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5章:恐怖的助戰詩辭!(求訂閱)
loading...
楊錚身影一閃,施展出神行術,瞬息退出十餘米遠,拉開了與茅師古之間的距離,他緊接著一揮手,蕭疏狂等人,紛紛從藏身之處衝出,來到楊錚身後。

“世子殿下。”

蕭疏狂跟楊錚招呼一聲後,神色陰沉凝重的看向對麵的幾名修仙者。

以他的眼光和經驗,很快就判斷出了這些人大致的境界實力,但其卻毫無絲毫懼色,遙遙與這些修仙者對峙著。

“我們被溫童算計了。他成了叛徒,已經加入太行山劍氣衝霄堂。”

楊錚飛快的向蕭疏狂和楊大海解釋了一句。

二人的目光,同時冰冷的看向了溫童。

“這個喂不熟的白眼狼,竟敢背叛國公府,今日蕭某必斬此賊!”蕭疏狂怒道。

“少爺,待會兒我們拖住他們,你找機會帶著沈公子先脫身離開!”

楊大海則在楊錚身邊,壓低聲音,悄然叮囑道。

溫童臉上掛著一抹毫不掩飾的輕蔑和不屑。

“大言不慚,一群凡人,也敢跟我等修仙者叫板,真是不知死活,一會兒貧道便讓你們這群螻蟻全都魂飛魄散,不得好死!”

“廢什麽話?你們幾個都趕緊一起出手,滅了這群礙眼的螻蟻,貧道要立刻抓住那小子,搜魂煉魄,爭取盡快獲得所要的東西。”

茅師古冷哼一聲,同樣沒把蕭疏狂等一群凡人放在眼裏。

他駢指掐訣,在手中木劍上一點,那木劍瞬間亮起青色光芒,其上隱約有雷電繚繞。

看情形,這老家夥修煉的也是《紫霄養氣訣》,法力波動的氣息,跟先前在無量壽佛寺死掉的林師恭一般無二,隻是其氣勢要比林師恭強大了數倍。

“小子,既然你不識相,那就準備受死吧!”

茅師古翻掌從儲物袋中,取出了一道符籙,神識一引之下,符籙便化作一道青光,沒入手中的木劍之中。

下一刻,那木劍被其往空中一拋,接著在茅師古法訣操控下,直接化作了一道閃爍著青色雷弧的劍影,朝著楊錚所在的方向斬去。

“結陣,第一、第二小隊守護好世子殿下,其他人,隨本統領殺!”

蕭疏狂大喝一聲,抽出長刀,劈向那道青色劍影。

此時,蕭疏狂渾身湧動著淡紅色煞氣,一股可怕的強大凶威,從其身上爆發出來。

其身後另外的三個小隊鐵衛,紛紛抽出長刀,跟著同時爆喝一聲。

一道道血氣匯聚至一起,很快便連成一片,形成了一股極為強大的蕭殺武魄煞威。

數十名鐵衛,悍不畏死的跟隨蕭疏狂,被那股煞威挾裹著,向茅師古等人衝殺過去。

茅師古冷哼一聲,不斷朝著那青色劍影打出一道道的法訣。

嗖嗖嗖!

半空中,一道道可怕的劍氣激射而下,目標赫然是衝在最前麵的蕭疏狂等人。

蕭疏狂和眾鐵衛紛紛揮舞長刀,劈砍著落下的劍氣。

但那劍氣畢竟是修仙者用法器斬出的特殊劍氣,根本不是血肉之軀和凡兵所能抵擋,雖被他們頭頂上方的血紅煞威延緩了一下,但還是盡數落下了!

噗噗噗!

當場便有數名鐵衛抵擋不住,被落下的劍氣斬殺,渾身血氣一散,頓時使得眾人剛蓄起的氣勢,不由的減弱了幾分。

但是這群鐵衛卻連眼皮都沒眨一下,依舊跟著蕭疏狂,瘋狂衝殺過去。

蕭疏狂一馬當先,手中長刀直接劈向斬來的劍氣。

劈啪!噗嗤!

那青色雷弧劍氣落下,不僅沒能斬殺蕭疏狂,反而被蕭疏狂抬手斬出的長刀劈飛!

卻見,蕭疏狂手中的長刀上,表麵隱隱浮動著一層凝若實質的血紅光芒。

那光芒乃是血氣武魄凝成的罡氣,威能並不弱於茅師古的劍氣。

隻是此罡氣並不能如茅師古的劍氣般,凝成刀罡斬出,隻能附著在長刀表麵。

這也正是先天武者吃虧之處。

他們在沒有突破至第七重前,隻能借助兵器刀罡貼身近戰。

不過,蕭疏狂的肉身淬煉的極為強橫,力量和速度都十分的驚人,每踏出一步,地上必被踩出一個大坑。

數步之間,他已然衝殺至茅師古近前。

茅師古吃了一驚,不敢接戰,隻得施展清風訣,飛快避退。

“你們幾個,還愣著做什麽?快點出手!”

茅師古一邊退,一邊不滿的叫道。

陳師唯,溫童,溫良等人這才紛紛祭出各自法器,向蕭疏狂招呼過去。

蕭疏狂自知決不能陷入三人法器的聯手圍攻,否則必有性命之危,不敢再衝,隻能揮舞長刀,劈開落向自己的法光,向後退回本陣。

數十名鐵衛衝上,凝在一起的血氣,瞬間受到蕭疏狂罡氣的牽引,沒入其體內。

蕭疏狂渾身一震,長刀上的罡氣瞬間暴漲,凝出了長達丈許的巨大刀罡。

他手中的長刀劈砍的越發瘋狂,竟是以一敵三,擋住了陳師唯等三人的聯手攻擊。

陳師唯等人麵色不由大變。

蕭疏狂被三人牽製住,茅師古遂抽身而出,再次向楊錚這邊殺來。

楊錚自然也沒有閑著。

就在蕭疏狂等人衝出去後的第一時間,他便一拍儲物袋,接連祭出了兩件法器。

其中一件自是那烈火珠,另一件則是一張繪製好的儒術卷軸。

烈火珠在其神識操控下,飛到空中,直接擋住了茅師古的青色飛劍。

一道道烈炎火彈從烈火珠中激射而出,轟擊著茅師古飛劍斬出的劍氣,直接纏住了茅師古的飛劍攻擊,令其無法再向楊錚這邊逼近。

見到此幕,茅師古神色不由微微一變。

他的飛劍雖是借助了靈符威能,才得以化為飛劍,但那飛劍本身卻是頂級法器,而楊錚的烈火珠,不過是高級法器,竟能擋住他的飛劍,這有些出乎他所料。

另一邊的溫童則更加吃驚,目中透出無法相信之色。

“怎麽可能?這烈火珠乃是高級法器,你怎能煉化?莫非你隱藏了修為,你早就已經凝出了神識?”

楊錚哪有空理會他?

此刻,楊錚已經展開了手裏的儒術卷軸。

“結陣!都上鐵臂勁弩,等候本世子的命令!”

楊錚向眾鐵衛爆喝一聲。

眾鐵衛雖不明所以,但卻毫不猶豫的執行命令,紛紛亮出左臂上的弩匣。

“林暗草驚風,”

“將軍夜引弓。”

那儒術卷軸之上,瞬間飄起道道青光,一個個文字漂浮而起,朝著眾鐵衛頭頂上方凝出的血色煞氣匯聚而去,盡數沒入其中。

“上弩!”

楊錚大喝一聲。

眾鐵衛一個個渾身一震,瞬息間,便感受到一股奇異靈威降臨,附身在了身體之上,不由自主的跟著爆喝一聲,紛紛拉開勁弩機括。

下一瞬,驚人的一幕出現了!

就見,隨著眾人勁弩中的箭矢上匣,一支巨大的血紅箭矢,漸漸在半空凝成,遙遙對準了數十米外,一臉愕然之色的茅師古!

“平明尋白羽,”

“沒在石棱中!”

又是一道道青色氣息,從卷軸中衝出,沒入那剛凝成的巨大血紅箭矢內。

楊錚大喝一聲:“放箭!”

嗖嗖嗖!

數十隻弩箭,瞬息間盡皆攢射而出!

半空中,那巨大的血紅箭矢,也在同一時間,把數十隻弩箭盡數吸納,跟著驟然激射而出,目標直指數十米外的茅師古。

茅師古瞬間感到一陣毛骨悚然,仿佛被某種恐怖的東西鎖定。

他驚得亡魂皆冒,瘋狂連拍儲物袋,掏出一張張符籙和防禦法器,準備祭出抵擋。

但他的動作顯然有些晚了!

噗!

血紅箭矢速度快的令其完全反應不過來,幾乎是剛一射出,便到了茅師古眼前。

那箭矢射中了茅師古的胸口,穿體而過,把其身體瞬間撕裂開來!

一蓬鮮血漫天飛灑,飄落一地!

茅師古眼中露出難以置信的絕望和不甘等複雜神色,瞪大眼睛,撲倒在地,氣絕身亡!

噗噗噗!

數十支箭矢瞬間落地,把茅師古身後的地麵射出了一個丈許大的窟窿!

這一幕完全超出了所有人的預料,登時驚得正在激戰的眾人,紛紛停下手來。

陳師唯等人更是嚇的麵色慘白,眼神中露出恐懼和茫然之色。

“怎麽會這樣?這……這是什麽法術?!太可怕了吧?!為什麽會這樣?”

看到這一幕的沈若言,同樣也被驚呆了。

他完全沒有想到,楊錚居然真的學會了儒術,而且還是儒門絕傳的助戰詩辭!

原本正在攻擊他的劍無極,同樣也是臉色大變,神色陰沉無比的盯著楊錚。

此際,楊錚手中的畫卷,已經變成了一張白紙,且因消耗過度,白紙跟著自燃,落地化為灰燼。

看到這一幕,劍無極幾乎是想都沒想,忽然間掉轉飛劍,化作一道快若閃電的劍光,瘋狂斬向楊錚!

“此子決不能留!否則今日老子很可能要交代在這裏!”

正要再次取出卷軸的楊錚,陡然間寒毛倒豎,幾乎是下意識的,突然間抬手一揮。

一口暗紅色血刃,憑空出現在其手中,並被其揮手斬向頭頂某個方向!

楊錚隻覺一股恐怖力量撞在了龍戰血刃上。

噗!

那力量強的令他有種無法抵擋的恐怖感覺,震的他氣血翻湧,張口噴出一團血霧。

叮!哢嚓!

不過,與此同時,楊錚也聽到了一聲兵器碎裂的聲音。

叮鈴鈴……

那斬向他的飛劍,刹那間碎裂為漫天青色碎片,如同雨點般掉落地上。

數十米外的劍無極臉上血色盡褪,張口噴出一道血箭,身體一個踉蹌,跪倒在地。

“怎麽可能?!啊!我的飛劍……”

劍無極又是心疼,又是驚懼震怒的咆哮嘶吼著,露出滿臉的痛苦掙紮。

楊錚被震的退出幾步後,再次取出一張卷軸,往空中一拋,同時取出一張上品安神符,拍在身上,並向眾鐵衛大喝一聲。

“舉刀準備!”

先前這一幕,也同樣深深震撼了眾鐵衛。

此時聽到楊錚再次的爆喝,眾人沒有任何遲疑和猶豫,紛紛舉起手中長刀。

“十步殺一人,”

“千裏不留行。”

“事了拂衣去,”

“深藏身與名。”

伴隨楊錚的輕吟,數十個文字從畫卷中飄出,沒入血氣之中。

與此同時,眾鐵衛手中的長刀中,飛出一道道長短不一的銳金之氣!

這些銳金之氣激射向空中,紛紛沒入了那血氣內。

那血氣在吸收了這些銳金之氣後,瞬息之間凝縮為一團,並一閃之下,化為了一口尺許長的暗金色飛刀!

“斬!”

楊錚神色冰冷,雙眸微凝,鎖定了場中餘下幾人,一揮手,下了斬殺令。

眾鐵衛手中長刀狠狠向前一劈!

刺耳銳利的割裂嘶鳴聲,頓時在空中炸響。

那口暗金色飛刀,嗖的化作一道暗金色血光,呈弧形的激射而斬。

噗噗噗!

陳師唯,溫童和溫良三人,早在楊錚再次取出儒術卷軸時,便已嚇的六神無主,此刻幾乎是想都沒想的就掉頭分開逃遁。

但這暗金色刀光實在太過於迅捷恐怖!

他們甚至都沒能感覺到刀光臨身,三顆頭顱便在三個不同的方向,幾乎同時被一道弧形刀光斬中,被切割下來,掉落地麵。

三具無頭屍體,也同時在三個不同方向,撲倒在地!

斬殺了三人之後,那暗金色刀光也潰散消失。

同一時間,楊錚麵前的卷軸同樣自燃化灰。

楊錚的臉色現在看起來十分蒼白,毫無任何血色,似乎大病了一場。

他頗有些牙疼的一翻掌,取出了前不久才剛僥幸煉成的極品安神符,祭出後,拍在了身上,飛快的補充著消耗的神識。

而眾鐵衛也好不到哪去,一個個仿佛被抽空了力氣一般,紛紛跌坐在地上。

蕭疏狂和楊大海還好點,臉上雖然也是頗有些蒼白,但好歹還能站穩。

鐵衛們手中的長刀和弩匣,也在下一刻,紛紛崩潰瓦解,化為鐵粉,簌簌而落。

那個少年,以及跟他一起的黑衣人,此刻皆駭然的看著楊錚,見到這一幕的兩人,眼神中幾乎同時閃爍起莫名的光芒。

沈若言和古高風二人立刻察覺,瞬息攔在了楊錚等人和他們二人之間,神色警惕的盯著這兩人。

“想不到啊,真是想不到,晉公世子居然掌握了儒門的助戰詩辭術法,嗬嗬,很好,很好!看樣子,今日本王必須要出手,滅了你們,以絕後患了!”

那少年掃視了一遍眾人後,目光最終定格在楊錚的身上,眸中毫不掩飾自己的濃濃殺機。

他輕輕一拍手。

嗖嗖嗖!

山神廟四周的山崖下,飛快的衝出來十幾道黑影。

這些人個個皆是修仙者,身上氣息竟清一色全都達到了煉氣後期,乃至煉氣巔峰之境。

“本來是給他們準備的,想不到最終卻要用在你們的身上。能死在本王秘密培養的這些仙影衛手中,你們應該感到榮幸才是!”

那少年目光閃爍,嗬嗬而笑,不疾不徐的踱著步,盯著楊錚開口道。

他的目光幾乎一刻不離的始終在盯著楊錚,似乎生恐楊錚還藏有其他什麽手段。

而原本跪倒在地的劍無極,此刻聽了那少年的話,神色變得越發難看,扭頭看向少年。

“你原本竟打算要對我出手?”

“嗬嗬。”

那少年譏誚的掃了一眼劍無極,朝其咧嘴笑了笑。

“有何不可?劍氣衝霄堂的人皆是桀驁不馴之輩,不伏朝廷王法管轄,這樣的門派,不該存在於大魏的疆域之中,滅你莫非還錯了不成?”

“好,好,好!好一個不伏朝廷王法!我呸,狗屁的王法!世俗朝廷,也妄想收服我劍氣衝霄堂,做你的清秋大夢去吧!”

劍無極連連冷笑,踉蹌著站了起來。

“真以為劍某溫養的飛劍被毀,就沒有保命的手段了麽?曹正純,你太小看我劍無極了!”

“嗬嗬,那本王就拭目以待,看看你還有什麽手段。說起來,你的神魂修煉的不錯,到是很適合做鬼差,本王其實可以給你一個機會,歸順大魏。

我們城隍大人,可以幫你煉製一塊幽冥符令,至少可保你三百年陰壽,有了這三百年的陰壽,何愁不能修成鬼仙?”

那少年嘴角邊掛著自信的微笑,循循善誘,向劍無極侃侃而談道。

原本一臉桀驁之色的劍無極,聽到這話,神色瞬間一變,果真露出意動之色。

其實別看他這二十餘年來,執掌劍氣衝霄堂,風光無比,但自己的情況,唯有自家知道。

他這輩子同樣也是築基無望了。

如果能做個鬼差,修煉鬼道,說不定還真有成為鬼仙的一天。

“我憑什麽相信你?”

劍無極神色陰晴不定的盯著那曹正純。

“你隻能相信我。想必你應該清楚,整個九州,目前隻剩下我們京師一座城隍神廟還能敕封陰差。”曹正純傲然道。

說這話的時候,他還不忘瞥向楊錚等一眼,似乎想要通過這些話,鎮住眼前的這些人。

“這世上可不止有修仙者,還有神靈,你們這些修士,坐井觀天,又能知道多少?”

曹正純優越感十足,臉上掛著傲然的淡淡自信微笑。

“楊錚,舉頭三尺有神明,這可不是一句空話。我們大魏皇室曹家,乃是有天庭敕封的真正神靈!你莫非真以為,你們楊家的所作所為,我們不知道麽?”

“今日就先拿你這個尚未成封的晉公世子開刀,殺殺楊家的銳氣,也好叫那楊忠武明白,這天下究竟是誰的天下!準備受死吧!”
給我留言 - 最新更新 - 百度地圖 - 網站地圖 - RSS訂閱
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,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,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