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章:破敗的古刹,霸道的胡僧
loading...
襄陽城約築於西漢高帝時代,三麵環水,一麵靠山,易守難攻。雄據漢水中遊,曆史悠久。自古就有“鐵打的襄陽”、“華夏第一城池”之說。

襄陽城的北城,更是集合了整個襄陽的精華,這裏不僅有荊州牧府衙,襄陽郡守府,以及襄陽縣衙,還有荊州軍衛大營和襄陽六門兵馬司等守備要害。

因此,北城的防衛,要比其他三城區域森嚴的多。

楊錚手裏有慕容夏特批的手令,一路非常順利的進到了北城,輾轉半個多時辰,終於來到了慕容府。

向門子通報了姓名,那門子早得了老爺慕容夏的吩咐,一麵派人飛報大管家,一麵謙恭的把楊錚請入府內。

這裏其實並非慕容氏的真正府邸,隻是慕容夏平時居住的地方,占地並不大,三進三出的院子,修建的到是頗為整齊雅致。

慕容夏如今尚在衙門裏辦公,並不在府內,負責接待楊錚的是慕容夏的大管家,那大管家也是個極有眼色的,知道眼前這位跟自家老爺和小姐都是朋友,便把楊錚請到了正堂,同時也派人去請了小姐。

“楊公子來訪,妾身有失遠迎,望祈海涵。”

慕容秋穿著一身素雅的白衫,走了進來,向楊錚福了福,跟她一起進來的,還有一位身穿青色羽衣,頭戴白玉冠的秀麗女道。

此女道肌膚如雪,氣質清冷,臉色看起來微微有些蒼白,年紀不算大,也就二十七八左右的樣子。

她們進門之後,慕容秋隻留下一名奉茶的俏麗婢女,屏退了其他下人。

楊錚見到這二人進門,連忙起身拱了拱手。

“慕容道友客氣了。不知這位是?”

“貧道碧清蘿,是小秋的師父。楊公子,貧道這裏先謝過先前的事情了,請坐。”

不等慕容秋開口,她身旁那名秀麗的羽衣女道,把手裏的拂塵一掃,向楊錚打了個稽首。

“原來是碧前輩,楊某有禮了。前輩先請!”

楊錚又向碧清蘿拱手行了一禮,心中暗暗吃驚不已。

這碧清蘿給他的感覺很不一般,第一眼見到她,楊錚竟絲毫沒有感覺到她身上有任何修仙者的氣息,仿佛她就是個普通的秀麗女道士。

而再看時,他又感覺此女道整個人猶如一塊寒冰,散發著絲絲冰寒無比的清冷氣息,令人不敢逼視和接近。

一股淡淡的靈威自其身上自然而然的散發出來,令楊錚的巫法力都隱隱有些蠢蠢欲動。

楊錚知道,這是法力相差太多才會造成的現象,心中不由對煉氣後期的修仙者,又變得慎重了很多。

雙方分賓主落座後,碧清蘿淡淡的問了楊錚幾句便不再開口,頗有種拒人於千裏之外的冰冷漠然之意。

但是,自打她落座後,目光便有意無意的在打量著楊錚,清冷的眸子中,隱有一絲期待。

“不知楊公子的符籙煉製的怎麽樣了?”

慕容秋很明白自己師父的心思,事實上,盡管碧清蘿如今傷勢依舊很重,但這兩天卻極為關注他們這邊的動靜,今日聽到楊錚來訪,不顧傷勢,立刻就跟了過來,顯然對那安神符頗為看重的。

楊錚笑了笑,從懷裏掏出了早就準備好的那張一級上品安神符。

“幸不辱命,總算是成功的製作出了一張上品安神符。”

他的話一出口,碧清蘿和慕容秋二女臉上皆露出又驚又喜之色,尤其是碧清蘿,原本的清冷漠然,瞬間瓦解,激動的看著楊錚手裏的符籙。

同一時間,楊錚清晰的感覺到,一道並不弱於他的神識,瞬間便掃到了他手裏的符籙上。

“好!果然是上品的符籙!想不到楊公子在符籙之道上的造詣,竟是如此精深,貧道佩服!”

碧清蘿驚喜的讚歎道。

慕容秋也是異常的激動,快步走到楊錚跟前,小心接過符籙,折身送到師父手中。

“小秋,你陪楊公子坐坐,為師先回去療傷了!”

拿著符籙的碧清蘿,再也坐不住了,起身向楊錚再次打了個稽首,道了謝,迫不及待的拿著符籙就離開了正堂。

看樣子她真是被自己的傷勢給折磨的不輕,否則不至於如此失態。

“楊公子,請坐。嚐嚐這茶如何?”

慕容秋去了一件心事,整個人輕鬆了不少,向楊錚嫣然的笑了笑,虛指茶幾上剛泡的香茶,柔聲的說道。

楊錚也懂得一些茶道,品了一口,悠然歎道:“好茶!這應該是明前碧螺春吧?”

“不錯,沒想到公子竟也精於茶道,妾身獻醜了。”

慕容秋雙眼微微一亮,借機與楊錚就茶道閑談起來。

聊過一陣後,氣氛越來越融洽,楊錚遂尋機問起了慕容家接下來的打算和安排。

慕容秋道:“我們這邊其實早就已經準備妥當,隻等師父和公子了。若是一切順利,咱們明日一早便可出發。至於對公子的安排,此事卻不急,等見到家父,一切自有分曉。”

楊錚微微頷首道:“那看來今日楊某要在貴府叨擾一番了。”

“公子能下榻慕容家,也是我們的榮幸,何來叨擾一說?”

“哈哈哈,不錯,不錯!楊公子蒞臨慕容家,足令寒舍蓬蓽生輝,在下也是深感榮幸之至啊。管家,今日務必安排最好的酒菜,一定要好好款待楊公子!”

慕容秋話剛說完,一道爽朗的笑聲從院子中傳來,慕容夏穿著一身官服,跟著走進正堂。他剛剛得了家仆稟報,得知楊錚來了慕容家,官服都沒來得及換,急匆匆便趕了回來。

楊錚起身向慕容夏拱了拱手道:“慕容兄客氣了。”

聽到楊錚竟換了稱呼,慕容夏眼睛一亮,目光不經意的掃了妹妹一眼,臉上笑容越發燦爛。

“那在下就托一聲大,稱呼你為賢弟,楊公子不介意吧?”

“慕容兄為長,理當如此。”楊錚笑了笑。

慕容夏兄妹非常熱情的招待著楊錚,午間和晚上皆大擺宴席,兩頓飯下來,在慕容夏刻意結交和慕容秋的笑語嫣然中,雙方關係不由又親近了很多。

更值得驚喜的是,當天夜裏,在那張上品安神符的輔助下,碧清蘿傷勢盡複。

而且這次因禍得福,她的神識又提升了一些,因要修煉鞏固,不能親臨宴席,還專門派伺候的婢女來向楊錚致歉,請慕容夏兄妹代為好好感謝楊錚。

當晚,楊錚被安排在了慕容府的客房內歇息。

第二日清晨,收拾停當的幾人,出發直奔南城,由南城門而出,直走東南官道,向九宮山方向飛馳而去。

楊錚因為不會騎馬,隻能坐車,而碧清蘿和慕容秋兩女也不便騎馬,因此同坐在了一輛巨大的馬車上,慕容夏則帶著十餘名慕容家的貼身護衛,騎馬隨行。

襄陽城距九宮山約有六七百裏路程,眾人曉行夜宿,一路無話,於第二日傍晚,順利抵達九宮山腳下。

這一世界上的九州,整體雖大略與楊錚所知的地球華夏相差不大,但因麵積足足擴展了二三十倍,而導致地理上也出現了不少的偏差。

此界的九宮山整個麵積要比地球華夏的九宮山龐大了十餘倍,占地足有兩千多平方公裏。

那無量壽佛寺廢墟遺址坐落在九宮山深處,眾人到了山下後,自有暗門和慕容家的人在這裏接應。

接下來就是蜿蜒崎嶇的山道,車馬難行,眾人棄了車馬,在山外稍作休整,休息了半個時辰,隨後在暗門弟子帶領下,一路翻山越嶺,向大山深處飛快的趕去。

這一次,是楊錚出生以來第一次出遠門,不過,前世在地球時,楊錚偶爾煩悶,也曾外出旅遊,對於爬山並不陌生。

何況,他現在有修為在身,最近又開始在鍛體,倒也並沒有感覺到多少辛苦和不適。

一路上,楊錚倒是對慕容秋有些刮目相看。

此女乃是慕容家的千金小姐,雖然是個修仙者,但這一路上,絲毫沒有千金小姐的嬌柔。

入山之後,楊錚便施展開神行術的手段,爬坡跳澗,走的十分輕鬆,而且速度飛快。

這一幕被眾人看在眼中,皆嘖嘖稱奇,尤其是碧清蘿和慕容秋二女,對他這巫術手段,頗感好奇。

當然兩女也不差,碧清蘿自無須多言,她是煉氣後期的修仙者,隨手加持一個清風訣,整個人便如同泠泠仙子一般,飄然而上,那種超塵脫俗的仙人氣質,令暗門和慕容家的武者們都看直了眼,佩服的五體投地。

慕容秋也學過類似的法術,跟在其師身後,如同白蝶一般,飄飄欲飛,雖缺少了些仙氣,但飄搖的氣質卻反而更加好看。

能跟隨慕容夏兄妹的人,自都也不差,最低也是黃階後期武者,一身的輕功都不弱,但速度上就遠遠無法與楊錚和碧清蘿等修仙者相比。

若非三人刻意放慢速度,怕是早就把他們甩的影都沒了。

眾人連夜趕路,拂曉時分,終於抵達此行的目的地。

放眼看去,那片開闊的山崖上,盡是倒塌殘破的建築物,以及大量的藤蔓植物,整個山寺古刹破敗蕭瑟的樣子,頓時令人生出物是人非的悲愴感慨。

廢墟的麵積極為龐大,粗略估計,至少有三四個足球場大小。

在廢墟的四周緊要之處,皆有黑衣人把守。

廢墟中時不時有嘶吼咆哮的野獸身影出沒,聽起來十分駭人。

偶爾也能見到一蓬蓬烏黑的如同烏雲般的奇異蟲群飛過,聲勢甚至比那些野獸還浩大。

在廢墟西北角的一片平坦山石上,隱約可見七八個臨時搭建的帳篷。

那裏正是慕容家和柳家搭建的臨時營地。

碧清蘿當先一步,帶著眾人朝著營地方向飛身趕去。

而那邊的人似乎也得了消息,紛紛走出帳篷,向這邊看了過來。

相隔數十米,一道頗為強大的神識,毫無任何征兆的陡然降臨,以非常霸道姿態在眾人身上掃了一遍。

被這道神識掃過,楊錚麵上雖看不出表情,心裏卻頗為吃驚和惱怒。

神識的主人,應該就是柳家請的那個胡僧修仙者,否則不會如此霸道無禮。

碧清蘿當即冷哼一聲,身上同時探出絲毫不比那胡僧神識差的神識氣息,直接把其毫不客氣的彈開。

楊錚並未放出神識,他並不想暴露自己的底牌實力。

當然了,他也不怕那神識的探查,畢竟,他身上重要的東西,都收在了納物符中,那人神識雖不弱,卻也沒任何可能探出自己的虛實。

十幾息後,楊錚等人趕到了營地,見到了此行將要一同進入古刹廢墟探幽的同道。

營地的人馬涇渭分明的分成了兩方陣營,一方以楊錚曾見過的柳川為首,另一方則以一名五旬左右的精幹老者為首。

那老者太陽穴高高鼓起,頭上戴一頂方冠,穿一身玄色勁裝,渾身散發著一股非常強大的內勁氣息,一看便知是一位把內氣修煉到了極高境界的武道強者。

事實也的確如此,他便是慕容夏和慕容秋兄妹倆的父親,暗門如今的門主慕容博觀。

據楊錚這兩日的了解,慕容博觀的武道修為,已經達到了第五重後期,快逼近巔峰了。

聽說他已經把慕容家的家傳武學“陰陽抱玄功”修煉到了盡頭,再也無功可練,若非如此,他也不會如此緊張這無量壽佛寺之事。

慕容夏兄妹二人見到父親後,立刻上前行禮,碧清蘿也揚了揚拂塵,向慕容博觀打了個稽首。

慕容博觀則哈哈大笑,把眾人迎入營地。

楊錚上前躬身拜見慕容博觀時,對方神色瞬間轉為肅然,直接伸手扶住楊錚,向其抱拳還禮道:“老朽不過一江湖客爾,何敢受楊公子如此大禮?”

“慕容老伯乃江湖前輩,晚輩不過後學末進,理當如此。”

楊錚連聲謙虛道。

慕容博觀對楊錚的態度似乎非常滿意,拉著他來到柳川等人跟前,為其介紹了一番對方的重要人物。

那柳川自不必說,一見到楊錚等人到來,尤其是見到楊錚竟與慕容秋並肩而行,還受到了慕容博觀如此禮遇,一張臉此刻已然陰沉若水,十分難看。

隻是礙於楊錚的身份,他心中雖然暗恨羞惱,卻也不便發作,隻是拿眼陰沉的盯著楊錚。

他身後充當護衛的兩名煉氣期修士,此刻則一臉不屑的看著楊錚。

那暗門襄陽分堂的堂主陸衝,則麵無表情的站立一旁,仿佛不認得楊錚似的。

如今在柳川身旁左右位置站著的,則是兩名真正的高手。

其中一人身穿青色勁裝,年約四旬,太陽穴高高鼓起,氣息僅比慕容博觀弱了少許,也是個玄階後期的宗師高手。

此人叫柳劍南,是柳川的三叔,正是柳川特意請出來坐鎮的柳家武道高手。

另一人則是個碧眼高鼻的光頭胡僧,皮膚白皙如紙,露出的皮膚上,長著濃厚的棕色汗毛,頷下修著濃密的棕色大胡子,脖子裏掛著一串鴿蛋大小的念珠。

不用說,這位應該就是慕容秋此前提到過的胡僧鴻坤上人了。

這胡僧身上散發著極為強大的靈威,氣勢強的令周圍眾人不敢逼視,自楊錚等人出現後,他的目光便十分無禮的一直在碧清蘿和楊錚二人身上掃來掃去,尤其關注碧清蘿。

柳川顯然也早就注意到了碧清蘿,本就難看的臉色,此時更是陰沉的可怕。

原本碧清蘿昏迷不醒,慕容家這邊沒有煉氣後期的修仙者坐鎮,他們在整體實力上,穩壓慕容家一頭。

但如今碧清蘿不僅蘇醒,而且看樣子好像傷勢還徹底恢複了,頓時令慕容家實力大振,已然與柳家旗鼓相當,也使得此次非常有把握的探幽,充滿了未知的變數。

他心情能好才叫怪了。

至於說楊錚,他其實壓根就沒放在眼裏,令他真正在意的人,其實是那個一直在楊錚周圍暗中保護他的壯魄境巔峰的鍛體高手。

隻是他方才也觀察過,那人似乎並沒有出現在楊錚等人的隊伍中,也不知他是沒來,還是藏在了暗處,這令他心底更為憂慮。

雙方照過麵後,都沒有繼續深談的打算,彼此心照不宣的又各自返回己方營帳。

碧清蘿和楊錚二人,被慕容博觀熱情的請入了大帳內。

“二位一路舟車勞頓,又是連夜趕路,想必現在應是頗為困乏,不如先休息幾個時辰,咱們再商議入寺探查的事情吧。”

“貧道倒是無所謂,不過楊公子應是第一次出遠門吧?不如先休息一陣?”

碧清蘿的目光看向楊錚,淡淡的開口說道。

“不必了,這點路程於我而言算不得什麽,不如我等先了解一下這裏的情況,商議個對策再休息不遲。”

楊錚對這邊的情況還不甚明了,自是想要盡快了解,好做出謀劃。

“也好,那咱們就先談談,諸位請坐。”

慕容博觀自無不可,邀請眾人入座之後,便把這邊的情況,撿取要緊關鍵的,向碧清蘿和楊錚二人說了起來。

無量壽佛寺的情況,大致跟慕容夏兄妹前段時間所說差不多,隻不過,具體細節上的東西,兩人當初並未透露,是以楊錚並不清楚。

聽完慕容博觀的介紹,楊錚腦海中已然有了比較具體直觀的印象。
給我留言 - 最新更新 - 百度地圖 - 網站地圖 - RSS訂閱
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,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,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