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章:法力小火苗,少女慕容秋
loading...
收集完木頭,楊錚準備點火時,才突然發現,自己身上居然沒點火的工具。

看著那一堆木頭,楊錚著實有些鬱悶。

自己好歹也是修仙者,難道要去搞鑽木取火那一套?

今日的種種經曆,讓楊錚徹底的意識到了自己身上存在的問題。

說到底還是江湖經驗和生活經驗都太欠缺所致。

可惜,巫符術中,有一門他新近才領悟,但尚未掌握的符文,此符名為“火彈符”,若是能夠掌握,也就不必再為生火犯難。

猶豫了一下,楊錚從懷裏取出了一張正品安神符。

此符用靈性之力便可點燃,也是他目前所掌握的,唯一可以生火的手段。

隻不過,點一次火,就等於燒幾百兩銀子,想想都覺得肉疼。

“算了,不就是一道符麽。”

楊錚甩甩頭,拋掉那些雜念,又找來一些幹腐的茅草,放在木頭下麵,靈識一動,點燃了安神符。

“去!”

楊錚把點燃的安神符丟進茅草中。

茅草瞬間就被點燃。

興許是安神符中的靈性之力起了作用,那些木頭竟很快也都被點燃。

一個不大不小的火堆,很快出現在了楊錚才租住的這處小院裏。

也得虧他租的這處小院足夠偏僻,四周連大路都沒有,很是荒涼,根本不會有巡城的兵丁和更夫出沒,否則火光一起,隻怕就要惹來麻煩。

火光燃起後,楊錚迅速調整好自己的情緒,整個人在巫靈的控製下,排除掉一切的雜念,漸漸進入到了空靈的狀態中。

緊接著,他圍著火堆,跳出了第一個“祭靈之舞”的動作。

這個動作並不複雜,甚至可以說十分簡單。

也就是對著火焰的方向,像朝拜一般,雙手不斷的上下擺動,雙腳按照某種節奏規律,左右踢踏跳動,腰身時而下折,時而起伏。

楊錚前世雖不是什麽舞蹈愛好者,但好歹也看過電視,跟著模仿著學過一些簡單的舞蹈動作,有一定的基礎,再加上他如今有著極高的領悟力,跳了兩遍,就掌握了此舞的要領。

小院中,楊錚仿佛變成了一個原始人,對著火焰不斷的舞動著。

說也奇怪,自他的這“祭靈之舞”跳動開始,那原本普通的散亂火焰,竟仿佛擁有了某種靈性似的,居然凝聚到了一起,變成了一道手臂粗細,三尺餘長的火焰光柱。

此火焰光柱隨著楊錚的舞蹈,輕輕擺動著,仿佛在回應著楊錚的“祭靈之舞”。

楊錚跳的越來越投入,整個人仿佛真變成了原始部落的祭靈巫師。

此刻,楊錚感覺到,自己仿佛化身為一株幼小的火苗,置身於溫暖的火塘內,輕輕的搖曳著,汲取著大地中的火之力,慢慢的壯大著自己。

不知過了多久。

體表傳來一陣冰涼的感覺,楊錚驀然驚醒。

他張目四顧,這才發現,火堆早已熄滅,其上甚至還帶著冰冷的潮濕水汽,東方天光熹微,此刻已是清晨時分。

“我竟不知不覺跳了大半夜?”

摸了摸身上略有些潮濕的衣服,楊錚訝然不已。

盡管無意識的跳了大半夜,但楊錚此刻卻並未感覺到絲毫的疲累,甚至無論是精神,還是肉體的狀態都前所未有的好。

若非腹中傳出雷鳴般的饑餓聲,楊錚甚至以為一切都是幻覺。

他放出巫靈,仔細的檢查了一下自己身體的變化。

小腹處忽然傳來一股微弱的灼熱感覺。

巫靈的靈識瞬間便感應到,在自己小腹肚臍三寸下的某處,多了一道發絲粗細的微弱氣流,那氣流仿佛一縷火絲,充滿著熾熱的氣息。

而在巫靈的調動下,那氣息迅速的開始在身體經脈之中流動起來,所過之處,經脈有種前所未有的舒暢感覺。

“難道這就是巫法力?!”

楊錚又驚又喜的暗暗想道。

除了這一絲熾熱的巫法力外,楊錚還感覺到,自己的身體似乎也有了不小的變化,力量似乎比以前大了不少,身體也感覺輕盈了很多。

再仔細一看,楊錚發現,自己的體表皮膚上,附著著一層灰色的塵末。

這些塵末聞起來有些腥臭,應該是從體內排出的雜質。

楊錚連忙從院子的水井裏打了些水,脫掉衣服,清洗了一遍,然後從昨夜帶來的東西中,找出一套青色單衣換上。

他此刻感覺渾身前所未有的清爽,整個人的心情頓時變得好了起來。

腹中如同火燒一般的饑餓感再次傳來。

楊錚簡單收拾了一番,揣著銀子,飛奔向東城的一家大酒樓。

到了酒樓中,楊錚直接點了一桌子好吃的,毫不顧忌形象的大吃大喝起來。

吃飽喝足,結算了飯錢,楊錚這才倒背著雙手,飄然向車馬行走去。

在車馬行雇了一輛馬車,給了車夫一兩銀子,那車夫歡天喜地的趕著車,陪著楊錚先去了一趟西城四海坊。

到了四海坊暗門街的街口,楊錚並沒有進去,隻是把自己在東城租住小院的地址,告訴了一名暗門的武者,便指揮著車夫重新返回東城。

接下來,楊錚開始在東城的街坊上大肆采購各種生活物品。

一個上午,楊錚足足買了滿滿一車的東西,小到火鐮火絨,大到桌椅家具,但凡需要的都買了個遍,換洗的衣服更是買了十幾套。

買完這些東西後,楊錚又去東城門,專門訂購了兩大車的幹柴,以方便接下來修煉“祭靈之舞”所用。

這一天的時間,楊錚除了吃喝就是在買東西。

傍晚,又在東城大酒樓吃喝了一頓,買了些熟食美酒帶上,楊錚這才回轉租住的小院。

經過一番新的裝點,小院現在也有了幾分新的氣象。

盡管先前已經把地址告知了暗門,但白天采購的時候,楊錚也沒有放鬆警惕,時刻留意著周圍的動靜。

昨日的那個大黑狗沒有再出現,但周圍卻多了兩個盯梢的暗門弟子。

這些人似乎也知道楊錚擁有很強的感應能力,因此並沒敢靠的太近,一直在百餘米外的距離遠遠綴著。

既然打定了主意,接下來要全力提升實力,隻要這些人不靠近他住的地方,楊錚便不去管他們。

采購完畢後,楊錚索性閉門不出,一日三餐都從東城大酒樓訂購,反正隻要有錢,酒樓自會派人來送餐。

楊錚白日閉門苦讀前一段時間購買的醫術和道佛典籍,晚上夜深人靜時,則點起篝火,修煉“祭靈之舞”。

如此過了十幾日,那些典籍已然被他全都通讀領會,氣海中修出的那一縷巫法力,也慢慢由發絲粗細,壯大為米粒大小的一團火苗狀氣息。

經過這段時間的修煉,楊錚發現,他目前隻能修煉“祭靈之舞”的第一個動作,第二個動作雖然能夠跳出,但對修煉巫法力卻沒有任何的提升。

為何會出現這樣的情況,他也不甚明了。

他猜測,或許應該是跟火焰有關,也許普通的火焰,無法滿足第二個“祭靈之舞”動作的要求吧。

可惜,破解出的煉體術的兩個舞蹈動作,不知因何之故,根本沒法修煉。

他隻要一按照第一個動作跳動,身體立刻就會出現極其強烈的不適感,甚至稍微想動一下,身體的各處部位,就會傳來極其疼痛的撕裂感。

反複嚐試過幾次後,楊錚便不敢再練。

這讓他意識到,或許現在並不是修煉“祭神之舞”的合適時機。

而在此期間,他也順利的又破解出兩個巫符術的符文,並成功的繪製出了新的符籙,也算是又掌握了兩種不同的巫術。

這兩種符文,一種為“火彈符”,另一種為“神行符”,都是非常實用的巫符術。

在繪製出巫符後,楊錚自然也試過兩種符籙的威力。

“火彈符”激發之後,可以持續不斷的一直激發出雞蛋大小的火球,直至靈性之力耗盡為止。

而且,每一個火球的威力都十分強,足可把堅硬的地麵燒出深達尺許,直徑約有兩尺大小的坑洞。

唯一美中不足的是,“火彈符”激發的火球速度並不快,大約有每秒七八米的速度,這個速度的確有點蛋疼,就是普通人快跑也能躲開,更不用說武道高手,甚至修仙者了。

當然,這隻是一般人激發“火彈符”的威力,如果是楊錚自己激發“火彈符”,或者是直接用巫靈施展“火彈術”,爆發的速度和威力,自然還可以再提升倍許,甚至更高。

其速度和威力取決於楊錚本身的巫靈,巫靈越強,爆發的速度和威力自然就越強。

至於“神行符”,倒是個非常不錯的輔助性符籙。

一張“神行符”一般可以持續使用兩個時辰,其速度相當於一匹駿馬全力奔馳的速度。

楊錚估算過,動用一張“神行符”,至少可以飛奔四百餘裏。

這樣的符籙在如今的世界中,絕對可以算作是極其實用的輔助工具了。

不過,製作一張“神行符”需要消耗的靈性之力也非常大,以楊錚目前的巫靈境界,一次最多隻能製作出六、七張。

而另一個讓楊錚比較苦惱的事情,也在這段時間中顯現了出來。

自大修出了巫法力後,楊錚便反複嚐試著動用這些巫法力。

但令他沒想到的是,他無論是動用巫符,還是施展巫術,居然都沒辦法調動巫法力。

那些巫法力好像根本就與巫符和巫術無關。

巫靈到是可以調動巫法力在體內各處經脈遊走,但就是沒辦法把這些巫法力轉化為實質性的使用手段。

他把目前所學會的五種巫術,全都嚐試了個遍,都沒有任何的進展。

這著實令他有些摸不著頭腦,若非因此氣息乃是由巫道煉氣術修煉而來,甚至懷疑自己修煉的那個小火苗,其實壓根就不是什麽法力,而是不知道屬於什麽力量的東西。

他甚至還嚐試著,看看能不能把那一縷巫法力逼出體外,直接釋放出去,但結果同樣也以失敗告終。

“小火苗”頑強的盤踞在他的氣海中,並且每天都會隨著他修煉“祭靈之舞”而不斷的壯大著,完全不以他的意誌為轉移。

楊錚意識到,或許應該是自己研究的方向有問題。

想要解決這個問題,興許隻能從其他的修道者那裏得到答案。

就在楊錚的修煉,各方麵都有實質性提升時,一個意外的來客,打破了楊錚暫時相對平靜的生活。

這天上午,楊錚並未如同往常一般從酒樓訂餐,而是臨時起意,決定直接去酒樓吃飯,然後在城中轉轉,散散心。

就在他剛進入酒樓,準備在一樓的大堂內用餐時,酒樓的小夥計,忽然告知,有人請他去二樓的雅間吃飯。

楊錚略一沉吟,以為是陸衝來了,帶著警惕,跟著酒樓的夥計來到了二樓的雅間。

推門進去,看見裏麵坐著的人,楊錚頓時一愣。

房間內隻有兩名少女,看裝束應是主仆關係。

那坐在桌邊的少女,看年紀不過十七八歲,但容貌極為出眾,氣質更是極其清雅脫俗,盡管穿著一襲簡單的淡粉色紗衫白裙,但整個人卻依舊給人一種寧靜高潔的感覺。

站在此女麵前,楊錚竟有瞬間的失神,心底甚至不由自主的浮起一絲自慚形穢之感。

這令楊錚感到極為不可思議。

要知道,以他兩世為人的心境,即便是再漂亮的女子,也不可能動搖他的心誌,但初見此女,他竟生出如此感覺,著實令他有些鬱悶。

另一名少女上身穿著淺綠色的短衫,下身則穿著淡粉色長裙,頭上梳著雙鬟,看情形應該是那少女身邊的婢女。

她見楊錚進屋後,立刻便閃身走了出去,順便關上了雅間的房門。

聽動靜,她似乎就站在門外。

桌子上擺滿了點好的酒菜,皆是楊錚平時在東城大酒樓點的最多的一些食物。

楊錚在打量少女的時候,白衫少女早已從座位上起身,正好奇的也在打量著他。

“姑娘,我們似乎不認識吧?”

楊錚已然回過神來,微微皺眉,奇怪的問道。

少女的身上並無內力波動,但以楊錚的靈識感應,卻清晰的捕捉到,其身上竟有著法力氣息波動,而且似乎還不弱。

楊錚無論如何都沒想到,這少女居然是一名修仙者!

“小女子慕容秋,暗門現在的門主正是家父,先生想必應該就是鄭楊吧?”

少女似乎看出了楊錚的不解,神色淡然的開口解釋道。

暗門門主的女兒慕容秋?這個答案令楊錚相當吃驚。

“不錯,在下正是鄭楊。不知慕容小姐單獨約見在下有何指教?”

楊錚不動聲色的看著慕容秋道。

“指教不敢當,鄭先生的事情,小女子略有耳聞。聽說先生也是修仙者,因此特來一見。不瞞先生,小女子其實也是一名散修。鄭先生,不介意的話,咱們坐下說如何?”

少女淡淡一笑,理了理鬢邊散亂的幾縷青絲,向楊錚邀請道。

“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。”

楊錚在發現此女也是一名修仙者後,心中其實也有些驚喜,但戒備之心同時也更重。

在少女對麵坐好後,楊錚再次開口道:“不知慕容小姐此來究竟是何意?”

少女大有深意的看了楊錚一眼,緩緩開口道:“你我皆為修道之人,不如以道友相稱如何?”

“當然沒問題。”楊錚點了點頭。

“實不相瞞,小女子今日約見先生,實則是有事相求。”慕容秋歎息道。

此女容貌本就極美,氣質更是清雅脫俗,輕輕一歎,真是蕩氣回腸,我見猶憐。
給我留言 - 最新更新 - 百度地圖 - 網站地圖 - RSS訂閱
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,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,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