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章:巫兵和助戰詩辭(求訂閱)
loading...
沉思一陣後,楊錚收回神思,目光落在了那個紫色的儲物袋上。

神識一動,儲物袋中的東西盡數出現在麵前。

想了想,他把裝著“淬魄散”的陶罐、三本武功秘籍和靈石收了起來。

他今天不打算再修煉,而是要研究煉化新得到的兩件寶物。

楊錚先拿起了“烈火珠”,此高級法器非常契合他的火巫法力,尤其楊錚還擁有不滅血焰,完全可以徹底煉化這件法器,並使其威力達到最大。

有了這件高級法器,楊錚自忖即便是麵對一般煉氣後期修仙者,也有一定的取勝機會。

先前的幾件法器,除了烏木劍外,對他都沒什麽用了。

可惜玄鐵劍匣中的玄冥劍,是一把火屬性法器,否則倒是可以給慕容秋用。

而楊家藏寶室內的低級和中級法器,並無適合慕容秋的水屬性法器,到是那個“霧隱缽”是水屬性的,但楊錚拿了“烈火珠”,已經引起兩個煉氣後期供奉的特殊關注,若是再拿“霧隱缽”,隻怕立刻就會招來他們的不滿。

好在此次一下子得了一百塊靈石,楊錚打算把那二十塊木屬性靈石交給慕容秋。

有了這些靈石,相信應該足夠支撐慕容秋修煉到煉氣三層巔峰。

至於突破煉氣四層所需要用到的丹藥,藏寶室內沒有,隻能另想其他辦法了。

楊錚把玩著手裏的“烈火珠”,神識緩緩探入其內,並把一縷火巫法力注入其中,按照“巫靈神煉術”,慢慢煉化起來。

在神識的探查之下,“烈火珠”內的火法禁製靈紋清晰可見。

此法器同樣有著三道禁製靈紋,分別是“烈炎火彈”、“靈焰箭”和“炎爆”三種。

其中前兩種靈紋屬於單體攻擊法術,第三種為大範圍攻擊法術。

而第二種的“靈焰箭”,就屬於能夠被靈焰加持,倍增法器威能的法術。

楊錚很清楚,法器攻擊的範圍,跟自身的神識覆蓋範圍有關,這也就意味著,這“烈火珠”具備的三種法術攻擊範圍,都在三十米內。

一旦超過三十米,無論是威力還是準確度都要大打折扣。

楊錚運轉神識和火巫法力,開始煉化第一個禁製靈紋。

時間不斷流逝,三個時辰後。

“烈火珠”內的三個禁製靈紋已然被楊錚徹底煉化。

此次煉化所花費的時間,遠比上次煉化烏木劍短了很多,也順利了很多。

楊錚在煉化的過程中,漸漸摸索出了一些規律。

這法器的禁製靈紋與巫符靈紋有所不同,他完全不必領悟這靈紋,隻需要用神識和法力,把法器中的禁製靈紋全部煉化,就能徹底掌控這件法器。

而事實上,真要領悟的話,楊錚也能辦到,但這禁製靈紋跟巫符靈紋畢竟不同,即便領悟了,也沒辦法像操控巫符靈紋一樣,操控這件法器。

這法器使用起來,消耗的單純就是修仙者的神識和法力,沒辦法從天地間汲取五行之力增幅其威能。

煉化完這件法器後,楊錚並無試驗其威力的打算,直接把它收了起來。

他隨後打坐修煉巫靈術,恢複著消耗的神識,並修養精神。

天光熹微之際,楊錚從深度修煉中醒來,感覺神識盡複,精力也達到了飽滿狀態。

他隨即又拿起了那把“龍戰血刃”,仔細端詳著。

先前在藏寶室內,楊錚便感覺此兵刃與自己在冥冥中,好似有某種感應牽連。

他甚至也曾放出神識試探過,更確認了那種感覺。

楊錚把“龍戰血刃”放置在雙膝上,緩緩放出神識,探入此兵刃中。

此兵刃不疾不徐的吸收著他的神識,漸漸閃爍起淡淡的血色光華。

隨著這些血色光華的出現,楊錚陡然感覺到,渾身血氣竟跟著變得蠢蠢欲動起來,仿佛完全不受控製似的。

而這些血氣,竟漸漸與那血色光華融合起來!

“吼!”

一道發自靈魂的咆哮,毫無任何征兆的,陡然間在楊錚心頭炸裂!

下一瞬,驚人的一幕出現了!

楊錚感應到,自己才剛凝聚不久的爆猿武魄,竟然脫體而出,化作一道血光,沒入“龍戰血刃”中!

這一刻,楊錚清晰的感覺到,自己渾身的力量,仿佛一下子被抽幹了一樣,竟動都無法動彈了!

他大為震驚,剛要收回自己的神識,結果,令其更為震驚的一幕出現了!

那原本有著二三百斤重,近四尺長的兵刃,竟然好像沒有重量一樣,憑空漂浮而起,並在眨眼的功夫裏,不斷縮小,變成了一顆指甲蓋大小的奇異血滴晶粒!

這血滴晶粒之中,有著一道血色的爆猿虛影,隻是太小,若不仔細看,根本難以發現。

出現了這樣的變化還不算完,這一顆血滴晶粒,忽然間衝入楊錚眉心,一閃之下,在楊錚目瞪口呆中,竟沒入他體內,順著他的血脈,瞬息間出現在了他的心髒內。

楊錚也在這一瞬間,身體恢複了行動能力。

而令他感覺十分詭異的是,隨著那血滴晶粒的融入,他竟感受到了一股浩瀚威力,瞬息間流遍全身。

全身十萬八千毛孔,在這一瞬間全部張開,狠狠的一吸!

周圍的空氣中的五行之力,瞬息間被抽的一空!

一股前所未有恐怖饑餓感覺席遍全身!

楊錚此刻有種極為詭異的感覺,好似若不趕緊做點什麽,馬上就會餓死!

這種感覺來的絲毫沒有征兆,但卻又是那麽真實。

楊錚大驚,幾乎是想都沒想的趕緊從儲物袋中,取出了“淬魄散”,以及所有的靈石,還有剩下的那顆血元丹!

下一刻,恐怖的一幕出現了!

那陶罐轟然破裂,其內裝著的大量淬魄散,直接化為一團血氣,被楊錚身上毛孔吞吐的氣息,一下子吞噬殆盡!

不止如此,包括那顆血元丹,以及周圍的所有靈石,也同樣瞬息間碎裂,化為了一團團的血氣和靈氣流,被楊錚張開的毛孔瘋狂吞噬!

就在楊錚一臉忐忑,不知是否還會發生其他未知變故時,那種餓的快要死的感覺,終於漸漸退散。

張開的毛孔也跟著在下一息全部緩緩閉合。

神識內視下,原本停在心髒中的那顆血滴晶粒,緩緩的融化了,變成了一滴晶瑩的奇異血滴,靜靜懸停在他心髒的中央。

楊錚心中微微一動,嚐試著用意識催動了一下那滴奇異血滴。

下一瞬,楊錚忽然感覺手中一沉,“龍戰血刃”被他牢牢握在了手裏。

一股血脈相連的感覺,出現在了楊錚和“龍戰血刃”之間。

楊錚感覺“龍戰血刃”的重量,似乎一下子輕了很多,拿在手裏竟是趁手無比。

一些奇異而駁雜的信息,也隨之出現在楊錚腦海中。

“大巫紀四千八百六十四年,大巫刑天戰人皇軒轅於洪荒蒼天城郊,刑天舞幹戚,斬蒼天,蒼天泣血,其血玄黃……

有巫族大祭司祝由,集血煉兵,得巫道之刃,名曰:‘龍戰血刃’。巫部大祭司融巫血與天血,始破巫族不悟天道之咒,幸甚……

此巫道之刃乃凶兵,非巫族之人不能煉,非巫人之血魄不能蘊養……”

神識探查到這些信息後,楊錚神情震動,終於明白了此兵刃的來曆,同時也大為驚喜。

很顯然,這把兵器是一把真正的巫兵,也就是隻有巫族人才能使用的兵器。

至於其級別,信息中並無提到。

但既然是由巫族的大祭司熔煉而成,隻怕絕非凡兵,很可能是真正的神兵。

楊錚愣怔片刻後,心神一動,手中的“龍戰血刃”消失無蹤。

仔細感應,楊錚發現,它竟又化為一滴晶瑩血滴,懸停在了心髒中央。

看此情形,這把巫兵隻能用巫人的血魄才能夠溫養煉化。

也不知此事是好是壞,畢竟,這可不是普通的巫兵,而是神兵,而且還是一把凶兵。

隻怕以後若動用它的話,消耗的肯定應該是自己的精血之氣。

楊錚神色陰晴不定的沉思一陣,情緒漸漸平靜下來。

無論如何,得到一件巫兵,終歸是值得高興的。

巫族不能悟道之事,在巫族傳承中就有記載,也正是因此之故,楊錚雖獲得了巫道傳承,但卻還是選擇了仙道功法進行輔助修煉。

雖是打著輔助之意,但若將來真有機會把巫術修煉到極致,卻發現巫道不能成仙,屆時也就不必慌亂,也能有其他的選擇。

如今好了,有了這巫兵,興許真能通過巫道窺探到天道奧妙,最終憑巫道成仙也未可知。

此時,門外傳來一陣輕柔的腳步聲。

“公子,公子!”

一陣女子輕柔的呼喊,從門外傳了進來。

楊錚微微皺了皺眉,隨後又舒展開來。

自己現在已經不是在襄陽了,身份也不是原來的那個私生子書生,而是晉公世子。

“進來吧。”

數名十六七歲的青衣小婢如同貓兒一般,輕輕推門進到了楊錚的房間,在床邊跪下,有的端著銅盆,有的捧著毛巾痰盂等物,侍候在床前。

“奴婢春蘭、夏荷、秋菊、冬梅服侍公子起床。”

四個小婢女翹首看著楊錚輕輕道。

楊錚點了點頭,任由他們服侍自己洗過臉,漱過口。

這些小婢服侍過楊錚後,又趕緊的開始整理楊錚略有些淩亂的房間。

楊錚沒去管她們,自顧自走了出去。

守在門口的五名鐵甲護衛,立刻一躬身,跟在了楊錚身後。

楊錚對老國公安排的這一隊幽燕鐵衛,還是相當滿意的。

護衛隊除了蕭疏狂這位統領外,還有一百零五人,分作了五個小隊,每個小隊包括隊長在內共二十一人,每日輪流在楊錚的世子府內執勤。

蕭疏狂這個統領的實力就不必多說了,乃是正兒八經的地階初期巔峰大宗師,堪比煉氣後期巔峰的修仙者。

除了他之外,另外的五名小隊長,皆是鍛體五重巔峰的好手,個個實力不弱於楊大海。

那一百名精銳鐵衛,清一色全都是鍛體四重的玄階武師,有些甚至已經達到了四重巔峰。

這樣強勁的護衛隊伍,若是放到江湖上,足可橫掃一個大型幫派。

楊錚自從研讀了《諸子文集》,對儒門的術法做了詳細了解後,結合自身所學的巫術,有了一些新的想法。

這些想法並非憑空冒出,而是在此前看過林師恭施展茅山道術後才誕生。

林師恭可以通過茅山道術,提升武者的防禦力和戰鬥力,他的巫術沒道理不行。

而在這方麵,儒門的儒術也有過一些類似的記載。

不過眼下這個想法還處在理論猜想階段,楊錚打算這幾日找人試驗一下,看看是否可行。

來到書房,楊錚沉思片刻後,提筆寫了一張物品清單,末尾蓋上了自己的印信。

“你把這個交給你們小隊的隊長,讓他拿著去國公府,把清單上的物品全部取來。”

楊錚把寫好的清單遞給一旁侍候的護衛。

“是!”

那護衛立刻躬身接過清單,轉身快步走了出去。

“去把沈公子請來。”

楊錚又向另一名護衛吩咐道。

那護衛領命而去。

兩刻鍾後,沈若言跟著那名護衛,來到楊錚的書房。

“世子這麽急著喚在下來,不知有何吩咐?”

“吩咐不敢當,沈公子請坐。來人,奉茶!”

楊錚請沈若言在書房坐下,對外麵伺候的下人吩咐了一聲,又轉頭看向沈若言。

“儒派這邊的事情,還得多麻煩沈公子了。楊某想聽聽沈公子接下來的安排,不知是否方便?”

“自然方便。”沈若言點了點頭,“即便世子不問,在下今日也要來向世子匯報的。在下打算今日去拜會吏部張侍郎,先探探他的口風。”

楊錚微微頷首。

當今朝堂上,已經形成了立場鮮明的兩大派係,一派是以貴族和門閥世家為首的士族主官派,另一派則是以寒門和儒派為首的佐官派。

佐官派和主官派的矛盾由來已久,如今更是已經發展到了難以調和的程度。

吏部侍郎張維浩是如今儒派的首領,若是能跟他搭上線,將會對他接下來要做的事情,有著極其重要的作用。

“那就有勞沈公子了。”

想了想,楊錚又道:“對了,不知沈公子對助戰詩辭是否有研究?”

“助戰詩辭?”沈若言愣了一下,有些不解的看著楊錚。

“那是在春秋末,戰國初時出現的一種儒門術法,曾流行過一段時期。但戰國紛爭結束,秦朝建立後,秦皇大肆焚書坑儒,徹底毀掉了此術的傳承,而今也隻能從一些偏門史書中,才能見到零星記載。世子為何突然詢問此術?”

“莫非真失傳了麽?”楊錚有些遺憾的問道。

沈若言也一臉遺憾,點頭道:“的確已經失傳了。相信任何朝廷當權,都不希望有人能掌握此術吧?畢竟,此術一旦發動,便可借助天地之力,為戰場上的將士提升戰鬥力。”

“那以沈公子所見,《諸子文集》內記載的書寫助戰詩辭所用的材料,是否為真呢?”

楊錚沉吟了片刻後,再次問道。

沈若言正色道:“《諸子文集》乃是經由儒門一代代掌門遍查典籍,苦心孤詣編纂而成,其內記載的任何內容,都有據可查,自然是真的了。”

“不知令尊和沈公子你,有沒有試過用那些材料,書寫助戰詩辭?”

楊錚心中一動的又問道。

沈若言點了點頭。

“自然試過,不過可惜沒成功。家父曾說,即便真有人能寫出助戰詩辭,隻怕也不會有效果的。”

“這卻是為何?”楊錚不解道。

“因為如今的九州天下,文氣不存,根本沒辦法通過文氣來調動天地之氣啊。”

沈若言苦笑著解釋道。

“儒門曆代掌門懷疑,九州之地的文氣曾經曆過兩次鎮壓磨滅,第一次是秦皇焚書坑儒,第二次則是魏武龍氣鎮脈。這些在《諸子文集》內都有記載,世子該不會忘了吧?”

“沒有文氣就不能調動天地之氣麽?難道就沒有其他辦法可以替代?”

楊錚用手輕輕敲擊著書桌,沉吟問道。

“或許有吧?但儒門這些年也不是沒嚐試過,可惜從未成功過。”

沈若言微微有些感慨的搖了搖頭。

楊錚腦子裏,現在有著一個大膽的想法。

若是以巫符文字為工具,以符紙為載體,書寫助戰詩辭,會不會就能達到這一效果呢?

他並沒有把自己的這一想法說出來。

楊錚準備這兩天先把書寫助戰詩辭的各種材料製作出來,嚐試一下看看。

若能成功的話,那就等於又擁有了一張更大的底牌。

兩人又聊了一陣,沈若言見時間不早了,便起身告辭。

沒過多久,慕容博觀來了。

“拜見世子殿下。”

“慕容伯父無須客氣,請坐。暗門的事情,準備的怎麽樣了?”

楊錚請慕容博觀坐下後問道。

“一切皆已準備妥當。”慕容博觀麵帶興奮的道。

“好,那就按照昨天商議的,放手去做吧。若是遇到什麽阻礙,隻管請蕭統領出手直接鎮壓,務必在年前把暗門的勢力在京城地下鋪開。”

楊錚沉聲道。

既然要做顛覆朝廷這樣的大事,情報機構自然必不可少。

楊家雖然也有自己的情報網,但因朝廷的防備,根本無法展開有效的情報收集工作。

楊錚需要另辟蹊徑,由江湖上的地下勢力入手。

情報網的總部自然要立足京城,然後向四外擴散。

在這方麵,楊錚自然還需要跟小姑楊明鳳那邊進行溝通安排。

他的這一情報係統,準備以龍門鏢局為明麵上的依托,以暗門在地下為脈絡,爭取在最短的時間內,由京城鋪展向九州各地。

龍門鏢局的總鏢頭,不僅是老國公的女婿,還是老國公的弟子,忠誠方麵絕無問題。

“那老夫這就立刻趕去龍門鎮,拜會莊總鏢頭。”

慕容博觀興奮的道。

“嗯,帶著這封信去吧。”

楊錚把剛寫好的一封書信交給了慕容博觀。

“老夫去了!”

“慕容伯父萬事小心。”

起身送走了慕容博觀,沒過多久,一輛載滿各種材料的馬車,駛進了世子府。

“世子殿下,您要的材料屬下都取來了。”

護衛隊長蕭雨帶著五名鐵衛,來到書房外,向楊錚稟報道。

“全都搬到對麵煉丹房所在的院子裏,小心放好。”

“是!”

眾護衛隨之忙活起來,把一箱箱的材料卸下,搬去書房對麵的院子裏。

那邊是楊錚此前就特意交代改造的,專門用來煉製材料和丹藥的煉丹房,也是他日後進行巫藥術試煉所必須要用到的場所。
給我留言 - 最新更新 - 百度地圖 - 網站地圖 - RSS訂閱
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,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,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