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7章:龍吟鳳體,天巫法卷(打滾求票票啊)
loading...
“府君大人,那邊石縫中還藏有一人,不知該如何處置?”

常青子拜完楊錚,起身後,伸手指了指山神廟外某處地方,向楊錚請示道。

楊錚自然知道常青子指的是誰,想到一個主意,心中一動的道:“那人是溫童的弟子,算是從犯,你覺得應當如何處置他?”

“從犯?按說此人竟敢跟著惡徒一起謀算府君大人,直接打殺了也不為過。不過,此人從始至終並未現身,看來心中仍存善念,若此前並無其他過錯,或可罰其修廟開路,給與其改過向善的機會?”

常青子習慣性的捋了捋須,結果發現自己頷下無須,這才意識到,自己早已不是常青子的肉身,而是虎妖之體,神色尷尬的撓了撓胳膊。

“嗯,此言妥當,看樣子,你已經開始進入山神的角色。好好幹,隻要善功積累足夠,陰壽自能延長,至於陽壽,你如今其實已經築基成功,隻要煉化了山神印,真魂與山神印形成感應後,自可恢複。”

楊錚先前那話,固然有嚇唬常青子之嫌,但卻也並非虛言。

別看常青子凝出了真魂,已可算是陰神級別的鬼修,但他此法非正,真魂雖融入樊虎子的妖體中,但陽壽卻並沒有跟著提升。

唯有其真魂與山神印中樊虎子的那一點真靈完全結合,他才算是重獲新生。

“多謝府君大人提點!”

常青子大喜過望,這次算是徹底鬆了一口氣。

築基期的修士,壽元要比煉氣期修士多了一倍有餘,若保養得當,足可活上兩百餘歲。

而樊虎子本身屬於妖族,壽命本就比人族多出來很多,這下子雖然由人變妖,但對他而言卻是賺大了。

“好了,你作為這裏的東道主,處理了那燕順後,便趕緊替本座的這些屬下,找點吃得來,忙活了這麽半天,又消耗如此劇烈,他們得需要好好進補一番。”

楊錚揮手向常青子吩咐道。

“府君大人您放心,一切包在小神的身上。”

常青子拍著胸口保證一番,隨即身影一閃,先去處理那燕順。

楊錚的目光,看向蕭疏狂和一眾鐵衛。

“諸位沒事兒吧?”

“回稟世子,屬下等沒事!”

蕭疏狂等人把方才之事全程看在眼裏,此刻已把楊錚真當了神靈看待,一個個眼裏充滿狂熱之色,聞言皆恭敬的躬身答應。

別看他們是鍛體武者不假,但他們卻都隻是凡人,凡人羨慕仙人能夠長生,自然也希望自己能夠活的更久一些。

但凡人畢竟隻是凡人,即便突破至先天,若不能達到武聖之境,依舊隻有區區百年壽命。

如今楊錚竟能敕封陰兵鬼差,也就是說,若他們戰死以後,還是有機會能夠作為陰兵鬼差繼續存活下去的,並不會就此消散,這如何不令他們激動?

但激動歸激動,眾人的回答實則還是顯得有氣無力。

沒辦法,楊錚剛才動用的法術,實在是太過於霸道,接連兩次,幾乎抽空了他們體內的武魄之力,此刻渾身軟綿綿的,一點力氣也提不起來。

若無補藥的話,隻怕接下來需要好幾天時間,才能慢慢恢複過來,甚至處置不當,時間還可能拖的更久,好比生了一場大病般可怕。

“都在這邊圍坐好,正好我最近新學了一門治療係的法術,為你們治治。”

楊錚用手劃定了一個範圍,對眾人道。

“多謝殿下!”

眾人紛紛爬起來,晃晃悠悠,來到楊錚指定區域,盤腿坐好。

楊錚駢指淩空畫符,神識一引,口誦咒語,往那片區域輕輕一指。

“天地五行,木氣回陽!”

但見,隨著他的咒訣落下,地麵微微一震,緊接著山野之間,叢林之中,青綠色的氣息,從四麵八方如同春風一般,朝著楊錚所指的方向匯聚而來。

片刻間,楊錚先前所劃定的那片區域,就變成了一片綠意盎然的氣霧之地。

眾鐵衛身處其間,沐浴著這些綠色氣霧,頓覺身體一陣清爽,體魄正在緩緩恢複著。

“好舒服!世子的法術,竟如此神奇,太厲害了!”

眾鐵衛驚喜莫名,紛紛大讚。

楊錚欣慰的笑了笑,雖然體內的木巫法力被抽一空,但能見著自己才領悟的一門木屬性巫法有這樣的效果,也是十分的高興。

其實自打修煉了五種巫法力後,楊錚就一直在琢磨,該修煉哪幾種基礎巫術,才能發揮它們各自的特性威能。

前段時間,在閉關修煉的閑暇之餘,楊錚從巫族傳承中,特意選了五種基礎巫法鑽研,如今他已掌握了其中的四種。

分別為土屬性的“拍地成鋼”,木屬性的“木氣回陽”、火屬性的“烈炎流漿”和水屬性的“洪水滔滔”。

這些不同屬性的巫法,別看隻是基礎的巫術,但在特定的環境下,卻能夠發揮出十分驚人的功效。

比如那“拍地成鋼”,隻消耗了煉氣二層巔峰的土巫法力,就破掉了二級土遁符的遁術。

而事實上,這些基礎巫法,也會隨著楊錚境界的提升,一步步跟著提升,未來變成相應的某種神通,也是大有可能的。

不得不說,上古巫族,雖無元神,不得參悟天道,但自身肉身和法力的確強橫無邊,天生便能操控五行,精通各種神通法術。

這也與他們自身的身體特性有關,隻要是跟大地有關的力量,他們仿佛天生就能操控。

或許這才是巫族不容於洪荒,被人設計謀算,走向沒落的真正原因吧?

“世子,能聊聊嗎?”

楊錚正站在山巔出神,一道微弱的幾不可查的奇異幽香逼近。

不用回頭,都知道是誰站在自己身後了。

“有什麽想問的,說吧。”

楊錚扭頭看了沈若言一眼,點了點頭。

“你……真獲得了天庭敕封?”

沈若言遲疑了一下,語氣中透著一些奇異的問道。

“方才的符印,你不也看到了麽?數月前,我還在襄陽時,一日入夢,偶然得遇神人點化,僥幸獲得了上界敕封。”

這件事情,他不會向任何人泄露,因此直接一口咬定,自己是夢中獲得神人點化而得到敕封,成為神靈的。

“原來如此。”

沈若言也不知是真信了,還是裝糊塗,聞言恍然的點了點頭。

“以你的悟性,沒必要走這條路吧?”

他有些奇怪和不解的看著楊錚。在他看來,唯有仙道才是正途,神道有缺陷,不可取。

沈若言發現,隨著自己跟楊錚接觸的越多,楊錚在她眼中反而變得越神秘,越難以看透。

他以前從未遇到過楊錚這樣的人,是以心中對楊錚越發感到好奇,越想要了解他。

“神也好,仙也罷,不都是為了長生久視麽?再者說,做了神,就未必不能成仙。而成了仙,再想做神,反而就不那麽容易了。”

楊錚沉吟片刻後,說出了幾句令沈若言有些摸不著頭腦的話。

“看來世子的境界,已經遠超在下了。在下竟有些聽不懂。”

沈若言頗為感慨的歎息了一聲。

“的確很高深,這並不是我說的,而是那位點化我的神人說的,我其實也不大懂。”

楊錚笑了笑,隨口說道。

這些話的確不是他說的,也不是什麽點化的神人說的,而是巫族傳承內,記載的一位古老的巫族大祭司所說。

沈若言若有所思的沉默了一陣,又好奇的看了楊錚一眼。

“你之前用的,是不是儒門絕傳的助戰詩辭?”

“你覺得呢?”楊錚似笑非笑的瞥了沈若言一眼,反問道。

沈若言搖了搖頭,道:“在下反複思量,發現雖然有些像,但應該不是,可卻又不知道,到底哪裏不對勁。不知世子能否為在下解惑?”

“這是一個秘密,你真想知道?”

楊錚目光炯炯的看著沈若言,忽然促狹的向他笑了笑。

沈若言神色雖不動,但卻似乎頂不住楊錚那逼人的眸光,耳根莫名的浮現出一抹嫣紅,別過頭去,不敢看他。

“世子怎樣才肯告知?”

“除非你也能為我解惑。”楊錚笑道。

沈若言詫異的偏頭瞥了一眼楊錚,道:“世子有什麽需要在下解惑的?”

“以沈兄的聰慧,應該能猜到吧?”

楊錚再次促狹一笑,目光看向了沈若言光潔平滑的咽喉之處。

一般成年男子的咽喉,都有喉結,沈若言那裏卻沒有,這也是楊錚一直懷疑,他其實是女扮男裝的最大根據。

“世子殿下,你怎能如此……如此戲弄於人!”

沈若言先是愣了一下,接著留意到楊錚的目光,頓時大窘,有些氣惱的縮了縮脖子。

“冤枉啊,楊某並無戲弄之意,純屬好奇而已。”

楊錚苦笑著辯解道。

“告訴你也無妨,不過,你也必須要把那術法,跟我說清楚!”

沈若言眼眸流轉,稍作猶豫後,如此道。

“沒問題。”楊錚點頭道。

“我的確是女兒身,不過,我的體質特殊,生來是‘龍吟鳳體’之身。”

沈若言神色有些黯然的說道。

楊錚微微一怔,不由大為驚訝的看著沈若言。

這體質他在巫族傳承的記載中見過,這絕對是修仙煉道的超級體質啊!

上古之時,便曾有妖族大能,以無上大法力,令龍族和鳳族結合,妄圖造就出“龍鳳之體”,以此來研究某種極為古老的大道神通之術。

那門大道神通之術,需要修煉者,擁有純陽的龍魂和純陰的鳳體完美結合,才能夠修煉。

沈若言的這“龍吟鳳體”之身,顯然就符合那要求。

可惜楊錚並不知道那門大道神通之術是什麽。

“世子,看夠了嗎?”

楊錚正出神間,耳中忽然傳來沈若言不悅的冰冷聲音。

他頓時回過神來,知道自己的出神,令沈若言產生了誤會,於是連忙道歉。

“抱歉,剛才想些事情,走神了。沈小姐莫要誤會,在下方才絕無冒犯之意,更無不潔的想法。”

沈若言默然不語,片刻後悵然歎息了一聲。

她的這體質,一直困擾著她。

別看她天生聰慧過人,悟性也是十分高絕,但卻始終想不明白,自己生來為何會擁有如此古怪的體質。

“算了。世子,現在能告訴我那術法的事情了嗎?”

沈若言黯然的搖了搖頭,收拾心情,淡淡的繼續著最初的話題。

她其實也早習慣了這些事情。

楊錚神識一動,從儲物袋中取出了一張新的卷軸,遞向沈若言。

沈若言接過卷軸,緩緩打開,卻見那卷軸上,書寫著一首五言詩句,正是先前楊錚第一次用過的那首射箭詩。

沈若言的目光,仔細的打量著手裏的卷軸,隨後,神識也探出,小心的在卷軸上查看著。

她的表情漸漸變得糾結起來,修長好看的黛眉也擰到了一起,似乎遇到了什麽想不通的事情。

“這明明就是戰詩啊,但為何施展時,卻不是召喚英靈,而是為那些武者加持戰力?”

此詩之中刻畫的人物她自然熟知,乃是大漢朝時的名將“飛將軍”李廣,此詩之中的意境,乃是極力盛讚他那出神入化的箭術,說是隻一箭,連石頭都射穿了,委實有些匪夷所思。

按將說,使用儒門的戰鬥之法動用這卷軸,最終應該是召喚出“飛將軍”的英靈助戰,但方才的那種戰鬥方式,卻完全不是那麽回事兒。

“你再仔細看看那些文字。”楊錚笑著道。

“咦!這,這文字並非而今常用的篆書,好像是某種更為古老的象形文字,但為何卻又跟篆書那麽相似?此文字居然讓人一眼就能看懂,這也太奇怪了!”

聽了楊錚的話,沈若言仔細一看,果然發現那文字迥異非常,不由大為訝然,也更為不解了,她神色怪異的看著楊錚,仿佛在看著一個怪物。

“這詩是世子作的嗎?還有這文字,莫非也是世子新發明的?”

“我若說這是神人所授,你相信嗎?”楊錚嘴角微微一揚的笑道。

沈若言頓時翻了個好看的白眼,露出一副信你才有鬼了,又拿這套說辭搪塞人家的俏皮不滿模樣。

“我還真沒騙你,詩不是我寫的,字兒也不是我發明的,但這的確都是神人所授。”

楊錚苦笑著搖了搖頭。

這些文字,其實正是巫族的古老文字,或者說叫象形文字,發明者為上古大巫倉頡。

他發明了這種象形文字後,把其傳給了人族,獲得了人族的大氣運和大功德,一躍成了人道準聖,文明的始祖。

而這象形文字,其實卻是脫胎於巫族靈紋,運用得當的話,同樣也擁有一些調動天地之氣的能力。

楊錚也是經過反複試驗後,才發現了這一特性,於是便把其與儒門術法結合,誕生出一種既不是儒門術法,又不是巫術,但同時卻兼具儒門術法和巫術之長的特殊術法來。

這門術法可以說是楊錚獨創,因此在經過了今日這番測試之後,他便把其定位為新的巫道法術——“天巫法卷”。

這種卷軸類似於巫符,製作起來雖然更複雜,但應用的效果卻又比巫符更加的廣泛。

此種法術卷軸的輔助效果非常強,它調動的其實並不是天地之力,而是隱藏在大地之下的某種特殊英靈之力。

這種英靈之力想要顯化威力,必須要借助施法者的咒訣,以及鍛體者的魄力才行。

嚴格說起來,楊錚感覺無論是有意或無意,自己等於開創了一個新的法術流派。

這麽看起來自己被選為巫門的傳承者,並非偶然,很可能就是一種天命。

等將來他的鍛體術境界進一步提升,修出武魄神力後,此法術卷軸或許能大大提升他的法術戰鬥威能。

沈若言聽了楊錚的話,再次沉思起來。

她的目光定定的看著手中的卷軸,一時間竟陷入某種領悟之中。

楊錚沒有打擾她,任由她站在那裏參悟著卷軸。

這會兒的功夫,眾鐵衛在吸收了木氣後,一個個的麵色,漸漸恢複紅潤狀態,在蕭疏狂的帶領下,眾鐵衛開始在那片區域中,施展起整齊劃一的軍中鍛體術。

鍛體術的吸收效果,自然更強,眾人身上的氣息,也正在以更加迅捷的速度恢複著。

另一邊,收拾了燕順的常青子,正帶著燕順,從大山各處,不斷帶著各種山貨,飛奔上山,把山貨堆在了山神廟外。

也不知常青子從哪裏找來了一尊青銅大鼎,看那架勢,他是打算用這尊洗幹淨的大鼎,為眾人烹調山貨寶羹。

“哎,你等等!”

看到這一幕,楊錚趕緊跑了過去,伸手阻止了常青子。

“府君大人有何吩咐?”常青子不解的看著楊錚。

“你這麽弄也太浪費這些材料了,還是本座來吧,你隻管繼續收集山貨。”

楊錚搖了搖頭,心道,若是讓你這麽一搞,的確能煮出讓大家食用的山貨寶羹來,但那也太浪費食材了。

楊錚一拍儲物袋,取出了那日在水雲莊拍買到手的丹鍋。

此丹鍋自到手以後,他還沒來得及祭煉。

楊錚索性就盤坐在山神廟前,打出一道道的法訣,當場祭煉起這口丹鍋來。

看見這一幕,常青子神色頓時變得有些古怪起來,搖了搖頭,又帶著一臉老實的燕順,重又去山中采集山貨。

巫藥術中有著一套專門的丹鍋祭煉法,楊錚對巫藥術的研究也有一段時間了,此次祭煉起來,效率還是頗高的。

一個多時辰後,這口頂階的丹鍋,已被他徹底祭煉完成。

令楊錚頗感意外的是,這口丹鍋竟然並非普通頂級法器,而是一件靈器,其所用的材料,居然是能夠煉製金屬性法寶的“烏金隕鐵”。

想起那日的拍賣會,楊錚不由暗笑,自己這還真是撿了個大漏。
給我留言 - 最新更新 - 百度地圖 - 網站地圖 - RSS訂閱
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,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,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