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5章:又見甘盈,儒門術法(打滾求票票)
loading...
老國公得到了想要的答案後,滿意的離開了楊錚的府邸。

至於楊錚擔心的一些問題,比如自己是私生子的身份,世俗宗法能接受自己成為國公府世子嗎?這在老國公來說,根本就不是問題。

老國公是誰?他乃是堂堂大魏國的老晉國公,三朝元老,在朝堂上,他雖然早已隱退,但依然頂著上柱國大將軍頭銜,為整個大魏國最高武官統帥;在家族中,他是整個楊家門閥的老族長,他若說行,誰敢反對?

那些儒門的文官,最多也隻能在口頭上議論一下,隻怕連上奏章諍諫的膽量都沒有。

大魏朝雖曆經變遷,選拔人才的製度由察舉製改為了科舉製,但掌權的依舊是世家門閥,一切的規則都是他們製定的,一切也都由他們說了算。

非門閥出生的官員,即便再優秀,終其一生,最多也就混個二品官到頭了,一品中樞大員,位極人臣,也隻能在夢裏想想。

楊錚的身份,皆由老國公一言而決,完全不用擔心合不合宗法禮製的問題。

回京的時間已經定在了十二月,楊錚必須要在年前趕到京城,參加楊家年後的宗族祭祀大典,在大典上確認他的身份。

如今已是十月底,留給他待在襄陽的時間不多了。

對於楊錚而言,襄陽這地方,原本就沒什麽可留戀的,唯一可慮的事情,就是跟慕容秋的親事,這同樣也不是什麽問題。

慕容家不過隻是地方上的豪門世族,能與晉國公府世子聯姻,別說慕容博觀,怕是整個慕容家族,都要彈冠相慶。

果然,第二日,楊錚前往慕容夏家,把自己將要返回京城,回歸楊家,擔任晉國公府世子的消息告知慕容夏後,慕容夏驚喜不已,飛信傳報其父。

慕容博觀立刻趕來,見到楊錚後,自然也對楊錚能重返楊家,並將擔任世子的事情感到萬分高興,但同時也表達出了自己的擔憂。

慕容家隻是地方世族,祖上最高也不過官至從二品,心中十分擔心兩家的聯姻之事。

畢竟,楊錚即將成為晉國公府世子,不出意外的話,就是未來的晉國公,而能夠與他身份相匹配的夫人,最低起碼也要同樣出自世家門閥的嫡女。

在這點上,楊錚自然也跟老國公溝通過。

老國公隻說了一點,當初楊錚父親還在世的時候,安排他和甘家聯姻,並不違反禮製。

楊錚本身的身份並非嫡長子,而是平嫡長子,是可以與地方豪門世族聯姻的,不一定非得與門閥世族聯姻。

而以平嫡長子為世子,雖有違禮製,但楊家的三代嫡子楊玄鑄,如今已反出楊家,而目前的第三代男性,隻有楊錚一人,安排他順位繼承世子之位,又符合禮製。

這看似矛盾的事情,其實在當下的大魏國,卻又是很正常不過的事情。

還是那句話,一切都由人家掌控權勢的門閥世家說了算。

不過,老國公還是給楊錚提了一條要求。

娶慕容家的慕容秋為正妻可以,必須還要再娶一個門閥世家的平嫡女為平妻,並誕下子嗣,以傳楊家香火。

楊玄鑄雖反出楊家,但終究還是楊家子弟,將來肯定是要被列為楊家的分支,不過卻徹底失去了繼承國公爵位的資格。

這件事楊錚當時並未答應,按他的考慮,先拖著,興許將來還有轉機也未可知。

從楊錚口中得到了確切答案,慕容博觀父子自然大喜,二話不說,便同意了楊錚的提議,舉家一起遷往京城。

楊錚前往京城,雖說是回歸了楊家,但手底下除了一個楊大海,再無可靠之人能用,慕容博觀在江湖,可幫他處理三教九流上的事情,慕容夏在官場,亦能輔佐他官麵上的事情。

如此大好的機會,慕容博觀又豈會願意錯過?

是以,楊錚這邊消息剛放出來,慕容博觀父子已經迅速開始著手準備搬遷事宜。

他們一麵派遣人手,先一步抵達京城,購置房產,一麵安排暗門人手,秘密入京,打探京城三教九流之輩的情況。

而慕容世族得了消息後,更是舉族沸騰,全力開始輔助慕容博觀運作此事。

不到一個月時間,京城那邊已經被慕容家安排的妥妥帖帖,楊錚這邊也收拾停當,隨時可以出發,前往京城了。

至於這邊才剛買不久的宅子,楊錚直接留給了楊家人去接手。

楊玄鑄既然要來襄陽這邊,楊家自然要安排人手,在暗中照應他,以免出了岔子。

楊錚即將成為世子,其母馬氏雖早病故,但這次馬家也要派人上京,接手馬氏將被封為從二品誥命夫人之事。

一切不用楊錚出麵,便都被楊家和慕容家的人手,安排的妥妥當當,楊錚隻管當大爺,隨時啟程前往京城。

至於襄陽這邊的暗潮湧動,已經跟他楊錚沒什麽關係了。

盡管楊錚現在的實力已經相當不錯了,但為了防止朝廷某些人狗急跳牆,老國公還是在第一時間,就又安排了兩名高手,貼身保護他的安全。

這兩名高手一個叫獨孤輝,四十來歲,是老國公當年在北地收的弟子,鍛體宗師,境界比楊大海還高了一重,名副其實的先天鍛體高手。

另一人叫古高風,是一名煉氣十層的散修,二十年前被老國公招攬至麾下,由一名煉氣初期的小散修,一直被培養成了煉氣後期的高手。

十一月中旬,楊錚隻帶了楊大海他們這三個高手,沒有驚動任何人,悄然離開了襄陽,一路北上,往京城趕去。

襄陽與京城洛陽的直線距離不到萬裏,但這一路自然不可能徒步直線而行,更不可能動用修仙者的手段飛行,那樣的話就太招搖了。

楊錚扮作進京遊學的士子,楊大海和獨孤輝則扮作隨從保鏢,古高風扮作了先生。

一行人乘船由襄陽出發,順漢江而下,一日後,進入漢江支流淯河,水勢漸緩,船行速度也放慢了下來。

楊錚他們所乘的這艘船,隸屬南陽諸葛族的商號,經常往返於襄陽和南陽之間,在荊州和中州一帶十分有名。

諸葛家發家於三國時的武侯諸葛亮,原本在三國爭霸時期,舉族隨武侯遷往蜀中,後劉蜀政權降了大魏,諸葛族舉族又遷回南陽。

諸葛一族擅長各種機關之術,在建造船隻上也是首屈一指,如今大魏天下水係船隻,大多出自諸葛一族的手筆。

楊錚對這一世界的九州衍變史,十分感興趣,偶爾讀到一些熟悉的曆史人物,常常感慨不已。

那些曾縱橫於他所熟知時代曆史的風雲人物,在這個世界的經曆,許多竟與那個時代的曆史極其相似,甚至有些更是一模一樣。

此次北上水路的終點是南陽,楊錚打算在南陽停留幾日,找機會去遊覽一番昔日遺跡,憑吊一下自己佩服的那位蓋世英才遺留下的風采。

船行五日,這天到了南陽郡新野縣。

商號要暫停一日,稍作休整,有些商人也需要把從襄陽帶來的貨物,運到縣城分號。

楊錚前世沒坐過船,第一次坐船,一坐就是五天時間,盡管大多時候都是在艙室裏打坐修煉,但也感覺憋悶難受,於是決定下船去新野縣城轉轉,散散心。

在三國的曆史上,這座縣城曾被武侯一把火給燒了。

後來大魏統一天下,由朝廷下令,又在淯河邊重新選址,重建了此城。

四人下了船,從停滿了船隻的渡頭走出,沿著官道一路漫步向新野縣城方向走去。

沿途車馬行人絡繹不絕,看得出來,這座縣城的商貿當是十分的發達。

忽地,一道熟悉的紅色身影,出現在官道邊不遠處的一座茶寮內。

楊錚不由一愣,心道,她怎麽也會出現在這裏?

茶寮內的那道身影也看到了楊錚,先是愣了一下,繼而起身走出茶寮,朝著楊錚徑直的走了過來。

獨孤輝和古高風二人神色一緊,不動聲色的便把楊錚護在了身後,眸光閃爍寒光的盯著走來的幾人。

“無妨。”

楊錚擺了擺手,示意兩人不必緊張。

“我跟那女子也算相識。”

見二人看向他,楊錚隨口解釋了一句。

雖如此說,兩人也閃開身,但並未放鬆絲毫警惕。

“嗬,數月不見,楊公子的派頭是越發大了。本小姐現在是該稱呼你為楊公子,還是楊世子啊?”

一身紅衣的甘盈,在丈許外停步,神色莫名的看著楊錚,語帶譏諷的說道。

“怎麽?為自己當初的選擇後悔了?”

楊錚自嘲的笑了笑,絲毫不讓的回懟了回去。

“哼!本小姐從不做後悔的事情!你是窮酸秀才也好,國公世子也罷,都跟本小姐無關!”

甘盈被楊錚懟的又忍不住炸刺了。

事實上,連她自己都不明白,自己現在到底是怎麽回事兒。

但凡聽到一點跟楊錚有關的消息,就忍不住想要尋根究底,搞個明白。

當她從慕容秋口中偶然得知,楊錚即將北上入京,回歸楊家,擔任國公世子消息的時候,著實感覺有些不可思議。

她雖是女兒身,但自小就博覽群書,稍長後,更是女扮男裝,混入臥龍書院,拜在大儒門下讀書,對儒門經典無所不知。

她實在不理解,憑楊錚的出身,怎麽會成了晉國公爵位的繼任者。

對於自小喜好詩詞文章的甘盈來說,自那日南湖一事後,她腦子裏經常回蕩著楊錚的那首深情的詞作,深陷其中,無法自拔。

在這樣的狀態中,原本困住了她的修煉瓶頸,竟然在不知不覺中破裂,令她在短短兩個月時間內,由煉氣四層,突破到了五層。

由此也越發讓甘盈對楊錚產生了更大的好奇心。

她很想知道,楊錚怎麽會擁有如此高的詩詞造詣,隨口就能吟出那般絕妙的詩詞。

她還好奇,楊錚的少年時代,究竟經曆了什麽樣的事情?

為何以前自己所聽到的跟楊錚有關的傳聞,與見到真人時的所見所聞完全不同?

也因此的,當她得知,楊錚即將北上入京的消息後,竟打消了長住襄陽的想法,鬼使神差的也選擇了北上。

隻不過,她並不清楚楊錚何時出發,也不知他將乘坐哪條商船,於是索性先一步乘船北上,在第一站新野下船,守株待兔的等在了這裏。

沒料到還真讓她等到了楊錚。

隻是見到楊錚後,甘盈才突然意識到一個問題。

自己跟楊錚似乎並不熟啊,而且兩人間還曾有過更加尷尬的事情。

這令她頓時有些不知該如何應對眼前局麵了。

楊錚自然不知道,甘盈腦子裏現在究竟在轉動著什麽念頭。

他掃了一眼甘盈身後跟著的幾人。

除了上次在南湖見過的那個青衣少女外,又多了兩名儒門修道者,皆是青年男子,作書生裝扮,從衣著配飾來看,其中一人應是世族公子,另一人則是寒門學子。

兩人修為都不低,那長相普通的世族公子,有著煉氣六層的修為,另一名寒門學子,相貌清俊,氣質從容謙和,也是煉氣六層境界。

他們此時也在悄然打量著楊錚,不過當其發現,楊錚身旁居然還跟著一名煉氣十層的高手時,神色都變得有些不自然起來。

甘盈方才的話,他們顯然也都聽到了。

兩人都向楊錚客氣的拱手見禮,進行了自我介紹。

“在下唐瑜,見過楊公子。”

“區區鬱靈秀,見過楊世子!”

唐瑜就是那世族公子,鬱靈秀則是那個寒門學子。

“二位儒門高才客氣了。”

楊錚笑著拱了拱手,兩人皆露出受寵若驚之色,連稱不敢,但神色間多少有些意外和高興。

“幾位也打算進新野一遊?”

楊錚心中微動的隨口向二人問道。

“是啊,不才十分仰慕諸葛武侯當年風采,新野城曾是武侯初現崢嶸之地,是以區區想要往新野城一遊,瞻仰武侯遺風。”

鬱靈秀神色微動的搶先說道。

“鬱師兄此言謬矣,新野舊城才是武侯初現崢嶸之地,而今的新野縣城,不過是我朝定鼎天下後重建之城,哪有什麽武侯遺風可觀?”

那唐瑜見被鬱靈秀在楊錚麵前搶了話頭,忍不住反駁道。

“嗬嗬,師弟說是便是吧。”

那鬱靈秀也不與唐瑜爭辯,笑嗬嗬搖了搖頭。

“這有什麽好爭辯的?新城舊城有什麽關係,遊新野不過是一種憑吊先賢的心境而已,心境在,遺風便在,若無心境,何談武侯遺風?楊公子,你以為呢?”

甘盈隨口插了一句,妙目則在楊錚身上打轉。

二人連連拜服。

“還是甘師妹此言有理。”

楊錚聳聳肩,道:“不錯。我其實隻是坐船坐的氣悶,出來散散心而已,沒想那麽多。二位兄台是否有興趣陪楊某入城一遊?”

“固所願也,不敢請耳!”

唐瑜和鬱靈秀二人皆是一臉喜色的拱手。

兩人雖是儒門弟子不假,但在儒門中並非真傳,身份並不高。

而今的天下王權至上,而把控朝局的則是門閥世家,儒門修道曆來講究出世,隻有在紅塵中才能煉就一顆道德文心。

楊錚即將成為晉國公世子,二人皆巴不得能與其結交。

甘盈見楊錚居然隻邀請兩個師兄,壓根沒打算邀請她一起,頓時不樂意了。

“怎麽,楊公子還在記恨小女子?”

一下子從本小姐變成了小女子,口氣中滿是幽怨,甘盈這微妙的變化,頓時令旁邊的三個同門為之側目。

“豈敢?楊某隻是不想有什麽誤會而已。幾位,請吧。”

楊錚笑了笑,當先朝著新野城走去。

幾人連忙跟了上去。

楊錚邊走邊與唐瑜和鬱靈秀閑談,套著近乎,借機向他們探問一些儒門修煉的事情。

那日滅了王嶠,楊錚從他落下的東西裏,得到了一些儒門的修煉之法。

事後瀏覽了一番,頓覺眼前一亮。

儒門尊孔子為教尊,所修所學也以儒家經典為依據。

在儒門弟子間流傳最廣的當屬《浩然養氣篇》,上至掌門,下至普通弟子,幾乎人人修習此法。

楊錚對儒家的經典自然不陌生,瀏覽此篇後,多有所悟,不過並未修煉養氣之法,而是摘選了其中蘊養文心之術。

此術神奇,能凝文心,文心凝出後,可以提升修煉者的記憶力和悟性。

這段時間抽空練習,楊錚發現的確有一定的功效。

他本就擁有了過目不忘的本領,悟性也因靈魂融合之故十分強大。

不知不覺間,已蘊養出了文心。

不過,他並不清楚自己的文心境界到了何等程度。

楊錚雖是秀才身份,但並非儒門正統弟子,二人哪知他會通過偏門看了儒門心法,而其所問,也不過都是些無關傳承之事,因此也沒有什麽防備,一股腦就把楊錚想知道的告訴了他。

楊錚這才知道,原來那王嶠,雖是儒門掌門弟子,但資質卻實在不咋地,居然連文心都還沒有蘊養出來,因此尚無法修煉儒門術法,隻能借助修煉出的浩然法力,施展最為低級的浩然劍氣術。

儒門術法以戰詩為主,也就是借用文心口誦詩詞,以詩詞之句,化浩然之氣為刀劍進行攻伐對戰。

這到是有點意思了,不就是打嘴炮麽,想想都覺得帶感。

不過可惜,自己先前所引柳永的詞作雖美,卻不能用來當做戰詩,隻能用作領悟境界,乃屬提升文心文氣的悟道詩。

當然了,楊錚並無興趣修煉儒門心法,不過隻是對儒門的文心感興趣而已。

他很清楚自己的修道方向,秉著若是能多一種防身對敵的手段也無不可的原則,偶爾研究一下儒門術法,楊錚也不覺得會對自己的巫道有什麽影響。

畢竟,楊錚腦子裏倒也裝了不少前世記憶的詩詞,其中便有一些適合當做戰詩。

不用豈不是浪費了?
給我留言 - 最新更新 - 百度地圖 - 網站地圖 - RSS訂閱
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,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,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