失的挺拔身影。

那身影孤傲的站在山峰盯上,遙望蒼穹,似在沉思著什麽。

對於楊錚的到來,他若有所覺,回過頭來,看了楊錚一眼。

盡管那身影非常的虛淡,但其眼神卻透出一種難言的滄桑之感。

這眼神跟方才楊錚在畫卷中看到的一般無二。

“你終於來了!”

楊錚微微一愣,道:“是的,晚輩來了,不知前輩怎麽稱呼?”

“老夫羅公遠,這並非老夫本體,而是老夫的一縷神念所化,特意留在此處,替六道大人專門看押這魔蟲孽畜,可惜此地魔氣太過濃厚,根本無法滅殺這孽畜。”

虛淡的人影開口道。

“原來是羅前輩,晚輩見過前輩!”

楊錚神色一凝,連忙躬身拱手向那人影行了一禮。

“老夫為蜀山派當代太上長老。蜀山派仙道一脈秉承太上道祖傳承,劍道一脈則秉承六道大人傳承。你既得六道大人選中,切莫辜負了大人的遺願!待此間事了,可去南贍部洲蜀山,全麵學習六道大人的劍道傳承,光大我蜀山劍道一脈。”

老者若有所思的看著楊錚,緩緩說道。

“是!弟子謹遵太上長老教誨!”

楊錚神色一凜,恭聲答道。

“老夫送你一道劍符作為信物,日後見到蜀山弟子,隻需持符,對方自會明白你的身份。”

羅公遠的虛影探手向楊錚的方向一招,楊錚麵前那畫卷頓時飄到了虛影手裏。

卻見他駢指在那畫卷上輕輕一點。

原本平平無奇的畫卷,頓時亮起了刺目的劍道神光。

畫卷上的那些文字頓時匯聚至一起,漸漸凝成了一枚三寸餘長的青色劍符。

而隨著此劍符凝聚成型,那虛影也變得更加虛淡,仿佛隨時都會消失般。

“老夫任務已完成,就此去也!”

虛影把劍符丟給楊錚,隨即破開魔氣,化虹遁走,頃刻間消失的無影無蹤!

楊錚探手抓住劍符,卻見那劍符入手後,隨即化為一枚三寸大小,靈光閃爍的青色小劍。

這劍符居然是一件真正的飛劍法寶!

其上還有著“青霜”兩個篆文名字。

“青霜劍劍符?莫非持有此劍符,可得真正的靈寶飛劍青霜?”

楊錚頓時一愣。

蜀山派“紫電青霜”這兩件通天靈寶的大名,楊錚可謂是如雷貫耳了。

收起劍符,楊錚的目光隨即落在了腳下的半截山峰上。

祖巫後土的神念提示,讓楊錚用巫門鎮殺腳下被封印的這魔蟲。

楊錚雖不知該如何下手,但想來方法應該跟收那桃仙靈卷差不多。

因此,他直接在山峰上盤膝一坐,意識進入魂宮。

下一刻,魂宮中漂浮的巫門,頓時光芒大亮!

楊錚隻感覺下方傳來一陣奇異的震動聲!

緊接著,一道烏黑光芒,閃爍著出現在了他的魂宮內,並一閃之下,遁入巫門中,消失不見了!

耳中聽得一陣震耳欲聾的嘶吼傳來。

楊錚驚得連忙睜開眼向下看去!

卻見那條七八裏長的巨大魔蟲軀體,被一道道從虛空探出的血紅鐵索捆縛著,此刻正在大地上翻滾咆哮著,恐怖的口中,發出陣陣不甘的嘶吼咆哮。

在那虛空之中,隱約可見一道淡金色的門戶虛影,血紅的鐵索,正是從其內探出的。

此刻,那些鐵索不斷收緊,把那魔蟲勒的死死的,並在不斷的湧動出一道道奇異的血色神力,瓦解著魔蟲的身體。

任憑那魔蟲如何的掙紮,都無法掙脫那血紅鐵索的束縛,其身軀正在化作道道慘綠光芒,一寸寸的開始崩潰瓦解著!

片刻間的功夫,魔蟲軀體徹底消失不見了。

與此同時,楊錚清晰的感覺到,地部黃榜中傳來一陣奇異的魂念信息。

“瓦解上古魔蟲陰九冥魔軀,得善功三十萬!”

聽到這聲音,楊錚驚呆了!

“就這?就白撿了十萬善功?!”

上哪說理去?

後土大人正是好人啊。

楊錚有些嘚瑟的暗暗感慨了一句。

那魂念信息消失後,楊錚的巫魂,還感應到了一縷奇異的本源氣息。

那本源氣息來自巫門。

“收回玄黃界山,巫門規則完善,速取回玄黃寶鑒融合,化生玄黃本源界,肅清此地魔祖殘留下的洪荒魔氣,以免其汙染祖洲大地!”

又是祖巫後土的神念提示。

看樣子,盡快進入幽山大墓,取回玄黃寶鑒,已成了眼下最當緊的事情。

至於尋找幽靈玉什麽的,已經根本不重要了。

虛空中的巫門漸漸消失,楊錚的身體上,隨之浮現出一層淡淡血光。

有著這層血光的存在,四周的烏黑魔氣,根本沒辦法靠近他。

楊錚的身體緩緩落地。

在他的麵前,還漂浮著一張白紙。

那白紙正是先前羅公遠凝聚劍符後落下的,此刻卻散發著淡淡白光,漂浮在楊錚麵前。

楊錚探手一抓,收了這張白紙。

卻見白紙上密密麻麻,寫滿了蠅頭小字。

字是小楷,非常容易辨認。

楊錚仔細看了一遍,心下一陣了然。

這張紙是羅公遠留給他的一封信,其上詳細的介紹了陰九冥的來曆,也記述了羅公遠是如何追殺陰九冥至此的一切。

隻不過,楊錚在這封信的字裏行間,讀出了一絲淡淡的失落。

楊錚猜測,很可能羅公遠在追殺陰九冥,誤入封魔城後,應該也得到了祖巫後土的提示,原本羅公遠肯定是非常興奮的,以為可以憑此獲得六道傳承。

哪想到,他雖是六道傳承一脈弟子,卻因並不具備接受巫門傳承的資格,隻能留下一縷神念,在此看守陰九冥的魔軀,本尊卻遺憾的離開了。

羅公遠能在這祖洲島上,顯化出元嬰後期巔峰的境界,足見其本尊絕對是金仙級別的大能人物!

楊錚之所以有這樣的推斷,皆因這封信中,羅公遠提到了祖洲島的變故根源。

原來,這座聞名三界的仙島,因祖巫之墓的出現,以至於被衝天的煞氣鎮壓,形成了極為獨特的先天封禁。

任何進入此島的仙人修士,修為都會被強勢的剝奪鎮壓。

地仙到此,也隻能擁有築基期的修為境界。

這還算是好的。

若是天界神靈的話,甚至連本尊都沒辦法進入此島。

能夠讓羅公遠如此苦苦追殺卻無法斬殺,還隻能借助祖洲島上,祖巫後土留下的手段鎮壓魔蟲軀體,那魔蟲陰九冥顯然也同樣是金仙級別的存在。

隻不過,即便是金仙級別的魔蟲,在巫門的鎮殺下,也好像跟螻蟻沒什麽區別。

這由不得楊錚不浮想聯翩了。

但很可惜,巫門顯然並不受他的控製,而是自行運轉著,隻是借助了他的魂宮顯化存在而已。

楊錚收回神思,掃了一眼四周,頓時大喜過望!

他實在沒想到,鎮封陰九冥的地方,居然散落著大量的幽靈玉。

楊錚哪裏會客氣?

直接飛快的撿取收拾起來。

不片刻的功夫,他已經撿到了三四十塊極品幽靈玉,喜滋滋的收進了儲物袋。

有了這些收獲後,楊錚這才心滿意足,飛快的朝著來時得門禁通道遁去。

當其重新出現在那道屏障前時,那屏障從內裏竟是直接裂開了一道縫隙,任由楊錚從其中穿過後,才又恢複如初,並在一閃後,徹底消失不見了。

與此同時,數十道微不可查,卻強大無比的神識,瞬息間掃過此處。

楊錚頓時大驚,連忙收斂了渾身氣息。

“怪了,這裏的一條幽冥封印怎麽不見了?”

“剛才明明還在的,真是奇了怪了!”

兩道微不可查的聲音,隨即傳入楊錚的耳中。

憑巫魂的感應,楊錚察覺出,說話的兩人,居然是兩個真正的陰鬼!

“這裏有個生人,問問他,看他知不知道是怎麽回事兒!”

幽藍色的靈光閃爍間,兩道鬼影憑空出現在楊錚麵前。

看到那兩個陰鬼,楊錚差點沒樂出來,這倆鬼看著很眼熟啊。

“你們倆就是地府的牛頭馬麵?!”
給我留言 - 最新更新 - 百度地圖 - 網站地圖 - RSS訂閱
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,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,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