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7章:水雲莊交流會前的準備(萬字求訂)
loading...
沈若言很快來到了書房,見到楊錚,不等其動問,他到先開口了。

“你也打算去參加後日水雲莊的交流會嗎?”

楊錚點了點頭道:“不錯,聽說那水雲莊莊主跟你們儒門有交情,能否跟我介紹一二?”

“好。”沈若言痛快的應道,隨後跟楊錚仔細介紹起水雲莊的情況。

水雲莊坐落在京師南郊洛水邊南山腳下,依山傍水,莊內有洛水支流經過,因布置的有特殊陣法,是以常年水雲繚繞,宛若人間仙境,在京師一帶十分有名。

提起水雲莊的莊主洛天涯,在九州修仙界中,但凡有點見識的,幾乎都聽說過他。

此人頗有來曆,傳聞他所在的家族洛家,與小靈域中多有往來,數百年來,其族內拜入小靈域的弟子也是頗多。

洛天涯年少時,也曾有幸進入過小靈域,並在裏麵服用過築基丹,可惜未能進階,導致修為在達到十三層後,再難寸進。

心灰意冷之下,洛天涯便離開了小靈域,在世俗中遊曆,最終看中了京師的繁華,在京城南郊創建了水雲莊,專一做中原散修的買賣。

洛天涯的年齡其實並不算大,今年才隻有四十八歲。

其膝下有一子一女,皆有靈根,可惜天賦都不出眾,皆是四係偽靈根,無法拜入小靈域,因此都在水雲莊內修煉。

洛天涯跟沈拙行相交差不多有十幾年時間,彼此關係相當不錯。

這次沈若言來京師後,拜會完儒派代表,便曾又去過水雲莊拜謁了洛天涯。

其實,即便沒有羅青雲的邀請函,楊錚跟著沈若言,一樣可以進入水雲莊。

水雲莊的交流會,每年隻舉辦兩次,一次在年末,另一次則是在盛夏。

盛夏的交流會並無拍賣環節,多是散修間自由交易,水雲莊也會借機從散修手中,收購各種價值較高的材料或法器。

到了年末的時候,洛天涯則會拿出一年來從各地收集到的寶物,以及從小靈域那邊運回的靈材,挑選最好的在莊內進行拍賣。

因此的年末的這場交流會,可以說是外界散修非常期待的一場聚會。

聽沈若言說完水雲莊的事情,楊錚也不由得對這場散修交流會越發期待了。

“對了,拍賣會上,能不能用金票拍買東西?”

楊錚沉吟著問道。

“當然不行。”

沈若言搖了搖頭,給了一個讓楊錚十分意外,且心中一沉的回答。

他見楊錚臉色微變,於是解釋道:“世俗的金錢,在一般散修那裏,還算有些價值,但在修仙者家族,甚或宗門眼中,便基本無用了。那些人對修煉的物資看重的程度,遠超你的想象。隻有真正有價值的寶物,才能打動他們。”

頓了頓,沈若言又接著道:“能夠被水雲莊拿出來拍賣的東西,無不是真正的寶物,都是在尋常世間幾乎找不到的東西。唯有靈石或其他等價值的寶物,才能夠換取到。”

楊錚心裏對此其實已經有些準備,但聽完了這話,還是不免一陣擔憂。

他所需要的,能夠凝練五氣之靈的靈物,恐怕價值都高的嚇人,一千塊靈石,隻怕遠遠不夠用。

楊家給他支取來的五十萬兩金票,恐怕並非是讓他參與拍買,而是從散修手中買東西。

別看尋常在散修間,一百兩金子與一塊下品靈石價值相當,但真買的話,恐怕人家未必就肯認,這怕是也得看人下菜。

自己先前還是有些想當然了,以為五十萬兩金票,真相當於五千塊的靈石呢。

“沈兄既然早知道水雲莊的拍賣會,怕是應該準備的很充足吧?”

楊錚不動聲色的瞥了一眼沈若言,探問道。

“的確還算充分。在下這次共帶了五千塊下品靈石,三株百年靈草。我們儒門修煉所需要的東西,與道門和佛門的修士都不同,倒也有信心可以買到一兩件趁手之物。”

沈若言自信的笑了笑。

“世子殿下你呢?想必楊家應該也為你準備了不少財物吧。”

楊錚苦笑道:“果然不愧為儒子,這手筆還真不是一般的大啊。唉,與你比起來,我可就真差多了。家裏隻給了我一千塊下品靈石,金票給的到不少,足有五十萬兩,可聽了你剛才的話,我才發現,這隻怕不頂事兒啊。”

“世子此言差矣。”

令楊錚意外的是,沈若言在聽了他的話後,居然頗為吃驚的看了他一眼。

“拍賣會雖然不能直接用金銀參與拍買,但他們莊子有規定,進入拍賣場前,可以直接拿金銀折算為靈石參與拍買。雖然坑了點,一百五十兩金子,才能折算為一塊靈石的拍賣卷,但五十萬兩金票,也可拿到三千三百多塊靈石的拍賣卷了。”

沈若言接著跟楊錚解釋了一番水雲莊的拍賣規則。

原來,水雲莊並非不收金銀,而是另有折算之法,也就是想參加拍賣會的修士,靈石可直接帶入拍賣場,不過需要先去他們那特定的地方進行檢驗。

而想要用金銀參與拍買的,就必須要把金銀在他們那兌換成拍賣卷,一百五十兩金子可兌換一塊靈石的拍賣卷。

拍賣結束後,多退少補,但退的依舊是金票,而不是靈石。

如此一來,既避免了靈石外流的風險,也大量的賺取了財物,還真是一舉多得。

“嘶!”楊錚先是一喜,但聽完沈若言的解釋後,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涼氣。

這水雲莊的莊主,也太會做生意了吧?

那個洛天涯簡直就是個生意鬼才啊!

即便如此,楊錚的拍買資金,也有四千多塊靈石了,或許還有希望。

“他們收靈符法器之類的東西麽?”

“當然收啊,一級下品靈符,相當於十塊靈石,中品相當於三十塊,上品相當於八十塊,極品則相當於三百塊。聽說世子你擅長製符,不知能製作什麽品級的靈符?”

沈若言跟楊錚仔細的解釋了一番後,好奇的看著楊錚問了一句。

聽了他這番解釋,楊錚心中頓時一陣驚喜,麵上則不動聲色的沉吟道:“偶爾僥幸應該能煉製出上品符籙吧?不過大多時候,隻能煉製一些下品和中品的符籙。”

“厲害啊!這麽說的話,你起碼應該算是一階靈符師了啊。對了,你若是能煉製出上品的符籙,我可以出靈石買,一張一百塊靈石,若是有極品的,我願意出三百五十塊購買!怎麽樣?”

沈若言看向楊錚的眼神,頓時變得火熱不少。

“嗬嗬,好啊,以後若我能煉製出上品符籙,一定賣給沈兄你。”

楊錚打了個哈哈的道。

“那咱們可說定了!對了,世子還有其他事兒嗎?沒有的話,在下要先告辭了。拍賣會還有兩天就開始,在下還得另外再準備點東西才行。”

“行,今日多謝你了。”

“些許小事兒而已,世子太客氣了,告辭!”

沈若言拱了拱手,快步離去,看樣子真挺著急。

楊錚其實也挺趕時間的。

四千多塊靈石看著雖然不少,但到時候拍賣開始後,誰知道會是個什麽情形?

還是多準備點後手才行。

反正這兩日他煉製出的製符材料不少,還有一天多時間,趕緊先煉製出一批靈符出來準備著,或許到時候會有大用也未可知。

接下來的兩天時間裏,楊錚除了晚上去地室修煉外,其他事情什麽也沒幹,悶頭在煉丹房內,瘋狂的繪製著符籙。

兩天下來,他足足煉製成功了六十張符籙。

為了防止意外,保守起見,楊錚把自己最擅長的五種符籙,都煉製了一番。

共得到了十張辟邪符和二十張金剛符(此兩種符籙的成功率,現在已達到了百分百),神行符則成功製作出了十二張(失敗了三張),火彈符製作出了十張(失敗了五張),安神符八張(這個失敗率最高,損壞了七張)。

好在這一批的符籙,品質都有了極大提升,其中上品符籙僥幸製作出了四張,而且還意外製作出了一張完美的極品安神符,其餘五十五張皆是中品靈符。

那張極品安神符,他肯定是不會出手的,這可是真正僥幸製作出來的,可以當做關鍵時刻的保命底牌。

一張極品的安神符,恢複的神識足可達到繪製所用神識的五倍!

他製作這張安神符動用的神識,相當於自己神識的十分之一,也就是說,一旦動用此符,可瞬息間恢複一半的神識!

這樣神效的符籙,別說三百塊靈石,對於那些煉氣期巔峰的修士來說,隻怕花上一千靈石也願意購買!

另外的四張上品靈符,也有一張安神符,他同樣並不打算賣。

到是上品的辟邪符、火彈符和金剛符,他準備賣給沈若言,畢竟沈若言出價一百塊靈石,每張都要比水雲莊多出二十塊。

其餘的七張安神符,不到萬不得已,他自然也不打算賣。

畢竟,中品安神符的恢複效果雖然遠遠無法與極品相比,但一張也有三倍的恢複率,雖然製作出一張中品安神符,隻消耗三十分之一的神識,一張隻能恢複一成的神識,但關鍵時刻也能頂大用。

他大致的算了算,這些靈符也可換一千七百七十塊靈石,加上那四千三百多塊,自己的靈石總計可以達到六千塊。

不過,楊錚感覺應該還可以再向上浮動一些。

畢竟交流會有兩天時間,第一天是散修間的自由交易,他的靈符品質都不錯,若是賣給散修的話,或許要比水雲莊的收購價格高。

……

第三天一大早,蕭疏狂等人皆已準備妥當,眾人用過飯後,齊齊集結於世子府門外。

慕容秋自然也被楊錚邀請了過來,今日同他一起前往水雲莊參加拍賣會,跟著長長見識。

楊錚,慕容秋和沈若言三人同乘一輛馬車,蕭疏狂和楊大海率領眾護衛騎馬隨行,眾人直奔南城而去。

途中,楊錚拿出了那三張上品符籙,遞給了沈若言。

“嘶!”

神識在三張符籙上掃過,沈若言頓時倒抽了一口涼氣,驚呼著用手捂住了嘴巴。

“世子殿下的製符手段還真是高超啊,居然煉製出了三張上品靈符?”

“嗬嗬,僥幸,僥幸而已。沈兄有興趣買麽?”

楊錚仰天打了個哈哈,神色有些古怪的盯著沈若言放在嘴巴上的修長纖細的白嫩手掌。

沈若言臉上的尷尬之色一閃而逝,連忙放下手,幹咳一聲,毫不猶豫的從儲物袋中取出三百塊靈石,交給了楊錚。

“當然要了!上品靈符在九州修仙界中可是真正的稀缺貨。”

楊錚直接把這三百塊靈石給了坐在自己身旁的慕容秋。

慕容秋手裏現在也有儲物袋了,是楊錚從王道全那裏得到的那個。

“啊?錚哥,這……不用,不用!妾身現在修為太低,用不了這麽多靈石!”

慕容秋芳心一陣欣喜,但卻還是連連擺手,又把靈石推回給楊錚。

她並非不想要靈石,但她更清楚,楊錚這次參加拍賣會,肯定會出手購買東西,萬一到時候遇到喜歡的寶物,靈石卻不夠用,那就麻煩了。

而楊錚能如此為她著想,她心中感激竊喜的同時,更多的還是希望不給楊錚添任何麻煩。

“秋妹,拿著吧,萬一在交流會上,遇到適合自己的東西,有靈石也方便買下。”

楊錚不由分說,直接把這三百靈石裝進慕容秋的儲物袋,握著她的小手,不容置疑的道。

慕容秋這才喜滋滋收了靈石,任由楊錚握著小手,依偎著楊錚那寬厚沉穩的臂膀,芳心中有著說不出的甜蜜和欣喜。

沈若言若有所思的看了楊錚一眼,垂下了眼瞼。

三人在車廂裏閑談著修仙界的各種見聞趣事兒,氣氛十分和諧。

這段時間以來,慕容秋大多時候也都在家閉門苦修,轉修了木屬性的《紫霄養氣訣》後,慕容秋的修為,已經突破到煉氣三層巔峰,差一絲就可以達到圓滿了。

楊錚也在想著,看看這交流會上,有什麽合適突破煉氣四層的丹藥沒有,有的話,便買來幫助慕容秋突破。

從煉氣初期突破至煉氣中期,也是一個小門檻,很多散修機緣悟性不足,很可能會在這個小門檻卡上一年半載,甚至更久。

楊錚既然選定了慕容秋做自己的修道伴侶,自然也希望她能擁有更高的境界。

這種小門檻的突破,單靠靈石的話,也能突破,但很耗時間,若有合適丹藥的話,就要容易很多。

車馬一路出了南城門,沿著洛水邊的一條寬闊青石大道,一路向南而行。

沿途中,行人不少,不過大多都是普通人,偶爾也可見到像楊錚他們這般,有著許多護衛隨行的車駕。

而行到快接近水雲莊的路段時,普通人已經基本絕跡,擁有修為的修仙者多了起來。

這些人基本都是三五成群的結伴而行,在看到楊錚他們這種前呼後擁的隊伍時,多半會露出一些不以為然的不屑表情。

很顯然,楊錚的車隊,是被他們當成了京城裏的那些高門世家的公子小姐了。

偶爾也能見到一些修為達到煉氣後期,甚至煉氣巔峰的修士,這些人基本都是麵色冰冷漠然,看向車馬隊伍的目光,帶著毫不掩飾的厭惡。

想想也能理解,這些人去水雲莊,都是抱著想要拍買下心動寶物的目的,而京城裏那些貴公子小姐,有些不過是普通凡人,但一個個卻是財大氣粗,卻很可能會在拍賣會上橫插一腳,壞了自己的好事兒。

不過,這些修士倒也沒用神識隨意掃視,似乎心中也有所顧忌。

事實上,除了極為特殊的情況外,一般擁有神識的修士,至少也是煉氣後期的存在,絕少有人敢隨意亂用神識掃視其他修仙者。

用神識隨意掃視別人,在修仙界中,便等同於挑釁,很可能會遭來別人毫不猶豫的擊殺。

楊錚在讀過了大量的修仙筆錄以後才了解到這些,也不由暗暗慶幸,得虧先前沒遇到什麽可怕強勁的存在,否則可能已吃了大虧。

沒過多久,一座被雲霧籠罩的低矮山峰,出現在眾人眼中。

那山峰也就一兩百米高,三麵環水,一麵臨陸,如同一座半島般,矗立在洛水之泮。

雲煙之中隱約可見一座極為龐大的山莊,坐落在洛水和山崖之間。

遠遠地就能看到,山莊大門口道路的兩旁,出現了不少身穿水雲色勁裝的青年男女。

這些人的服飾上皆有非常顯眼的標記,一看就知是水雲莊的弟子。

他們守在大門附近,一邊負責攔截檢查出入山莊之人。

有邀請函的人,在出示了邀請函後,雖可進入,但若攜帶的還有隨從,則還要接受盤查。

而沒有邀請函的散修,想要進入山莊也行,不過卻需要在大門口登記,接受一番盤查和檢驗,並交納一定數量的靈石,才能進入山莊。

看到這一幕,楊錚不由再次暗暗佩服起那水雲莊的莊主洛天涯來。

能夠在短短十年時間內,把生意做得這麽大,且還沒出現任何差錯,這固然有洛氏家族的威懾在裏麵,但洛天涯的個人能力,也起到了更加重要的作用。

楊錚他們到了大門口後,也都下了馬車,準備接受檢查。

不過,水雲莊的人顯然認得沈若言,也認得蕭疏狂和幽燕鐵衛,因此在檢查了邀請函後,根本沒有對他們進行盤查就直接放行了。

甚至水雲莊還專門派了一名弟子,非常客氣的為他們引路,帶著他們來到了莊內的一座五層高的龐大樓閣前。
給我留言 - 最新更新 - 百度地圖 - 網站地圖 - RSS訂閱
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,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,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