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9章:祖孫靜室謀氣運,齊王身側藏異修
loading...
某一刻,老國公的身上,血光忽然變得無比熾盛,那光芒中,隱約出現了絲絲縷縷的淡金色神道氣息,並漸漸有加強的趨勢。

而一縷奇異的神意波動,竟也出現在了老國公的身體之上!

楊錚臉上湧出驚喜交加之色,瞬間放出神識,掃視著方圓三百米範圍內的一切,並迅速以自己的神識之力,封鎖了地下室的這種神意波動。

他目光眨也不眨的盯著老國公身上的變化,仔細觀察體悟著。

楊錚也沒有想到,老國公居然會在這樣的情形下突破了!

不過細細一想也就釋然。

老國公的靈魂雖是普通人的靈魂,但武魄卻已經到了將要兌變為神魄的臨界點。

當其煉化那符印時,靈魂與即將突破的武魄,聚集入符印後,在符印的輔助下,自然而然便相融一體,一躍凝為神魂。

神魂凝成後,誕生出神意也是在正常不過的事情。

老國公身上散發出的血光,漸漸開始出現兌變,正在與那淡淡的金色氣息融合。

這一狀態,足足持續了大半個時辰,當所有的血光都融入那淡金色氣息中後,老國公身上的氣息再次一變,驀然間爆發出一陣驚人之極的神威!

其手掌上的符印也是光芒大亮,徹底變成了一枚暗金色的神印!

就在這時,一道符詔憑空自神印中閃現而出,凝在了地下室的虛空內。

緊接著,一道天音無端自符詔中傳出。

“東華神殿大帝君敕令:”

“敕封祖洲凡人武聖楊忠武為大梁城城隍,神位正八品,即日起上任,統管晉公府八郡三十九縣陰陽兩界幽冥司事。敕令下,上秉天庭,下承地府,地仙祖師,酆都大帝禦前,具表以奏。”

再看老國公,雙眸閃爍暗金色聖光,已然從石床走下,跪伏在地,承接了敕封法旨。

天音落,符詔一閃,沒入符印中。

那符印滴溜溜一轉,漂浮在了老國公雙手之間。

“下神領法旨,叩謝天恩!”

地下室內,光芒斂去,老國公一臉喜色的站起了身,歡喜的把著那符印,愛不釋手,一臉迷醉。

“恭喜爺爺,自今而後,位列神籍仙班,長生久視,神道永昌!”

楊錚笑著向老國公拱手道賀。

“哈哈哈!”

老國公紅光滿麵,開懷大笑,喜滋滋收了符印,把住楊錚雙臂,無限感慨道:“全賴我楊家麒麟子,老夫才神道有望,長生可期啊,要謝也是爺爺好好謝謝你!”

祖孫二人又是一番欣喜虛讓,這才雙雙盤坐石床上,交流起來。

“沒想到啊,老夫竟是憑此一躍踏入武聖之境。六十載苦修,一朝頓悟,恍若夢中。”

老國公滿臉感喟的歎息道。

為了這武聖之境,他不知下了多大的功夫,可最終卻依舊渺渺,不知何日能成,哪料到,煉化神印,獲得符詔敕封後,居然如此輕而易舉,就跨過了這道門檻。

這如何不令他感慨萬分?也無怪乎世人都想做神仙,實在是做了這神仙後好處太大了。

“是啊,的確很不容易,不過,總算是有了個良好的開端。有了神位,爺爺今後可建生祠,立神像法身,享受凡人香火供奉,修為自能突飛猛進,再不必受凡體局限,肉身成神,指日可待。”

楊錚替老國公分析謀劃著未來之事。

而有了老國公這一明麵上的城隍神明,楊錚今後行事也必將更加方便。

老國公接了東華神殿大帝君的符詔之後,腦子中便多了不少跟神靈修煉有關的信息,楊錚所說他自然也都明了,聞言點了點頭。

“這件事,怕是還得從長計議。建造生祠之事簡單,但立神像卻難。那神像乃是爺爺今後修煉的法身,所需材料皆是修仙者才有的材料,而整個的煉製,也須得請一位真正的煉器大師出手,方能煉出合用的神像,有些不好辦啊。”

香火法身,其實屬於法器的一種,不懂煉器之道,自然沒辦法煉製出來。

老國公雖然已是武聖,但此前不過隻是個凡人,根本接觸不到多高明的修仙者,更不用說煉器大師了。

“爺爺無須費心,此事交給孫兒即可。當然,材料之事,怕是還得府中想辦法。”

楊錚笑著說道。

老國公聞言大喜道:“莫非錚兒你在修仙界中,認得煉器大師?”

“何須假手他人?若是有合適的材料,孫兒自己也能出手煉製。再者說,這件事暫時還不宜張揚,若是請別人煉製,豈非要泄露了消息?”

楊錚自信的一笑,侃侃而談道。

“這倒也是,還是錚兒你慮事周全。此事目前的確不宜張揚。對了,那建立生祠和城隍衙門的事情,是不是也要延緩?”

老國公想了想,向楊錚征詢道。

“這卻不必。您的陰司地盤在晉公府大梁城,那裏是咱們楊家的地盤,應該不必擔心走漏消息之事。建祠開衙越快越好,等您聚集了香火,也能借助香火早日修煉不是?”

楊錚沉吟思量後,笑著說道。

老國公微微頷首,覺得楊錚此言甚合心意。

至於修煉功法的事情,卻也不必楊錚費心,符詔中,已經為他提供了非常完善的肉身成神修煉之法。

此法雖是天下諸多神明公用之法,普通是普通了點,但勝在穩定安全。

事實上,楊錚手中還真沒有適合老國公目前修煉的功法。

楊錚的打算是,讓老國公暫且先修煉這香火煉神之法,待日後自己親身試驗的鍛體煉體之術成功,再擇更合適,更強大的功法傳給老國公也不遲。

現在嘛,先按部就班即可,步子沒必要邁的太大。

“爺爺可知曹家也有城隍之事?”

楊錚想起來一件事兒,遂向老國公問道。

老國公神色一凝,點頭道:“此事爺爺自然知道。那陰神曾暗中數次來過咱們楊家國公府,窺探老夫,以及咱們楊家的這藏仙閣。好在咱們楊家祖上曾出過築基期修仙者,布置的這陣法也十分厲害,那陰神無法潛入進來,是以至今也不清楚咱們楊家虛實。”

“如此說,那曹家的陰神城隍,修為應該也不過隻有真魂期了?”

楊錚神色微微一鬆的道。

“當是如此。”老國公微微頷首,接著傲然道:“老夫到是期盼他再來一次,嘿嘿嘿,他不過是陰神,老夫如今乃肉身成神,單憑血氣神意,也能重創於他了吧?”

楊錚也笑道:“這倒是,爺爺您走的是肉身成神的路子,碾壓區區陰神,不在話下。不過,也大意不得,那曹家城隍,說不得也可能沒死,本身就是築基期的煉氣士,在不知其虛實前,還是小心一點為好。”

“嗯,爺爺自然曉得其中利害,不會莽撞行事的。”

老國公捋須笑道。

“這天下權柄之爭,也是該拉開帷幕了吧?不知爺爺接下來有何打算和安排?”

楊錚沉吟道。

“其實,按照爺爺之前的計劃,是打算穩一點,全力支持太子上位,廢掉今上,再徐徐圖之。隻不過,沒想到那淮南王動作如此快,而今又出現了此等變化,因此策略方麵,的確需要進行新的調整。”

談及權柄之爭,老國公神色變得嚴肅起來,向楊錚坦露了自己此前的諸多謀劃。

“咱們楊家如今有可用的忠誠將士九萬餘人,皆在晉地,另有六大鎮軍大將,隨時可策反,歸順我楊家。這六大鎮軍大將麾下,各有多寡不同的兵卒,算起來差不多有二十餘萬。”

楊錚聞聽此言,不由暗暗心驚,沒料到楊家的勢力在暗中,居然已經發展到如此地步,也難怪當朝天子深為忌憚,處心積慮的想要廢掉楊家。

“文官方麵呢?”楊錚想了想繼續問道。

老國公苦笑道:“文官集團,皆被朝廷牢牢掌控在手中。且朝中文官,大多出自其他門閥派係,這些人都是見風使舵之輩,不可信,也不可靠,更不可托以大事。不過,權柄之爭,文官起不到什麽作用,一切還得看誰的拳頭更大。”

說到後來,老國公臉上神色再次變得傲然起來,信心十足。

“朝廷軍事糜爛,雖號稱蓄養著二十萬禦林軍,三十萬鎮國軍,但軍中要職,卻皆被不堪大用的門閥子弟把持著,根本比不得咱們楊家的幽燕鐵衛。”

“此次淮南王之變,朝廷是不是打算把依附於咱們楊家的那些鎮軍全部趁機打散?”

楊錚想了想問道。

老國公讚賞的看了楊錚一眼,點頭道:“的確如此。不過,錚兒你完全不必擔心,他們太小瞧老夫,也太小瞧那些鎮軍大將了。”

經過了此次的事情,老國公隱約也看出了楊錚的野心,心下更是大定。

他不怕楊錚有野心圖謀皇位,怕的反而是楊錚沒這個爭奪的野心。

楊錚既然已有了神靈之位,謀奪皇位,聚攏氣運以成大事,這是必然之事。

人間帝王的那點氣運,在上界大佬眼中或許算不得什麽,但在才剛剛起步的楊錚這裏,卻又至關重要。

得人間帝王氣運加持,就能凝氣運之龍,憑此將來才能在天庭謀劃更高神位。

若僅僅隻是個一般的下界神靈,就是境界修煉的再高,在上界沒有關係也是白搭,根本做不得天庭的帝君神位。

這一點楊錚自然也十分清楚,是以在有了如今這番際遇後,才改了主意,決定主動出手,謀劃祖洲天下。

征戰之事非楊錚所擅長,但這方麵有老國公,有楊家,他完全不必太操心。

他所要做的,就是提升自己的實力,保證楊家能夠用有真正的高端戰力。

楊錚甚至懷疑,曹家的那位太祖,恐怕應該還沒死,很可能在陰司也擔任高位。

這也是他迫切想要前往幽山祖巫之墓,趕緊拿到玄黃寶鑒的最大原因。

當然了,修仙和爭霸之事,都不能耽誤。

楊錚在地下室和老國公就接下來的布局,又暢談了許久,這才離開。

如今老國公剛剛突破至武聖,尚需閉關幾天,仔細體悟鞏固,熟悉符印。

反正楊錚手裏現在也不缺靈石,倒也不必非得天天來地下室修煉。

楊錚回到臥房後,稍稍休息了一陣。

今日晚上還要去齊王府拜會齊王,因此楊錚又精心梳洗打扮了一番。

剛到申時,玲瓏郡主便帶著車駕,親自來了世子府接楊錚。

楊錚隻帶了沈若言和蕭疏狂二人,以及二十人的護衛小隊,上了玲瓏郡主的馬車,開拔朝東城齊王府而去。

車廂內,玲瓏郡主依舊穿著一襲紫色襖裙,精心化了妝,打扮的嫵媚妖嬈,隻是臉上多少有些幽怨,似乎楊錚做了什麽對不起她的事情似的。

“世子是不是很討厭玲瓏?”

玲瓏郡主輕嗔薄怨的看著楊錚,嬌聲說道。

楊錚微微一怔,心道,我跟你很熟嗎?不過就才見過一麵而已,搞得怎麽好像我是個負心人,拋棄了你一樣?

“郡主此言太重了吧?咱們總共才見過一麵而已,楊某又豈會討厭郡主?”

“那為何自那日水雲莊一別,你卻從不曾來找過人家?”

玲瓏郡主有些不滿的埋怨道。

“楊某是個修士,經常會閉關修煉,且不喜應酬,郡主應該能明白吧?”

楊錚淡淡的瞥了玲瓏郡主一眼,不鹹不淡的說道。

玲瓏郡主神色微微一黯,幽幽歎息道:“我就知道,你們修仙者,從骨子裏就瞧不起凡人,所以,世子也不願跟我這個凡人郡主多接觸吧?”

“郡主此言差矣,楊某從來沒有瞧不起凡人。楊某隻是單純的對修道感興趣,至於其他的事情,的確不想多摻和,希望郡主能諒解。”

玲瓏郡主再次歎息了一聲,沉默片刻後,又幽幽問道:“難道凡人真的不能修煉麽?我平時也喜歡讀一些神仙誌怪故事,裏麵也常有凡人得了奇遇,直接成神成仙的事情啊。”

“嗬嗬。”

楊錚幹笑了兩聲,不知該如何接這話頭。

他心道,世間哪有那麽多奇遇?大多不過是凡人臆想出來,寬慰自己的故事罷了。

即便真有那凡人得了奇遇,立地成仙成神的事情,那得奇遇的凡人,也不是普通凡人,要麽是投胎轉世的神仙,被人點破了胎中謎,要麽是有大氣運,大功德加身才得如此。

或許也偶有特殊,但隻怕那凡人同樣也大不簡單,很可能做了多少世的善人,才換得一個成神成仙的機會。

而且,這類人即便真成了神仙,也不過隻是一些不入流的神仙而已,既不可能什麽大的成就,也不可能擁有什麽大的神通手段,在神仙中,隻是一些可有可無的小角色。

真正有本事的神仙,哪個不是靠自己苦修積累得來?

“對了,你怎麽沒把那個慕容秋也帶來?王兄的請帖中,不是也請了她麽?”

玲瓏郡主見楊錚沉默不應,心中頗覺失落,想到一事,眼波微轉的忽然問了一句。

“她正在閉關潛修,所以就沒叫她。”

楊錚淡淡的回應了一句便再次閉口不言,令玲瓏郡主頗有種尷尬無語,無從著力之感。

一路無話,半個多時辰後,車駕來到了一座豪華的府門前。

齊王府的大門口,早得了消息的齊王夫婦,此刻皆迎出門外。

剛下車,楊錚便見到一名穿著金龍袍,頭戴紫金王冠,身材瘦高,長相一般的白麵短須男子,滿麵笑容的迎了過來。

在那男子身旁,還站著一名雍容華貴的少婦,看年紀不過二十四五,容貌稱得上是國色天香,不用說,這位肯定是他的堂姐楊玄琳,也就是齊王妃。

“小弟楊錚拜見齊王殿下,見過王妃娘娘!”

楊錚連忙上前向二人拱手見禮。

“哎呀,都是自家人,賢弟無須客氣,快裏麵請!”

齊王曹亮親熱的上前抓住楊錚的手,無比熱情的拉著他,向齊王府中走去。

齊王妃楊玄琳則向楊錚微微一笑,在楊錚的另一邊歎道:“大弟果如傳言一般,相貌堂堂,一表人才,風采竟與爺爺有七八分的神似,難怪爹爹一個勁兒在姐姐麵前誇讚呢。”

“是啊,是啊,也難怪老國公屬意賢弟,以賢弟此等風采,的確是繼任晉國公的不二人選啊!本王對賢弟可是仰慕已久,今日可得好好喝幾杯!”

齊王笑嗬嗬道。

眾人進得齊王府中,直往正堂而去。

王府內外,到處都是侍衛仆人,排場極大,而迎接的規格更是非常高,竟連中門都開了。

進得堂內,丫鬟仆人川流不息,不斷端來各種時新的珍饈美味。

楊錚注意到,在齊王的身側不遠處,時刻有著兩名穿著道袍的修士跟隨。

那兩名修士雖穿著道袍,但看裝束不類九州之地的修仙者,不由暗感詫異。

兩人的修為不低,皆是煉氣巔峰境界,其中一人甚至達到了煉氣大圓滿的境地。

自進門後,兩人其實也各都暗中放出神識,在楊錚的身上悄然掃視過。

他們自以為做的隱蔽,料楊錚一個小小煉氣四層修士,絕無發現的任何可能,但他們哪裏能想到,楊錚已凝出巫魂,神識境界遠超他們不知多少倍。

這點小小的手段,在楊錚麵前猶如兒戲。

兩人自發現楊錚不過隻有煉氣四層修為後,神色便冷淡許多,偶然看楊錚的目光,也帶著隱晦的不屑和傲然。
給我留言 - 最新更新 - 百度地圖 - 網站地圖 - RSS訂閱
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,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,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