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章:收獲,修煉,回歸
loading...
兩日後,眾人順利返回襄陽。

途中楊錚找機會跟慕容博觀深談了一次,從其口中,楊錚得知了荊州和暗門如今的情況。

此次無量壽佛寺之行,暗門損失慘重,高層精銳死傷慘重,這對暗門的打擊不可謂不大。

但換另一個角度來看也未必就是壞事兒。

以前的暗門,隻是由荊州境內諸郡黑道上的十幾個幫會門派聯合組成,可以說是一盤散沙,但經過此事後,這些幫派首腦盡死在了九宮山中。

隻要給慕容博觀以緩衝的時間,再挑選出一批可堪造就的人手,派駐到各地,執掌諸郡分堂,就能徹底掌控整個荊州府黑道暗門。

比如襄陽郡分堂的堂主陸衝,就慘死在此次事件中,回城後,慕容博觀完全可以挑選出一個值得信賴的弟子取而代之,便可把原來的黑虎門和黑犬門,徹底打散納入暗門。

以後的襄陽城,將不會再有黑虎門和黑犬門分堂之說,隻有一個暗門總舵。

楊錚之所以對此事感興趣,皆因心中還是存著憂慮。

王道全和林師恭二人,分別來自上三門的龍虎山和茅山,兩人慘死,等消息傳出後,他們各自的門派,肯定會派人去無量壽佛寺調查,屆時必會查到暗門,甚至楊錚的頭上。

據碧清蘿給出的資料來看,龍虎山和茅山的勢力還是相當龐大的,雖沒聽說兩派中有築基期高人坐鎮,但這兩派卻皆有煉氣十三層的高手。

至於煉氣後期的修士,也有一些,初期和中期的普通修士,更是各有上百人之多,由不得楊錚不重視。

回到襄陽城後,楊錚與慕容父子道別,徑直回了自家小院。

此次出門前後總共不過五六天時間,但期間卻發生了諸多事故,楊錚收獲極大。

回家後查看了一下,發現離開時留的紙條還在,楊大海尚未回來。

他隨即開始整理此次無量壽佛寺的收獲。

此行最大的收獲,自是無量壽佛寺的功法傳承“九陽金剛降魔功”。

此法屬於法體同修之術,可以一直修煉到金丹期。

恐怕放眼如今整個九州修仙界,都未必能夠找到如此完整的功法傳承。

其次則是通過吸收屍陰魔火,凝聚出巫火,得到了“不滅血焰”,還獲得了“巫化”神通。

不僅如此,在臨逃跑前,他還把王道全的無魂屍體偷走。

王道全的屍體,楊錚早在半路就找機會用火球毀屍滅跡,從此世間再無此人。

而王道全身上的東西,則都被楊錚毫不客氣的收入囊中。

回來的途中,楊錚其實早想查看一番,不過礙於有慕容秋在,他便一直忍耐著沒動。

回到家的第一件事,自是取出了王道全的東西,清點起來。

一口上品的法劍,一個儲物袋。

楊錚先拿起了那口烏木劍,放在眼前仔細查看著,並放出神識,探查著此劍的內部構造。

此劍乃是用千年“烏沉木”的木心所煉製,是斬邪殺鬼的首選利器。

經過查看之後,楊錚眼中露出了一絲頗為意外的神情。

他發現,這“烏木劍”的內部,竟精心刻畫著三道靈紋禁製。

一道為“斬邪靈紋”,一道為“禦雷靈紋”,最後一道則為“攝魂靈紋”。

先前王道全用手指不斷彈擊此劍,用以操控那些煉僵,動用的便是第三道“攝魂靈紋”。

真正令楊錚意外的正是這三道靈紋,因為它們居然跟巫門道符中記載的靈紋一般無二,都屬於三十六種低級巫符靈紋之一。

不過,在仔細的觀察了這三道靈紋後,楊錚發現,它們跟真正的巫符靈紋,還是有一些細微差別的。

確切的說,“烏木劍”中的靈紋,要比巫符靈紋簡略一些,具體效果是否也有所減弱,楊錚暫時還無法判斷。

畢竟他目前還沒有領悟掌握這三種靈紋。

他準備等領悟了這三種靈紋後,找個機會,使用“巫靈神煉術”,好好把這口烏木法劍煉化,以後便當做自己的底牌之一。

先前王道全用此劍施展出的雷法劍氣,威力十分不俗,他可是相當眼熱的。

放下此劍後,楊錚又拿起了那個儲物袋。

此儲物袋看起來隻有巴掌大小,灰撲撲的十分不起眼,咋一看就跟尋常農家用來裝種子的那種小布袋差不多。

但仔細查看後,楊錚發現,這儲物袋外觀雖然差了點,但煉製所用的材料竟是一種十分罕見的靈獸皮。

楊錚以前沒用過儲物袋,但碧清蘿給他的兩枚玉簡中,對儲物袋卻有過介紹。

神識一動,掃進了儲物袋內。

一個約有三立方米的正方形空間,出現在了楊錚眼前。

“這空間真小,居然隻有我的納物符的一半大。”

楊錚不由撇了撇嘴,有些失望。

他覺得,若是自己有類似的材料的話,一定可以煉製出比這空間大數倍的納物符來。

這應該是一個最低級的儲物袋,不僅空間小,而且還無法留下使用者的神識或精血禁製標記,任何修仙者都可以用。

此儲物袋的表麵,原本有王道全畫的一個小山狀的門派標記,不過卻被楊錚毫不客氣的直接用劍刮掉了。

儲物袋中東西並不多,除了幾件換洗的道袍衣物,就隻剩下一疊金票,十幾塊顏色各異的拇指大小晶瑩玉石,兩個小瓷瓶,以及幾本書冊。

楊錚學過控物術,輕而易舉便把這些東西,一股腦全都倒了出來。

衣服之類的雜物自然被楊錚毫不客氣的一把火燒了。

他率先拿起了那幾本書冊,一本本的翻看起來。

《煉僵秘法真解》、《紫霄養氣訣》、《龍虎山基礎法術全解》、《道全筆錄》……

看到最後一本書冊時,楊錚不由笑了笑。

他發現九州修仙界的修士,居然都有記筆記的習慣。

數百年前那個湖西散人沈青溪如此,碧清蘿如此,這個王道全也是如此。

《煉僵秘法真解》講的是如何煉製僵屍的各種獨門手法。

《紫霄養氣訣》則是龍虎山的秘傳修煉功法,共有十三層,乃是木屬性的煉氣法訣。

《龍虎山基礎法術全解》,則是一本收錄龍虎山各種法術的秘本,其中共收錄了三十六種雜七雜八的低級法術。

“控物術”、“禦劍術”、“禦雷術”、“流沙術”、“望氣術”、“化木訣”、“清風訣”等等,不一而足,五行兼備,十分的齊全。

楊錚頗有興致的一一瀏覽了一遍,十分欣喜。

其中有不少的法術十分實用,若是練會的話,相信以後再行走江湖,肯定要比這一次方便多了。

至於王道全的筆記,對楊錚而言,也是很有參考價值的。

回來的兩天時間裏,楊錚曾抽空把碧清蘿給的兩枚玉簡,全都仔細看了一遍,對現在九州修仙界的情況已經有了較深了解。

不過,那玉簡中的筆記,大部分為數百年前的沈青溪所留,如今數百年過去,不說九州修仙界已是滄海桑田,但相比於過去,也有了極大的變化。

其內雖也有碧清蘿的筆記,不過那個女道雖然也經常在江湖走動,但卻是個喜歡獨來獨往的,很多都是遊記性質,涉及到跟如今修仙界人物有關的並不多。

參照王道全的筆記,楊錚對當下修仙界的情況,就又有了不少新的認知。

翻看完這些書冊,楊錚又拿起了那些晶瑩的玉石查看起來。

“看來這應該就是修仙者常用的靈石了。”

楊錚在這些玉石中,感受到了頗為濃鬱的靈氣氣息。

很顯然,這些靈石的屬性是頗為駁雜的,金、木、水、火、土各類都有,木屬性的多一些,有六塊,其次是金屬性的,有三塊,剩下的四塊,有兩塊水屬性的,土火屬性的各一塊。

楊錚到是沒有急著研究這些靈石中的靈氣,而是先收了起來。

靈石若長時間暴露在空氣中,靈性是會慢慢流失一部分的。

他又拿起了兩個小瓷瓶,打開其中一個的瓶塞,倒出了裏麵的東西。

三顆碧綠色,花生米大小的丹丸,出現在了手掌中。

楊錚小心的聞了聞,不由再次一喜。

居然是能夠用來輔助提升修為的“聚氣丹”,這可是好東西啊。

能夠被煉氣後期修士珍藏,肯定是適合其修煉的丹藥。

而獲得了巫族傳承後,楊錚的藥理知識也是大漲,自然能夠通過氣味,分辨出其功用。

小心收好三顆“聚氣丹”,楊錚又打開另一個小瓷瓶,倒出了裏麵的東西。

這次卻隻有兩顆丹丸,不過顏色則是血紅色的。

楊錚在丹丸上聞到了極為濃鬱的血元氣息,神色不由一愣。

這居然是能夠用來淬煉血脈的丹藥,通常都是修煉煉體術才會使用。

莫非王道全也修煉了煉體術?

不過,很快楊錚就搖了搖頭,否認了這個猜測。

用火球毀屍滅跡的時候,他能夠明顯的感覺出,王道全的屍體強度,也就比普通人強了一些,並不像修煉過煉體術的。

“這家夥莫非是為了無量壽佛寺的煉體術,才特意準備的‘血元丹’?”

楊錚暗暗嘀咕著猜測道。

除了這些之外,再無他物。

楊錚不由得有些意外,想到數日前,王道全應該也在另一邊布置了法壇,應該有準備法壇的各種東西才是,莫非那老小子,平時身上就隻準備了一套法壇設備?

不管如何,此次從王道全身上摸屍,收獲還是相當大的。

無怪乎人們常說,殺人放火金腰帶。

殺人奪寶,果然是修仙者發家致富的不二法門。

整理完這些收獲後,楊錚又開始盤算起接下來的事情。

有了這些東西,接下來就該全麵閉關,好好消化收獲,提升修為,不用再出去冒險了。

再者說,他的巫道煉氣術,才剛入門,如今隻修煉出了火巫法力,土巫法力和水巫法力,且土巫法力和水巫法力還十分微弱。

也是該進行全麵的提升了。

至於“九陽金剛降魔功”,暫時不用想了。

此功法修煉的一個前提,同樣也是需要把肉身鍛煉到一定的程度,因此,楊家鍛體術還得接著練。

巫道煉體術沒有給出一個可以修煉的起始標準,但“九陽金剛降魔功”卻有。

想要修煉此功,必須要先把肉身淬煉到易髓境圓滿,也就是目前九州之地鍛體術的巔峰階段。

還好,楊家鍛體術,恰好有前六重的修煉之法,後麵的三重就沒有了。

整理完收獲,楊錚又開始梳理無量壽佛寺的種種經曆。

他心頭總有種莫名的不安感覺,那個被封印在石棺中的屍魔,很有可能沒死。

之前聽林師恭和王道全兩人交談,以及在無間幻夢境中,林師恭被那猙獰老者抓住時的喊叫,似乎那個屍魔,以及吞吃了幾人靈魂的老者,應該是茅山數百年前的某位築基長老。

但是,楊錚再想到地窟中的九宮鎖魂聚陰陣,又隱隱感覺事情有些不對勁。

那樣的大陣,以及大陣中上百萬生靈的骸骨,根本就不可能出自築基期修士的手筆。

更何況,那個猙獰老者自稱本老祖,而在修仙界中,築基期修士,即便是修煉到築基期頂峰,也絕不敢以老祖自稱。

聯想到湖西散人沈青溪的筆記,楊錚有種直覺,那個老怪物,極有可能跟數百年前,九州修仙界和江湖的那場變故有關。

變故的具體內容,就連沈青溪也不清楚,但那沈青溪比較幸運,偶然遇到了某個從真正修仙界靈域來的大能,從那大能的隻言片語中,獲得了一些信息。

據那大能說,他是一路從靈域過來,追殺某個魔道老怪物的。

能夠被靈域的大能一路追殺,那個魔道老怪物的修為,想必也不會比那個靈域大能低多少。

而神魂能夠化為夢靈,且以食夢螟蟲的身體為寄托,活了數百年還能蘇醒,這樣的手段,也唯有修煉出真正元神的修仙者才具備。

這意味著,那個老怪物,很有可能是一尊元嬰期的超級強者!

盡管無量壽佛寺用了一顆舍利子金丹自爆,也未必就能磨滅元嬰期強者的神識之靈。

一想到九州之地,很可能藏著某個元嬰期的魔道老怪物,楊錚就頭皮發麻。

不過,根據九州曆史來看,除了數百年前的那次動蕩,給九州造成了不小的影響外,這數百年來,九州之地一直還算太平,並未發生過什麽大的事故,楊錚推斷,或許那個魔道老怪物,已經被那位從靈域來的大能鎮壓封印了也未可知。

或許九州修仙界靈氣枯竭,也跟這個老怪物有某種關聯。

以九州修仙界目前的靈氣狀態,連築基期修士都沒辦法誕生,那老怪物想要恢複的話,恐怕是不大可能。

如此的話,自己隻要小心一點,暫時應該不會有什麽危險。

想明白這些,楊錚也稍稍安了點心。

但他心裏也很清楚,想要真正擺脫這些危機,唯有不斷提升實力,盡早找到離開九州之地的辦法。

前往那真正的靈域修仙界才是最緊要的。

至於九州其他的事情,跟自己一個穿越者有個毛的關係,愛咋地咋地。

他可沒那種以拯救天下蒼生為己任的濟世情懷。

有能力的話,他不介意借機滅掉那老怪物,實力不濟,小命要緊。

儒家不也說了嗎,達則兼濟天下,窮則獨善其身。

說穿了,儒家大佬強大了也不過隻是兼濟天下而已,更多的不還是為了自己?

楊錚隨即給自己安排了一係列的修煉計劃。

每日裏依舊以修煉巫術為主,以淬煉肉身為輔,若時間允許,則研究一下龍虎山的法術,煉煉法器。

從回來的第二日起,楊錚便再次連軸轉的瘋狂修煉起來。

莽牛勁已經修煉到了小成,但這門基礎拳法,對煉皮煉筋都有作用,不容忽視。

他每日還是會抽出不少的時間,磨煉這門基礎的拳法。

而後便出城往西,去漢江邊修煉巫道煉氣術。

漢江浩浩蕩蕩,雖然所蘊含的靈氣稀薄的可以忽略,但五行水力卻極為豐沛。

而且,江邊樹木豐茂,也能從中淬煉出一些木巫法力。

偶爾修煉疲累之餘,約慕容秋聊聊天,美人在前,賞心悅目,即便不幹其他事情,也是一件極為放鬆身心的賞心樂事。

如此過了將近兩個月時間,眼看著已是深秋時節,楊錚的水巫法力、木巫法力和土巫法力,全都磨煉到了煉氣二層圓滿,再也無法提升絲毫了。

他本來還想去襄陽城南麵的峴山磨煉土巫法力的,現在倒也無須去了。

而莽牛勁經過近兩個月的磨煉後,楊錚已經徹底掌握了此拳法的精髓,在最近把其修煉到了大成,快接近圓滿了。

果然如同楊大海所說,這門拳法對煉筋也有極大的好處。

隨著莽牛勁的大成,楊錚的皮膜和筋肉都得到了極大的淬煉,肉身力量暴漲,已經擁有了接近五百斤的大力。

這樣的肉身力量,即便是放在軍中,也不弱於那些偏將之流了。

反倒是巫靈的修煉,似乎首次遇到了瓶頸,在這近兩個月中,竟沒有絲毫的進展。

楊錚在又消化了一部分巫族傳承後,也知道了症結所在。

巫靈的修煉,涉及的畢竟是最為神秘縹緲的靈魂,每一步的提升,都需謹慎再謹慎,小心再小心,急不得。

反正巫靈已經磨煉圓滿,差一個契機,就能突破至魂變。

而從聚靈到魂變,已經涉及到了靈魂質的變化,一旦突破,巫靈就要提升為巫魂,屆時,他的巫符和巫術的威力,都會呈幾何倍數的提升。

這一日,楊錚修煉完畢,正要準備研究龍虎山的《紫霄養氣訣》,外出數月未歸的大海叔,風塵仆仆的回來了。
給我留言 - 最新更新 - 百度地圖 - 網站地圖 - RSS訂閱
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,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,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