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章:無間冥域,食夢螟蟲
loading...
無量壽佛寺古刹廢墟在九宮山內並不算太偏僻,甚至如果仔細尋找,還能找到當初入寺的那條山石小道。

最初發現這裏是暗門江夏郡分堂的一名弟子陳洪生,他的老家就在九宮山下。

據陳洪生說,他也是一次回鄉探親,聽鄉裏人提到,九宮山中最近頻頻有怪事發生,時有人被黑色蟲群吞吃,也有石頭鬼怪出沒山間,打死活人,吸幹精血,留下一堆枯骨,十分殘忍可怕,便忍不住好奇,仗著武藝傍身,約了三五好友進山一探究竟。

這一查還真讓他們碰到了黑色蟲群吞吃活人的一幕,隻是那蟲子看著也不甚恐怖,樣子與蝗蟲差不多,隻是通體黝黑,於是越發驚奇,想要捉些落單的蟲子拿回去研究,以便破解蟲子吃人之謎,好找到滅殺蟲子的方法,拯救鄉裏。

他們循著蟲子的蹤跡,最終就追蹤到了無量壽佛寺廢墟附近。

這處廢墟,原來一直掩藏在大片的藤蔓老樹之中,幾百年來居然並未被鄉裏人發現。

近期也不知出了什麽問題,廢墟中的藤蔓老樹先後枯萎敗死,使得古刹廢墟暴露了出來。

在好奇心的驅使下,幾人闖進了廢墟中,結果可想而知,還沒等他們進入主要區域,就碰到了大量的毒蟲猛獸,吃人的蟲子沒捉到,闖進去的人反而隻有那陳洪生逃了出來,其餘人皆死在了毒蟲猛獸口中。

陳洪生受此驚嚇,不敢再停留鄉間,接了老父母去了江夏城,並把這件事上報給了江夏分堂的堂主吳達。

那名分堂主吳達在得知了消息後,忍不住好奇,就查閱了江夏郡九宮山附近幾個縣的縣誌,結果還真讓他查出了那處地方的來曆。

在得知那廢墟竟是數百年前,曾在荊州大有名氣的江湖正道大宗門無量壽佛寺後,吳達頓時覺得機會來了,他認為廢墟裏麵或許有藏寶,甚至有絕傳的武功秘籍也未可知。

於是,他便私自帶領著幾個心腹手下,進入九宮山中尋寶。

但他這一去卻再也沒能回來。

分堂主失蹤,甚至可能已身死的消息,隨後被江夏分堂的弟子層層上報,很快驚動了暗門高層,並最終傳到了慕容博觀耳中。

慕容博冠隨即帶領了一批高手,進入九宮山內探查。

盡管事先也做了一些準備,但那次進入古刹廢墟,暗門依舊折損了大半人手,就是逃出來的人,也是個個掛彩,三大副門主之一的姚萊,甚至直接因驚嚇過度而瘋癲了。

在那次的探查中,另一位副門主獨孤賢,從古刹廢墟中,搶出來一塊尺許大的石板,石板上竟刻有一招非常厲害的劍法。

這個發現使得大家最終確信,廢墟中竟真的藏有數百年前的武功秘籍。

數百年前風光無限的無量壽佛寺,其大名至今在江湖中還有流傳,暗門高層自然是又驚又喜,豈肯錯過這樣的機會?

如果真能從廢墟中挖掘出無量壽佛寺的藏寶,必定能讓才剛崛起的暗門實力大振。

經過一番密謀之後,暗門決定發動關係,邀請認識的修仙者,一同進入廢墟中探查,才有了這一次的集會。

柳川那邊邀請的修仙者並非隻有鴻坤上人一個,還有另一個煉氣後期的修仙者。

據說那人來自上三門,乃是柳家花費巨資聘請的供奉,平時總待在柳川身邊的那兩名修仙者,就是此人的弟子。

慕容博觀這邊,同樣也邀請還有另一名煉氣後期的修仙者。

兩人皆出自正宗道門,此時皆在廢墟外圍覓地布置法壇,準備專門用來對付藏在寺內的那些石像鬼怪和毒蟲。

這無量壽佛寺內隱藏的東西十分邪門,無論是那些毒蟲猛獸,還是石像鬼怪,似乎以前都未在人間出現過,它們就好像是突然從地底下冒出來的一樣。

尤其是那些石像鬼怪,明明就是石頭雕刻的人像,但卻好像有靈智一樣,不僅能攻擊人,還會吸食人的精血,這些石頭鬼怪一般白天不動,到了晚上才會從寺內出來,在山間遊蕩。

而那些長得像蝗蟲一樣的黑色飛蟲恰好相反,它們一般隻在白天活動,到了夜晚便詭異的全都消失不見。

裏麵的野獸則同樣也十分的詭異,它們不論種類,皆雙眼閃爍血光,暴躁異常,見到活物就瘋狂攻擊。

據慕容博觀請來的那名煉氣後期修仙者觀察猜測,那石頭鬼怪和飛蟲,皆不是人間之物,很有可能來自無間冥域。

據他們推斷,無量壽佛寺內,或許有無間冥域的裂縫,也有可能是藏著可怕的陰魔鬼修。

但無論是哪種可能,顯然都不是什麽好事兒。

而想要安全進入廢墟中挖掘寶藏,則必須要先解決掉這些詭異之物才行。

“無間冥域?”

楊錚輕聲呢喃,念叨著剛剛聽到的這個名字。

也得虧最近凝出神識,得到了巫門道符中的傳承,否則,他還真不知道這是什麽。

他微閉雙眸,臉上露出沉思之色,腦海中念頭電轉,思索著巫族傳承中跟此有關的記載。

一旁的碧清蘿等人,聽到楊錚念叨著這個奇怪的名字,還以為他想到了什麽,正想開口動問,不過見他陷入沉思,眾人便沒有打擾他。

慕容博觀看到這一幕,神色忍不住的一動,心中隱隱有些驚喜和期待。

原本邀請楊錚來,不過是出於對那辟邪符的認可,以及想要在某些事情上,借助一下楊錚的身份,對於其本人,說實話,在得知了楊錚不過隻有煉氣二層修為時,他還真沒指望楊錚能幫其他什麽忙。

帳內一時間陷入沉默中。

“看樣子,那日我進入大夢冥空見到的氣泡狀東西,應該就是這處無間冥域入口了。”

閉目思索一陣後,楊錚終於想明白了一些事情。

在巫族的傳承信息中,有對“無間冥域”的詳細描述。

毫不誇張的說,論及對無間幽冥界的了解,還沒有哪一種族能比得上巫族。

巫族以修煉巫靈,溝通神靈而稱雄人類諸部,他們的手段上可達九霄,下可通九幽,但凡跟神靈有關之事,巫族皆能通曉。

巫族在上古人類諸族中並不是最強大的,但卻是最神秘的。

他們能以身通神,以靈禦靈,洞悉天地陰陽之變,被人族諸部委以祭祀天地的重任。

相傳,在各界大陸地下,皆藏有一特殊空間,名曰“無間冥域”。

此“無間冥域”乃是三界中,唯一與神秘的“無間幽冥界”相連的門戶區域。

想要進入“無間幽冥界”,必須要先找到“無間冥域”,因為“無間冥域”中有幽冥通道,直通“幽冥界”。

很顯然,無量壽佛寺的地下,或者說九宮山的地底某處,應該就有一處“無間冥域”入口,這些突然出現在廢墟中的石像鬼怪和異蟲,必是從“無間冥域”中出來的東西。

人間不可能誕生這些冥域生靈。

它們究竟是什麽東西,楊錚現在還無從判斷,畢竟,到目前為止,他還沒有與那些東西接觸過,僅從慕容博觀的描述是沒辦法判斷的。

忽然,楊錚想起一件事兒來,瞬間睜開眼睛,看向慕容博觀。

“慕容前輩,暗門守在古刹廢墟周邊的弟子,最近有沒有出現什麽特殊的變化?或者有沒有遇到什麽怪事兒?”

見到楊錚終於開口,眾人精神都是不由一振。

楊錚煉製的辟邪符,在這段時間中,起了不小的作用。

前幾天曾有蟲群從廢墟中結隊而出,襲擾營地,結果卻被幾道辟邪符成功擊退。

是以,慕容博觀還是相當重視楊錚的看法的。

“特殊的變化?怪事兒?”

慕容博觀微微一愣,皺眉思索起來,片刻後,搖了搖頭。

“楊公子,你能不能說的再具體點?”

“就是有沒有人經常做一些奇怪的夢,或者一睡不醒,甚至暴斃的?”

楊錚沉吟道。

幾人皆麵麵相覷,最後都看向慕容博觀。

碧清蘿似乎想到了什麽,白皙秀麗的臉頰上,浮現出一絲不自然之色來,不過,她這微妙的表情變化隻出現了瞬息,便又被她很好的掩飾了過去,並未被眾人察覺到。

反倒是楊錚,在問出這些問題時,忽然想到了碧清蘿曾沉睡很長時間的事情,暗中悄悄留意了一下她,結果倒是捕捉到了她那一瞬間的微妙變化。

他不由暗想,莫非碧清蘿的傷勢,根本就不是被什麽強敵所創,而是另有什麽隱情?

慕容博觀想了想,忽然瞪大了眼睛,騰的站了起來。

“你這麽一說,好像還真有類似的事情發生過。不過,不是我們這邊的人,而是柳家那邊的兩個修仙者。就是總跟在柳川身邊的首真和守意二人。

老夫也是偶然聽他們閑聊談及,二人都說,最近老是做噩夢,夢中有可怕的巨蟲,蠶食吞噬他們的夢境。老夫當時聽說了,還以為他們在開玩笑,畢竟,夢境那麽虛無縹緲的東西,怎麽可能會被吞吃呢?”

想起這件事,慕容博觀依舊還覺得有些無法理解,修仙者的想法真是怪誕。

聽了慕容博觀這話,楊錚臉色不由微微一變。

“怎麽?難道楊公子你發現了什麽不對勁的地方?”

慕容博觀注意到楊錚的表情變化,驚喜的問道。

楊錚猶豫了一下,微微搖頭道:“沒什麽,可能是我想多了吧。除了他們呢?其他人沒有遇到什麽怪事兒嗎?”

“其他人?除了偶爾被蟲群和野獸襲擊,倒也沒遇到什麽怪事。對了,到是有一事兒,那些石像鬼怪,之前在夜間還會出來在山間遊蕩,但最近一段時間,它們好像再也沒出現過,這算不算怪事兒?老夫聽茅山的林道長說,應該是這古刹廢墟中殘留的法陣起了作用。”

慕容博觀先搖了搖頭,接著想起來一件事,向楊錚說道。

“或許吧。對了,我現在忽然覺得有點困,打算先小睡片刻,不知前輩可方便安排一處帳篷?”楊錚道。

“沒問題。”慕容博觀點了點頭。

盡管有點奇怪,楊錚之前還說不用休息,為什麽現在又突然覺得困了,但慕容博觀也沒多想,起身帶著楊錚來到了旁邊的一座帳篷。

“這座帳篷本就是為楊公子你安排的,楊公子便在這裏歇息吧。”

“那就多謝了。”楊錚向幾人拱了拱手,掀開帳篷的門簾走了進去。

帳篷雖然搭建在山石上,但慕容博觀考慮的還是相當周到的,地麵上居然還鋪著厚厚的毯子,看起來十分舒適。

楊錚就勢盤坐在毯子上,放出神識掃視了一遍周圍,確認沒什麽問題後,隨即運轉巫靈,開始施展夢巫術。

不片刻,楊錚的巫靈便進到了大夢冥空中。

一團淡淡的幽藍色光芒,瞬息間出現在了楊錚的巫靈麵前。

那光芒赫然是由此前便曾見到過一次的那個神秘氣泡所散發。

顯然,事情跟楊錚預料的一般無二,這裏果然有一處“無間冥域”入口。

楊錚的巫靈來到氣泡外壁旁,並在氣泡的周圍觀察了起來。

雖然巫族傳承中,記載有進入“無間冥域”之法,但他的巫靈力量現在還太微弱了,根本無法穿過“無間冥域”的空間界壁,進到裏麵去。

不過,楊錚現在卻能夠看清楚“無間冥域”入口裏麵的情況。

那裏麵盤踞著六團慘綠色的光球,上一次看到它們時,它們尚隻有拇指大小,這一次,六團光球居然都漲大至雞蛋大小,竟是暴漲了數倍。

那其實並不是什麽光團,而是一種渾身散發出慘綠色光芒的異蟲。

此蟲名為“食夢螟蟲”,是“無間幽冥界”中,極其特殊的一種鬼蟲。

此蟲並無實體,隻有靈體,無法在現實中現身,隻能寄身在“無間冥域”內,它們依靠吞噬夢之力來壯大自己。

當然了,普通人的夢之力是無法滿足它們的,唯有修仙者的夢之力,才能滋養它們。

畢竟,它們本質上屬於鬼靈,而且還是極為特殊的蟲屬鬼靈。

六隻“食夢螟蟲”現在似乎正在沉睡,在它們的周圍,還停棲著數十隻烏黑的蟲子。

這些蟲子的模樣跟蝗蟲差不多,皆有兩寸多長,每一隻身上都散發著淡淡的暗紅色光芒,即便是隔著“無間冥域”的界壁,楊錚的巫靈也能感覺到衝天的血氣散發而出。

“這到底是什麽鬼蟲子?”

楊錚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涼氣!

在巫族傳承信息中,可沒有此類蟲子的任何信息。

這好像是一種變異的蟲子,看情形,它們應該專門靠吞噬生靈的精血為生。

而令楊錚感覺到更為不解和震驚的是,這種蟲子,跟那“食夢螟蟲”間,似乎有著某種極為特殊的聯係。

確切的說,應該是“食夢螟蟲”好像能夠掌控這些黑色怪蟲。

就在楊錚的巫靈遊蕩在界壁外時,裏麵的一隻最大個頭的“食夢螟蟲”,似乎感應到了什麽,忽然間朝著楊錚所在的界壁方向飛了過來。

楊錚吃了一驚,盯著逼近的“食夢螟蟲”,仔細的觀察著。

“食夢螟蟲”很快出現在了界壁的另一邊。

楊錚現在可以清晰的看到它的模樣。

此蟲長得極為醜陋惡心,跟一種叫做“蛞蝓”的軟體蟲子似的,“蛞蝓”也就是人們口中俗稱的“鼻涕蟲”。

它漂浮在界壁的另一邊,扭動著兩隻觸須眼,疑惑的瞅著界壁,似乎想要看清楚外麵到底有什麽東西。

這“無間冥域”的界壁極其堅韌,據說就是鬼王級的鬼靈,都沒能力破開,因此楊錚倒也不擔心它會突然鑽出來威脅到自己。

再者說,在無間大夢冥空中,他自信還沒什麽東西能夠對他的巫靈造成威脅。

巫族修出的巫靈可不是普通的靈,而是能夠操控鬼靈的特殊魂靈。

觀察了片刻後,那“食夢螟蟲”疑惑的擺動了一番觸須眼,重又飛了回去,再次陷入沉睡之中。

楊錚得到了想要的答案,隨即也控製巫靈,退出了無間大夢冥空。

從夢巫術中退出後,楊錚神色此刻變得無比凝重起來。

此事遠比他此前預料的還要複雜,他禁不住有些猶豫起來。

他的巫靈境界現在還太低了,根本不足以對付如此級別的“食夢螟蟲”。

更何況,除了“食夢螟蟲”外,這裏還有數十隻更為恐怖的變異鬼蟲。

它們應該就是盤踞在古刹廢墟中的,那些成群結隊,專門吞吃生靈精血的怪蟲的首領。

不過,反複思量後,楊錚覺得事情或許也沒那麽糟。

他們這邊畢竟還有四名修為達到煉氣後期的修仙者,其中有兩人來自正宗道門,且還都是擅長對付鬼物的龍虎山天師和茅山道士。

那二人如今都在布置專門對付鬼物的法壇,興許能夠滅殺掉這些怪蟲。

不過,楊錚不認為他們有能力對付“食夢螟蟲”。

“食夢螟蟲”雖無法在現實中現身,但它們卻可以侵入人族的夢中,吞噬夢境,甚至吞噬人族的神魂,從而把被吞噬者化為自己寄身的傀儡。

煉氣後期的修仙者擁有神識,或許還能抵擋這種吞噬,但煉氣初期,甚至中期的修仙者,卻沒有這個能力,柳川身邊的那兩個修仙者,或許很快就會變成“食夢螟蟲”的傀儡。
給我留言 - 最新更新 - 百度地圖 - 網站地圖 - RSS訂閱
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,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,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