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章:真正的底蘊,五行源氣珠(求訂閱,求票票)
loading...
藏寶室內,收藏的神兵利器不少,楊錚細數之下,發現竟有二十件之多,每一件皆是真正的神兵利器。

楊錚相信,隻要從這裏隨便拿出去一件,絕對能在九州江湖武者間掀起腥風血雨的爭奪。

但這些兵器,卻就那麽十分隨意的被擺放在了北麵的一排石廚內。

這些兵器幾乎涵蓋了所有種類的兵刃,刀槍劍戟、斧鉞鉤叉,鞭鐧錘戈等等。

楊錚一一的看過去,有時候會拿起其中的某一件,仔細的看看,但最後又都放下了。

這些兵器的確都算得上舉世罕見的神兵利器,但也僅此而已,隻適合江湖上的武道修行者使用,已經不大適合現在的他。

忽然,石廚一角,一件造型極為古怪的兵器,引起了楊錚的注意。

那是一把整體長近四尺的怪異兵刃,乍一看好像是一把長刀,但細看下,卻又形似闊劍。

此兵器整個的刃身黑中泛紅,呈現出天玄之色,柄為黃色,刃身和刃柄之間的吞口是一個天然的龍首之形。

而若是仔細看的的話,就能發現這把兵刃竟是渾然一體的,都是由某種奇異金屬凝鍛。

刃柄上還有著四個天然的符文狀遠古篆文——“龍戰血刃”!

此兵器的刃身寬達三寸多,一麵開鋒,另一麵雖沒開鋒,但竟也有刃線存在,整體好似龍尾一般,刃尖微微上翹,形成了一個流線型的弧度。

楊錚取下此如刀似劍的怪異兵刃,拿在手中試了試,發現其竟頗為沉重,少說也有二三百斤,還真不是誰都能自如使用的。

石廚一旁,還有幾行對此兵刃的文字介紹。

“此兵器乃是老夫自幽山一處古墓所得。老夫曾請無數高人鑒定此兵器,皆無人能說出其來曆。其怪異處,武者用之,精氣為之奪,修者用之,神氣為之吞,乃大凶之器,今藏於地室內,後輩修者慎之戒之。”

從這些文字介紹來看,這把兵器當是楊家某個前輩偶然所得,武者使用,自身精氣會被它掠奪,修仙者使用,神識法力也會被它吞噬。

它應該是一把凶兵,不知道它的來曆,最好不要用。

不知為何,楊錚在看到這把兵器的第一眼,就一下子相中了它。

似乎冥冥中,自己與這件兵器有著某種牽連。

這種感覺非常的玄妙,仿佛心血來潮一般,不可捉摸。

他拿著兵器仔細觀察了一陣,卻又毫無任何特別的發現。

“‘龍戰血刃’?莫非此兵器的名字,來源於易經?”

楊錚記得,易經坤卦中,有“龍戰於野,其血玄黃”的說法。

仔細推敲一番,還真像那麽回事兒。

它忍不住嚐試著運轉了一下法力,下一刻,楊錚神色一陣莫名,趕緊停止下來,隨後不動聲色的把此兵器收進了儲物袋。

三件寶物已經挑選完畢,楊錚又逛了一遍收藏武功秘籍的石廚,從中挑選出了三本秘籍,放進了儲物袋內。

而後,他從一排裝著靈石的木盒中,分別挑選了五種不同屬性的靈石各二十塊,也裝進儲物袋。

做完這些,楊錚才再次走到修仙的功法秘籍前。

他先是拿起《火炎淬靈訣》翻看起來。

一個多時辰後,楊錚放下《碧浪潮汐訣》秘籍,揉了揉有些酸澀的眼睛,離開了藏寶室。

憑著過目不忘之能,楊錚強行在一個時辰的時間內,把《火炎淬靈訣》、《幽土煉氣篇》和《碧浪潮汐訣》這三本修煉心法,全都牢記於心。

“選好了?”

楊明安正等在門口,見楊錚從石門中走出,微笑著問了一句。

楊錚點了點頭,從腰間摘下儲物袋,打開袋口亮了亮。

楊明安隻掃了一眼便點點頭。

藏仙閣內的那兩名煉氣高手的神識,也都微不可查的在儲物袋內掃了一下便不再關注。

“走吧,伯父送你出去。”

楊明安向幾名修仙者微微拱了拱手,帶著楊錚離開了藏寶室。

二人一路出了這處幽靜的院子,楊錚正要往前院去,卻被楊明安微微拉了一下。

楊錚不明所以的看了他一眼。

楊明安也不開口,帶著楊錚又朝著院子更深處走去。

楊錚心中頗為狐疑,但還是耐著性子,跟在楊明安身後。

一刻鍾後。

兩人來到了後院某處的一座古樸石質樓閣前。

“進去吧,你爺爺還有話要告訴你。”

楊錚上前敲了敲門。

“進來吧。”

老國公的聲音傳出,那樓閣沉重的石門緩緩從內打開。

楊錚抬步走了進去。

楊明安則自顧自離開了此地。

“爺爺。”

進入樓閣後,楊錚躬身喊了一聲,結果發現,祖父楊忠武,此刻正倒背雙手,神色莫名的抬頭看著中堂懸掛的一副畫卷。

那畫卷平平無奇,甚至所用紙張也隻是極為普通的宣紙,隻是紙張有些微微泛黃,似乎存放已有不少的年頭了。

畫卷的內容也是極為簡單明了,就是一副很尋常的題詩山水畫。

畫內大部分區域都是留白,唯有左上角,寥寥數筆畫著一座巍峨的烏黑高山。

山上怪石嶙峋,也無甚草木,隻有山巔有著一個卓然而立的孤傲男子背影,衣衫飄飄,似欲乘風歸去。

畫卷右側留白的區域,寫著一首莫名其妙的詩。

“鴻蒙初判衍洪荒,”

“天地無間道玄黃。”

“三界六道合造化,”

“悟得真妙玄又玄!”

乍一看,這就是一首文字非常粗淺,甚至有些拙劣的談玄論道的詩。

類似的詩句在大魏初期的一段時間內,道家發展最為昌盛時,幾乎隨處可見。

但仔細揣摩此詩,卻又給人一種很奇怪的感覺,好似其中隱藏著什麽奧秘玄妙一般。

“這張水墨畫卷來曆神秘,跟你方才在藏寶室內所選的兵刃,來自同一座古墓。”

老國公開口了。

他微微側身,看了楊錚一眼。

“咱們楊家自大魏太祖時至今,以曆三十二代,亦曾有過一些修仙者出現,但無人在仙道上有過什麽成就。那兵刃和這畫卷,並非老夫所得,而是祖上一位修仙者,在幽山探秘時,從一座古墓中所獲。

而今你能擁有修仙的靈根,這是血脈傳承,也是機緣所致。這畫卷也一並送你吧,真希望你能從中有所收獲。”

老國公探手一抓,畫卷飄然而落,被其卷成了一個卷軸,遞給了楊錚。

楊錚微微一愣,趕緊上前雙手接過。

“多謝爺爺!”

“你跟老夫來。”

老國公笑了笑,轉入內室。

楊錚連忙收起卷軸,跟了上去。

祖孫二人進入內室後,楊錚見老國公屈指在室內某處輕輕一彈。

內室靠牆的一麵書架緩緩移動向一旁。

一條石道顯露了出來。

老國公當先走進去,楊錚緊跟其後,也進到了石道內。

石道一路向下蜿蜒而行。

到得石道的底部,一條更加幽深的石道又出現了。

兩人沿著石道向前走了約莫一刻鍾,來到了一間不大不小的石室內。

此石室內布置的極為簡單,靠牆的一側隻有一張石床,床上空無一物,另一側則擺放著一個暗紅色的木質書架,其上簡單的擺放著十幾本書冊。

令楊錚非常震驚的是,靠牆的那石床上,竟然散發著濃鬱無比的天地靈氣的氣息。

其濃厚的程度,竟是先前那古井噴出的倍許之多!

但奇怪的是,不進入這間石室,靠近石床,竟完全感應不到靈氣的存在。

而踏入此石室後,楊錚發現,自己的神識竟好像徹底被困在了這間石室內,甚至沒辦法侵入石牆分毫。

“這是……”

楊錚震驚的瞪大了眼睛。

他仔細觀察片刻後才發現,這間石室四麵牆壁所用材料,竟跟無量壽佛寺掩蓋地窟石道的那個石門,是一樣的材料!

“是不是感覺很奇怪?”

老國公笑看著楊錚。

楊錚不由自主的點了點頭,道:“的確很奇怪。”

“三尺之下,就是你剛才進入的藏寶室。你上石床上去,按一下那塊石磚。”

老國公用手指了指石床上三尺處,微微凸起的一塊石磚對楊錚道。

楊錚依言跳上石床,輕輕在那塊石磚上按了一下。

他感覺掌心微微一痛,似乎被什麽東西刺了一下,有一縷血絲不受控製的流出,沒入了那石磚內。

下一刻,沒等楊錚詢問,忽然感覺下方的石床,竟然開始沿著石牆向一旁緩緩移動而去!

令楊錚極為吃驚的一幕出現了!

石床下的地麵,竟然藏著一塊透明的水晶狀神秘之物!

透過這水晶狀神秘之物,竟能清晰的看到,下方便是方才自己去過的藏寶室!

而更為奇異的是,楊錚發現,這水晶狀神秘之物內,好像封印著一個拳頭大小的五色寶珠!

那五色寶珠仿佛在緩緩的轉動著,絲絲縷縷奇異的氣息,從其內散發出來,向四麵八方擴散而去。

看到此珠的第一眼,楊錚便再次的震驚了!

他差點沒忍住叫出此珠之名!

“竟然是五行源氣珠!”

他實在沒有想到,楊家竟然有這樣的寶貝。

“事實上,此物也是咱們楊家祖上留下來的。有關這一切的事情,書架上的書冊內,都有記載,你抽空可以看看。以你對修仙界的認知,想必現在應該能夠明白,那口古井中的靈氣是從何而來的了吧?”

楊錚恍然的點了點頭。

事情已經十分明了了,在楊家府邸的地下,還藏著一座很特殊複雜的龐大法陣。

眼前的這塊水晶狀神秘之物應該就是整個法陣的核心。

“很可惜,此寶輕易不能動,一旦動了立刻就會被藏仙閣的那幾個修仙者察覺,楊家隱藏數十代的秘密,也就會隨之徹底暴露在其他修仙者眼中。”

老國公喟然歎道。

“這把鑰匙你拿著,以後這座閣樓,就由你來守護了。慕容家買的那座院子,就在隔壁南邊。閣樓一側有連通那院子後院的密道,你以後便可從那密道直接來此地。”

說著,老國公又取出一把鑰匙交給了楊錚,並把出入此地的方法,仔細告知了他。

楊錚實在沒有想到,楊家竟然隱藏著如此大的秘密。

他更沒有料到,老國公對他竟如此信任!

直接把守護楊家秘密的任務,全都交托給了他!

這是何等的魄力?

“有什麽想跟爺爺說的嗎?”

老國公笑意莫名的看著楊錚,語氣頗為輕鬆的道。

“此恩實在太重,一時間孫兒委實不知如何表達此刻的心情。”

楊錚深吸了一口氣,壓下震驚複雜的情緒,緩緩的說道。

“做你認為該做的,並做好它。”

老國公深深看了楊錚一眼,轉身離開了石室。

楊錚神色複雜的目送老國公離去,心情久久無法平靜。

沉默了片刻,楊錚收拾心情,目光再次看向那水晶中封印的“五行源氣珠”。

此物是他目前所見過的,最為高級的寶物,其在巫族傳承中,也有詳細的記載。

這世間隻怕極少有人知道,它其實屬於一種極為古老的特殊法器。

即便是在巫族的記載中,都無法考證,它究竟屬於哪個古老的時代。

它的功用非常單一,就是可以吸收任何種類的天地源氣存儲起來,然後通過特定的激發之法,令其釋放出可供人吸收修煉的天地靈氣。

透過幾近透明的水晶可以看出,此珠之內蘊藏的天地源氣已所剩無幾。

但即便隻是一縷天地源氣,也足以釋放出很久的天地靈氣。

雖然很想現在就把這珠子從封印水晶中取走,但楊錚知道,自己現在實力不足,暫時還不宜動用此寶,一旦真引起了藏仙閣那幾個修仙者注意,那就真麻煩了。

越是隨著跟老國公接觸的次數增多,楊錚便越無奈的發現,自己根本無法看透老國公。

自己這算是徹底的被老國公給吃住了。

隻要他想在仙道上走的更遠,就不能放任楊家不管。

毫不誇張的說,隻要有了此寶,楊錚以後在修煉一途上,將會更有底氣。

修仙者最缺的是什麽?

毫無疑問就是修行的資源。

有了此珠,楊錚以後將會更容易獲得修行的資源。

看起來,接下來的一段時間,自己很有必要全麵的輔助楊家,完成那項他原來根本就不想參與的事情了。

楊錚再次按了一下那塊石磚。

石床恢複如初。

雖然很想就此在這裏閉關一段時間,好好修煉一番,但楊錚更清楚,現在還不是閉關修煉的時候。

他還有很多事情要做。

除了祭祀大典外,慕容家那邊,大家還都在等著他去安排。

好在有了進入這間密室的鑰匙,以後有的是時間和機會來這裏閉關修煉。

楊錚有些戀戀不舍的離開了石室。

出去後,樓閣內空空如也,老國公不知何時已經走了。

楊錚出了閣樓,按照老國公所傳之法鎖好門,放出神識探查了一下,果然在院子的南麵,找到了一條隱匿的非常巧妙的密道。

他從那密道中走了一趟,確認了對麵院子中的密道出入口後,便又重新回到了國公府的院子內。

一路往前院走去,又是重重疊疊,不知走了多少重回廊院落,才好不容易走出了國公府。

這一路自然也見到了不少楊家府邸的下人。

出門後,楊錚登上六駕馬車。

“回府!”

楊錚一聲令下,眾人浩浩蕩蕩,沿著一側的街道,向慕容博觀為楊錚購置的世子府行去。

楊錚的世子府雖在國公府的南麵,但卻是坐落在另一條與國公府毫不相幹的街坊裏。

車隊繞行了一大圈,足足繞了六道街坊,才抵達世子府邸前。

一路上,自然也有不少好事者跟著看熱鬧。

楊錚等人也沒去管他,任由這些人圍觀。

回府後,楊錚先是在慕容博觀等人帶領下,在府內轉悠了兩圈,徹底的熟悉了一下自己即將入住的府邸。

不得不說,老國公安排的實在是太周密了。

進入國公府那座閣樓的密道,竟然就在楊錚的臥房內。

這對楊錚而言實在是太方便了。

熟悉完府邸後,楊錚又重新把沈若言介紹給了慕容博觀一家人認識,並令人專門給沈若言,在世子府內收拾了一個幹淨整潔的單獨院落。

未來很長一段時間,沈若言都將會以他的幕僚身份出入世子府,跟在自己的身邊辦事。

當晚,慕容博觀安排了豐盛的宴席,為楊錚等人接風洗塵。

忙完這些後,已經到了半夜。

楊錚這才得空與慕容秋溫存一陣,互訴衷腸。

兩人雖已訂下親事,但儀式還沒有舉行,慕容秋目前尚未過門,自然不好留宿在世子府,不舍的跟隨父兄返回了慕容府。

楊錚在臥房內一躺,盤算起來接下來要做的事情。

修煉自然還是排在第一位的,何時都不能耽誤。

其次則是等祭祀大典過後,自己須得盡快以世子的身份,熟悉和掌握京師的情況,並製定出一係列的造勢計劃。

楊家想要取代大魏曹氏,定鼎九州,單靠兵事是不可能完成的,必須要從各個方麵下手,一步步的來。

想要造勢就需要有合適的契機,現在時機還遠不成熟,必須要先等待或者製造機會。

好在祭祀大典還得一段時間,自己倒是可以利用這段時間,先好好研究一下從楊家藏寶室獲得的寶物,盡快把自己的修為和實力也提升起來。

現在他手底下,文有沈若言和慕容夏,武有獨孤輝、楊大海和慕容博觀等人,修仙者方麵,雖有沈若言和慕容秋,但實力還是太單薄了。

至於古高風,在護送完他回京後,便又返回晉國公府,去那藏仙閣修煉去了。

楊錚也不好勉強他繼續留在身邊聽用。

楊家招納的那些修仙者,看樣子除了古高風外,其餘幾個也就是看中了楊家的資源,才留在了楊家,怕是沒多少忠誠度可言,不值得信賴。

老國公顯然也清楚這些,卻也沒什麽更好的辦法。畢竟,楊家也需要有修仙者坐鎮,否則一旦遇到修仙者出手,老國公的武道修為,勢必就會暴露出來。

楊錚現在才真正認識到,晉國公府的境況,遠比自己想象的還要糟。

壓力很大啊,楊錚不由暗暗感慨。
給我留言 - 最新更新 - 百度地圖 - 網站地圖 - RSS訂閱
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,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,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