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章:深藏不露大海叔
loading...
楊錚回到南城小院的時候,看到了頗為奇怪的一幕。

隻見平時頗有些老態的楊大海,此刻居然正在不急不緩的打著一套拳法。

聽到動靜,楊大海並沒有停止手裏的動作,依舊一板一眼的打著拳。

楊錚進入院子裏,放下東西,雙手抱臂站在廊下,認真的看著楊大海練拳。

初時還不覺的如何,但越看楊錚越心驚。

前世在地球時,楊錚也修煉過武功,雖然所學並不算多高明,但眼光還是有的。

他怎麽也沒有想到,楊大海居然是個深藏不露武道高手!

以前他竟然看走了眼,一直以為楊大海就是個普通的老人。

到了後來,楊錚甚至忍不住動用了靈識,仔細的觀察著楊大海的每一個動作。

他發現楊大海的身上雖然沒有內力,但他的拳勁卻沉重無比,兩個拳頭仿佛兩柄數百斤重的大錘,每打出一拳,都壓得周圍空氣發出噗噗的悶響。

在靈識的感應中,楊大海身上的氣血竟是顯得凝練到了極致,渾身血肉猶如鉛汞一般渾厚,筋骨如同鋼鐵澆築一般硬實。

一套拳法打完,楊大海緩緩收功,笑著看向楊錚。

“少爺,你回來了。”

“嗯,海叔,我回來了。”

楊錚回過神,重重的點了點頭。

“真想不到,海叔您竟然是個深藏不露的武道高手啊。”

此時,楊錚隱然明白了很多事情。

其實若仔細深思的話,這些事情他早應該想明白才是。

晉國公府二公子的私生子,又豈是那麽容易在外被人養大的?若是沒有真正的高手護著,恐怕早被楊家的敵人,亦或者楊家內部的某些心思歹毒者暗害了。

聽到楊錚的話,楊大海有些自責的笑著搖了搖頭。

“老奴這拳腳功夫,不過是些粗淺的軍中鍛體術而已,哪能算什麽高手?少爺,你不會怪老奴以前一直瞞著你吧?”

“哪能啊,若非有海叔在,隻怕我早就橫死了吧?”

楊錚頗為感慨的歎息了一聲,接著鄭重的向楊大海行了個大禮。

“海叔,謝謝您一直以來的守護!”

楊大海輕輕一步,瞬息間便橫跨數丈距離,出現在楊錚麵前,趕緊扶住了他。

“使不得,使不得!保護少爺是老奴的職責,哪能當得起少爺如此大禮!”

“當得!海叔對我的照顧,猶如再生父母,自然當得!”

楊錚堅持拜了下去。

楊大海生怕自己的力量傷到楊錚,沒敢堅持,苦笑著任由他行了一禮。

“今天的事情,老奴看到了。少爺不必煩心,柳家算不得什麽,若是真敢對少爺不利,老奴必會出手把其徹底鏟除!”

楊大海渾不在意的淡然笑著道。

聽他這口吻,仿佛那荊州牧柳家的公子,在他眼中根本不值一提,隨手可滅。

隻是,他這話卻令楊錚心裏越發的震驚。

他也實在是沒有想到,這段時間,楊大海竟然一直在暗中關注保護著他。

而更令他震驚的,莫過於楊大海隱匿的手段。

他居然可以瞞過自己靈識的探查!

想想自己以前的種種,楊錚不由一陣汗顏。

他還想著這次回來,無論如何都要想辦法安頓好楊大海。

而今看來,自己還是太天真了。

以楊大海這般身手,又豈用得著他來安排?

“海叔,你瞞的我好苦。莫非這段時間,你一直都在暗中保護我?”

楊錚苦笑道。

他現在是越發有些佩服自己的這位老仆了。

如果這世界有奧斯卡小金人頒獎,楊錚覺得楊大海絕對能拿個影帝。

他的演技是真沒的說,不僅瞞了楊錚十八年之久,就是前段時間,在得知了自己學會仙人的手段,甚至在他麵前演示的時候,楊大海都一直表現的像個再普通不過的老仆人,始終都沒有露出任何破綻。

“少爺多慮了。起碼少爺你究竟何時從何處學的仙人手段,老奴就不知道。老奴並沒有監視少爺的意思,隻是在遠處看著少爺你成長,偶爾替少爺解決一些不開眼的毛賊。”

楊大海憨厚的笑了笑道。

有些話他其實沒說,事實上,自打楊錚進入襄陽書院讀書開始,他便沒再過多介入楊錚的生活,隻是偶爾在遠處觀察一下,看看是不是還有人對自家少爺不利。

這也導致他到現在都還不清楚,楊錚究竟是什麽時候接觸的修仙者,又是跟誰學的道法。

他真正再次開始全麵關注楊錚的時間,自是上次楊錚突然多給他一百兩銀子,並說了自己學會了仙家手段的事兒的開始。

那時他心裏著實吃驚不小,同時也暗暗自責了好幾天。

他雖也知道這世上有修仙者,甚至也曾見識過一些修仙者的手段,但並沒有正麵跟修仙者起過衝突,並不清楚自己和修仙者之間的差距有多少。

也正因如此,楊大海才又開始暗中悄悄跟蹤楊錚,看看他現在究竟在跟哪些人接觸。

其實他還挺佩服自家少爺的,初入江湖居然就懂得偽裝化名,這可比他當年強太多了。

“海叔,你現在的身手,是不是比玄階後期的宗師還厲害?”

楊錚看不透楊大海的實力,忍不住好奇問道。

楊大海微微點頭道:“差不多吧。老奴的鍛體術已經達到了第五重壯魄的巔峰境界,玄階後期宗師,乃是武道第五重後期境界。”

“海叔,能不能和我具體講講武道方麵的事情?我看您煉的鍛體術,威力絲毫不比修仙者差,莫非武道修煉,也有長生之能?”

楊錚現在已經可以十分肯定,這個世界的武道絕對曾擁有過不凡的曆史,比地球的武道要強了很多,是以他現在非常好奇。

“沒問題,走,咱們屋裏說去。”

楊大海點點頭,提著楊錚的東西,拉著楊錚向客廳走去。

二人坐好後,楊大海仔細的跟楊錚講解起了他所知道的一切。

原來,九州之地的修煉之道,果然大有來曆,擁有十分悠久的曆史,其起源甚至可以追溯到人王大禹時期。

九州的武道修煉者,分為鍛體和內氣兩個不同的體係,境界也各有九重之多。

鍛體分為煉皮,煉筋,煉血,煉髒,壯魄,易髓,凝魂,神藏和通神九個不同的境界。而內氣則同樣分為氣動,通脈,凝精,內壯,悟玄,通關,洞真,凝神和超凡九重境界。

無論是鍛體還是內氣,修煉到高深處,都有著可以達到超脫肉體凡胎的功能,最終擁有通神之力。

隻不過,九州武道傳承,早在數百年前的一次變故中,就出現了斷層。

無論是鍛體還是內氣,都僅剩下了前六重的修煉之法,後續三重的功法,根本無從得知。

楊大海的鍛體術,已經修煉到了第五重巔峰之境,再進一步,若易髓成功,就等於達到了目前已知的最高境界。

而據他所知,如今的江湖武道高手,最強者也不過是達到通關境的先天大宗師。

按照楊大海的說法,武道內氣前四重為黃階武師,達到第五重的為玄階宗師,超過第五重,達到第六重的為地階先天大宗師。

先天之上應該就是傳說中的天階武聖了。

至於武道修煉與修仙者的對比,他不是太清楚,畢竟修仙者相比於武者要神秘很多。

當然了,關於這一點,其實江湖上也有一些傳言。聽說與武道內氣第五重的玄階宗師應該與煉氣期修仙者差不多,煉氣初期應相當於玄階初期宗師的實力。

而築基期的修仙者,則相當於第六重的地階大宗師。

不過實際的戰力對比,恐怕就不是這麽簡單的了。

武道修煉,無論是鍛體還是內氣,在沒有達到超凡之前,終歸隻是凡人的手段,而修仙者所學的卻是真正的仙人法術,動輒便有焚山煮海之能,豈是凡人能夠揣度?

那日楊錚給楊大海使用安神符的一幕,其實就著實令楊大海暗暗震驚了許久。

楊錚也沒有想到,自己身邊的老仆,居然是一位相當於煉氣後期的大高手。

有這麽一位武道大高手在身邊,楊錚安心了不少。

在得知了楊大海目前的情況後,楊錚也徹底熄滅了遁跡江湖的打算。

既然沒了後顧之憂,楊錚打算接下來繼續在家安心修煉,其他的事情不再去管,等實力提升到足夠與楊家抗衡時,便回京討要說法,為本主正名。

待完成這一切之後,他便放下所有,全力去追尋《仙緣錄》中提到的那個靈域世界。

那裏才是他真正所追求的地方。

“少爺隻管在家安心修煉,若是想要去江湖闖蕩磨煉,也隻管去,老奴雖然還會暗中跟著少爺,但不到萬不得已,老奴絕不會出手。”

楊大海似乎很明白楊錚的想法,笑說道。

他原本是個流落街頭的孤兒,被老國公撿到,送去軍中磨礪了一番後,便又招了回來,安排給了二公子先當常隨,再當書童,早已把自己當成了楊家的一份子。

而楊錚的父親楊明和待他也是情深義重,一直當他是兄弟,從未真把他當仆人看待。

自從接了守護小少爺的任務後,他便也熄滅了娶親的想法,始終忠心耿耿的守護著楊錚。

事實上,這些年來,他已經把楊錚當成了自己的親兒子來守護。

而楊錚也沒讓二少爺和自己失望,這些年頗為爭氣,雖然以前性子弱了些,但最近卻展露出了比二少爺還要崢嶸的鋒芒,這令他十分的高興和欣慰。

“海叔,我明白了。我一定不會讓您失望的,屬於我的東西,我早晚會全部拿回來!”

楊錚十分認真的揮舞著拳頭,鄭重的發誓。

接著,楊錚有些不好意思的撓撓頭道:“海叔,我也想學您的那鍛體術,不知道您方不方便教我?”

“哈哈,少爺願學,老奴當然願意教。咱們楊家乃是將門世家,少爺以前隻知道讀書,對習武之事從不感興趣,老奴還曾很擔心呢。”

楊大海聽楊錚居然願意學武,自是喜得合不攏嘴,毫不猶豫的就答應下來。

“這是楊家鍛體術秘籍,少爺你自己先看著琢磨琢磨,等記住後,老奴便把拳法全都傳給少爺。對了,鍛體術修煉,還需要輔助相應的藥物才行,老奴這就去為少爺準備!”

楊大海從懷裏掏出一個油布包,打開後,從裏麵取出了一本保存非常好的古舊書冊,鄭重其事的交給了楊錚。

這是當年老國公在對他進行過全麵考察後,親手交給他的,乃是楊家真正的傳承武道,現在交給小少爺,也算是物歸原主。

楊錚雙手接過,再次向楊大海認真的行了一禮。

“海叔,那我看秘籍去了。對了,若是買藥的話,是不是需要很多銀子?我這裏還有一些賣符的銀票,您看……”

“少爺,不用了。其實,老爺當初給您留的有一筆錢,這筆錢原本就是為你煉楊家鍛體術準備的,隻不過,先前少爺對習武不感興趣,老奴也就沒動過那筆錢。”

楊大海笑著擺了擺手,然後哼著不知名的小調,轉身離開。

看得出來,他現在的心情是真的非常開心,在楊錚的印象中,還從未見他如此高興過。

目送楊大海出門,楊錚這才轉身返回房間,翻看手中的鍛體術秘籍,認真的研讀起來。

有著過目不忘的天賦,再加上超高的悟性,楊錚隻用了半天時間,便把秘籍中所有內容,全部記下,並且有了初步的領悟。

楊錚前段時間研究巫道煉體術,結果發現以自己現在的身體條件,似乎根本無法修煉。

在他想來,這楊家鍛體術既然能夠對肉身進行淬煉,或許等其達到一定的境界後,就滿足了巫道煉體術的條件也未可知。

因此的,楊錚對此秘術還是十分期待的。

俗話說“窮文富武”,還真的是很有道理,楊家的鍛體術,入門就需要輔助藥物修煉,才能夠達到最佳的鍛煉效果。

第一重的煉皮,就需要購買大量藥物,煮出一大鍋藥液,進行全身洗擦沐浴,待藥力被皮膜吸收之後,再水煮火熏,皮打鞭抽,十分的變態。

當然了,為了防止修煉時傷到皮肉筋骨,修煉之前,還得服用一些特製的藥丸,並輔助修煉一門基礎的煉力拳法。

下午的時候,楊大海采購了一大袋子的各種草藥,背了回來。

那袋子塞得滿滿的,快有兩米高了。

“少爺,老奴回來了,你餓不餓?老奴先給你燒飯,然後再處理這些草藥。”

“海叔,要不咱們幹脆從外麵訂餐得了?您又要做飯,又要處理草藥,太辛苦了。”

楊錚前世雖然懂得做些簡單的飯菜,但那都得借助相應的電器炊具,這一世壓根沒進過廚房,隻能想到這個解決肚皮的辦法。

“那怎麽行?飯店酒樓做出來的東西,吃飽到是沒問題,但少爺你今後要練武,吃的方麵可不能隨便,老奴以前在軍中也擔任過火頭卒,更學過藥膳食補法,自今日起,老奴會為少爺你專門做食補的藥膳。”

哪料聽到他的話,楊大海大搖其頭,直接否決了。

既然楊大海都這麽說了,楊錚自然也不會反對。

接下來的幾天,楊錚修煉和研究“納物符”之餘,又向楊大海請教了秘籍中不明白的地方,而楊大海則忙碌著處理買回來的藥材。

這些藥材有的是藥膳所用,有的是沐浴藥液所用,還有的則是煉製內服藥丸所用,分門別類的都被他規整好,並開始分別炮製起來。

楊錚偶爾在一旁觀察片刻,結果發現楊大海雖然不是醫師,認識草藥的本領居然十分不凡,竟能辨別上百種的草藥,且還都熟知它們的藥性,不由嘖嘖稱奇。

好奇之下,他自然忍不住問出了心中的疑惑。

楊大海告訴他,這都是他當年在軍中跟一個隨軍的老醫師學的。

楊錚想著以後自己肯定還要研究巫藥術,因此一有空便向楊大海請教辨別草藥的本領。

楊大海毫不藏私,對楊錚是知無不言。

而楊錚又有過目不忘之能,但凡楊大海說過一遍,他就能清楚記牢。

短短不到半個月時間,楊大海所學的一身辨藥的本領,就被楊錚盡數學會了。

不止這些,就連炮製藥液,藥丸和藥膳的本領,也在平時的幫忙中,都被楊錚一並學了。

還別說,這些本領與他先前所看的醫書相互參照之下,楊錚的藥理知識飛速提升,大受啟發下,竟漸漸的看懂了巫藥術中,一些比較粗淺的信息。

當然了,這段時間中,也不是沒有宵小之輩前來探查騷擾。

一切其實就跟楊錚先前所料一般,那柳川果然並未就此放棄,先後派來了陸衝和那兩名道士,打探楊錚的底細,甚至試圖找機會盜取楊錚的符籙之術。

有楊大海這個鍛體武道高手在,這些人皆無功而返。

若非是考慮到不願意惹來修仙者的追殺,楊大海甚至忍不住要對那兩個修仙者動手了。

好在,那柳川在得知了楊錚的真實身份,並確認他身邊有非常厲害的武道高手保護後,暫時熄滅了不切實際的想法,沒敢繼續再來騷擾楊錚。

在經過了半個多月的準備之後,這天,楊大海把楊錚叫到了院子中。

此時,楊錚已經把楊家鍛體術徹底吃透,可以開始修煉了。

“少爺,老奴今日先傳你楊家鍛體術第一重的拳法——莽牛勁,你看好了!”

楊大海在院子中央站定,然後擺開架勢,一拳一腳,一招一式的給楊錚講解著這套拳法。

“莽牛勁”的招式共有三招,每招九個基本動作,並不複雜。

他隻演練講解了一遍,楊錚便全部記住。

而楊錚本身以前也修煉過武功,且有很不錯的基礎。

講解完一遍後,楊大海本還打算再繼續多講解幾遍,務求讓楊錚先記牢每個動作要領。

哪料楊錚直接擺手道:“海叔,我都記住了,要不我先練一遍,你看看學的怎麽樣。”

楊大海愕然看向楊錚,道:“少爺,學武可不比讀書,看著簡單,其實裏麵的門道複雜著呢,一個動作不到位,很可能就會傷到筋骨,還是讓老奴再多講解幾遍吧?”

“不用,我都記住了。海叔,我腦子很靈光的,你就看好吧!”楊錚笑道。

說著,楊錚擺開了拳腳,一招一式,在院子中煉起了“莽牛勁”。

楊錚打出第一招的時候,楊大海便震驚的瞪大了眼珠子,隨著第二招,第三招一板一眼的接連打出,他已經震撼的甚至連呼吸都忘了。

武道修煉的奇才他也不是沒見過,但像楊錚這般,隻看了一遍,就把一套基礎煉力拳法學會,並且還領悟到了精髓的武學奇才,他還真沒見過!

“這……少爺他竟然,竟然真的一遍就學會了?!天才,絕世的練武天才啊!哈哈哈!好!好!真是太好了!老爺,您看到了嗎?大少爺他是武道天才,絕世的武道天才啊!”

楊大海驚喜的哈哈狂笑,笑著笑著,竟是忍不住老淚縱橫,失聲痛哭。
給我留言 - 最新更新 - 百度地圖 - 網站地圖 - RSS訂閱
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,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,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