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章:無量壽佛寺
loading...
自從發現了自家少爺竟是罕見的絕世練武奇才,楊大海驚喜非常,他不再像以前那般對楊錚過於放鬆,反而像變了個人似的,對其修煉督促的異常嚴厲。

楊錚心中自也清楚楊大海的心思,是以對其嚴厲的態度不僅絲毫沒有不滿,反而越發敬重楊大海,對其要求也是無不盡全力做到。

接下來的一段時間中,楊錚每日五更便起床,先是服用丹藥,然後進行藥浴,接著便修煉“莽牛勁”,一練就是兩個時辰,絲毫不覺得枯燥。

練完後,又按照鍛體術煉皮之法,水煮火熏,皮打鞭抽,即便渾身被打的通紅,疼痛難忍,也是始終咬牙堅持。

白日裏他抽空修煉巫靈術,鑽研“納物符”,修煉巫術和法術,到了晚上則繼續用藥,修煉“莽牛勁”。

每天下來,除了睡三個時辰外,其餘時間都被安排的滿滿的,過的異常充實。

如此過了大約一個月時間,楊錚的“莽牛勁”便已小有所成,皮膚變得非常堅韌,真如同牛皮一般,捶打起來砰砰作響,即便用皮鞭重抽,也感覺不到多少的疼痛。

而在此期間,楊錚也終於順利製作出了第一張“納物符”。

在成功製作出“納物符”後,楊錚又掌握了一門新的“納物”巫術。

此巫術也當真非常有意思,隻需靈識一動,隨手畫符,就能在虛空中打開一個布袋大小的空間,此空間可以暫時收納各種物品,功能與“納物符”一般無二。

不過,這個用巫術打開的“納物空間”,並不能一直存在,不僅有時效性,且還有諸多限製,相比於“納物符”來,差了不少。

那“納物符”,隻要有靈性之力補充,就能夠一直使用,就像是修仙者的儲物袋一般,十分的方便。

但紙質的“納物符”,終究不耐用,一張符籙,在反複使用十幾次後,就會因符紙破裂而徹底失效。

看來想要製作出更好品質,更耐用的“納物符”,還得用特製的靈獸皮才行。

巫術和法術方麵的進步也是十分的明顯。

如今,他已經把所掌握的幾門巫術和法術,全都修煉的十分嫻熟,幾乎可以達到心意所致,法術隨出的程度。

這一日,楊大海把楊錚叫到跟前,對其說道:“少爺,沒想到,你的進步如此之快,短短一個月時間,就已把‘莽牛勁’練到小成,第一重煉皮也徹底圓滿,接下來就該煉筋了。

隻不過,想要把筋肉練好,還需要更好的藥物輔助才行,襄陽城中沒有這樣的材料,老奴須得外出一趟,去獵殺一些凶悍的野獸,收集煉筋和煉血的材料。”

“海叔,不會太危險吧?要不我跟您一起去?”楊錚有些意動的道。

如今他的修為雖然還停留在煉氣二層,巫靈也沒能衝到後期,但卻已經達到了中期大圓滿境界,各種法術更是修煉的十分熟練,也很想出去獵殺野獸,練練身手。

“對老奴來說,算不得危險。不過,少爺你卻不能離開,必須還要在家繼續練‘莽牛勁’,希望老奴回來時,少爺你能把這‘莽牛勁’修煉到大成。”

楊大海直接搖頭否決了楊錚一起外出的請求。

“老奴要去的地方極為偏遠,且多是在深山大澤之中,少爺你沒吃過苦,跟著風餐露宿的,老奴實在放心不下。少爺隻管在家修煉,多則數月,少則月餘,老奴必能返回。至於城裏那些宵小,離開前,老奴自會給他們一些教訓,諒他們也不敢來騷擾少爺。”

楊錚自然不怕吃苦,對自己如今的實力也有些自信了,更希望能一起外出曆練。

但奈何楊大海死活不同意,最後隻能作罷。

“好吧,那海叔您萬事要小心。”

“哈哈哈,少爺放心,千軍萬馬的陣仗老奴都經曆過不知多少回,區區野獸,又算得了什麽?老奴走了,少爺在家,要照顧好自己。”

楊大海淡然一笑道。

如今楊錚已經學會了炮製藥液,藥丸和藥膳,生活方麵已無什麽可擔心的,再解決了安全上的隱患,自己就可以安心上路,去獵殺野獸,收集藥材。

楊大海心中十分暢快,又殷殷叮囑了楊錚幾句,便懷揣著楊錚給的十幾張巫符出門了。

有了楊錚給他準備的幾張“納物符”,他連行李都不用背的,走的是相當輕鬆。

楊大海離開後,楊錚每日依舊按部就班,瘋狂的修煉著。

他現在過的比苦行僧還苦行僧,但卻甘之如飴。

這也得虧前世的死宅屬性,早已把他磨煉出來,隻要做喜歡的事兒,即便一人獨處個一年半載也不覺的絲毫煩悶枯燥。

如此又過了十來天,楊錚發現,自己的“莽牛勁”達到瓶頸了。

任憑他如何修煉,力量和皮膜的提升微乎其微。

看來事情果如楊大海所說,眼下的這些普通草藥,已經沒辦法再幫助他進行提升,必須要使用更好的藥材才行。

唯一可喜的是,就在這段時間中,一次夜間偶然修煉巫靈時,他終於把靈識成功的凝練為神識,突破到了巫靈後期。

而神識的出現,也給楊錚的巫道打開了一扇新的大門。

他有一次無意間以神識掃視巫門道符,結果竟意外的從此符之中,得到了大量的傳承信息,並終於解開了此符的真正奧秘。

原來,這張神秘的獸皮卷,竟來自於地球華夏的一個極其古老的部族——巫族。

巫族最早的起源,可以追溯到黃帝之前。

巫族人相信萬物有靈,而且可以通過精神感召使神靈降臨,於是便通過不斷摸索,漸漸創出了一套通過祭祀之舞來修煉的功法。

這就是巫道六術中,煉氣術和煉體術最早的起源。

至於巫靈術,則是後來巫族人在發現,隻有強大的巫法力或巫體,沒有強大的巫靈,依舊無法承載更強神靈的降臨後,又結合其他部族煉靈的功法,創出的一門新的巫術。

楊錚手裏的這張巫門道符,是巫族最古老的一位大祭司所製,具體的曆史已經湮沒在塵埃中,無從考證。

巫門道符上記載的文字,是巫族人文明的真正精華,而其內封存的傳承信息,則是整個部族數千年巫道文明發展的集合。

傳承中的信息十分駁雜,幾乎涵蓋了巫族文明的方方麵麵。

以楊錚目前的神識境界,能夠接收的信息,不足十萬分之一,但卻也足以讓他能夠真正讀懂了巫門道符上的大部分內容。

巫道六術是巫族之道的入門之術,同時也是真正的根基。

按照傳承中的說法,隻有掌握了這六術,才算是具備承載巫道傳承的條件。

楊錚每日抽出大量的時間,如饑似渴的鑽研著巫道六術上的信息。

先前遇到巫法力無法再提升的修煉問題,在巫門道符傳承中,也有詳細的記載,事情跟他當初猜測的雖略有出入,但也差不太多。

想要繼續提升巫法力,光是從火焰中汲取火之力是不行的,還需要從天地之中,汲取其他的五行之力。

如今他已經完成了火之力的淬煉,隻需再淬煉出其他四種五行之力,把這五種天地之力融合一體,就能在氣海中凝出巫種,結成巫道金丹。

當然了,如今的火巫法力,也是可以繼續單獨提升的,不過卻需要從蘊含靈性的火焰中,汲取火靈之力。

至於煉體術,則跟他猜測的一般無二。

目前他無法修煉,的確是因現在的身體太過脆弱之故。

這個問題,眼下也的確隻有通過鍛體術才能解決。

畢竟,上古時的巫族人,生來肉身便強橫無比,直接就能修煉巫道煉體術。

……

這天一早,楊錚剛練完“莽牛勁”,準備回屋繼續鑽研巫符術。

他的小院門口,忽然來了兩位不速之客。

這兩人一男一女,長相有三四分相似,令人很容易便能猜到,他們應是一對兄妹。

事實也的確如此。

兩人中的女子跟楊錚也算是舊識,正是先前跟他在東城大酒樓有過一次交易的慕容秋。

那個二十六七歲,頭戴書生方巾,身穿白袍,長相十分俊美飄逸的男子,正是慕容秋的兄長慕容夏。

雖然不清楚,她是如何確認了自己的身份,又是怎麽找到這裏來的,但過門是客,楊錚自不會失禮。

把兩人請入小院的正堂,為兩人準備了簡單的茶水後,楊錚沒有任何客套,直入正題。

“看來慕容道友已經知道我的身份了。不知今日前來,有何指教?”

慕容秋兄妹倆,顯然有點不大適應楊錚這種直接的態度,皆是一臉愕然,相顧無語。

他們哪裏知道擁有死宅屬性的人,從來都不喜歡拐外抹角,做事一向單刀直入。

“在下慕容夏,前段時間從舍妹口中得知了楊公子的事情,十分仰慕,今日特來拜會,還希望沒給楊公子添麻煩。”

慕容夏和慕容秋兄妹相視一眼後,決定由慕容夏開口,解釋來意。

慕容夏與楊錚此前並不相識,今日的確來的很冒昧,因此一上來就先道歉,姿態也放的較低,整個人站在那裏,溫潤如玉,儒雅的風度令人心折。

這慕容夏雖穿著一襲白衣,但無論是身上的裝飾,還是從容的氣質,無不顯出讀書人特有的溫文爾雅,楊錚本主也是讀書人,而且還是個秀才,對讀書人天生親近。

“原來竟是慕容大人,失敬了。”

楊錚拱了拱手,終於客套了一句。

對於自小生長在襄陽城的楊錚而言,即便不刻意的打聽,但發生在襄陽城的大小事情,在襄陽城內擔任要職的官員名字,他還是有所了解的。

這慕容夏是前科進士,雖是二甲,但其家族卻也頗有來曆,乃是姑蘇城慕容氏一脈,其在翰林院學習不過三年時間,就外放襄陽郡,做了郡裏的二把手,郡丞之職。

他的手裏可是執掌著整個襄陽郡的兵馬,屬於實權派。

不過,郡丞也就是個五品官,在楊家麵前,也就是個芝麻粒兒。

“楊公子客氣了,在公子麵前,慕容夏不敢稱大人。”

別看楊錚隻是秀才,他也不敢拿科場前輩的架子在楊錚麵前擺譜。

人家楊錚畢竟是晉國公府子孫,即便隻是個私生子,也不是他能得罪的。

今日兄妹二人聯袂拜訪楊錚,也是實屬無奈之舉。

這段時間,慕容氏兄妹,著實被州牧大人的公子柳川,攪擾的有些焦頭爛額,不勝其煩。

究其根源,不過是因兩件事之故。

二人的父親慕容博觀,也就是暗門的門主,把自己的勢力發展在了荊州府,而那柳川如今卻在替其父管理荊州府江湖道上的事務,雙方自然頻有交集。

數月前,暗門在襄陽附近的九宮山內,發現了一處廢棄了數百年的寺廟。

後來經過多方考證得知,那寺廟竟然大有來曆,居然是數百年前的一個武道大派無量壽佛寺的山門。

這無量壽佛寺在數百年前,在江湖中大大有名,據傳門中收藏有無數的武道功法典籍,甚至還有鍛體和內氣兩種功法後三重的傳承。

如此驚人的發現,自然令暗門高層大為震動,飛快召集人手,封鎖了整個九宮山,並由門主親自帶隊,率領門下十數名玄階宗師,進入寺內廢墟,探查尋找埋藏秘籍的寶庫。

哪料到,消息被人泄露,最終傳到了柳家耳中,柳家隨後派出一支人馬,也趕到了九宮山。

眼見得無法獨吞無量壽佛寺藏寶,暗門最終隻能無奈的選擇與其合作。

但探查的工作並不順利,那無量壽佛寺的廢墟之中,不僅盤踞著許多毒蟲野獸,而且那藏寶室所在大雄寶殿內,還隱藏著一批極為恐怖的石像鬼怪。

雙方的人馬進去後,被那石像鬼怪殺的七零八落,死傷慘重,不得不暫時退出,另想對策。

兩方因為這事兒,已經鬧的相當不愉快。

而那柳家帶隊的柳川,前段時間,在見到了慕容秋的真容後,頓時驚為天人,居然請了媒婆,上慕容家提親,言道隻要兩家聯姻,在接下來的尋寶中,他們柳家會全力輔助慕容家。

柳川的為人如何,整個襄陽城的世家大族,無人不知。

別看他長得還算一表人才,但實則卻是個色中餓鬼,壞在他手裏的良家婦人,不知凡幾。

慕容秋自然極力反對,慕容博觀心中也是瞧不上柳川,並不同意。

不過,慕容博觀並不是慕容家的家主,甚至在慕容家的話語權也不算高。

而慕容家的一些族老卻認為,與柳家聯姻,有助於提升慕容家在西南一帶的影響力,居然答應了。

為了這事兒,慕容秋這段時間,一直非常不開心,甚至一度想要脫離慕容家。

不過,最近這段時間,襄陽城內,關於柳川在某個神秘人手底下吃了大虧的傳聞,不知從誰口中跟著傳出。

緊接著,內幕被人挖出,原來那神秘人竟是晉國公府流落在外的小公爺。

慕容夏和慕容秋兄妹,通過暗門和官府兩重關係,最終查到了此事的真相,這才有了今日登門拜訪楊錚的一幕。

兄妹二人的想法很簡單,尤其是慕容秋,希望能夠通過楊錚來壓住柳川,令他知難而退,別再打自己的主意。

而慕容夏要想的更深一些,他在得知了楊錚這段時間的事跡後,覺得這或許是個機會。若是能夠邀請楊錚一起加入無量壽佛寺的探險挖掘,憑他的符籙之術,興許會有奇效。

而且,如此一來,也等於借此事與楊錚打好了關係,屆時,那柳川見慕容家與晉國公府的小公爺有交情,自然也就不敢在逼迫他們。

這慕容夏倒是個坦蕩君子,而且也很善於把握人心,見楊錚是個直腸子,便沒有任何隱藏的把自己的來意,向楊錚全部坦明。

“楊公子,聽舍妹說,你也是個修仙者,不知有沒有興趣與我們慕容家合作?在下聽說,那無量壽佛寺並非武道門派那麽簡單,以前也曾出現過仙門中人。”

慕容夏眼神熱切的看向楊錚,極力遊說道。

他雖是文官,但出身於慕容世家,與別的書生不同,其自小耳濡目染,也修煉了慕容家的家傳絕學,擁有不俗的修為,如今也是個玄階初期的宗師。

他自然也想修煉更厲害的武學,但可惜慕容家的絕學,最多也隻能修煉到玄階巔峰,對於一個有理想,有抱負的文武全才來說,更高級的武功秘籍,他也同樣會忍不住動心。

“無量壽佛寺?”

楊錚微閉雙眸,口中喃喃念著這個寺廟的名字,腦中卻是不斷轉動著其他念頭。

這段時間感到古怪的一些斷斷續續的線索,如今總算是有了清晰的眉目。

看來此前陸衝拿的那個眼珠子一樣的黑色玉石,多半應該就是出自無量壽佛寺廢墟。

而柳川和陸衝圖謀他的符籙之術,肯定也是因為這件事。

若是之前的話,恐怕他是沒資格參與此事的,但現在不同了,他這小公爺的身份,以及能夠煉製辟邪符的手段,都令他擁有了極高的話語權。

而慕容夏口中提到,無量壽佛寺中,不僅可能藏有武道後三重的秘籍,還可能有仙門的傳承,這對他的吸引力,無疑大了很多。

武道秘籍無論是對他,還是對楊大海,都有極大的幫助。

而那仙門傳承,也同樣有助於他提升對巫道傳承的感悟。

無論是哪種情況,都讓他沒有拒絕的理由。

“你們下一次入寺探查是什麽時候?除了柳家外,還有沒有其他人參與此事?”

沉吟片刻後,楊錚睜開眼睛,看向慕容夏。

見楊錚終於意動,慕容夏和慕容秋二人都是一喜。
給我留言 - 最新更新 - 百度地圖 - 網站地圖 - RSS訂閱
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,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,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