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7章:魔蹤再現,血煞魔教(求票票,求收藏)
loading...
水域對神識有不小的阻礙,雖不如陸地甚,卻遠比在空氣中大的多。

以楊錚目前境界,也僅能深入數米,是以先前楊錚盡管一直放出神識留意周圍,卻也未能事先察覺到藏身水底的刺客。

此時,甘盈施展儒門術法,以戰詩召喚出遠古英靈戰魂,衝入水中,一陣激烈的打鬥聲,很快在水底爆發。

片刻間的功夫,一名被濃烈血光包裹的血衣魔修,漸漸被那群遠古戰魂逼出水底。

十四名遠古戰魂,每一個身上都有著煉氣三層的境界,且因受了儒門浩然之氣的加持,體表有著一層淡淡的青色護甲存在。

他們彼此間配合默契無間,十四個戰魂,竟把那血衣魔修逼得一陣手忙腳亂。

楊錚不由大為訝然的看著這些被甘盈召喚出來的戰魂。

“快點幫忙啊,我的浩然法力有限,一下子召喚出十四名遠古戰魂,維持不了多久時間!”

甘盈語氣有些急迫的向楊錚說道。

楊錚微微點頭,壓低聲音道:“我不會水,也尚未學過水屬一類的法術,此魔修身上有避水珠一類的法器,水戰於我不利,你把他逼上岸來!”

甘盈連忙照做,用神識指引那十四個遠古戰魂,不斷圍攻血衣魔修,逼他一步步向岸邊而來。

楊錚的神識早已鎖定了那血衣魔修,他此時雙眉微皺,神色顯得十分凝重。

他在這個血衣魔修的身上,感應到了一股似曾相識的熟悉感。

事實上,先前從火海救出甘盈,卻遭遇血光襲殺時,他就有了這種感覺,此時更甚。

但一時間,卻又無法判斷出,這種熟悉感從何而來。

血衣魔修有著煉氣十層巔峰的修為,他身上的那層血光,乃是由飄在他頭頂上的藍色圓珠法器散發出來。

說也奇怪,那圓珠法器看起來並不像是魔道法器,就是一顆正常的,具有避水和防禦雙重功能的水屬性法器,但偏偏湧出的護罩光芒,非是水藍色,而是血色。

這就令人無法理解了。

畢竟,若是魔道法器,或者被血煞魔氣汙染了的避水珠法器,其法器表麵本身是會有不同表現的。

而更為詭異的是,此修士釋放出來的法力,雖是血色,但卻也明顯帶有水屬性氣息。

種種跡象無不表明,這個血衣魔修身上大有問題!

血衣魔修被逼上岸後,十四名戰魂,已有四名在他的法術攻擊下消散。

甘盈身上的法力氣息正在急速的減弱。

楊錚手執烏木劍,頂著數層金剛罩防護,縱身逼近過去,抬手就向那魔修斬出數道“法雷劍氣”!

此劍如今已被他徹底煉化,其內的“禦雷靈紋”也被其全部掌握,龍虎山的禦雷術,對於楊錚而言,學起來並不是很難。

但楊錚此刻斬出的“法雷劍氣”,卻與當初王道全的“法雷劍氣”有明顯不同。

他斬出的“法雷劍氣”,雷光乃是紫色,雷威明顯要比王道全的金色劍氣更甚。

劈啪!劈啪!

數道紫雷劍氣落下,盡皆劈中那血衣魔修的血色護罩上。

那血色護罩瞬間就被劈的出現十幾道明顯的裂紋,眼看便要崩潰掉了!

血衣魔修蒙著臉,看不清長相,但露出的雙眸中,神色明顯一變,吃驚的看向楊錚。

楊錚眼見紫雷劍氣果然有極強的辟邪破魔功效,於是接連又斬出七八道劍氣。

血衣魔修不敢硬抗,一邊瘋狂運轉法力,施展出某種遁法,一邊祭出一麵血色旗幡,往空中一拋,接連向其打出數道法訣。

見到這一幕,楊錚微微皺了皺眉,神識瞬間掃向那旗幡。

此刻,他赫然想起來那種熟悉之感從何而來了!

數月前,他曾在九宮山無量壽佛寺廢墟附近,施展夢巫術,以巫靈進入過大夢冥空。

當時他通過巫靈,清晰的看見了無間冥域入口內,聚集著數十隻嗜血魔蟲首領。

但後來進入屍陰魔窟內,令他感到極為不解的是,從始至終,原來曾在廢墟中出沒的蟲群,以及在無間冥域入口看到的那些魔蟲首領,卻一直都沒出現過。

事後他還在奇怪,那些魔蟲究竟去了哪裏,但卻一直沒有答案。

而眼前這血衣魔修祭出的血色旗幡上,明顯有著“嗜血魔蟲”的氣息,跟那些在無間冥域入口中,感應到的“嗜血魔蟲”氣息一般無二!

果然,下一刻,隨著血色魔修祭出的那血色旗幡,不斷湧動出道道血色光芒,一大蓬的烏黑鬼霧湧動而出。

緊接著,一隻隻數寸長,混體烏黑如墨,身上閃爍血紅光芒的魔蟲,嗡嗡嗡的從鬼霧中衝了出來!

楊錚斬出的那些紫雷劍氣,一部分被血衣魔修躲開,另一部分則劈在了鬼霧上,把那鬼霧劈的潰散掉一部分,甚至有一道劍氣還落在了一隻嗜血魔蟲身上。

但詭異的是,那嗜血魔蟲的軀體似乎強橫無比,被劍氣劈的掉到地上後,搖晃了一下,竟又嗡的飛起,似乎並未受到多少創傷!

這令楊錚大為驚訝!

他原以為這些“嗜血魔蟲”隻是鬼靈蟲,並無實體,但現在看來,顯然並非如此。

血衣魔修也看到了這一幕,神色大定,獰笑一聲,操控血色旗幡,指揮著衝出的嗜血魔蟲,分作兩隊,一隊瘋狂攻擊周圍的遠古戰魂,另一隊則朝著楊錚和甘盈衝來!

“不好!世子快逃!這是血煞魔教的‘嗜血魔蟲’,歹毒無比,專能啃噬修仙者的法器,吞噬生靈的精血,煉氣後期修士也難以抵擋!不要管我們,快逃啊!”

遠處正與黑衣修者刺客激戰的古高風,偶然扭頭看了一眼,頓時大驚失色,語氣中帶著慌亂的向楊錚大聲疾呼。

那血衣魔修共放出了三十餘隻“嗜血魔蟲”,每一隻都相當於以前見到的首領級別。

“跑?嘿嘿嘿,晚了!我聖教的鬼靈聖蟲,飛行速度比煉氣後期修士的飛行法術還快,逃得了麽?”

血衣魔修得意的獰笑道。

“受死吧!”

甘盈在看到此魔蟲出現後,也是臉色大變。

“完了!這裏怎會出現‘血煞魔教’的魔修?這下完了!”

眨眼的功夫,那近二十隻的“嗜血魔蟲”,已然橫跨數十米距離,出現在了楊錚和甘盈麵前,把他們兩個團團圍住。

四周傳來刺耳的嗡鳴聲,以及熏人欲嘔的濃烈血煞氣息。

“楊錚,你怎麽會招惹上‘血煞魔教’的人?完了,咱倆今天怕是都得死在這裏了!”

甘盈臉色慘白,神色絕望的看著楊錚道。

她本來有一件真言玉佩,屬於上品防禦法器,到是可以抵擋一陣這種魔蟲攻擊,但那法器卻在方才,被霹靂子給毀了。

“吃了他們!”

血衣魔修獰笑著向那些魔蟲下令道。

“少爺!”

遠處看到這一幕的楊大海,目眥盡裂,狀若瘋虎,對攻向自己的刀劍不管不顧,瘋狂從船上跳起,撲向這邊!

獨孤輝也神色大變,手中長刀瘋了似的接連劈砍,妄圖衝出包圍,救援楊錚!

眼看著“嗜血魔蟲”噴吐血光,已然咬破了楊錚周身四麵的金剛罩,便要逼近楊錚身邊,詭異的一幕忽然出現了!

麵對那恐怖的“嗜血魔蟲”,楊錚的臉上並未出現任何驚慌之色,表情一片淡漠。

隻見他直接收起了烏木劍,雙手微微上揚,做了個十分古怪的動作。

下一刻,楊錚的雙腳,忽然間詭異的跳動起來。

其身上瞬息間,湧動出血紅色的火焰光芒!

這火焰光芒隨之向四周擴散出去,一下子便把那近二十隻的“嗜血魔蟲”,籠罩在了血紅色的火焰光芒中。

原本正要攻擊楊錚的“嗜血魔蟲”,身上陡然間血光一斂,緊接著,整個烏黑的身子,仿佛煮熟的蝦子般,變成了赤紅之色!

而正獰笑不止的血衣魔修,神色突然間大變,露出見鬼的表情!

“怎麽可能?!你,你竟然可以魔化……”

血紅火焰光芒繼續向四周擴散,轉眼間的功夫,便籠罩了方圓三十餘米的範圍。

這個範圍也恰好把血衣魔修附近的另外十隻“嗜血魔蟲”籠罩在內,並即將逼近血衣魔修。

血衣魔修心中警兆頓生,神色再次大變,想也不想的連忙向水邊飛退。

“抓住他!”

楊錚忽然睜開眼,雙眸中有淡淡血色火焰在繚繞閃爍。

他抬手一指,被血衣魔修放出來的這三十隻“嗜血魔蟲”,竟在轉瞬間的功夫就反水了,並聽從了楊錚的指令,振翅衝向血衣魔修。

血衣魔修已被這一幕嚇的驚慌失措,想也不想,縱身一躍,跳進河中,不見了蹤影!

但三十隻“嗜血魔蟲”竟也跟著鑽進水中,消失不見。

此幕不僅嚇跑了那血衣魔修,也震驚了周圍所有人!

眼見楊錚無事,楊大海這才轉憂為喜,連忙掉頭反擊追上來的黑衣刺客。

古高風同樣又驚又喜,而正與他激鬥的那名黑衣刺客修仙者,卻是眸光閃爍,已然生出退意,接連施展各種手段,妄圖擊退古高風。

古高風豈能給他逃遁的機會?毫不猶豫的拿出壓箱底的手段,死死纏住此人。

另一邊的甘盈,已經徹底被這一幕震驚的目瞪口呆,駭然失語的看著楊錚,甚至都忘了其他的事情。

十幾息時間過去,三十團血紅色火焰光球,帶著一個儲物袋和幾件法器,噗噗噗的從水中飛出。

“殺!”

楊錚神識一動,二十餘隻被“巫化”的“嗜血魔蟲”,跟著衝向那名煉氣十層的黑衣刺客。

黑衣刺客神色大變,雙眸中盡是驚恐之色。

“饒命!”

楊錚不為所動,指揮二十隻“嗜血魔蟲”,盡數撲向那人。

那人瘋狂催動法力,操控著一件防禦法器和兩道防禦符籙,妄圖抵擋“嗜血魔蟲”的攻擊,但一切顯然都是徒勞!

這些“嗜血魔蟲”身上燃起的血紅色火焰,乃是“不滅血焰”,撲到法器上,瞬間就點燃了法器,撲到符籙護罩上,瞬間就燒穿護罩。

它們很快又撲到那黑衣修士身上,黑衣修士身上也跟著燃起血火!

他的衣服和麵巾瞬間被燒毀,露出了真容,但這真容也就顯出數息時間,其整個人就慘叫著被血火點燃,並很快化作一團火球,淒厲慘叫著被二十隻“嗜血魔蟲”吞噬!

古高風此時已經閃到了一邊,一臉駭然的看著這一幕。

另外的幾名殺手,此刻同樣被這一幕嚇的神色大變,再也顧不上其他,不要命的跳入水中,妄圖逃命。

其中一人直接被獨孤輝一刀斬殺。

餘下之人,一個不落,全都被楊錚操控“嗜血魔蟲”,吞噬殆盡!

戰鬥開始的快,結束的更快。

誰也沒有料到竟是這樣的結局。

楊大海,獨孤輝和古高風三人,飛快來到楊錚身邊。

他們的目光,此刻都在盯著那些被“巫化”的“嗜血魔蟲”,隨後又神色各異看向楊錚。

令他們不解的是,楊錚此刻神色似乎並無多少高興,反而皺著眉頭,似乎遇到了什麽難解的疑問。

而更為詭異的一幕,跟著出現了!

那些解決掉刺客的“嗜血魔蟲”,忽然間毫無任何征兆的劈啪全都在空中炸裂,化為點點火星的死掉了!

“這……”

四人皆目瞪口呆,不明所以。

楊錚輕輕歎息了一聲,神色則變得有些陰晴不定起來。

“那石棺中的屍魔和那個老家夥,果然沒死!”

楊錚心中壓力陡然倍增。

不出意外的話,對方隻怕絕對是個築基期的屍魔,而其複活的夢靈,隻怕更加可怕!

方才楊錚用“不滅血焰”巫化這些“嗜血魔蟲”時,就在它們的身上,感應到了食夢螟蟲的夢靈氣息。

不出意外的話,隻怕那個“血煞魔教”,多半就是複活的那個老魔頭搞出來的。

很有可能,無量壽佛寺中的食夢螟蟲,隻是他被封印的另一部分夢靈,而“血煞魔教”內,肯定還有著另一些早複活過來的夢靈。

一想到有這麽樣一個恐怖的對手存在,楊錚心裏無論如何都無法高興的起來。

收起了戰利品,楊錚深吸了一口氣,壓下種種情緒。

出了這件事,水路肯定是走不通了。

渡頭邊有不少人都看到了剛才的一幕,諸葛家的商船,因他之故莫名遭了襲擊,肯定不會再搭載他們。

其他的船隻,更不敢載他們了。

楊錚親自找到了諸葛家商船的負責人,向對方道了歉,並做出了賠償。

果然不出楊錚所料,人家並不要賠償,隻希望楊錚他們不要在搭載他們的商船。

楊錚堅持給了賠償後,隻能苦笑著選擇了改道走陸路。

“甘盈,你也看到了,我們無法再走水路,而且,說不定接下來還有刺殺在等著我,你跟著我並不安全,咱們就此別過吧。這顆避水珠給你,當是賠償你真言玉佩被毀的損失。”

楊錚把從滅殺了那個血衣魔修手中所得的避水珠,遞給了甘盈。

他方才檢查過,這也是一件上品的防禦法器,價值應該還在那真言玉佩之上。

畢竟,此法器還有避水的功能。

甘盈也沒客氣,大大方方的收起避水珠,然後道:“那不行,出了這事兒,本小姐更得跟著你了。何況,本小姐的傷勢還沒好,你必須得照顧我!”

“哎,我說你怎麽回事兒?跟著我很危險,你也不是沒看見,非得找死嗎?”

楊錚無語道。

“我不管,本小姐可是因你受的傷,你得負責把本小姐安全送回家!”

甘盈一臉賴上楊錚的架勢,頓時令楊錚越發無語。

楊大海等三人神色都有些古怪,想笑沒敢笑。

“少爺,咱們反正也要經過南陽城,就帶著她吧。”

楊大海勸道。

“行,那咱們一路先向北,找個地方歇腳修整一番再走吧。”

楊錚想了想,隻好無奈的道。

這地方肯定是不能待了。

發生了剛才的事情,誰知道“血煞魔教”在附近還有沒有其他人手。

五人由是沿著官道一路向北飛快疾行。

甘盈因方才動用法術消耗過甚,楊錚隻好給她用了一張神行符。

眾人接連跑出數百裏,到得鵲尾坡附近,尋了一處僻靜的避風山坳,由古高風出手,開辟了一個簡單的臨時洞窟,幾人進去後,盤膝打坐,暫停修整。

方才的一番激鬥,再加上連夜奔馳,幾人都有不小的消耗。

一夜無話,天明時分,幾人先後醒轉,楊錚,古高風和甘盈三人的法力盡數恢複。

楊大海和獨孤輝也恢複的差不多了。

取出幹糧簡單的吃過早飯後,幾人在山坳洞窟中就昨夜的事情交流起來。

“昨日刺客的身份能確認麽?”楊錚看向古高風和獨孤輝。

先前楊錚操控那些被巫化的“嗜血魔蟲”,燒毀了那個黑衣刺客的麵巾,令其真麵目短暫的暴露過。

古高風和獨孤輝肯定都看清楚了。

“稟世子,能確定。那人古某認識,乃是京城東昌侯府牧家招募的散修,名叫吳長慶。那吳長慶在牧家待了快有十年時間了。”古高風道。

“另外的幾名黑衣武刺,看他們使用的功夫,應該來自王家。”

獨孤輝沉吟片刻後也跟著道。

“東昌侯牧家,吏部尚書王家?”

楊錚皺眉沉吟思量。

“你們覺得,他們是否跟血煞魔教有勾結?”
給我留言 - 最新更新 - 百度地圖 - 網站地圖 - RSS訂閱
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,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,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