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0章:靈器飛劍“玉竹青鋒”(求訂閱票票)
loading...
楊錚耳中聽著洛獨悠的開場白,目光卻在下方拍賣大廳掃視著。

整個大廳四麵座無虛席,足有一二百人之多!

這些修士的裝扮各異,身上也多使用了某種獨特的遮掩之法,讓人很難辨認出其相貌和修為,令楊錚不由暗暗感慨,這一個個的不愧為久走江湖的散修,行事都是如此的小心。

其實楊錚現在做事也同樣變得更謹慎了許多,入京之後,私底下他便已經在參悟一門能夠隱藏修為氣息的巫術。

此術名為“巫藏術”,十分的神奇,擁有三種不同功能,施展的時候,根據所調動氣息的不同,可以運轉出不同的功能,既可以隱藏自己的修為,還能改變自己的氣息。

盡管他現在已突破至煉氣期六層,但來水雲莊前,他就運轉“巫藏術”,把修為藏匿了兩層,隻顯示出煉氣四層的境界。

楊錚動用的是神識之力,此術在施展隱匿境界功能時,對神識的消耗很微弱,幾乎可以忽略不計,但其藏匿的功能卻十分強大。

楊錚自信,即便是築基期修士,都未必能看出他的真實修為。

掃視了一圈大廳後,楊錚心神忽地一動,捕捉到了一絲熟悉的氣息。

卻見,大廳一角,一名身披黑色鬥篷的身影,正雙手抱臂,依靠在大廳的一根木柱上。

楊錚神識一動,從儲物袋中,取出了一塊玉牌,神識在玉牌上一掃,嘴角不自覺的浮現出一絲古怪的笑意。

他還真沒想到,慕容秋的師父碧清蘿,居然也來了水雲莊。

卻不知此道姑今次來參加拍賣會,目標又是什麽。

可惜對方與自己相隔頗遠,楊錚沒辦法窺探到她現在的境界。

數月不見,也不知此女的修為,是否真如其所說,已經突破至煉氣九層圓滿,該為築基做準備了。

拍賣台周圍的大廳內,眾人此刻已被洛獨悠的話聲吸引,全都翹首看向了高台。

那三名俏麗的少女,走出一個上前揭開了第一個玉盤上的紅綢,頓時引來了一陣驚呼聲。

“諸位且看,第一件拍賣品,極品法器飛劍一口!”

楊錚也愣了一下,接著麵露吃驚之色的看向了拍賣台。

在九州修仙界中能夠被冠以“飛劍”的法器,絕非一般法器可比。

此“飛劍”可不像他先前所用的玄冥劍,更不是王道全的那種烏木劍。

真正的“飛劍”,任何一口,都極不簡單,所用材料,皆乃是跟煉製法寶一般無二的高級靈材!

因為真正的“飛劍”,是可以收入丹田中,用法力進行溫養培煉的寶貝!

這樣的法器,一般煉氣期的修仙者,其法力根本不足以支持其溫養這樣的寶物,唯有築基期的修仙者,法力凝練為液態狀後,才能支撐其溫養。

“飛劍”還有一個別稱,也就是修仙者口中通常說的“偽法寶”,這可是築基期修士才會用到的靈器!

很顯然,整個拍賣場,誰都沒料到,水雲莊拿出來拍賣的第一件寶物,居然是一口真正的“飛劍”靈器!

眾人的目光,自然全都看向了那口靈器“飛劍”。

在燈光的照耀之下,楊錚見到,一把長不過寸許的翠綠小劍,被靜靜的放置在玉盤中。

那小劍散發著迷人的青翠光芒,晶瑩的仿佛玉石一般,純淨無暇。

“嘶!果然是極品法器飛劍!”

“水雲莊好大的手筆,這次竟然能拿出如此珍貴的拍賣品?”

“嘖嘖嘖,第一件拍賣品,就是如此珍稀罕見的寶物,那後麵又該是什麽寶貝?真是越來越期待了啊!”

眾人皆倒抽一口涼氣,隨即像炸開了鍋一樣,紛紛議論起來。

就連楊錚都忍不住的瞪大了眼睛,仔細的盯著拍賣台上的那小劍,不住的打量。

從這小劍的材質來看,無疑,這是一把木屬性的飛劍,而任何一口的飛劍,品級肯定都是頂級法器,這是毫無任何爭議的,此等法器通常會被稱作靈器。

楊錚甚至都有些懷疑,此寶很可能是本次拍賣會的壓軸拍賣品,他實在想不通,為何會被洛獨悠拿出來當做了開場拍賣品。

洛獨悠對於這一效果十分滿意,也不阻止大家議論,隻是倒背雙手,笑嗬嗬看著眾人。

直至三樓包廂中,有人按捺不住的開口動問,下方的議論聲才漸漸止歇。

“少莊主,你就別賣關子了,趕緊開始拍賣吧!老夫此次若非聽聞貴莊有飛劍出世,要拿出來拍賣,還不一定會出關呢,現在可等不及了!”

開口之人,來自三號包廂,聽聲音,其年紀似乎頗為不小了。

而他剛一說話,下方便有不少人神色震動,似乎對其聲音頗為熟知的樣子。

“嘶!沒搞錯吧?聽三號包廂的聲音如此耳熟,莫非那位是常年隱居終南山一帶的‘常青子’前輩?”

“除了他老人家還能有誰?常老前輩半隻腳都踏入築基了,看來這飛劍多半要被他拍走,唉,可惜啊,如此寶物,我竟連爭奪競拍的資格都沒有!”

聽到下麵的聲音,楊錚神色不由微微一動。

這個名字他同樣並不陌生。

王道全和碧清蘿的筆記中都提到過這個人,而在楊家地下室珍藏的情報資料內,同樣也有此人的記載。

據傳“常青子”乃是如今道門中一位極有代表性的人物。

此人今年已有七十歲高齡,雖未踏入築基期,但一身的法力修為,卻早在二十年前,便達到了煉氣期十三層大圓滿。

有人猜測,他或許已經凝出了法力真元,隻是不知因何之故,至今也未能踏入築基期。

此老常年隱居在終南山中,以磨煉劍法劍道為樂趣,據說一手操控劍氣的手段,早已達到了出神入化的程度。

可惜世間飛劍難尋,即便是以“常青子”的積累底蘊,手中也沒能尋得合適的飛劍,是以至今還不能算真正的“劍俠”。

“常老鬼,此飛劍某家必得,你休要以為亮出你那大嗓門,就能嚇唬住別人。”

又有一道很衝的聲音,從二號包廂中傳出。

“哼,劍無極,休得誇口,拍賣會比的是身家,老夫就不信,憑老夫‘長春派’三百年的積累,還壓不過你區區才立派不過五十年的‘劍氣衝霄堂’。你既然跟老夫叫板,那大家今日就在財力上較量較量!”

三號包廂中的常青子,冷冷笑道。

兩人如此一說,無論是三樓包廂中的眾人,還是下方大廳內的散修,一個個皆閉口無語,神色十分無奈了。

這還競拍個什麽勁兒啊,一個是大名鼎鼎的“長春派”掌門常青子,一個是縱橫太行山,橫掃中原各派的“劍氣衝霄堂”堂主劍無極,任何一個,都不是他們能招惹的。

“小洛,趕緊介紹一下此飛劍吧,劍某也等不及了!”

那劍無極冷哼一聲,不再理會常青子,而是把矛頭轉向了下方。

“此飛劍名為‘玉竹青鋒’,顧名思義,它乃是用二級極品靈材‘皇玉竹’淬煉而成的極品法器。此飛劍的淬煉,乃是經由小靈域第一煉器大師‘盧大師’之手煉製而成。而那一節‘皇玉竹’,年份兒已超過四百年,即便是放在小靈域,也絕對是非常罕見的。”

洛獨悠侃侃而談,介紹著玉盤中,那口飛劍的來曆。

眾人聽得不由張大了嘴巴,震驚的盯著那“玉竹青鋒劍”,一個個露出恨不能自己就是那飛劍主人的模樣。

“皇玉竹”的名頭,但凡是稍有點見識的修士,沒有不知道的。

那可是木屬性靈材中,能排進前三名的寶貝,而此飛劍更是由“盧大師”出手煉製,其價值就更不用說了。

“盧大師”乃是真正的築基期高手,而且還是小靈域中,三位築基期後期大高手之一。

誰也沒想到,洛家居然有如此大的麵子,竟能請到他出手煉製法器。

原本還有些蠢蠢欲動,打著其他主意之人,這一刻全都熄滅了心裏那點見不得人的想法。

開什麽玩笑?

能夠跟“盧大師”有交情的家族,豈是他們能夠招惹的?

“此劍不拍靈石,隻拍靈物。凡有‘鎮煞罡砂’、二級‘血靈蛟心’、二級‘凶虎魄’、‘佛光舍利子’等物者,皆可參與競拍,最終出價最優者獲勝!”

而洛獨悠接下來的一句話,再次令整個大廳響起了陣陣嗡嗡議論之聲。

“什麽?!竟然不拍靈石?這是哪門子的拍賣會,豈不是跟私底下的以物易物交流一般了嗎?”

“就是,今次的水雲莊拍賣會,也太奇怪了吧?”

“你們難道沒注意到,他們所需要的拍賣物嗎?似乎任何一件,都是跟鎮煞養魄有關啊,莫非洛家準備去探‘幽山大墓’?”

“嘖嘖嘖,多半如此了!不過,如此高調的要去幽山探墓真的好嗎?”

一道道的議論聲傳出,眾人皆有些麵麵相覷,不明白水雲莊究竟在搞什麽鬼。

而三樓貴賓室內的那些人,聽到這些拍買物後,一個個也都沉默了下去。

洛家提出來的這些東西,任何一件的價值,雖然足夠驚人,但若跟那“玉竹青鋒劍”飛劍相比,還是差了不少。

畢竟,這些靈材雖然難得,但基本都是普通的二級靈物,而那飛劍光是煉製材料,都是二級極品靈物了,更不用說,出手煉製之人,還是“盧大師”。

很顯然,真想要拍下此飛劍的話,恐怕拿出來的拍買物,數量或者種類必須要多才行。

“老夫出一斤‘鎮煞罡砂’和一顆二級‘凶虎魄’!”

不料洛獨悠的話剛說完不久,先前第一個開口的常青子,又迫不及待的最先開口了。

“常老鬼,就這點東西就想拍下飛劍?你瞧不起誰呢?”

那劍無極這時不懷好意的跟著衝了一句,接著道:“劍某出一顆‘血靈蛟心’,兩顆二級‘凶虎魄’!”

常青子那邊頓了頓,跟著也喊道:“老夫出一斤八兩‘鎮煞罡砂’,一顆二級‘凶虎魄’,在加一塊‘千年裹屍布’!哼,這是老夫的極限了,劍無極,你若能拿出比老夫更多的寶物,飛劍讓你又何妨?”

既然明白了洛家想要進“幽山大墓”探險的目的,常青子這老家夥,覺得自己珍藏多年,屢試不爽的盜墓至寶——“千年裹屍布”,對洛家來說,肯定價值極大,雖然有些心疼,但還是毫不猶豫的決定拿出來了。

果然,聽到常青子的報價,二號包廂的劍無極沉默了。

洛獨悠顯然也有些意外,不過臉上笑容卻越發盛了。

“目前報價最高的是三號包廂的常前輩,還有哪位朋友對此飛劍感興趣的,最好趕緊出價,否則時間一過,可就沒機會了。”

大廳出現了一陣短暫的沉默。

說實話,那常青子的報價,的確足夠高了。

他所說的那些東西加起來,若折算成靈石的話,隻怕都超過兩萬塊了!

整個九州修仙界,即便是上三門的大派,一個門派也未必有這麽雄厚的財力。

“嘿嘿嘿,小洛啊,你看都沒人報價了,是不是該宣布此劍的歸屬了?”

經過片刻的沉默後,三號包廂內的常青子,頗為得意的開口笑著向洛獨悠催促道。

常青子的報價,其實已經達到了洛獨悠的心理預期。

而今日來參加拍賣會的各方修士來曆,他基本都清楚,是以並不覺得還有誰能超過常青子,因此,他又等了十幾息,見依舊無人開口後,便上前一步,準備拍板了。

“等等!”

忽然,一號包廂的人開口了。

“如此飛劍靈器,豈能落入他人之手?我皇室決定要了,洛少莊主,我們皇室決定出三萬靈石買下此飛劍,如何?”

但令人意外的是,一號包廂的人,居然並未出靈物,而是直接報出了天價的靈石。

三萬塊靈石,如此恐怖財力,的確足夠秒殺在場所有修士了。

“哼!”

常青子不滿的冷哼了一聲,似乎生怕洛獨悠答應了般,迫不及待的再次開口了。

“皇室又如何?好大的排場,人家洛少莊主可說了,飛劍不拍靈石,隻要靈材。洛少莊主,你該不會食言而肥吧?”

洛獨悠搖了搖頭,淡然笑道:“抱歉了,常前輩說的不錯,飛劍隻拍靈材,不拍靈石。尊駕若想競拍飛劍,還請拿靈物競拍。”

常青子這才滿意的哈哈大笑了幾聲,讚道:“不錯,不錯,水雲莊洛家,不愧為中原第一修仙者世家,這信譽可是沒的說。”

“前輩謬讚了,中原第一世家可不敢當。真正的第一世家,可還沒開口呢,前輩可不要挑撥我們啊。”

洛獨悠苦笑著向上方拱了拱手。

看他拱手的方向,眾人頓時一驚,目光跟著也看向了六號包廂。

“此飛劍既然出自本家老祖之手,我們盧家自然不會參與競拍。”

六號包廂中,傳來一道清冷的女子聲音。

眾人先是一怔,接著一個個臉色頓時變得精彩至極。

誰也沒料到,九州修仙界第一世家的盧家,居然也派人來了!

不過,六號包廂內的人話音剛落,一號包廂中,皇室的人有些坐不住了。

“洛獨悠,貴莊當真不能通融一下?”

“不能!水雲莊的規矩,誰也不能破壞。皇室也不行!”

聽到那人竟直呼自己的名字,語氣也變得蠻橫起來,洛獨悠神色頓時轉冷,斬釘截鐵,異常霸道的駁斥了回去。

“哼!好,好得很!”

那人顯然沒料到,洛獨悠竟然如此不給他麵子,勃然大怒,冷哼一聲,語氣隱隱有著威脅之意了。

洛獨悠冷冷瞥了一眼一號包廂,沒再理他。

“還有朋友出價麽?”

如此精彩的競拍,令楊錚大開眼界。

不過,楊錚更眼熱的是那口“玉竹青鋒劍”飛劍。

他的木巫法力,如今已經修煉到了煉氣五層,若是能夠得到此口飛劍的話,提升的速度,絕對會追上火巫法力。

這口飛劍的材料,正是他所需要的五氣之靈的木靈材料。

可惜,洛家需要的任何一種靈材他都沒有,根本不具備競拍的資格。

這正是令他感覺萬分遺憾和蛋疼的地方,起步太晚,底蘊積累比不上人家,隻有幹瞪眼。

“既然沒有了,那麽,我宣布,第一件拍賣品‘玉竹青鋒’,被三號包廂的常前輩拍得!恭喜常前輩!來人,把飛劍送入常前輩的包廂。”

最終,楊錚隻能眼睜睜看著此飛劍,落入了那常青子手中。

而隨著洛獨悠話音落下,一名穿著青色道袍的老者,如同鬼魅一般,忽然出現在了拍賣台上。

他向洛獨悠點了點頭,接著端起那裝著飛劍的玉盤,身影一個模糊,又鬼魅的消失不見。

拍賣場中眾人見到此幕,無不倒抽了一口涼氣!

如此神鬼莫測的影遁手段,簡直令人有些毛骨悚然!

誰也沒想到,水雲莊居然還有這樣的高手!

盡管隻是驚鴻一瞥,但真正的高手,還是通過方才的瞬息時間,感應到了那青袍老者身上的法力波動氣息。

那青袍老者竟然是一名煉氣期十三層大圓滿的高手!

這下,方才還想要威脅洛家的一號包廂內的人,徹底熄火了。

他們這才意識到,皇室雖然也頗有底蘊,但跟真正的修仙者家族比起來,卻還是不夠看。妄圖想用世俗王權去壓製人家修仙者家族,這行為可真夠愚蠢的。

這個小插曲過後,拍賣廳中氣氛頓時凝肅了不少。

“好了,拍賣會繼續。第二件拍品,能夠幫助凝練法力的一級極品靈丹‘龍虎丹’一瓶,起拍價五千靈石。”

洛獨悠掃視一圈,臉上再次浮出笑意,緩緩開口道。

嘶!

倒抽涼氣的聲音再次在大廳響起來。

洛家今年的拍賣會,還真是邪了門了,似乎任何一件拍品,放在往年都是壓軸的拍賣品啊!

到底怎麽回事兒?難道洛家這一年,真找到了什麽了不得的機緣不成?

“龍虎丹”又被稱作“小築基丹”,其對煉氣期巔峰的修士而言,價值可想而知。

瞬息間,整個拍賣場的氣氛便再次被掀到高潮!
給我留言 - 最新更新 - 百度地圖 - 網站地圖 - RSS訂閱
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,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,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