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1章:一口黑鍋,清蘿之求(求訂閱)
loading...
第二件拍賣品的爭奪,比第一件要激烈了太多。

樓上樓下,很快就冒出十幾個競拍者,且一個比一個瘋狂。

“龍虎丹”的價格,也在短短幾分鍾的時間內,就被抬到了一萬二千塊靈石的天價!

眾人都被這激烈的爭奪震驚的目瞪口呆,就連楊錚等人也不例外。

也無怪他們如此,實在是這“龍虎丹”的用途,對煉氣期巔峰的修士太重要了。

盡管此丹能幫助築基的幾率不足十分之一,但即便如此,對於那些卡在煉氣期巔峰的修仙者而言,哪怕有著萬分之一的機會,也沒人會放棄。

沒有此丹,築基的機會約等於零,而有了此丹,便能提升將近十分之一,試問誰不動心?

不過,價格飆到一萬二千塊靈石後,能夠出得起價的競拍者就不多了。

最終這瓶龍虎丹,以一萬三千塊靈石的天價,被三樓十四號包廂的神秘修士拍走。

接下來的第三件拍賣品,價值同樣也是極為驚人。

那是一塊中品接近上品的“純元石”,起拍價為五千靈石,最終卻以一萬四千塊靈石的天價被皇室拍走。

“純元石”其實也是靈石的一種,不過卻是極為特殊的靈石。

顧名思義,此石就是無屬性靈石,且還是接近上品的無屬性靈石,適合所有功法修行者吸收煉化。

而其內蘊含的純元靈氣,不僅是無屬性的,且能夠吸收的效率也要比五行屬性的中品靈石高數倍,尋常時,這樣一塊“純元石”,價格在五六千靈石。

但這樣的靈物,一般都掌握在小靈域修士手中,外間根本見不到。

真不知水雲莊是怎麽想的,居然舍得拿出此等寶物出來賣。

頭三件拍賣品拍賣成功之後,又有三件拍賣品很快被端了出來。

相比於頭三件,這三件拍賣品便差了一些。

第一件是一把飛刀法器,那飛刀長約七寸,名為“七星飛刀”,乃是選用七星隕鐵煉製而成,但相比於最開始的那件“玉竹青鋒劍”,可就差了不止一個檔次。

雖然同屬於頂階法器,但這把飛刀卻也隻是法器而已,還達不到靈器級別。

不過即便如此,這把飛刀也被人以一萬二千塊靈石的高價拍走。

楊錚此時才無奈的發現,自己兜裏的靈石,還真是少的可憐。

若非事先得了洛天涯的承諾,無論競拍什麽,一律半價的話,他甚至懷疑,自己怕是連參與競拍的資格都沒有。

而第二輪的第二件拍賣品,則是一張二級下品靈符“土遁符”。

此符可以連續使用三次,每次使用,便可令人直接遁入土中,片刻間便能遁出數十裏外去,端的是極其寶貴的逃命寶物。

當然,此符並非在任何地方都能使用,其一般隻能在靈土以下級別的土層中施展。

若是遇到了蘊含濃厚靈性的土壤,此符的功效就會大打折扣。

“第三件拍品,頂階防禦法器‘黑鍋’一口!”

隨著第三個玉盤上的紅綢被揭開,一口直徑尺許左右的烏黑鐵鍋,出現在眾人眼前。

“此法器乃是洛家從小靈域內偶然購得,經過測試,此鍋級別為頂級,具體功用不詳,不過,此鍋所用材料極為特殊,且祭煉後,可以瞬間化為九尺大黑鍋,可抵擋築基初期前輩法術的全力攻擊。起拍價六千塊靈石,每次加價不得低於五百靈石。”

洛獨悠在揭開紅綢,介紹此物的時候,表情多少也有些尷尬。

說實話,他還真沒見過修仙界中,有哪個修士,會用這樣的防禦法器。

這玩意兒看著實在是太跌份了。

“有沒有搞錯?是哪個家夥,居然無聊的煉出這種造型的防禦法器?”

“就是,這不是惡心人嗎?難道鬥法的時候,要背著一口黑鍋嗎,跟個大烏龜似的,也太難看了吧?”

下麵的眾散修,見到此物時,頓時神色古怪的紛紛議論起來。

洛獨悠介紹完了此法器後,拿眼掃視了一圈大廳,等待著大家報價。

結果等了幾分鍾,議論的人不少,出價的人卻一個沒有。

這樣的局麵,他多少也能預料到一些。

當初在小靈域坊市買下此物的時候,洛家還以為賺了個大便宜。

因為據他們洛家的一位鑒寶師鑒定得知,煉製此鍋的材料,極為稀有罕見,乃是一種幾乎在修仙界已經絕跡的隕鐵。

他們在測試過之後,本來是打算,請“盧大師”把此法器融掉,重新煉製一件攻擊類的法器,結果“盧大師”卻直接搖頭,說連他也沒辦法融掉此物。

這件法器,其實在小靈域中,早就名聲在外了。

“盧大師”其實已經不止一次的接觸過。

不得已,洛家隻好拿到外間來賣,希望能蒙一個冤大頭。

看到那黑鍋的第一眼,楊錚便有些心動了。

他正好缺少一件煉製巫藥的法器,此物很顯然根本不是防禦法器,而是煉藥的丹鍋。

隻不過,在修仙界中,用丹鍋煉藥的煉藥師,少之又少,用鳳毛麟角來形容也不為過。

丹鍋煉藥法,隻存在於極為久遠的上古年代,如今的煉丹術,基本用的煉丹法器,都是丹鼎或丹爐法器。

而且知道丹鍋煉藥的修仙者,也幾乎沒有了。

若非楊錚獲得了巫族傳承,隻怕連他也不可能知道,此鍋其實是一口能煉藥的丹鍋。

“六千塊靈石。”

楊錚見沒人出價,便嚐試下的報了個底價。

“嗬,還真有人買黑鍋啊?”

“哈哈哈,這年頭,居然真有人肯背黑鍋,稀奇,稀奇!”

聽到樓上有人報價,很快,下麵的大廳轟的一聲,頓時爆發出陣陣古怪笑聲。

大家的目光,不由自主的同時望向了楊錚所在的三十六號包廂。

即便從外麵看不到包廂裏麵的情況,但包廂內,除了楊錚外,其他三人的表情,也都變得有些尷尬起來。

“少爺,你……買鍋幹啥?!”楊大海苦笑道。

楊錚幹笑道:“買著玩兒。”

“世子這愛好還真是特別。”蕭疏狂也古怪的笑了笑。

“三十六號包廂的朋友出價了,還有沒有出價的?”

洛獨悠暗暗鬆了一口氣,心道總算有人肯當這個冤大頭了。

“六千五百塊靈石。”

忽然,大廳中,一個長相猥瑣的山羊胡老者,猶豫了一下後,也亮了亮牌子報價了。

“好,有人加價了,這位朋友出價六千五百塊靈石,還有沒有加價的?”

洛獨悠一喜的叫道。

楊錚本想直接開口再次加價的,但想了想,還是停住了。

他忽然意識到,這可是拍賣會而不是交流會,若是表現的太過急切,很可能適得其反,會引來更多人競拍者,因此,他便決定,暫時先緩一緩。

洛獨悠的目光,不由看向了楊錚包廂的方向,似乎期待著他再次加價。

但楊錚這邊卻沒動靜了。

那山羊胡老頭的表情,有些糾結,目光也若有似無的看向了楊錚包廂的方向。

“那位不是素來最怕死的王屋山修士‘烏老頭’麽?哈哈,還別說,這黑鍋法器,還真挺適合他的。頂著這件法器,活脫脫就是個老烏龜啊。”

眾人有識得那山羊胡老頭的,頓時哄笑起來。

“不對啊,我記得‘烏老頭’並不富裕啊,他怎麽買得起頂級法器?別是瞎喊的吧?”

也有人神色古怪的看著那山羊胡老者,奇怪的嘀咕道。

聽到這樣的嘀咕議論,那山羊胡老頭的表情更加糾結了。

“還有沒有朋友加價?”

洛獨悠再次問了一聲。

“七千塊靈石。再多我也買不起了。”

楊錚終於開口了。

山羊胡老頭聽到楊錚那邊的聲音,偷偷抹了一把冷汗,表情頓時一鬆,趕緊鑽進人群中,藏了起來,再不肯露麵。

洛獨悠見此,趕緊接連喊了三遍,見無人再加價,立刻拍板。

這件法器順利的被楊錚拍下。

七千塊靈石,即便是半價,楊錚也得掏三千五百塊靈石,儲物袋一下子縮水了一大半。

不一會兒,一名穿著水雲色服飾的山莊弟子,便托著那口黑鍋,來到了楊錚的包廂。

楊錚檢查完那法器,確認無誤後,便把三千五百塊靈石拍賣卷,交給了那弟子,雙方交割完畢,那名弟子拿著拍賣卷欣喜的離開了包廂。

第二輪拍賣也隨之結束,緊接著,第三輪的三件物品,很快又被搬了出來。

激烈的競拍,再次瘋狂上演。

楊錚並沒有立刻檢查那黑鍋法器,而是把它收進了儲物袋。

這東西賣相不好看,他也有點不好意思當著慕容秋他們的麵把玩。

……

拍賣會足足進行了六輪才進入尾聲,時間也慢慢到了下午。

下麵的幾輪拍賣,楊錚都沒能加入競拍。

不是沒有他看上眼的,事實上,這裏拿出來的東西,任何一件,對他而言都很有用。

可惜,這些拍賣品的價格,都高的離譜,無論是丹藥,靈草,法器,還是符籙,秘籍,殘片等,最低起拍價也是五千塊靈石,他到是想買,可靈石不夠。

拍賣會結束後,眾人三三兩兩,議論紛紛的結伴離開了拍賣場。

楊錚並未打算就此離開。

他手裏現在還有兩千三百塊靈石,他打算再在水雲莊內的坊市轉轉。

靈石雖然修煉也能用,但他現在有那地下室可修煉,平時也用不到靈石,暫時用不到的東西放在手裏,還不如換成能立刻用上的資源,趕緊提升修為當緊。

從拍賣場離開的散修,同樣也沒有立刻離開水雲莊,而是在水雲坊內擺起了地攤。

每年洛家的拍賣會結束後,眾散修都可以自由在水雲坊街上,自由擺攤一天,不收取費用,這樣的機會不多,眾人自然不想把用不到的東西積攢在手裏。

楊錚在水雲坊中轉悠著,時不時出手,買下一些合用的材料或者法器。

兩千多塊靈石,沒多久就花的差不多了。

儲物袋中,多了一大堆品相不錯的煉藥材料,慕容秋手中,也多了一件中級防禦法器和一把中級的木屬性攻擊法劍。

中級法器的價格並不貴,一件也就二三百塊靈石。

買完東西後,楊錚等人這才意猶未盡,朝著山莊內的一家酒樓走去。

到得酒樓的三樓,楊錚目光在各處雅間一掃,嘴角掛著一絲莫名笑意的徑直朝著其中一間名為“冰靈閣”的房間走去。

推門進去後,楊錚見到一名穿著黑色鬥篷的修士,正坐在臨窗的位置出神。

聽到動靜,那修士抬頭掃了一眼,既沒有起身,也沒有阻止。

“碧仙子,好久不見了。”

楊錚笑嗬嗬走到桌邊,自顧自找了個位置坐下。

聽到楊錚的稱呼,慕容秋先是一愣,接著驚喜道:“師父?真的是您?”

碧清蘿取下頭上戴著的黑色帽兜,露出了一張清冷的俏臉。

“不錯啊,竟然修煉到煉氣三層巔峰了,而且還轉換了功法。”

碧清蘿的目光在慕容秋身上一掃,淡淡開口道。

慕容秋神色頓時一緊,變得極為不安起來。

“師父,我,弟子……”

她剛想解釋幾句,碧清蘿卻一擺手,道:“當初收你的時候,貧道就說的很清楚,隻是興之所至,才會傳你一些法門。這幾年,貧道的確沒怎麽好好教你,的確很不稱職,師父之說不必再提,以後大家道友相稱吧。”

慕容秋將要成為楊錚道侶的事情,碧清蘿也聽說了,因此也不想再跟慕容秋有什麽瓜葛。

“不,師父,您永遠都是弟子的……”

慕容秋頓時有些難過,連忙還想再說點什麽。

碧清蘿卻搖了搖頭,不去看慕容秋,目光卻靜靜的看著楊錚,道:“楊世子,不知貧道是否能跟你單獨聊幾句?”

楊錚沉吟片刻後點了點頭。

“海叔,蕭統領,秋妹,你們三個先去隔壁房間等我一會兒。”

楊大海和蕭疏狂二人分別掃了一眼碧清蘿,點了點頭,退出了房間。

慕容秋猶豫了一下,神色有些黯然的也跟著離開。

房間內,很快就隻剩下碧清蘿和楊錚二人。

“碧仙子,有什麽話不妨直說吧。”

楊錚淡淡的道。

碧清蘿神色極為複雜的看了楊錚幾眼,輕輕歎息了一聲。

“楊錚,對不起,貧道也是被逼無奈,才會把你牽扯出來,希望你能諒解。”

楊錚意外的看了碧清蘿一眼,很快意識到什麽,雙眉皺了皺,道:“是龍虎山的人,還是茅山的人?”

“是茅山的掌門茅師古。他得知了無量壽佛寺的事情後,帶人找到了貧道閉關修煉之地,妄圖擒下貧道。貧道當時不得已之下,隻好說出石碑的事情,拖延時間。貧道也幸得前段時間閉關,有所收獲,領悟了一門逃遁之法,這才僥幸逃脫,第一時間就來尋你示警。”

碧清蘿解釋道。

她把此前發生的一係列事情,仔細跟楊錚講了一遍。

聽完之後,楊錚很快陷入沉思。

良久後才開口道:“這麽說,那茅師古和陳師唯現在肯定已經在京城了?”

“貧道猜測,應該如此。”

碧清蘿點頭道。

“多謝你來告知我此事。說吧,你想要什麽。”

楊錚淡淡的瞥著碧清蘿道。

他才不信碧清蘿會這麽好心,賣了自己後,還巴巴的來向自己報信。

對方必有所圖。

果然,聽了楊錚這話,碧清蘿再次複雜的看了楊錚幾眼,道:“貧道參悟那石碑雖有收獲,但當時所記實在太少,因此閉關數月,雖有所突破,卻並未能感悟到築基的機緣,僥幸突破了一層境界,可後續實在不知該如何修煉下去。”

“這個我幫不了你。你要搞清楚,你都煉氣十層了,我才煉氣四層。”

楊錚搖了搖頭。

碧清蘿拿出一枚玉簡,直接遞給楊錚,目光炯炯的看著他。

“這是貧道整理的一些感悟。你又何必如此自謙?貧道知道,你悟性天資皆非凡,肯定可以幫到貧道!”

楊錚也沒客氣,直接拿起玉簡,神識探進去,掃視起來。

片刻後,他有些意外的抬頭瞥了一眼碧清蘿,眉頭漸漸皺到了一起,露出思索之色。

這女人還真不簡單,按照她在玉簡中記錄的修煉感悟心得,楊錚發現,她居然真憑著石碑上的一些參悟,另辟蹊徑,找到了一種極其詭異的築基之法。

此種方法,在楊家曆代先祖的筆錄中,也有提到,不過卻極為偏門,屬於左道。

“你打算再去幽山?”

“是啊,貧道實在不知,除了幽山,還有哪裏有適合貧道築基之地。”

碧清蘿無奈的歎息道。

她的築基之法,乃是想要通過吸收幽山之內的陰冥之氣,淬煉自己的神魂和法力。

這種方法極為凶險,稍有不慎,就可能落得個走火入魔的下場。

但若是成功,那築基的希望還是非常大的。

修士築基無外乎兩種途徑,一種是神魂先突破,然後以突破的神魂,凝練壓縮法力,最終凝出法力真元,此法屬於旁門左道,凶險無比。

另一種則是堂堂正正的築基之法,也就是不斷壓縮法力,直至凝出法力真元,再以法力真元凝出真靈,此法才是修仙界中最慣常用的築基法,且無隱患。

碧清蘿修煉的是冰屬性的《玉女冰心訣》,對陰冥之氣其實並不排斥。

但幽山的陰冥之氣,很顯然並不純粹,反而因是古戰場之故,其內混有大量的幽靈氣息,十分的駁雜混亂,並不適合直接吸收煉化。

碧清蘿打著的主意,自然是希望能從楊錚這裏,獲得淨化幽山陰冥之氣的方法。

楊錚既然能煉製出辟邪符和安神符,在碧清蘿看來,他應該有辦法能夠淨化那陰冥之氣。

而事實上,楊錚的確有這樣的方法,但他並不想告訴碧清蘿。
給我留言 - 最新更新 - 百度地圖 - 網站地圖 - RSS訂閱
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,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,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