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3章:曹氏的謀算,三仙分身現(求訂閱)
loading...
天壇祭台上,曹仁篤和那神官在祭祀完蒼天後,並未離開。

“都準備好了麽?”神官看著曹仁篤,開口道。

在他們二人的四周,一個若有似無的淡淡光罩,把他們籠在了其內。

這是那神官用香火神力凝成的隔音法罩,能夠防止說的話被外人聽到。

外人若想要通過神識偷聽,必會觸動法罩的神力,被其察覺,從而被其進行反向追蹤,端的是非常玄妙的一門法術。

這樣的法術,對修仙者而言,唯有達到金丹期才能施展,但對神道者來說,隻要擁有香火神力,真魂期就能動用。

凡人是根本察覺不到這法罩存在的,而修仙者,若是不動用神識,同樣也難以察覺。

神官的目光冰冷漠然,掃視著天壇下方的百官,目光最終定在了老國公一家三人身上,嘴角邊浮起一抹若有似無的冷笑。

“回稟老祖,都已部署妥當。楊忠武一行隻要踏入北疆晉國封地,立刻就會被軟禁。這老東西,真不知走了什麽狗屎運,居然突破了境界,早知如此,以前就該直接滅了他!”

曹仁篤麵色不動,聲音卻十分陰沉狠辣的說道。

“稍安勿躁。此一時,彼一時也。彼時若動楊家,會大失民心,折損氣數和香火,得不償失。今次他雖踏入武聖之境,但隻要能瓦解楊家勢力,再逼其謀反,就能占據大義,雖會造成一些動蕩,卻不會折損我曹家氣數。再者說,區區一個武聖而已,本祖隻手可滅。”

那神官不以為意的冷冷一笑。

武聖又如何?不過隻是區區一個凡人,雖已憑神魄凝出了神力,但那點神力,與自己的香火神力比起來,微不足道。

他們這十幾年來,通過各方暗中調查,已經徹底摸清了楊家的底細,著實震怒不已。

小小一個國公世家,竟然在暗中蓄養起一支多達數萬人的私兵!

而大魏上下,更是有七八個手握兵權的凡人武將,暗中與晉國公府有勾連。

若非考慮到誅殺楊忠武會引起朝局動蕩,廟堂江湖不得安寧,他們其實早就想動手了。

此次楊家忽然把一個私生子接回國公府,且還要安排其繼任世子之位,這令他們立刻意識到,鏟除楊家的最好時機來了!

曹仁篤為此已經做好了非常全麵的計劃部署,隻要不出意外,成功幾率可達九成!

唯一的變數,就在楊忠武的身上。

誰也沒料到這老東西臨了居然突破了境界,成了武聖強者。

好在,曹家除了城隍老祖外,又在這幾年培養出了一批仙影衛,也籠絡了一大批修仙界的亡命徒。

有了這些人,甚至不必城隍老祖出手,鏟除一個區區剛踏入鍛體七重的武聖,也應該沒什麽問題。

不過話說回來,那批出去辦事兒的仙影衛,居然到現在還沒回來,這多少令曹仁篤有些不快。

“老祖,那批派出去的仙影衛,不會出什麽問題吧?”

想到這裏,曹仁篤忍不住看向曹家城隍老祖。

那神官搖了搖頭,一臉自信的道:“放心吧,他們的魂燈都在,沒什麽問題。那太行山的山神並不好對付,想要收服,肯定得耗費一些時間。本祖已給他們下了詔令,著他們暫時先放棄太行山的事情,立刻動身去大梁城蹲守埋伏。”

“那就好!”曹仁篤放下心來。

“曹亮是怎麽回事兒?莫非他也想反了不成?”

曹家城隍老祖的目光,又在齊王的身上掃過,有些不滿的低聲道。

這幾天他總有種不好的感覺,似乎洛陽城內,多了好幾股強大的神道氣息,那氣息雖比他弱,但卻另有神異之處。

而經過探查,他發現那些氣息竟都來自於齊王府。

“曹亮有那個膽子麽?再者說,他手裏親衛也不過隻有區區三萬人,統兵的還是丁開山手下的嫡係,他反的起來麽?”

曹仁篤掃了一眼人群之前的曹亮,撇了撇嘴。

“那可不一定。他若是通過一些不正當手段,掌控了太廟呢?”

曹家城隍老祖眉頭不自覺的皺了皺道。

曹仁篤一愣,一臉不解的道:“有老祖您坐鎮,他能有機會?”

曹家城隍老祖搖了搖頭,道:“這世界可不像你想的那麽簡單,尤其是神道上的事情。太祖那邊,一直沒有回音,而本祖也不過隻是個八品城隍,對神道所知實在有限的很。”

千餘年前,曹家太祖臨終前,在大魏建下了一座神官府,當時太祖便自領祖洲府君之職,並憑此進入陰曹地府,成了名副其實的一方陰冥府君。

那時的曹家,城隍,山神,土地,水神多不勝數,但自三百多年前始,太祖忽然離奇失蹤,而曹家的陰神一夜之間,也跟著消失了九成,隻剩下負責坐鎮太廟的洛陽城隍一個神官。

對於那場變故,曹家城隍老祖雖曾親曆,卻始終沒查明白,到底出了什麽事兒。

他隻知道,祖洲大地的幽冥入口,似乎被人給封了。

而更為令其摸不著頭腦的是,曹家的太祖,魂燈雖仍亮著,但這三百多年來,他一直嚐試聯係曹家太祖,卻始終了無音信。

但自那時起,整個祖洲之地,除了他這個八品城隍外,再也沒出現過其他的陰神。

這令他驚喜的同時,心裏多少也有些慌亂。

這樣的感覺,自其在一百餘年前達到真魂期圓滿,再也無法提升絲毫後,便一直伴隨著他,直至如今。

按將說,以他目前積累的香火神力,早應該達到元魂期巔峰,成為七品神官才是了。

可這些年來,太廟中的香火神力越積越多,甚至已令他凝出靈體法身,可以無懼日光陽氣,白日顯靈,卻始終沒有接到任何天界和地府的符詔,品級遲遲不能提升。

眼看著太廟中積攢的香火,已經化為堆積如山的神香,自己卻隻能幹看著,無法再吸收,他的心情可想而知。

曹家曆代遺留下來的神官大印,雖然大多都已被收回,但還有少量掌握在一些宗族手裏,有人僥幸煉化了神印,成了新的陰神,也不是沒有可能。

不過,轉念一想,有自己這個達到了真魂期圓滿,且還擁有靈體法身的城隍坐鎮,除非對方是元魂期的陰神,且也掌握著不弱的香火神力,否則想要從自己手裏奪下太廟的掌控權,還真不大可能。

“走,去太廟祭祀先祖,看看能否通過香火,聯係上太祖神君。”

“遵法旨。”

曹仁篤接了老祖法令,帶領一班朝臣,向太廟浩浩蕩蕩行去。

那城隍老祖的身影漸漸虛淡,從天壇上消失無蹤。

……

不片刻,眾人抵達大魏太廟前。

楊錚站在人群之後,目光微閃的看著那太廟。

大魏的宗祠太廟,修建的極為宏偉高大,從這邊看過去,隱約可見上百座神牌被供奉在太廟的祠堂神龕之上。

在那些神牌的下方,每一個旁邊都擺著一盞青銅燈盞。

那些燈盞絕大多數都處於熄滅狀態,隻有零星的幾盞,有著虛淡火焰在閃爍著淡淡的一些靈光。

看到這些青銅燈盞,楊錚不由一愣。

“曹家曆代先祖,竟然還有魂燈點著?莫非這些亮著魂燈的祖先,竟都還有陰魂存世?”

楊錚不由悄然運轉法力於雙眸,施展靈眼術,仔細看了過去。

他發現其內共有四盞燈還亮著,其餘皆處於熄滅狀態。

被供奉在最中央的大魏太祖的魂燈,不僅亮著,而且看起來燃燒的還十分旺盛。

那火焰甚至已經變成了淡青色,這意味著什麽,以楊錚的了解,自然再清楚不過了!

“此間的大魏太祖曹操,莫非是上界的哪個神靈轉世不成?否則魂燈怎會呈現為青色?這可是靈神巔峰境界才會有的現象,莫非他已是地仙界的四品靈官?”

楊錚有種不大妙的感覺。

四品靈官,在地仙界的身份十分尊崇,已然相當於一方神官帝君,而在上界,也差不多相當於神將之流。

隻要再進一步,突破至陽神,在天界也能算一號人物了。

如果他仍在地仙界的話,那楊家此番作為,萬一把他給招惹過來,豈非完蛋了?

不過,轉念一想,楊錚又有些釋然。

曹家在祖洲已經統治了長達千餘年時間,舉整個大魏朝香火隻供奉一人,堆出一個四品靈官也不為過。

而祖洲有祖巫神屍鎮壓,真正的神靈根本不敢以本尊降臨此地,即便派出分身來,也不敢動用神靈或仙靈之力,倒也不用太驚慌。

他的目光隨之又看向其他幾盞魂燈。

楊錚注意到,除了曹操的魂燈外,另有一盞魂燈的光芒,也是十分明亮,不過顏色卻是慘綠色的,樣子跟鬼火一樣,但比普通鬼火要深了很多。

“曹聖泰?那不是大魏四百年前的中興之主麽?莫非此人就是方才的那個神官?也就是曹氏目前的城隍老祖?”

楊錚心中泛著嘀咕,暗暗猜測著。

難怪他身上擁有如此濃厚的香火神力,還凝出了靈體法身,原來是氣運加身之故。

看來想要滅殺此人,從魂燈下手,要更容易一些。

隻要能滅了他的魂燈,此人即便凝出靈體法身,陰魂也存活不長。

但想要熄滅那魂燈,顯然也不容易。

這座太廟四周不僅防衛森嚴,且還有神光籠罩護持,想必曹氏的氣運之龍,也應該就在這太廟之中。

楊錚心中暗暗謀劃著。

此時,曹仁篤已經帶領著曹家眾人,進入太廟中,開始準備祭祀曆代先祖。

而朝臣百官則恭肅站在太廟外,也紛紛跪拜下去。

瞬息間,一股浩瀚磅礴的龍威,憑空出現!

一條淡金色的龍影緊接著緩緩浮現而出,凝在了太廟的上方,漠然俯瞰下方生靈。

“這就是曹家的氣運之龍麽?竟然已經凝練到了這種程度,看來想要覆滅大魏,必須要先斬了這條氣運之龍才行啊。”

楊錚瞥了一眼那氣運之龍後,趕緊低下頭去。

好在此龍雖凝出龍影,卻並無龍魂,隻是一團死物,沒什麽靈性,感應不到楊錚心頭的屠龍之念。

若是蘊出了龍魂的氣運之龍,怕是楊錚隻要有一點對其不利的念頭湧現,立刻就能被其察覺,進而會被其毫不猶豫的鎮壓撲殺。

“大魏曹氏子孫曹亮,有事敬告先祖!”

就在大魏曹氏祭祖進行到半途時,異變毫無任何征兆的突然出現了!

卻見那東齊王曹亮,突然間站起身,排眾而出,飛快踏上太廟的台階,並飛快登上台階,來到了太廟前。

眾人皆驚,紛紛抬頭駭然看向齊王曹亮,不明白他為什麽會在這時候出列。

而正在祭祀太廟,準備點燃神香,聯絡曹氏太祖的曹仁篤,還有那藏身在太廟神位中,準備通過神香,進入幽冥界的城隍老祖曹聖泰,皆神色大變。

“放肆!”

曹仁篤勃然大怒,扭身怒斥曹亮。

“曹仁篤,放肆的是你!這些年,你在太廟祭祖時,竟敢隻祭祀中祖聖泰帝,卻置太祖和其他列祖列宗於不顧,本王問你,你居心何在?!”

曹亮不僅毫不退讓的與曹仁篤對視著,且麵帶冷笑,大聲質問起曹仁篤來。

曹仁篤被氣的臉色鐵青,指著曹亮的手,竟是忍不住的一陣發抖。

“曹亮,立刻給朕跪下,向曹氏列祖列宗賠罪,自領罰守東陵三年,以贖自己的罪過!否則,別怪朕不念同宗之情,廢了你的王爵封號,永世貶為庶民!”

“哈哈哈!”

曹亮突然間瘋狂大笑,神色間充滿嘲弄之色。

“好個不念舊情!曹仁篤,曹家還輪不到你來一手遮天!你以為有中祖的神靈護著你,你就能掌控全局了麽?且看本王手段,今日先廢你這不孝昏主,待本王請回太祖神靈,自會獲得祖先庇護,繼任新皇!”

說話間,曹亮忽然間從懷中掏出一張畫卷。

他把那畫卷迎風一展的亮了出來。

卻見那是一幅繪著福祿壽三星上仙的圖卷,此圖被展開後,立刻漂到半空。

下一刻,令眾人駭然的一幕出現了!

卻見畫卷中的福祿壽三星身上,突然間亮起刺目耀眼的靈光。

緊接著,三道身影一閃,出現在了曹氏太廟中!

“這……這莫非是神仙降世?!”

“天啊,老夫沒看錯吧?三星仙翁竟然現身了?”

下方原本被驚的目瞪口呆的眾人,此刻見到三星突然降世,一個個頓時嘩然。

“快拜神仙啊!”

“這可是福祿壽三仙,若能求得他們庇護,必然加官進爵,福壽綿長啊!”

“老神仙在上,請受小人三拜,還請神仙保佑小人福如東海,壽滿乾坤!”

“齊王竟然能夠得到三仙的庇護,莫非氣運比今上還強?”

眾人七嘴八舌,再不複平靜。

有的慌忙趕到三仙附近,磕頭如同搗蒜,不住的叩拜求肯。

也有的神色莫名,目光在曹仁篤和曹亮二人身上轉來轉去,似在思量著什麽。

老國公一家三人此刻麵麵相覷,並未隨流而動,而是聚在一起,趁著混亂低聲交流起來。

“錚兒,你是否知曉這是怎麽回事兒?”老國公心裏其實也震驚莫名。

若非考慮到自家孫兒已有封神之能,怕是這會兒定已方寸大亂。

楊明安也是一臉費解的看著楊錚,希望能從他口中得到確切的信息。

“稍安勿躁。這三仙隻是分身,並非本尊。而且,曹家的太廟並不簡單,且由他們先自亂陣腳,這豈非更有利於我們行事?”

楊錚用神識向兩人傳音道。

他擔心一旦說話,會被這裏其他神明聽到,而動用神識的話,以他巫魂的神識,即便是真神在此,也無法窺聽到,這就是巫族非同一般之處。

聽到楊錚這麽說,老國公和楊明安二人心下稍安,神色各異的在一旁看眾人亂折騰。

此時,蓬萊三仙的分身出現後,一人騰空而起,出現在了那氣運之龍上方,一人踏步進入太廟中,另一人則守在太廟門口,曹亮的身旁。

空中那人朝著氣運之龍探手一抓,那氣運之龍如同虛假的一般,頓時潰散消失。

那人神色微微一愣,接著嘴角邊浮現一抹古怪之色的落到了太廟前,看向太廟中的諸多神位,目光最終定格在了最中央的太祖神位和魂燈上。

“有點意思。”他嘴角噙著淡淡笑意,輕聲自語道。

原本正在神位中凝坐的曹聖泰根本就坐不住了,一閃之下,憑空顯現在了太廟中。

不止是他,另有兩道魂影,也憑空顯現而出,隻是十分虛淡,且不敢踏出太廟。

“曹氏祖洲洛陽城隍曹聖泰,拜見三位上仙!”

曹聖泰的靈目在三人身上一掃,就確認這三人並非修士或毛神冒充,而是真的神仙,神色不由變得極為複雜。

這顯然就是他先前感應到的,出現在齊王府中的三個神道氣息了。

他恭恭敬敬的向三人施禮拜見。

“洛陽城隍曹聖泰,本座且問你,八部天龍珠何在?”

三星中的福星王福盯著曹聖泰,用居高臨下的姿態,淡淡問道。

曹聖泰搖了搖頭,道:“上仙容稟,小神不敢欺瞞,實在不知何為八部天龍珠。”

“大膽!本座當麵,竟敢信口雌黃,莫非想讓本座動手不成?”

王福冷笑一聲,聲色俱厲的向曹聖泰斥道。

“小神委實不知,絕不敢欺瞞上仙!上仙若不信,隻管搜查便是。”

曹聖泰極力辯解道。

“嗬嗬,看來你當了幾百年城隍,就真當自己是神了?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,立刻交出八部天龍珠,否則,休怪本座先滅你陰神,再毀你靈體法身,讓你永世不得超生!”

王福雙眸凶光閃爍,冷冷盯著曹聖泰,威脅道。

“你……”曹聖泰色變驚恐,一臉不忿的盯著三仙,“我曹家太祖,也是四品靈官,並不比三位上仙神位低,三位休要欺人太甚!”
給我留言 - 最新更新 - 百度地圖 - 網站地圖 - RSS訂閱
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,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,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