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4章:異變困局,四大煉氣圓滿之圍(求訂閱)
loading...
地部黃榜中提到的善功,就是天道功德,雖虛無縹緲不可捉摸,但對生靈的作用卻極大。

有功德護佑,就能受天道庇護,可避劫擋災,也可消除因果業力。

既然處理此事有善功可得,楊錚自然不敢有絲毫大意。

半個時辰修整時間剛過,蕭疏狂派出去的護衛也全都返回。

他們不僅已勘探好了周邊地形,甚至已經找好了伏擊凶虎妖獸的合適地點。

幽燕鐵衛自然不會與凶虎妖獸進行近身纏鬥,他們的拿手本領是戰陣合擊之術。

“世子殿下,你看咱們該當如何處置?”

蕭疏狂來到楊錚跟前,叉手一禮,向其請命道。

“咱們帶來的護衛,有多大把握,可以對付那二級的凶虎妖獸?”

楊錚沉吟的掃了一眼周圍的眾鐵衛,向蕭疏狂問道。

“若是隻困住它,帶來的這些兄弟足夠用了。但若想獵殺二級妖獸,怕是力有未逮。”

蕭疏狂一臉認真的凝重回道。

他還沒狂妄到,以為憑他們這些人,就能把二級妖獸滅掉。

任何一頭一級巔峰的凶獸,發起狂來,都足以毀滅一個中隊的鐵衛,更不用說二級的凶虎妖獸了。

但若是隻困不殺,對他們來說,到是可以做到。

幽燕鐵衛人手配備的都有鐵臂勁弩,可以對普通凶獸造成重創,卻沒辦法對妖獸構成什麽有效的威脅。

他們所依仗的,其實是戰陣凝出的魄力威懾。

以二十人小隊為一個威懾單位,百人的中隊,可以構建出一個簡化版的五虎群羊陣,能夠凝聚百名鐵衛的武魄之力,在氣勢上形成壓倒性的威懾之力。

即便是二級妖獸碰上,也不敢正麵衝撞。

蕭疏狂把自己對獵殺山神廟內那頭二級妖獸的想法,跟楊錚說了一遍。

正在這時,山下忽然傳來一道鳴鏑聲。

蕭疏狂神色一動,皺眉掃了一眼山下,壓低聲音向楊錚道:“不好!咱們留在山下的兄弟遭到了襲殺,看來應該是有其他人,也發現了這裏,正在朝這邊趕來!”

另一邊的溫童神色也是一變,向楊錚催促道:“那還等什麽?趕緊下手吧,否則等對方來了這裏,我們便無法獨占此地的好處了!”

楊錚顯然也沒想到,此時竟會出現其他意外情況,聞言眉頭微微皺起,掃了一眼山神廟的方向,又看了看山下。

“能判斷山下來人是什麽路數麽?”

幽燕鐵衛有自己的傳訊手段,楊錚想搞清楚,山下示警的鐵衛,是否有其他信息傳來。

“暫時還不清楚,但想來應該不是修仙者。”

蕭疏狂沉吟道。

若是修仙者,憑他們的手段,想要瞞過負責警戒的鐵衛,當是不難。

對方既然能被鐵衛察覺,多半應該是武者。

“你們且先在這裏按兵不動,我們進去把那妖獸引出來。”

楊錚稍作思量,叮囑了一聲,隨即命溫童師徒當先引路,他和沈若言,古高風三人緊隨其後,向山神廟飛快逼近過去。

五人數息間,便抵達山神廟前。

溫童,古高風和沈若言三人的神識,先後放出,向山神廟中掃了過去。

“怪了,凶虎並不在廟內,不該啊?”

溫童皺眉奇怪的嘀咕了一聲。

“莫非它察覺到危險,提前跑了?如此的話,我們豈不是可以直接去那小秘境了?”

古高風喜道。

“或許吧。走,先進入廟裏看看情況,大家小心一些。”

楊錚掃了一眼幾人開口提醒道。

幾人皆點了點頭,散開陣型,向山神廟中走去。

這座山神廟的主結構保存的還算完好,不過就是荒廢了太久,看起來十分荒涼破落。

進入山神廟的主殿,眾人隻見那供奉的山神像,坍塌了半邊,另外半邊尚算完好,依稀可見,此山神並非人類,而是一虎頭人身的妖族。

“這莫非是一座淫祠?”沈若言看到那破敗的山神像,愣了一下道。

楊錚搖頭道:“未必。”

山神土地之流,未必都是人族,也有妖屬之類的充當。

事實上在更早的一些時候,這一類的神靈,反而是妖族占了多數。

眾人在山神廟內轉了一圈並未發現妖獸,但卻發現了一些掉落的黑色虎毛,甚至還看到了一些幹涸的血跡。

從血跡上散發出的妖氣來看,當是來自那凶虎妖獸。

“那凶虎妖獸受傷了?莫非已經有人來過這裏?”

古高風看著那些虎毛和幹涸血跡,神色頓時變得有些不大好看了。

“貧道以為未必如此。那凶虎妖獸畢竟已是達到了二級,試問除了築基期修士,還有誰能傷得了它?”

溫童神色有些不自然的說道。

“那這又作何解釋?”古高風指著那些虎毛和血跡皺眉道。

楊錚和沈若言二人,都在打量著大殿四周。

“的確已經有人來過了。這裏曾爆發過激烈的打鬥,你們看,那神像並非自己坍塌,而是被法術擊毀的,痕跡還很新。還有這裏,也殘留有不少打鬥的痕跡。”

沈若言指著神像,以及四周不少雜亂的痕跡,對眾人道。

“就算真有人來過,甚至獵殺了那頭妖獸,也並不能證明,小秘境就被他們搶先得手了!要不,我們還是趕緊去那小秘境看看吧!”

溫童神色顯得越發不自然,語氣頗有些急切的道。

“好!那麻煩溫道長帶個路!”古高風也十分著急的道。

楊錚不動聲色的再次掃了一眼整個大殿,目光最終落在了一處地方。

他走了過去,伸手在那個地方摸了幾下。

“世子殿下莫非有什麽發現?”溫童快步走到楊錚附近,眉頭微微皺了一下的問道。

“沒什麽,隻是覺得這些痕跡,應該是劍氣所致,所以就好奇的看看。”

楊錚搖了搖頭。

“走吧,去你說的那小秘境看看。”

“諸位跟貧道來!”

溫童快步朝大殿後走去。

轉過一道門,山神廟的後院隨之暴露在眾人眼前。

整個後院看起來更加的破敗,絕大部分的建築物都已經被摧毀。

看到這裏的情形,眾人已經可以十分確定,此地的確曾爆發過非常激烈的戰鬥。

溫童一言不發,施展清風訣,朝著後山某個方向飄落而去。

古高風不疑有他,也飛快施展法術跟了上去。

楊錚拉了一把沈若言,用神識向其傳音道:“你懂陣法麽?”

沈若言被楊錚抓住胳膊,麵色微微一變,剛要掙脫,聞言卻停止了手裏的動作,微微點了點頭,目光同時謹慎的開始打量起四周。

“世子殿下,找到了!快點來啊!小秘境的入口就在這裏!”

數十米外,傳來溫童激動的聲音。

“怎麽樣?”楊錚低聲向沈若言問道。

沈若言驚訝的看了楊錚一眼,道:“這裏的確被人布置下了一座小型的陣法,不過卻是隱匿氣息的陣法,並非困殺陣。你怎麽能夠察覺到?”

“直覺而已,你能肯定真不是困殺陣麽?”

楊錚隨口找了個借口搪塞過去,接著又問道。

沈若言點頭道:“不過就是一座簡易的六合藏氣陣而已。這種陣法,雖出自道門,但儒門六術裏的數術,其實也有類似的陣法記載,你若仔細觀察的話,應當也能看出來。”

楊錚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。

二人這才各自施展法術,很快來到溫童和古高風他們附近。

小秘境的入口所在之地其實是山神廟原來的後堂內,隻不過那後堂已被人暴力拆毀,導致入口也跟著暴露了出來。

而在那片廢墟的外,就是山神廟的後山區域。

那裏是一片茂密的灌木林叢,其間生長著各種不知名的灌木,層層疊疊,難以看清其內的虛實。

那頭二級凶虎妖獸,就藏在這片灌木叢內。

眾人眼前,是一個直徑五六尺左右的地道入口,入口上隱約可見淡淡的靈光。

“咱們快進去吧!要不貧道來打頭陣?”

溫童看著楊錚,語氣有些急切的道。

“不急,興許那頭妖獸就藏在這裏麵,也或許妖獸被人滅了,那滅了妖獸的人,此刻正躲在裏麵也未可知。我們貿然進去,很可能會遭遇偷襲,不如就守在這裏,等對方出來。”

楊錚瞥了一眼溫童,抬手阻止道。

古高風原本也非常迫切的想要進去,聽到楊錚這番話,頓時愣了一下,臉上隨即露出了一絲尷尬的訕笑。

“還是世子殿下慮事周全。”

“貧道打頭陣,有危險也是貧道先頂著,你們怕什麽?”

溫童有些不悅的掃視著幾人,冷笑道。

“你們若是害怕,那貧道可要進去了。到時候可別怪貧道不夠意思,有什麽寶物,貧道可要全占了。”

古高風臉色一變,目光也跟著看向楊錚,張了張嘴想說什麽。

“我並不缺修煉資源,此次來為的是那頭妖獸,不想冒險。幾位若是不怕,隻管進去就是,有什麽寶貝,你們隻管取走,若那凶虎真藏在裏麵,我隻要凶虎屍體。”

楊錚淡淡的說道。他總感覺事情有些不對勁,但具體哪裏不對勁,一時間卻又沒什麽頭緒,因此並不想冒險進入未知之地。

溫童麵色微微一變,道:“這……世子此言當真?你真不要裏麵的寶物?即便裏麵有築基丹也不要?你可不要後悔!”

“築基丹?”

聽到這話,幾人臉色都變了。

尤其是古高風和沈若言。

築基丹的誘惑,煉氣期境界的修士,沒誰能抵擋得住。

楊錚也一臉激動,甚至迫切的追問道:“溫道長,你確定這裏麵真有築基丹?”

溫童幹笑道:“貧道確……卻又沒有下去過,哪敢確定?不過,這裏以前既然是太行山神的道場,有築基丹之類的寶物,也不奇怪吧?”

“算了,我還是不下去了。”楊錚搖了搖頭。

那種不對勁的感覺越來越強烈了,他決定靜觀其變,同時暗暗放出神識,給蕭疏狂傳去了一道訊息,命他暗中向自己這邊靠攏,以防不測。

再說,楊錚現在並不缺修煉資源,他深信,憑自己的巫道傳承,即便離了築基丹,也未必就不能築基,何必涉險?

他此行最大的目的不是尋幽探寶,而是斬殺或者收服那個樊虎子。

在神識的感應中,楊錚留意到,蕭疏狂等人已然暗中潛伏到了六十餘米外,並做好了相應的部署,隨時可待命而動。

溫童雙眉微微皺起,臉上的陰沉之色一閃而逝。

就在這時,異變陡然爆發!

但見那地道的入口處,突然間炸裂而開,一道劍光破空而出。

眾人登時麵色大變,紛紛向外退開,祭出各自寶物,神色警惕的盯著那劍光。

蕭疏狂等人正要衝出,卻被楊錚暗中打了個手勢阻止了。

那劍光飛出之後,一道人影也跟著飛了出來。

劍光一凝,化作了一口尺許長的青色飛劍,懸在了半空,緊跟著人影一閃,也顯出了衝出來的那人真容。

卻見那是一個身材魁梧,容貌凶悍之極的大漢。

此人身上散發著攝人心膽的森寒劍氣,一雙狹長的眼睛裏,閃爍著冷厲的凶光。

就在這大漢破開洞口,從其內衝出的同時,又有數道身影,先後飛出,落在了四周。

其中兩人做道人打扮,一人白發白須,另一人稍微年輕一些,二人皆身背寶劍,目光冰冷的鎖定了楊錚。

另外還有二人,一人穿著一身黑衣,麵上也罩著黑巾,另一人是個麵容普通的少年,不過穿著卻很華貴。

那黑衣人站在少年身後,似乎是少年的護衛。

這突然衝出來的幾人,除了那個中年道人外,其餘幾個身上的氣息皆強橫的離譜,竟清一色全都是煉氣大圓滿的修士!

即便是那個中年道士,也有著煉氣十一層左右的修為。

“老溫,你他娘真是囉嗦,不就是收拾一個小崽子嗎?至於這麽麻煩?”

那魁梧凶悍的大漢,滿不在乎的掃了一眼四周,目光最終落在了楊錚的身上。

溫童幹笑道:“讓堂主見笑了。”

說完這話,溫童又看向那名白發白須的道人,道:“茅道兄,這小子溫某已經給你帶來了,咱們事先可說好了,他身上其他東西,大家可以平分,但那顆‘烈火珠’,溫某必須要拿走。”

“溫童!你,你……你竟然設計謀害晉公世子?難道你不怕老國公找你報仇?”

古高風又驚又怒,有些畏懼的偷偷掃了一眼其他人後,向溫童斥責道。

“一個老不死的武夫,有什麽可怕的?溫某既然敢做這件事,就已經謀劃好了一切。溫某已經答應加入劍氣衝霄堂,區區凡人武夫,難道還敢找上太行山來不成?”

溫童不屑的冷哼了一聲。

“嘖嘖,這小子還不賴啊,都這時候了,居然還能這麽鎮定。”

那魁梧凶悍的大漢,正是橫行太行山的劍氣衝霄堂堂主劍無極,他神色頗有些怪異的打量著楊錚,嘖嘖驚奇道。

“堂主你太抬舉他了。依貧道看,這小子分明是被嚇傻了!”

溫童不屑的撇了撇嘴。

區區一個煉氣四層的毛頭小子,有什麽可值得重視的?

漫說這裏的其他人,就是他溫童的弟子,都可輕易滅殺了這小子。

楊錚此刻看起來的確很鎮定,但神色間卻依舊難掩凝重。

他雖然對溫童並無任何好感,甚至早就懷疑他的忠誠度,但卻也實在沒有料到,溫童這次竟然會夥同他人算計自己。

“就為了區區一件上品法器,你就如此處心積慮的算計我?”

楊錚皺眉看向溫童。

“哈哈哈!”

溫童像看蠢材一樣的看著楊錚,不屑的哈哈大笑。

“那‘烈火珠’隻是個搭頭,貧道可是聽這位茅道兄說了,你從那無量壽佛寺中得了好處,有能夠突破築基的方法。你說,貧道能不動心麽?”

“跟他廢什麽話?茅兄,趕緊動手吧,搜魂煉魄的事情,劍某不擅長,這條小雜魚,就交給劍某了。這小子細皮嫩肉,長得也著實令人垂涎,殺了可惜,劍某就今日就收了,做個孌妾玩玩。”

劍無極嘿嘿一笑,操控空中的飛劍,一步步向沈若言逼近過去。

聽到如此汙言穢語,沈若言臉色瞬間變得鐵青。

“狗賊著實可恨!”

他身影一動,周身四麵,瞬息間出現了重重疊疊的書影畫卷。

與此同時,一道卷軸也從其腰間儲物袋中飛出,落到了其手裏。

“儒家的東西華而不實,今日且讓你見識見識某家的劍仙手段,才好讓你這白麵小子,心甘情願的臣服在老子胯下!”

劍無極獰笑一聲,操控飛劍,斬向沈若言。

另一邊,那個黑衣人也已然出手,目標赫然是古高風。

“陳王餘孽,別說你今日死的不明不白,殺你者乃大魏皇室正宗。”

黑衣人陰惻惻的冷笑道。

“該死!你們是如何知道我的身份的?”

古高風臉色大變,神情猙獰的死死盯著那黑衣人。

“這位乃是我曹氏一族供奉的先祖城隍麾下判官大人,想查找你一個陳王餘孽,還不是輕而易舉?你乖乖束手就戮,還可留得魂魄,成為城隍大人麾下陰兵鬼差,否則,可別怪我辣手無情了!”

黑衣人冷笑道。

楊錚看了一眼那黑衣人,暗暗搖了搖頭。

此人根本就不是什麽判官,否則地部黃榜上不可能沒有記錄,看來他不過隻是個鬼差而已,卻被黑衣人抬出來狐假虎威,嚇唬古高風。

“小輩,乖乖交出無量壽佛寺所得,貧道可以答允,不磨滅你的神魂,令你依舊可輪回投胎,否則,可別怪貧道心狠手辣,讓你嚐一嚐抽魂煉魄而死的滋味。”

茅師古抽出背後木劍,冷冷的盯著楊錚威脅道。
給我留言 - 最新更新 - 百度地圖 - 網站地圖 - RSS訂閱
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,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,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