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7章:雷霆手段,隻手定乾坤(萬字大章求訂)
loading...
北疆大營就建在燕山腳下,其存在已有數百年曆史,駐守在這裏的將士,曆來稱呼不一,卻素有大魏第一雄兵之稱。

正是因他們的存在,幽燕以北的匈奴人,始終難以跨越北疆屏障,侵入中原沃野。

當下雖然是初春時節,但冰雪依舊封鎖大地,朔風依舊凜冽刺骨。

大營的轅門之處,此刻站著數十名身披銀盔銀甲的悍卒,他們手執冷幽槍矛,肅然列在兩旁,鎮守著大營轅門,不叫任何閑雜人等靠近,氣氛蕭殺沉凝之極。

楊明安和楊錚伯侄二人,在那名銀甲衛帶領下,剛抵達轅門,就被門口這群銀甲衛攔住。

“你們幹什麽?這位乃是當今晉國公,也是咱們大帥的嶽父大人,還不趕緊讓開!”

方才迎接楊家隊伍的那一隊銀甲衛的小校,故作姿態的趕緊上前喝道。

“盧校尉,大帥有令,請你率本部人馬,護送國公府一行貴客,直接前往燕然城大帥府,待大帥安排完軍務,自會回府招待國公府貴客。軍中規矩,北疆大營重地,閑雜人等不得私自入內。”

守門的那名小校一臉肅然,用十分生硬的話回道。

楊明安臉色頓時一變,顯然沒料到,丁開山竟然來這麽一出,這分明是不把他放在眼裏。

北疆大營的確曾有類似規定,但那隻是針對閑雜人等,他堂堂晉國公是閑雜人等嗎?

“國公爺,您看?要不您先隨小的前往燕然城等候?這裏畢竟是大營,營中全都是粗手粗腳的糙漢子,也沒個能伺候您的人,比不得燕然城大帥府。”

銀甲衛小校陪著笑臉,向楊明安說道。

到了這時候,楊明安若還看不出,這是丁開山故意安排? 目的就是做給王淵曹錯等人看的,那他這晉國公真是白當了。

“哼!這是你們大帥親口所說麽?你去替本公問問你們大帥,就跟他說? 本公乃是北疆晉地國公? 亦曾沙場統兵十幾載? 莫非也算閑雜人等麽?”

楊明安勃然不悅的怒哼道。

“嗬嗬,晉國公此言差矣。你雖曾統領過北疆兵馬不假,但那卻是七八年前的舊事了。莫非晉公真把這北疆大營當成楊家的私營了不成?”

一道陰惻惻的聲音? 從後方傳來? 卻是王淵曹錯二人,率領一個小隊人馬,也已抵達北疆大營的轅門外? 開口的人正是王淵。

他這話可謂十分誅心了? 令楊明安臉色再次一變。

“王尚書? 注意你的措辭。本公何曾有過這樣的想法?”

“國公如何想? 王某又怎能猜得到?”

王淵皮笑肉不笑的撇撇嘴? 目光隨即轉向轅門口的那群銀甲衛。

“吾乃今次北上的朝廷使者吏部尚書王淵? 有事要見你們大帥,信物在此!”

說話間,王淵取出了一卷明黃色聖旨卷軸,向守衛舉了舉。

“既是朝廷使者,那王大人請吧!”

轅門口的銀甲衛小校連忙換了一個臉色? 滿臉堆笑? 揮手命眾守衛讓開了轅門。

王淵曹錯二人? 得意的瞥了一眼楊明安? 大刺刺催馬直入大營。

楊明安震怒莫名,神色頓時變得極其難看,在轅門口咆哮道:“簡直豈有此理!”

老國公才剛交代他來完成說服丁開山的任務? 不想自己居然連北疆大營的轅門都進不去,這還如何單獨見丁開山,並說服他?

尤其是看到王淵曹錯二人,竟先他一步進了大營,此事怕是更加難辦了。

他此刻心已有些亂了,脾氣上來,當場便想發作,打算催馬直闖轅門。

不過,未等他要有所動作,卻被楊錚生生拉住。

“伯父切勿衝動。”

“可若不進去,我又怎能完成父親交代的任務?”

楊明安神色十分焦躁的說道。

“伯父且安心,我自有辦法能讓他主動打開轅門,迎接咱們進去。”

楊錚胸有成竹的一笑道。

其實,在他抵達轅門的時候,神識就早已放出,對整個北疆大營方圓數裏之內的一切動靜,全都看的一清二楚。

事實上,他已經看到了那個北疆大帥丁開山。

那人就藏在距離轅門不到兩百米的地方,一直在關注著轅門這邊的動靜。

丁開山的修為十分驚人,赫然已是一名內氣七重初期的武聖。

這跟他之前從楊家得到的情報說的,此人隻有內氣六重巔峰完全不同。

從銀甲衛迎接晉國公,到轅門受阻這一切,毫無疑問,絕對是丁開山故意搞出來的。

他若真有意迎接老國公和晉國公入營,必會親自率隊迎出轅門,而不是像現在,躲在一旁看戲,待價而沽。

楊錚心中也能猜到這家夥到底在想什麽。

他必是忌憚老國公的威望,生怕一旦老國公入營,很可能三言兩語就能瓦解了他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權威。

而楊錚還猜測,很可能此人早就接到過朝廷的密旨,所以才敢如此放肆,不把老國公和楊家放在眼裏,做出如此事情。

老國公之所以沒有親自來,而是派了大伯楊明安,楊錚大致也能猜到他的意思。

這個時候他的確不便直接出麵,否則很多事情便不好做了。

北疆大營乃是北方第一重兵要塞,其內起碼常駐有二十萬鐵衛鎮軍,這還不算其他二十餘萬邊屯邊駐的普通邊軍。

一旦北疆大營沒處理好,楊家想掌控北疆局勢的願望,肯定會受阻,甚至更糟的,還可能引來幽燕以北的匈奴人進犯。

到時候局勢就會變得對楊家更為不利。

眼下擺在他們麵前的最關鍵問題,是如何進入大營。

硬闖肯定是不行的。

楊錚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冷笑。

真以為弄上幾十個普通小卒,就能擋住我們楊家入營的腳步?

楊錚的神識,在突破至巫魂時,就擁有了極其強大的探查能力,前幾日得到先天靈寶先天五氣珠,本身法力得到淬煉提升的同時,巫魂也跟著得到了進一步的淬煉和壯大,已然達到了巫魂中期。

如今他的巫魂的探查範圍,全麵鋪開的話,已經可以窺探方圓十餘裏內的一切。

巫魂強大的同時,他的神識自然也變得更加渾厚凝練。

楊錚的神識在大營內掃過後,片刻間便鎖定了數十名氣息最為強大的鎮軍將領。

這些人皆曾在老國公麾下效力過。

“諸位,在下乃晉公世子,今次隨祖父忠武公北上晉地祭祖,途經北疆大營,本想跟隨祖父入營,見識一番昔日幽燕鐵衛男兒的風采,奈何大營轅門禁衛森嚴,在下隻能以這種方式,跟諸位打個招呼了。”

“今日一見,方知家祖所言非虛,諸位果然皆是燕趙慷慨豪傑,無愧乎人常稱讚‘自古燕趙多慷慨悲歌之士’,各位,有緣再見了!”

楊錚直接通過神識傳音,同時向這數十名鎮軍將領傳達了自己的問候。

下一刻,他注意到,隨著他神識傳音的話落下,那數十名鎮軍將領,皆是一陣愕然,很快的,便有人開口,向其他人詢問,自己方才是否幻聽了。

結果從其他同僚口中得知,他們竟也都接到類似的訊息,一個個頓時麵色大變起來。

這些常年駐守在北疆大營的將領,有些是有機會接觸修仙者的,很快就明白是怎麽回事。

不過,他們的關注點顯然不在這裏,而是在另一件事上。

“武帥竟然親自來北疆大營看咱們了?”

“艸,丁開山那苟艸的,竟敢攔住不讓武帥入營?”

“是不是真的?丁大帥真有那膽子?”

“去轅門看看不就清楚了麽?哼,武帥愛兵如子,待我等恩重如山,他離開十幾年,如今再次親臨家門口,卻被人擋在了外麵,若傳出去,我等還如何有臉見人?”

“就是!走,看看去!”

……

數十名將領隨即率領各部親衛兵馬,呼呼啦啦,全都湧出各自營房,紛紛向轅門口匯聚而來。

正躲在兩百米外窺探的丁開山,原本正打算去迎接王淵和曹錯,身後傳來一陣喧擾聲,扭頭一看,各營的統兵將領,竟全都湧出營帳,向大門口匯聚而去,頓時臉色大變。

為怕被晉國公看到,他此刻是躲在營地的一株大樹後,一時竟是不知該出麵阻止,還是該任由這些人衝向轅門。

猶豫的片刻,這群人已經呼呼啦啦,與王淵和曹錯的人馬迎麵撞上。

這些人根本不認得王淵和曹錯,也無心理會他們,直接無視他們的存在,呼呼啦啦湧向轅門出。

此時,他們依稀看到了營地數百米外,那熟悉的車駕和旗幟,一個個頓時麵色潮紅,激動的不能自已。

有些人甚至已經熱淚盈眶!

“果然是武帥的車駕!”

“快看!那是武帥大人的玄武旗!多少年了?我竟還有機會在北疆大營見到玄武旗,哈哈哈!快,快點,我要去拜見武帥大人!”

王淵和曹錯二人,原本正得意洋洋,哪料到會遇到這種情況?

兩人麵麵相覷的相視一眼,待聽到他們的話,兩人臉色瞬間變得十分難看。

“怎麽會這樣?”曹錯一臉茫然。

“這群人怎麽會知道那老匹夫來了?莫非是丁開山透露的消息?”

王淵的臉色瞬間也變得十分陰沉可怖。

而躲在數十米外的丁開山,恰恰把他的話聽入耳中,臉色同樣瞬間變得十分陰森。

此時再阻止那些人已經是不可能了。

他實在不明白,自己昨日分明已嚴令禁止,今日各營不得離開各自營房,自行修整一日,明日再進行操演,哪料到老國公抵達北疆大營的消息,竟然還是被泄露了。

到底哪裏出了問題?

難道是老國公事先派人來通知的不成?

可整個北疆大營已被他經營的鐵桶一片,外麵的細作根本沒有任何可能瞞過自己的耳目,混入營中。

如此變化,徹底打亂了丁開山先前的計劃,使得他的心情變得十分糟糕。

而此時,轅門外,見到大批熟悉的麵孔聚湧而來,楊明安的臉色也變得十分精彩。

“錚兒,這是……莫非是你弄出來的?”

楊明安激動無比的看向楊錚。

楊錚微微頷首,淡淡笑著低聲道:“伯父,侄兒能幫你的,隻有這麽多了。接下來可要全看你的了。”

楊明安神色一整,肅然道:“放心吧,接下來的事情,交給伯父!”

“艸,你們這群兵蛋子,竟然敢攔住不讓老國公車駕入內,是何道理?”

“都特麽的給老子閃開,老子要去見老國公,誰敢攔截,老子擰了他的腦袋!”

這群將領,本就是原來的幽燕鐵衛部曲,一個個原本就十分桀驁,若非北疆大營換了統帥,且那丁開山也的確有些手段,他們才不得不暫時屈從,這群丁開山才招募的新兵小卒,又如何敢攔截他們,一個個頓時被嚇得臉色慘白,讓開了轅門。

“末將拜見國公大人!”

“拜見楊小帥!”

一群武將紛紛上前向楊明安見禮,口中稱呼也是五花八門。

其中喊得最多的,居然不是國公大人,而是楊小帥。

楊錚聽得不由暗暗好笑,楊明安這堂堂晉國公,如今也是五旬年齡的老人了,竟被人稱呼為楊小帥。

但想想也能理解,楊明安擔任北疆大帥在祖父之後,被人稱作小帥用以區分也正常。

“諸位兄弟一切可安好?楊某可是十分想念諸位啊!”

接下來,自是一番親熱的攀談交流。

不過看得出來,這群人與楊明安招呼過後,十分急著想見老國公,全都目光熱切的看向了遠處老國公的車駕和大旗,顯然很想過去拜見老武帥。

楊明安自不能壞了大計,連忙阻止,並以老國公的口吻告訴諸將,老國公並非不想與諸位相見,而是軍中規矩所限,被調離的大帥,不得再回大營,老帥的車駕和旗幟到了,已算是與大家見過。

諸將哪裏肯依?依舊吵嚷著要去拜見老帥。

楊明安一邊故作推讓的繼續勸解,一邊嘴角掛著莫名笑意的瞥向大營內。

果然,丁開山再也沒辦法坐視不管了,飛快繞過一座營房,故作從其他地方匆匆趕來的樣子,飛快抵達轅門。

“都閉嘴!你們一個個,都把這裏當什麽地方了?吵吵嚷嚷,成何體統?!”

眾將這才紛紛閉口不言,但一個個卻冷眼看著丁開山。

現在就是傻子都能看出來,丁開山為何昨日下令要修整了。

他這是明知老國公會途經此地,故意不想讓老國公入營啊,這太讓人寒心了。

再怎麽說,你丁開山也曾在老國公帳下效過力吧?

竟然做的如此絕情!

他們可不管什麽爭權奪利的事情,在軍中,你若是不重感情,沒人會認同你的存在。

“小婿拜見嶽父大人!”

丁開山即便再如何不想跟楊明安照麵,此刻也已照麵了,隻能捏著鼻子上前見禮。

“嗬嗬,本公可不敢當丁大帥如此大禮啊。唉,以前常聽人說什麽人走茶涼,本公還無法理解,想著大家都是袍澤兄弟,即便人真走了,又怎會茶涼呢?但今日所見,本公對此言到是真有了深刻的體會啊。”

楊明安故作感喟的唏噓道。

丁開山臉色越發尷尬,漲的如同豬肝一般。

“小婿也是公務耽擱才晚來了片刻,還望嶽父大人見諒。大人,不如請內裏一敘如何?”

“本公可不敢進去啊,軍中規矩嘛,本公雖早已不掌兵權,卻也還沒忘記。”

楊明安搖頭冷笑道。

“一群不開眼的東西!這位乃是本帥的嶽父大人,更是曾經的北疆大帥,爾等居然敢如此放肆,攔截於他,都滾回去自領一百軍杖,以儆效尤!”

丁開山見楊明安還不消氣,隻得咬牙,把過錯推到守門的銀甲衛身上。

這些銀甲衛聽到此言,一個個頓時麵色微變,但看著大帥的臉色,又不敢多說什麽,隻能一臉便秘的垂頭答應,紛紛離開。

“丁大帥,莫非不請老國公入營麽?”

一名五旬的灰須將領,神色不滿的看著丁開山,冷聲提醒道。

“不錯,是該請老國公入內。”

丁開山臉上也湧現出便秘的表情,心中把那老將領恨的牙癢癢,卻又發作不得,隻能捏著鼻子,親自往老國公車駕趕去。

片刻後,丁開山神色複雜的回轉過來,一臉喪氣的向諸將揮揮手,道:“本帥雖誠心相邀,但老國公身體不便,並不打算入營,諸位可自行前往拜見。”

眾將這才歡呼一聲,紛紛飛奔向老國公的車駕。

“嶽父大人,請吧!”

丁開山再次向楊明安邀請道。

這一次,楊明安沒再推辭,跟著丁開山,進到了北疆大營。

……

大帥營帳內,晉國公高坐首位,楊錚就站在他的大椅後。

丁開山,王淵和曹錯三人,神色各異的端坐下方,氣氛異常怪異。

有楊明安在,王淵和曹錯二人自然不方便拿出密旨。

而有王淵和曹錯二人在場,楊明安自然也沒辦法開口說出什麽勸服的話。

幾人不鹹不淡,東拉西扯了半晌。

王淵忽道:“晉公,咱們是不是該啟程了?”

楊明安心中盤算多時,也以言語試探了數次,卻始終找不到合適的機會單獨約見丁開山。

聽到王淵這話,楊明安心中不由一急,目光不自覺瞥了一眼身旁的楊錚。

楊錚渾身穿著幽燕鐵衛鎧甲,頭上戴著隻露出雙眼的鐵麵罩,王淵等人並未認出他,見楊明安看向他,一個個不由也狐疑的跟著看去。

“國公跟丁大帥乃是翁婿,自有私密話要聊聊,二位在此多有不便,不如請二位先離開片刻如何?”

楊錚也有些無語,他現在總算有點明白,為何國公府的大事,一直都是祖父在暗中操持了,自己這個大伯,老成有餘,機變不足,實在難成大事。

“哼,你小小一個侍衛,這裏哪有你開口的份兒?晉公真是好家教啊,區區一小卒,也敢如此放肆!”

王淵頓時勃然變色,盯著楊明安和楊錚,冷言譏諷道。

“本公家教如何,不勞王尚書掛念。到是本公這小卒說的話,正是本公想說的,兩位莫非真打算聽聽本公和丁大帥之間的翁婿交流?”

楊明安回懟道。

“嗤,晉公,你說這話誰信?怕是你心中另有其他不軌的想法,故意想要支開我等,好跟丁大帥說一些其他見不的人的話吧?”

曹錯口無遮攔的忽然開口插道。

這話一出,營帳內三人臉色皆是一變。

王淵差點沒忍住想翻白眼,對曹錯如此沒有城府心機的做派,十分不滿。

如今楊家尚未作出什麽謀逆之事,這話心裏想想可以,哪有當麵直接說出來的道理?

一個搞不好,在此激起楊家反意,憑老國公在北疆大營的影響力,丁開山還真不一定能鎮住場麵,最終對他們接下來的計劃將大為不利。

“大膽狂徒,竟然如此汙蔑我楊家,你是找死!”

楊明安還沒開口,楊錚卻忽地勃然大怒,身影一閃,在眾人尚未反應過來前,已然到了曹錯身旁,似乎真的被曹錯這話刺激的憤怒到了極點,抬手一掌便拍向曹錯。

曹錯大怒,揮手迎擊,同時獰笑道:“你既找死,本統領如你所願!晉公,你這小卒竟敢對本統領無禮,本統領就替你好好教訓教訓他怎麽做人!”

也怪他太過托大,渾然沒把楊錚放在眼裏,以為對方不過就是個鐵衛小卒,戰力再高,想必也不過鍛體五重左右,如何能是自己的對手?

自己隻需隨手一擊,便可把對方斃於掌下,既出了一口被螻蟻嗬斥的惡氣,又削了晉國公的麵皮,一舉兩得,實在大爽。

哪料到,楊錚拍下的手掌,仿佛蘊含某種恐怖禁錮力量,那手掌尚未落下,曹錯陡然發覺,自己渾身的力量,仿佛被禁錮了一般,竟是完全沒辦法提起來。

他頓時麵露驚恐之色,正要大聲呼叫,但楊錚的手掌卻已悍然落下。

噗嗤!

楊錚這一掌落在曹錯頭頂,看似輕飄飄的一拍,但那曹錯整個人卻在瞬間連同身上的鎧甲,寸寸崩潰瓦解!

眨眼睛的功夫,一名鍛體六重巔峰的先天武道大宗師,竟被其拍成肉泥!

這一幕,頓時驚得營帳內眾人神色紛紛大變。

就連楊明安也被楊錚此舉嚇了一跳,茫然不解的看著楊錚。

而修煉到內氣七重的丁開山,則被嚇得渾身汗毛炸刺,內氣氣機湧動,凝出一個氣罡護罩,雙眸死死盯著楊錚!

王淵更是被駭的麵無人色,指著楊錚,吃吃道:“你……你好大的膽子,竟,竟敢恣意妄殺朝廷命官?”

楊錚一言不發,瞥了一眼丁開山,一步跨出,瞬間到了王淵跟前,一把揪住其衣領,把他提了起來,然後緩緩揭下了自己的鐵麵罩。

“殺了就殺了,你當如何?現在我還要殺你,你能如何?”

楊錚淡淡一笑,瞥了丁開山一眼,語氣漠然的卻對王淵如此說道。

“你,你不是鐵衛,你竟然是世子楊錚?!你好大的……”

王淵看清了楊錚麵容後,麵上駭然之色頓時變成目眥盡裂的憤恨,嘶聲大呼道。

楊錚如同拍蒼蠅一般輕輕一掌拍下,王淵疾呼的話尚未說完,也步了曹錯後塵,成了一灘肉泥。

曹錯的碎肉屍體上,掉落下一卷聖旨,以及一封密信。

以迅雷之勢斬殺了曹錯和王淵後,楊錚探手一抓,便拿到了聖旨和密信,好整以暇的摘下盔甲,自顧自坐在了王淵先前坐著的位置,似笑非笑的看著丁開山。

丁開山的臉色此刻變得異常難看,死死的盯著楊錚,咬牙切齒道:“你好大的膽子!”

楊錚不為所動,不疾不徐的拆開聖旨和密信,掃視起來。

“晉公,你是不是該給本帥一個交代?!”

見楊錚如此,丁開山隻能看向楊明安,怒氣衝衝的責問道。

“交代?嗬嗬,丁開山,此子乃本公侄兒,也就是現今的晉公世子,他做的任何事,說的任何話,都代表晉公府,代表楊家。”

楊明安其實也早看明白了,憑言語根本不可能說服丁開山。

既然楊錚另有打算,他也樂得見其發揮,直接把事情甩給了楊錚。

“晉公世子,好個晉公世子!想不到,你居然是個修仙者,而且還是個築基期修仙者!莫非你楊家此來,就是要殺我丁開山的不成?”

丁開山神色變得無比凝重,死死的盯著楊錚。

他不是不想招自己的親衛進來護駕,可整個北疆大營,自己的境界最高,修仙者也不是沒有,但皆是煉氣期而已,在築基期修士麵前,與螻蟻沒什麽區別。

更何況,這大營中的場麵,實在是太過駭人,暫時並不適宜被外人看到。

“你太高看自己了。我若想殺你,隻在轉念間而已,你連抵擋的時間都不會有。”

楊錚搖了搖頭。

“你敢小瞧本帥!?”

丁開山頓時覺得受到了莫大羞辱,勃然大怒。

“丁大帥,你現在隻有兩條路可選,第一條,繼續忠於大魏,不過,如此的話,咱們倆隻能在這大帳較量一番,或許我可以故意放你重傷逃走;第二條,效忠我楊家,異日事成,封你為一等開國燕公,意下如何?”

楊錚淡淡的看著丁開山,隨即把手裏的聖旨和密信,拋給了他。

楊明安聽到楊錚這話,臉色頓時變得無比精彩,震驚的看著自己的侄兒。

他沒想到楊錚居然如此果決大膽,當著丁開山的麵,直接把話給挑明了,這事情做的也太武斷了吧?

丁開山除了是現任北疆大帥之外,還是三王六公的燕國公嫡係子弟,但卻並非燕國公的順位繼承人,若非如此,他也不會進入軍中,謀求他法。

而現任的燕國公,不過是三等郡公而已,與一等的開國公相比起來,可不是差了兩等那麽簡單,而是差了太多。

若無特別機緣,三等郡公還有降爵的危險,但一等的國公,卻是可以世襲罔替,隻要國朝不滅,子孫就能一代代繼承下去。

這個誘惑,對丁開山而言,可以說是太大了。

因此,聽到楊錚這話,丁開山的呼吸立刻變得粗重了不少,但目光依舊死死盯著楊錚,其內有著難掩的震驚和駭然。

他也跟楊明安一樣,實在是沒有想到,楊錚居然如此大膽,敢把這種事情,擺到明麵上來,而且還是用來招降一個原本忠於朝廷的北疆大帥。

丁開山拿起聖旨和密信看了一遍後,忽然間大笑起來。

“哈哈哈!”

楊錚淡淡的看著他,不為所動。

丁開山道:“朝廷許諾,若能鏟除楊家,便封本帥為燕王!你卻隻許諾一個區區的一等開國公,不覺得太沒有誠意了麽?”

“前提是你得有能力鏟除楊家,或者說,你得有命活著才行。”

楊錚一臉自信的淡淡笑了笑。

丁開山神色再次變得無比凝重,冷冷盯著楊錚。

兩人對視半晌,丁開山忽然道:“世子真是好手段,好口才。不過,丁某還是想親自見識見識世子的手段。”

“如你所願。你可準備好了?”

楊錚並未起身,淡淡看著丁開山道。

丁開山見楊錚如此托大,神色又是一變,探手一抓,大帳內端放的一杆冷幽黑鐵大槍,呼嘯一聲,到了其手中。

下一刻,他身上的氣勢節節攀升,一尊大鵬虛影,緩緩在其頭頂上方凝聚而出,雙眸冰冷的盯著下方的楊錚。

丁開山冷聲道:“來吧!”

“武魂凝練的不錯,不過可惜對我沒用。”

楊錚依舊沒有起身的意思,但是下一刻,一道青翠欲滴的劍芒,陡然間自其眉心飛出,瞬息間便斬至那大鵬虛影頭頂!

丁開山大驚失色,連忙揮舞手中大槍,往空中的劍芒刺去。

那大鵬虛影也是一閃之下,便沒入其手中的大槍內。

大槍上頓時亮起淡金色的光芒!

叮叮叮!

一陣綿密如雨的爆裂聲,陡然間在大帳內炸響。

這種聲音隻持續了不到三息時間,丁開山忽然臉色一白,身體騰騰騰退後數步,駭然看著手裏已經變成了廢鐵的大槍。

“你……”

“我說過,我若想殺你,隻在轉念間而已。”

楊錚淡淡的道。

大帳上方,一道青翠劍影虛空懸停,散發著耀眼奪目的神光。

丁開山臉色頓時頹敗下去,重重歎息了一聲。

“世子殿下既有如此之能,丁某拜服。不過,曹家有神靈坐鎮,你真有把握能滅殺他麽?而且,丁某還聽聞,曹家還有龍運鎮國,你,有把握屠龍?!”

“都是小道爾,不足掛齒。”

楊錚自信的淡然道。

聽到這話,丁開山卻露出不信之色。

楊錚笑了笑,道:“信不信隨你。該說的,本世子都跟你說清楚了,何去何從,你自己看著辦吧,我耐心有限。”

說話間,楊錚不經意的屈指一彈,一枚小印滴溜溜旋轉著漂浮而出,瞬間化作丈許大,漂浮在了大帳中央。

下一刻,丁開山頓時見到了畢生難忘的一幕。

但見,方才被楊錚斬殺的曹錯和王淵二人的爛泥屍體上,竟漂浮出兩道魂魄!

看那魂魄的模樣,赫然正是曹錯和王淵!

而他們兩個人的魂魄飄出後,還沒反應過來是怎麽回事,居然直接被空中的那大印吸走。

楊錚又探掌一抓,空中的大印又滴溜溜一轉,重新沒入楊錚掌心,消失不見。

“你,你竟然也是神靈?!”

“區區神靈而已,小道爾。”

楊錚淡淡一笑,召回了自己的飛劍。

“丁某願意臣服楊家!”

丁開山再無絲毫猶豫,連忙向楊錚和楊明安拜倒下去。

楊明安頓時捋須哈哈一笑,一臉怡然。

“丁帥請起。”

楊錚親自走上前,雙手扶起了丁開山。

“多謝殿下!”

丁開山神色依舊有些複雜的道。

“嶽父大人,殿下,且請二位在此稍坐片刻,屬下去處理點事情。”

楊錚神色微動的點點頭。

丁開山大步走出營帳,身影很快消失不見。

“錚兒,今日多虧你了!”

等丁開山離開後,楊明安走下座位,來到楊錚身旁,一臉感慨的道。

“應該的。”楊錚點點頭。

伯侄兩人在大帳閑話了一陣,片刻後,外麵傳來一陣騷動,又過了一陣,騷動停止,一隊人馬踏踏趕至大帳而來。

楊錚和楊明安二人見到,丁開山帶著百餘名渾身染血的將領,簇擁著老國公,向大帳這邊走來。

看見這一幕,楊錚笑了。

看樣子朝廷派來的那三千禦林衛,已被丁開山率領本部人馬剿滅。

這份兒投誠的見麵禮,可算是誠意十足了。

當晚,一行人在北疆大營內把酒言歡,氣氛熱烈無比。

眾將士已經得知,楊家要起兵,一個個不僅毫不畏懼,反而全都摩拳擦掌,喜形於色。

老國公在北疆大營的威望真不是蓋的,這裏絕大多數的將士,心中隻知老國公,根本不知朝廷為何物。

即便是這些年丁開山新招募得那些將領和士兵,在血洗了禦林衛後,心中也清楚,自己眼下隻剩一條路可走,那就是反出朝廷,投靠楊家。

接下來的事情就簡單多了。

第二日,楊家一行人順利北上,回到了晉地,完成了祭祖大典儀式,並在大典上,由老國公親自冊封楊錚為晉國世子。

整件事因楊錚的雷霆果決,反而變得異常簡單起來。

原本老國公還打算調回藏在幽燕古戰場一帶的鐵衛,現在也不用了。

不過,楊錚斬殺了朝廷使者,而老國公又率領隱藏在楊家隊伍中的蜀山劍派弟子,滅了朝廷的修仙者隊伍,這消息肯定是瞞不了多長時間的,起兵之事已經迫在眉睫。

好在老國公在北地經營多年,這點事兒根本不叫什麽事兒。

而這些事情,全都有老國公主持,楊錚也無須操心其他事情,祭祖大典結束後,便帶著慕容秋、沈若言和碧清蘿三人,離開了晉地,往幽山飛快趕去。

不一日,四人的身影便出現在了通往幽山的那條古戰場峽穀外。
給我留言 - 最新更新 - 百度地圖 - 網站地圖 - RSS訂閱
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,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,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