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5章:世子的日常,學習,吃肉和修煉(四更完畢,求訂閱)
loading...
走進煉丹房,看著堆積如山的材料,楊錚不由會心一笑。

還是閉門修煉有意思啊,權謀爭霸什麽的,太費腦筋了,自己也根本不喜歡,而且還耽誤時間,若非這世子身份,能給他帶來諸多修煉上的便利,他才懶得管這些事情。

楊錚心裏也想的明白,其實權謀也好,修道也罷,唯有實力才是硬道理。

自身不強,根本無法凝聚大勢,更不用說與大魏皇室爭鋒了。

眼下在當世子也沒什麽不好的,法侶財地全都不缺,這才是最佳的修煉途徑。

楊錚在煉丹房中忙活了起來,頓覺充實無比。

他先是按照《諸子文集》中提到的煉材之法,製作著合用的筆墨紙硯。

這一過程中,楊錚自然也把這段時間自己的揣測領悟,融入到了製作之中。

充實忙碌之中,時間過得特別快,轉眼便是三天時間悄然而過。

期間沈若言曾來找過他一次,卻被楊錚拒之門外。

楊錚直接吩咐了守在外麵的鐵衛,誰來都不許開門,讓他們有什麽事兒直接找楊大海去。

三日後,滿滿一丹房的材料,皆已被楊錚煉製成了可用的靈材。

這些材料自然不光隻有製作筆墨紙硯的,還有能製作巫符和巫藥的。

其實對於楊錚而言,最好處理的是巫符巫藥的材料,這些隻要參照巫族傳承,就能分門別類的處理好。

真正不好處理的是書寫助戰詩辭的靈材,這些東西太過嬌貴,稍有不慎就會損毀。

楊錚的儲物袋中,如今堆積了數百張靈符宣紙,六支大小不一的靈毫筆,三小桶靈墨和兩個上好的靈硯台。

至於能繪製巫符的符筆,符紙和符墨,更是足夠用好長一段時間。

到是巫藥方麵,材料雖然都處理完了,但真正的巫藥,他還沒動手製作過。

楊錚現在缺少一件能夠煉製巫藥的趁手法器。

巫藥術對煉製的法器並無太高要求,隻要是能夠承受靈焰級別的火焰,無論是丹鼎,丹爐,還是陶罐,鐵鍋之類的都行。

巫藥術與修仙界的煉丹術有著極大區別。

修仙界的煉丹術,需要把丹藥煉製成特定的丹丸,且凝丹的時候,還有著嚴格的限製,唯有煉製的丹藥上,有丹紋出現,才算是達到靈丹標準。

嚴格說來,他此前服用的那些丹藥,都隻是普通品質的丹丸,還不能算靈丹。

而巫藥術就沒有這方麵的諸多限製。

巫藥的製作之法,跟熬湯類似,在處理好了各種材料後,便可把材料按特定順序,放入煉藥的法器中,並輔以特定的靈液進行熬製。

煉製成型的巫藥,也多是藥液,藥膏和散劑藥粉等種類,真正凝固成丸狀的藥丸極少。

而即便真有凝成藥丸的巫藥,外觀看起來也十分不美觀,跟土疙瘩似的呈塊狀。

這麽看起來,巫藥術其實跟後世地球西醫製作出的各種藥物類似,不過觀感上嘛,就差了不少,給人一種黑暗藥劑的怪異感覺。

弄完了這些,楊錚休息了小半日,命人把楊大海請到自己的書房,詢問了一些這幾天的事情。

從楊大海口中得知,沈若言和慕容博觀兩人那邊,事情進行的都頗為順利。

國公府也開始在忙碌著籌備祭祖大典的事情。

祭祖大典的地點,定在了楊家的封地,也就是幽燕一帶的晉國。

不過,因為晉國公世子還需經過皇室冊封,因此大年初一,楊錚還得跟著大伯進一趟宮,麵見當朝天子,接受天子的冊封和獎賞。

距離年關也就隻剩下二十餘天時間,楊錚還得跟禮部派來的特使,學習一番入宮覲見的禮儀規矩之類的東西。

事實上,禮部兩天前就派人來了,隻不過楊錚閉門炮製材料,外人一概不見,那特使也就隻能一直待在世子府內。

“真是麻煩,把那宮裏的特使喊來,今日就把一切禮儀規矩全學了。”

楊錚頗有些無語的揉了揉眉心。

不一會兒,一名穿著緋紅官袍的四旬文士進了楊錚的書房。

“下官禮部侍郎陳守禮拜見世子殿下!”

那禮部侍郎恭恭敬敬,規規矩矩向楊錚參拜下去。

按將說他一個禮部侍郎,怎麽說也是個三品官,而楊錚現在尚未接受冊封,並無什麽品級,他根本無需如此。

“陳大人客氣了。請起!”

楊錚神色一動,想到了沈若言。

還真是想什麽來什麽,他這邊剛想起沈若言,沈若言便從外麵走了進來。

此時的沈若言,穿一身白衣,外罩一件狐裘,俊美潔白的麵頰上,泛著淡淡的光暈,晃得楊錚有些睜不開眼。

見到沈若言進來,那陳守禮又向其拱手一禮。

“儒生陳守禮,見過儒子!”

“陳侍郎客氣了。”

沈若言也回了一禮,看他那淡淡的態度,竟好似眼前這三品侍郎,在他這儒子跟前,都隻能算個小學弟似的,還真有些讓楊錚開眼。

“見過世子殿下。”

沈若言也向楊錚拱了拱手。

“嗯,沈兄無需多禮,你此來是有事?”

楊錚瞥了一眼低眉垂眼的陳守禮,向沈若言道。

“沒什麽,在下聽聞世子要學習禮儀,特意也過來跟著學學。”

“沈兄也要入宮參加朝賀覲見?”

楊錚有些意外的道。

沈若言搖了搖頭:“在下可沒什麽興趣見皇帝。隻是對宮中禮儀感興趣而已,畢竟,你應該也知道,禮術在六藝中的重要性。興許看了世子殿下學的禮術,在下能有所悟也未可知。”

楊錚這才意識到,沈若言這次出來,可不光隻是代表著儒門在世間行走,他還是在曆練紅塵,尋求突破的契機。

“陳侍郎,那咱們開始吧。我希望今日一天就能學完,沒問題吧?”

“啊?一天?那哪兒夠啊,宮中禮儀繁多,世子殿下此前又沒有係統的學習過,下官隻怕半月時間都未必夠用啊。”

陳侍郎頓時愕然看向楊錚,苦笑不已道。

“陳侍郎,就按世子殿下的意思辦吧,世子殿下有過目不忘之能,你隻需把所有禮儀全講一遍,他就能記住,無需擔心。”

沈若言在一旁笑著解釋了一句。

陳守禮的神色頓時又變了,驚喜震驚道:“如此說,世子殿下莫非已凝出了文心?”

沈若言點了點頭,陳守禮臉上不由一陣激動。

“好,好啊!那下官必定竭盡所能,務求今日把所有禮儀,全跟世子殿下講解一遍。”

得知楊錚凝出了文心,陳守禮還以為,楊錚在私底下已經拜入儒門,屬於他們儒教弟子,是自己人了,想著未來若這位世子,真能和儒教聯手,改天換地的話,那他們儒派今後便可徹底崛起了……

帶著這種美好的幻想,這位禮部侍郎,接下來對楊錚的態度,越發的謙恭。

不過,隨著他的講解和示範,在見識到楊錚在學習禮儀時,無論多複雜繁瑣的禮儀,都能一遍就記住學會後,他還是被震驚的無以複加,五體投地。

一天下來,這位侍郎大人累的腰酸腿痛,卻甘之如飴。

而楊錚也終於把所有禮儀,全都記住學會。

送走了像老玻璃一樣,一整天雙眼冒綠光看自己的陳侍郎,楊錚總算是鬆了一口氣。

“沈兄,收獲如何?”

楊錚看向一臉沉思的沈若言,隨口問道。

說話的時候,楊錚的目光,又忍不住的瞟了一眼沈若言的胸部,暗暗搖了搖頭。

難道真不是女扮男裝?

這狐裘穿在他身上,絕美中透著一絲媚惑,很容易掰彎男子的審美啊。

真不知他若穿上女裝會是什麽樣的情景。

沈若言並未注意到楊錚的眼神,此刻似沉浸在某種思考之中。

“唉,還是差了一點。”

沈若言收回神思,遺憾的搖了搖頭。

“不急,慢慢來。修行嘛,總得講個水到渠成。”

“世子說的是,是在下太性急了,失了本心。”

兩人閑聊了幾句,沈若言隨即把這幾天,跟儒派核心成員接觸的事情,跟楊錚說了一番。

這件事其實並無什麽意外。

儒派官員差不多都跟今日所見的這陳守禮一樣,都盼望著這天下能迎來一場變革。

原本他們還把希望寄托在當今太子的身上,但隨著深入的接觸後,他們才發現,當朝太子雖然跟今上在治國理念上有些意見相左,但本質上其實並無什麽不同。

直至楊錚的出現,儒子的出世,才令他們看到了一線希望,自是很快就凝聚到了一起。

術派和儒派之間那點矛盾,在這方麵壓根就算不得什麽事兒。

送走沈若言後,楊錚簡單吃了點飯,回房後,交代了一番,任何人不得進入自己的臥房,便悄然打開密道,一路順著密道,來到了那間地下室。

進去後,楊錚先是移開石床,透過封印水晶,向下觀察了一陣,隨後才在石床上盤膝一坐,修煉了起來。

自打那日從老國公手裏接了鑰匙,除了第一晚之外,楊錚接下來的時間,每天晚上必到這裏來修煉。

幾天下來,楊錚的木巫法力和火巫法力,都已經磨煉到了煉氣四層圓滿,他預感到,今日就能突破至煉氣五層。

可惜水巫法力,土巫法力,金巫法力依舊還停留在煉氣二層巔峰。

雖也得到了其中兩種屬性的煉氣功法,但楊錚尚無時間研究,自然也沒辦法提升突破。

到是那浩然法力,在抽空修煉下,也達到了煉氣二層。

石床下的封印水晶內,海量的靈氣氤氳而出,被楊錚吸入體內,煉化為法力。

一夜修煉,果如楊錚所料,木巫法力和火巫法力,皆水到渠成的突破至煉氣五層。

盡管楊錚尚未研究《火炎淬靈訣》,但因丹田中,火巫法力的漩渦中心,有不滅血焰存在,楊錚在修煉《紫霄養氣訣》時,那不滅血焰竟能跟著自動吸收靈氣,煉化為火巫法力。

這意外的情況,自是令楊錚這幾天頗為驚喜,也曾想著,若是能再凝出其他四種不同的五氣之靈來就好了。

可惜,巫火的凝練,完全是因借助了屍陰魔樹之故,若非有著屍陰魔樹的海量本源輔助,再加上吞噬了屍陰魔火的火種,根本不可能凝出不滅血焰。

突破了境界之後,楊錚又在地室內穩固了一段時間,才走出地室,回到了世子府的臥室內。

說起來,這幾天因處理藥材之故,竟沒顧上練武。

起了個大早,楊錚直接在院中,修煉起了長臂爆猿勁。

一路拳法打下來,楊錚意外的發現,這門功法,竟不知何時,已然快達到圓滿之境了。

仔細體會了一番後,楊錚最終發現,導致這一結果的原因,竟跟那龍戰血刃所化的血滴有關!

一旦他修煉長臂爆猿勁,那血滴就會在心髒中央緩緩轉動。

而這一過程中,他渾身的血液,就會跟著發生一些奇異的潮汐湧動,一趟拳法打下來,血脈就好似受到了一遍深層的淬煉一般,武魄之力自然而然的也跟著壯大一分。

武魄的壯大,自然而然也對五髒六腑產生了影響,令其跟著也一起壯大不少。

接連練了三遍後,那血滴的轉動才漸漸停止,再練便沒有絲毫的效果了。

一陣前所未有的饑餓感,再次席遍全身。

“來人,立刻給本世子準備肉食,越多越好!”

……

餐堂內,看著楊錚狂吃海塞的模樣,楊大海驚喜不已。

“少爺,看情形,你的武魄應該蘊養的十分好了,隻怕普通的肉食,已經沒辦法滿足武魄的成長壯大,接下來,少爺隻能吃凶獸和靈藥食材了。”

“是啊,我也感覺到了。”

接連吃了三大桶牛肉,楊錚卻覺得那種饑餓感居然減少的並不多,有些味同嚼蠟的又吃了一陣,停止了下來。

“咱們府上有這些食材麽?”

楊大海點頭道:“自然有,平時蕭疏狂他們,都是直接吃凶獸肉。我這就去為少爺準備。”

在楊錚的極力堅持下,楊大海現在已經改了口,不再自稱老奴。

片刻後,楊大海端著一小盆香氣四溢,散發著淡淡血煞靈氣的肉食走進了餐堂。

看著那陶盆中的肉食,楊錚忍不住放出神識,仔細的感受了一下。

凶獸不同於野獸之處便是,它們體內也蘊藏有靈骨,可以通過吸收天地靈氣,朝著妖獸的方向進行進化,也因此的,凶獸的數量遠比野獸少的多,也難獵殺的多。

“蕭疏狂一頓也就吃這麽多。”

楊大海見楊錚沒吃,而是盯著陶盆發呆,以為他是嫌少,便解釋了一句。

蕭疏狂已經突破至先天,正處在易髓境初期巔峰,每日可以通過食用凶獸肉,淬煉肉食中蘊藏的血煞靈氣,滋養自身的武魄,以武魄對骨骼深處的血髓進行提升淬煉,以此來修煉出一絲武魄神力。

楊錚收回神思,抓起凶獸肉,大吃起來。

“真好吃!”

一口下去,楊錚就感受到了凶獸肉與普通野獸肉的區別。

凶獸肉更加的鮮美勁道,也更有嚼頭,吃一口便滿口生香。

“海叔,你吃過了嗎?”

“吃過了。”楊大海點了點頭。

以前在襄陽時,受條件所限,他一年能吃上那麽一兩回就算不錯了。

如今重新返回京城國公府,楊大海雖還在楊錚身邊,但一應的待遇卻被提升到了跟蕭疏狂一樣的級別,每日都可以吃上足夠多的凶獸肉。

原本卡在壯魄境巔峰的實力,也在慢慢的向圓滿逼近。

楊家鍛體術第六重的功法,他已經從老國公那裏得到傳授,也開始在為突破的事情進行準備了。

按照老國公的意思,是想調他去北疆幽燕鐵衛中磨煉一段時間,看看能否尋找到突破至易髓境的契機。

但楊大海舍不得離開楊錚,就拒絕了老國公的安排。

按照他的打算,每日既然也能吃上凶獸肉,去軍中和留在楊錚身邊,其實沒多大區別。

自己的基礎已經磨煉積累的足夠雄厚了,現在所缺不過是水到渠成的感悟突破而已。

一盆凶獸肉吃完,楊錚終於再次體會到了飽腹的感覺,滿足的打了個飽嗝。

他隨即重新來到府中的演武場,稍稍活動一番後,便再次修煉起長臂爆猿勁。

不知何時,蕭疏狂也出現在了演武場。

見到楊錚在演武場中央,修煉著長臂爆猿勁,蕭疏狂走到楊大海身側,雙手抱臂,右手摩挲著下巴,饒有興致的觀看著楊錚練武。

初時蕭疏狂還有些不以為意,但看著看著,他臉上漸漸出現了一絲驚訝之色。

“楊三哥,世子什麽時候學的長臂爆猿勁?”

楊大海一臉得意,有些顯擺的道:“快兩個月了吧?怎麽樣,少爺練的還不錯吧?”

蕭疏狂根本不信,狐疑的瞥了楊大海一眼。

“三哥,開玩笑也得有個限度。不到兩個月?你還真敢說,就是千年不遇的練武奇才,也達不到這種程度吧?”

“嘿嘿,你覺得三哥是那種會說謊的人麽?千年不遇的練武奇才算什麽?咱家少爺,乃是萬年不遇的奇才!”楊大海傲然道。

“嘶!”蕭疏狂倒抽了一口涼氣,震驚道:“照你這麽說,世子簡直就是武聖複生啊!”
給我留言 - 最新更新 - 百度地圖 - 網站地圖 - RSS訂閱
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,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,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