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9章:洛天涯,血靈咒(萬字更新求訂)
loading...
進入水雲閣四樓的一號貴賓室後,楊錚見到了那位頗有傳奇色彩的水雲莊莊主洛天涯。

盡管事先已經從沈若言口中聽過此人的事跡,但看到洛天涯的第一眼,楊錚還是忍不住的愣住了。

“嗬嗬,是不是感覺很意外?”

洛天涯站在貴賓室的窗戶前,微微側身看了一眼楊錚,落寞的笑了笑。

他看起來仿佛是一位行將就木的耄耋老人,皮肉鬆弛,形容枯槁,麵上毫無任何血色,比白紙還蒼白,一頭白發雖打理的十分整潔,但如同枯草一般,毫無任何的光澤。

若非知道他是一名煉氣期大圓滿的修士,楊錚差點以為他也修煉了武道,把一身的精血凝於一點,所以才會有如此形象。

“父親,您……”

洛獨悠神色既不解,又黯然,張了張嘴想說什麽,卻被洛天涯揮手打斷。

“悠兒,你先出去吧。”

洛天涯向洛獨悠擺了擺手。

“是。”洛獨悠深深看了一眼楊錚,轉身離開。

“世子請坐。”

洛天涯走到茶幾邊,做了個請的手勢。

楊錚深吸一口氣,壓下心中種種疑慮,請洛天涯落座後,也在旁邊坐下。

“不知洛前輩單獨見晚輩有何指教?”

洛天涯笑了笑,臉上層層疊疊的皮膚跟著一陣蠕動,形如某種惡鬼,看起來十分嚇人。

他虛指一點,食中二指間多了一張靈符。

楊錚看了一眼,那靈符竟是自己不久前才賣出去的一張中品辟邪符。

“此符是否出自世子之手煉製?”

洛天涯神色凝重的看著楊錚,一字一頓緩緩問道。

看的出來,他此刻的情緒似乎異常激動,手指隱隱竟有些顫抖。

“是,的確是晚輩煉製的。”

楊錚心中微沉,但還是點了點頭。

“哈哈哈!好,好啊!”

洛天涯忽然間放聲大笑,在難掩飾心中的激動。

楊錚雙眸微微一凝的看著洛天涯。

洛天涯長笑過後,指間法力忽然一閃,那辟邪符頓時被其激發,卻見他把激發的靈符往身上一拍,下一刻,令楊錚吃驚的一幕出現了!

隨著辟邪符的靈性之力激發,洛天涯身上湧動起陣陣奇異光芒。

那光芒初時為白色,漸漸化為烏黑,片刻後又變成了血色。

而在這一過程中,洛天涯整個人,身體也隨之發生著驚人之極的變化!

原本枯槁老朽的蒼顏華發,竟漸漸如枯木逢春一般,緩緩恢複著。

在他的身上,時光仿佛在倒流著,他正在不斷的變年輕。

片刻後,他竟恢複至中年模樣!

盡管一頭的白發隻恢複為灰色,但其層層疊疊的老皺皮膚,卻已消失不見。

他的模樣與方才的洛獨悠有六七分相像,但更儒雅俊逸和深沉。

楊錚吃驚的站了起來,神色陰晴不定的看著洛天涯。

“洛莊主,這是怎麽回事兒?”

“洛某同樣也很想知道,這是怎麽回事兒。”

洛天涯虛指一引,又一張辟邪符出現在了手中。

他雙目炯炯的看著那張辟邪符上的符紋,神色間浮現出極其複雜的表情。

“二十五年前,洛某當時才二十三歲,服用築基丹築基失敗後,心有不甘,妄圖遍遊天下,另尋其他突破之法。”

洛天涯再次開口,神色間露出追憶之色。

“當年,洛某偶然從一朋友口中得知,幽山深處,藏著一座神秘的大墓,傳聞墓中埋藏有遠古仙人的遺寶。因此洛某便孤身前往幽山,尋找那座仙人大墓。”

聽到這話,楊錚心中頓時一動,想起了楊家地下室內,那位楊家先祖留下的筆錄。

莫非這洛天涯竟也跟楊家那位先祖一樣,身體中了大墓周圍的血煞詛咒,是以才會變成剛才那副恐怖的模樣?

果然,洛天涯接下來的話,驗證了楊錚的猜測。

“哪曾想,洛某雖僥幸尋到了那大墓之外,不僅沒能進入大墓,尋得仙人遺寶,反而被大墓四周的血煞魔氣侵染,中了一種極為恐怖的血煞詛咒!”

“幸得洛某以前曾偶然得到過一枚純陽寶玉,護住了心脈,才得以保全性命,逃脫出來。初時那血煞詛咒還能被純陽寶玉壓製,期間,洛某曾遍尋名醫,卻無人能解那血煞詛咒。

二十餘年來,純陽寶玉中的純陽之氣,漸漸耗盡,詛咒徹底爆發,洛某也變成了人不人,鬼不鬼的模樣,備受煎熬折磨!”

單單隻是聽洛天涯談及此事,楊錚便能感受到那種毛骨悚然的痛苦折磨,可想而知,身為當事人的洛天涯,這二十多年來,該是遭受了何等煎熬。

“知道洛某為何會選擇在洛陽建了這水雲莊麽?”

洛天涯目光炯炯的看向楊錚。

“莫非與我楊家有關?”楊錚眉頭微皺,聲音一沉的道。

“是,也不是。”

洛天涯很矛盾的點了點頭,又搖了搖頭。

“洛某曾多方打探,得知你們楊家祖上,也曾有人去過那大墓探險,並從其內逃了出來,但最終卻依舊不敵血煞詛咒的爆發而死。洛某得知此事後,便知你們楊家祖上真從裏麵得到了什麽東西,但可惜也無法解開那血煞詛咒。

十餘年前,洛某便曾拜會過老國公,甚至也從老國公那裏,借閱了楊家祖上從那大墓中帶出的東西。”

說到這裏,洛天涯再次搖了搖頭。

“可惜啊,依舊沒什麽頭緒。直至後來,洛某偶然從一名散修手中,收到了一塊奇異的黑玉,才總算是解開了一些心中謎團。”

說著,洛天涯一拍腰間的儲物袋,從中取出了一塊巴掌大小的黑色玉石。

那黑玉看起來很普通,唯一出奇之處,或許便是其上刻畫著的兩枚奇異符紋。

其中一枚符紋,赫然跟楊錚繪製在辟邪符上的符文一般無二!

而另一枚符紋則也是三十六種低級巫符靈紋中的一個,乃是“鎮煞”符紋。

“辟邪”、“鎮煞”,這兩種巫符靈紋,出現在同一塊黑玉上,並非偶然。

“晚輩能看看這塊黑玉麽?”

楊錚不動聲色的打量著那塊黑玉,向洛天涯道。

“當然可以。”

洛天涯直接把黑玉拋給了楊錚。

楊錚接下黑玉,拿在手裏仔細觀瞧,並暗暗放出一縷神識探查著。

片刻後,楊錚心中一動的暗道一聲果然如此。

這是一枚真正意義上的巫靈符,而且還是用幽靈玉煉製的二級巫靈符。

一級的巫靈符,隻能繪製一枚巫符紋,唯有二級巫靈符,才會繪製兩枚相關聯的巫符紋。

隻不過,這塊巫靈符的幽靈玉出現了問題,導致此符報廢了,所以才看起來很普通。

“洛某曾向此黑玉的原主人打探過它的來曆,才意外得知,那人祖上,乃是曾跟你們楊家那位老祖一同進入過大墓的修士。據他說,這塊黑玉,是他循著其先祖留下的蹤跡,進到幽山深處找到的。當時,此玉就被他祖先的骨手緊緊握在手裏。”

洛天涯繼續說道,他目光緊緊的盯著楊錚的表情。

“我買下此玉的時候,它的裏麵還蘊藏有一絲靈性。那一絲靈性,與世子你的這枚靈符中的靈性十分相似。看樣子,你們楊家祖上,應該真從那大墓中,得到了一些不為外人所知的傳承。老國公並未向我展示那些東西。”

楊錚忽然莫名的笑了起來,並搖了搖頭。

“洛莊主,你僅憑一塊黑玉和一枚靈符,就能斷定我所修煉的符籙之術,跟你口中所說的仙人大墓有關嗎?恐怕要讓你失望了,我所修之術,乃是少年時,一位神秘道人所傳。不管你信不信,此術確實跟楊家無關。”

“世子錯了。洛某之所以跟你說這些,並非貪圖你的符籙之術,而是希望你能幫洛某化解身上的血煞詛咒。你放心,隻要你能幫洛某化掉這詛咒,無論多大的代價,洛某都願意出!”

洛天涯雙眸中閃爍著一絲瘋狂的光芒,緊緊的盯著楊錚。

楊錚再次搖了搖頭,道:“洛莊主,晚輩並非不想幫忙,實則是幫不了你。你所中的血煞詛咒,我也是首次見到,根本不知從何解起。”

“你若能幫我,我願舉族幫你們楊家,奪得這大魏的天下!”

洛天涯死死的盯著楊錚,一字一頓道!

楊錚不由動容的看向洛天涯,但最終還是露出了一個無奈的苦笑。

“洛前輩,我真幫不了你。實話說了吧,你這血煞詛咒,誰都解不了。”

洛天涯根本不信,隻以為是自己開的條件還不夠,他呼哧呼哧的喘著粗氣,冷冷的盯著楊錚,道:“說吧,你到底需要什麽樣的條件,才肯幫忙?!”

“前輩弄錯了,並非是前輩開的條件不夠,而是這血煞詛咒,真的解不了。或許,唯一的辦法,就是前輩想辦法再進入那大墓中,應該有可能找到答案。”

楊錚搖了搖頭,猶豫了片刻後,才緩緩說道。

“按將說,身中了如此恐怖的血煞詛咒,前輩早該沒命了才是。這樣的詛咒,不是任何力量能夠壓製的,前輩既然沒死,就意味著,這裏麵肯定存在著某種因果牽連。”

聽楊錚這麽一說,洛天涯的情緒也漸漸平複下來,臉上露出思索的表情,眼神變得陰晴不定起來。

好半晌,他才緩緩吐出一口氣,道:“或許你說的沒錯,也許從一開始,我就錯了!”

楊錚這麽說,並非信口開河,而是有一定的依據。

楊家的那位先祖,也是一名煉氣巔峰的修仙者,但他從其內出來後,卻很快就暴斃了。

洛天涯卻足足活了二十多年,如今雖然變得人不人,鬼不鬼,卻依舊還頑強的活著,這跟那所謂的純陽寶玉,其實根本沒多大關係。

巫族傳承中,的確有著類似的巫術記載。此術名為“巫咒術”,屬於等級極高的巫術,乃是可以殺仙滅佛的恐怖神通。

身中此術之人,無論是真仙還是神佛,一時三刻都會化為血水,痛苦死去。

當然了,這樣的“巫咒術”,唯有真正的大巫才能施展,普通巫族,哪怕就是達到神巫的級別,都施展不出來。

第一次從楊家先祖的筆錄中,見到血煞詛咒記載時,楊錚並沒有朝“巫咒術”上聯想。

而這次實實在在看到了洛天涯的情況,由不得他不多想。

楊錚越想越覺得,洛天涯所中的這血煞詛咒,大不簡單,很可能是“巫咒術”中的“血靈咒”。

此咒的功能,並不在殺敵,而是在挑選血脈傳承的“血巫靈”。

巫族的古老典籍中有記載,遠古時代的大巫,生來沒有神魂,無法感悟天道,而巫族的血脈延續,靠的也不是男女交合的生育,而是一種極為特殊的血蘊之法。

在遠古的巫族部落中,最核心的區域,往往會存在著一處守護極為森嚴的血池。

巫族部落的後代,都是通過對其他部族施展“血靈咒”,挑選出合適的“血巫靈”,送入血池中,慢慢蘊養出新的巫族後代。

這種“血靈咒”極其詭異,被選中的“血巫靈”,會不斷吸收被選中者的精血,其肉身也會慢慢消融,化為塵土回歸天地,隻剩一點靈魄不滅。

而這一點靈魄中,會孕育出死去的巫族之靈,由此靈進入血池蘊養複活。

在這一過程中,身中“血靈咒”的生靈和死去的巫族之靈,會慢慢融合,形成一個新的,擁有特殊記憶和傳承的新的“血巫靈”。

據巫族傳承中記載,此法隻存在於遙遠到還沒有輪回的時代。

楊錚之前在翻閱這些傳承信息時,隻當是神話傳說來看,但現在這種想法卻有些動搖了。

或許,那樣的時代真就曾存在過。

那個時代的生靈,靈魄天生要比如今時代的生靈強大太多,才能夠承受住這樣的傳承。

也許對洛天涯來說,這未必就是壞事兒。

畢竟,興許那座大墓中,真就存在著一個血池也未可知。

一旦他真能撐過去,孕育出巫靈來,就能覺醒“血靈咒”中的巫族傳承。

如此的話,即便沒有血池,隻要有足夠的血煞巫氣,他吸收煉化後,也能成為新的巫族!

但這些事情,楊錚顯然是不可能告訴洛天涯的。

即便他真能撐過去,成為巫族,楊錚也不打算告訴他。

巫族傳承是楊錚身上最大的秘密,他絕不會讓任何人知道自己的秘密。

當然,楊錚內心裏,其實也很期待見到另一個新的巫族出現。

這種心情是十分矛盾複雜的,他也說不上來為什麽會這樣。

“那世子殿下願不願意陪洛某去一趟幽山大墓?”

沉吟良久,洛天涯忽然開口,幽幽的問道。

想了想,楊錚點頭道:“可以,不過要等我這邊的事情結束後才行。”

“好,洛某等你!”

洛天涯長長的鬆了一口氣,臉上浮現出一絲笑意。

“作為你願意幫忙的條件,這次水雲莊的拍賣會,無論你看中哪件東西,洛某都給你算半價的優惠。洛某有些乏了,世子請便吧。”

“那就多謝洛莊主了。”

如此實實在在的好處,楊錚自然沒有拒絕的道理。

他拱了拱手,轉身向外走去。

洛天涯重新來到窗邊,向外看去,神色間浮現出一絲莫名的興奮之色。

“幽山,大墓,我洛天涯,很快就會去的!不知為何,此次見到這個楊錚後,總感覺冥冥中有什麽東西在召喚我!或許這對我來說,真是一個機會!”

……

第一天的時間悄然過去。

第二日上午,水雲莊拍賣會即將開始了。

楊錚帶著慕容秋,楊大海和蕭疏狂坐在了三十六號小包廂內。

透過包廂的窗口向下看去,整個二樓的拍賣大廳一覽無餘。

中央的拍賣台上,相隔半米的一字排開,擺放著三個圓柱形的半人高石台。

拍賣台的四周早已坐滿了形形色色的修士,一個個皆翹首以待,靜等拍賣會的開幕。

楊錚掃視了一圈大廳後,目光又轉向了三樓四麵的包廂。

但很可惜,三樓四麵的包廂,雖然都開的有窗口,但這些窗口都有禁製護罩存在,身在包廂內,到是可以看到下麵的大廳,卻看不到其他包廂窗口內的情況。

這陣法還真是非常的玄妙,其功能居然跟地球上的某種特製玻璃,有著異曲同工之妙。

忽地,下方傳來一陣陣輕微的騷動。

楊錚連忙凝眸向下看去,卻見穿著一襲水雲色勁裝的洛獨悠,帶著三名俏麗的少女,從二樓一側的門庭走出,來到了中央的拍賣台上。

那三名俏麗少女的手中,都端著一個玉質的托盤,其上覆蓋著紅綢,隱約可見玉質托盤內拍賣寶物的輪廓。

那紅綢也不知是用什麽材料製成,竟能隔絕神識的探查,這不由越發勾起了參與拍賣會眾客人的興趣。

四人走到拍賣台上後,三名少女把手中的玉質托盤,分別放到了三座圓柱石台上。

洛獨悠輕咳了幾聲,待吸引了樓上樓下所有人的目光後,他才笑著向四周團團拱了拱手,說起了拍賣會獨有的開場白。
給我留言 - 最新更新 - 百度地圖 - 網站地圖 - RSS訂閱
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,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,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