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章:玄鐵劍匣,煉劍
loading...
“下次的探查時間,就定在了十天之後!我們的消息其實封鎖的很好,如果不是內部出了叛徒,柳家也不可能有機會知道。如今江湖上並沒有其他勢力知道這件事,因此,除了我們和柳家之外,並無其他勢力參與。”

慕容夏認真的向楊錚解釋道。

不過,他又想到了另外一件事,麵上不由露出一絲遲疑,接著道:“隻是,那柳家這次怕是邀請的應該有一個極為厲害的修仙者坐鎮,我們這邊,舍妹的師父才剛剛蘇醒,身上的傷勢尚未恢複,隻怕會有所吃虧。”

“極厲害的修仙者?什麽來頭?”

楊錚微微動容的問道。

“聽說那人來自西域,自稱鴻坤上人,是個胡僧,修為應該是煉氣後期。若家師碧仙子無恙的話,倒也不用懼他。”

慕容秋想了想,向楊錚說道,說著,她臉色微微一紅,似乎有些不好意思的又道:“不知楊公子的那安神符是否還有?據家師說,那符籙對她恢複很有幫助。公子若有,我們願意出高價購買!”

“哦?莫非令師是用了上次的那道安神符才蘇醒的?”

楊錚聽到這話,有些好奇的看向慕容秋。

“不錯。小女子還要多謝楊公子,若非公子的那道安神符,家師還真不知道何時才能醒來。”

慕容秋一臉感激的向楊錚福了福。

她和師父的感情極好,如今師父因那道符而醒轉,而且,聽師父的意思,若是能再使用一兩次那種符籙,她的傷勢或可大為好轉,屆時便能自己運功恢複了。

“可惜我手中如今並無更好的製符材料了,否則,我倒是有些把握,能製作出品質更高的安神符。”

既然安神符對慕容秋的師父真有效果,楊錚沉吟了一下,如此道。

如今他已經凝練出神識,若是能夠找到比雄雞血更好的獸血煉製符墨,他有把握能製作出一級中品,甚至上品的安神符。

如此的話,或許一張符就能徹底治好慕容秋師父的傷勢。

“啊?真的嗎?!不知楊公子需要什麽樣的製符材料?或許我們能夠找到也未可知!”

慕容秋又驚又喜,十分激動的看著楊錚,她本就長得極美,氣質更是出眾無比,此時因激動而麵頰微微泛出潮紅,別有一番異樣的嬌媚風姿。

楊錚再次被她的美貌和風情驚豔到了,竟又微微愣神了片刻。

見到楊錚這般模樣,慕容夏站在一旁打量二人,笑而不語,而慕容秋的俏臉則更紅了,有些嬌羞的垂下螓首,不敢去看楊錚。

楊錚如今沒有了偽裝易容,他本身相貌便極為清秀俊美,這段時間以來,每日裏進補大量藥膳,又修煉鍛體術,身材不複之前的清瘦,變得頗為頎長健碩,配合一身書生的裝扮,整個人顯得豐神俊朗,瀟灑不凡。

其實慕容秋還真沒想到,楊錚的長相竟是如此俊美,而且年紀也不大,居然跟自己相仿,心裏也有些異樣的情緒在暗暗滋生。

“咳咳,楊公子?”

慕容秋沒有得到回應,便抬頭看了楊錚一眼,見他兀自還盯著自己出神,臉色頓時更紅了,忍不住輕咳兩聲,把楊錚從愣神中驚醒。

楊錚頓覺有些尷尬,幹笑了兩聲,掩飾過自己的尷尬後,才道:“其他材料還好說,就是上好的符紙和符墨難尋。若你們能找到的話,應該就沒什麽問題了。”

“好,這件事我們來想辦法。那這件事我們就說定了,待找齊了材料後,我們再來公子府上拜會?”

慕容夏征詢的看向楊錚。

“可以。”楊錚點頭應道。

如果能夠用安神符治好慕容秋的師父,那麽,慕容家這邊,便能多一個煉氣期後期的幫手,如此便可牽製住柳家請來的那個胡僧。

他們雙方勢力均衡的情況下,自己也就有機會從中周旋獲利了。

隻可惜,大海叔如今出門遠行了,還不知什麽時候能夠回來,如果有他在的話,那就更萬無一失了。

不過,眼下楊錚手裏所掌握的底牌也不少,對上玄階後期的武者和煉氣後期修仙者,他肯定毫無任何勝算,但其他人的話,他倒也不懼。

這件事畢竟非常機密,而無論是慕容家,還是柳家,都不可能請太多高手助陣,否則的話,極容易主客顛倒,最終偷雞不成蝕把米,便宜了別人。

因此,他估計,柳家很可能還會派出一兩個玄階後期高手,用以牽製那胡僧,慕容家這邊的情況應該也差不多。

想明白其中的關節後,楊錚決定去一趟,就當是曆練了。

實在不行,大不了到時候動用神行符和神行術進行疊加,跑路就是。

“楊公子,那我們就告辭了!”

慕容夏和慕容秋站起身向楊錚拱手道。

“二位慢走。”

楊錚把二人送出門後便折身回房,開始製定此次探查無量壽佛寺的方案。

既然打定了主意要參與這件事,他自然要趁著剩下的幾天時間,再準備一些後手。

首先自然是要製作更多的一級下品符籙,以備不時之需。

普通的材料他倒是不缺,於是便直接閉門繪製了起來。

兩日後,在耗盡了所有的材料後,楊錚又製作出了數十張一級下品符籙。

辟邪符,金剛符,安神符,神行符,火彈符,納物符應有盡有,算上以前積累下來的,保命的符籙每種都多達二三十張,就是治愈的安神符也有十幾張。

煉製完符籙後,楊錚又投入到巫術法術的修煉中。

至於煉氣術的修煉,現在也有了新的方向。

火焰之力已經沒辦法再提升巫法力,他隨即改變了吸收的方向。

在他的院子一角,有一口水井,楊錚現在每日都會在水井邊,跳動“祭靈之舞”的第一個動作,從中汲取水之力。

在他的氣海內,如今又多了一點米粒大小的水巫法力。

這一點的水巫法力,也就相當於煉氣期一層的法力,但有了這點水巫法力,楊錚以後若是修煉水屬性的法術時,將會更加得心應手。

至於其他屬性的巫法力,目前還沒辦法修煉。

土巫法力和木巫法力需要在山中才能夠凝聚,金巫法力則需要大量的生鐵材料。

這些隻能等日後在找機會修煉了。

時間一晃過去了三天。

這日上午,慕容秋再次登門,帶來了不少東西。

除了楊錚製符所需要的材料外,還有一個烏黑的兵器匣和三千兩金票。

檢查完材料後,楊錚大喜。

他還真沒有想到,慕容秋居然真找到了上好的製符材料,而且還都是製作好的半成品。

上好的獸皮符紙,百年的銀狼毫符筆,靈品的符墨等等,一應俱全。

“太好了,想不到你們居然能找到這麽好,這麽齊全的製符材料,這下煉製更高品質的安神符,完全沒問題了。”

“楊公子這麽說,妾身就放心了。這些材料,其實是家師所出,據說都是她以前的一些收獲。”

慕容秋目光盈盈,輕輕笑了一下,細聲說道。

“這是何物?”

楊錚的目光落在了桌子上的兵器匣上。

這兵器匣長約兩尺,通體黝黑,不知是用何種金屬所鍛造,給人一種冷幽幽的感覺。

“此物名為‘玄鐵劍匣’,通體都是由千年玄鐵鍛造而成,內藏兩口寶劍,其一為‘玄冥劍’,是一口低級法劍,其二為‘玄重劍’,是一口摻入了玄鐵之精鍛造而成的神兵利器。”

慕容秋笑著向楊錚介紹著這個兵器匣,以及其內的兩口寶劍。

此物乃是她師父的珍藏,可惜現在已經用不上了,而慕容秋修煉的是秋水訣,這劍匣也並不適合她用,楊錚對碧仙子有救命之恩,因此便被其拿了出來,當做謝禮。

當然,碧仙子肯把此寶拿來送給楊錚,除了有感謝其救命之恩外,也的確還有其他的心思。

這次楊錚受邀也要去無量壽佛寺,而楊錚的情況,他們那邊已經基本調查清楚,在他們想來楊錚現在的修為並不高,手中隻怕尚無趁手的兵器。

萬一進去後真起了衝突,或者遇到了寺內的猛獸鬼怪出事兒了,他們也不好向楊家交代。

這法器對碧仙子而言,已經沒什麽用處,但對楊錚而言,卻是正好趁手的兵器,如此既感謝了楊錚的救命之恩,也達到了交好的目的,也算一舉多得。

再則,他們還指望楊錚能煉製出更好的安神符和辟邪符,有了此物相贈,想必楊錚在製符上,應該會更盡心。

至於那三千兩金票,則是慕容家的心意,也算是邀請楊錚助拳的報酬。

楊錚聽完了慕容秋的介紹後,很快就明白了慕容家的心思,嘴角邊不由浮起一絲莫名的笑意來。

“這些東西對我而言的確正合用,那我就卻之不恭了。”

“楊公子,若無其他吩咐,妾身就不打擾了。”

慕容秋見楊錚收下了禮物,暗暗鬆了一口氣,當即起身告辭。

“道友慢走。”

楊錚如今得了製符材料,迫切的想要趕緊製符,因此毫無挽留之意,直接開門送客。

慕容秋神色頗有些無奈的告辭而去。

送走了慕容秋,楊錚迫不及待的便回到書房,拿起新得的材料,開始繪製符籙。

他首先繪製的正是安神符。

慕容秋這次拿來的材料都是上品,因此數量並不多。

按照楊錚以往製符的經驗,恐怕最多也就能製作十幾張符籙。

而楊錚還從未使用過上品材料製符,對於能否繪製成功,其實也沒有太大把握。

用普通材料製符,雖然無法繪製出高品質符籙,但成功率卻很有保證,高品質材料的話就不好說了。

果然,一個上午的時間,楊錚竟隻繪製了三張符籙,而這三張符籙,最終竟隻繪製成功了一張,另外的兩張,都因些微的失誤而報廢了。

這一結果既在楊錚意料之中,也有些出乎他所料。

休息過後,待消耗的神識恢複的差不多,下午,楊錚又全身心的投入到製符中。

接連三日持續不斷的繪製符籙,直至把慕容秋送來的材料消耗一空,楊錚最終僅得到了四張成品的符籙。

一張上品的安神符,一張上品的神行符,兩張辟邪符,一張是上品,一張是中品。

十幾份兒材料才成功了四份兒,這令楊錚頗有些鬱悶。

好在他總算不負所托,成功製作出了一張上品安神符,有了這張符籙,相信那碧仙子的傷勢,應該可以徹底恢複了,也算對這些材料有了個交代。

製作完符籙後,楊錚拿出那個“玄鐵劍匣”研究了起來。

這劍匣入手十分沉重,雖然隻有兩尺長,兩寸寬,厚度也不過隻有寸許,但卻足有百餘斤沉。

楊錚輕輕一彈劍匣上的機括,兩口短劍便從劍匣中輕彈而出,分別落在了楊錚的左右手內。

這兩把劍皆是一尺八寸長,其中一把薄如蟬翼,另一把則稍厚一些,都異常的鋒利,劍身更是散發出絲絲縷縷的森寒蕭殺氣息。

兩把劍的劍身上皆有精密複雜的紋理,不過並不相同,劍柄處銘刻的有文字。

楊錚拿起了那把薄如蟬翼的短劍,此劍正是低級的“玄冥法劍”,拿在手中,輕若無物。

此劍所用的主材料為玄火冥晶,又糅合有另外兩種不同的晶精,經修仙者由特殊淬煉之法煉製而成,乃是一把很不錯的火屬性法器飛劍。

看到此劍,楊錚不由想起了前段時間從慕容秋手中得到的煉器術。

想來這很可能是碧仙子親自出手煉製的法劍。

楊錚放出一縷神識,探向此法劍。

法劍在接觸到楊錚的神識後,立刻綻放出赤青色的光芒來,並嗡鳴著發出陣陣異響。

見到此幕,楊錚嘴角不由浮起一絲淡淡笑意。

他以神識裹住此劍,不疾不徐的煉化起來。

控物術中,提到的也有專門的祭煉飛劍之法,隻不過,那祭煉之法,需要用的是法力,而非神識。

事實上,無論是低級法器,還是中級法器,其實根本無需刻意祭煉,隻需以法力注入法器中,溫養一段時間,就能徹底掌控。

唯有高級和頂級法器,才需要動用神識進行專門的祭煉。

當然了,低級的法器也可以用神識祭煉,而且,若是祭煉得當,還可以極大的提升法器的威力和靈性。

隻不過,一般修仙者根本不懂得這點。

而在楊錚所得到的巫道傳承中,還有更加高明的祭煉法器之法。

此法名為“巫靈神煉術”,顧名思義,就是祭煉者分出一點巫靈的靈性之力,在法器中,銘印巫道靈紋,一旦祭煉成功,祭煉的法器,不僅會被徹底掌控,而且還擁有了巫道靈性,可以借助法器,源源不斷的釋放巫術攻擊。

這其實就等於變相的提升了法器的等級。

畢竟,一般的低級法器,功能非常單一,比如這火屬性的“玄冥劍”,隻要注入法力,就能化作一道“玄火寒冥飛劍”攻擊敵人。

而若是在其內銘印了巫道靈紋,此劍就會再多一種巫道法術攻擊手段。

楊錚分出一部分神識,小心的在“玄冥劍”內銘印起了火彈靈紋。

他這還是首次用神識直接勾勒銘印符文,因此不敢有絲毫的大意,小心謹慎的按照繪製符籙之法,一點點的銘印著。

一刻鍾後,就在楊錚感覺自己的神識快消耗了三分之一時,一道完整的火彈靈紋,順利在“玄冥劍”內銘印而成。

下一瞬,那“玄冥劍”綻放出耀眼的赤青色光芒,劍身上很快出現了一枚靈紋印記。

楊錚隨即向此劍中注入一道火巫法力,此劍的劍身在吸收了法力後,跟著迅速開始漲大,由先前的一尺八寸長,很快漲大至五尺餘長,聲勢看起來相當嚇人。

看到這一幕,楊錚臉上顯出一絲難掩的興奮之色,隨即以神識操控此劍,在書房內飛速遊動起來。

此刻的“玄冥劍”,變得靈動無比,忽而大,忽而小,飄忽不定,速度快的令人的眼睛根本無法捕捉到它的軌跡。

把玩一陣後,楊錚才意猶未盡的把此劍收起,放入劍匣中。

隨後,他又拿起了另一把短劍。

這把短劍看起來更像是匕首,拿在手中,十分的沉重,同樣也非常的趁手。

這是一把非常典型的刺客之劍,可惜楊錚並未學習過相應的劍術,暫時反倒用不上它。

“單是這一套兵器,隻怕其價值應該就高達數千兩黃金了吧?”

楊錚暗暗有些感慨了一句。

現在得到的好處越多,隻怕將來人家用到你的時候,付出就得同樣更多。

慕容家看中自己的,不過是晉國公府小公爺的身份,以及自己那一手符籙之術。

至於這一次的無量壽佛寺探險之行,如果他們兩家不爆發大規模衝突的話,能讓自己出手的機會應該不多。

煉化完“玄冥劍”,楊錚又盤算了一番,確認沒什麽疏漏後,便開始收拾東西。

盡管他手裏有納物符,但為了防止不必要的麻煩,楊錚還是準備了一個不大不小的包袱。

在包袱裏隨便裝了些換洗的衣物,楊錚背上“玄鐵劍匣”,想了想,又寫了張便條留在屋內,鎖好了門,出門叫了一輛馬車,徑直向北城而去。
給我留言 - 最新更新 - 百度地圖 - 網站地圖 - RSS訂閱
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,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,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