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2章:武魄,祖巫之體推想(日常大章求票票)
loading...
甘盈最終還是神色複雜的和其師姐一起走了。

但楊錚接下來,卻並沒有對慕容秋做什麽出格的事情,隻是和她談心聊天,喝酒賞景,增進對彼此的了解和感情。

慕容秋有感於那首詞,而楊錚的談心之舉,更是令她暗覺自己沒有錯選良人,一顆心都融化在了楊錚的身上,對他越發癡纏。

日暮十分,兩人牽手下了畫舫,一路步行返回城內,有馬車等在了城門口,接了慕容秋往北城而去。

楊錚主仆返回住處後,一個念頭不可遏製的出現在了楊錚腦海。

現在他手裏並不缺銀子。

上次無量壽佛寺之行,他從慕容博觀手裏得了三千兩金票,從王道全的儲物袋中,又得了五千多兩金票和數萬兩銀票,這些錢足夠用來做很多事情。

“海叔,我們在北城買一處宅子吧?”

“好。”楊大海想都不想的便應了下來,“少爺想在哪邊置辦宅子?”

現在這處小院的確是太小了,連個練武場都沒有,的確已經不大適合楊錚住。

“北城吧,最好離慕容家近點。”

楊錚想了想道。

楊大海笑了,道:“沒問題,明日老奴就去北城轉轉,有合適的直接買下來。”

“嗯,大海叔,這是買宅子的銀票。”

楊錚從納物符中,取出三萬兩銀票交給了楊大海。

楊大海驚道:“少爺,您最近又賣符了?”

“沒有。我現在修煉的時間都不夠用,哪兒還有時間畫符賣錢?這是前段時間得的一筆意外之財。三萬兩應該購買一座宅子了吧?”

楊錚解釋了兩句,想了想,又問起了宅子的事情。

襄陽城乃是荊州府城,而北城又是府城中的內城,用寸土寸金來形容也不為過。

“足夠了!”楊大海道。

他手裏還有一筆錢,是老爺楊明和在世時留給楊錚將來練武用的,以前一直沒有動用過,如今五姑爺支持了楊錚一大筆藥材,這錢也就空了出來。

他原本想動用這筆錢買宅子,哪想到楊錚居然會拿出一大筆錢來。

兩人邊走邊聊。

“海叔,你上午麵對那王嶠時,是不是動用了什麽特別的武技?那王嶠好歹也是煉氣五層的修仙者,怎地被你氣勢一吼,就嚇的連連後退?”

楊錚問出了藏在心裏的疑惑。

這問題自上午開始,就盤繞在他腦海,一直沒找著合適的機會問。

“嘿嘿,老奴那並非武技,而是武魄。鍛體武者,隻要能修煉到壯魄境,就能夠借助鍛體功法,把體內的七魄淬煉為武魄。”

楊大海撓了撓頭,嘿嘿笑著,跟楊錚解釋起其中的緣由。

“咱們楊家的鍛體術,乃是脫胎於莽牛、爆猿、怒蛟、凶虎四種凶獸的形魄而成,有一定的幾率,可以凝聚出類似這四種凶獸的武魄。老奴僥幸凝出了凶虎武魄。今日動用的,便是凶虎武魄的氣勢。”

“哦?這麽說,鍛體武者的武魄,有類似修仙者神魂的功能?”

楊錚不由大為好奇,忍不住追問道。

“或許吧,老奴也不是太明白。少爺沒見過凶獸,是以不太清楚凶獸的氣勢。強大的凶獸,若是放出身上的凶威氣勢,那可真是煞氣衝天,凶焰滔滔,即便是修仙者,也未必敢直麵其鋒芒。”

楊大海繼續跟楊錚解釋著。

“少爺讀書多,應該聽說過古代的那些武聖大將吧?”

“比如關羽關武聖?”楊錚遲疑道。

楊大海點了點頭,一臉崇敬道:“不錯。關武聖就是千餘年前最為出名的鍛體武聖,傳聞他老人家凝出的就是青龍武魄,每與敵將交戰,甚至不用動手,隻放出自己的青龍武魄,就能把敵將嚇死!

內氣武者在這方麵,的確要比鍛體武者差了一些。老奴聽說,突破至先天的內氣武者,能夠把靈魂與先天之氣融合,凝練出武魂,威力同樣不弱於武魄。”

“原來如此!”

楊錚聽的悠然神往,對凡人的鍛體武者,又有了全新的認知。

說實話,經曆了無量壽佛寺一事後,他還以為,九州武者不過如此,麵對修仙者時,也隻是微不足道的螻蟻。

但今日所見,卻又令他大開眼界,非常震驚。

聽楊大海這麽一解釋,頓時有種豁然開朗之感。

原來凡人武者麵對修仙者時,並非一無是處,毫無還手之力。

想來內氣武者之所以表現的那麽不堪,還是因其沒有突破至先天,凝練出自己的武魂。

可惜,武道修行者再強,也是凡人之軀,壽命終究不過區區百餘年。

沒有靈根,就沒辦法吸收天地靈氣,即便凝出武魄或武魂,也最多比普通人多活百年,最終依舊逃不過身枯魂魄散的結局。

那些凶獸亦是如此,同樣需要有靈根,才能由凶獸進化為妖獸,進而成長為妖族。

回到家後,楊錚沒再修煉,而是盤坐在床上,閉目瀏覽著腦海中巫族的傳承,妄圖從中找到跟武魄有關的記載。

可惜,瀏覽了大半夜,也沒有找到任何跟武魄有關的東西。

但這番瀏覽查閱,也並不是毫無收獲。

他發現巫族的衍變史很有意思,大致可以分為兩個階段,分別為祖巫時代和後大巫時代。

祖巫時代的曆史已不可考,許多記載都跟神話有關,真假難辨。

甚至族內記載,祖巫時代的巫族,比神還要強大。

不過,記載中提到一個很有意思的事情。

傳聞祖巫時代的巫族,天生沒有靈魂,隻有精魄。

即便是被人斬斷頭顱也可以繼續存活。

巫族的大能刑天,在與黃帝交戰時,被黃帝斬去了頭顱,於是便以雙乳為眼,肚臍為口,再戰黃帝。

而祖巫時代的巫族,體型也要比普通人大的多,被人族諸部稱為巨人族。

到了後大巫時代,巫族的形體不僅與人族一般無二,且還擁有了靈魂,但神魄卻衰弱了很多,身體強橫程度,已經遠遠無法與祖巫時代的巫族相比了。

也就是說,巫族在從祖巫衍變到大巫的這一過程中,肯定是發生了一些不為人知的事情,否則,巫族不至於逐漸衰落,直至最終徹底淪為普通人族。

楊錚猜測,或許巫道煉體術的修煉前提,很可能就跟魄有關。

興許若是把七魄凝練為武魄,並最終提升到神魄之境,自己將有可能煉出祖巫之體!

想想都覺得無比興奮啊!

祖巫之體啊,斬掉頭顱,沒有神魂,都還能存活,那是什麽可怕的境界?

當然,現在想這些為時過早。

眼下所要做的,自然還是按部就班的修煉好鍛體術,凝出武魄。

“長臂爆猿勁”,不僅有煉筋煉髒之效,同樣也有煉血之效。

修煉此功有一樁奇特處,此功更注重煉筋和煉髒之效,煉血之效稍弱,也因此的,楊錚的武道鍛體修煉,並未按照原本煉皮、煉筋、煉血、煉髒的順序,而是先煉了五髒六腑。

若是依舊按照此功順序來練,最終血脈上可能會受到一些損傷,但這損傷在修煉下一階段功法的時候,還可以彌補回來。

不過,眼下這個問題對楊錚來說,卻不算什麽問題。

他手裏還有不久前才從王道全身上得到的“血元丹”,隻要“長臂爆猿勁”修煉到大成,血脈受到影響的時候,服下一粒此丹,不僅可化解損傷,甚至還能憑“長臂爆猿勁”,直接把煉血這一步也完成了。

接下來的一段時間,在等待慕容家那邊消息的時候,楊錚又全身心投入到了武道鍛體術的修煉中。

其他功法,除了巫靈術外,楊錚沒有再練了,而是抽空開始仔細研究《紫霄養氣訣》。

既然決定要替慕容秋解決功法的問題,楊錚自然不會懈怠。

畢竟,慕容秋現在也算是自己的人了,替自己未來老婆謀劃一下未來,也是應有之意。

三日後,楊大海花費了一萬三千兩銀子,在北城買下了一座八成新的大宅子。

這座宅子的原主,是一名來自揚州府的富商,近期因為生意虧損,急需現錢周轉,不得已才賣掉了宅子。

宅子三進三出,雖沒有練武場,但後麵的一重主院很大很空闊,稍加改動,便能用來當做練武場。

宅子買下後,楊大海雇人打掃了一番,本來還想請算命先生算個黃道吉日,結果楊錚二話不說,買下宅子的第二天,就搬了進去。

聽說楊錚買了宅子,慕容夏十分上心,從自家挑選了一批十幾個老實可靠的丫鬟奴仆,給楊錚親自送了過去。

楊大海自然當仁不讓的成了楊府大管家,他原來在楊明和手下的時候,幹的就是這個活,一點也不陌生,安排的井井有條。

接下來,他又親自操持,把後院改成了練武場,並給下人定了規矩,不得主人和管家允許,一切閑雜人等不得進入後院。

這些瑣事楊錚一概不問,隻是悶頭練武,研究《紫霄養氣訣》。

楊家這宅子距離慕容府也就數百步遠,往來十分方便。

自搬來這邊後,慕容秋沒事兒便往楊錚這邊跑。

奇怪的是,自那日南湖一別,甘盈再也沒有出現。

聽慕容秋的意思,她現在就住在慕容家的另一處宅子裏,一點回家或者回書院的意思都沒有,好像打算要在襄陽這邊長住。

楊錚自然沒什麽興趣關注她,也沒那閑工夫。

這一日,楊錚鑽研《紫霄養氣訣》略有心得,開始上手嚐試修煉。

令他感到十分意外的是,此法訣修煉起來竟非常容易,幾天的功夫,他就學會了,而且還利用法訣,把木巫法力直接由煉氣二層巔峰,提升到了煉氣三層。

這自是令楊錚喜出望外,知道自己這算是摸對了修仙法訣的路子,隻要再多琢磨一番,就可以傳給慕容秋了。

時間到了十月底,襄陽城內忽然出現了大批江湖人物,惹的慕容夏這個郡丞一陣緊張,連忙調派大批人手,散到各城區,加強警備,調查根由。

沒過幾天,先後又有一批神秘的修仙者,也出現在了襄陽。

如此一來,慕容夏更加緊張,連忙把這一消息上報給了府衙。

哪料府衙那邊也不知是知道什麽內幕,還是另有其他安排,下了一道命令,著各城衙門不必緊張,一切自有州府處置,散出去的守衛衙役,隻管撤回。

既然府衙做了如此安排,下麵的衙門自然樂的安閑。

不過,慕容夏雖撤回了明麵上的守衛,私底下,卻派出了暗門弟子,徹查此事。

無量壽佛寺的風聲雖然已經過去,但事情卻並沒有就此了結。

龍虎山和茅山的兩名煉氣後期修士莫名失蹤,九宮山爆發地震,以修仙者們的手段,自然能猜到其中肯定另有貓膩。

連著的幾天,慕容秋頻頻出現在楊錚府上,把兄長調查的情報,詳細告知,言道暗門弟子查出,近期先後有龍虎山和茅山的修士,在襄陽城內現身,請他務必小心。

楊錚也能感覺到襄陽城內氣氛的躁動,因此平時基本是大門不出,二門不邁,閉門在家苦修。

反正他也不缺鍛體的藥材,手中還有一些靈石,足可支撐他修煉一段時間。

在修煉《紫霄養氣訣》時,楊錚自然而然的動用了手裏的木屬性靈石。

十幾天下來,四塊木屬性靈石用廢了三塊,楊錚的木巫法力,也提升到了三層後期,快要接近圓滿了。

最後的一塊靈石他沒用,打算留給慕容秋轉修功法用。

隨後,他開始服用手裏的聚氣丹。

兩顆聚氣丹下肚,水到渠成,木巫法力一躍突破三層,達到了煉氣四層,與火巫法力齊平了。

自感《紫霄養氣訣》沒什麽問題,這一日,楊錚把慕容秋喊到了自己的房間,把這門功法,傳給了她,並把自己修煉的前四層心得,筆錄了一份兒,也交給了慕容秋。

同時楊錚也拿出了一塊木屬性靈石,還有最後的一顆聚氣丹,一起交給了慕容秋。

慕容秋得了楊錚的傳法,又得了靈石和丹藥,自是萬分驚喜,與楊錚癡纏了半晌,才戀戀不舍的返回家中,為轉修功法開始準備起來。

這天,楊錚正在家中修煉“長臂爆猿勁”,忽然接到前院傳來的一封密信。

信是楊大海拿來的,拆開信封,瀏覽一遍後,楊錚神色變得古怪起來。

信件的主人,居然是甘盈。

此信隻有寥寥的十幾個字,大意是邀請楊錚單獨前往南湖一晤,說是有要事相談。

“海叔,你怎麽看?”

楊錚把信遞給楊大海,等他看過後,向其詢問道。

“少爺,老奴覺得,還是不見為好。畢竟,您和慕容小姐的事情,已經定了下來,等選個黃道吉日,由五小姐和姑爺一起出麵提親,先訂了親事,等明年便可迎娶慕容小姐過門,這時候去見那甘小姐,算怎麽回事兒?”

楊大海想了想,如實把自己的想法講了出來。

楊錚自然也是如此想的,聞言點了點頭。

“那就隻當沒收到這封信。”

說話間,拿起那封信,掌心蘊出一點火焰,頓時把信燒成了灰燼。

“海叔,我的‘長臂爆猿勁’已經修煉到了大成,準備嚐試衝擊圓滿,但有幾個地方還有些疑問,還請你幫我把把關。”

“啊?真的?少爺,你這麽快就把‘長臂爆猿勁’修煉到大成了?老奴若沒記錯的話,你打從開始修煉,至今也不過才煉了不到兩個月吧?”

楊大海難以置信的看著楊錚,呆呆道。

也不怪他如此震驚,想當初,單是莽牛勁,他便足足修煉了一年,“長臂爆猿勁”,更是修煉了長達兩年半之久,才堪堪達到大成。

至於“怒蛟纏絲勁”和“凶虎壯魄勁”兩門,他更是磨煉了長達十五年之久才窺得大成之妙,最終凝聚出了武魄。

楊錚自習武開始才多久?

總共算來,好像也不過才三個多月的時間吧?

這就要踏入第四重的宗師之境了?

這已經無法用武道天才來形容他的天賦了吧?

“少爺,你沒感覺身體有什麽不妥吧?”

楊大海麵帶憂色的遲疑問道。

“沒有啊,我感覺好得很,從沒有像現在這麽好過。”楊錚笑了笑。

其實,楊錚也對自己如此快的修煉速度感到不可思議,但思來想去,不由想到了當初第一次修煉巫舞時候的情形。

他感覺自己在武道鍛體上,之所以能有如此快的速度,恐怕多半還是跟修煉了巫舞有關。

或許巫舞在吸收大地五行之力的時候,已經對他的肉體進行過一次淬煉,使得他的體質得到了某種提升,否則不可能出現這樣的情況。

“那少爺有什麽疑問隻管問吧,老奴一定仔細替少爺把關。”

楊大海一臉認真的道。

楊錚遂把不解的幾處地方,全都向楊大海問了一遍,問完後,還在院中練了一趟“長臂爆猿勁”的拳法。

看了一遍後,楊大海已經可以確定,自家少爺的確已經把這門拳法,修煉到了大成,他的五髒六腑,肯定已經淬煉到了快要兌變的程度。

也就是說,隻要煉血再完成,楊錚就該要覺醒七魄了。

楊大海大喜過望,哈哈笑道:“天佑楊家,似少爺這等武道天賦,足可比擬關聖爺了!”

“海叔,誇的過分了啊,我會驕傲的。”

楊錚玩笑似的跟著哈哈笑道。

“老奴可沒亂說。據傳,關聖爺當年便是用了不到兩年時間,便修煉到了壯魄境,凝出了青龍武魄。以少爺此等逆天的天賦,肯定也能在兩年之內,凝出武魄的!”

楊大海雙目放光的看著楊錚,一臉認真的說道。

“海叔,那您忙去吧,我繼續練練。”

楊錚打算今日便服用血元丹,衝擊“長臂爆猿勁”的圓滿之境。

“好咧!”楊大海開心的跑出去為楊錚準備鍛體的藥物。
給我留言 - 最新更新 - 百度地圖 - 網站地圖 - RSS訂閱
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,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,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