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2章:魂變,今日起,吾掌地部黃榜(求訂閱)
loading...
“我也沒有什麽好方法,唯一可做的或許就是,製作一塊能夠持續使用的辟邪玉符,你隨時佩戴在身上,應該能夠起到一定的淨化作用。”

楊錚沉吟片刻後,想了一個折中的辦法,對碧清蘿說道。

其實最好的辦法自然利用辟邪巫符,構築一個專門淨化陰冥之氣的法陣,在法陣中,汲取淨化後的陰冥之氣修煉。

楊錚雖沒有研究過陣法,卻可以購買相應的布陣器具,把辟邪符銘印在那些布陣器具上。

不過銘印巫符自然需要動用巫靈,消耗大量的神識和精力。

楊錚可不想做這種出力不討好的事情。

“那真是太好了!不知你需要什麽樣的製符材料,貧道現在就可以準備!”

碧清蘿聽得楊錚答應幫忙製作辟邪玉符,頓時大為高興。

楊錚從儲物袋中取出紙筆,當場寫了一份兒材料清單交給了碧清蘿。

清單上羅列了不少的製符材料,其中最難尋的,便是刻製辟邪符的“幽靈玉”,楊錚列出的是極品的“幽靈玉”,而且還是兩塊。

看了材料後,碧清蘿的雙眉不由擰在了一起,瞥了楊錚一眼。

她雖然不會煉製符籙,但對材料還是有一定研究的,這上麵列出的材料,有不少明顯根本不是煉製辟邪符的材料。

但她還是捏著鼻子認了,誰讓自己現在有求於楊錚呢。

“好,貧道這就開始收集材料,待收集齊備後,該去何處找你?”

“直接去晉公世子府好了。既然沒事,那楊某告辭了。”

楊錚起身離開了“冰靈閣”,往隔壁房間走去。

“錚哥,我師父她……”

剛進入房間,慕容秋便有些迫不及待的迎了上去,忐忑的看著楊錚,欲言又止。

“沒事兒,就是請我幫忙煉製一枚玉符。現在沒事兒了,吃飯吧。”

慕容秋這才鬆了一口氣,不過還是有些神思不屬,心事重重的。

楊錚也能明白她的心思,碧清蘿畢竟做過她幾年師父,雖說沒教過她多少東西,但好歹也算是領她入門修行之人,一下子被解除了師徒關係,她心中有些悵然若失也正常。

用過餐後,一行人離開坊市,徑直返回城內世子府。

進入國公府地下密室,楊錚不覺思量起今日之事。

這次水雲莊之行收獲可謂不小,不僅買到了丹鍋,也獲悉了兩個重要的消息秘聞。

水雲莊莊主洛天涯的事情暫且不提,最關鍵的還是茅山掌門的事情。

楊錚也沒想到,無量壽佛寺之事,居然把這老家夥給招出來了。

在楊錚掌握的資料中,有關茅師古的信息還不少。

此人早在十多年前就已經達到了煉氣大圓滿的境界,這樣的存在,幾乎已是九州修仙界,除了小靈域外,最頂尖的一批人物。

被他惦記上了,自己以後的安全還真成了個大問題。

自己的身邊雖然也有兩個高手,一個是蕭疏狂,一個是沈若言。

蕭疏狂是地階初期的大宗師,這個級別的高手,相當於煉氣期巔峰境界的修仙者,真實的戰力,其實也就相當於煉氣十層巔峰之境。

修仙者的煉氣期,共有十三層的境界,前三層為初期,四至六層為中期,七至九層為後期,十至十二層為巔峰,而十三層則為大圓滿。

一般修煉到煉氣後期圓滿,也就是九層圓滿,就能夠嚐試築基了。

但真能在這個境界築基者寥寥無幾,隻有那些真正的單靈根天賦的天才,才有較大幾率在這樣的情況下築基。

其餘天賦的修士,大多是在煉氣巔峰階段築基。

而真正把境界修煉到煉氣十三層的修仙者,其實並不是什麽好事兒。

這意味著,此種修士要麽天賦很差,要麽機緣不足,基本就是終生無望築基了。

這樣的修仙者,一般情況下,基本都會選擇另辟蹊徑,要麽瘋狂磨煉法術,增強自身的戰鬥實力,要麽專修神魂,妄圖凝出真魂,走鬼修之路。

楊錚懷疑,茅師古那老家夥,常年跟鬼物打交道,隻怕多半選擇了鬼修之路。

這種人不僅戰鬥力強悍的離譜,且還擁有許多詭秘的邪魔鬼道之術,極不好對付。

自己目前最大的依仗,無非就是巫靈和不滅血焰。

辟邪符雖然對鬼道有不小的克製,但若境界相差太遠的話,這種克製就會被極大削弱。

必須要設法再弄一些保命的法器或者手段才行。

想到此處,楊錚不由停止了思索,再次翻閱起巫族的傳承記憶信息。

閉目沉默良久,楊錚忽然睜開眼,臉上浮現出一抹喜色。

“巫族傳承還真是個大寶藏啊,竟然有如此離奇的手段!”

楊錚驚喜的喃喃自語著。

經過一番仔細查找,還真讓他尋到了一門合適的巫術。

此巫術名為“拘靈術”,說起來在地球遠古時代的巫族中,此術曾被地球的巫族祭司們廣泛的應用過。

既然這方世界很可能是西遊背景的地仙界,也就意味著這個世界應該是存在神靈的,是可以通過“拘靈術”,拘來神靈,作為戰鬥的臂助。

巫族傳承中,記載著極為詳細的三界神靈等級。

人間神靈一般為下三品的山神土地河瀆之神,以及陰司城隍判官之流。

這一類的神靈多被稱之為陰神,實力並不多強,從九品至七品不等,相當於修士的煉氣,築基和結丹的實力。

地仙界中也有人間,就比如大魏朝這樣的凡間。

楊錚目前為止雖還未見過有這樣的陰神出現過,但沒見過並不代表沒有。

在這些陰神之上,從六品至四品的為靈神,也叫靈官。

這個級別的神靈就厲害多了,一般為神府的府君或山嶽神君。

比如東嶽神君之類,便數此列。

這種級別的靈官,除了享受地仙界的香火供奉之外,已經有一定的資格,可以神遊天界,每隔一段時間便能上天述職。

此類靈官的實力境界,則相當於修士的元嬰期至煉虛期。

第三類則是從三品直至一品的陽神,這一類在下界則為帝君,在上界則為天官,他們既在下界有神殿道場,其內供奉有其香火法身,又在天界有司衙,本尊在其內當差修行。

這一類的陽神,據說在天書神榜之內有真靈寄托,天榜不滅則陽神不朽,屬於與天書神榜同壽之神。

此類陽神的境界則相當於合體期至劫仙期的修士。

在陽神之上,則便是真神和真仙之流了。

巫族傳承中提到,三品之上的神靈歸天書掌管,三品之下則歸地書統轄。

以楊錚目前的巫靈境界,若能練成“拘靈術”的話,應該能拘到八品左右的神靈助戰。

按照來自南贍部洲靈域的那位元嬰期大修士羅公遠所言,他現在所在的九州陸島,應該在東海之中。

也就是說,他應該可以拘到分屬東華大帝君管轄的一幹毛神。

說幹就幹,楊錚當即便開始仔細的揣摩“拘靈術”。

一晚上的時間悄然流逝。

楊錚基本已把這二級的“拘靈術”揣摩的差不多了。

不過,想要施展“拘靈術”,還得煉製出一枚真正的“拘靈符印”才行。

拘靈可不是那麽簡單的,即便通過法咒能夠把陰神招徠,但若是沒有憑信的話,人家根本不可能聽你調遣。

可煉製“拘靈符印”,至少得需要上好的靈玉方可。

楊錚不覺一拍儲物袋,取出了那枚禦靈牌。

還好當初從碧清蘿手裏,把這塊禦靈牌要了過來,現在到省事兒多了。

他現在隻需在此禦靈牌內,再銘印一枚“拘靈符”就行了。

楊錚並未立刻動手銘印,而是取出巫門道符,仔細的又開始揣摩那“拘靈巫符”。

此符同樣屬於三十六個低階巫符靈紋之一,不過卻屬於最為複雜的十二個低階巫符。

楊錚花費了兩天多的時間,在耗費了大量神識下,才總算把這枚巫符靈紋完全掌握。

這天晚上,楊錚在準備妥當後,便開始在禦靈牌內銘印“拘靈符”。

“拘靈巫符”的靈紋十分精細複雜,稍有不慎,便可能導致禦靈牌被毀,楊錚絲毫不敢有任何的大意,精神高度集中,安神符時刻準備著,神識更是始終與禦靈牌保持著牽連。

足足耗費了一個晚上的時間,楊錚在消耗了四張中品安神符後,終於成功的把一枚“拘靈符”銘印在了禦靈牌內。

“大功告成!”楊錚看著手裏完成的作品,相當的興奮。

當此符銘印完成後,就在楊錚才剛興奮了片刻,甚至還沒反應過來之前,那禦靈牌突然間便發生起了某種奇異的變化。

它竟仿佛是擁有了靈性一般,從楊錚的手中掙脫出去,漂浮在了地下室的空中。

與此同時,一道道的金光竟是憑空而生,出現在了地下室的空中,並不斷的朝著“拘靈符印”內匯聚灌注著。

禦靈牌的表麵也開始出現了某種未知的神異莫測變化。

一股浩瀚的威力,不知從何而來,降臨在了那禦靈牌所化的“拘靈符印”上。

下一瞬,禦靈牌的形狀,竟漸漸的開始在扭曲變化著,其上更是撲簌簌落下許多灰渣,整個慢慢開始變得光潔晶瑩起來。

絲絲縷縷的寶光,跟著流溢而出,照耀的整個地下室一片明亮!

楊錚的巫靈也在這一瞬間,被拉扯出體內,進到了無間大夢冥空之中。

他隨後見到,在巫靈的不遠處,竟然憑空出現了一團刺目的金色光團。

光團散發著神異莫測的金色霞光,一部分由冥空落入地下室,絕大部分則向楊錚的巫靈席卷而去。

在那金色光團霞光的照耀下,楊錚的巫靈竟感受到了一股極為熟悉親切的氣息,仿佛那團金色光團,跟他的巫靈有著某種聯係一般。

沐浴在此金光之下,楊錚的巫靈感覺前所未有的舒爽,仿佛吃了大補的靈藥。

“巫門至,人魂變,玄黃地魂歸位!”

一縷若有似無的念力信息,從那些金光中傳出,沒入楊錚的巫靈之內。

楊錚感覺自己的巫靈,正在發生著某種神異的變化。

原本卡在臨界點,遲遲不得突破的境界,竟瞬息間水到渠成的突破了!

他的巫靈,極其順利的兌變為巫魂,一躍達到了魂變境界!

原本呈白色的巫靈,表麵漸漸披上了淡淡的金光,仿佛也變成了一團金色的光球。

同一時間,原本被楊錚收在身上的巫門道符,驟然化作一道白光,也進到了無間大夢冥空之中,並一閃之下,化作若有似無的一道黃色光門。

絲絲縷縷的黃色氣息,從光門中噴吐而出,落在了楊錚的巫魂,以及那團憑空出現的金色光團上。

金色光團一閃,遁入黃色光門內,消失不見了。

楊錚的腦海中瞬間再次多出一股莫測神異的信息來!

“洪荒落,神界開,玄黃量劫自爾來!”

“人魂變,地魂歸,天魂尚在九天外!”

“人巫現,地巫滅,天巫掌教當合道!”

“大劫將至,巫門複歸,此一紀元合該巫部掌道!”

“吾為祖巫後土,賜汝巫門,速至祖巫之墓尋玄黃寶鑒執之,掌天巫教尊,開此玄黃量劫,合玄黃三界六道,以興天巫大道……”

楊錚盤坐地下室的石床上,腦中不斷回響著一道道奇異的大道天音,徹底有些傻眼!

他委實沒有想到,不過隻是興之所至,煉製了一枚“拘靈符印”,竟然徹底引動了隱藏在巫門道符之內的真正秘密爆發!

那大道天音回響數遍後,漸漸低轉,直至消失。

楊錚的巫魂瞬間返回魂海。

巫魂之上的淡淡金光,隨即把魂海照耀的一片明亮。

此際,楊錚發現,自己竟然能夠內視魂海了。

在巫魂的內視下,楊錚見到,自己的魂海是一片空濛浩瀚的虛空。

虛空之中,到處充斥著灰色的迷霧,隻有中央巫魂所在的區域,有一方圓數丈大小的澄澈區域,其內繚繞著淡淡的白色氣息,楊錚知道那氣息就是他的神識。

隨著巫魂上淡淡金光的照耀,四周的灰色迷霧仿佛受到了某種力量的排斥,不斷被金光形成的氣流推著向四外擴散而去。

直至這空間整整擴展了八九倍的樣子,迷霧才如同屏障一樣,停止了下來。

一個淡金色的光罩,漸漸凝出,隔在了灰色迷霧與澄澈區域之間,使得這中央區域,真正凝出了一個獨立的淡金色空間。

此空間如同一個氣泡,懸浮在魂海的中央。

楊錚隨即感覺到,自己的神識感應範圍,陡然間暴漲了將近十倍!

原來隻能探查到方圓三十米的範圍,此刻卻已可探查方圓三百米的範圍。

巫魂也變成了一道模糊的淡金色人影,漂浮在淡金色空間中。

這樣的變化令楊錚十分驚喜,同時也有了一絲明悟。

與此同時,絲絲縷縷的黃色氣流,憑空出現在淡金色的空間內,並以空間的上下中間線為分界線,不斷填充著下方區域。

某一刻,當下方區域徹底被黃色氣流占滿,那些黃色氣流開始不斷壓縮凝固,形成了如同大地一樣的厚重黃色土層。

轟隆隆的陣陣奇異聲音,在魂海中不斷震蕩著,仿佛開天辟地一般。

當球狀的淡金色空間下半部分,徹底凝實之後,黃色氣流隨之消失不見。

下一瞬,那道原本漂浮在無間大夢冥空的黃色虛淡光門,忽然間憑空出現在了魂宮空間的上方,靜靜懸浮在了巫魂的旁邊。

這一刻,楊錚福至心靈,驀然感覺到許多紛繁蕪雜的信息,充斥入腦海中,並漸漸以某種規律,開始在他的腦海內進行著某種奇特的排列組合。

楊錚微閉雙眸,靜靜的體悟著這種奇特玄妙的感覺,徹底忘記了周圍的一切。

時間流逝,日月輪轉。

三天時間悄然過去。

這一日,楊錚忽然睜開雙眸,眸光中,有絲絲縷縷的黃色微光不斷閃爍。

“洪荒周天萬域,玄黃三界六道,自今日起,吾當掌地部黃榜,拘萬界神靈為我所用!”

楊錚不由自主,口中輕吐玄妙道音。

驀然間,天地似有所感。

外界。

轟隆隆!

原本晴朗的天空,忽然間陰雲密布,雷光電閃,陣陣沉悶的霹靂之聲,響徹三界。

周天無數大能似有所感,紛紛驚醒,遁出洞府神殿,放出神念,遍查三界。

可那雷聲來的快,去的更快。

倏忽間消失的無影無蹤,無跡可尋。

天界各方,某些不知沉睡了多久歲月的大能,幾乎都在這一刻蘇醒,凝眸看向了某個神秘的方向,掐指推衍,微微呢喃。

“量劫開始了麽?佛門剛剛大興,新的量劫便要輪轉了麽?這一劫,又將是何方大教崛起?完全無跡可尋啊,莫非隻是天道的示警?”

……

楊錚倏然醒轉,緩緩收回了神思。

一枚方方正正,寸許大小的幽冥色晶瑩玉符,漂浮在其麵前。

那玉符的下方,銘印著一枚道韻天成的黃色符文。

這玉符的材質,已然徹底改變,完全看不出是幽靈玉了。

它仿佛被什麽神秘的力量進行了徹底的淬煉,變成了一枚純粹的道玉寶符。

“黃榜符印”。

一個名字憑空浮現在楊錚腦海。

此符印徹底脫離了器物的範疇,乃是某種道的顯化。

隻是這道才剛剛凝聚,殘缺不全,符印則尚處在初級靈器的範疇。

“以此符可拘七品以下陰神聽用。”

楊錚探掌一抓,那玉符便落入其手中。

他口中微微呢喃,嘴角邊浮起一絲莫名的笑意。

楊錚心神微微一動,神識瞬間沒入此“黃榜玉符”內。

下一刻,魂宮內,一張幽冥色卷軸,憑空浮現在巫魂麵前。

其上密密麻麻,出現了許多黃色人名。

不過那些黃色人名,隻有極個別閃爍著淡淡靈光,絕大多數並無光芒,而是暗淡的灰色。
給我留言 - 最新更新 - 百度地圖 - 網站地圖 - RSS訂閱
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,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,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