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章:郎心妾意,現任前任
loading...
時間流轉,轉眼間重陽節將至。

這一日,楊錚正在家中苦修,慕容府上派人送來請帖。

從楊大海手裏接下帖子打開看了看,楊錚向那送帖的慕容府家奴道:“回去轉告你家老爺,楊某必會準時赴約。”

下帖的是慕容夏兄妹,這兄妹二人,打算邀請自己在重陽節前往峴山紅葉亭賞景。

紅葉亭就在襄陽城南數裏外的峴山紅楓坡上,一到深秋,漫山遍野都是火紅的楓葉,乃是襄陽一大秋遊盛景。

那家奴謙恭喜悅的領命告辭。

楊錚則拿著手裏的請帖,臉上露出了沉思之色。

慕容夏兄妹倆此次的邀約目的,楊錚大概能夠猜到,心裏此刻多少有點異樣的情懷。

自一同經曆了無量壽佛寺的事情後,慕容家對他的態度變化極大,如今雙方來往十分密切,關係非常好。

這段時間以來,慕容博觀和慕容夏父子,都曾先後暗中探問過自己的口風,兩人都有意想要撮合他跟慕容秋。

這也不怪人家父子多想,要怪就怪自己犯賤,跟慕容秋相處時,有事沒事兒都喜歡拉拉人家的小手,偶爾還會捏捏人家的臉蛋,換誰是慕容秋的親人,難免都要多想。

他也能感覺出慕容秋對自己暗生的情愫,畢竟,若女孩子對你沒感覺,別說捏臉蛋,拉小手,就是想靠近一點,隻怕人家都會十分不樂。

自己對慕容秋麽,也是很有好感的,但要說有多深的感情,那純粹就是扯淡。

前世在地球時,楊錚就是個標準的宅男,雖也曾有過女朋友,但因自己這邊癡迷修煉的關係,最終還是沒能走到一起。

父母因各種原因,沒能看到自己的孫子,就先後帶著遺憾的離世。

也正是因在那世上,沒什麽其他牽掛了,他最終才選擇冒險嚐試動用巫門道符,施展夢巫術,妄圖博一個奪靈重生,能夠入道的機會。

現在如願以償,不僅成功奪靈重生,而且還擁有了現在的局麵,但楊錚內心裏卻總還覺得有點什麽遺憾。

仔細一想,這遺憾竟是來自那一世父母先後離世前,殷殷切切的期盼。

若隻找個普通人結婚生子,楊錚是沒任何興趣的,但對方若跟自己一樣也是修仙者的話,也不是不能考慮,不過前提是對方能夠跟自己一條心。

在這點上,慕容秋到是還挺符合的。

在楊錚的觀念中,不存在一見鍾情之說。

感情嘛,都是一日日睡出來的。

什麽天長地久的,都是男人騙女人上床的幌子。

隻是楊錚心裏還有諸多顧慮。

他如今已成了修仙者,而且今後還隻可能對修煉更為癡迷,甚至為此可能會麵對更多危險的情況,現在就找個女人,好像早了點。

而且身邊多了個人,自己就多了一份兒牽掛,未必就是好事兒。

但再仔細深入一想,日後在修仙界中闖蕩,尋寶閉關什麽的或許都是常態,長時間一個人,孤獨寂寞冷什麽的,怕也是常態,有個能夠讓自己放心的美人,在自己孤獨寂寞的時候,跟自己相互慰藉一番,也未必就那麽壞。

楊錚知道,自己這又是老宅病犯了,不由麵色古怪的揉了揉眉心。

“少爺,想啥呢?你笑的好猥瑣啊。”

一旁的楊大海,神色古怪的瞅著少爺,表情跟著也變得有些糾結,小聲喊了楊錚一聲。

“啊,嘿嘿,沒想啥。對了,海叔,你說我現在給自己找個媳婦怎麽樣?”

楊錚幹笑兩聲,想了想,向楊大海問道。

楊大海一聽,頓時眉開眼笑,道:“那感情好啊,對方是慕容家的姑娘嗎?相貌品性如何?是像四小姐那樣的閨秀,還是五小姐那樣的女俠?”

楊錚沒料到隨口問了一句,楊大海反應這麽大,似乎比自己還熱衷這件事兒。

“都不是,對方跟我一樣,也是個修仙者,相貌品性都沒的說。”

“哈哈哈,那豈不是更好?按少爺這麽說,人家跟您,那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兒啊,還有什麽好猶豫的?”

楊大海一張老臉頓時笑成了一朵老菊,接著一個勁兒的勸楊錚可以答應。

“先不著急,這樣吧,後天咱們一塊去赴約,海叔你也可以見見她。”

楊錚沉吟片刻,敲定了此事。

未來的路怎樣現在誰也說不準,但修仙者的路注定是坎坷的,若自己僥幸能築基,甚或凝結金丹,那壽命悠久,指不定幾百年都遇不到一個稱心之人,孤老終生也有可能。

慕容秋資質不算差,三靈根的天賦,這在修仙界叫做真靈根,放在修仙門派,怕也是有機會能成為真正入室弟子的。

若是遇著合適的功法,再有足夠的資源,未必就不能築基,甚至結丹。

想明白這些,楊錚又放空身心的投入到了修煉中。

……

第三日清晨,楊大海比楊錚還上心,一大早就催促楊錚,趕緊好好收拾一番,去峴山赴約。

楊錚搖頭失笑,二人一個是修仙者,一個是鍛體五重巔峰的武者,根本無需騎馬或雇車,簡單的用過早飯,一路不疾不徐的出了南城門,向峴山的方向信步走去。

逢上重陽佳節,又因那峴山紅楓坡景致別樣之故,今日登山遊覽的人很多。

一路上車馬轔轔,遊人如織,很是熱鬧,怕是過不了多久,山上的亭子也要人滿為患了。

不過,約會是慕容夏兄妹定的,以慕容家在襄陽的身份地位,在紅楓坡上占一座亭子還是沒什麽問題的。

眼看著紅日升起,映照大地,遠處漫山遍野的山坡,一片火紅,如同燃燒起來的火海,又如流霞墜地彩丘,分外妖嬈。

呼吸著清新潤澤的空氣,楊錚的心情也跟著變得格外晴朗起來。

來到峴山腳下,這種景致給心靈帶來的衝擊,更加直觀。

兩人一路沿階而上,楊錚依舊是一身書生的打扮,不過卻換了更加光鮮的白衣,綸巾束發,衣帶飄飄,豐神俊朗,瀟灑不羈的身影,引得路上觀景的閨中小姐,紅樓怨婦頻頻側目,偷偷打聽。

甚至有那膽大的小姐,還把手裏本來打算要送給幽會情郎的菊花,羞澀的丟向楊錚。

“這是哪家的小相公,生的如此俊美,以前在城裏,緣何不曾見過?”

“小相公也是來登高賞景的嗎?我家小姐仰慕相公風采,一起把酒賞菊如何?”

耳中聽得各種議論讚美,美婢相邀,楊錚心中有些感喟,也有些自得。

至於邀約則一概微笑著婉拒。

跟在楊錚身後的楊大海,老臉都快笑成了一朵老菊花,捋須欣慰的照應著四周。

到得山坡頂上,楊錚遊目四顧,遠遠看見一座飛閣流丹的八角亭子,四周站著些身穿黑衣的武者,他便笑著向那個方向走去。

有那些偷偷跟著的小姐,一看這架勢,隻好黯然神傷的偷偷離開。

“楊賢弟,好風姿,好雅度,快裏麵請!”

楊錚走到半山坡的時候,慕容夏兄妹其實就已經注意到了他。

以楊錚方才的情形,想不注意也難。

慕容夏兄妹倆,遠遠的就迎了上來,慕容夏也對楊錚豐神俊朗的儒雅氣度暗暗心折,更不用說一旁的慕容秋,秋波頻頻,一雙妙目就沒離開過楊錚。

在她心裏,早把楊錚當做了情之所鍾的另一半。

幾人步入亭中。

亭內頗為寬敞,中央一座青石桌台,其上擺滿幹果美味,珍饈美酒,四周點綴各色秋菊,很有些高雅的情調。

見得客人到來,慕容夏吩咐一聲,四周的黑衣人,散了出去,遠遠的守在了四周,以免被誤入此間的人,打擾了亭內主人的雅興。

慕容夏兄妹倆並未邀請任何人,因此偌大的亭子裏,隻有他們四個。

“海叔,你也坐。”

“少爺,老奴站著就好,習慣了,你們聊,不必管老奴。”

楊大海的情況,慕容夏也做過詳細的了解,知道楊錚跟他的感情很深,因此壓根就沒敢真把他當做楊錚的奴仆。

進了亭子後,慕容夏也極力邀請楊大海入座,但楊大海隻是笑眯眯站在楊錚背後,一點坐下的意思都沒有。

“海叔,一起坐吧,你站在我身旁,反倒讓我有些不自在。”

“嗬嗬,那少爺你們聊,老奴在四周轉轉。”

楊大海嗬嗬笑著,說什麽也不坐,反倒踱出亭子,在四周轉悠了起來。

見他如此,楊錚也就沒再管他。

三人把酒賞景,閑話家常,很是悠然安閑。

楊錚早飯吃的簡單,見滿桌子的美味,也不客氣,一邊喝酒,一邊吃著桌子上的珍饈。

慕容秋這大美女,現在卻像個溫柔小媳婦似的,在一旁為楊錚剝著幹果,看的一旁的慕容夏不住暗暗搖頭失笑。

“賢弟,愚兄今日相邀把酒秋遊的目的,想必賢弟也該清楚,不知對家父和愚兄先前的提議,有何想法?”

與楊錚相處久了,慕容夏也摸清了楊錚的性格,知道他喜歡直來直去,討厭拐彎抹角,索性幹脆直言挑明。

一旁正在剝著幹果的慕容秋,手中動作不由一頓,緊張的偷偷看著楊錚。

楊錚看了慕容秋一眼,慕容秋一張俏臉頓時紅了,不過卻並未躲閃,而是大膽的回看著楊錚,眸子中閃爍著難掩的盈盈情意。

初時得知楊錚的身份,與他接觸時,她的確是帶著自己的小心思,但心中也同樣對楊錚有些好感,不過也僅限於好感而已。

後來經曆了無量壽佛寺的事情,慕容秋想的多了,再加上楊錚時不時的撩撥,這感情竟不知不覺的竟深的令她有些刻骨了。

回想在無量壽佛寺的地窟中,楊錚冒著極大危險,打開了那屏障,自己卻並未自己獨自逃生,而是選擇讓他們一家先離開的一幕,給她的心靈造成了極大的衝擊。

這樣的人,是值得自己托付終生的,更何況,他跟自己都是修仙者,自己也隻有跟著這樣的人才會開心。

她出生在大家族中,整日裏不管願不願意,眼中見的,耳中聽的,都是豪門貴族之間的政治聯姻,爭權奪利,爾虞我詐,對世俗之事之人,已然厭倦。

她想跟著楊錚一起過那種超然塵世的神仙眷侶生活。

而促使她做出這種決定的最關鍵因素,則是來自於她的師父。

碧清蘿修道十幾年,大多時候都是飄零一人,跟她講起修仙界事情的時候,也多灌輸的是殘酷冷漠的種種事情。

這些都令對修仙界無比向往的慕容秋害怕。

如今能找到一個這樣如意的伴侶,慕容秋是絕對不願意錯過的。

她甚至偶爾想到,萬一楊錚不願該怎麽辦?

她也曾為此暗暗擔憂,後來幾番沉思,她做出了個瘋狂的決定。

要麽不再踏入修仙者的世界,要麽就纏著楊錚,用自己的真心慢慢去打動他。

“慕容兄,實話說,小弟其實原本並不打算娶妻。修仙界的殘酷,前番所見,不過冰山一角,小弟此生矢誌求道,今後的生活,必定波折不斷,險境重重。慕容小姐跟著我,未必就是什麽好事兒。”

楊錚沉沉一歎,把心中想法如實相告。

“我不怕!”

慕容秋堅定的看著楊錚,如水的眸子中,氤氳著絲絲喜色。

她冰雪聰明,安能聽不出楊錚話中的鬆動之意?

慕容夏本來想說幾句,結果還沒開口,自家妹子反倒先大膽表白了,他還能說什麽?

唯有笑著向楊錚攤了攤手。

“賢弟也看到了,小妹她對你癡心一片,愚兄隻能祝福你們了。”

楊錚點了點頭,向慕容秋伸出手。

“但願你不會後悔。”

慕容秋大膽的也伸出自己的小手,滿臉激動與楊錚掌心相對,緊緊相握。

“君當作磐石,妾當作蒲葦!”

一旁的慕容夏感慨不已,也有些羨慕。

看看人家兩個,再想想自己,心中有些高興,也有些酸澀。

可惜,伊人為仙人,心如冰鐵堅;斯人為凡人,郎心獨憔悴。

“今日你們好好在山間遊賞,愚兄還有點事情要處理。此事回去後,愚兄將與家父商議一番,謀個章程出來,來日再與賢弟詳談。”

慕容夏見目的達到,便站起身,準備離開。

“少爺,老奴也先回去了!”

楊大海樂嗬嗬向楊錚招呼一聲,也準備離去。

就在這時,一紅一青兩道飄飄的身影,出現在了亭子外的山道上。

那兩道身影的主人,似乎與慕容夏兄妹相識,負責守衛在外圍的暗門弟子,與其交談兩句後,竟並未攔截,任由她們向亭子這邊走了過來。

站在亭子邊的慕容夏微微皺了皺眉頭,先回頭看了楊錚一眼,露出一個歉意的眼神,然後又看向來的二人。

察覺到動靜,楊錚和慕容秋兩人也向山道上看去。

“啊!她怎麽來了?”

慕容秋不由詫異的小聲驚呼,接著像是想到什麽,神色頓時變得有些忐忑,悄悄看了一眼楊錚。

以楊錚的神識境界,自是早察覺到了有人靠近,不過卻並未放在心上。

待來人漸漸走近,他也抬頭掃了一眼,耳中聽到慕容秋的詫異驚呼,不由奇怪的看了她一眼,道:“她們是你的朋友?”

“是啊,我們家和甘家是故交,兩家每年都有走動。妾身自小與甘盈認識,算是閨中好友。公子,你……你若是介意的話,妾身以後就不跟她往來了。”

慕容秋小心的看著楊錚,握著他的手,輕聲解釋道。

楊錚以前的一些事情,這段時間裏,她自然也都詳細的了解過。

說實話,最初得知,楊錚竟跟自己的閨中好友曾訂過親,後來不知因何之故,甘家毀了婚約,她還曾為此暗暗慶幸過。

這次邀楊錚重陽相會,為免出現其他波折,她出門前,並未知會自己的好友,哪料到,甘盈居然自己找了過來。

“為什麽不往來了?沒必要。她是她,你是你。我和她之間,本就沒什麽瓜葛,你不必多想,該怎樣還怎樣。”

楊錚淡淡的道。

說實話,他還真有些沒有想到,慕容秋居然跟甘盈認識,而且還是閨中好友。

楊錚自也見過甘盈一麵,那還是兩年前在南陽的臥龍書院裏。

當然了,這是身體原主的記憶,不過因異常的深刻,多少對楊錚還有點心裏上的影響。

神識自然而然的在來的兩人身上一掃,楊錚頓覺更加意外。

他還真沒料到,來的這二女,身上居然都有修為。

穿著一襲紅色衣裙的絕色女子,正是甘盈,有著煉氣三層的修為,不過令楊錚意外的並不是她的修為,而是她的神魂,此女居然也凝出了神識!

“嗬,莫非這就是你退親的緣由麽?”

楊錚在察覺到甘盈居然也是一個修仙者後,暗暗自嘲的笑了笑。

“她是什麽時候入的道?”楊錚看向慕容秋。

慕容秋猶豫了一下,眸光有些暗淡的道:“據她自己說,是前年參加完臥龍文會後,被隱跡在臥龍書院的沈先生相中,收了她為徒,引她入了仙門。”

“無量壽佛寺的事情,你沒跟她提過吧?”楊錚皺眉道。

慕容秋連忙搖頭道:“沒有,我們沒跟任何人提起過。”

楊錚點了點頭,目光再次看向來的二女。

另一名青衣女子則有著煉氣五層境界,二十歲上下,相貌也相當出眾,隻是她並未凝出神識,沒有察覺到楊錚的探查。

看兩人的親密關係,想來多半應該是同門。

甘盈感應到楊錚的神識後,臉色微微變了變,詫異的看了楊錚一眼,不由愣住了。
給我留言 - 最新更新 - 百度地圖 - 網站地圖 - RSS訂閱
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,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,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