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章:禦靈牌,茅山道術(大章求推)
loading...
要知道,一旦此事為真的話,一旦那“無量舍利子”真出現了,他們四個煉氣後期的高手為了得到此寶,還不得大打出手?

到時候他一個小小煉氣二層的修士,恐怕受點鬥法的餘波,就可能丟掉了小命!

“除了無量舍利子外,還有其他什麽寶物麽?”

楊錚的心情陰鬱了不少,思索片刻後,再次看向碧清蘿。

無量舍利子那等寶物,即便真出現在這裏,也跟自己沒關係。

他可不認為自己有搶到手的可能。

更何況,即便此物真被他僥幸得到,他也沒能力持有。

畢竟,一旦消息泄露,恐怕整個九州的修仙者都會來追殺他。

碧清蘿似乎猜到了楊錚的心思,沉吟道:“無量壽佛寺最值得稱道的功法是鍛體術。這個鍛體術,並非武道修煉者的鍛體術那麽簡單,乃是真正的佛門鍛體術,據說能夠借助天地靈氣灌體進行修煉。”

聽到這話,楊錚頓時意動了。

他曾問過楊大海,九州的武道鍛體術,修煉到極致,是否真能達到長生久視之能。

楊大海的答案是否定的,他曾感慨的說,武道鍛體術修煉到極致,雖然也能擁有超凡通神之力,但凡人終究隻是凡人,即便獲得了通神之力,壽元或許要比普通人多上幾十年,甚至百年,但也僅此而已。

縱觀九州曆史,還沒聽說過哪個武道強者,能夠活過二百歲。

更沒有聽說哪個武道強者,能夠打破仙凡桎梏,由凡而仙。

沒有靈根的人,即便走到武道的盡頭,也終究隻是凡人,沒有任何希望成為仙人。

修仙者始終能擁有如此超然的地位,不是沒有原因的。

楊家的鍛體術固然不錯,但終究也隻是凡人武道,如果能夠弄到修仙者的煉體術,或許對自己的巫道煉體術,也會有一定的助益。

“我聽說,九州之內,數百年前曾發生過一件大事,正是因為此事,才導致了九州修仙界和武道一起沒落,碧仙子知道其中的內情嗎?”

楊錚沉吟著問道。

碧清蘿搖了搖螓首道:“貧道也不清楚。而且,即便是上三門的修士,也未必清楚。這件事被傳的十分邪門,不知因何之故,也沒誰敢去探究其根源。貧道勸你也最好不要過於關注,否則未必有什麽好結果。”

楊錚搖了搖頭,甩開了某些不切實際的想法。

“仙子邀請我單獨來,想必不僅僅隻是想要獲得一些信息吧?何不開誠布公,誠心的談一談?”

“讀書人的心眼就是活泛。”

碧清蘿訝然感慨了一句,接著道:“不錯,貧道的確另有打算。別人或許沒什麽感覺,但貧道卻有種直覺,你一定有辦法可以抵擋,甚至對付寺內的那些詭異之物。”

“嗬嗬。”

楊錚不置可否的笑笑。

“仙子太高看我了,我還真有些受寵若驚。”

碧清蘿似乎已經習慣了楊錚的態度,並未理會楊錚的謙虛,繼續說著自己的打算。

“貧道手中有一件特殊的製符材料,也或者說是一件半成品法器。若是楊公子能幫忙在這件材料上,銘刻一道辟邪符的符文,貧道便答應相助公子奪取寺內的煉體術功法。”

“哦?可否讓我看看是什麽材料?”楊錚好奇的道。

碧清蘿伸手從袖中掏了一下,一枚巴掌大小的泛黃玉牌便出現在了其手中。

她把玉牌遞給了楊錚。

楊錚拿起玉牌,放出神識小心的在玉牌上掃了掃,吃驚道:“這是由‘幽靈玉’煉製的法器符牌?!你之前去幽山,莫非就是尋找此物的?”

碧清蘿清冷的俏臉上,再次浮現出吃驚之色。

她還真沒有料到,楊錚不僅認識此物,居然還能憑一些隻言片語,就推斷出了此物的具體來曆,不由對他的見識和心智,更為驚歎。

“不錯。”她微微頷首,大方的承認了此事。

去年她孤身前往幽山一帶,的確就是為了尋找“幽靈玉”的。

“幽靈玉”因其產出的地點十分特殊,因此是一種極為特殊的煉器材料,不僅可以用來煉製玉符法器,還能夠煉製禦靈牌。

她因機緣巧合,得到了一些煉器傳承,因此對於煉器的知識,知道的甚至比某些擅長煉器的上三門修仙者還多。

她手裏的這塊玉牌,其實已經被她煉成了禦靈牌,但眼下既然在這裏再次遇到“食夢螟蟲”,為了防止再次被其所傷,才不得不另做選擇。

“這塊玉牌,既然已被煉製成了禦靈牌,若是改成法器玉符的話,豈不是浪費了?”

楊錚頗為可惜的看著手裏的玉牌,向碧清蘿道。

在他所得到的巫道傳承裏,自然也有禦靈牌的煉製之法,是以一眼就認了出來。

“那也沒辦法。如今既然遇到了此事,貧道若想要在此次舍利子的爭奪中占得先機,不得不如此選擇了。”

碧清蘿也是一臉遺憾的道。

如果真有其他選擇,她也不會做此決定了。畢竟,禦靈牌可是擁有封禁之能的法器。

“你手裏還有多餘的‘幽靈玉’麽?”

楊錚忍不住問道。

作為一名巫道修煉者,在遇到了如此好的禦靈牌後,又豈能舍得看它被糟蹋成法器玉符?

若是他手裏有這樣一塊禦靈牌的話,到是真不用再懼怕那“食夢螟蟲”,甚至還有一定的幾率,可以把此蟲降服,封印在這塊禦靈牌內,並慢慢把它煉化為自己的鬼靈蟲。

碧清蘿苦笑著搖了搖頭,“為了得到這一塊‘幽靈玉’,貧道甚至差點把小命都搭進去了。能得到這麽大一塊,已是十分僥幸,人不能太貪心。”

她的這番話,楊錚到是毫不懷疑。

“幽靈玉”產自幽靈之地,也就是有大量幽靈存在的地方。

這樣的地方,一般要麽是專門屠殺俘虜的萬人坑,要麽是古戰場。

那種地方,陰冥之氣非常重,尋常人若是踏入其間,眨眼睛的功夫就可能被陰冥之氣侵襲而徹底瘋掉,就是修仙者進入其內,若是被裏麵的幽靈纏上,也可能神魂受到極重創傷,最終走火入魔,死於非命。

楊錚把玩著手裏的禦靈牌,猶豫良久,才咬牙取出一張符籙,道:“你看這張符籙如何?”

碧清蘿訝然的看了一眼楊錚手裏的符籙,神識一掃之下,很快認出,這是一張辟邪符,而且還是一張上品的辟邪符!

“上次的那些材料,你竟然煉製出了兩張一級上品的符籙?!”

她一眼就認出,煉製此符的材料,正是自己上次提供給楊錚的那些材料。

碧清蘿實在有點無語,她發現,楊錚年紀不大,還是個讀書人,但臉皮居然這麽厚。自己之前可真是有點太小瞧他了。

這家夥簡直就是個人精啊。

楊錚略有些尷尬的點了點頭。

那些材料都是碧清蘿提供的,結果自己成功煉製出了四張符籙,卻隻給了人家一張,現在自己還想用墨下的另一張符,換人家手裏的法器,楊錚也感覺十分不好意思。

但實在沒辦法,他對這塊禦靈牌實在是太喜歡了,而且自己也拿不出其他更好的東西,隻好厚著臉皮拿出了這張符籙。

“你老實說,你到底用貧道提供的那些材料,煉製出了幾張符籙?”

“就兩張……好吧,其實是三張,還有一張中品辟邪符。”

楊錚本想咬死說隻有兩張,但碧清蘿哪裏信他,一雙妙目沒好氣的死死盯著他,頓時令他隻能幹笑著又多說了一張。

說著,他又取出了另一張中品的辟邪符。

“就隻有三張。想必仙子也知道,高品質符籙的成功率有多低吧?”

“真沒了?”

碧清蘿還是一臉的不信。

“真沒了!”

這次楊錚打死也不會在承認,他還有一張上品神行符。

“兩張符都給貧道,另外,你再拿些普通品質的符籙來,禦靈牌就是你的了。”

碧清蘿也的確是非常需要能夠抵擋“食夢螟蟲”的符籙,否則的話,她還真舍不得換。

畢竟,禦靈牌可是中級法器,可惜她的煉器手法還是差了點,否則完全可以把它練成高級法器,那“幽靈玉”可是實打實的一階高級煉器材料。

“好吧。”

楊錚頓時大喜,他還真有點意外,沒想到碧清蘿肯舍得放棄禦靈牌。

他隨即又取出了一疊符籙,共計有十二張。

辟邪符,金剛符,安神符和火彈符各四張,遞給了碧清蘿。

碧清蘿倒抽涼氣的道:“你居然連攻擊類的符籙都能煉製出來了?!”

“僥幸,僥幸而已。”

楊錚幹笑幾聲道。

他其實原本並沒打算拿火彈符出來,隻打算給碧清蘿另外的三種符籙。

但是經過仔細衡量後,決定還是拿出火彈符。

畢竟,如果兩人真達成了合作的協議,那麽接下來一旦遇到危險,自己勢必會動用火彈符,屆時就不好解釋了,會給碧清蘿心裏留下疙瘩,造成不必要的隔閡,於合作不利。

與其如此,還不如幹脆點,提前放出火彈符。

碧清蘿現在已經有點分不清楊錚哪句話是真,哪句話是假,越來越感覺眼前這小子,就是個小狐狸,不由沒好氣的白了她一眼,收起了這十二張符籙。

有了這些符籙,在接下來的爭鬥中,她可以節省不少法力,加大爭奪取勝的把握,也就不好再多說什麽了。

兩人完成了交易,也就沒再多聊,各懷心思的返回營帳。

動手的時間既然確定在今晚,楊錚自然也要抓緊時間,趕緊煉化了手裏的禦靈牌。

這東西可是接下來保命的關鍵,他可不敢有任何鬆懈。

盤坐在地毯上,楊錚很快進入到狀態中,神識探出,罩定了禦靈牌,再次仔細的檢查了起來。

這塊禦靈牌的材料可著實不壞,不過,煉製的手法還是有些瑕疵。

但楊錚此前從未涉獵過煉器,盡管腦子裏的傳承不少,眼前卻也沒時間讓他參悟,更不可能有時間對這禦靈牌再做什麽改動。

他唯一能做的,就是煉化此牌,並想辦法再在裏麵銘刻一枚禦靈靈紋。

此靈紋楊錚雖然還沒有領悟掌握,但是比葫蘆畫瓢,用神識把它直接從巫門道符裏照搬出來,銘印在禦靈牌中,還是能夠做到的。

時間悄然流逝,轉眼間夜幕已然降臨。

外麵傳來了陣陣獸吼之聲,隱約還能聽到一陣陣沉悶無比的腳步聲。

此時,帳篷內的楊錚,臉色看起來相當蒼白。

這是神識消耗過度的現象。

在用了將近三個時辰的時間後,他總算是成功的把禦靈靈紋,銘印在了禦靈牌內,並順利的初步煉化了這塊禦靈牌。

可惜此禦靈牌內部的禁錮空間雖然不小,但卻隻有一枚禦靈靈紋,隻能禁錮一隻鬼靈為己所用。

當然了,用它來抓捕其他的鬼靈,封印在禦靈牌中,還是可以做到的。

煉化完此禦靈牌後,楊錚稍事休息了片刻,然後咬破食指,滴了幾滴鮮血在禦靈牌上。

禦靈牌上亮起了淡淡的黃色光芒,宛如活物一般,開始吸收楊錚的精血。

片刻後,禦靈牌上的黃色光芒,漸漸化為了玄色,而整個禦靈牌,也跟著變成了暗紅色,成了一塊血玉一樣的牌子。

一股血脈相連之感,瞬間從禦靈牌傳入楊錚的心裏。

“成了!”

楊錚驚喜莫名。

不過,他立刻收拾心情,並也把禦靈牌隨即收入懷內,然後盤膝打坐,修煉起了巫靈術,恢複著幾近枯竭的神識。

……

時間一晃,子時將至。

帳篷內的楊錚,豁然從修煉中醒轉。

神識雖然尚未徹底恢複,但也有了七八成。

他起身走出了營帳,在帳外活動了一下酸麻的筋骨手腳。

“楊公子!你終於出來了。”

一道悅耳動聽的聲音傳來,接著,一道苗條妖嬈的身影出現在楊錚麵前。

“要動手做法了麽?裏麵的情況現在怎麽樣了?”

來人自然是慕容秋,楊錚看了她一眼,見此女俏臉上寫滿緊張與興奮,不由暗暗搖了搖頭。

她恐怕還不清楚接下來要麵對什麽,以為有了四個煉氣後期的修仙者,就能徹底搞定裏麵的那些詭異之物,太天真了。

“嗯,是要開始做法了。裏麵的情況還好,就是先前天剛黑下來的時候,原本消失的那些石像鬼怪,又跑出來遊蕩了。不過,有師父他們,那些鬼怪都被打跑了。”

慕容秋語氣十分輕快的說道。

“哦,沒有蟲子出來作怪嗎?”

楊錚隨口問了一句。

“沒有。”慕容秋搖了搖頭。

“走,咱們去看天師們做法去。茅山道術啊,我可是仰慕已久了。”

楊錚嗬嗬一笑,施展出神行術,向廢墟邊緣的某個方向不疾不徐的趕去。

慕容秋跟在楊錚一旁,與其並肩而行,臉上則掛著一絲淡淡的微笑。

“聽師父說,你已經能煉製攻擊符籙了?”

“是啊。對了,這幾張符送你。”

楊錚取出早準備好的六張符籙,辟邪符,金剛符和火彈符各兩張。

若無慕容秋,他也不可能受邀來此,怎麽說也得表示一下感謝。

“啊?這……你,你真送我?”

慕容秋顯然沒料到楊錚會送給她符籙,又驚又喜,一臉的不知所措。

“其實早想送你了,隻不過先前人多,而我的符籙有限,不好拿出來。”

楊錚笑了笑,直接抓住慕容秋的一隻小手,把符塞進她手中。

還別說,這小美女的手又白又嫩,柔若無骨,拿在手裏滑嫩無比。

“啊!”慕容秋又低低的輕呼一聲,俏臉頓時變得殷紅如血。

小手抽也不是,不抽也不是,整個人頓時呆在了那裏。

楊錚心裏其實還真沒其他齷蹉想法,純粹是習慣使然,但看到慕容秋的反應,頓時反應過來,現在這裏可不是地球,男女關係還沒開放到可以隨意握手的程度。

他趕緊收回自己的手,歉然道:“十分抱歉。咱們趕緊走吧。”

慕容秋輕輕嗯了一聲,低頭跟在楊錚身後,腳下變得十分輕快。

片刻功夫,兩人來到了林道長所築的法壇附近。

此時,慕容博觀等人,皆早已匯聚在此,人人手裏拿著一個火把,把法壇附近照的十分明亮,足可讓人看清楚周圍的景象。

林道長此刻手執桃木法劍,腳踏天罡北鬥七星步法,口中念念有詞,已經開始在做法了。

楊錚好奇的看著這一切。

他的目光先看向了林道長所築的法壇上。

那法壇整個全都是用某種特殊石料和木料建造而成,形如一個供桌,高寬各三尺,長五尺,其上擺放著三清道祖法相,茅山祖師法相,以及一應做法所用的火燭燃香等物。

此時,法壇上的香爐中,已經點起了三炷靈香,絲絲縷縷縹緲的靈煙,升騰而起,凝而不散,漂浮在法壇上方。

隨著林道長手中法劍的舞動,以及其口中念念有詞的禱告,那些靈煙不斷的變幻著形態。

眾人皆垂手而立,肅然站在法壇後方,靜靜看著林道長做法。

“敕敕洋洋,日出東方,吾賜靈符,普掃不祥……降伏妖魔死者,化為吉祥,太上老君吾吉吉如律令!!!”

隨著一道驅邪煞咒念動而出,漂浮在空中的靈煙,迅速顯化為一個個的符文。

林道長一把抓起桌子上的符筆,在墨盒中沾了一下,飛快畫符。

空中的靈煙所化符文頓時如同活了一般,飄向一張張符籙。

下一刻,一張張蘊含特殊法力威能的符籙,居然就這麽繪製成功了!

楊錚在一旁看的目瞪口呆!

“茅山道術還真是牛啊,這畫符的效率,可比我高多了!”

數十張靈符,不過片刻的功夫,便被林道長繪製完畢。

畫完靈符,林道長一甩手,把符籙丟給了慕容博觀。

“你等且去斬妖除魔,貧道現在繼續做法,為爾等請下神靈護佑安全!”

慕容博觀大喜,接了符籙,人手一張的派發下去。

連楊錚也有幸得到了一張,然後懵然跟著人群,也朝古刹廢墟中飛快走去。

楊錚邊走邊放出神識,研究著手裏的這張茅山符籙。

在神識的感應中,此符之內的靈性氣息,十分微弱,不過法力氣息卻是頗為的渾厚。

從符籙上散發出的威能來看,此符跟他的辟邪符有著類似的功效,都是驅邪的。

但茅山符籙似乎另有不同之處,但具體不同在何處,他也說不出個所以然。

當然了,此符的品階嘛,自然不高,還不到一級下品,也就是偽靈符的水準。

但饒是如此,也足以令楊錚震驚不已,隨手就是數十張偽靈符,這茅山道術,還真有些不一般呐。
給我留言 - 最新更新 - 百度地圖 - 網站地圖 - RSS訂閱
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,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,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