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1章:葬巫祖島,蓬萊三仙(萬字更新求訂)
loading...
楊錚聞言,突然放聲哈哈大笑起來。

“入得我門,還由得了你麽?你本尊若能查到我頭上,那我也認了。不過,能把你這麽一個絕世妖嬈收入本人的後宮,三界之內,怕我也是第一人吧?哈哈哈!”

收都收了,怕也沒用,再者說,有巫門在,對方根本就不可能查得到他。

世間幾乎無人知曉,鴻蒙三界之內,其實存在著開天四門,其中有玄門,巫門為天地二門,乃盤古開天時所辟,而後分別為三清和巫族所掌。

另有道門和遁門,分別為道祖和遁去的某位先天大神所掌。

這四門的根腳之深厚,可以說冠絕整個鴻蒙世界,執掌此四門者,除了天道聖人能夠推衍出其來曆外,天道之下,任何人都無法推衍其根腳。

這才是楊錚最大的底氣,也是他得到巫門後,自行從中領悟的信息。

若非如此,楊錚還真不敢輕易把這畫卷主人的真靈收入巫門。

而聽到楊錚這話,那絕世妖嬈仿佛受到了極大的羞辱,臉色頓時變得一片鐵青。

“你好大的膽子!竟敢……”

楊錚豎起右手食指,放在嘴前噓了一聲。

“我膽子很小的,受不得驚嚇,你若再威脅我,我就直接滅了你這一點真靈。”

絕世妖嬈下麵想說的話戛然而止,眼睛死死盯著楊錚,氣的胸前高聳亂跳。

“這才乖嘛,嗬嗬,來,告訴我,你的本尊弄了你這麽一點真靈下界,所圖為何?別想著糊弄我,我要不高興,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會幹出什麽混賬事兒來,你懂得。”

楊錚嘿然一笑,目光帶著侵略性的在絕世妖嬈身上掃來掃去。

絕世妖嬈的臉色變得更加冰冷,皺著眉,冷冷的盯著楊錚。

“數日前,下界出現異常天象,天界眾仙有所察覺,本宮的本尊也被驚醒,推算出那變數應在東海,因此便派本宮下界,調查此事。”

楊錚微微頷首,接著又搖了搖頭,眉頭也跟著皺了起來,一臉疑惑。

“你既是上仙的一縷真靈,實力不該隻有這麽低啊,說不通,實在說不通。”

“何必明知故問?”絕世妖嬈冷笑道,“這祖洲島的來曆,你該不會不清楚吧?”

“我還真不大清楚。”楊錚點頭一臉認真道。

絕世妖嬈有些意外的看著楊錚,淡淡道:“看來你的胎中謎,還不曾被人點破?”

在她看來,楊錚既然擁有能夠禁拿她一縷真靈的手段,其前身絕對是十分恐怖的存在,唯有這樣的人,才有資格帶著某種強大寶物轉世。

唯有那些傳說中的某些寶物,才能夠禁拿大羅金仙的真靈。

“萬餘年前,三界最後一位祖巫神殞,就被葬在了這祖洲島上。因此,如今的祖洲島,也被三界稱為‘葬巫祖島’。以祖巫之肉身,鎮壓區區一座仙島,你覺得進入此島的仙人,有誰敢動用仙靈?”

絕世妖嬈表情淡淡的解釋了一番。

楊錚頓時有些恍然了。

看來此島果然是因那祖巫之墓而出現了大變故,否則,何至於如此?

傳說中,地仙界三島十洲,那可是真正的仙家寶地,仙草叢生,仙獸神禽遍地,又豈會像如今這般,成了修仙資源極度匱乏的犄角旮旯?

當然,對於仙人來說,此島乃是大凶之地,但對凡人和尚未成仙的普通修士而言,卻好像並沒有太大的影響。

“這麽說,持有此畫卷的那兩個修士,也是大有來頭了?”

楊錚目光一轉的看向絕世妖嬈道。

“他們來自蓬萊仙島。”絕世妖嬈淡淡道。

“蓬萊仙島?莫非是蓬萊三仙的分身?”

楊錚暗暗一驚的嘀咕道。

絕世妖嬈默然不語,顯然是默認了楊錚的說法。

嗬,楊錚苦笑著搖了搖頭,忍不住揉了揉眉心,頗覺無語。

地仙界本身就藏龍臥虎,而天界又時刻有人在關注著下界,想要在地仙界苟著慢慢發展,還真是難啊。

還好祖巫後土提前做好了部署,在此島上葬了一尊祖巫,導致此島徹底變成了一座禁絕神仙踏足之地。

即便真有神仙分身降臨,也不敢顯化仙靈,隻能以普通人的身份行走。

也難怪此島上,基本見不到什麽強大的神靈了。

但話又說回來,似乎此島之上,並沒有禁止三界封神符詔,看樣子應該也是祖巫後土的安排,以方便他這個巫門傳人行事。

也就是說,自己昨日為老國公楊忠武封神,此事很可能已經被三界相關神司察覺,所以才派下了這些神靈分身登臨此島。

想到這裏,楊錚瞥了一眼那絕世妖嬈,屈指一點,漂浮在半空的畫卷,緩緩卷起。

那絕世妖嬈不忿的瞪了楊錚一眼,跺跺腳,化作一道粉紅遁光,落入畫卷中,消失不見。

楊錚心神一動,便把此畫卷收進了儲物袋內。

下一刻,楊錚的心神進到魂宮內,一探之下便打開了地部黃榜。

放眼看去,地部黃榜之上,竟真的出現了三四道新的靈光。

“祖洲河伯張祿”、“祖洲水神王福”、“祖洲土地神李壽”、“祖洲陰曹判官崔昱”。

看到這些名字,楊錚神色頓時一緊。

看樣子,東海蓬萊仙島一下子來了三個,天庭很重視此事啊。

不用說最後一個肯定應該是來自地府的勢力了。

楊錚雖然獲得了巫族傳承,已經知道不少三界秘聞,但對如今三界中的勢力分屬情況,卻也有些拿不準。

畢竟,巫族的那些信息,都是來自人間界地球遠古巫族的信息,而地仙界內的情況,顯然跟人間界是有所不同的。

楊錚隻知道蓬萊仙島分屬東華大帝君管轄,但蓬萊三仙好像又是天庭的神仙,這三人究竟是東華大帝君派來的,還是天庭派來的不好說。

而陰曹地府之中,似乎勢力也頗為複雜,既有後土娘娘所化的六道輪回宮,也有道門的酆都城,還有佛門的閻羅殿。

就是不知那個崔昱,是來自佛門閻羅殿的探子,還是道門酆都城的探子。

局勢一下子似乎變得極為複雜起來。

蓬萊三仙把桃仙靈卷送給自己,莫非是因他們已經知道了自己為幽山山神的身份?

想來多半應該就是如此了。

好像這是一個漏洞?

幽山是什麽地方?

那可是真正葬著祖巫的地方,能夠做幽山的山神,沒問題才怪了。

但以祖巫後土的謀算,又豈能會出現如此大的破綻漏洞?

莫非這是其有意為之?

有了這樣的身份,會讓那些在背後想要搞清楚真相的人投鼠忌器,既不敢正麵拿自己下手,卻又不會放任自己脫離他們的視線掌控,以方便研究?

楊錚越想越覺得是這種可能!

這簡直就是在刀尖上跳舞啊!

這跟自己本要秉持的宗旨根本就是違背的,還讓自己怎麽苟下去?

但若這正是後土娘娘的安排,那肯定另有深意,後續必然還有一連串的部署才是。

看樣子,自己今後行事,應該越發謹慎才行。

目前來祖洲島的探子隻有四人,小心一些,應該不會有什麽問題。

一切等先拿到玄黃寶鑒再說。

或許在玄黃寶鑒中,應該還有後土娘娘留下的神念。

屆時一切自當另有分曉。

想明白這些,楊錚的眉頭漸漸舒展開來。

他不是不想現在就去幽山大墓一探究竟,但想到洛天涯的事情,楊錚隱隱感覺,若是自己一個人去的話,很可能會出問題。

洛天涯的出現,絕非偶然,他既被選為“血巫靈”,很有可能也是後土娘娘安排的一個引子。

待明年起行去幽山大墓,若洛天涯的身邊,出現了各方的密探,那麽自己這一切的猜測,也就可以得到七八分的驗證了。

楊錚甩了甩頭,收回神思。

回到臥室後,楊錚徑直由地道,再次來到晉國公府地下室。

靜室內,老國公楊忠武依舊盤坐在石床上在閉目修煉著。

楊錚見到,楊忠武身上的氣息變得比之前穩固了不少,看樣子神道修煉的效果不錯。

仔細觀察了一番,確認並無什麽問題後,楊錚才悄然離開,重新回到臥室,在床上盤膝一坐,也修煉了起來。

時間悄然流逝。

年前接下來的幾天,並沒有發生什麽其他意外的事情。

大年三十這天,楊錚穿戴的煥然一新,驅車趕往晉國公府,參加了楊家的家宴聚會。

老國公此時不僅修為徹底穩固,且身上氣息隱藏的越發幽深難覺。

有著老國公的坐鎮,楊家的年夜飯吃的沉默而融洽。

楊錚注意到,大伯楊明安偶然看向自己的眼神,多了一些熱切和期盼。

看樣子,老國公應該已把某些事情跟他說了。

楊明安也是凡人,對封神長生之事,自然也免不了期盼。

晚宴上,楊錚還見到了自己的另一個堂妹,也就是大伯膝下最小的女兒楊玄萍。

這小丫頭的武道天賦也是出奇的高,走的是鍛體和內氣同練的路子,如今不過才十五歲年紀,不僅已經達到了鍛體四重巔峰,內氣修為也達到了四重。

不出意外的話,楊家未來興許還能再添一名女武神。

大伯膝下五個女兒,隻有楊玄萍一人修武,也無怪乎大伯從未給她訂過親。

楊錚心下還是頗為感慨的。

按將說他應該跟同父異母的另外兩個弟弟妹妹相聚,一起吃這頓年夜飯。

但目前為止,楊錚如今來京城也有大半個月了,卻始終沒見自己的妹妹楊玄鈺來世子府看他,更沒機會見那個已經去了襄陽,如今正坐鎮江南的弟弟楊玄鑄。

楊錚感覺自己很不對勁,似乎對那兩個從沒見過一麵的親人,竟沒有感覺多少的親情。

他們不來見自己,自己好像也沒什麽感覺,而自己也似乎也沒多大興趣去見他們。

老國公私底下曾跟他解釋過,希望楊錚能暫時按捺住心裏對弟弟妹妹的情感,楊錚當時很想說,見不見都無所謂,但想想還是什麽也沒說,隻是點了點頭。

老國公居然對他這種態度還頗有些讚賞。

或許這在老國公眼中,才是帝王應該具備的心智?

吃過飯後,楊忠武便把楊明安,楊錚和楊玄萍,都叫到了國公府的另一處密室內,商議起明日入宮朝賀之事。

過了年,楊錚便二十歲了,也是到了加冠的年紀。

“老夫預料,明日的朝賀肯定不會平靜。你們有什麽看法,都說說吧。”

楊玄萍坐在最下手,十分沉靜,目光淡淡的看著楊錚他們三個,似乎沒開口的意思。

而楊錚和大伯對視一眼後,見大伯沉吟了一下便開口了。

“孩兒以為,此次齊王被召回京城,絕非偶然。曹仁篤很可能要對齊王下手,收兵權,削藩地,琳兒隻怕要跟著受牽連了。”

大魏皇室的詔令,並非隻對齊王一個人下了,淮南王和西梁王,也接到了同樣的詔令,但最終入京的卻隻有齊王一人。

聽到這話,楊玄萍的神色間明顯浮現出一絲擔憂之色。

“嗯。”老國公點了點頭,神色沉凝道:“太子那邊,怕也會出問題。”

楊明安歎了口氣道:“是啊,靜兒那邊隻怕也會不好過。”

曹家既然已打算要動楊家,那但凡跟楊家有關的人,都有可能遭殃,更不用說楊家最嫡係的子弟了。

而這幾年來,太子與楊家走的越來越近,當朝天子曹仁篤對太子已經十分不滿。

皇後又非太子嫡母,早看太子不順眼,隻怕在暗中,也肯定在多方部署廢太子,立自己嫡子之事了。

這些雖都是暗地裏的勾當,但楊家又豈能看不出來?

若是之前,老國公肯定還會有多方麵的顧慮,但如今有了楊錚這個最大的變數和底牌,老國公已經沒那麽多顧慮了,決定放手一搏,大幹一場,徹底掀翻曹氏。

不過,此事卻又不能操之過急。

楊家現在所缺就是大義名分,不得大義就不得人心,而不得人心便無法聚攏氣運。

這天下必須要先亂起來,楊家才有機會。

江南和西蜀那邊的局勢,正在朝著既定的方向發展,戰爭一觸即發,現在隻需一個引子,這天下就會徹底亂了。

楊錚部署發展的暗門,在龍門鏢局的協助下,已經全麵鋪展開來,再加上楊家自己這些年發展的情報係統,無論官麵上,還是江湖中,各種詳細的情報,每日都會呈到楊明安的案頭,再由楊明安轉給老國公和楊錚。

是以三人對當下局勢,了如指掌。

“不如用團聚的名義,先把大姐和二姐叫回來?”

楊玄萍聽到兩個姐姐可能會有危險,小臉上寫滿擔憂,向父親建言道。

本來以楊玄萍的年齡和身份,今日是根本不該來這裏參加楊家最重要密會的,但老國公和楊明安,都對她同樣寄予眾望,希望她能快速成長起來,成為楊家另一個能獨當一麵的人物,因此還是把她也一起喊來了。

聽到她這話,密室中,三個楊家主事人,都忍不住的皺了皺眉頭。

“五妹也不必太過擔心。這件事情於咱們而言,未嚐不是一次磨礪考驗的機會。你還小,有些事情看不明白也正常。但你放心,楊家肯定不會放任自家子弟安危於不顧的。”

楊錚沉吟著寬慰道。

楊錚安能看不出老國公和大伯的意思?

盡管太子妃楊玄靜和齊王妃楊玄琳都是楊家子弟不假,但常言道,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,她們嫁人之後,是不是還心向楊家,誰都不敢肯定。

她們若心已不在楊家,便不適合再參與楊家的大事,有些事情,就絕對不能向她們透露,但無論如何,她們的安全問題,楊家肯定不會放任不管。

這是一次對楊家所有嫡係弟子的考驗,不僅僅隻是她們兩個而已,其中自然也包括楊玄萍。

“哦。”楊玄萍似懂非懂的低下頭去。

“萍兒,你須牢記,今日我們所議之事,不得對任何人提起,明白麽?”

楊明安神色極其嚴厲的看著楊玄萍。

楊玄萍偷偷看了父親一眼,默默的點了點頭。

“爺爺,爹爹請放心,萍兒曉得輕重。”

“你要做好心理準備,爹打算年後派你去蜀中曆練。”

楊明安歎息了一聲,向楊玄萍說道。

楊玄萍愣了一下,接著喜道:“爹爹你說真的?我真能去蜀中曆練?”

“當然,到時候,爹會派羅道長他們與你同行。你要趕緊成長起來,楊家正逢多事之秋,多一個能撐門麵的嫡係子弟,就多一份兒勝算。”

楊明安語重心長的道。

“嗯,女兒明白了!”楊玄萍重重點頭。

“明日朝賀,我們隻看戲,不表態。”

老國公為明日的朝賀,定下了調子。

楊錚和楊明安二人皆點頭稱是。

三人又商議一陣細節上的問題,楊明安把楊玄萍送了出去。

楊錚把老國公和楊明安,請到了藏仙閣上的地下室內。

“爺爺,那神印的功用,你現在應該已經揣摩的差不多了吧?”

“嗯,基本沒問題了。”老國公點頭道。

“前幾日,孫兒降服了一批陰魂,現在準備把他們全部交給您,由您來調教,爭取早日組建出陰司班底,您看如何?”

楊錚沉吟道。

老國公一喜,道:“那感情好,爺爺現在正愁無人可用呢!”

“爺爺,把你的神印拿來,我把那些陰魂,全都轉移進你的神印中。”

老國公翻掌取出了自己的城隍印。

楊錚心神一動,喚出了自己的符印,而後把兩枚符印放到一起,神識催動下,直接把收禁在自己符印中,挑選好的一批陰魂,全部轉到了老國公的神印中。

老國公如今也憑凝出的神魄,擁有了神識,隻一掃,便看清楚了自己那神印空間內的所有陰魂,不由愣了一下,裏麵有不少陰魂他都認得。

楊錚隨即把神印中收禁的陰魂來曆,跟老國公講了一遍,並用神識給這些陰魂下了一道指令,命他們今後一切全都聽憑老國公安排。

當然,楊錚並未把所有陰魂全都轉移過去,還留了兩個在自己的符印中,以備不時之需。

得了陰魂,老國公托著城隍印,一臉喜色的離開了地下室。

他打算立刻開始著手調理自己的第一批陰差手下。

對於曾做了將近六十年大帥的老國公來說,調教這些陰差太簡單了。

“錚兒,你看大伯有沒有希望也跟你爺爺一樣,做個肉身神靈?”

送走老國公後,楊明安有些迫不及待的向楊錚問道。

楊錚笑道:“大伯無須著急,待小侄再尋到合適的符印,自會送您煉化。”

他並未告知楊明安,那符印是自己煉製的。

“好,好!”

楊明安搓著手,激動無比。

“那你修煉吧,大伯不打擾你了!”
給我留言 - 最新更新 - 百度地圖 - 網站地圖 - RSS訂閱
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,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,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