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章:鬼麵猴修羅
loading...
沒過多久,林道長的身影重新回到了幾人的視野。

在他的身後,此時跟著的鬼火骷髏傀儡兵,已經增加到十三個之多。

方才想要逃跑的幾個人,一個不差的全都被林道長煉成了鬼火骷髏傀儡。

慕容博觀父子倆,臉色已經不能用難看來形容,而是一片鐵青,眼眸深處還有著掩藏不住的憤怒和絕望。

林道長能用煉屍術炮製這些人,就同樣能夠炮製他們父子。

而很顯然,出了今天這樣的事情,慕容家的人也好,柳家的人也罷,但凡是今日參與這件事的凡人,隻怕沒有一個能夠活著走出九宮山。

隻怕他是絕對不會允許這裏的事情泄露出去,畢竟,無論是林道長,還是另一邊的那個王天師,都是出自名門正宗的修仙者,豈能讓他們壞了自己的名聲?

慕容父子求助的再次看向碧清蘿和慕容秋。

“師父,求求你,救救我爹爹和大哥。”

慕容秋哀求的看著師父碧清蘿。

碧清蘿歎息了一聲,終於開口道:“他們暫時還是安全的,等等看再說吧。”

“已經耽誤了不少時間了,走吧。大雄寶殿裏,還有四個厲鬼級別的鬼靈要解決呢。”

林道長走了過來,一臉漠然的掃了一眼眾人,淡淡的開口道。

慕容博觀父子三人,如同行屍走肉一般,跟在碧清蘿身後,隨著林道長,再次向寺內廢墟走去。

這一次,林道長到沒有再讓慕容博觀等人打頭陣,而是自己率隊向第二重院子不疾不徐的趕去。

等他們趕到的時候,另一邊的情況,果然跟他們這邊差不多。

隻不過,王天師身後的傀儡,不是鬼火骷髏,而是僵屍人!

除了柳川和他那個叔叔柳劍南外,柳家其餘高手,一個個皆如同僵屍一般,直挺挺的站在王天師的身後。

這才不過數刻鍾的時間,先前還活生生的人,居然全都變成了僵屍。

此刻的柳川,失魂落魄,渾身顫抖,如果不是柳劍南攙扶著他,恐怕他連走路都辦不到。

他們叔侄二人的臉上,同樣寫滿了驚恐和絕望。

而原本一直在柳川身邊充當護衛角色的那兩個道士,此時一左一右,站在了王天師身旁。

“張道友這一手煉僵的手段,是越發強了,佩服,佩服!”

見到王天師等人,尤其是看到他身後的那群僵屍,林道長臉色微微一變,然後皮笑肉不笑的恭維了王天師兩句。

“彼此,彼此。林道友的煉屍術,也是越發精深了,這麽短的時間,就用凡人武者,煉出了一批煉氣四層的骷髏傀儡,厲害啊!”

那王天師也同樣皮笑肉不笑的反唇相譏了一句。

兩人心照不宣的打了個哈哈,目光同時又看向了黑沉沉的大雄寶殿。

三百多年過去,這無量壽佛寺的大雄寶殿,竟依舊矗立在此,除了殘破一點外,人世間的風雨,並沒有徹底摧毀它,足見當初建造這座大殿,無量壽佛寺該動用了多少人力物力。

原來的那個狂傲霸道的胡僧,此刻麵沉似水,孤零零的抱臂站在另一邊,冷眼看著兩邊的人。

他的目光,不經意的掃了一眼碧清蘿,又若無其事的也看向大雄寶殿的大門。

楊錚此刻縮在碧清蘿身後,盡最大可能的降低著自己的存在感。

“林道友,還是老規矩?”

觀察了片刻後,王天師看向林道長。

“老規矩。”

說著,兩人同時掐了一道法訣。

“疾!”

兩人幾乎無分先後的同時操控法劍,朝著大雄寶殿的門內一點,口中厲喝一聲。

下一刻。

兩人手中的法劍中,同時激射出一道劍氣。

王天師的那道劍氣中,隱有龍吟虎嘯之聲傳出,林道長的劍氣則隱隱傳來陣陣劈裏啪啦的風雷之聲。

兩道劍氣先後衝入大殿內。

轟隆一聲巨響,驟然間在大殿內爆鳴!

嘩啦啦!

瞬息間,那大殿隨即被兩道劍氣炸的四分五裂,坍塌成了一地廢墟。

與此同時,兩人同時再次掐訣,王天師屈指在法劍上不斷彈擊,嘣嘣嘣的奇異聲音,隨即從其手中的木劍上傳出。

其身後的十幾頭煉僵,頓時如同接到了某種指令,朝著倒塌的廢墟中衝去,並按照某種規律,在廢墟的四周結成了一個怪異的煉僵陣。

林道長搖動手中的黃銅小鍾。

其身後的鬼火骷髏,也衝了上去。

他們結成了一個四方衝陣,筆直的衝入廢墟中。

嘭嘭嘭……

這群骷髏傀儡剛衝入廢墟,裏麵便有什麽東西衝了出來,與他們瞬間交戰!

在幽藍色光芒的照耀下,眾人看的分明。

那廢墟中央,出現了四頭四五尺高的鬼臉黑毛猴子。

說是猴子,其實並不準確。

它們的頭顱要比猴子大了好幾圈,雙眼發出血紅的光芒,鼻孔大的出奇,呼哧間,不斷有血紅色火焰噴出。

這些鬼臉黑毛猴子的雙臂奇長且也粗大異常,雙腿則很短很細,尾巴如同鞭子,甩動間,抽的周圍空氣發出劈啪的爆鳴聲!

“這是什麽怪物?!”

外麵的人見到這四頭詭異的鬼猴,一個個登時被嚇的瞪大了眼睛,駭然失語。

四頭猴子暴躁異常,且力量也大的出奇,三拳兩腳便把周圍的鬼火傀儡打的七零八落,斷裂的骨頭掉落一地。

更為詭異的事情,跟著也出現了。

那些斷裂掉落的骨頭,竟在林道長那奇異的鍾聲中,飛快的又重新組合到一起,再次變成了原來的鬼火骷髏傀儡。

看那樣子,似乎隻要它們頭顱上的鬼火不熄滅,它們就不會死,肢體即便是瓦解了,還能重新組裝上。

這四個鬼臉黑毛猴子出現後,王天師也動了。

他催動四周的煉僵,向中間圍攏過去,與那些鬼火骷髏傀儡聯手,瘋狂的攻擊著四個鬼臉猴子。

不過,這四個鬼臉猴子的境界明顯要比四周的煉僵煉屍高出一大截,無論是煉僵,還是煉屍,都被打得毫無還手之力,根本無法給它們造成什麽影響。

“兩位還不出手更待何時?莫非是想坐收漁人之利?”

王天師冷著臉向鴻坤上人和碧清蘿喝道。

那胡僧一言不發,在腰間的一個巴掌大的袋子上一拍,一個金黃的鐃鈸法器便出現在了雙手之中。

他把身上披著的袈裟一扯,向空中拋去,接著在地上一蹬,跳了起來,衝向廢墟上空,穩穩站在了先前丟出的袈裟上。

哐哐哐……

一陣陣刺耳之極,震懾心魂的聲音,從那鐃鈸法器中傳下,震的下方土石翻飛。

身處其間的那四個鬼臉黑毛猴子,頓時發出吱吱淒厲的長嘯,鬼臉也跟著扭曲起來,似乎極為痛苦的模樣。

不過,它們雙手的動作也更加瘋狂暴躁了,拳腳飛舞間,打的煉僵煉屍四散而飛。

碧清蘿臉上閃過一絲無奈的表情,隻好也在腰間的一個小袋子上拍了一下。

下一刻,那小袋子係著的口部噴出一道霞光,一口飛劍激射而出,向著其中的一個鬼臉黑毛猴子脖子斬去。

四名煉氣後期的修仙者,如今先後出手,場中隻剩下柳川和慕容博觀他們這些人。

柳川眼神閃爍,附在他三叔耳邊,不知在說什麽。

這一邊,慕容博觀父子,也聚到了一起,遠遠避開了戰場,把聲音壓得極地,似乎也在商議著什麽。

慕容秋看了一眼楊錚,小聲道:“楊公子,你有什麽打算?”

“別想著趁機逃走的事情,這些人可不是傻子,既然剛才沒有動手滅殺咱們,就意味著咱們對他們而言,還有其他用處。不逃還有機會,一旦逃了,小命立刻就得交代。”

楊錚搖了搖頭,勸了慕容秋幾句。

慕容秋臉色再次變得慘白,花容慘淡的怔怔看著楊錚。

“難道咱們就隻能在這裏等死嗎?”

“或許吧,接下來的事情,誰能說得準呢?”

楊錚搖了搖頭。

現在出現的這些東西,根本跟食夢螟蟲沒任何關係,而是這古刹中自行誕生的鬼怪。

真正可怕的東西,到現在都還沒有出現,到底大家的結果如何,還未可知。

這一點,隻怕在場的或許隻有楊錚和碧清蘿清楚。

對麵的柳川叔侄倆,密謀一陣後,眼珠子骨溜溜的都在悄悄的打量四周。

他們附近的那兩名龍虎山的道士,對於兩人的小動作仿佛沒看見,但若是仔細看的話,就能發現,他們兩人的嘴角,都噙著一絲淡淡的嘲弄。

忽然,廢墟中央的戰鬥,出現了驚人的變化。

隻見原本陷入劣勢的四頭鬼臉猴子,身上突然間爆發出驚人的血氣光芒。

緊接著,令人震驚的事情上演了!

那四頭鬼臉黑毛猴子身體突然傳出哢吧哢吧如同爆豆的聲音,而後驟然間體型不斷暴漲,眨眼間的功夫,就化作了四頭一丈多高的巨大鬼怪。

血紅的骨刺,也在體型暴漲的瞬間,穿透黑毛皮膚,顯露出來。

變身後的四頭鬼怪,凶性大發,嘶吼著把一頭頭煉僵和煉屍,撕扯粉碎!

四名煉氣後期的修仙者,臉色同時微微變了變。

王天師和林道長二人,連忙提劍也衝入廢墟中,各自施展法術,挑選了一頭鬼怪,掐訣瘋狂攻擊。

“諸位加把勁,這四頭鬼臉修羅已經變身,說明它們體內的血煞魔氣,已經消耗的差不多了!拿下他們,就可以開始挖寶,都別再留手了!”

戰鬥更加激烈,也更加白熱化。

那四人不愧為煉氣後期的修仙者,各種法術層出不窮的施展而出,各自與一頭鬼怪激烈的廝殺在一起,打的難分難解!

“走!”

忽然,柳川叔侄二人動了!

那柳劍南抓著柳川的胳膊,把其狠狠往山下一拋,接著腳下發力,朝著另一個相反的方向,縱身飛馳而走。

柳劍南的輕功相當厲害,一步跨出,便縱越出數丈遠,朝著山下發足狂奔。

柳川被其叔叔拋出後,身體在空中一轉,筆直的朝著山崖下落去。

“竟敢逃跑,真是不知死活!”

守真守意兩個道士,皆冷哼一聲,各自都祭出了背後的烏木劍,也學著其師父王天師的模樣,屈指接連向自己的法劍上彈去。

嗵嗵嗵的聲響中,原本已逃出十餘丈遠的叔侄二人,頓時如中了定身咒般,陡然停止腳步,僵在了原地。

“守真守意,本少待你們不薄吧?還請看在昔日情麵上,放我們叔侄一馬!”

柳川眼看著便要落下山崖,結果卻感覺自己突然失去了對身體的控製,身體一僵的掉到了地上,頓時嚇得大驚失色,連忙向守真守意求饒。

柳劍南的情況也好不到哪去,他被那名鷹鉤鼻男子徹底控製了,身體不由自主的向後飛退,很快就退回到了原來的地方。

“你們居然早在我們的身上動了手腳?!”

柳川和柳劍南叔侄二人,神色憤怒和驚恐的向兩個道士大叫道。

這一幕落在慕容博觀父子二人眼中,頓時嚇得他們不敢再有任何異動,乖乖站在了原地。

那林道長此刻雖然分身乏術,但並不意味著他就沒有藏其他什麽手段。

二人不敢冒險,隻能心若死灰的站在原地,看著四個煉氣後期的修士與鬼怪激戰。

“是又如何?你們這些螻蟻,也配與我們修仙者平起平坐談交情?乖乖老實呆著,否則別怪貧道辣手了!”

那叫守真的道士不屑的冷笑道。

說話間,他們的目光還向楊錚這邊瞥了一眼,嘴角邊掛著淡淡的嘲弄譏諷之色。

守真的目光,玩味的看向慕容秋。

“師妹,你看好他們倆,為兄去辦點事情。”

說著,那守真臉上露出猥瑣表情,提劍向楊錚和慕容秋這邊走了過來。

守意神色木然的道:“都什麽時候了,還想著那點破事兒,小心耽誤了師父的大事兒!”

“我有分寸。放心吧,那個男的是你的,為兄不會動他。”

守真嘿嘿賤笑道。

守意頓時不說話了,目光掃了一眼楊錚,臉上也浮現出一絲異樣的表情。

“你,你要幹什麽?!”

眼見的那守真淫笑著向自己走來,慕容秋嚇的花容失色,連忙把一張金剛符拍在身上,一邊手忙腳亂的抓出幾道符籙,一邊驚慌的大叫道。

楊錚神色微微一動,而後厭惡的瞥了一眼這個叫守真的道士,又看了一眼另一個對自己露出“垂涎”之色的女道士,探手抓住慕容秋的胳膊,把她推向慕容博觀父子。

倒不是他動了什麽英雄救美的心思,實則是逼不得已。

就在守真走過來的時候,那邊正在與鬼臉修羅激戰的碧清蘿,居然還顧得上用神識給他傳了一道訊息。

“小子,滾一邊去!別以為你是我師妹的獵物,道爺我就不敢揍你!”

守真見楊錚居然敢出手,當即咧嘴獰笑著威脅道。

楊錚根本沒任何廢話,直接激發了一道火彈符。

七八道火球,連珠彈的砸向守真。

“你找死!”

守真登時大怒,不得不停下腳步,連忙掐訣揮劍,一邊閃躲,一邊劈向躲不開的火球。

一道道青光劍氣,從其手中的法器木劍中激射而出,劈開了楊錚發出的火彈。

待解決掉這七八個火彈時,令他更惱火的一幕出現了。

楊錚居然又祭出了一張火彈符,如法炮製,繼續砸向守真。

守真氣的暴跳如雷,隻得繼續揮劍抵擋。

如此再三,守真法力已然消耗大半,不得不向後飛退出十幾步,停在了火彈符攻擊範圍之外,殺氣騰騰死死盯著楊錚。

“小子,你竟敢與我們龍虎山為敵?!”

楊錚根本不接他的話茬,雙手各捏著一張火彈符,隻是麵無表情的盯著他。

隻要對方一動,他就把手裏的符籙揚起來,對方退後,他就收回去。

如此幾次,氣的那守真牙根直癢癢,可卻完全奈何不得楊錚。

他也不過就是煉氣三層的修為,法力其實有限的很。

他原本以為楊錚不過就是個散修,根本不足為慮,哪料到對方竟是如此棘手,竟然擁有一級下品的攻擊符籙,而且看樣子還不少。

眼見得威脅無用,打又打不過,守真一張臉頓時漲成了豬肝色。

“你給道爺等著,待會道爺再收拾你!”

守真知道奈何不得楊錚,淫威無法得逞,隻得悻悻的折身返回。

“楊公子,謝謝你!”

慕容秋一臉感激的向楊錚不住道謝,蒼白的俏臉上,終於恢複了一絲血色。

慕容博觀父子二人,此刻也來到了楊錚身邊。

兩人神色複雜的看著楊錚,也趕忙向他道謝,隻不過,一想到接下來的事情,他們臉上的憂色怎麽也揮之不去。

“其實你自己也可以解決他。你的臨敵經驗太差了。”

楊錚搖了搖頭,神色不僅沒有任何輕鬆,反而更加凝重了。

他可不認為嚇退了守真就真沒事兒了。

龍虎山的人,隻怕不會就此罷休,等解決了那四隻鬼臉修羅,待會那個王天師,說不定就會發難,找自己的麻煩。

好在這件事他是按照碧清蘿所說辦的,想來她不至於不管自己。

楊錚的目光,再次看向了廢墟中央。

此時,那四隻鬼臉修羅,在四名煉氣後期修士的不斷攻擊之下,渾身的血光越來越微弱,看樣子很快就能被解決掉了。

果然,又過了片刻時間,其中一隻鬼臉修羅,忽然發出一聲吱吱的慘叫,頭顱被王天師一劍削掉,身體嘭的倒地後,迅速縮小,最後化為了一灘血水而死。

另外的三隻鬼臉修羅,也很快不支,先後被另三人解決。

四人稍稍修整了片刻,王天師和林道長二人臉上,皆露出喜色。

兩人故技重施,一個彈劍,一個搖鍾。

片刻的功夫,方才被四隻鬼臉修羅打的七零八落的煉僵煉屍,居然又歡蹦亂跳的恢複過來,分別站到了兩人身後。

隻不過,這些重新複活的煉僵煉屍,肢體大多變得殘缺不全,看起來頗有些淒慘。

四人聚到一起,商議了起來。

片刻後,四人同時出手,開始各自施法清理起了大殿廢墟,尋找著藏寶處。
給我留言 - 最新更新 - 百度地圖 - 網站地圖 - RSS訂閱
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,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,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