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3章:爆猿武魄,瞬殺,可怕高手現!
loading...
峴山腳下,南湖渡頭。

楓林內,十幾道身影藏身其間,若隱若現。

為首一人赫然是那日曾在紅葉亭出現過的王嶠。

眼看著紅日西墜,襄陽城方向的官道上,卻始終不見楊錚的身影,林中的王嶠,臉色陰沉若水,十分難看。

距離那信內約定的時間,已經快過去一個時辰了。

“公子,看樣子,那楊錚應該是不會來了,要不咱們還是回去,另做打算吧。”

王嶠身後,站著兩名身材幹枯的灰衣老者,其中一人開口道。

這兩名灰衣老者身上氣息若有似無,仿佛就是兩個到了風燭殘年的老人,毫不起眼。

“莫非那小子,壓根對甘盈就沒感覺?這是好事兒啊,公子覺得呢?”

另一名灰衣老者跟著道。

“無論他有沒有感覺,敢得罪本少,都得死!”

王嶠神色猙獰可怖。

“今晚就動手,馮老,你負責引開他身邊那個老仆,向老,你跟本公子一起,直接闖進去,本少負責施法牽製住他,你找機會下手,廢掉他!本少今日一定要好好折磨他一番,再把他挫骨揚灰!”

王嶠咬牙切齒,用不容置疑的口吻,向兩人下命令道。

兩名灰衣老者神色不變,彼此相視一眼,均點頭道:“那就今夜動手吧。區區一個楊家野種,即便是死了,想來也翻不起什麽風浪。”

“走!”

王嶠帶著眾人,直撲襄陽城。

……

楊府後院演武場。

楊錚卓然立在院中,一口吞下血元丹,閉目微微感知著藥力發散。

待血元丹的藥力開始散入身體血脈中,他隨即施展“長臂爆猿勁”,在演武場中,一拳一腳緩緩演練了起來。

血元丹的藥力十分強勁,沒過多久,楊錚就感覺到渾身燥熱難耐,身體各處血脈傳來如同火燒一般的感覺。

他的動作越來越快,血脈和五髒六腑,在“長臂爆猿勁”的運轉下,瘋狂的吸收著身體各處的血元藥力,仿佛快要沸騰了一樣!

楊錚進入到了空明忘我的境界中,此刻仿佛不在是人類,而是一尊長臂爆猿,嘶吼咆哮,瘋狂揮舞長拳,在院子中暴跳如雷的揮灑著自己取之不竭的力量!

不知打了多少遍!

驀然間,楊錚感覺,身體中,一處處地方,亮起了血色光芒。

有的在頂輪,有的在眉心輪,有的在喉輪,有的在心輪,有的在臍輪……

這些血色光團,隨著他的修煉,一點點的在壯大著,在旋轉著,漸漸向著胸口的某個神秘輪脈竅穴匯聚著。

某一刻!

楊錚雙手不住捶胸,放聲嘶吼咆哮!

一道恐怖的血煞氣息,從其頭頂衝霄而起。

地麵刮起一陣狂暴烈風,塵土飛起,煞氣驚天!

剛由外麵進入內院的楊大海,手中正拿著一個罐子,看到這一幕,整個人瞬間如中雷擊,呆立當場!

“這怎麽可能?!天啊,少爺竟然凝出了爆猿武魄?”

看到楊錚身上那衝天而起的煞氣,楊大海喃喃自語,滿眼皆是驚喜和駭然!

三個多月的時間,自家少爺居然在鍛體上,橫跨四重境界,一躍突破到了第五重!

難道少爺他是武聖轉生不成?

否則,實在無法解釋,為何他突破的如此之快。

這已經沒辦法用天賦來形容了。

此時,院子中央的楊錚,嘶吼完畢,氣息緩緩收攏於身。

那衝天的煞氣也隨之消失的無影無蹤。

“這就是武魄麽?”

楊錚喃喃自語,也有些無法相信,居然這麽容易,就凝出了武魄。

“對,這就是武魄!少爺,您已經凝出了爆猿武魄了!”

楊大海驚喜的飛快衝了過去,放下罐子,哈哈大笑道。

“我怎麽感覺也不過如此啊,好像力量增長的並不是十分明顯,總體也就兩千來斤左右,總感覺哪裏有些不對勁。”

楊錚仔細感受了一下,除了感覺整個人精神更加的好,身體更加的舒暢外,力量也就增加了千斤左右而已。

算上之前的積累,現在肉身頂多也就有兩千斤左右的爆發力。

這比他預想的要差了不少。

“少爺,古時相傳,西楚霸王力能扛鼎,那已是凡人肉身的極限。霸王的肉身力量,也不過三千斤而已,少爺現在就擁有兩千餘斤的力量,已經很厲害了!”

楊大海不由搖頭失笑,跟楊錚解釋了一番鍛體強者的力量構成。

凡人再強,也有個限度,否則還豈能叫凡人?

西楚霸王天生神力,不修煉肉身都擁有千斤之力,修煉了鍛體術,在這個基礎上,暴增兩千斤,已算是凡人中絕頂的強者。

後續修煉,再增加的不再是肉身之力,而是武魄神力。

那才是武道強者爭鋒的根本。

聽到楊大海這麽一解釋,楊錚才釋然。

不過,他總覺得,自己的肉身力量,應該還沒有開發到極限。

想想也能理解,三個多月前,他還不過是個孱弱的書生,在短短三個多月的時間內,他的體質不僅發生了翻天覆地之變,且還擁有了兩千斤的力量,這已經是十分恐怖的提升。

畢竟,他基本的底子不算高,若無藥物輔助,也沒巫道煉體術淬煉的話,隻怕即便修煉了鍛體術,最多也就增加個幾百斤力量而已。

“看來,老奴的這些藥物算是白準備了。”

楊大海看著罐子裏的藥泥,不由有些可惜的道。

“怎算是白準備的?我剛突破,現在正好用,再鞏固鞏固。”

楊錚笑道。

“那老奴替少爺把這些藥物塗抹在身上吧,正好趁熱打鐵,熟悉一下武魄之力。”

楊大海也覺得此言有理,一手托著藥罐,一手抓出裏麵的藥泥,往楊錚身上抹去。

一刻鍾後,楊錚身上已經覆蓋了滿滿的一層青色藥泥。

楊錚又在院子裏練了幾遍“長臂爆猿勁”。

盡管這門拳法,他已經修煉到了圓滿,但凝出武魄後,再次修煉此拳法,他還是有了新的領悟。

他能清晰的感覺到,隨著拳法的打出,自己仿佛真化身為一尊大力爆猿,武魄化為血紅煞氣,布滿全身,刺激著整個身體,使得身體一下子如同被點燃了一樣,充滿著躁動難耐的狂暴力量。

不過,幾遍打下來,他也發現了一些問題。

他發現自己的骨骼似乎在這股力量的刺激下,顯得有些難以支撐,這才意識到,好像鍛體功法中,居然沒有煉骨一層。

楊錚停了下來,向楊大海虛心請教。

“煉骨屬於易髓這一境界才能全麵淬煉,不過,在凝聚出武魄後,為了防止無法支撐的問題,鍛體武者另辟蹊徑,會服用壯骨丹一類的藥物。少爺突破的太快,老奴還沒來得及準備呢。”

楊大海也有些無語了。

他自打學武以來,還沒見過自家少爺這般練武的。

“不過少爺不用擔心,上次老奴從五姑爺那裏拿來的有一些虎骨酒,乃是用真正凶虎獸骨炮製而成,老奴這就為少爺取來。”

楊大海一拍腦袋,取出納物符,從裏麵取出了一個拳頭大小的瓷瓶。

楊錚接過瓷瓶,拔掉瓶塞,一股濃鬱的藥酒香氣散發出來,香氣中還帶著驅之不散的血腥煞氣。

“直接吞服嗎?”

楊錚一臉期待的看向楊大海。

“是的,不過,少爺第一次服用,不要喝過量了,一小口即可。”

楊大海提醒道。

在楊錚看來,血元丹自己都直接吃了,虎骨酒也算不得什麽。

他直接喝了一大口。

不料這藥酒的酒勁竟是十分衝,一口酒下去,就像是喝下了一道火,辣的楊錚連連咳嗽不止,眼淚直冒。

楊大海趕緊取了一杯水來遞給楊錚。

“少爺,你,唉,你太著急了!”

喝了水,總算是感覺喉嚨不那麽難受了,楊錚把瓷瓶交給楊大海,再次在院中練了一趟“長臂爆猿勁”。

這一次,他能感覺到,隨著拳法施展,體內骨骼也仿佛跟著燃燒起來,但每當骨骼快要承受不住時,就有一股奇異的熱流,流入骨骼之內,緩和了那種壓力。

自下午開始,直至暮色四合,楊錚足足修煉了近三個時辰,感覺前所未有的爽。

不過,身體終究還是達到了極限,腹中也傳來難耐的饑餓轟鳴。

“好餓!”

“老奴已為少爺準備好了大補的肉膳,走,前院吃去!”

楊大海取來水,替楊錚衝洗了一下。

簡單收拾一番後,楊錚便迫不及待的向前院飛奔而去。

餐堂內,楊錚毫無形象的大口吃著肉膳。

一會兒的功夫,就吞下了兩大桶牛肉。

那種難耐的饑火,總算是壓製了下去,但他感覺自己似乎才吃了個大半飽。

“海叔,還餓。”

“餓也得忍著,不能再吃了。少爺這是因才凝聚出武魄,所以胃口大開,但這是肉膳,不能猛吃,否則就會傷到武魄。”

楊大海心疼的勸道。

“好吧。”楊錚從善如流,隻得停下進食。

吃完後,楊錚漫步踱回後院,準備再練一遍拳法消消食。

忽然,就聽前院傳來楊大海爆喝的聲音。

“何方鼠輩,竟敢來楊府撒野,找死!”

緊接著,就聽一陣激烈的打鬥聲從前院爆發而出。

楊錚神色瞬間一冷,毫不遲疑,瞬間就要施展神行術前往查看。

哪料,就在這時,兩道黑影突然從半空飄然而下,一前一後,截住了楊錚去路。

楊錚沒有任何猶豫,更沒有搭話的意思,探手向虛空一抓,烏木劍便出現在了手中,與此同時,數道符籙也是閃爍著靈光,被他在瞬息間便拍到了身上。

這一連串的動作,行雲流水,在不到兩息的功夫,便被楊錚做完。

前後夾擊,準備截殺楊錚的兩人,明顯沒料到,楊錚的動作居然如此迅速,都愣了愣。

“殺!”

楊錚眼中殺機四溢,毫不停留,揮劍斬向麵前之人。

對於身後之人,他絲毫沒有理會的意思。

“楊錚,敢搶本少的女人,去死吧!”

麵前那人黑巾蒙麵,獰笑一聲,業已抽出了腰間短劍,雙手駢指在劍上一彈。

至於楊錚身後那人自然也沒閑著,雙掌一錯,揮掌從後拍向楊錚背心。

隻聽聲音,楊錚便判斷出了來人的身份,不由暗叫蠢貨。

嗤嗤嗤!

一連串的赤紅劍氣,陡然由烏木劍激射而出,斬向黑衣人。

這黑衣人正是王嶠,其手中短劍此刻已然化作一道白色劍光,漂於空中,在其操控下,徑直向楊錚頭顱斬去。

與此同時,他頭頂之上,一本散發著淡淡白光的書卷,浮現而出,落下道道光芒,凝成一個個的文字,在其周身四麵,形成了一團白色護罩。

楊錚的赤紅劍光盡皆斬在了那文字白光護罩上。

如同雨打芭蕉的聲音,噗噗噗的陡然爆發!

白光頓時變得冥滅不定起來,許多文字直接被劍光擊潰!

與此同時,他所操控的那白色劍光,眼看要斬到楊錚頭頂,就在這時,兩道金光陡然浮現而出,形成了一大一小雙重金鍾罩,把那劍光牢牢擋在了鍾罩之外!

黑衣人眼神大變,驚呼道:“怎麽可能?!”

而楊錚身後的那黑衣人,雙掌也已拍至,落在了護罩上,轟的護罩上金光一陣晃動。

但也僅僅隻是晃動而已,對其絲毫沒有任何影響。

那枯瘦的黑衣人也是神色大變!

“不好!”

枯瘦黑衣人陡然察覺到,一道微不可查的勁風,憑空自身後出現,正要施展輕功躲閃,但為時已晚!

噗嗤!

一顆頭顱瞬間被切割斷,掉落地上。

無頭的屍體,勁血衝起數尺高,噗通,仰天摔倒!

那頭顱的雙眸中,竟是難以置信之色,就此不甘的暗淡下去。

區區一個沒有達到先天境界的宗師,即便有著玄階後期巔峰的實力,在修仙者飛劍之下,依舊如同螻蟻一般脆弱不堪!

枯瘦黑衣人身死的同時,前麵那黑衣人的雙眼中,也露出驚恐欲絕之色。

“這不可能!你明明隻有煉氣四層修為,為何如此強?!”

楊錚嘲弄的笑了笑,一言不發的接連揮劍。

十幾道赤色劍氣接連斬落!

噗!

黑衣人頭頂的書卷光芒瞬間暗淡了下去。

“不!你不能殺我!我王嶠乃儒門掌門親傳弟子,當朝吏部尚書之子,楊錚,你若殺我,必遭雷霆報複……”

王嶠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驚恐,慌張大叫。

“放心,既然敢來殺我,王家就等著被我滅門吧!用不了多久,你們一家會在黃泉相會,好走不送!”

噗噗噗!

數到赤紅劍氣斬落。

王嶠的身體瞬間被切割成數段,不等落地,赤紅火光瞬間燃起。

眨眼睛的功夫,其人已然化為灰燼。

楊錚頭也沒回,飛快衝向前院。

此刻,楊大海正在與一名枯瘦的黑衣人影激鬥,兩人以快打快,戰鬥打的十分激烈。

看得出來,那個枯瘦的黑衣人,內氣修為極高,赫然已經達到了內氣第五重巔峰,實力上竟與楊大海旗鼓相當。

楊大海原本還在擔心楊錚,焦急之下,是以落在下風。

待看到楊錚從後院衝出,站在了前院裏,楊大海頓時心下大定,拳法大開大合,很快搬回劣勢,並漸漸占據了上風。

“怎麽可能?!”

那枯瘦黑衣人顯然沒有料到,楊錚竟然會出現在這裏。

但既然楊錚出現在了這兒,而自己的同伴卻不見絲毫動靜,其結果已不言而喻。

枯瘦黑衣人再無絲毫戰意,一掌擊退楊大海後,扭身便逃。

但他剛施展輕功,騰身而起,還沒飛出三米,就被一道劍光直接斬為兩段。

“少爺,你沒事兒吧?”

楊大海急切道。

“沒事兒。海叔,你看看認不認得他。”

楊錚淡然的搖了搖頭。

楊大海走過去,揭開了黑衣人蒙麵的黑巾,皺眉道:“是崆峒派的向老鬼。”

“崆峒派?”

楊錚皺了皺眉,等楊大海搜過身後,他屈指一彈,一道火球落在向老鬼身上,縱橫西北一帶的江湖梟雄,就此化為一地灰燼。

二人折返後院,如法炮製,又燒毀了另一名崆峒派宗師。

楊錚這才收起了滅殺王嶠所得的戰利品,不由沉思。

武道宗師,即便是達到了玄階巔峰,在修仙者麵前,依舊是不堪一擊。

楊府這番動靜,自然也驚動了前院的丫鬟奴仆。

刺客登門後,他們一個個便嚇的躲在屋內瑟瑟發抖,根本沒人敢開門探看。

不過,為防意外,楊大海還是把這些人集中起來,訓示安撫了一番。

楊錚在後院踱步,思索著接下來的事情。

忽地,楊錚心中警兆大響,身體頓時如同鬼魅一般,閃電撲向後院某個方向。

玄冥劍也早在第一時間,便悄無聲息的被其操控著,斬向那個方向。

“且慢動手!老夫並非敵人!”

一道渾厚蒼老的聲音自牆邊一株老樹下傳來。

楊錚根本不聽,揮劍撲去同時,依舊在暗中操控飛劍,斬向那人。

在他的神識感應中,那個方向,有一團十分恐怖的能量凝而不發,令他感到十分的不安!

有人悄無聲息的潛入了他的院子裏,一直在暗中觀察著方才的一切,即便是動用了神識,方才他竟也沒能察覺到那人的存在!

可以想象,對方的手段該是何等了得!

楊錚背後驚出了一身冷汗,實在沒有料到,自己竟被如此可怕的高手給盯上了!
給我留言 - 最新更新 - 百度地圖 - 網站地圖 - RSS訂閱
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,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,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