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2章:朝賀前的大凶預兆,天命已不在大魏(求訂閱)
loading...
地下室內,楊錚盤坐在石床上,平心靜氣,準備入定修煉。

但數次嚐試入定,竟皆以失敗告終,他感覺心血如潮,雜念紛繁,始終無法進入狀態。

如此情況他還是首次遇到,忍不住的皺起了眉頭,心道難道我這是因一直以來,修煉的太過於順風順水,終於碰到了魔障?

但運轉巫魂仔細查看,卻又一切如常,似乎並無什麽不妥的感覺。

沉吟思量片刻,楊錚從儲物袋中,取出了三枚青銅古錢,拿在手中掂了掂。

默想一陣巫術中的占卜之法,楊錚調整心神,以巫魂罩定三枚古錢,隨之掐訣默誦咒語,往空中一拋。

叮當的三聲落地脆響傳出,三枚古錢在地上滾動片刻後聚到一起,凝出一巫文卦象。

楊錚皺眉看著那卦象片刻,臉色猛然一變。

“竟是大凶之兆?!”

他默默對照巫族傳承中記載的卦辭,用十分生疏的解算之法,推算著卦辭之意。

片刻後,楊錚的神色變得陰晴不定起來。

卦象中顯示,這大凶針對的並不是他,而是他身邊的親近之人。

“究竟是楊家要遭遇什麽凶險?還是慕容秋他們會出問題?”

楊錚有些拿捏不定,畢竟這是他第一次使用巫族的占卜之術。

不過,無論準不準確,都須得準備一番,以免真出了什麽問題,追悔莫及。

這次去冀州晉國封地祭祖,楊家一行核心成員自然都要去,而慕容秋因修為不高,且因身份之故,不便隨行,而且祭祖後,楊錚還要去一趟幽山,便沒打算帶她一同前往。

若是楊家人會遇到大麻煩,楊錚和老國公等人還可策應,但若是慕容秋遇到問題,恐怕就不好辦了。

既然沒辦法靜下心來入定修煉,楊錚索性下了石床,徑直離開地下室,掐訣施展土遁術,鑽入土中,朝慕容府遁去。

楊錚的世子府距慕容府也不過裏許的距離,慕容秋的住處,楊錚也不陌生,片刻後便即到了慕容秋所在的小院外。

到了這裏後,楊錚放出神識探查了一番。

慕容府內住的人並不多,除了慕容夏慕容秋兄妹外,就隻有一個碧清蘿。

其餘慕容家族的人,並不住在這裏。

楊錚觀察了片刻,發現慕容秋和碧清蘿此刻正在潛修,慕容夏則已經睡下了。

楊錚沒有驚動任何人,身影一閃,來到了慕容秋的房門外,輕輕敲了敲。

正在修煉的慕容秋聽到敲門聲,瞬間醒轉。

通過敲門聲的規律,她已判斷出來人是楊錚,於是迅速收功,咬了咬嘴唇後,輕捷的跳下雲床打開了房門。

“錚哥,你……怎地這時來了?”

把楊錚讓進屋後,慕容秋迅速關了門,麵上帶著疑惑和羞意的看著楊錚道。

“我有種不好的預感,京師或會出現不利於我們的變故,因此連夜來見你,打算讓你明日就搬去水雲莊住下避災。”

慕容家這邊,唯一可擔心的就是慕容秋。

慕容夏現在是世子府的幕僚,明日大朝賀後,也會隨行跟著前往冀州,至於慕容博觀,如今他並不在洛陽,而是跟莊衝天他們又去了襄陽。

“嗯,妾身今日便收拾一番,明日一早就去水雲莊。”

慕容秋見楊錚神色沉凝,似乎非常擔憂,心中一甜的同時,什麽都沒問的就柔順的點頭答應下來。

“對了,這些靈石你拿著,幹脆在水雲莊多住一段時間。那邊的靈氣充沛,也有坊市,遇著合適的丹藥,就直接買了修煉吧。”

楊錚從儲物袋中,取出三百塊靈石交給了慕容秋。

看得出來,這段時間慕容秋修煉的的確非常用心,服用了楊錚為她買的丹藥後,如今已順利突破至煉氣四層,且境界已經穩中有升。

看她現在的狀態,再給她一段時間,就能修煉到四層巔峰了。

“好!”

慕容秋並未拒絕,收下了靈石,她也迫切的想要趕緊提升修為,她想要成為楊錚的臂助,而不是負擔。

她能看得出來,楊家現在應該在圖謀大事,楊錚身邊真正可用之人並不多,而她現在的修為太低,且法術也不精通,心下為了此事也是頗多糾結。

還好其父兄和整個慕容家,現在都在幫楊家做事,讓她心裏多少好受一些。

“我不在的時候,照顧好自己。”

楊錚把慕容秋攬入懷中,拍了拍她的香肩關切的叮囑道。

“嗯,錚哥你也要萬事小心。”

慕容秋緊緊摟著楊錚,柔情似水的道。

兩人默默相擁片刻,楊錚正準備離開,忽聽院中傳來一陣輕柔腳步聲,遂瞥了過去。

片刻後,門外傳來輕輕的敲門聲。

楊錚皺了皺眉,打開房門,看著門外的碧清蘿。

碧清蘿神色怪異的看著楊錚和慕容秋二人。

“貧道沒打擾到二位吧?”

“你說呢?”楊錚有些不悅的道。

他本來並不打算與碧清蘿照麵,因此簡短跟慕容秋交代一番,便準備離開。

但這碧清蘿顯然是算準了時間過來的。

“貧道其實是想過來跟世子說一聲,貧道打算跟世子一起去冀州。”

碧清蘿好像看不到楊錚臉上的不爽,自顧自的說道。

“好,後日你直接去國公府,若是沒見到我,就報我的名號,自會有人替你安排。”

楊錚沉吟了一下便即點頭道。

有碧清蘿跟著也好,她的實力還是相當不錯的,境界雖隻有煉氣期九層巔峰,但戰力卻足可與煉氣期十層上下的修士相當。

而且,她對幽山古戰場也頗為熟悉,應該還知道幽靈玉大致的位置。

楊錚這次去幽山,準備先去古戰場中走一趟,多找一些幽靈玉,以便煉出更多符印。

有碧清蘿引路的話,肯定會少走不少彎路。

“你真不打算帶著小秋一起去曆練一番麽?她現在也有煉氣四層修為了,多曆練曆練,好處大於壞處。”

碧清蘿沉吟了一下,瞥著楊錚懷裏的慕容秋,向楊錚建言道。

慕容秋目光頓時一亮,一臉期待的看著楊錚。

她其實並不想獨自一人去水雲莊修煉,更想跟楊錚一起出去闖蕩曆練。

楊錚何嚐不知碧清蘿的話很有道理?

但慕容秋的修為實力確實有點低,他怕萬一照顧不過來,出現了什麽意外就後悔莫及了。

“貧道自十六歲起,就跟著師父在外闖蕩了。那時貧道也不過是煉氣四層修為而已,實力還不如現在的小秋。想要快速成長,一味的苦修是不行的,必須要多經磨礪才行。更何況,我輩修士,若無爭道之心,如何能真正入道?很多災劫,並非一味躲避就能躲掉的。”

碧清蘿說了一番推心置腹的話,神色複雜的看了一眼慕容秋,又看向楊錚。

楊錚露出思索之色,碧清蘿的話可謂振聾發聵,深深觸動了他,令他陡然意識到,先前是自己的想法出錯了,自己刻意的保護,對慕容秋而言,其實並不一定就是好事兒。

他釋然的微微一笑,看向了慕容秋。

“秋兒,你的意思呢?”

“秋兒想一直跟在錚哥身邊。雖然秋兒現在境界不足,但秋兒一定會努力追上錚哥的!”

慕容秋目光堅定的看著楊錚,認真的道。

“好!那這次你也跟著一起吧。不過,為了方便行事,隻能委屈你扮作我的親隨護衛了。”

楊錚笑道。

慕容秋頓時大喜,連連點頭。

碧清蘿也欣慰的笑了笑,悄無聲息的轉身離開。

楊錚又叮囑了慕容秋幾句,交代她明日直接去找楊大海,讓楊大海為其安排一切,這才施展土遁術,折返而回。

回到世子府的臥房,楊錚沉思片刻,在床上盤膝一坐,再次嚐試入定修煉。

這一次竟出奇順利,數息時間便摒除了一切雜念,進到了深層次的入定中,運轉巫靈術,修煉了起來。

一夜無話。

第二日天不亮,楊錚便從修煉中醒轉過來,感覺前所未有的好。

負責伺候的幾個小婢,早得了命令,很早就起床等候著楊錚。

在她們精心裝扮下,楊錚換上了一身非常正式隆重的玄色朝服,頭上並未帶冠,而是用一根玄色飄帶束起。

他雖已年滿二十,但尚未加冠,因此還帶不得世子冠。

楊大海和蕭疏狂一幹人等,此時也皆穿戴整齊,早早在門口等候。

楊錚目光一掃,在一眾親隨護衛中,看到了穿著鐵甲,一臉興奮之色的慕容秋。

二人目光交纏,彼此心照不宣的會心一笑。

“出發!”

楊錚登車後,大手一揮,衛隊肅然起行,朝著晉國公府方向快速趕去。

此時天色依舊黑沉沉的,隻能看到街道兩邊一些模糊的影子。

一刻鍾後,世子府衛隊與晉國公府的隊伍匯合一處,楊錚下了車,又登上了老國公的車駕。

車廂內,老國公神色沉肅,晉國公楊明安也是一臉凝重。

三人彼此交換一個眼神後,老國公緩緩開口道:“老夫預感今日大朝賀將有不可測的大事發生,錚兒,你第一次入宮覲見,無論遇到何事,務必沉著鎮靜,不要給人落下口實。”

楊錚點頭道:“爺爺放心,孫兒省的。”

楊明安也凝重道:“我一早起來,眼皮子也是跳個不停,眼前總有血光閃現,怕有不好的事情要出現。爹,我們真不準備一下,就這麽直接入宮覲見嗎?”

楊錚神色也跟著一凜,看來並非隻有自己預感到凶兆,老國公和大伯也同樣有所感應。

此等奇異之事,楊錚以前在地球時從不曾經曆過,心中不免生出一些緊張之意。

但一想到自己目前所掌握的諸般手段,即便真遇到什麽危險,也未必就真受製於人,便漸漸又安定下去。

話又說回來,眼下時機不對,大魏曹氏隻要不是真昏了頭,絕不該在這個時候動手。

楊錚現在除了前番掌握的諸般底牌之外,又多了桃仙子這一臂助,關鍵時刻,當可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。

那桃仙子雖心不甘情不願,但她的真靈卻已被自己禁拿,若自己出現什麽意外,她也將會跟著一起遭殃,肯定不敢袖手旁觀。

不過,楊錚心裏卻很清楚,不到萬不得已的情況下,他是絕不能動用桃仙靈卷的。

“咱們的探子,沒有發現任何異常情況嗎?”楊錚沉吟道。

楊明安搖了搖頭道:“沒有。”

楊錚看向老國公。

老國公也搖頭道:“曹家的鬼差數量不少,暗線遍布洛陽城,為了不引起他們的注意,爺爺並未動用陰鬼的力量。”

“放心吧,曹家如今還用得上咱們楊家,絕不會在現在動手的。何況,他們也清楚,若現在動咱們楊家,後果是他們承受不起的。”

老國公沉吟後又補充道。

楊錚微微頷首。

一路上,不斷有參加朝賀的隊伍,匯聚到皇城主幹道上來。

向老國公問候的人,絡繹不絕。

許多朝臣還是首次見到楊錚,不免好奇的暗暗打量,見楊錚風采不凡,頗有老國公當年之風,又免不了一陣恭維。

老國公麵帶微笑,向問候之人一一頷首致意。

以他目前的身份地位,除了當今天子之外,已經沒人能讓他再見禮。

到了皇城宮門外,所有官員皆下車下馬,護衛隨從也皆被留在了城外。

眾人整理衣冠,跟著小黃門,向皇宮紫宸殿走去。

楊錚跟在大伯楊明安身後,一言不發,目光淡淡的掃視著隨行的朝臣。

進入大殿後,眾人皆按照文武秩序,分列兩邊。

楊錚身份特殊,並不在此之列,隻能在大殿門口的一角等候傳召。

除了他之外,還有一些王公世家的子弟,也在此之列。

楊錚在人群中又見到了玲瓏郡主。

自進入皇宮後,楊錚其實已悄然放出神識,探查著這座有著上千年曆史的宮殿。

以他目前的神識境界,方圓三百米範圍內的一切,盡收眼底。

他先前隱約在皇宮內察覺到非常重的香火之力,不過,那有香火的地方,並不在楊錚神識覆蓋的範圍之內,是以他並未能探查到曹家城隍廟的具體位置,但可以判斷,肯定就在皇宮內。

此時身在紫宸殿中,楊錚神識掃過,很快就察覺到了兩道頗為強大的神道氣息。

他瞬間暗驚,在對方沒有察覺前,立刻收回了神識。

沒過多久,一名公鴨嗓般的太監聲音,從大殿上方傳來。

“陛下臨朝,百官覲見!”

“臣等叩見天子,恭祝吾皇萬歲,萬萬歲!”

眾人皆躬身拜見。

大魏朝覲見天子,禮儀並非跪拜,而是三叩九拜。

楊錚站在大門內側一角,也跟著其他人一起微微躬身叩首。

“眾卿家免禮平身!”

一道陰柔的聲音傳來,眾人謝過後,紛紛肅然站立。

隨後又是剛才那太監上前,宣布了一番大朝賀的諸般事宜。

今日大朝賀,見過天子後,將由天子帶領百官,先往天地社稷壇祭天,而後則是去太廟祭祀大魏曆代先皇。

楊錚料想曹家的城隍廟,肯定就建在太廟附近,因此倒也隱隱有些期待。

這應該是目前唯一能夠接觸到曹家城隍的機會。

文武百官的代表,先上前向當今天子祝福一番,而後再由天子發話,賜福百官。

一番折騰下來,已經過了大半個時辰。

接下來,眾人跟著當今天子曹仁篤,離開紫宸殿,擺駕天壇。

一行人浩浩蕩蕩,沿宮城內一條修建的異常寬闊平坦的青石大道,一路向天壇而去。

足足走了兩刻多鍾,才抵達天壇。

到了這裏後,曹仁篤獨自一人,登上了祭台,其餘人則在天壇四周恭肅站立。

楊錚注意到,那祭台的四周,站著四名穿著水火道袍的玄衣道士,入口處則肅然站著一名身穿玄色神袍的神官。

看到那神官,楊錚目光不由一凜!

即便是沒有動用神識,單憑肉眼,楊錚竟也在他身上看到了一層淡淡紅光!

此人身上的香火之旺竟刺的楊錚雙眼微微有些疼痛。

“看來我們先前太小瞧曹家的實力了!”

楊錚暗暗凜然,心中猜測,此人恐怕多半應該就是曹家的城隍!

他的神魂隻怕已經修煉到了真魂期的巔峰,甚至可能已經達到了圓滿,當然,這並不是楊錚最震驚之處,真正令楊錚震驚的,是他這神魂之上凝聚的香火神力。

此神力居然已經達到了凝聚靈體,人前顯靈的程度!

眾所周知,神靈不到陽神境界,就是再強大,也絕不可能在白天現身。

但還有一種情況是例外,那就是像眼前這般,通過特殊手段,凝聚出靈體。

能夠集香火之力凝出靈體,足見曹家這陰神,隻怕至少已經享受了三百年以上的香火供奉!

麵對這樣的存在,楊錚現在手中所掌握的一切手段,皆無法對其構成傷害。

即便是龍戰血刃也不行。

而那才得的桃仙靈卷,在不動用仙靈的情況下,隻怕也沒辦法破掉此人的靈體法身。

楊錚不由得暗暗皺了皺眉。

此時,祭台上,那神官已經朝天跪拜下去,口中念念有詞,正在祭祀禱告。

而那大魏天子曹仁篤,也一臉肅然的跪在了其身後。

天壇下,前來參加祭天的百官,自然也都跟著天子紛紛跪拜下去。

無論心裏再怎麽不情願,楊錚也隻能跟著別人一起跪拜祭天。

一片洋洋灑灑長達數千言的祭文,被那神官口誦完畢後,眾人跟著曹仁篤三跪九叩,高呼蒼天,開始了盛大的祭天儀式。

這一過程足足折騰了將近一個時辰才結束。

令楊錚頗為意外的是,盡管他能看得出曹家祭祀蒼天的虔誠,但儀式都已結束多時,祭壇上的神龕,卻毫無任何反應。

曹仁篤和那神官的臉上,雖然看不出表情,但眼神中多少透著難掩的失望。

這是一個有神和仙的世界,如此隆重的祭天儀式,卻得不到上天的回應,心情可想而知。

此事意味著什麽,其實已經不言而喻。

天命,已經不在大魏了。
給我留言 - 最新更新 - 百度地圖 - 網站地圖 - RSS訂閱
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,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,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