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章:奪靈魔化,自私冷漠
loading...
“去!”

林道長輕輕搖動了一下手裏的小鍾,十幾個鬼火骷髏傀儡,搖搖晃晃,踏出石階盡頭的石台範圍,落在了地窟的地麵上。

地麵上,縱橫交錯,密密麻麻的覆蓋著無數冒著綠火的根須,看著就讓人頭皮發麻,沒人敢在不明虛實的情況下,貿然踏進那片範圍。

即便是對這裏有過一些了解的王天師和林道長也不敢。

林道長放出鬼火骷髏的時候,王天師也輕彈法劍,催動了他的煉僵闖了進去。

楊錚立於石台的一角,與其他人不同,他的目光,此刻正在掃視著石台上的人。

此時,站在石台最前沿的,正是四位修為最高的修仙者。

這四人此時也是高度的戒備,人人身上都亮起了法光護罩。

在他們身後,是守真,守意和柳川叔侄,再其後才是楊錚他們四個。

忽地,楊錚注意到,守真和守意二人的臉上,隱隱有些細密的綠紋一閃而逝,二人對於身上的變化,絲毫未決,兀自探頭探腦的在盯著那些煉僵和煉屍看。

看見這一幕,楊錚心中頓時一驚,目光不由看向了池子方向。

“嘶!果然!”

楊錚倒抽了一口涼氣!

池子中的綠色光團,不知何時,竟少了兩個,還隻剩下四個。

楊錚想了想,悄然抓住旁邊慕容秋的小手,也顧不得男女之別了,在慕容秋暈紅臉的時候,更是直接把嘴貼到她耳邊,用極細微的聲音,叮囑了她兩句。

慕容秋耳根都紅了,但臉上神色卻陡然變得極為凝重,趕緊把楊錚的話,又以同樣的方式,傳達給了父親和兄長。

四人悄無聲息的向石壁的方向靠了靠,遠離了屍魔藤區域。

此時,那些煉僵和煉屍,已經走出了幾十米,什麽事情也沒有發生。

看到這一幕的王天師和林道長,臉上均露出難掩的喜色。

鴻坤上人眉頭皺的更緊了。

站在楊錚前方不遠處的碧清蘿,嬌軀突然間輕輕顫動了一下。

下一刻,她神色微變的連忙向後退去,直至退到楊錚的附近才停下。

“它出手了!”

碧清蘿聲音顫抖的低聲向楊錚道。

楊錚並沒有感到任何意外。

食夢螟蟲下手的首選對象,自然是那些夢境曾被侵蝕過的人。

“有什麽感覺?”楊錚悄聲問道。

“就是忽然感覺眼前一亮,好似要落入某種幻境之中。不過,好在有你的那張符在,及時的把貧道拉了出來!”

碧清蘿此時深為先前與楊錚的交易,感到萬分的慶幸!

她心中很清楚,若不是有那張上品安神符在,此刻她隻怕已被直接拽入由食夢螟蟲構築的夢境中,成為它的獵物。

就在這時,異變又起!

隻見原本站在王天師身後的守真和守意,竟突然衝入屍陰魔窟,瘋狂的朝著石棺的方向飛奔而去!

“守真守意,你們幹什麽?!瘋了不成!快回來!”

王天師根本沒料到會出現這樣的變化,頓時勃然變色,朝著自己的弟子大吼道。

守真守意仿佛沒聽到他的話般,依舊不管不顧,瘋狂奔跑。

而就在這時,原本站在他們旁邊的柳川和柳劍南叔侄,突然驚叫一聲,也跟著發瘋的衝入地窟,不過方向與那守真和守意不同,目標竟是另一邊的綠光池子!

四個衝入地窟的人,陡然間都爆發出來令人難以置信的速度,不過數息的時間,就先後衝到了目標區域。

眾人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幕,完全有些反應不過來。

而此刻,那守真守意兩人,開始發瘋撲向石棺。

嘭!

一道金光毫無征兆的自石棺前的巨大石碑上亮起。

哢嚓!

金光化作閃電,劈向守真守意二人。

守真守意兩人的動作竟出奇的快,未等金色的閃電落下,便分別閃身躲開,口中發出淒厲的慘叫,身體扭曲著,開始浮現出大量的慘綠色光芒!

與此同時,原本烏黑的石棺上,陡然間湧動起大量墨綠的滾滾魔煙,而石棺上,則跟著浮現出密密麻麻網格狀的金色絲線!

那些絲線上,不斷有劈啪的金色電弧在閃爍跳動。

墨綠的魔煙被金色電弧劈中後,頓時化作嫋嫋青煙的散去。

金色的電弧,似乎對那墨綠的魔煙有著絕對的克製功能。

轟隆!轟隆!

石棺中,仿佛藏著可怕的怪物,似乎正在瘋狂撞擊著石棺,發出陣陣悶雷般響聲。

另一邊,衝到池子邊的柳川和柳劍南,竟是一躍跳進了池子裏!

驚人的一幕隨之出現了!

那池子陡然間亮起了刺目之極的慘碧綠光絲線,朝著二人纏繞而去。

短短幾個呼吸的時間,那二人已然變成了兩個綠色的光繭!

淒厲而短促的慘叫聲從二人口中發出。

那聲音中,透著深深的驚恐和絕望,以及無盡的不甘和憤怒!

這接連出現的一幕幕,驚得石台上餘下的幾人,皆是麵色大變,各種防禦手段盡數施展而出!

鴻坤上人更是早在異變出現的第一時間,就毫不猶豫的折身飛退,直接施展出輕身訣,朝著石道上飛逃而走。

但是,更為驚人的一幕,緊接著出現了!

原本暗沉沉的石道,陡然間綠光大放!

那原本從其他地方延伸進石道的屍魔藤,突然間全都亮起綠光,以不可思議的速度,在石道的出口處,凝成了一麵藤蔓牆壁!

牆壁上,燃燒著慘綠的鬼火光芒!

鴻坤上人逃的太快,來不及收止,一頭撞在了那鬼火藤蔓牆壁上!

好在這家夥似乎也非常的怕死,身上貼的有防禦符籙,且好像還施展了某種防禦術。

兩層金光護罩適時的顯現,瞬間與那牆壁鬼火撞在一起。

嘭的一聲,鴻坤上人被藤蔓牆壁彈了回去,狼狽無比的落在了地麵上。

扭頭看到這一幕的幾人,此刻全都傻眼了!

後路已被徹底封死,他們全都被困在了這座詭異的地窟中!

鴻坤上人站定後,神色變得極為難看,祭出自己的法器,瘋狂的催動法術,攻擊那麵藤蔓牆壁。

在法術的狂轟下,那藤蔓牆壁上的枝條被斬斷了不少,但更多的慘綠色鬼火,卻從四麵八方,不斷朝著藤蔓牆壁湧去,很快在那牆壁上,凝出了一層渾厚無比的綠色鬼火屏障。

鴻坤上人不斷出手,任憑施展出何種手段,皆根本無法破開那屏障。

“該死的!這到底是什麽鬼地方?!王道全,林師恭,你們難道還想隱瞞什麽嗎?”

鴻坤上人眼見得自己完全無法破開那屏障,立刻收了法術,退到石台中央,向王天師和林道長憤怒的質問道。

兩人的臉色,此刻看起來同樣的十分不好看。

“貧道也隻是知道,這裏應該就是傳說中的屍陰之地,乃是最佳的煉屍煉僵之處,至於其他的,貧道真不清楚!”

王道全冷著臉解釋了一句。

“鴻坤道友,貧道勸你還是冷靜點。如今我們全都被困於此,若不能同舟共濟,隻怕誰都別想脫身!”

“你怎麽說?”

鴻坤上人紅著眼看向林師恭。

“貧道知道的跟王道友差不多。”林道長隨口道。

“恐怕不止吧?”

鴻坤上人冷笑道。

“的確不止這些。若貧道沒猜錯的話,那口石棺內封印的屍魔,應該是你們茅山幾百年前失蹤的某位長老吧?”

王道全嘴角掛著一抹譏諷的看向林師恭。

林師恭臉色登時大變,狠狠的瞪了一眼王道全,不悅道:“王道全,你莫非是想違背你我之間的血誓契約不成?”

“林道友,貧道勸你還是別癡心妄想了。咱們修仙者,即便是達到築基期,也不過隻有二百餘年壽元。你們那位長老失蹤的時候,好像就已經快一百歲了吧?如今數百年過去,他肯定早死了,這石棺裏封印的,現在隻是一頭毫無靈智的屍魔。”

王道全冷笑連連,道出了一番令在場所有人都麵色一變的話來。

“你覺得,憑你的修為,能夠降得住一頭築基期的屍魔嗎?”

“看來你們果然早就知道這個地方!”

鴻坤上人死死盯著二人,冷聲道。

“三位不要在吵了,還是趕緊想想對策吧。你們自己看看那邊的情況!”

碧清蘿臉色蒼白的在一旁提醒了一句,頓時把幾人的目光心思,重又拉回到魔窟。

此時,魔窟中,情形已然出現了更為驚人的變化。

池子中的那兩個光繭消失了。

柳川和柳劍南二人,此刻形象大變。

他們身上的衣服早已不見,露出的皮膚,已然變成了墨綠色,且皮膚上還出現了如同蛇皮一樣的暗綠色鱗片。

不僅如此,他們的頭顱也變得極為猙獰恐怖,頭頂不僅長出了兩根墨綠色的觸須,且眼珠子也跑到了那觸須上,而原本的眼窩處,卻變成了兩個黑窟窿,十分的詭異。

他們的雙腿消失了,整個身體,變成了如同蛇軀,卻又不是蛇軀的詭異身體。

兩個怪物的下半身貼在地麵上,向前滑行,所過之處,留下兩道清晰可見的黏液滑痕!

他們這般行進的樣子,令人不由聯想到了某種惡心的鼻涕蟲。

“這是什麽東西?!好惡心!”

慕容秋嚇的抓住了楊錚的胳膊,囁嚅著小聲道。

慕容博觀父子,也被柳川叔侄二人變成的怪物,嚇的瞪大眼睛,臉上露出驚恐和後怕的神色來。

現在想想,若不是楊錚及時提醒他們,遠離了那些藤蔓,隻怕他們二人,現在很可能也變成了柳川叔侄這般惡心醜陋的詭異模樣。

他們看得清楚,剛進來的時候,那池子中共有六個慘綠色光球,現在卻隻剩下了兩個。

很明顯,消失的四個慘綠光球,肯定是用了他們根本無法理解的手段,侵入了守真、守意、柳川和柳劍南的身體中。

因為,另一邊的石棺旁,守真和守意兩人,此時也變成了同樣的惡心怪物。

想想都後怕不已!

他們寧願直接死掉,也不願變成如此怪物。

不僅是他們四個,原來被煉成了僵屍和鬼火骷髏的那些傀儡,此刻身上全都燃起了慘綠色的火焰,形象雖然沒什麽變化,但很顯然,他們重又被魔化,不再受兩個道士的掌控!

這些新出現的怪物,分作兩隊,分工十分的明確。

一隊由守真守意變成的怪物帶領,正在石棺四周,妄圖破壞掉石棺上的封印,放出裏麵被封的屍魔。

另一隊則由柳川和柳劍南叔侄所化的怪物帶著,朝石台這邊圍攏過來。

看到怪物聚攏過來,眾人都是臉色大變。

四個煉氣後期的修士,相視一眼,似達成了某種約定,接著同時出手,或施展法術,或用法器,向衝過來的怪物先一步發起攻擊。

在他們的神識感應中,除了為首的那兩個怪物比較強大,已然達到了煉氣期巔峰外,其他被控製的煉僵煉屍,也就是煉氣中期的水準,並沒有提升多少。

“貧道來纏住這些煉僵,你們三個對付那兩個怪物。”

王道全大喝一聲,屈指不斷在法劍上連彈,想要重新奪回攻來的這些綠火煉僵的控製權。

他獨門的煉僵之術確有其獨到之處,被慘綠的鬼火燒灼,那些煉僵身上僵硬的皮肉,竟然並沒有融掉。

另外三人也都紛紛出手,朝著兩個怪物狂暴的攻擊過去。

石台上,還剩下楊錚他們四個。

“好機會!”

一看到這個局麵,楊錚頓時大喜。

這可是目前能夠逃走的唯一機會了,他可不想錯過。

至於這裏到底是不是真藏著什麽寶物,他根本不關心,逃命要緊。

屍陰之地可不是什麽好地方,這裏的屍魔之氣非常重,長時間待在這裏,會被漸漸魔化掉,也會變成跟那些鬼臉黑毛猴子一樣的怪物。

楊錚衝到藤蔓牆壁的屏障邊,用神識探查了一下,發現這種綠光屏障,跟先前自己用火彈滅掉的慘綠鬼火差不多,都是屍陰靈力。

這些屍陰靈力全都來自於那屍陰魔樹,自己的巫靈之力,恰好就是它的克星。

楊錚想要趕緊逃離此地,是以直接運轉巫靈之力,施展出火彈術,瘋狂朝著那慘綠屏障上砸下一道道的火彈。

這會兒,慕容博觀父子也沒閑著,他們也在嚐試用各種手段,不斷的轟擊屏障。

奈何這屏障乃是由屍陰靈力形成的,他們的武功雖然不錯,但畢竟隻是凡人的手段,對這屏障毫無任何辦法。

“陰陽抱玄勁!給我開!”

慕容博觀甚至不惜催動自己畢生功力,雙拳上亮起一團黑白二色光芒,朝著屏障上狠狠砸去,但也僅僅隻是把屏障砸的蕩漾起一圈圈漣漪,根本沒有對其造成任何的影響。

慕容秋則要稍好一些,楊錚曾給了他兩張火彈符,此刻她已經祭出其中一張,也學著楊錚的模樣,以法力催動火彈符,砸向屏障。

那火彈乃是由楊錚的巫靈之力繪製而成,在法力催動下,砸在屏障上後,直接便把那屏障燒出了一個人頭大小的窟窿!

看見這一幕,四人皆大喜過望!

楊錚那邊顯然要更順利,更快速,隨著火彈持續不斷的轟擊,他麵前的屏障,已經出現了一個三尺多寬,高達四尺的豁口。

屏障豁口後麵,甚至連那些屍魔藤,都被燒出了一條通道來!

“你們三個快走!”

眼見得那通道已經可以供人逃走,楊錚趕緊壓低聲音催促道。

就這麽一會兒的功夫,他的巫靈之力已經消耗了三分之一,支撐不了多久。

“楊公子,老夫……,算了,大恩不言謝!此恩老夫記下了!”

慕容博觀深深看了楊錚一眼,果斷的選擇了撤退,他一把送出兒子慕容夏,又送出一臉不舍和擔憂的慕容秋後,也跟著鑽進豁口,帶著兒子女兒奪路狂奔。

眼見三人已脫身,楊錚毫不猶豫,跟著也向外鑽去。

哪料,他身體剛鑽進去一半,忽然感覺腿上被什麽東西纏住,緊接著一股大力傳來,不由自主的就被那股大力拽著,重新落到了石台上。

就這麽幾息間的功夫,先前被燒穿的那條通道,此刻竟重又被湧動而來的慘綠光芒填滿,屏障已然恢複如初!

楊錚又驚又怒,扭頭看去,卻見自己的腿上,竟然纏著一道道的白色蠶絲。

仔細一看,這白色的蠶絲不是別物,赫然是拂塵法器上的法器絲線!

把他拽回來的也不是別人,赫然正是慕容秋的師父碧清蘿!

楊錚勃然大怒,冷冷盯著收回拂塵法器絲線的碧清蘿。

“碧清蘿,你什麽意思?!”

“沒什麽意思。楊公子,你好像忘了我們還有約定。”

碧清蘿神色冷漠,坦然的回視楊錚,淡淡的說道。

楊錚心中此刻已經是憤怒到了極點,但他瞬間就強迫自己,迅速的冷靜了下來。

憤怒不能解決任何的問題,絕大多數時候隻能壞事兒。

現在他算是徹底的見識到了修仙者的自私和冷漠,再也不會輕信別人。

此時,遠處另外的三個煉氣後期修士,雖然還在與怪物激鬥,卻也分出了一部分精力,在關注著石台上的情況。

事實上,先前楊錚動用火彈術,輕而易舉就破開了那慘綠屏障的一幕,著實大大的震撼了他們幾個。

尤其是那王道全,一想到楊錚居然擁有如此手段,但先前自己那般對他,他卻依舊選擇了隱忍,這令王道全心中大為吃驚和後怕。

一個強大的對手不可怕,真正可怕的,是對手明明很強大,但卻還很隱忍。

“閣下隱藏的還真是深啊,你既然擁有如此實力,又有能夠對付這陰靈的手段,為何不與我等一起聯手奪寶?莫非你是想坐收漁人之利,等我們這些人全都消耗的差不多,甚至戰死了,再折返回來撿便宜麽?”

王道全不懷好意的瞥著楊錚,陰惻惻的開口道。
給我留言 - 最新更新 - 百度地圖 - 網站地圖 - RSS訂閱
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,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,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