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章:無量舍利子
loading...
時間到了當日下午,營地外傳來一陣動靜。

楊錚正好剛剛修煉完畢,聽到動靜,掀開帳篷的門簾走了出來。

兩名穿著青灰色八卦道袍的修士,先後從兩個不同的方向,向營帳這邊飛行而來。

其中一人年約三十許,腳踏飛劍,身姿瀟灑不羈;另一人身背桃木法劍,腳踏一團雲氣,二人幾乎無分先後的落在了營帳外。

柳川和慕容博觀等人似早得了消息,此時皆在營帳外等候著。

見到這兩位道人施展法術飛行過來,眾人臉上皆露出喜色。

楊錚走向慕容博觀的陣營,在慕容夏和慕容秋兄妹二人身邊站定,好奇的打量著從半空落下的兩名道長。

他猜測那腳踏飛劍的應該就是龍虎山的天師王道全了,另一個背著桃木法劍的,想必是茅山的林道長。

楊錚現在境界雖低,但巫靈境界已經達到了後期,能夠通過神識強弱,大致的判斷出對方的修為。

龍虎山的王天師應是煉氣九層巔峰,茅山的那位林道長也是九層,不過法力氣息要比王天師弱了一些,但神識明顯要比對方強。

二人落地時,柳川和慕容博觀等人紛紛迎了上去。

“林仙師,情況怎麽樣?”

慕容博觀帶著眾人簇擁在林仙師周圍,滿臉期待的向其探問道。

這位出身茅山的林道長,年約四十許,修著三綹長須,個子不高,隻有一米七左右,身材十分精瘦,不過雙眸炯炯有神,開闔間仿佛有靈光不斷在流轉。

他捋須笑了笑,一臉自信的道:“已經布置完畢,隻待今夜子時一到,貧道便可做法,收了此地的鬼怪邪魅。”

聞聽此言,慕容博觀頓時大喜,其餘暗門高層一個個也是喜形於色。

柳川那邊的情形也差不多。

兩邊的另外兩位煉氣後期修仙者,對這二人的本領似乎也頗為信任,聞言同樣露出了驚喜之色。

看起來,一切順利的話,今夜就能進入無量壽佛寺挖掘寶藏了。

雙方都開始安排人手,準備工具,打算要在今夜兩位道長做法完畢後動手。

楊錚不動聲色的看著眾人,心裏卻絲毫沒有任何興奮之意。

在確認了這裏的情況後,他對這兩位道長的布置,並不看好。

最大的危險根本就不是那些石像鬼怪,而是“食夢螟蟲”和那數十隻變異怪蟲首領。

但楊錚並不打算把這些情況告知慕容博觀等人。

江湖險惡,人心叵測,誰知道這些人一個個究竟打著什麽主意?

而且,他也沒辦法向別人解釋,自己為何會知道那些。

“你就是楊錚楊公子?”

林道長與慕容博觀交流幾句後,目光就看向了一臉沉思之色的楊錚。

“不錯。晚輩楊錚,見過林前輩。”

楊錚向林道長拱了拱手,見了一禮。

對方無論是年紀,還是修為都比自己高,且還來自上三門的茅山派,楊錚自不敢托大。

林道長上下打量了楊錚幾眼後,臉上浮現出一些古怪之色。

以他的修為和手段,自然一眼就看出了楊錚的修為底細,以及天賦資質。

說實話,他還真有些不解。

區區廢靈根的資質,居然也能入道?他是相當的好奇,真不知是哪個不開眼的散修,居然肯收這樣的人做弟子。

“不知楊公子師從何人?據貧道所知,上三門內有符籙傳承的,不過區區三派,江湖上,也沒聽說哪位道友擅長製符。你製作的靈符可著實不壞,貧道還真有些好奇啊,不知究竟是哪位道友,還有這樣的手段。”

林道長說話非常的直接,初次見麵就探問別人的底細,可是十分不禮貌的,但他好像一點也不在意,也不知是太托大,還是情商低。

畢竟,看這位林道長的神色十分坦然,語氣也頗為誠懇,似乎不像是倨傲之輩。

“抱歉,家師不慕虛名,不喜歡別人探問他的事情,晚輩也不敢多言其事。”

楊錚歉意的向林道長笑了笑,委婉的拒絕了林道長的探問。

林道長不以為意的笑了笑,道:“無妨,貧道也不好虛名。這次受慕容門主之邀前來,其實更多的還是對這裏出現的鬼怪感興趣,至於其他的東西,貧道還真沒興趣。”

茅山派傳承悠久,門派中並不缺乏各種修煉的功法,如此說也無可厚非。

畢竟,這裏是佛門古刹,即便真有什麽寶物,也並不一定適合道門的修士使用。

“前輩高風,晚輩佩服。”

楊錚恭維了他一句。

林道長眯著眼,捋須怡然一笑,頗有前輩高人的風範。

“忙了兩天,貧道也有些乏了,你們聊。”

說著,這位道長徑直的進了自己的帳篷。

不過十幾息的功夫,裏麵就傳出如雷的鼾聲。

楊錚和慕容秋等人頓時麵麵相覷,慕容博觀等暗門高手,對此似乎並不覺的意外,各自忙碌而去。

“楊公子,可否方便借一步說話?”

楊錚正打算在四周轉轉,耳邊忽然傳來一道微不可查的神識之音。

他愣了一下,看向碧清蘿。

碧清蘿罕見的向他笑了一下,那笑容明媚之極。

楊錚訝然的點了點頭。

碧清蘿再次衝他神秘一笑,但很快又收斂了笑容。

因為,旁邊的慕容夏,不知什麽時候,居然正一臉癡迷的看著碧清蘿,並向她發出邀請。

“碧仙子,不知你現在可有時間?小生有些事情想向你請教。”

碧清蘿神色瞬間恢複冰冷漠然的樣子,仿佛從未曾笑過,她冷淡的搖了搖頭,毫不猶豫的拒絕了慕容夏的邀約。

“郡丞大人請自重。貧道現在很忙,可沒什麽空閑浪費時間。”

慕容夏頓時一臉失落和悵然的轉身離開。

這一幕,令楊錚的三觀受到了極大的刺激。

什麽情況?

難道慕容夏對碧清蘿有想法?

慕容秋微不可查的歎息了一聲,見楊錚一臉八卦的看向他,頓時無語的苦笑著搖了搖頭,表示自己也不清楚是怎麽回事兒。

碧清蘿拒絕了慕容夏後,一臉冰冷之色的轉身向西邊一處山峰上飛身而去。

楊錚看了慕容秋一眼,也跟著走了過去。

片刻後。

楊錚和碧清蘿的身影出現在了一座無名孤峰上。

從這裏向下看去,整個古刹廢墟盡收眼底。

此時正是下午,除了時不時能聽到下方傳來的野獸吼叫,周圍一片清幽靜謐。

楊錚此時已經回過味兒來,心中不由一陣苦澀。

自己方才居然毫不知情的著了碧清蘿的道,被他探出了底細。

神識傳音的手段,對於修仙者而言,其實算不得什麽事兒,隻要達到煉氣期後期,凝出神識就能自然而然的學會。

但是,自己現在的修為隻有煉氣二層,卻能夠準確的捕捉到碧清蘿試探性的傳音,這已經明白無誤的告訴碧清蘿,自己也凝出了神識。

“楊公子,你的師承怕是大有來頭吧?”

碧清蘿一臉好奇的看著楊錚,淡淡的開口說道。

“碧仙子的心機也很了不得啊,佩服,佩服!”

楊錚頗感無奈,鬱悶的譏諷了她一句。

碧清蘿不以為意的笑了笑,麵上隨即浮現出一絲淒涼之意。

“公子乃是有傳承的仙門弟子,豈能明白我等散修的苦處?貧道飄零江湖十幾載,輾轉周旋於各種危險漩渦之中,若還是心思單純之人,公子覺得貧道還能活到現在嗎?”

楊錚無言以對,更不知這話該怎麽接,索性沉默的看著碧清蘿,看看她究竟在耍什麽花樣,叫自己單獨過來,又為的是什麽。

見楊錚這副模樣,碧清蘿也是頗為無奈,隻好主動的繼續開口探問。

“楊公子,貧道見你今日在聽了慕容門主的一席話後,似乎頗有想法?”

“我一個煉氣二層的小修士,能有什麽想法?碧仙子肯定看錯了。”

楊錚搖了搖頭,並不上當。

碧清蘿皺了皺眉,頗有些無語,索性厚著臉皮,繼續尬聊。

“貧道先前的傷勢,多虧了楊公子那張符籙,今日請公子單獨過來,正是想向公子當麵道謝。”

“不用客氣。公平交易,沒什麽可謝的。”

楊錚拍了拍背上的劍匣,淡淡的道。

碧清蘿秀眉微微蹙起,神色幽幽的看著楊錚。

難得見這冰冷的秀麗美女道士露出如此表情,楊錚索性雙手抱臂,在一旁恣意欣賞。

雖然碧清蘿年紀稍微大了點,但這個年紀放在地球那個世界,卻是一個女人最成熟,風韻最好的年紀,況且此女也的確長得非常美,尤其是那來自骨子裏的冰冷氣質,對渴望征服的雄性有極大的吸引力。

說實話,她無論是笑起來的時候,還是鬱悶的時候,都有種別樣的魅力。

當然了,楊錚對她並沒有多少想法。

他隻是不喜歡被人算計而已,所以著了道後,才想要戲弄一下碧清蘿。

楊錚自然能看出,碧清蘿單獨約自己出來,肯定是有事情要說的,他其實也很想知道,碧清蘿究竟是怎麽受的傷。

他猜測或許碧清蘿的傷跟那“食夢螟蟲”有關。

“楊公子,你到底想怎樣?”

碧清蘿本就是個冷性子的人,按照地球人的說法,她應該有社交恐懼症,屬於悶罐子,或許並不擅長在言語上與人交鋒。

“仙子搞錯了吧?現在不是我想怎樣,而是你想怎樣。”

楊錚玩味的笑著道。

“貧道,貧道想公子幫我!”

碧清蘿幾乎是下意識的脫口而出,道出了自己的心思。

“仙子,你在開玩笑吧?你一個煉氣後期的修仙者,有什麽需要我這個煉氣初期小修士幫忙的?”

楊錚神色古怪的看著碧清蘿。

總算是出了一口被耍弄的惡氣,看著現在被自己一步步逼得快失去方寸的冷美人道士碧清蘿,楊錚心中多少有點得意。

“楊公子又何必捉弄貧道?貧道就實話說了吧,其實,貧道此前的傷勢,並不是與人交手所致,而是遇到了跟王天師那兩個煉氣初期弟子類似的情況。”

碧清蘿幽幽歎息了一聲,終於說出了自己的秘密。

“去年三月,貧道外出尋訪一樣靈物,一天夜間,途經冀州幽山一帶時,錯過了宿頭,隻得在荒郊露宿。其間,貧道修煉時,竟直接沉睡了過去,並做了一個很長很奇怪的夢。

夢中,貧道見到一隻奇大無比的慘碧妖蟲,瘋狂吞噬貧道的夢境,甚至還要吞噬貧道的神魂!大驚之下,貧道強行動用了一門禁術,斬斷夢境,才僥幸脫身,但醒來後,卻發現自己神魂受了重創,神識所剩無幾。

無奈下,貧道怕遭遇其他不測,便用秘術給小秋傳了一道訊息,然後動用了本命心法,掘地為墓,冰封了身體,沉入地下。

好在小秋接到訊息後,飛快帶人趕赴幽山,把貧道挖出,帶回襄陽。後來的事情,楊公子想必都已知曉,就不用貧道再贅述了吧?”

楊錚也沒料到,碧清蘿竟然還有如此離奇的遭遇,不由嘖嘖稱奇。

不過,從她的話中,楊錚也聽出了不少更為有意思的信息。

這碧清蘿雖是一介散修,但保命的手段還真不少。

那“食夢螟蟲”的厲害,隻怕沒人比楊錚更清楚,但碧清蘿在遭受了它的襲擊後,居然能夠自斬夢境,脫身而出,且還能冰封自己,等待救援。

此種手段,聽在楊錚耳中,就好像在聽一段傳奇故事一樣。

楊錚現在對碧清蘿還真有些刮目相看了。

“楊公子,你就沒什麽想說的嗎?”

碧清蘿幽幽道。

她說了這麽多,無非就是想要從楊錚這裏得到一些有用的信息,哪料到,楊錚聽了她這番話,居然依舊沉默不語,便不由有些羞惱。

這可是她最大的秘密,即便是對自己的弟子,她都從未提起過,現在卻向一個才認識不久的男子坦露。

楊錚摩挲著下巴,目光警惕的掃視了周圍幾眼,神識也微不可查的外放而出,探查著周圍。

“放心吧,貧道早檢查過這裏,而且也在周圍布置了一些特別的感應手段,若是有人闖入貧道布置的警戒範圍,立刻就能被貧道察覺。”

碧清蘿有些驚喜的輕聲說道。

“那東西叫‘食夢螟蟲’,別問我為什麽知道,我沒辦法跟你解釋,我就是知道。對於那東西的攻擊手段,我現在也沒有任何辦法對付。”

楊錚壓低聲音開口道。

他見碧清蘿聽到“食夢螟蟲”這個名字的時候,頓時露出欲言又止之色,便立刻擺手阻止了她發問。

“這廢墟下麵,也有那東西。搞不好,這一次會死很多人。我現在都有點後悔來這一趟了。不知道碧仙子接下來有什麽打算?”

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,碧清蘿又驚又喜,同時也暗暗鬆了一口氣。

“那楊公子是否知道它的來曆?”

“它應該來自幽冥界,並非人間之物。”楊錚想了想道。

“貧道還是打算進去碰碰運氣。有了上次的經曆,貧道自問已經有了些應對的策略。”

碧清蘿猶豫了一下後緩緩說道。

她的嘴角掛著一絲若有似無的笑意,似笑非笑的看著楊錚。

“哦?有了上次的教訓,你還打算進去,莫非你知道這無量壽佛寺中藏著什麽寶貝?”

楊錚頗為驚奇的問道。

“不錯,不知楊公子想不想知道呢?”

碧清蘿眼角彎彎,笑的如同勾人的狐狸精。

這形象與她在楊錚眼中形成的印象,實在有著太大的反差,楊錚頓時看直了眼。

碧清蘿立刻察覺到自己的不妥,輕咳了一聲,收起笑容,再次恢複冰冷模樣,隻是臉上卻不自覺的浮現出一抹淡淡的紅暈。

她並不知道,自己此時的模樣,反而比先前更加誘人。

“你看什麽呢?公子請自重!”

碧清蘿一臉不悅跺了跺腳,嗔怒道。

“啊,那個,沒什麽。”

楊錚幹笑了兩聲,掩飾住自己的尷尬。

“我當然想知道。不過,這畢竟是你的秘密,你想說就說,不願說我也沒辦法,總不能強求你說不是?”

“告訴你也無妨,不過你必須保證,不要告訴任何人!”

碧清蘿神色一凝的低聲道。

“當然!我又不是傻子,豈會做出如此不智之舉?”

楊錚肅然說道。

“無量壽佛寺是四百多年前,威震整個荊州的佛門大宗。據說,其寺內收藏有一件佛寶,名為‘無量舍利子’。聽說,此寶是無量壽佛寺的高僧從西域帶回來的。”

碧清蘿這次用上了神識傳音的手段,似乎生怕真被人聽去了這秘密。

“‘無量舍利子’?高僧坐化後留下的東西?那的確應該算的上是寶貝了,不過,此物有何用途,竟能讓你不惜甘冒奇險,也要進去尋找?”

楊錚也用神識回問道,語氣中盡是不解和好奇。

那所謂的舍利子,說白了,就是有德高僧火化後留下的東西,他還真不清楚,此物究竟有什麽功用。

“舍利子啊,而且還是‘無量舍利子’!你真不知道?!”

碧清蘿這次倒是真有些吃驚和詫異。

從楊錚方才的話中,她暗暗推斷,其很可能是某個仙門的傳承弟子,否則不可能知道那個能吞噬夢境的蟲子的名字。

但他居然會問出如此愚蠢的問題,這又著實有些解釋不通。

“我是真不知道。而且,你搞錯了,我並不是什麽仙門傳人,跟你一樣,其實也是個散修,就是運氣好,僥幸踏入修仙者之列而已。”楊錚搖了搖頭道。

信你才有鬼了,碧清蘿暗暗撇了撇嘴,不過還是向楊錚解釋了幾句。

“佛門舍利子,乃是高僧修煉的法力結晶,其上蘊含著極為濃厚純粹的靈力,如果能夠煉化那靈力的話,可以令修為瞬間暴漲,甚至突破至傳說中的築基期,也不是不可能!”

“什麽?!竟有這樣的事情?這麽說,其實那三個煉氣後期的修仙者,也是很有可能知道這個秘密的了?”

楊錚一臉震驚的看著碧清蘿,想到這種可能,他心中更是吃驚非常。

如此的話,那個胡僧豈不是很可能也是專門為了此物而來的?

這著實不是什麽好消息。
給我留言 - 最新更新 - 百度地圖 - 網站地圖 - RSS訂閱
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,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,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