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章:楊家來人,風雲微瀾
loading...
“姑爺,五小姐,請!快裏麵請!少爺,少爺!快看誰來了!”

楊大海推門進院的時候,楊錚剛練完莽牛勁,正準備進屋洗個澡。

聽到楊大海的聲音,楊錚尋聲看去,一臉驚喜的叫道:“姑父,小姑,你們怎麽來了?表妹,你也來了。”

跟楊大海一起來的有五六人,為首的三人,正是楊錚小姑一家,姑父莊衝天,小姑楊明鳳,以及表妹莊薇薇。

莊衝天身後還跟著一名穿著玄色勁裝的魁梧大漢,太陽穴高高鼓起,一看就是武功修煉到了玄階後期的宗師級高手,應是龍門鏢局的鏢師。

小姑身後則跟著一名年約三旬的中年文士,文士身後,一名穿著暗紅勁裝的老者,如同影子一樣的跟隨著他。

楊錚隻認得小姑一家,並不認得那文士,還以為他是姑父的朋友,因此熱情的邀請眾人進屋敘話。

“喲嗬,看來大海沒說虛言啊,你小子真開始練武了?”

莊衝天身材雄壯,滿麵絡腮胡子,性格也是大大咧咧,一進門便拿眼上下瞅了楊錚一番,見他身子骨竟也開始變得魁梧起來,不由哈哈一笑的在楊錚肩膀上拍了一把。

“不錯,不錯,這身子骨練的,有點老楊家的意思了!”

楊明鳳也是仔細打量了侄兒一番,眼圈禁不住的一紅,語氣有些哽咽道:“好,好啊,我們老楊家乃是將門世家,三代子弟,總算是又出了練武的苗子!你這模樣,跟二哥反倒不大像了,到是越來越像阿爹!”

楊明鳳小時後跟假小子似的,經常跟著楊老國公出入軍營,也常能見到老國公在軍中的威風,今日驟然見到身材長開的楊錚,見他竟有五六分與父親相像,一時間沒能按捺住情緒,激動的不能自已。

“小錚現在的模樣,的確跟嶽父大人有五六分像。嗨,我說夫人呐,你怎麽突然轉了性子,娘們唧唧的?”

莊衝天見自家夫人情緒有些失控,不由打趣兒了一句,不料卻立刻遭來夫人的白眼。

“老娘本來就是娘們,今日見楊家家傳有後,心裏高興,還要你來多嘴?”

她身後那中年文士一直麵帶微笑的在打量著楊錚,一臉的饒有興致。

“都別幹站著啊,進屋說話。姑爺,小姐,安先生,你們進屋,老奴去給你們張羅茶水!”

“大海兄,別忙活了。過來的時候,我已命人去城中的建安樓訂了雅間,你們收拾一下,咱們一塊兒過去好好嘮嘮!”

莊衝天拉住楊大海笑著道。

他少年時也是投在楊老國公帳下效力,跟楊大海還曾在一個營帳裏待過,兩人關係莫逆,後來得了其他機緣,才退出行伍,入了江湖,闖出龍門鏢局這偌大的家業。

“少爺,您看?”楊大海看向楊錚。

“行啊,難得姑父和小姑來一趟,大家下館子好好聚聚。”

楊錚自無不可,進屋稍稍收拾一番後,便跟著莊衝天一行人,乘了馬車向城內東南的建安樓趕去。

途中,楊錚向楊大海問了一下那中年文士的來路。

得知此人竟是大伯身邊的一名幕僚,臉色立刻就沉了下來。

進到建安樓二樓的雅間後,楊錚的這種情緒雖沒有表現出來,但看向中年文士的目光,卻也冷淡了許多,招呼都懶得招呼他的。

這一幕落在莊衝天夫婦眼中,惹的二人一陣苦笑。

那中年文士態度到是很謙遜有禮,並未因楊錚的冷淡而不悅,反而很客氣的跟楊錚見禮,自我介紹了一番。

酒菜很快上來,眾人推杯換盞,閑話家常,酒過三巡,菜過五味,氣氛漸漸熱烈,莊衝天終於道明了來意。

他這次來是給那楊家做說客的。

楊大海這次北上獵獸並不順利,在太行山一帶忙活了一個多月,隻獵得一頭普通猛虎,未能找到凶獸級別的野獸,不足以輔助楊錚鍛體。

他原本是打算再向北看看,途中卻遇到了莊衝天的鏢車隊伍。

兩人閑談中,莊衝天得知了楊錚竟棄文習武,且還擁有極高的武學天分,十分高興,便邀楊大海與自己一同回了洛陽。

莊衝天身家豐厚,各種習武所需的藥材收藏了很多,當即就挑選了一大批材料,讓楊大海帶回去給楊錚用。

好巧不巧,國公府正好派人來,想要請龍門鏢局押送一批物資南下襄陽,負責與莊衝天聯絡的,正是這位幕僚安宜生。

安宜生作為楊明安手下的幕僚,對楊大海並不陌生,從其口中得知了楊錚的事情後,立刻返回國公府,極力向晉國公楊明安推薦楊錚,希望能招楊錚回楊家。

別看楊家現在表麵風光無限,但實則已是青黃不接,到了十分緊要的關頭。

外人並不知曉,其實晉國公楊明安早年領兵打仗時,身體受創,留下了暗疾。這暗疾去歲忽然爆發,已經無法再生育子女。

按照楊明安原來的打算,自是要想辦法把二弟的嫡子楊玄鑄慢慢培養起來,等其成年後,再把國公之位傳給他。

哪料楊玄鑄不知從哪裏聽到謠言,說是他父親的死,跟自己的大伯有直接關係,憤怒之下,竟與晉國公府斷絕了關係。

不止如此,為了表明自己的態度,楊玄鑄竟不惜與楊家的死對頭東昌侯府聯姻。

這件事在京城鬧得沸沸揚揚,楊家因此而丟盡了顏麵,據說連在家頤養天年的老國公,都被氣的暴跳如雷,舊病複發,差點一命嗚呼。

安宜生的意思,是希望楊明安直接把楊錚過繼在他府中,慢慢調教培養,日後順位接班。

反正都是老楊家的骨血,楊玄鑄不行,那就選楊錚。

當然,在沒有徹底了解楊錚之前,有些事情安宜生自不會說出來的,但希望他能回到楊家,過繼給自己的大伯這層意思,他還是向楊錚說的很清楚。

他深信這些年在外過的十分不如意的楊錚,陡然被這樣的大餡餅砸中,多半會答應。

畢竟,他可是聽說,前一段時間,楊錚動用了紫蟒令的事情。

“沒興趣。”

不料,在他說完這番話後,楊錚幾乎沒任何猶豫的就直接冷淡拒絕。

“公子連考慮都不考慮,直接一口回絕,莫非還在生楊家的氣?”

安宜生實在沒料到楊錚的態度竟是如此決然,腦子一時有些轉不過來彎,忍不住試探性的問了一句。

“沒興趣就是沒興趣,沒有為什麽。當然,屬於我楊錚的東西,我一定會自己去拿回來,這是楊家欠我母子的。”

楊錚淡淡瞥著安宜生冷笑道。

“錚兒,隻要回了楊家,你不就能直接拿回屬於你的一切了麽?你這些年受的委屈,小姑看在眼裏,也疼在心中,但楊家如今危機重重,的確需要一個強有力的繼任者,你又何必說這些氣話?”

楊明鳳也跟著勸道。

“實話說吧,我已入了仙道,功名富貴於我如浮雲。其他多餘的話,我想就不用再多說了吧?”

這些年多得小姑楊明鳳照應,且楊明鳳每年都會抽空來襄陽看他,對他也是疼愛無比,楊錚雖是奪舍重生之人,但這種感情也不是說割舍不顧就直接割舍的,因此他便解釋了一句。

而這話說出,整個房間瞬間安靜下來。

除了楊大海之外,其餘人盡皆震驚的瞪大了眼睛,有些不敢置信的看著楊錚。

“你,你是說真的?你真入了仙道?!”

楊明鳳激動的一下子站了起來,其他人的表情也好不到哪去。

“侄兒又豈會蒙騙小姑?”

楊錚笑了笑,輕輕一抬手,五指張開,一團火焰,憑空浮現在掌心之上。

房間中溫度瞬間提升了數倍!

看見這一幕,眾人再也無法平靜了!

莊薇薇吃驚的瞪大了眼睛,仿佛見了鬼一樣的看著楊錚,整個俏臉激動的通紅。

那中年文士安宜生,竟比楊明鳳一家子還要激動。

“嘶!竟然是真的!公子,卑下冒昧問一句,不知您師從何派?”

楊錚淡淡的瞥了他一眼,沒有說話。

安宜生頓時意識到,自己問了個愚蠢的問題,連連道歉。

楊錚收了掌心的火焰,道:“好了,今日隻敘舊,不談其他事情。”

席間有了這段插曲,盡管楊錚說了不談其他事情,但眾人卻依舊還是圍繞著楊錚成了修仙者的事情,不斷激動的探問。

尤其是莊薇薇,一個勁的拉著楊錚撒嬌,想讓他看看,自己有沒有仙緣。

其他人自然也都露出了一臉熱切渴望的表情。

“想要成為修仙者,首先得有靈根,很可惜,凡人之中,有靈根者,萬中無一。在座諸位都無仙緣,不必強求了。”

楊錚也不怕打擊眾人,直接實打實告知了此事。

眾人不由均都露出了失落之色。

一頓飯最後吃的是五味雜陳,楊錚也有些無語。

吃過飯後,眾人又閑談一陣,莊衝天和安宜生等人,還有其他事情要辦,隻得與楊錚分別,楊明鳳和莊薇薇到沒什麽事情,便邀請楊錚去了她們落腳的東河別院。

這處院子坐落在城郊,是龍門鏢局去年才購置的產業。

三人閑話家常中,楊明鳳向楊錚透露了一件機密之事,引起了楊錚高度重視。

原來她們這次南下,表麵是押一趟貨鏢,實則卻是另有機密任務。

據傳聞,近年來,揚州淮南王曹光,在暗中招兵買馬,意向不明,引起了朝廷警覺。

朝廷數次派出密探,南下揚州刺探消息,但派出的探子,盡數離奇失蹤。

如此一來,朝廷越發重視此事,但朝廷密探沒辦法滲透進揚州淮南王府,隻能向晉國公府求助。

楊老國公當年坐鎮北部邊地,門下將領故舊遍及天下。

如今擔任荊州軍衛營的鎮南軍大將黃審良,曾在楊老國公帳下十年,跟隨老國公南征北戰,與老國公感情頗為深厚,後來也是得老國公舉薦,才得以接掌了荊州軍衛營鎮軍大將之職。

這黃審良在擔任了鎮南將軍後,把荊州軍衛營經營的鐵桶一片,隨著權勢日增,已經漸漸有些尾大不掉,有時候連朝廷的命令也是陽奉陰違。

今上本想下一道密旨,著黃審良暗中調查淮南王之事,又擔心黃審良與淮南王暗中有勾連,於是便想到了讓晉國公府出麵辦理此事。

原本楊家是根本不願意摻和此事的,畢竟,今上也好,淮南王也罷,都是大魏皇族,他們內部的紛爭矛盾,外人一旦插手,將來無論結果如何,都將兩頭受氣。

但架不住太子三番兩次過府向老丈人楊明安遊說,無奈下,楊明安便接下了這個差事,派了心腹安宜生和妹夫莊衝天南下,密謀辦理此事。

此行除了他們之外,皇宮大內也派了高手密探隨行,如今就藏在城內。

這些權謀之事,楊錚毫無興趣,真正令他重視的,卻是那個淮南王。

提起淮南王曹光,楊錚也是略有耳聞的。

傳聞此人是今上的胞弟,十分崇慕黃老仙道之學,在府中建有聚仙閣,專一招攬天下修道仙人,在江南一帶十分出名。

據說聚仙閣中,招攬的就有龍虎山和茅山的修士。

淮南王曹光,還拜在了龍虎山一位天師的門下修道。

若淮南王真有謀反之意,勢必會設法謀奪荊州,把整個江南區域納入自己的版圖之中。

襄陽作為曆來兵家必爭之地,肯定是淮南王府要謀奪的第一軍事重地。

楊錚考慮到未來一段時間,或許還會有龍虎山弟子出現在襄陽。

甚至先前出現在襄陽的王道全師徒三人,極有可能就是聚仙閣招攬的修仙者。

王道全師徒出了事兒,恐怕這消息應該已經傳到了龍虎山和聚仙閣。

這還真有些麻煩了。

楊錚忍不住揉了揉眉心。

告別小姑和表妹後,楊錚一臉沉思的返回了自家小院,心裏一直在盤算著這件事該如何應對。

若是一般的修仙者楊錚自然無懼,但要是來了煉氣十層以上的高手,他就沒多少把握了。

主仆二人回家後,楊大海笑問道:“少爺,不知老奴離開的這數月,你的莽牛勁練的如何了?”

“還好,已經大成,快要圓滿了。”

楊錚收回神思,笑了笑道。

“那感情好,正好,這次老奴從姑爺那裏拿回來不少上好的藥材,接下來,老奴便把‘長臂爆猿勁’傳於少爺,等少爺練了此拳,應該就能把筋肉磨煉圓滿,可以借助藥物,磨煉五髒六腑了。”

楊大海聽了楊錚這話,頓時極為高興,一張老臉都笑開了花。他看出楊錚在煩惱什麽,但卻並不知在自己離開的這段時間,楊錚經曆了什麽事情,因此自顧自勸了楊錚幾句。

“既然少爺對權謀之事不感興趣,何苦還去想那些?那些事兒自有安先生謀劃去。”

楊錚莫名的笑了笑,道:“是啊,兵來將擋水來土掩,何苦自尋煩惱?來吧,海叔,把那‘長臂爆猿勁’傳給我吧。”

“這才對嘛,少爺,您瞧好了!”

楊大海哈哈一笑,在院中擺開手腳,一招一式,演練起“長臂爆猿勁”拳法。

這套拳法,要比莽牛勁複雜許多,共有六招,第一招煉筋,接下來的五招則分別對應了五髒六腑,乃是真正的煉髒秘法。

猿猴的身體構造與人體十分接近,而爆猿又是猿猴之中,力量最大的一種。

它們皮糙肉厚,脾氣火爆,是叢林中天生的鬥士,發起狂來,連豺狼虎豹都敢正麵死鬥,且天生力大無窮,成年的爆猿,有生撕虎豹之能。

爆猿之所以有這樣強大的力量,皆因它們天生懂得如何淬煉自己的筋骨皮肉和五髒六腑。

這套拳法脫胎於長臂爆猿的各種動作,對筋骨皮肉和五髒六腑,都有著淬煉功能。

盡管這套拳法比莽牛勁複雜很多,但楊錚還是隻看了一遍,就基本學會,再看第二遍後,就徹底摸清了這門拳法的門道。

趁著楊錚在院子裏練拳,楊大海從納物符中,取出一堆堆的藥材,按照藥方,開始處理這批藥材。

投入到修煉中,楊錚徹底忘掉了一切,日子又開始變得單調而充實。

改練“長臂爆猿勁”的第三日,楊錚的筋肉徹底磨煉圓滿,莽牛勁也在筋肉圓滿後,跟著被楊錚修煉圓滿,在筋肉中,煉出了真正的莽牛勁。

莽牛勁的誕生,一下子讓楊錚的肉身爆發力,由五百斤暴增到八百斤。

除開內氣不算的話,這已經是普通凡人肉身力量所能達到的極限了。

持續不斷的練了大半個月,在新的藥材輔助下,楊錚竟很快就把“長臂爆猿勁”修煉到了小成。

此時他已非常肯定,自己在武道上,的確有著遠超常人的天賦,這並非隻因他擁有超高悟性所致,而是真正的有天賦。

他能清晰的感覺到,自己的五髒六腑不斷的在得到提升和淬煉,越發強勁。

這段時間,小姑一家和那安宜生,時不時還會來探望楊錚一番。

他們顯然還沒有放棄先前的想法,反而在得知楊錚入道後,越發迫切的想要讓楊錚回歸楊家。

其實,這一消息,早在那天後,就被安宜生用秘密之法,傳回了京城晉國公府。

安宜生已經明確表示,老國公十分想念他這個長孫,希望楊錚能夠抽空回一趟京城。

但很顯然,安宜生他們根本不了解楊錚。

既然做出了決定,楊錚就絕不會改變自己的態度。

任憑幾人磨破了嘴皮子也無用,這令他們都相當鬱悶和無奈,隻能暫時作罷,準備另想他法。
給我留言 - 最新更新 - 百度地圖 - 網站地圖 - RSS訂閱
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,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,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