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章:屍陰魔窟(求票票)
loading...
“找到了!”

大雄寶殿廢墟的西北角,傳來一道驚喜的聲音。

眾人神色皆是一動,紛紛圍了過去,就連慕容博觀父子和柳川叔侄也不例外。

他們畢竟是此次事件的發起人,即便淪落為階下囚,但同樣很想知道,這裏到底藏著什麽寶物。

隻見在大雄寶殿的西北角地麵上,有一塊巨大的黑色石塊,看其模樣分明就是一道石門。

其上的浮土已被清理幹淨,完全的暴露在了空氣中。

石門長約丈許,寬六尺有餘,比青石地麵略低了四五寸,旁邊還有新掀開的石板,看來先前這石門是被掩蓋在了石板下麵,是以沒人發現它。

看眼前這布局,此處石門的下麵,極有可能是一條地下密道,說不定就是通往藏寶地的。

也不知這石門是用什麽材料煉製的,竟然能夠擋住修仙者神識的探查。

要知道,修仙者的神識,還是可以滲透一定的土層距離,若這下麵真有密室空間,肯定是沒辦法瞞過修仙者神識探查的。

但四個煉氣後期的修士,此前誰也沒有察覺到,足見此石門材料的特殊。

發現石門的是林道長,但奇怪的是,他並沒有選擇私自先打開石門,而是在發現此門後,立刻就招呼其他人過來。

另外的三名煉氣後期修士,都是大有深意的掃了一眼林道長。

“小輩,你過去把那石門掀開。”

王天師用手指著楊錚,冷眼看著他,以不容置疑的冰冷口吻,向他喝道。

楊錚心裏頓時一陣暗怒。

這牛鼻子,分明就是借機報複!

楊錚的目光不由的向碧清蘿看了過去。

碧清蘿神色淡然,微微頷首道:“放心吧,如果有什麽事情,我們都會第一時間出手的。你不是有金剛符麽,直接用上吧。”

“磨蹭什麽?快點!”王天師再次厲聲喝道。

守真一臉得意,冷哼道:“小子,你不是牛麽?看道爺怎麽玩死你!”

慕容秋滿臉歉意,若不是她,楊錚也不會得罪守真,她心裏十分過意不去,囁嚅著道:“楊公子,妾身陪你一起下去。”

本來正得意的守真,見到這一幕,頓時如同吃了蒼蠅般難受,惡狠狠分別瞪了楊錚和慕容秋各一眼。

守意則冷哼著呸了一聲,“不要臉的狗男女!”

楊錚和慕容秋都沒有理會這二人,準備上前去推開那石門。

“這石門一看就非常沉重,咱們也來搭把手。”

出乎眾人所料的是,慕容博觀竟也拉著兒子走上前,他的臉色此刻已恢複正常,仿佛先前發生的事情,他全都忘了似的。

楊錚大感意外,同時也有些感動,於是從身上分別掏出兩張金剛符和辟邪符,遞給慕容博觀父子,道:“多謝慕容前輩和慕容兄,都用上符吧。”

父子二人點點頭,伸手接過楊錚遞來的符籙,分別咬破食指,滴血後,拍在了身上。

楊錚先前所用的符籙,時效還在,倒也不用在另外用符。

四人分站在石門的四角,而後同時探手抓住一角,彼此相視一眼,同時發力,試了試,發現這石門果然是石板結構,不過很厚,但並沒有其他推拉機關,便繼續加力,向上抬去。

石門漸漸被四人抬起,一股腐臭的氣息,從石門縫隙中傳出,熏得眾人一陣煩惡,不由自主的紛紛向外退了數步。

四人小心的把石門挪到一邊,一條寬達八九尺的地下通道,出現在了眾人眼前。

讓這通道在空氣中暴露了小半個時辰,那王天師測試了一下下麵的空氣情況後,目光再次冰冷的看向楊錚。

“小輩,你帶頭下去探探路,守真守意,把這兩道符拿著,跟在他後麵,注意別讓這小子耍什麽花樣。”

王天師極為霸道的再次命令楊錚下去探路,並取出兩道一級下品的防禦符籙,交給了自己的兩個弟子,命他們跟著監視楊錚。

楊錚再次看了一眼碧清蘿等人,三名煉氣後期的修士,皆麵無表情,沒人開口,顯然都同意了王天師的這個安排。

他心裏不由感覺一陣的冰冷。

“楊公子,我們陪你一起下去,走吧。”

慕容博觀拍了拍楊錚的肩膀,竟是當先走進了石道中。

楊錚點點頭,一言不發的緊跟其後也走了進去。

慕容夏和慕容秋兄妹則跟在楊錚後麵,也快步進去。

守真守意見此,分別把符籙拍在身上後,也跟了上去。

石道內並不算太黑暗,每隔一段距離,牆壁上都鑲嵌有散發著淡淡熒光的奇石。

那些熒光雖然頗有些暗淡,但卻也能把石道內的道路照清楚。

下去的石階並不是直的,下了三十多階,眾人便遇到了一個拐角平台。

平台的四周隻有兩麵石壁上有門,一麵是楊錚他們下來的這個方位,另一麵則是斜對麵牆壁上的位置。

這處平台頗為的寬闊,其中一麵沒牆的石壁下,還擺放著一張石板床和石桌。

床上有些腐爛成灰的東西,石桌上空空如也。

方才在下去的過程中,楊錚便已跟慕容博觀換了個位置。

慕容博觀雖說是玄階後期巔峰的宗師,但畢竟隻是個凡人,無量壽佛寺廢墟裏出現的怪物,根本不是凡人能夠對付的。

危險時刻,人家慕容父子,都願意跟自己同進退,此等情意實在難得,自己又怎能讓人家繼續替自己冒險?

楊錚一手抓著玄重短劍,一手捏著一疊火彈符,身上更是貼了好幾道符,在這處拐角平台上停留片刻,悄然放出神識,仔細的掃視了幾遍,確認另一端並無危險後,這才轉道過去。

跟在後麵的守真和守意兩人,到了平台上後,還特意用手裏的法劍在那些腐灰中撥弄了一番,確認並無什麽東西後,這才失望的又跟上了楊錚等人。

這一次,石階就比較長了,足足有七八十階。

楊錚估計了一下,這個地下暗室,距離地麵起碼應該有三十多米深!

越向下走,周圍的氣息就越發的陰森。

下方的暗室入口方向,隱約有淡淡的慘綠色光芒在閃爍著,仿佛那洞口之內,隱藏著什麽鬼怪似的。

楊錚注意到,在下到這邊石階的時候,兩邊石道牆壁上,出現了一些怪異的爬藤。

這些爬藤無論是根莖,還是葉子,都是烏黑烏黑的,十分詭異,還散發著淡淡的腐臭氣息,熏人欲嘔。

楊錚沉吟了一下,趁著守真守意不注意,又分別取出兩道安神符,悄悄遞給了身後的慕容博觀父子,並用眼神向慕容秋示意了一下。

三人頓時會意,連忙悄悄把安神符貼在了身上。

安神符本來應該是引燃後,化為符水使用的,但若不化符水,隻貼身帶著的話,也能起到凝神定息的功效。

果然,帶上安神符後,三人立刻感到,周圍那令人難忍的腐臭惡氣帶來的難受感覺,很快消失不見了,均是感激的看了楊錚一眼。

四人身後的守真守意就沒那麽好過了,此時都是緊皺著眉頭,神色警惕的盯著下方。

楊錚第一眼看到這些爬藤的時候,腦子中便閃過一些信息,並大約猜測到了一些事情。

在巫族的傳承中,對於這種植物有著詳細的記載。

它們叫“屍魔藤”,是一種隻生長在能誕生屍魔的屍陰之地。

此處既然出現了這些詭異的藤蔓,下方是什麽地方,已經是不言而喻!

他實在是沒有想到,無量壽佛寺大雄寶殿的下方,居然會有這麽樣一處豢養屍魔之地。

這根本就不是什麽藏寶室!

他很想就此返回,告訴上麵的人,這下麵根本不能去。

但他更清楚這麽做的後果,隻能加速他的死亡。

除了更加小心一點,繼續前進外,他現在沒有了其他任何的選擇。

他現在已經徹底的明白了,先前那些石像鬼怪是怎麽來的,那些綠色的鬼火又是什麽。

那根本就不是一般的鬼靈,而是更為可怕,更加罕見的屍陰魔靈!

那鬼火也叫屍陰魔火!

先前的那四個鬼臉黑毛猴子,應該就是這處地窟中誕生的屍陰魔物。

楊錚猛然意識到先前一些被自己忽略的細節。

現在仔細回想,好像那個王天師和林道長,對這裏出現的鬼怪,沒有感覺到任何的奇怪,甚至還從容不迫的布置了對付它們的手段。

莫非他們兩個其實早就認出了那些鬼怪的來曆?

更甚者,他們兩個會不會早就猜到了,這裏可能存在著一處屍陰魔地?

這二人著實可恨,別讓我逮到機會!

楊錚心裏暗暗發誓,隻要這次能脫身,來日必要讓這二人付出血的代價!

他此刻不敢再放出神識,渾身繃緊,仔細盯著下方,一步一步,緩慢向下走去。

屍陰魔地中,究竟還存在什麽恐怖的東西,沒人能知道。

神識屬於靈性之力,很容易就能被屍陰魔物察覺到。

“小子,走快點,別磨磨蹭蹭的,要不要道爺我幫你一把?”

寂靜的石道中,忽然傳來守真那張狂的聲音,這突然的動靜,嚇了眾人一跳。

不知是不是錯覺,楊錚發現,牆壁上的“屍魔藤”,在守真說話的時候,竟然扭曲抖動了幾下。

楊錚真想狠狠咒罵幾句蠢貨,但他最終什麽也沒說,一言不發的飛快向下走去。

楊錚預感到,這處屍陰魔地很可能就是無間冥域的入口之地,如此的話,也就意味著,下方最大的危險,其實還是那食夢螟蟲。

至於一般的鬼怪,其實是根本不敢靠近屍陰之地的。

巫道傳承中,對屍陰魔地也有過詳細的介紹,尤其是對屍陰魔地中誕生的陰魔,介紹的最為詳細。

這東西是巫族的天敵,巫族人研究它們所花費的時間,甚至比研究神靈還多。

這麽一想,楊錚很快就意識到,這下麵看起來凶險,但其實未必就真凶險。

隻要不觸碰裏麵的禁忌之物,就不會被陰魔纏上,而自己已經凝聚了巫靈,真要有陰魔出現,第一時間就能感應到,因此,隻要小心一些,應該不會有什麽問題。

那守真哪裏知道,就在這瞬息間的功夫,楊錚腦子裏已經轉了這麽多念頭,看到被自己罵了一句,楊錚就乖乖快速下行,頓時得意的哈哈笑了起來。

他大笑的時候,還不忘拿眼向回頭冷冷看他的慕容秋,得意的撇撇嘴。

楊錚也懶得理會那不知死活的守真,隻管一直向下快走。

這小子已被食夢螟蟲侵蝕了夢境,距死其實已經不遠,沒必要跟一個將死之人多費口舌。

楊錚向下走了一段後,漸漸察覺到了一些不對勁的地方。

他發現這裏越往下走,地勢就越開闊。

當然,並不是說石階變的寬闊了,而是四周的空間變的開闊了很多。

這下方好像是一座天然的地下洞窟,隻是依著地勢被人為開鑿了一條石階而已。

還沒走到石階的盡頭,楊錚便發現,自己現在已經置身在一座龐大的地窟中。

等走到石階盡頭的時候,楊錚頓時愣怔了。

一座龐大的地窟,出現在了眼前,地窟中的景象,神秘而詭異!

這是一座起碼有上百米高,數百米縱深的巨大地窟!

楊錚他們現在所站的這條石階,不過是沿著地窟石壁開鑿出的一條向上的人工通道而已。

地窟的中央,有一株散發著淡淡慘綠光芒的粗矮怪樹。

此樹無論是枝幹還是葉子,都是黑漆漆的,但卻都散發著慘綠色的光芒,就如同一株燃燒著慘綠火苗的巨大藤蔓灌木。

怪樹的根係和枝葉都十分發達,向四麵八方延伸而去,幾乎爬滿了整個地窟的地麵,以及四麵的石壁。

先前在石道中見到的那“屍魔藤”,不過是其延伸出去的一些根須而已。

這應該就是形成這處屍陰之地的罪魁禍首——傳說中,極為邪異的“屍陰魔樹”!

隻不過,看它現在的大小和規模,應該還隻是處在最初級的階段。

在巫族的記載中,成熟體的“屍陰魔樹”,可以直接形成一個擁有數十萬平方公裏的小界麵!

也就是傳說中的“屍陰魔域”!

這裏也僅僅隻有最為低級的屍陰魔靈誕生,甚至連屍陰魔氣都還沒有形成,隻能算是一處“屍陰魔窟”而已。

但饒是如此,楊錚依舊暗暗震撼不已。

“嘶!這……這是什麽?!”

身後傳來震驚的聲音,卻是慕容博觀等人,也下到了石階盡頭,看到眼前景象後,發出的震撼和疑問。

下來的幾人,都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。

他們不僅看到了“屍陰魔樹”,還看到怪樹的附近,放著的一副黑色的巨大石棺。

那副石棺的旁邊,豎著一塊高達十餘米的巨大黑色石碑,其上刻畫的有文字和圖畫,隱隱閃爍著淡淡的熒光,隻是相隔甚遠,看不清楚是什麽。

怪樹的另一邊,還有一個散發著淡淡綠光的池子。

那池子距離楊錚他們這邊較近,方才在石道中看到的閃爍綠光,應該就是池子中水麵波動造成的現象。

幾人的目光自然而然的都在這裏掃視起來,很快就注意到了那池子。

在那池子的池水內,漂浮著六團拳頭大小的慘綠光球,也不知是什麽東西。

他們宛如活物一般,在池子內遊來遊去。

楊錚再次深深的看了一眼那池子,然後悄然向慕容博觀他們打了個手勢,示意他們趕緊離開這裏,返回地麵。

而守真守意兩人,此刻也不敢吭聲了。

這地窟中的景象實在是太過於詭異,他們必須趕緊上去,把此事報給師父知曉。

六人按照來路原路返回,幾分鍾後,順利的出現在了地麵上。

守真守意二人,把下麵的情況,詳細的說了一遍。

四名煉氣後期的修士聽完後,神色各異。

王天師和林道長二人,臉上都出現了一抹喜色,那個胡僧雙眉緊鎖,陷入沉思,碧清蘿則皺眉看向楊錚。

楊錚先點了點頭,接著又搖了搖頭,碧清蘿立刻會意,神色頓時變得無比凝重。

楊錚已經通過暗示,明確的告知了碧清蘿,食夢螟蟲就在下麵,而且還告知她,自己也沒辦法對抗那食夢螟蟲。

“走,下去看看!守真守意,把他們兩個也帶上。”

王天師不再遲疑,縱身跳進石道內。

守真守意二人押著麵若死灰的柳川叔侄倆,緊跟其後的進入石道中。

其餘人跟著也紛紛進入石道。

幾分鍾後。

眾人全都來到了“屍陰魔窟”內。

“王天師,林道長,看二位的樣子,似乎對這樣的地方很了解啊?不知二位是否可以向貧僧介紹一二呢?”

那個胡僧鴻坤上人終於開口了,他並非九州之人,而是來自西域,發聲並不純正,不過卻並不影響交流。

這地方一看就不是什麽好地方,壓根跟佛門藏寶室沒任何關係。

鴻坤上人此來,為的是佛門的寶物和傳承,似這等隱晦汙濁的魔鬼之物,他沒多大興趣。失望之餘,他對這種地方也產生了一些了解的興趣。

畢竟,這樣的地方,他還是首次見到,若是能增長點見聞也是好的。

進入這裏後,碧清蘿的臉色變得更加凝重。

她已經清晰的感覺到了食夢螟蟲的氣息,隻是,她雖在夢境中見過那恐怖的蟲子,在現實中卻並未見過,無法確定它們是什麽形態。

她不由向旁邊的楊錚露出一個探尋的眼神。

楊錚向池子的方向衝她努了努嘴。

碧清蘿頓時倒抽了一口涼氣,驚出了一身冷汗!

一隻食夢螟蟲,就足以要了她的小命,而這裏居然有六隻!

她的臉色頓時變得十分難看,心中暗暗後悔,目光開始不斷掃視周圍。

“嘿嘿,不瞞鴻坤道友,我們二人,也隻是在九州的一些古老典籍裏,見到過類似地方的記載,但具體情形,今日也是首次見到,對這種地方,其實並不算多了解。”

王天師皮笑肉不笑的道。

自進來後,王天師和林道長兩人的目光,便一直若有似無的在看那口巨大的石棺,眼眸深處閃爍著瘋狂的貪婪之色。

仿佛那石棺中,藏有什麽巨寶,值得他們付出任何代價也要弄到手。

不過,二人卻又同樣十分的克製,並沒有輕舉妄動。

他們也同其他人一樣,正在仔細的打量著地窟內的一切。
給我留言 - 最新更新 - 百度地圖 - 網站地圖 - RSS訂閱
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,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,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