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章:仙凡之別,修者無情(每日大章,求推)
loading...
山間野地的夜風分外清寒。

一行人在慕容博觀帶領下,飛快衝入古刹廢墟。

他們每個人身上都貼的有符籙,這些符籙激發之後,令的他們身上隱隱閃爍著淡淡的幽藍色光芒,頗有些詭異。

還沒踏入古刹廢墟的範圍,楊錚就直接把好幾道符籙全都祭出,拍在了身上。

甭管什麽情況,先保證自己的安全要緊。

金剛符,辟邪符,神行符,全都貼了個遍,另外,他左手還捏著一疊火彈符,右手拎著那口玄重劍,神識牢牢鎖定了玄鐵劍匣中的玄冥劍,隨時都能祭出來。

做完這些,他兀自還有些感覺不大安全,悄悄落後了幾步,把衝鋒的位置,讓給了不怕死的暗門高手。

開玩笑,我這不是怕死,我是為慕容門主好,萬一我出點什麽事兒,他負的起責任麽?

躲在人群後麵,打算先觀望一陣子的楊錚,也適時朝著山寺西北角方向看了一眼。

那邊,柳家的隊伍也出發了,情況跟這邊差不多。

雙方的目標都是大雄寶殿,一個在東南,一個在西北。

古刹廢墟中的那些野獸,在下午時,就已被四個煉氣後期的修仙者全部料理掉。

此時,整個廢墟一片靜謐,除了眾人衝進去的腳步聲,再也沒有別的聲息。

一路有驚無險,眾人衝過了第一重廢墟院子。

嗵嗵嗵……

地麵忽然發出一陣陣驚人的震動。

眾人臉上全都湧出凝重之色。

第二重院子裏,一尊尊高約八尺,渾身散發著青綠色光芒的石頭人,從殘破的屋舍廢墟中,笨拙的走了出來。

楊錚還是首次見到石像鬼怪,忍不住仔細打量。

除了體表散發出的那些青綠色光芒,它們看起來並無什麽出奇的地方,就是寺廟裏供奉的那種光頭羅漢佛像。

隻不過,這些光頭羅漢佛像的石頭,全都是烏黑烏黑的,十分詭異。

嗡嗡的怪異聲音,從石像的身體中傳出。

楊錚用神識掃了一下,發現每尊石像鬼怪的實力都差不多,介於煉氣三四層之間。

這些石像鬼怪的數量還真不少,光是他們這邊,就足足有二十多具。

反觀暗門這邊的人手,算上楊錚在內,也不過隻有十八人,不過,除了楊錚和慕容秋外,其餘人皆是玄階以上的高手,倒也無懼這些石像鬼怪。

“趕緊解決掉這些石像鬼!裏麵還有更厲害的,速戰速決!”

慕容博觀一聲令下,眾人紛紛出手。

轟轟轟!

廢墟院子裏,瞬間爆發出激烈的戰鬥。

有人用拳腳功夫,有人使重兵器,與石像鬼怪展開了狂暴的力量對決。

這些石像鬼怪的身體全都是石頭,輕短兵器根本對它們造不成任何影響,唯有鍛體重拳或內氣施展重兵器,才能夠破壞掉它們的身體。

石像鬼怪似乎有一點點的靈智,身上會噴綠火。

那綠火極其詭異,不僅無法撲滅,而且沾染一點便有被燒死的危險。

楊錚也同一名暗門的玄階宗師聯手,正在攻擊一頭石像鬼怪。

他在石像鬼怪數米外的區域遊走不定,讓那石像鬼怪沒辦法鎖定他,那名暗門宗師,手中提著一根狼牙棒,正在正麵硬肝石像鬼怪。

他見楊錚隻在四周遊走,並不敢靠近石像鬼怪,嘴角不由浮起一抹淡淡的譏諷,心中不免嘲笑楊錚的膽小無能。

“還修仙者呢,呸,膽小如鼠,頂個屁用,真想不明白,門主為何會花大價錢請他來。”

此時,茅山符籙似乎正在起作用,那玄階宗師的身上,浮著一層淡淡的幽藍色光芒,如煙似霞,十分玄妙。

而那玄階宗師也好像吃了什麽仙丹妙藥似的,渾身力量暴漲,舞動著狼牙棒,瘋狂的砸著那石像鬼怪。

石像鬼怪身上噴出的綠火,一靠近其體表的幽藍色光芒,就直接被彈開。

這一幕,令那玄階宗師越發興奮。

“哈哈哈,茅山仙人的符籙果然厲害,這石頭鬼根本傷不了我,而且,我感覺自己的力量好像一下子暴漲好幾倍,爽啊!幹特娘的!”

類似的一幕,也在其他地方上演。

大家顯然都發現了茅山林道長的符籙神奇的一麵,一個個雙眼冒光,再也無懼那些石像鬼怪,瘋狂攻擊著,發泄著這段時間以來的鬱悶。

楊錚其實也沒閑著,試探性的祭出了一張火彈符。

噗噗噗……

一溜七八個拳頭大的火球,如飛火流星一般,砸向石像鬼怪。

那石像鬼怪動作笨拙,速度也不快,根本閃避不開。

火彈落在石像鬼怪的身上,頓時便把它身上的那層青綠色光芒給燒出了七八個大窟窿。

而燒穿了其體表的綠光之後,火彈的威能並沒有減弱多少,兀自繼續在石像鬼怪的身上燃燒著,直接在這頭石像鬼怪的身上,燒出了七八個深深的窟窿。

嘩啦啦~

在那名玄階宗師的狼牙棒瘋狂砸下後,這頭石像鬼怪便化作一地碎石。

那名玄階宗師頓時愣了一下,驚疑不定的瞥了楊錚一眼,心道,這小子有點本事啊,他的法術居然能破掉石像鬼怪的綠光,甚至還能燒壞石像鬼怪。

石像鬼怪身上的石頭之堅硬,他們可是深有體會的。

被砸的稀碎的石像鬼怪,並沒有就此死掉。

一團拳頭大小的綠色鬼火,從碎石堆中飄了出來,直接撲向了那名玄階宗師。

那名玄階宗師倒也並未顯出什麽慌亂之色,鎮定的繼續揮舞狼牙棒,砸向鬼火。

隻不過,那鬼火極為靈動,一閃一閃的,輕鬆的就避開了玄階宗師的狼牙棒攻擊,撲到了那名玄階宗師麵前。

噗!

鬼火撞到玄階宗師身上的幽藍色光芒,爆發出一道微弱的聲響。

那幽藍色光芒如同紙糊的一般,瞬間告破。

一點灰渣從那名玄階宗師身上飄落下來,卻是林道長的符籙威能耗盡,殘留下的符紙灰燼掉落了出來。

原本極度亢奮的那名玄階宗師,立刻像泄了氣的皮球,無論是力量,還是速度都減弱了不少,即便是施展出渾身解數,也無法躲避鬼火追擊了。

“啊!怎麽會這樣?這鬼火似乎比以前遇到的厲害多了!門主救命!”

眼見的鬼火撲到麵門,那名暗門的玄階宗師,終於意識到不妙,一邊掉頭飛逃,一邊大聲向慕容博觀求救。

啊!

就在他求救之時,不遠處傳來了一道淒厲慘叫聲。

卻是另一名暗門的玄階宗師,被一道鬼火撲中麵門,整個人身上瞬間燃起慘綠色的鬼火!

那人的身體血肉以肉眼可見速度,迅速消融,很快變成了一副骷髏骨架!

而更為詭異的是,那骷髏骨架的主人,似乎還沒有徹底死掉,骷髏骨架還在奔跑。

看見這一幕的那名玄階宗師,更是嚇的亡魂皆冒,不要命的向外逃去,哪裏還管什麽門主的命令?

“禦!”

就在這時,一道輕斥聲傳來。

那名玄階宗師狐疑的扭頭看了一眼,頓時瞪大了眼睛!

他此刻見到,原本自己有些鄙視的那個小子,竟不知在何時,閃到了自己身旁,並抬手向鬼火打出了一道法訣。

他隱約看見楊錚的手中微微閃爍了一道亮光。

下一刻,原本一直追著他不放的鬼火,居然如同耗子見了貓一樣,發出吱吱的叫聲,掉頭就逃。

這一幕徹底顛覆了他的認知。

他目瞪口呆的看著楊錚飛快的朝著那團鬼火追去。

他還以為自己看錯了,忍不住揉了揉眼睛,卻發現,楊錚的身影快若閃電,三兩步就追上了那鬼火,駢指朝著那團鬼火一點,那鬼火居然發出了一聲類似人類的慘叫,以肉眼可見的速度,迅速熄滅了!

“嘶!好……好厲害!”

此時,修仙者在他的心目中,形象頓時變得高大無比。

而就這一小會兒的功夫,已然有六七名暗門的宗師被鬼火撲中,化成了綠火骷髏!

更為詭異的一幕出現了!

這些綠火骷髏,竟宛如活著一般,竟然又開始攻擊暗門的人!

“不好!今日的石像鬼怪,好像全都發生了某種異變,事情有變,快退!”

慕容博觀眼見的一個個手下遇險,十分心疼,這可都是他暗門的精銳,死一個少一個,忍不住鬱悶的大吼一聲,下令眾人撤退。

場中還沒有遇險的暗門高手,並不是他們手段比其他人更厲害,仔細看的話就能發現,他們或身上有金剛罩,或身上散發著辟邪符的氣息!

來時還一臉興奮激動的慕容秋,這時候已經被嚇的臉色慘白。

就連碧清蘿也是一臉的凝重之色,在她的周圍,此時赫然聚集了五六團的慘綠鬼火。

不過,她身上有楊錚給的辟邪符,那些鬼火並不敢靠近她,但也沒有就此退去,反而始終在她的周圍漂浮遊動,似乎十分渴望撲擊她的模樣。

隨著慕容博觀下的那道命令,眾人紛紛向外飛快的退去。

楊錚在滅了那團鬼火以後,也是毫不遲疑,跟著眾人退走。

而那些化作了綠火骷髏的人,此時居然十分有靈智的追了出來。

眾人跟著慕容博觀,瘋狂的朝著林道長的法壇方向退去。

柳川他們那邊,顯然也遇到了同樣的情況,慘叫聲此起彼伏的響著。

他們那邊已經多了十幾個綠火骷髏在追殺他們,隔著老遠都能聽到柳川那氣急敗壞、暴跳如雷的咒罵聲。

眾人很快退到了法壇附近。

慕容博觀臉色十分難看的衝到林道長跟前,用手指著後麵追來的綠火骷髏,大聲質問道:“道長,你不是說,隻要做法,就能收服裏麵的邪祟鬼怪麽?為什麽?!為什麽會這樣?”

哪料那林道長此刻卻一臉淡然,嘴角邊甚至還掛著一絲若有似無的笑意,淡淡的道:“無妨,諸位且靠後,看貧道收服這些鬼怪。”

不知是不是錯覺,楊錚發現,那林道長臉上,方才似乎閃過一絲遺憾之色。

而另一邊,碧清蘿似乎明白了什麽,大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林道長,腳下悄無聲息的運轉清風訣,來到了楊錚附近。

“這老家夥沒安好心,小心點。”

一道微不可查的神識傳音,落入楊錚耳中。

楊錚不動聲色的再次看了一眼那林道長。

慕容博觀雖然十分憤怒,卻也不便再發作,隻好帶著餘下的七八人,遠遠退開。

那七八個綠火骷髏,很快衝到了法壇附近。

還沒等他們有進一步的行動,卻見那林道長的手中,不知何時,已然多了一枚巴掌大小的黃銅小鍾。

隻見林道長抬手一搖,那黃銅小鍾頓時發出“當當當”的清脆聲音。

隨著他的動作,詭異的一幕出現了!

那七八個綠火骷髏,聽到小鍾的聲音後,瞬間發出吱吱的慘叫!

緊接著,其骷髏頭顱上燃燒著的慘綠鬼火中,竟漸漸出現了一些幽藍色的火苗。

兩種不同的火苗,仿佛對手一般,開始在鬼火骷髏頭顱上,展開了某種爭奪。

而這一過程中,骷髏頭中,不斷有吱吱的慘叫聲傳出。

林道長口中念念有詞,手裏的小鍾搖的越發急促。

急促的鍾聲,仿佛是某種戰鼓指令一般,竟令的那些骷髏頭上的幽藍色火苗,越來越壯大,不斷蠶食著骷髏頭顱上的綠火區域。

到了後來,慘叫聲漸漸減弱,直至最終消失。

那些骷髏頭上的慘綠鬼火也徹底不見了,取而代之的是幽藍色的鬼火,緊接著,其身上的火焰也跟著化作了淡淡的幽藍色火焰!

前後不過半刻鍾的功夫,這七八個慘綠鬼火骷髏,已然全都變成了幽藍鬼火骷髏!

“敕!”

林道長繼續搖著手裏的小鍾,手中的法劍向那些鬼火骷髏一指。

七八道靈光從其手中的桃木法劍中激射而出,分別沒入了那七八個鬼火骷髏頭顱中。

那七八個鬼火骷髏,身體先是一僵,緊接著便如同得了命令的士兵一樣,抖動了一番後,就整齊的站成了一排。

這一幕,早把眾人驚得目瞪口呆,手足冰涼,茫然無措。

慕容博觀臉色變得異常難看,整個人渾身發冷。

此時此刻,他哪裏還能不明白,自己這分明就是上了林道長的當!

這茅山的林道長,壓根就沒想過要幫他,其出麵的目的,不過就是想要借著自己的手,煉出一支鬼火骷髏傀儡兵!

以前他聽人談及茅山道術,得知他們有一樁煉屍的法術手段,還以為是專門煉製僵屍一類的傀儡,但他現在知道,自己錯了,錯的離譜。

他自以為自己已經足夠了解修仙者了,現在看來,自己還是太天真,太自大了!

修仙者是什麽人?

那可是真正懂得仙人法術的修仙之人,其掌握的手段,豈是自己一個凡人能揣度的?

慕容博觀很想上前大聲質問林道長,為什麽要如此坑自己。

但是,他發現,自己現在滿嘴苦澀,一個字都說不出來。

且不說這七八名新被林道長煉化收服的鬼火骷髏傀儡,單隻一個林道長,恐怕也足以滅了他整個暗門!

發生了今天這件事兒後,他可不會再天真的以為,碧清蘿是自己女兒的師父,就會出麵幫自己抵擋這林道長。

修仙者的心思,他已經不敢再猜了。

而看林道長這番表現,隻怕普通凡人在修仙者眼中,跟螻蟻也沒什麽區別。

這一幕給慕容秋帶來的震撼同樣也是顛覆性的。

此時,她臉色蒼白如紙,心疼的看了一眼父親那漸漸佝僂的背影,又悄悄看向了自己的師父一眼,猶豫著,悄悄挪到了師父的旁邊。

“師父,為什麽?為什麽會這樣?”

慕容秋失魂落魄的小聲向碧清蘿問道。

“小秋,有些事情,為師其實早告訴過你了。”

碧清蘿淡淡的說道。

此時,那林道長的目光,淡淡的掃向了慕容博觀和他身後的一眾宗師武者。

被他目光所及,眾人無不麵色大變,驚慌失措的低下頭,紛紛嚇的後退了好幾步。

如今這些人已然明白,他們和修仙者之間真正的差距,同樣也明白,在林道長的心目中,他們隻怕早已淪為跟那些鬼火骷髏一樣的煉屍工具。

“門主?”

眾人紛紛看向慕容博觀。

慕容博觀深吸了一口氣,先看了一眼碧清蘿,見碧清蘿一副冰冷漠然的神情,似乎對眼前的一切都毫不在意,更沒有任何出手的打算。

他的神色變得極度蕭索。

“林道長,你,你想怎樣?”

“慕容門主,你不是想進去挖掘秘籍麽?何必明知故問?現在時間尚早,繼續動手吧。放心,這一次,貧道跟你們一起進去。”

林道長淡淡的笑道。

但是,在眾人眼中,他這番話卻無異於催命符,而他那淡淡的笑容,也變得異常猙獰恐怖!

“不!門主,我不進去,我死也不會進去!”

一名暗門的玄階宗師,終於受不了這般恐怖壓抑的氣氛,崩潰的大叫著,掉頭飛逃。

有了第一個,就有第二個。

瞬間,三四道身影跟著掉頭飛逃。

慕容博觀痛苦的閉上了眼睛,心中一片悲涼。

他知道,暗門完了……

“哼!”

那林道長冷哼一聲,輕輕搖了搖手裏的黃銅小鍾。

原本靜靜站在一旁的鬼火骷髏,瞬間像是得到了某種指令,飛快的追了上去。

而後,他自己也是在地上一跺腳,整個人化作一道靈光,追了過去。

慘叫聲隨後從山野間傳來。

隱約還能見到一道道黃光破滅閃爍的一幕,那是他們身上的金剛符被破造成的異象。

看到這一幕的楊錚,心中同樣也是一陣凜然。

他再次看了一眼旁邊的碧清蘿一眼。

“碧仙子,如今你有什麽打算?”

楊錚很清楚,不管他想不想,都被卷入了這場爭鬥的漩渦中,無論如何,眼下他都沒有了退路,想要活命,必須要想盡一切辦法。

那林道長可不會管他是不是小公爺,若是想殺他的話,肯定會毫不猶豫的動手。

目前他必須要先依靠碧清蘿穩住林道長,然後才有機會圖謀如何保命脫身。

至於無量壽佛寺的佛門煉體術,還是算了吧,有命活著,再談其他。
給我留言 - 最新更新 - 百度地圖 - 網站地圖 - RSS訂閱
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,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,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