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8章:水雲閣中,玲瓏郡主(新書期間各種求)
loading...
水雲莊的布局十分講究,依山帶水,四四方方,堂堂正正,無論是整個的莊園,還是其內的建築物都是如此。

莊子分南北兩個部分,南麵臨水的區域,是水雲莊洛家的宅院,北麵通往京師洛陽的方向,則是對外開放的交流區。

交流區以一座坐落在東麵臨水區域的,名為水雲閣的龐大五層樓閣為主體,向西則有一條寬闊筆直的街道坊市,坊市兩邊則是大大小小數十座院落。

街道之內,皆是規劃的極為整齊,布局也十分嚴格規整的土木樓閣建築。

各種各樣售賣修仙者用品的店鋪鱗次櫛比,茶館,酒樓,客棧等消費場所也是應有盡有。

據沈若言介紹,這些店鋪都是洛家的產業,專門做散修的生意。

那些大大小小的院落,則是對外出租給沒什麽固定落腳點散修修煉的。

這其實已經算是一座非常正規的修仙者坊市了,隻因尋常不對凡人開放,是以就連蕭疏狂之前都沒打聽到這處地方。

聽沈若言的意思,其實九州修仙界內的修仙者坊市,布局大多跟這水雲莊差不多。

修仙界中大多數的散修,平常喜歡在外尋密探幽,找到寶物後,大多會選擇拿到類似水雲莊這樣的修仙者聚集區賣掉,用所得的靈石,在莊內租下一處院子閉關修煉。

莊子內因布置的有特殊法陣,天地靈氣雖不算多濃厚,但至少比外界強了數倍。

而那些對外出租的院落內,更是布置的有聚靈法陣,靈氣濃鬱程度,依據所選擇的院落等級,成倍甚至數倍的提升。

進了水雲莊自要先入水雲閣轉轉,至於西邊的水雲坊自然不必著急轉,稍後再看也不遲。

一般的普通凡人護衛是沒資格進入水雲閣內轉悠的,不過水雲莊安排的也十分周到,在東部洛水邊建造了不少休息區。

那裏甚至還有碼頭,附近不僅停泊著一些樓船,還停駐了不少車馬護衛。

楊錚今日出來,隻帶了一個小隊的鐵衛,由小隊長蕭雨統領著,徑直去了那邊。

楊錚則帶著楊大海和蕭疏狂,在慕容秋和沈若言陪伴下,踏入水雲閣的一樓。

一樓是一個開放型的大廳,門口兩側各有兩座高台,分別是負責檢驗靈石和兌換拍賣卷的櫃台,其內的負責人,都穿著水雲莊弟子服飾,修為還不低,皆是煉氣六七層的修士。

其實就連陪同在楊錚身邊,負責給他們引路和介紹的那名弟子,都是個有著煉氣三層修為的少年。

少年叫宋卞,十七歲,十分的機靈,也很會說話,這才不大會兒的功夫,就跟楊錚他們幾個有說有笑的混熟了。

在宋卞陪同下,楊錚檢驗了靈石,又兌換了五十四萬兩金票的拍賣卷,領取到了一個刻著三十六字樣的拍賣場入場令牌。

沈若言也檢驗完了,同樣拿到了入場令牌,號碼是三十五號,在楊錚的隔壁。

根據宋卞的說法,拍賣場共有兩層,在分別在二樓和三樓,其中二樓是開放式的大廳,三樓則是單間的小包房。

至於四樓則是貴賓樓,專門用來接待那些手中懷有重寶,想要拿來拍賣場拍賣的貴客。

五樓嘛,則不對外開放,乃是屬於莊主的專用樓層,偶爾也會招待一些尊貴的客人。

拍賣定在了明日,今天是專屬的散修交流日,這大廳其實就是給有資格進來的修士,私底下進行以物易物交流的場所。

大廳的四麵,已經有不少櫃台租了出去,櫃台後麵,是形形色色的散修,其麵前的櫃台上,也擺放著各種各樣的修仙用品。

楊錚等人沿著西邊的走道,一個櫃台一個櫃台的轉悠了過去。

還別說,即便是散修,有些人手中,也著實有些不錯的材料和器物。

轉悠了一圈後,楊錚頗有種大開眼界的感覺。

可惜,這裏出售的絕大多數東西,對楊錚而言都沒什麽用。

幾人正在一樓大廳逛著,忽然,三道有些眼熟的身影也出現在了大廳內。

三人進入大廳後,目光在整個大廳一掃,很快也看到了楊錚,跟著便朝他們走了過來。

“世子殿下也來了。”

為首之人穿著一身青袍,正是楊家兩位煉氣巔峰的供奉之一溫童。

他臉上難得的不再是一臉冰冷漠然,而是掛著淡淡的笑意,向楊錚點了點頭後,目光掃了一下跟在他身邊的幾人。

溫童的兩個弟子溫良和燕順都跟在他的身後,也向楊錚等人點了點頭。

“原來是溫前輩啊,前輩也是來參加拍賣會的?”

楊錚也向對方點了點頭。

其餘幾人則都向溫童拱了拱手。

對方畢竟是煉氣十二層的高手,即便是沈若言也不敢托大。

“是啊,水雲莊的拍賣會,老夫每年都會參加,熱鬧不說,且還常常會出現不錯的寶物。倒是這些散修手裏,沒什麽值得看的東西,不如世子隨老夫一起去四樓看看?”

出乎楊錚所料,這溫童一反常態的客氣,與他聊了兩句後,居然開口邀請他一起去四樓。

四樓是貴賓區,楊錚作為晉公世子自然也有資格上去,但他還要在一樓再轉轉,等等看是否有適合慕容秋的丹藥,便婉拒了溫童的邀請。

溫童也沒多言,笑了笑,帶著弟子直接離開了。

“世子,還要繼續在這裏逛嗎?”

沈若言似乎也有離開的打算,等溫童等人離開後,隨即問道。

“沈兄有事的話,隻管忙去,我再轉轉。”

“那我就先去了。”

沈若言也拱了拱手走開了。

楊錚又轉了一圈後,依舊沒能看到合適的丹藥,不由有些失望,他隨即決定,先租個攤位,把手裏的那些符拿出來賣下試試。

“宋兄弟,在這裏租一個櫃台賣東西需要多少靈石?”

宋卞有些愕然的道:“一個櫃台一天收五塊靈石的租金,怎麽,世子您有什麽東西要賣?”

“是啊,我最近煉製了一些中品靈符,打算賣掉換一些靈石。對了,這些靈石送給你,感謝你陪了我們這麽長時間。”

楊錚笑了笑,從儲物袋中,取出了十塊靈石遞給了宋卞。

宋卞臉上先是湧現出驚喜的表情,接著又有些不好意思的連忙擺了擺手。

“不行,不行,這都是我應該做的,不能收世子的酬勞。”

“拿著吧,你也挺辛苦的。”

楊錚不由分說,把靈石塞給了宋卞。

宋卞歡喜的連連道謝,十塊靈石,足以相當他兩個月的弟子俸祿,哪有不開心的道理?

他見楊錚要租櫃台,連忙熱情的帶著楊錚,來到門口的櫃台,親自幫他辦理了租賃的一應手續,拿到了租用櫃台的令牌。

有著宋卞的幫忙,楊錚租了個位置很不錯的,靠近門口的櫃台。

楊錚直接取出一疊三十張的中品靈符交給了楊大海。

“大海叔,你經驗老道,還得麻煩您幫我賣一下,這些靈符,每張定價三十五塊靈石。”

“好嘞,放心吧少爺,你隻管繼續逛,賣符的事情包在我身上了!”

楊大海笑嗬嗬接了靈符和櫃台令牌,把靈符擺放在了櫃台上賣了起來。

楊錚則帶著慕容秋和蕭疏狂,走出了水雲閣,向水雲坊的方向走去。

還別說,洛家的水雲坊內,竟有專門出售丹藥的丹藥堂,其內出售的丹藥品類非常齊全。

楊錚觀看了一圈後,直接花了六百塊靈石,買了五瓶丹藥。

其中有三瓶是適合鍛體所用的“血魄丹”,價格倒是不算貴,每瓶五顆,要價一百塊靈石,相當於每顆二十塊靈石。

第四瓶是有助於淬煉神識魂力的“淬魂丹”,共有兩顆,價格頗貴,每顆七十五塊靈石。

最後一瓶則是適合慕容秋突破所用的“淬靈丹”,一瓶有五顆,每顆三十塊靈石。

楊錚直接把“淬靈丹”給了慕容秋,又拿出一瓶“血魄丹”送給了蕭疏狂。

蕭疏狂倒也沒拒絕,甚至客氣話都沒說一句,直接笑嗬嗬接納了。

他如此的表現,楊錚不僅沒見怪,反而有些高興。

經過一段時間的相處,楊錚多少也有些了解這個外表粗糙,內裏卻頗有主意的鐵漢。

蕭疏狂狂則狂矣,但為人卻十分仗義豪俠,他不喜歡那些條條框框的繁文縟節,也不喜歡虛頭巴腦的客套,從來都是做自己認為該做的事情。

他接納了楊錚的禮物,其實就等於真正接納了楊錚這個人。

別看楊錚是晉公世子,但這身份在蕭疏狂而言,可當做主上安排的任務,規規矩矩的做好自己分內的事情,也可真情實意的把楊錚當朋友看待。

三人把整個坊市逛了個遍,眼看著到了晌午,這才意猶未盡的回轉水雲閣。

回到大廳,楊大海那邊收獲豐厚,三十張靈符居然賣光了。

“少爺,這是賣符所得的靈石,共計一千一百塊。”

楊大海得意的嘿嘿笑著,把裝著靈石的木盒交給楊錚。

“怎麽還多了五十塊?”楊錚有些奇怪道。

“還是少爺你厲害啊,你都不知道,你的靈符多受歡迎,先前賣三十五一塊,都搶著要,我看不對勁,最後十張直接漲價了五塊,依舊被搶光了,這不就多賣了五十塊靈石。”

楊大海笑著解釋了一番。

“那感情好啊,我這還有二十張,一並賣……”

楊錚剛從儲物袋把另外的二十張取出來,話還沒說完,一道香風撲麵而來。

“啪!”

一個木盒一下子拍到了楊錚手裏。

“嘻嘻,終於等到你出現了!這是八百塊靈石,閣下這二十張靈符,本小姐全要了!”

楊錚頓時有些目瞪口呆的看著突然出現在麵前的姑娘。

這小姑娘看起來隻有十五六歲,穿著一身水藍色的襖裙,頭上帶著一個粉色的蝴蝶結,偏斜的挽著一個發髻,萌萌的十分可愛。

小姑娘皮膚水靈靈的十分白嫩,似能掐出水來,笑嘻嘻的露出一口編貝皓齒,一手拍著木盒,另一手則要去拿楊錚手裏的那疊符籙。

“哎,等等!洛筱筱,你作弊!明明是本郡主先跟這位老先生說好的,等他家少爺來了,還有靈符的話,要優先賣給本郡主!”

另一個穿著紫色襖裙的少女,也跑了過來,不忿的指著先前那少女道。

這少女年紀要大一些,約莫十八九歲,聽其口音,居然是個郡主。

在大魏朝,能被稱為郡主的隻有兩類人,一類是皇帝的庶女,一類則是王女。

大魏朝共有三個封王,分別是淮南王,西梁王,東齊王,眼前這紫衣少女,也不知是庶女,還是王女,不過,楊錚猜測,她是皇帝庶女的可能性較大。

“曹玲瓏,你閉嘴!東西是這位公子的,他想賣給誰就賣給誰!哼,再說了,郡主有什麽了不起的,本姑娘還是水雲莊的大小姐呢!”

那藍裙少女撇撇嘴,反駁了一句,然後也斜著眼看向楊錚,擺出一副我是水雲莊大小姐,你要敢為了巴結郡主不賣給我,我就要你好看的架勢。

楊錚頓時有些無語的摸了摸鼻子,目光在兩個少女身上掃了幾眼,又看向楊大海。

楊大海一臉無奈的苦笑了一下,露出一副少爺你自己看著辦吧,這兩位老奴也奈何不得的神情。

“喂,你倒是說話呀!到底要不要賣給人家!”

那洛家大小姐洛筱筱鼓著一雙萌萌的大眼睛盯著楊錚。

“楊世子,奴家曹玲瓏,家兄是東齊王,說起來咱們還是親戚呢,玲瓏這廂有禮了。”

那紫衣少女款款的走到楊錚跟前,儀態從容,螓首微點,笑著向楊錚道。

合著是自己搞錯了,原來這位是當今天子叔父曹仁恭的女兒,東齊王的妹妹。

當今大魏天下的三王,西梁王和淮南王是當今天子的同胞兄弟,而齊王則是今上的侄兒。

齊王妃是楊錚的堂姐楊玄琳,這麽算起來,這位郡主曹玲瓏,還真跟他沾點親,難怪連楊大海都不知該如何處置。

“洛小姐,不好意思,既然是這位郡主殿下預先說好的,那在下就隻能把這些靈符賣給她了,以後若在下還有靈符,再賣給小姐吧。”

楊錚把那木盒還給了洛筱筱,把另一手中的符籙,遞給了曹玲瓏。

曹玲瓏喜滋滋接過符籙,也取出一個木盒,交給了楊錚,然後得意的瞟了一眼洛筱筱。

“哼!神氣什麽?你們敢欺負我,待會兒要你們好看!”

洛筱筱一臉不忿的跺了跺腳,分別瞪了一眼曹玲瓏和楊錚,掉頭就走了。

“世子不必擔心。洛筱筱就是這樣嬌蠻的性子,不會真計較的。”

曹玲瓏桃眼微閃,暗中細細打量著楊錚和他旁邊的慕容秋,麵上掛著嬌媚的笑意,跟楊錚解釋了兩句。

楊錚的神識在木盒中一掃,確認裏麵裝著八百塊靈石,遂收入儲物袋,點了點頭。

“原來如此。”

“世子是打算繼續逛逛,還是要上樓去坐坐?”

曹玲瓏並未離開,反而饒有興致的跟楊錚攀談起來。

一旁的慕容秋,抓著楊錚胳膊的玉手,微不可查的緊了緊。

“在下還是第一次來水雲莊,所以打算繼續先轉轉,漲漲見識。郡主殿下請了。”

楊錚淡淡的向曹玲瓏點了點頭,準備錯身離開。

“楊世子稍等,玲瓏還有一言。”

玲瓏郡主移動蓮步,攔在了楊錚麵前。

楊錚皺眉向後退了一步,看向她道:“郡主有何見教?”

“不知世子最近可有空閑?”

玲瓏郡主眸光微閃的看著楊錚問道。

楊錚搖頭道:“隻怕沒有,年初在下既要參加朝賀,還得往燕郡參加祭祖大典,諸事繁多,皆須提前著手準備,並無餘暇。”

“是這樣的,家兄和王妃即將入京,他們來信告知玲瓏,說是希望能在年前跟你見上一麵,聯絡一番感情,未知世子意下如何?”

玲瓏郡主眸中露出一絲求肯之色的看著楊錚。

楊錚心中微微一動,頗有深意的看了玲瓏郡主一眼。

“齊王真有意要見我?”

“是,家兄聽聞了世子的事跡,對世子的風采十分欽佩,的確十分渴求與世子一見。”

玲瓏郡主道。

“也好。”楊錚沉吟著點了點頭。

看來近期淮南王和西梁王皆蠢蠢欲動,也對東齊王造成了不小的影響。

楊錚也想看看,這位東齊王在打著什麽主意。

玲瓏郡主見楊錚答應,頓時一喜,道:“那等王兄入京安頓好後,玲瓏屆時親自去世子府請世子赴約!”

“不用如此麻煩,到時候直接派人知會在下一聲即可。”

楊錚擺了擺手,隨即帶著慕容秋等人,向玲瓏郡主拱了拱手後錯身離開。

幾人在一樓大廳又轉悠了一陣,楊錚並未能尋到入眼的煉丹法器,遂向四樓走去。

水雲閣的四樓,禁衛森嚴,且還有法陣護持。

楊錚一行人剛踏入四樓外間,就有一道神識從樓內掃了出來。

不過那神識隻在楊錚身上一掃而過,並未冒失的探查其他。

緊接著,阻隔在內外間的法陣屏障裂開一道門戶。

一名身材高大的青年,出現在了門口,向楊錚笑著拱手道:“尊下便是楊錚世子吧?在下洛獨悠有禮了!”

“原來是洛少莊主,在下正是楊錚,少莊主太客氣了。”

楊錚也拱手還了一禮。沈若言曾跟他仔細介紹過洛家的重要人物,一聽此人名字,楊錚便知他是洛天涯的長子。

這洛獨悠天賦雖然一般,但修煉到是十分刻苦,雖不到三十歲,卻已經有了煉氣十層的修為。

“世子裏麵請。”洛獨悠笑著延請道。

“大哥,你可要為人家做主啊,方才就是此人欺負人家!”

楊錚剛進入四樓的內堂,一道藍影閃出,雙手掐腰,指著楊錚氣哼哼向洛獨悠告狀。

“胡鬧!楊世子乃是本莊貴客,豈會欺負你一個小孩子,還不趕緊跟世子道歉?”

洛獨悠沒好氣的瞪著洛筱筱訓斥道。

“我才不呢!他明明就是欺負人家了嘛!哼,臭大哥討厭,不理你了!”

洛筱筱見向來心疼自己的哥哥居然向著外人說話,頓時氣哼哼的跺跺腳,掉頭跑開。

洛獨悠無奈的看向楊錚道:“世子殿下,舍妹實在太胡鬧了,在下替舍妹向你道歉,還請殿下不要跟她一般見識。”

“少莊主言重了,令妹天真活潑,玩鬧點也正常,不妨事。”

楊錚笑了笑。

“世子裏麵請。家父正在裏間,聽聞世子與沈師弟有交,想單獨跟世子談談。幾位請在這邊的貴賓室稍事休息吧。來人,好好招待世子殿下的極為朋友!”

洛獨悠瞥了一眼楊錚身旁的慕容秋一眼,神色微鬆的笑了笑,命人招呼慕容秋等人。

楊錚心中頗有些意外,想不透洛天涯葫蘆裏賣的什麽要,為何要單獨見自己?

他向慕容秋和楊大海等三人點了點頭,隨後跟著洛獨悠,向四樓深處的貴賓室走去。
給我留言 - 最新更新 - 百度地圖 - 網站地圖 - RSS訂閱
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,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,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