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章:靈魂毒誓,狂野巫舞(日常求推)
loading...
楊錚此刻已徹底冷靜下來。

王道全這誅心之語,的確起到了作用。

其餘的三個煉氣後期修士,戰鬥之餘,全都冷冷的在看著他。

楊錚仿佛沒看見他們那冰冷的眼神,好整以暇的取出一張安神符拍在了身上。

瞬息間,一股神識之力反哺自身,令的他方才消耗的巫靈之力恢複了少許。

早在來九宮山以前,楊錚其實就已經發現了這安神符的神奇之處。

自己用神識之力繪製的安神符,對修士的神識恢複有著奇效,對自己也一樣如此。

他曾試過多次,最終得出的結論是,一張一級下品的安神符,反哺恢複的數量,是自己用出去的二倍左右。

因此,這次出來前,他也繪製了不少的安神符,以備不時之需,現在正好就用上了。

接連用了好幾道安神符後,楊錚的巫靈之力已經恢複了大半。

“王天師,你錯了。我根本就沒有任何奪寶的心思,從始至終都沒有。我對這裏的所謂寶藏並不感興趣,唯一吸引我的,是無量壽佛寺的煉體術。”

楊錚微微搖頭的掃了四人一眼,緩緩開口說道。

“這話我早就曾對這位碧仙子說過。我修煉的功法,與佛門不合,因此碧仙子口中提到的,這無量壽佛寺裏所收藏的那什麽‘舍利子’,我的確是沒興趣的。”

楊錚開口的時候,碧清蘿便隱隱感覺到了不妙,果然,他這話剛說完,碧清蘿的臉色就變得異常難看,冷幽幽的盯著楊錚。

而其他三人,在聽到“舍利子”三個字的時候,反應各異。

王道全和林師恭二人又驚又喜,幾乎異口同聲的道:“你說的可是那數百年前,由無量壽佛寺的高僧,從西域迎回來的那‘無量舍利子’?”

這件寶物的名頭,看樣子他們應該也聽說過,否則不至於會如此的激動。

那胡僧鴻坤上人臉色同樣也是大變,目光閃爍的掃視著其他幾人。

“好像是的吧,反正當時碧仙子就是這麽跟我說的。”

楊錚笑了笑。

“你們也看到了,我是唯一有辦法能夠破開屏障,從這裏逃出去的人。而我的修為,的的確確就是煉氣二層,唯一能拿得出手的,就是神識修為。

不要這麽看著我,我生來靈魂要比別人強大一些,這也是某位異人願意引我修仙的根源。我剛踏入煉氣期不久,就能凝出神識,也是因此之故。”

楊錚這話透露出的信息不少,頓時令幾人臉色再次變了變,神色也跟著變幻不定起來。

當然了,他們也不是傻子,楊錚說什麽他們就會信什麽。

幾人都在思索著,楊錚這話到底有幾成的可信度。

畢竟,這小子先前太隱忍低調了,有了剛才的事情,現在誰也不敢再忽視他。

更何況,楊錚說的沒錯,他的確是唯一擁有可以破開屏障能力的人。

因此,無論如何,在沒有解決這裏的事情前,他都不能先死掉。

要不要對付他,起碼也得等出去後再說,現在肯定是不行的。

再者說,楊錚即便擁有不弱於他們的神識,但修為的確是煉氣期二層,他們都修煉過靈目術之類的法術,一眼就能判斷出來。

王道全他們四人,本來就各懷心思,彼此根本沒什麽信任可言,現在又被楊錚點破了無量壽佛寺藏寶之事,四人之間先前的約定,自也隨之破裂。

“既如此,你打算如何?”

王道全眼神閃爍的向楊錚問道。

“那就要看幾位有什麽打算了。若隻是我的話,反正我是毫不猶豫的就會直接離開,根本不會碰這裏的東西。”

楊錚語氣十分認真的說道。

幾人權當是聽個笑話,哪裏會信?

這裏看起來雖然陰森詭異,但對於有著豐富探寶經驗的他們來說,都很清楚,越是危險的地方,同時也越隱藏著天大的機緣。

修仙者與天爭命,又豈能因危險而錯失機緣?

“我們自然是打算滅掉這些鬼物,尋找藏在這裏的寶物。”

林師恭一邊攻擊著鬼物,一邊嗬嗬的笑道。

“如此說來,那我也就隻有加入你們一條路可選了?”

楊錚皺了皺眉,對於幾人有這樣的打算,一點也不覺的奇怪。

他說那些話,純粹也是為了拖延時間,打消幾人心裏的疑慮,為自己爭取機會。

“我們的確不能就這麽任你離開,而你若想要留下,分享這裏的戰利品,自然也得出力。我想其他幾位應該也是這個意思,你覺得呢?”

林師恭依舊笑嗬嗬的道。

果然,其餘三人均紛紛點頭。

“加入你們可以,出力一起解決這裏的怪物也沒問題,可這對我有什麽好處呢?”

楊錚想了想,有些猶豫的問道。

“既然你對無量壽佛寺的煉體術感興趣,那等解決了這裏的鬼物後,你也可以拓印一份兒,如何?”

林師恭想了想後說道。

“你確定這裏有無量壽佛寺的煉體術?”

楊錚吃驚的看著對方,露出一副意動的表情。

“哈哈,貧道自然能夠確定。看到那塊石碑了麽,若貧道所料不差,無量壽佛寺的傳承,應該就被刻在了那上麵。”

林師恭笑嗬嗬的繼續道。

楊錚的目光不由得向遠處石棺旁的巨大石碑掃了幾眼,咬了咬牙,道:“好,我加入!”

“這就對了。”林師恭滿意的笑道。

雙方達成了約定,楊錚自然就不能再在一旁閑看著,也跟著加入到了滅殺鬼物之列。

那王道全搶奪控製權儼然已經失敗。

這些重新被魔化的鬼物,因為有著源源不斷的屍陰靈力供給,他的控製法術根本無法起效,而王道全顯然也看出了這點,已經放棄了繼續爭奪,反過來開始撲殺這些鬼物。

在另外三人牽製住兩個魔化的鬼物下,有著楊錚的加入,兩人很快就把這十幾個魔化的煉僵全都滅殺掉了。

但還沒等鬆口氣,被滅掉的十幾個魔化煉僵,竟然扭曲著,重又複活了!

新複活的煉僵,已經不是原來的樣子。

他們身體被毀掉的部分,已經換成了魔樹根須,而身上燃燒的慘綠火焰,比先前更盛了!

幾人都是麵麵相覷,臉色難看。

這些鬼怪到了這裏好像成了不死鬼物了。

此刻任誰都已看出,想要徹底解決掉這些鬼物,就必須要先解決掉中央的屍陰魔樹。

幾人一邊戰鬥,一邊商議起來。

他們幾個其實根本不認得屍陰魔樹的來曆,一直稱呼其為鬼物怪樹,楊錚自然也沒興趣點破這點。

幾番商議後,王道全他們幾個,都沒有解決的辦法,於是都看向了楊錚。

楊錚之前展現出的火彈術,擁有克製那慘綠鬼火的能力,因此幾人達成了一致意見,提議由楊錚想辦法解決鬼樹。

“楊錚,現在看來,唯有你才能解決掉那鬼物怪樹,不如我們牽製住這些鬼物,你想辦法去把那棵樹毀掉?”

“那不行。且先不說我有沒有能力解決那怪樹,萬一真解決了它,我豈非就徹底沒有了存在的價值?我對你們幾個都不信任。”

楊錚聽到幾人的提議,立刻毫不猶豫的搖頭否決。

“那你想怎樣才肯答應?”

王道全皺眉不悅的冷哼道。

“那就要看你們幾個了。真要想誠心合作,就得讓我看到你們的誠意。”

楊錚不為所動的道。

“你說怎樣才算有誠意?”

“除非你們四個都以靈魂起誓,無論此次尋寶能否得手,都不得對我出手,若違誓言,靈魂永世沉淪,不得超脫。”

楊錚想了想後,提出了自己的要求。

這話一出,四人皆是臉色大變。

這誓言可真夠毒辣的,居然要求以靈魂起誓,一旦違背,靈魂永世沉淪,不得超脫。

若是普通人,或許還有人不信有靈魂輪回之說,但對修仙者而言,卻是深信不疑的,沒有哪個修仙者,輕易敢拿靈魂起誓。

是以楊錚此話說完後,四人竟是都沉默不語起來。

看到這一情況,楊錚暗暗冷笑不已。

這些家夥,一個個果然都沒安什麽好心,一下就試了出來,果然都對自己產生了殺意。

“奉勸諸位一句,不要想著聯手擒下我,然後從我身上得到那解決鬼樹的方法。我的方法,你們任何人都學不會,而且,我還懂得一種可以直接自爆,同歸於盡的禁術,哪個若是不信,可以試試!”

楊錚見這四個家夥,一個個眼珠子亂轉,不知在打什麽鬼主意,立刻冷笑一聲,聲音冰冷的說道。

四人臉上皆浮現出一絲尷尬之色。

“哈哈,楊老弟多慮了,大家都是同道,現在更需要同舟共濟,我們怎麽可能會有這種想法呢?”

林師恭哈哈幹笑幾聲的解釋道。

鬼才信你這話。

楊錚暗暗撇了撇嘴,接著又道:“幾位還是趕緊抉擇吧。我看你們法力也消耗了不少,再這麽拖延下去,可不是什麽好主意。”

“好吧,貧道碧清蘿,今日以靈魂起誓,無論今日之事能否成功,都不會對楊錚你動手,若違此誓,必不得好死,靈魂永世沉淪,不得超脫!”

令楊錚頗為意外的是,第一個起誓的人,居然是碧清蘿。

不過,看她那咬牙切齒的模樣,想來發這個毒誓,還是相當不情願的。

另外三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接著由鴻坤上人跟著起誓,一個個也都心不甘,情不願的以靈魂發下了毒誓。

“這下總可以了吧?”

王道全臉色陰沉若水的冷冷盯著楊錚。

像他和林師恭這種常年和鬼物打交道的修士,其實比任何人都更相信靈魂輪回之說。

“當然。那就麻煩諸位,牽製住這些鬼物,對了,還有那邊的鬼物,一旦我動身去毀掉鬼樹的話,他們勢必會出手攔截的,你們可得看好了!”

楊錚暗暗鬆了一口氣,滿意的點了點頭,正要動身,忽地看到石棺附近,還有一批鬼物,於是又跟四人交代了幾句。

“放心吧,我們知道該怎麽做!”

四人神色都是一凜,商議了一下後,決定由鴻坤上人和王道全,牽製住眼前這批怪物,林師恭和碧清蘿設法牽製住另外的一批。

“諸位,接下來,大家最好還是別再有什麽保留了。有什麽底牌,都拿出來吧,否則未必能擋得住這些鬼物!”

林師恭神色凝重的說道,說完後,向楊錚點了點頭。

楊錚深吸了一口氣,在身上貼滿符籙,運轉巫靈,縱身向地窟深處的中央區域疾奔而去。

他身上貼了好幾張的辟邪符,此符對這裏的屍陰靈力有一定的屏蔽之用,是以所過之處,那些藤蔓根須上的鬼火,頓時變得明滅不定起來。

這一幕落在四人眼中,頓時引得他們再次神色連變,同時也暗暗驚喜不已。

十幾息後,楊錚已然出現在了那棵屍陰魔樹主幹旁。

這棵屍陰魔樹的主樹幹,直徑差不多有五六米粗,但並不高,也就七八米左右。

它根係十分的發達,枝幹也茂密之極,在上方形成一個直徑二三十米的樹冠。

麵對如此一個龐然大物,楊錚還真有種不知從何下手的感覺。

好在,他所得的巫道傳承中,不僅有對此樹的詳細介紹,也有毀滅此樹的具體辦法。

對於毀滅此樹,他其實隱隱還有些期待。

據傳承中提到,屍陰魔樹的樹核之中,蘊藏有屍陰魔火的火種。

那火種的初級形態,就是一團靈級的極陰小火苗。

隻要能夠解決掉屍陰魔樹的火種,就能直接毀掉這棵魔樹。

楊錚圍繞著屍陰魔樹的樹幹轉了兩圈後,終於找到了一處合適下手的地方。

這是一處根須最為發達之處,層層疊疊的,全都是大腿粗細的根莖。

楊錚翻掌取出了一張火彈符,神識一動,瞬間激發了此符,接著把此符朝著那些層層疊疊的根須拋去,火巫法力跟著運轉。

火彈術在火巫法力加持下,那些火彈頓時變成了大火球。

七八個火球接連不斷的落在了那些根須上。

嘭!

下一刻,一蓬赤色火焰,瞬間燃起!

屍陰魔樹的根須,刹那間便被這赤色火焰引燃!

令人震撼的一幕隨之出現了!

那屍陰魔樹在這一瞬間,仿佛被人從沉睡中驚醒,整個樹身跟著不斷的抖動起來,連帶的四麵八方的根須藤蔓,紛紛嘩啦啦的扭動起來,宛如活了的樹怪!

而原本正在攻擊石棺的那些鬼怪,以及正在根王道全他們激戰的鬼怪,紛紛發出吱吱的淒厲叫聲,發瘋似的舍了石棺和眾人,瘋狂的朝著楊錚衝去!

王道全他們四個,此時也被眼前的景象驚得呆了呆。

“愣著幹什麽?!快動手牽製住他們!”

早料到會出現這一幕,楊錚頓時向四人大叫道。

四人這才回過神,驚喜連連,趕忙施展出渾身解數,按照先前部署,分作兩隊,飛快的攔截下那些發瘋的鬼怪。

此時不同之前。

這些發瘋的鬼怪,實力仿佛陡然間提升了不少,頓時令四人一陣手忙腳亂,再也不敢有什麽保留,紛紛祭出了自己的底牌。

一時間,整個地窟中,各種法術和法器的光芒交相輝映。

楊錚自然也沒閑著,趁著屍陰魔樹的根須被點燃,赤色火焰正熾烈時,他站在那赤色火焰邊,跳起了狂野的巫舞!

此舞不再僅僅隻是第一個動作,而是第一和第二兩個動作的連貫。

隨著楊錚身體的舞動,那赤色火焰,很快像是擁有了靈性,化作一道碗口粗細的火柱,跟著扭動起來。

下一刻,那屍陰魔樹徹底的活了過來,發瘋的不斷抖動樹身。

無數的慘綠色光芒火焰,從四麵八方匯聚而來,湧向赤色火焰的區域,妄圖撲滅那火焰。

但是,隨著楊錚不斷的跳動著,赤色火焰凝成的火柱,卻穩穩的燃燒著。

那赤色火柱怡然無懼從四麵八方撲來的慘綠色火焰,甚至,這些匯聚而來的慘綠火焰遇到赤色火柱,竟被燒的也漸漸轉化為了赤色火焰!

這些慘綠色的火焰,就仿佛養料一般,竟是令的赤色火焰燃燒的更加旺盛了!

與此同時,絲絲縷縷的赤色火焰氣息,漸漸從火柱上,匯聚到了楊錚的身上,楊錚很快就變成了一個狂野舞動的赤色火影。

這樣的情況,顯然大大超出了楊錚的預料,但他內心自然是萬分興奮。

他能夠清晰的感應到,自己現在跳動的巫舞,才真正的擁有了靈性,才算是真正是巫舞!

體內氣海丹田中,火巫法力也在以不可思議的速度,瘋狂的暴漲!

這種酣暢淋漓的感覺甚至遠遠超過了第一次跳動巫舞。

楊錚還發現自己的巫靈,似乎也在緩緩的提升著,速度雖然很慢,但的確在提升!

這是以前從未出現過的情況。

楊錚爽了,屍陰魔窟中的那屍陰魔樹,就徹底的不爽,甚至於開始暴怒發瘋了!

而另一邊牽製著那些鬼物的四人,此刻也看出了不對勁,同樣更不爽了。

他們的神識,能夠清晰的感應到,楊錚的法力正在不斷暴漲。

而楊錚的這種修煉之法,也同樣令他們感到異常震撼!

他們還從未見過如此詭異古怪的修煉之法。

那充滿著原始狂野的神秘舞蹈,仿佛有著某種奇異的魔力,深深衝擊著四人的心靈。

四人震撼的同時,臉色也同樣變得異常難看。

不知是誰先停止的攻擊,緊接著,幾乎是不約而同的,其餘三人都停止了攻擊。

他們雖以靈魂發下毒誓不對楊錚動手,但由這四個魔化的鬼物動手,重創甚至滅殺了楊錚,就不算他們違背誓言了。

其實就在楊錚舞動開始後,那二十多個魔化的煉僵煉屍,便都因體內的屍陰靈力被抽走,而直接化為了殘肢廢骨,消融於地。

另外的四個魔化鬼物,此刻沒有了牽製,瘋狂的朝著楊錚的方向撲了過去!
給我留言 - 最新更新 - 百度地圖 - 網站地圖 - RSS訂閱
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,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,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