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8章:開辟新功法之想,老國公煉城隍印(求訂閱)
loading...
楊錚煉化完丹鍋後,從這丹鍋內部的銘紋中,得知此鍋的來曆。

它居然還是一件古物,並非如今九州修仙界的修士煉製,本是屬於萬餘年前,一名來自蓬萊仙島的修仙者所有。

那修仙者叫呂公望,原本是蓬萊仙島上的一個散修,酷愛煉丹,但丹道悟性卻又不高,於是四處尋求丹道之法,曾拜在東華大帝君麾下的一名仙人門下學習丹道。

那位仙人嫌呂公望資質悟性不行,卻又礙於情麵不好拒絕,於是便給了他一口丹鍋,十幾張古老的丹方,言明他若是能煉出丹方上的任何一種寶藥,就收他為親傳弟子。

呂公望信以為真,拿著丹鍋就離開了蓬萊仙島,去往各處尋找仙草煉丹。他在途經祖洲陸島時,見此島上仙草叢生,於是便降落雲頭,在這裏安了家,閉門苦修,參悟丹道。

奈何數百年過去,呂公望的壽元都快耗盡,卻依舊沒能煉出任何一味丹藥,絕望之下,隻得放棄丹道,封了鑽研丹道的洞府,留下一應丹道之物,離開了祖洲,發誓再也不來東海。

看著丹鍋內部銘紋記載的事情,楊錚還頗覺有趣兒。

他忍不住又瀏覽了一遍其上記載的十幾種丹方,這一看,頓時愣住了。

楊錚原本還以為真是那位仙人的問題,故意弄了些錯誤的丹方刁難呂公望,哪料那丹方居然都是真的,隻不過,的確屬於極其古老的丹道方子。

其內記載的諸多藥草材料,都隻存在於極其古老的時代,如今怕是很難再找到了。

此等古老的丹道,若無真正的師承指點,是絕無任何可能憑自身參悟透的,那呂公望本身在丹道上悟性就不好,真能煉出丹藥才怪了。

煉完丹鍋,楊錚看了一眼附近堆積的山貨寶材,興之所至,祭出丹鍋,令其化作一口直徑過丈的巨大寶鍋,命人從附近山泉取來清水,直接打出一道法訣,用靈焰開始煮水。

而後,楊錚又著手開始處理各種山貨材料,等水燒開後,按照巫藥術的煉藥法,分別把處理好的材料,按照順序丟入鍋中。

這些材料等級並不高,最好的也不過是一級上品的凶獸骨肉,一般多是有些年份的野菇山珍,用這靈器級別的丹鍋煉藥,太簡單了。

不過半個時辰的時間,寶鍋中便傳出濃濃的異香,勾的附近才剛恢複的鐵衛們,一個勁伸長脖子,探頭探腦的窺視。

“都準備好吃飯的家夥,寶藥已經煉成,可以開吃了!”

楊錚招呼一聲,眾鐵衛頓時歡呼著取出隨身攜帶的鍋碗瓢盆,排著隊擠到了巨大丹鍋前。

楊錚先取了一份兒遞給沈若言,這才把丹鍋交給蕭疏狂和楊大海,讓他們自己安排分吃。

這寶藥所用材料雖一般,但的確是按照巫藥術煉製出來的,藥效十足,對於這群鐵衛來說,絕對是大補之物。

楊錚自己也取了一份兒,和沈若言坐在廟前的一塊大石上,邊吃邊閑聊著。

“還挺好吃的,想不到你居然還懂得藥膳煉製之法。”

沈若言並不知道楊錚這手段,其實也是屬於丹道煉藥術的一種,還以為隻是單純的藥膳,忍不住讚了一口。

“嗬嗬,這沒什麽,我這人,對很多東西都感興趣,悟性也不壞,因此什麽東西都懂一點點。對了,我見你方才看的入神,有沒有什麽領悟?”

“領悟談不上,隻是一直在觀摩你書寫的那種古老象形文字,略有所得。”

沈若言有些慚愧的說道。她以前自負才智悟性,冠絕同齡,現在發現,與楊錚比起來,自己你還真不算什麽,心中不免有些自怨自艾。

“哦?說說看。”楊錚來了興趣,看向沈若言。

若她真能有所領悟,楊錚還真不介意傳他這門古老的巫族象形文。

天巫法術乃是他根據自己的理解,獨創的一門法術,此術還處在初級研究階段,多一個聰明人一塊研究,肯定要比他自己閉門造車快的多。

他倒也不介意沈若言會分走一部分開創新功法的功德。

無論誰參與研究天巫法,這功德的大頭,肯定還是楊錚得,畢竟,真正核心的東西,都掌握在他的手中。

且此法出自巫門,誰學了此法,就等於跟巫門結了因果,這因果最終都是要還的。

沒看當初大巫倉頡為人族造字,所用乃是巫符靈紋,期間也曾有不少人族智者參與,但最終這大功德,卻基本都是他得去成聖了。

沒聽說還有哪個人族智者,憑參與造字獲得多大好處而名垂青史的。

沈若言便把自己所領悟的一些收獲,跟楊錚仔細說了一遍。

聽罷,楊錚讚賞的看了沈若言一眼,道:“你在這方麵的悟性還真不是一般的高啊,不錯,不錯,那張卷軸就送你了,什麽時候全都領悟掌握,可再來找我,我再傳你一些文字。”

“啊,這多不好意思?”沈若言先是一喜,接著忽然反應過來,自己這也占了楊錚太大便宜了,心中頗覺不好意思。

“沒關係,你若是能更好的把儒門術法融入進去,對我繼續領悟提升這門術法,也有很大的幫助。”楊錚笑道。

沈若言這才鬆了一口氣,喜道:“好,我一定努力融合,爭取不讓你失望!”

眾人吃過寶藥,一個個身上的氣息,開始變得暴躁起來,蕭疏狂於是帶領眾鐵衛,先是練了一陣鍛體術,接著又幫助常青子,清理廢墟,重新規劃建造山神廟。

忙活了一日,山神廟周圍的廢墟全部被清理幹淨,廟址也選好了,接下來的事情,就是常青子和燕順兩人的活了。

期間,楊錚也下到那小秘境中查看了一番,發現裏麵早已被破壞的不成樣子。

那所謂的小秘境,其實不過就是樊虎子以前藏身潛修的地下室,裏麵的寶物早被劍無極他們收刮殆盡,現在全都落入楊錚的口袋。

令楊錚頗感意外是,那小秘境內,竟有一條能夠進入無間冥域的通道。

以後若是想要進入無間冥域,從這條通道走就行了,方便很多。

楊錚在那地窟中,曾放出巫魂進了無間冥域探查了一番,發現這條通道在無間冥域中的出口,十分偏僻隱蔽。

當天晚上,眾人在山神廟中休息了一晚,第二日清晨起來,吃過飯後,楊錚叮囑了常青子幾句,便帶著眾人下山而去。

一天後,楊錚帶著眾人順利返回洛陽城。

回到世子府,有下人來稟報,言道昨日玲瓏郡主親自來世子府拜謁,沒能等到楊錚,留下一封燙金的請帖,失望的離開了。

另有一名神秘的修仙者,也來過世子府,得知世子外出後,也走了。

看樣子玲瓏郡主和碧清蘿都已經來過,楊錚思量,決定在年前,把諸般雜事處理幹淨,來年要把全部精力,放在另一件大事上。

算算時間,距離年關還真是沒剩幾天了,也該去見見老國公。

回來的途中,楊大海和蕭疏狂便曾請示過他,問他敕封山神的事情,是否該跟老國公稟報,楊錚心中早有打算,這件事的確要跟老國公好好商議一番。

楊錚拿過請帖看了一眼,見其上邀請他相見的日期,定在了臘月二十四,也就是後天,於是便放下帖子,找來楊大海,跟他商議了一下,決定由楊大海先去見老國公,那敕封山神的事情,先跟老國公說一下,等老國公思量好後,自己再去跟他詳談。

他回府的消息剛傳出去不久,就有親衛過來稟報,說是那個拜訪他的神秘修士,又來了。

楊錚命人把碧清蘿請到了自己的書房。

“世子殿下的公務還真是繁忙啊,貧道三次登門,今日才算見到。”

碧清蘿摘下鬥篷帽兜,語氣有些幽怨的埋怨道。

“臨時遇到點事兒,這能怪我麽?你的材料都收集齊了?”

楊錚聳聳肩,無奈道。

碧清蘿一拍儲物袋,取出了準備好的各種材料,放到了楊錚的書桌上。

“你看看,都在這兒了。”

楊錚掃了一眼,確認無誤後,道:“不錯,一樣不差,玉符年後來取吧。對了,你要不要暫時先住在我這世子府中?”

“還是免了,貧道閑雲野鶴慣了,可住不慣奢華的世子府。”

碧清蘿撇撇嘴,語氣帶著點被冷落怨婦的口吻,令楊錚的神色變得頗有些古怪。

“那隨你。其實,年後朝賀結束,我也會去北疆,你可以跟我們一塊走。現在住進世子府,也方便聯絡不是?”

碧清蘿要去的地方是幽山一帶,而晉國封地在幽燕一帶,距離幽山並不算遠,的確是同路,聽到楊錚的話,碧清蘿沉默了片刻,認真的看著楊錚,道:“你祭祖之後,莫非也打算去幽山?”

“嗯,我也不瞞你,那水雲莊的莊主,打算等年後去探幽山大墓。我恰好懂得一些克製血煞之氣的手段,已經答應了他的邀請,相助他探墓。”

楊錚沉吟了一下後,向碧清蘿道。

“什麽?!你瘋了?竟敢去幽山大墓探險?那可是絕命之地!”

碧清蘿吃驚的看著楊錚,冰冷漠然的臉上,竟罕見的浮現出一絲憂色。

“怎麽?難道你曾去過那大墓附近?”

楊錚詫異的看向碧清蘿。

碧清蘿搖了搖頭,道:“貧道豈敢去那種危險之地?還不是當初為了尋找幽靈玉,不得已進入過幽山古戰場。那古戰場距離大墓很近,是以貧道的確曾遠遠看了一眼那大墓。”

“原來如此。看過之後,有什麽感覺沒有?”

楊錚好奇的問道。

“感覺?貧道感覺那不像是一座大墓,倒像是半截倒塌的黑色山峰,你說奇怪不奇怪?”

碧清蘿想了想,一臉古怪的說道。

“不過,也許是貧道看錯了吧,畢竟,貧道當時所在的地方,離那大墓至少有數十裏遠,隻能看到一個模糊的影子而已。”

楊錚若有所思的摩挲著下巴,他想起了楊家先祖的筆錄,也想起了那副畫卷。

“你真確定不住進我這府中?”

“還是算了。貧道一介女流,住在貴府多有不便。貧道還是去小秋那邊吧。”

碧清蘿沉吟了一下,折中道。

“也好。”楊錚點點頭。

“沒什麽事兒,貧道就先告辭了。”

碧清蘿起身稽首道。

楊錚收了桌子上的東西,起身送碧清蘿出門後,折身回轉臥室,由地道來到了國公府的地下室內。

他從儲物袋內,取出了碧清蘿收集來的兩塊靈玉,拿在手中,仔細觀察著。

“這個碧清蘿,一點也不老實,手裏居然還有兩塊幽靈玉。”

以楊錚的神識,自然很快就判斷出,這兩塊幽靈玉,跟先前那塊被煉成禦靈牌的幽靈玉一般無二。

這次問她要了兩塊,除去其中一塊要煉成辟邪玉符,另一塊到是可以再煉一枚城隍符印。

城隍這個職司,活著的人就能擔任。

他打算用多出的這塊幽靈玉,煉製一枚城隍印,交給老國公,讓他煉化了,準備作為一個後手,日後與曹家爭奪天下霸權時,多一個城隍,很大程度就可能會改變整個戰局。

這次去幽山一帶,不妨順路也去那古戰場看看,若是能再找到一些幽靈玉就更好了。

如此的話,就能多煉製一些符印。

楊家除了他之外,其餘人都沒有靈根,無法成為修仙者,唯一能走通的長生之路,隻有鬼修一途。

鬼修隻修陰魂,不修元神,倒也無須靈根。

隻要自己一直執掌地部黃榜,就能源源不斷的培植屬於自己的陰神勢力。

無論怎麽說,自己現在的身份是楊家世子,能信任的自然隻有楊家人。

原本沒有徹底激發巫門道符前,楊錚並不打算過多介入九州之地的權柄之爭,但現在嘛,他自然改了主意。

他決定拿下整個祖洲,把這裏經營成自己的地盤。

無論是活人的世界,還是陰神的世界,整個祖洲都必須要掌握在自己的手裏。

在得知那幽山大墓竟是祖巫之墓後,楊錚隱約能感覺到,祖洲應該還隱藏著更大的秘密。

這秘密肯定跟巫族有關,想來這裏仙道幾近斷絕,神道不顯,隻怕多半也是跟此有關,並非是那陰九冥造成。

或許陰九冥的出現,不過隻是順著祖巫後土的安排,成為祖洲仙道神道斷絕的一個遮掩而已。

畢竟,像祖巫後土那種大能人物的布置,恐怕絕非朝夕時間能夠完成,很可能早在數千年前,甚至萬年前就在布局了。

陰九冥的出現,是個引子,自己的出現,則就是這布局正式發動的開始。

這種猜測對不對,去一趟祖巫之墓,拿到那玄黃寶鑒,應該就清楚了。

如此想著,楊錚對接下來的幽燕之行,到是頗為期待起來。

思量一陣後,楊錚甩了甩頭,收回了神思,目光重又轉到了手裏的幽靈玉上。

他一翻掌,取出了各種煉製辟邪玉符的工具和材料,在地下室內,專心致誌的煉製起城隍符印和辟邪玉符。

一天後。

楊錚手裏的兩塊幽靈玉,已經變成了兩件成品。

一件是辟邪玉符,另一件則是城隍符印。

收起那塊辟邪玉符,楊錚拿起城隍符印,心神一動,一道黃芒從其眉心激射而出,落在了此符印上。

下一瞬,那符印一閃之下,被黃芒卷著,進到了楊錚的魂宮內,漂浮在了地部黃榜上。

黃榜中噴出道道黃色霞光,裹著此印煉化了起來。

這枚城隍符印乃是楊錚親手煉製,不含任何雜質,黃榜煉化的速度要比先前那太行山神印快多了,不一會兒的功夫,此印便被煉化完成,變成了一枚四四方方的寸許大幽色印璽。

此印璽除底部為空白外,其餘五麵皆有城池圖形,依稀可見是洛陽城的五部分城圖。

底部的空白,自是為老國公所留,待其煉化後,那上麵就會顯現出文字。

煉化完此印璽,楊錚盤坐石床之上,修煉起巫靈術。

時間悄然流轉而逝。

某一刻,楊錚忽然察覺到有腳步聲逼近,遂停止修煉,張開雙眸。

“你還真在這兒修煉啊?”

來人正是老國公楊忠武,他站在石床一邊,看著楊錚捋須笑道。

楊錚下了石床,向老國公微微躬身行了一禮。

“見過爺爺。海叔把事情都跟您說了吧?”

“嗯,都說過了。老夫是怎麽都沒想到啊,我楊家居然會出現一位真正的神靈!錚兒,你給爺爺帶來的驚喜實在是太大了!”

老國公神色頗為激動的道。

他是真的有些難以遏製心頭的興奮之情,這樣的情緒,楊忠武已經多年都不曾有過了。

“嗬嗬,也是楊家這些年積攢的福運夠了,這才能得上天眷顧吧。”

楊錚隨口應了一句,然後翻掌取出了不久前煉製的那枚城隍印。

“嗯,此言有理。這是何物?”

老國公捋須點頭,目光轉向楊錚手裏的印璽,好奇問道。

“此乃城隍符印,煉化此印,便能得城隍神位。這是我為爺爺您準備的。既然楊家想爭奪這祖洲的權柄,自然需要一位能坐鎮山河的護國神靈。我以為此職非爺爺莫屬。”

楊錚笑著把城隍印交到老國公手中,並把煉化此印之法,也一並傳給了老國公。

老國公無比動容的盯著那印璽,仿佛在盯著一件絕世珍寶,他激動的手都有點顫抖了。

“這……錚兒,爺爺真能擔任城隍之職嗎?你別誤會,畢竟,如此神位,至少也該有上天降下神明,親自頒布天庭玉旨才對吧?”

“沒那麽麻煩。天下神靈多如牛毛,天庭哪管得過來?而且,地上的神位,雖也歸天庭管理,但卻並非隻有天庭才能夠敕封。”

楊錚笑著搖了搖頭,向老國公簡單的解釋了一番。

“咱們腳下所處的大地,乃是東海中的一座陸島,名為祖洲島,分屬東華大帝君統管。他老人家也能敕封東海大小島嶼之上的山河社稷之神。除了他老人家外,另有一大能仙人,執掌地仙權柄,統管整個地仙界神仙之流。”

“嘶!”老國公倒抽了一口涼氣,震驚的看著楊錚,好半晌才欣慰無比的點了點頭。

“想不到錚兒你竟知道的如此多,看來爺爺先前對你的了解,還真是太膚淺了!”

他一臉感喟,不由深為此次選擇把楊錚調入京城,安排為晉公世子而感到慶幸。

若非如此,楊家恐怕絕無任何可能獲得神靈敕封。

別看他如今已修煉到了鍛體術六重的巔峰,但何時能突破至七重,他一點把握也沒有。

而他今年已有八十歲了,即便無病無災,最多也就能再多活個二三十年。

至於說長生,這輩子壓根就沒敢想過。

哪料到老了老了,居然還能因為一個私養在外的孫子,得了神靈敕封,擁有了一次根本不敢奢望的長生機會。

“爺爺,你不如就在這裏煉化城隍符印吧,我親自為您護法。”

楊錚笑著道。

“好!那就麻煩錚兒你了。”

老國公也不是拖泥帶水的性子,聞言欣喜的點了點頭,在石床上盤膝一坐,先揣摩了一番楊錚告知的煉化之法,有不懂之處,當場便提了出來。

楊錚詳細為其解答,用時不過幾個時辰,老國公便已基本掌握了煉化的方法。

他隨即把符印托在右手掌心,按照那方法,認真祭煉起來。

老國公並非修士,沒有靈根,因此靈魂跟普通人沒什麽區別,沒辦法進行神煉,但他的武魄卻修煉的極為強大,可以進行血魄祭煉。

事實上,血魄祭煉法,並非巫族所創,古已有之。

在地仙界內,憑肉身封神的凡人大有人在,甚至他們雖然成了神,肉身卻也並未毀壞,反而因封神而獲得大好處,得到香火神力淬煉,成為香火不衰,肉身不朽的奇特存在。

老國公運轉武魄之力,以武魄引動靈魂,進行著魂魄祭煉。

那幽色的城隍符印,不斷汲取著老國公的魂魄之力,色澤漸漸轉為暗紅,並開始有奇異的暗金色光芒,在印璽上流轉。

老國公的身上,也漸漸披上了一層暗金色的霞光,看起來神威凜凜,仿若一尊白發武聖!
給我留言 - 最新更新 - 百度地圖 - 網站地圖 - RSS訂閱
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,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,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