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章:楊家的藏仙閣和藏寶室(求票票)
loading...
京師洛陽城,晉國公府邸內院正堂。

楊錚隻身進入正堂,其餘人皆被留在了前院靜候消息。

正堂內,此刻隻有三人。

老國公端坐在上首,並非是中年形象,而是收斂了一身的精氣,重新恢複成白發白須的老朽形態。

老國公的下首,坐著一名年過六旬的灰發老者,此老身上既無武者氣息,也無修仙者氣息顯現,就是一名很普通的長者,雖然保養的不錯,但依舊能看出垂老之態。

老者穿著一身綢緞棉衣,打扮的就像是個頤養天年的富家翁,一雙略有些渾濁的眼睛,此刻正在打量著楊錚。

“像,真是太像了!”

楊錚進門後,老者竟激動的站起身,一臉的驚喜,目光在楊錚和老國公身上來回轉動。

“大哥,這孩子跟您年輕時,簡直一模一樣啊!看到他,就像是看到了當年您才接任楊家時的樣子!”

這樣的話楊錚並不陌生,小姑楊明鳳和姑父莊衝天初次見他時,也曾這般說過。

老者的下首,是一名穿著紫色蟒袍,氣度沉凝的消瘦中年。

這中年男子的身材也很高,隻是有些清瘦,長相與老國公有幾分神似,不用猜也知道,他肯定就是而今的晉國公楊明安了。

“孩兒楊錚,拜見爺爺,見過三叔爺,見過大伯!”

楊錚向三人恭恭敬敬的躬身行了一禮。

進來前,老管家已經跟他交代過,堂內隻有老國公,國公爺,以及楊家現在的族長,也就是老國公的三弟楊忠文。

老國公有兄弟三人,老二楊忠庸已經作古,家族內部的事務,皆由老三楊忠文在主持。

再次見到楊錚,老國公麵上的笑容越發盛了。

楊錚這一路上的表現,他已從獨孤輝等人口中得知,對於楊錚的一係列表現,他相當的滿意,這才是一個成熟世子該有的表現。

一番見禮後,三人並未多說其他的事情,基本都是在談接下來該如何舉行祭祀大典,以及如何讓楊錚認祖歸宗,繼任世子的事情。

期間自然也征詢過楊錚的看法,對於這種事情,楊錚懂得不多,三人所說十分細致周到,他自然沒什麽可說的。

談完此事後,老國公和族長起身離開。

“明安,接下來的事情,就是你們伯侄之間的事情了,為父不會摻和,楊家未來的走向,你們自己決定。”

“恭送父親(爺爺)和老族長!”

送走二人後,楊明安笑道:“玄錚,你也坐吧。”

既然認祖歸宗,在楊家內部的稱呼中,楊錚的名字自然也帶上了字輩。

“侄兒謝過伯父!”

楊錚客客氣氣的見了一禮,在楊明安的下首坐下。

“其他客氣話,伯父就不多說了。誠如你爺爺所說,楊家未來何去何從,將由伯父和你們兄弟二人決定。這話可並非是你爺爺的自謙之詞,而是他老人家的內心真實想法。伯父很想聽聽你的想法。”

楊明安微微一笑,捋須看向楊錚。

他一生無子,對此也不再奢求什麽,唯一的願望,就是楊家不能在他手中走向沒落。

為此他甚至不惜犧牲了自己四個女兒的幸福。

原以為長女入宮配了當朝太子,次女嫁給齊王,三女下嫁北疆而今的大帥丁開山,四女與當朝宰相大公子聯姻,便可保楊家一門,無論遇到何種情況,都能立於不敗之地。

哪能想到朝廷對他們楊家,依舊非常不放心,處處提防不說,現在很可能已經在暗中開始布局,要徹底瓦解楊家的勢力。

老國公當年收的幾位義子,這些年雖身居高位,手掌權要,但近幾年,以先後有幾人被朝廷不動聲色的賦閑擱置,唯一還在撐持的,就隻剩下荊州鎮南大將軍黃審良了。

北疆的袁超,雖然還執掌兵權,但卻在丁開山帳下效力,未來究竟如何還不好說。

而那丁開山則屬於六公之中燕國公胞弟,丁家跟楊家雖是世交,但涉及到各自利益,尤其是在麵對朝廷的時候,卻絕不會站在楊家這邊。

別看楊明安這些年當晉國公風光無比,但實則是有苦自己知。

“侄兒十幾日前拜會儒門掌門時,他曾問過侄兒此次入京將何去何從,侄兒回答了他八個字,‘相機而行,順勢而為’。侄兒覺得,楊家目前也當如此,不知大伯以為如何?”

楊錚沉吟著看了楊明安一眼,不疾不徐的說道。

雖然他自己跟楊明安沒什麽感情可言,但雙方乃是真正的血親,這一點無論如何都無法改變,他和楊家一榮俱榮,一損俱損,因此真實的想法,也無藏著掖著的必要。

“‘相機而行,順勢而為’?”

楊明安雙眸微微一凝,緩緩捋須,露出沉思之色。

“若無機會可行,無大勢可為,又當如何呢?”

“總不能坐以待斃吧?沒有機會就創造機會,沒有大勢就想辦法凝聚大勢。古今但凡成事之豪傑,哪個不是善於製造機會,並凝聚大勢之徒?我輩何須抱殘守缺?”

楊錚淡然說道。

楊明安聽到這話,雙眸瞬間一亮,撫掌大笑。

“此言大善!看來把楊家交給你,才是最明智的選擇。本來伯父是屬意玄鑄那孩子的,但那孩子聰慧有餘,機變不足,慮事也無你這般大膽開闊。”

楊明安頗為讚賞的看著楊錚,不過,這話隻怕也隻是一番鼓勵說辭而已。

畢竟,楊錚才剛被楊家接回,究竟是真龍,還是草蟲,現在還無從判斷,須得繼續觀察,方能最後定奪。

而楊錚對此也不甚看重。

他之所以被老國公說動回歸楊家,所看重者不過是楊家的底蘊。

隻要能在修煉一途上讓他更進一步,楊錚不介意登上楊家戰車,並順勢而為,推動一把。

若楊家將來真敗落了,而自身也擁有足夠的實力的話,他同樣也不介意出手幫助挽回,但也就僅此而已。

他不會把自己的前途全賭在楊家這輛戰車上,說他自私自利也好,冷漠無情也罷,但他的前途和命運,隻能掌握自己手中,誰都不能決定。

“今日楊家隻派了蕭疏狂和幽燕鐵衛去迎你,卻並未派出一個楊家弟子出麵,你應該能明白其中的深意吧?”

楊明安想到一件事,怕楊錚心中有誤解,對楊家生出嫌隙,溫聲笑問道。

楊錚點了點頭。

“楊家既然已站在了風口浪尖,讓外人多想想也好。”

也不知這主意是老國公想的,還是楊明安出的,的確很高明。

楊家沒有弟子出麵,卻又出動了老國公以前的貼身鐵衛,這就給人一種假象,似乎楊明安對楊錚的進京有所不滿。

“看來對於住處之事,侄兒也不必多費口舌了。”

“是啊,的確是有些委屈你了。本來你爺爺是想讓你住進國公府的,畢竟,在國公府裏,無論是安全方麵,還是其他問題,都更方便照應,但如此的話,也就無法給那些暗中蠢蠢欲動之人以機會了。”

楊明安無奈的苦笑道。

楊錚對楊家的這一謀略還真有些佩服。

儒門派出了儒子跟在他身邊,就等於告訴世人,儒家已選擇在背後支持他這個晉公世子。

而晉國公與晉公世子之間不睦,也會給朝中那些大臣,以及儒派的那些官員以幻想。

若全力支持楊錚謀奪未來改天換地的機會,興許儒教就有機會徹底入主朝堂。

反觀若支持晉國公的話,未必就有這樣的機會。

畢竟,晉國公也屬於門閥子弟出身,即便將來他能執掌大寶,恐怕最終的選擇,也很可能將跟大魏曹氏一般無二,依舊是門閥世家霸占朝堂。

“走,伯父帶你去一個地方。”

楊明安站起身,向楊錚神秘一笑。

楊錚跟著也站起身,隨楊明安離開正堂,往後院深處走去。

兩人一路穿堂過戶,沿著曲曲折折的回廊,不知穿過了多少門庭,來到了後院一處幽深僻靜的院子中。

院子內,隻有一座孤零零的二層土石樓閣,看起來毫不起眼。

但是,一進入這院子,楊錚的神識便瞬間感應到了兩道強大的神識氣息!

他心中微微一驚,他敢肯定,這兩道強大神識的主人,絕對都是煉氣十層以上的修士!

楊家還真是藏龍臥虎,竟然招攬了三名煉氣十層以上的修仙者。

除了這兩名強大的煉氣後期巔峰修仙者外,楊錚還感應到了另外六道法力氣息波動,雖無法與這二人相比,但也皆是煉氣六七層的存在。

看到楊錚臉上的吃驚之色,楊明安笑了笑,帶著楊錚徑直來到樓閣前。

那樓閣的大門隨著二人到來,自動打開。

楊錚瞬間感受到了一股濃鬱無比的天地靈氣的氣息!

這靈氣的濃鬱程度,與浩然穀竟然不相上下!

他現在終於有些明白老國公當初勸他回歸楊家所說的那些話了。

在踏進樓閣的一瞬間,楊錚感受到了一股若有似無的法陣波動氣息。

進入樓閣後,楊錚見到,其內的大殿十分空闊。

大殿的正中央處,有著一口直徑丈許大小的古井,井口不斷向外噴吐著霧狀靈氣。

八名身穿青袍的修仙者,皆盤坐在井口四周,正在吞吐靈氣,進行修煉。

對於楊明安和楊錚的到來,八人都隻是抬了抬眼皮看了一下,便不再關注,自顧自又修煉著。

對於他們這種漠然的態度,楊明安似乎習以為常,不以為意的笑了笑。

楊錚的眉頭卻微不可查的皺了皺。

楊明安帶著楊錚,繼續向閣樓深處走去,很快來到了一扇石門前。

他伸手在石門的某處地方按了幾下。

石門紮紮而開,一條斜向下的地下通道,顯露出來。

通道內牆壁上鑲嵌著夜明珠,把整條通道照耀的一片明亮。

楊錚跟在楊明安身後,沿階而下,身後的石門再次傳來紮紮的聲音,悄然關閉。

轉過幾條石道後,一間頗為空闊的地下石室出現在楊錚眼前。

石室的四麵皆被開鑿成石廚的模樣,其內或擺放著書冊,或擺放著兵器玉盒,或擺放著瓶瓶罐罐,不一而足。

石室中央則放著一張四四方方的巨大石桌,石桌的四麵則擺放有十幾個石凳。

“這裏收藏的,都是我楊家這些年從四方收集來的寶物,有武功秘籍,修行功法,神兵利器,法器,丹藥,靈石等等。對了,這個你應該不陌生吧?”

楊明安帶著楊錚在石室內轉了一圈後,隨手從一麵石牆的石廚內,拿出了一個紫色的小袋子,遞給楊錚。

楊錚接過後,點頭道:“自然不陌生,這是儲物袋,級別似乎不低。”

說著,楊錚神識探出,掃向儲物袋。

一個長寬高各有三米左右的空間,出現在楊錚的眼前,其內空空如也,什麽東西都沒有。

這個儲物袋,居然是個中級儲物袋,空間足足是王道全那個儲物袋的三倍,比自己手裏的納物符空間還大了一些。

“你雖即將成為晉公世子,但也不能搞特殊。今日是你第一次進入‘藏仙閣’的‘藏寶室’,隻能從這裏任意取走三樣東西。

等日後你對楊家做出了相應的貢獻,自然還能再次來這裏選寶。對了,以後每月你都可以來領三十塊靈石。你今日首次來,可以先取走一百塊。你慢慢挑選吧,伯父去外麵等你。”

楊明安笑著道。

楊錚此刻表麵雖然風輕雲淡,但內心卻實則早已泛起波瀾。

他實在沒有想到,楊家的底蘊竟是如此的豐厚!

這次回歸楊家還真沒有白來!

“對了,大伯,武功秘籍應該沒有限製吧?”

楊錚想到一事,立刻向楊明安問道。

楊明安有些意外的看了楊錚一眼,點頭道:“隻要不是修仙寶物,一般的武功秘籍和神兵利器都沒有限製,你可隨意挑選,但也不能拿走太多。”

楊錚點頭表示明白,楊明安這才轉身離去。

等楊明安離開後,楊錚立刻便有些迫不及待的,仔細在藏寶室內瀏覽起來。

他首先看的,既不是法器,也不是丹藥,而是秘籍。

楊錚在發現了《紫霄養氣訣》的妙用後,便對其他屬性的修煉功法,特別感興趣,迫切的想要再搞到水、火、土三種不同的修煉秘籍。

至於金屬性的修行功法,根本不用選的,他獲得了完整的《九陽金剛降魔功》,這可是能夠一直修煉到結丹期的極品功法,其他金屬性的煉氣功法,完全無法與其相提並論。

一番瀏覽下來,楊錚發現,楊家“藏寶室”內收藏的秘籍,以武功秘籍最多,足有上千種之多,修仙練氣的秘籍就少了太多了,隻有十幾本,且大多還殘缺不全。

楊錚毫不客氣的拿起這些修仙秘籍,一本本的翻看起來。

令他頗為驚喜的是,自己所需要的三種屬性的煉氣訣,這裏竟有兩本是完整的,一本是火屬性的《火炎淬靈訣》,一本是土屬性的《幽土煉氣篇》。

這兩本秘籍都有十三層功法秘訣,全都能夠修煉到煉氣十三層。

而水屬性的功法,皆是殘篇,其中稍完整一點的,隻有前十層的功法,名為《碧浪潮汐訣》。

至於法術方麵的秘籍,比煉氣功法的要多了不少,但基本都是基礎法術,許多甚至還不如王道全的那本《龍虎山法術全解》好。

楊錚並沒有急著挑選,看完了這些功法後,他又轉頭向收藏法器和丹藥的石廚看去。

這間藏寶室內收藏的神兵利器不少,但法器就少了很多,隻有十三件,且有八件都是低級法器,三件中級法器,高級法器隻有兩件。

兩件高級法器,一件是缽形的防禦法器,名為“霧隱缽”,一件是圓珠形的攻擊法器,名為“烈火珠”。

那“霧隱缽”的功能,跟儒門的霧隱法陣有些類似,祭出後,能夠在周圍凝出重重疊疊的防禦法霧,既能藏住身形,也擁有一定抵擋法術攻擊的功效。

“烈火珠”則可以注入法力,釋放靈性烈火焚燒敵人,非常適合修煉火屬性功法的修仙者使用。

而其中提到,持有者若是修出靈焰的話,還可以徹底煉化此法器,倍增此寶的威力。

很顯然,這件法器,是目前楊錚所見過的,最適合自己的攻擊法器!

沒有任何的猶豫,楊錚直接打開了收藏此寶的玉盒,把此寶拿在手中,仔細查看起來。

楊錚越看越喜歡這件寶物,索性直接把它收進了自己剛得的儲物袋。

就在他收走此寶的時候,兩道神識微不可查的在他身上掃過。

楊錚心中暗暗一凜,不動聲色的轉身向丹藥區域走去。

至於另一件“霧隱缽”雖好,但楊錚知道,若自己再把此寶也拿走,隻怕立刻就會引起上麵那兩個煉氣十層以上修士的不滿。

丹藥區域內,除了收藏的有十幾個不同的玉瓶外,還有五六個小陶罐。

這些玉瓶和陶罐上,都貼的有標簽,標明著這些丹藥的名字和功用。

楊錚仔細掃了幾眼那十幾個玉瓶,發現其中多數的丹藥,都隻適合煉氣初期修仙者服用,且還不是提升修為的,而是輔助淬煉法力的。

隻有寥寥的兩種丹藥,“聚氣丹”和“淬靈丹”,適合煉氣中期修士服用。

“聚氣丹”自不用說,其實適合所有煉氣期的修仙者服用,隻不過境界越高,效果越差而已。

而那“淬靈丹”則要更好一些,是適合煉氣六層的修仙者服用,幫助凝聚神識的,但對楊錚而言,卻是雞肋,沒多少用處。

那些陶罐中裝的,要麽是藥泥,要麽是藥液,都是適合鍛體武者使用的藥物。

其中有楊錚熟悉甚至用過的,也有楊錚聽過,但還是第一次見到的。

“咦,這‘淬魄散’不錯啊,很適合我現在用!”

楊錚看到其中一個陶罐上的藥物名字後,不由大為驚喜,查看片刻後,自是毫不客氣,也收進了儲物袋中。

他接著向神兵利器的一排石廚走去。
給我留言 - 最新更新 - 百度地圖 - 網站地圖 - RSS訂閱
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,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,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