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6章:驚悉秘聞,莫非來了西遊地仙界?(求訂閱)
loading...
蕭疏狂看著揮汗如雨,正在瘋狂修煉長臂爆猿勁的楊錚,暗暗覺得有些可惜。

世子殿下若是能早點習武,以他的天賦,或許現在的成就,應該能追上自己了吧?

盡管他對楊錚的武道天賦也震驚異常,卻並不認為,楊錚能在短期內由壯魄境突破至易髓境。

這兩者之間的差距,並不僅僅隻是境界和實力的差距,而是肉身和力量本質上的差距。

看楊錚現在展現出來的武魄程度,應該是已經達到了壯魄境的中後期,連長臂爆猿勁都快被他修煉圓滿了。

但看他現在的狀態,怕是還沒有修煉怒蛟纏絲勁和凶虎壯魄勁。

怒蛟纏絲勁修不修練其實已經沒什麽影響,楊錚連武魄都凝練出來了,接下來該修煉凶虎壯魄勁,全力對武魄進行淬煉。

但想要從武魄中淬煉出一絲神力,從而進行更加幽深莫測的血髓淬煉,卻是難上加難。

這一過程的修煉,已經沒辦法再借助藥物或其他外物突破,必須靠苦修、悟性和機緣。

就是他,當年在達到壯魄境圓滿後,也是足足磨煉了將近兩年之久,才僥幸窺破一絲神力凝練之法,從而一舉突破至易髓境。

楊錚並不知道,一旁觀摩他演武的蕭疏狂是什麽想法,就是知道也不會在意。

他接連又修煉了兩遍長臂爆猿勁,感覺腹中剛剛吃下的凶獸肉,正在被自己的腸胃不斷磨煉吸收著。

一股股的能量,由五髒六腑進入血脈中,化作了絲絲縷縷的奇異氣流,匯聚向正在轉動的晶瑩血滴,滋養著它,再由它反哺自己的血脈。

待第三遍時,腸胃中食物的能量,已經被他吸收殆盡,楊錚也跟著停止了修煉。

“世子殿下!”

蕭疏狂和楊大海向楊錚走了過去。

“蕭統領,你來了。”

楊錚點點頭。

“是,屬下過來問問,不知世子殿下這幾日有沒有什麽出門的安排?”

蕭疏狂現在的任務,就是隨時待命,保護楊錚的安全。

在世子府,自然無需他全程跟隨,而楊錚一旦出府,蕭疏狂就必須要緊跟在側。

“暫時沒什麽安排。”

楊錚搖了搖頭,忽然想起一件事,又道:“對了,蕭統領,你知不知道,京師內哪兒有專門出售修仙者所用靈物的坊市?”

蕭疏狂沉吟片刻後搖頭道:“據屬下所知,京師並無特定的修仙者坊市。世子若是想買什麽靈物的話,隻能等待時機。”

“哦?這是為何?”楊錚不解道。

“想必世子也清楚,修仙者其實並不喜歡跟凡人有過多接觸。即便京城周邊真有那樣的坊市,凡人也接觸不到。

不過,世子也不必擔心,事實上,京師周邊的郊區,有些莊園便屬於修仙者所有,他們有的會定期舉辦一些對外的拍賣會。

世子若感興趣的話,屬下這便命人去打聽一下,看看最近有沒有類似的聚會。”

蕭疏狂向楊錚解釋道。

“那就有勞蕭統領了。”楊錚點了點頭。

這幾天修煉,楊錚便一直在想著其他四種五氣之靈的事情。

如果能夠再找到一兩種可幫助凝聚五氣之靈的靈物,那自己的修煉,就能更輕鬆一些。

可惜,這樣的靈物隻怕並不好找。

而且就是找到了,怕是價格方麵也絕不會便宜。

若是在以前,自己勢必還得再想辦法製作一批符籙賣錢,為購買靈物做準備。

現在嘛,自己已是晉公世子,完全可以借助楊家的財力來辦事兒。

“這是屬下應該做的,世子若無安排,那屬下先告辭了。”蕭疏狂拱手道。

他最近修煉也到了緊要關頭,想嚐試著看看能否衝擊易髓境中期之境。

“行,你忙去吧。”

目送蕭疏狂離開,楊錚轉頭又看向楊大海。

“海叔,這段時間,我想好好安靜的研究一下修行上的東西,府中的事情,還得麻煩你來管理照應了。”

“少爺隻管放心修煉,府裏的小事兒交給我沒問題的,不必操心。”

楊大海笑道。

楊錚隨後也離開演武場,洗了個澡後,直接返回臥室,而後經密道進入地下室。

他打算今日先看看其內楊家收藏的資料,稍後再研究一番新得到的幾本修煉秘籍。

進到地下室後,楊錚徑直來到那排書架前。

書架上的書冊並不多,隻有十幾本,厚薄不一。

楊錚隨手抽了一本較厚的書冊翻看起來,漸漸沉浸到了書冊之中。

一個多時辰後,這本書冊才隻翻看到一半,但楊錚的神色間卻顯出了極為凝重的表情。

他實在沒想到,隨便翻看的一本書冊,竟然解開了一直盤繞在心中的一個大謎團!

這本書冊同樣是一本筆錄,乃是出自楊家祖上唯一的一位築基期修仙者。

楊錚沒想到,那位先祖居然曾跟沈青溪筆錄中提到的,那位來自靈域的大能有過接觸。

據楊家那位先祖記載,那位來自靈域的大能,名叫羅公遠,的確是一位元嬰期高人,而且還是元嬰後期的大修士。

他所追殺的那個魔頭,名叫陰九冥,其人原本是靈域中的一個魔修,後來不知得了什麽奇遇,偶然進入過靈域中的無間冥域,從裏麵獲得了極大好處,修成了一門極為詭異歹毒的神通。

此神通跟元神修煉有關,能夠把元神的神念,修煉成一種名為“陰蟲夢魔”的詭異夢靈。

此種夢靈可以自由往返於人間和冥域,並通過吸收冥域中的冥氣,提升自身的神念之力。

當初在靈域時,那陰九冥剛剛練成此魔功神通,便迫不及待的施展此神通,入侵了靈域中一座小型的門派,把那一門派的修士,全都抽魂煉魄,煉成了其夢靈的螟蟲和嗜血蟲。

此事很快便驚動了當地其他幾個修仙門派,幾個門派聯合起來,對陰九冥進行剿殺,結果陰九冥不僅沒死,反而又用螟蟲和嗜血蟲,反滅了那幾個門派。

那幾個門派有弟子僥幸逃脫,向附近另一個大派求救。

那位元嬰後期的大修士,得知消息後,帶著另外的幾個正道修仙者,隨即趕赴出事之地,展開了對陰九冥的追殺。

陰九冥當時雖憑借著那詭異魔功,強行突破至元嬰後期,卻敵不過幾人的聯手圍殺,遭受重創後,一路向東逃竄,最後逃入東海。

期間,為了分散追兵,他施展出極為詭異的元神分裂術,分出了三個不同的身外化身,向三個不同方向逃竄。

追蹤的幾人,唯有元嬰大修士羅公遠找到了陰九冥的本尊法身,一路追入東海深處,在一龐大的奇異陸島上,才把他給追上截下。

兩人在那陸島上交手數日,最終陰九冥法力耗盡落敗,被羅道人斬了元神,隻逃得肉身和部分神念。

那陰九冥修煉的魔功十分邪異,元神被斬竟也未徹底身死,神念裹著肉身反而化作詭異魔蟲,遁入無間冥域。

羅道人修的是正宗道家仙法,元神自也能進入無間冥域,但那陰九冥的魔蟲法身,在無間冥域內似乎更加適應,羅道人在冥域內,竟不能追蹤上他。

無奈下,羅道人便守在冥域出口,準備等其出來時,再尋機徹底滅了他。

哪料那陰九冥在冥域內,竟開始借助陰冥通道,放出了無數食夢螟蟲和嗜血魔蟲,瘋狂吞噬人間修士的神魂和武者精血,妄圖憑此恢複自己的元神。

一個不查之下,陸島上稍強一些的修仙者神魂和武者的精血,竟被其吞噬屠殺大半。

震怒之下的羅道人,聯合陸島本土的修仙者,封印了無間冥域的出口,並接著輾轉陸島各地,撲滅了絕大多數的食夢螟蟲和嗜血魔蟲,這才算化解了陸島上的一場浩劫。

羅道人有愧於自己給陸島本土生靈帶來的災劫,遂在陸島上建了一處小靈域,並在小靈域內,建了一座能夠傳送至南贍部洲靈域的遠距離傳送陣。

而那無間冥域的出口雖被封印,但羅道人擔心,等其離開後,陰九冥或許還會用其他方法,把食夢螟蟲和嗜血魔蟲送入陸島,於是便告誡當地修仙者,一旦凡間有突破至築基期的修士,務必把其通過傳送陣,送去南贍部洲靈域。

若有武者突破至鍛體七重,也務必送走,否則一旦給那魔頭感應到,必然會想方設法的破開無間冥域封印,再次興風作浪,屆時沒有了羅道人壓製,整個陸島必將生靈塗炭。

羅道人走後,陸島本土的修仙者十分惶恐,於是聯合起來,對凡間武道進行了一次毀滅性的清洗,以至於從此而後,凡間武道七重以上的傳承徹底斷絕,再無超凡武聖出現。

其本土築基期以上還存活著的修仙者,也在那次之後,通過傳送陣,離開了九州陸島。

楊家那位先祖,當年有幸參與了滅魔行動,同時也因天賦不錯,被那羅道人看中,被其收為記名弟子,一起去了南贍部靈域。

楊家能發跡,在大魏擁有如今的地位,也跟那位先祖有著直接的關係。

看完了這本楊家先祖的筆錄,楊錚愣怔著出了好一會兒神。

“南贍部洲?難道我所穿越而來的這個世界,竟是西遊記中提到的地仙界?”

楊錚的前世在地球時,為了破譯巫門道符,著實看了不少古老道典,神仙遊記之類的書,一看到這筆錄中提到的名字,便忍不住的做出了如此推測。

至於羅公遠的大名,楊錚自然是更不陌生了。

這位可是大唐時代最為出名的幾個道士,其聲名地位與張果老和葉法善兩位相當。

楊錚的腦子徹底糊塗了。

若這方世界真是地仙界的話,筆錄中提到的人名地名也能對上,但腳下這九州陸島又是怎麽回事兒?

為何其曆史走向,跟地球古代類似,也跟地仙界南贍部洲的曆史類似?

原本以為解開了一個謎團,現在反而陷入更多謎團之中。

看起來,想要搞清楚這一切,唯有前往那南贍部洲靈域,親自看一看,了解一番,才能得到答案了。

可惜眼下他修為太低,看筆錄中的意思,不到築基期,是沒資格離開九州陸島的。

楊錚忍不住又拿起了其他的書冊,一本本仔細的翻看起來。

時間悄然流逝。

不知不覺中,楊錚沉浸在書冊內,竟足足看了一天一夜時間。

這十幾本書冊,皆是楊家曆代修仙者前輩的遊記筆錄和修煉心得。

楊錚也從其內找到了那張畫卷和龍戰血刃的相關記載。

這兩件東西,是三百多年前,楊家的另一位先祖,與同道好友一起前往幽山深處探秘時,從一座神秘大墓中所得。

那次探秘,一同前往的八名煉氣期巔峰修仙者,死了七人,唯獨楊家那位先輩僥幸活著逃回,但也身受重創,甚至沒來得及研究帶回來的東西,便不治身亡。

據那位先輩的臨終絕筆記載,那大墓中,應該藏著極為了不得的寶貝,可惜因大墓四周有極為恐怖的血煞詛咒,但凡進入其內者,皆會在不知不覺中,身中血咒而死。

楊錚放下最後一本書冊,沉思著走出了地室。

這次通讀了地室內的筆錄,給他心靈帶來了極大的衝擊。

一個神秘浩瀚的仙人世界似乎向他展開了詭秘的一角。

楊錚越發想要趕緊提升實力,離開這九州陸島,去那神秘的世界看看。

但他同樣也深知,若此界真是地仙界的話,那還是要更慎重點才行,畢竟,地仙界可是一個存在著漫天神佛的世界,稍有不慎就可能被大能或妖魔當成螞蟻踩死。

現在他總算是徹底明白,為何當日在襄陽城宅院中,祖父楊忠武會那樣勸他了。

若沒有回歸楊家,隻怕他根本不可能看到這些資料,未來很長一段時間,恐怕都不可能知道南贍部洲靈域的事情。

在世子府休息了一陣後,楊錚重又回到地室,從儲物袋中,翻出了修煉的秘籍,仔細瀏覽了起來。

這些秘籍都是楊家曆代先祖留下來的,雖被擺放在了藏寶室內,但真正有價值的修煉心得,卻都珍藏在了這間地下室。

楊錚參照著先輩們留下的修煉心得,再翻看這些秘籍,憑他現在的悟性,差不多隻看了一兩遍,便掌握了拿到的三本秘籍。

在領悟掌握了《火炎淬靈訣》的功法後,楊錚隨即在石床上盤坐,修煉了起來。

地室內有著源源不斷的天地靈氣可供吸收,楊錚感覺修煉從未像現在這般輕鬆迅捷。

一晚的時間,才剛突破至煉氣五層的修為,竟然隱隱快要逼近中期了!

這樣的修煉速度,令他感覺相當不可思議。

隨後的幾日,楊錚白天抽空海吃一頓凶獸肉,壯大武魄,蘊養龍戰血刃,其餘時間則在地室內閉關潛修。

可惜以他目前經脈的韌性,一天時間,最多隻能進行十二個大小周天的修煉,再多的話,就會傷到經脈。

而十二個大小周天,也就是兩個時辰而已。

巫靈自修煉圓滿後,楊錚對巫靈術的修煉也越發迫切,可惜卻遲遲不能突破至魂變。

好在巫靈的境界雖然沒辦法再提升,但神識卻在一遍遍巫靈術的修煉中,得到了進一步的淬煉強化,令他的神識探查範圍,又擴大了一些,神識的渾厚程度,也提升了不少。

接連四五天的修煉,這一日,楊錚的火巫法力,順利突破至煉氣六層。

至於其他方麵的法力,則沒什麽變化。

畢竟,楊錚現在的主要精力,都集中在了《火炎淬靈訣》上。

每天十二個大小周天的修煉堆在一門法訣上,火巫法力提升的自然快了很多。

在得知了南贍部洲靈域的事情後,楊錚對修煉也做出了調整。

他決定集中精力先提升其中的一門法力,爭取早日達到煉氣大圓滿,然後去小靈域那邊尋找築基的機緣。

反正巫道煉氣術並不強求同時築基,隻要能在結丹之前,把所有法力補齊境界即可。

這一日,楊錚修煉完畢,剛走出臥室,便見到蕭疏狂手中拎著兩個木盒,一臉喜色的過來向他稟報了一個好消息。

他打聽到,兩日後,京城南郊的水雲莊內,將會舉行一次修仙者的聚會。

聚會的發起者,也向晉國公府的供奉仙人發了邀請函。

蕭疏狂從羅青雲的手中,也拿到了一張邀請函。

“太好了!”

楊錚拿到邀請函後,自然大喜過望。

“蕭統領,還得麻煩你一趟,去大伯那裏,幫我支取一些金票和靈石。”

“哈哈,世子殿下多慮了,國公得知消息後,早為你準備好了一切。”

蕭疏狂聞言一笑,把手裏拎著的兩個木盒交給了楊錚。

楊錚接過來打開一看,其中一個木盒中裝了滿滿一盒子金票,都是千兩麵額的,足有五十萬兩之巨!

另一個木盒中則裝滿了靈石,足足有上千塊之多!

楊錚忍不住感慨,楊家這還真是大手筆啊!

五十萬兩金票加上一千塊靈石,足足相當於六千塊靈石的巨量財富了。

如此的話,應當能夠應付這次的修仙者交流聚會所用。

不過,金票在修仙者之間到底好不好用,楊錚也不清楚,畢竟,目前為止,他還從未參加過一次修仙者交流會。

但想著上次從王道全儲物袋中收獲的金票,想必這凡塵中的貨幣,在修仙者之間應該也能用,否則的話,王道全幹嘛還在儲物袋中放那麽多金票?

“那就有勞蕭統領安排好兩日後的一切了。”

“世子殿下放心,屬下以前也陪國公爺參加過類似的交流會,不會有什麽差池。”

蕭疏狂笑著回答道。

“對了,沈公子有沒有接到邀請函?”

“他乃儒門儒子,水雲莊莊主跟儒門也有交情,肯定不會漏了他的。”

楊錚聞言點了點頭,決定找沈若言打聽一下這個水雲莊的情況。

“那麻煩蕭統領派人去把沈公子請到書房來,我找他有點事情談談。”

“好,屬下這就去。”

目送蕭疏狂離開,楊錚轉身向書房那邊走去。
給我留言 - 最新更新 - 百度地圖 - 網站地圖 - RSS訂閱
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,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,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