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章:收獲,巫之舞
loading...
暗門分堂的大廳內,陸衝和楊錚二人分賓主落座。

早有手下得到陸衝的吩咐後,端出茶具,泡了一壺上好的雨前毛尖奉上。

陸衝目光炯炯的看著眼前的這位客人,以他的江湖經驗,自然早就暗中看出了楊錚的偽裝,但卻並沒有點破的意思。

在江湖上走動的奇人異士,哪個還沒點特別的脾性?

隻要有本事,他陸衝便敬重,而隻要能夠對自己有用處,他也並不介意對方的來曆。

“鄭某剛入江湖,連江湖上的種種規矩都還不清楚,又豈能有什麽具體的打算,先走一步看一步吧。”

楊錚淡淡的笑了笑,隨口說道。

“鄭兄你應該也是個修道者吧?”

陸衝微微沉吟後,大有深意的看向楊錚問道。

“不錯。”楊錚點頭承認。

他還想從陸衝這裏打探一些消息,因此並不打算隱瞞這件事。

“聽陸堂主的意思,你好像還見過其他的修道者?”

陸衝也點了點頭,道:“不錯。鄭某的確也認識一兩位修道者,但據陸某所知,他們的手段遠無法與鄭兄相比,因此陸某才懷疑鄭兄你是來自上三門的傳人。”

“實不相瞞,在下其實隻是憑著祖上留下的東西胡亂修煉,對修道界和江湖的事情,都不是很清楚,不知陸堂主能否給在下講講這些事情?當然了,在下也不會讓陸堂主白講,這道‘辟邪符’,權當是在下的酬勞。”

楊錚從身上取出一張弱化版的“辟邪符”,放到了大桌上,看向陸衝。

他也清楚,如此貿然向陸衝詢問這些有些莽撞了,但沒辦法,目前楊錚並沒有其他更好的選擇。

何況,陸衝已經看出了他是修道者,甚至還見過其他的修道者,若是想要打探這方麵的消息,眼下還真沒有比陸衝更好的選擇。

當然,他也並不擔心陸衝會對他不利。

無論是之前拿出來的符籙,還是後續要出售的符籙,都隻是弱化版的符籙。

他還有功效比此強了五倍的正品符籙,一旦拿出正品的金剛符,楊錚相信,即便是一流巔峰的宗師也未必能破的開。

而且,接下來,楊錚還打算深入研究其他的低階符文,爭取早點能製作出具有攻擊功能的巫符來。

隻要有了攻擊類的符籙,楊錚便不會再有什麽顧忌了。

“‘辟邪符’?不知此符有何功用?”

陸衝神色微微一動,目光不由自主的看向桌子上的符籙。

那符籙看起來很普通,跟街上那些道士和尚出手的符籙似乎沒什麽區別。

但在見識過了楊錚“金剛符”的威力後,陸衝自然不會把它當做江湖騙子畫的垃圾符籙來看待。

“此符能驅除低級鬼物,震懾邪魅。我觀陸堂主這塊玉石上,隱藏著一股鬼祟氣息,因此鬥膽猜測,陸堂主近期很可能與鬼物邪祟有過接觸。”

楊錚解釋道。

陸衝頓時露出吃驚之色,臉色微變的急切道:“鄭兄莫非還有捉鬼之能?”

楊錚失笑搖頭道:“陸堂主,你太高看鄭某了。鄭某也不過是才剛剛修道而已,法力低微,哪有捉鬼的本領?不過,鄭某這‘辟邪符’,到是的確可以鎮壓一些低級陰鬼。”

陸衝不置可否的微微點了點頭,目光看向了那塊黑色玉石,沉吟片刻後,他才重又開口,向楊錚講解起他所知道的修道界的事情,以及一些在江湖上走動需要注意的規矩。

關於江湖規矩,陸衝這個老江湖自然知之甚詳,講解起來毫不費力,到是修道界的事情,他了解不多,而且大多也是道聽途說,但饒是如此,也讓楊錚有種不虛此行的感覺。

半個多時辰後,楊錚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信息,隨即又問了問在街麵上擺攤的事情。

“鄭兄既然已經證明了自己的能力,自然可以在暗門街擺攤,至於抽頭的問題就算了。”

陸衝微微一笑,取出了一塊二指寬,兩寸餘長的鐵牌,放到了楊錚麵前的桌上。

鐵牌的正麵銘刻有“暗門”兩個古字,背麵則銘刻著奇異的不知名精細花紋,也不知代表著什麽。

有了這塊牌子,不僅是在暗門街上,甚至整個四海坊,楊錚可以隨便在地方擺攤,不會再遇到任何麻煩。

“這恐怕不妥吧,豈不是違反了江湖規矩?”

楊錚遲疑道。

通過方才陸衝的講解,楊錚已經大致的了解了江湖上的規矩,是以他很清楚,這恐怕是個不小的人情。

整個四海坊,其實都是暗門的地盤,其他街區收費的情況楊錚並不清楚,但通過陸衝方才所言,這暗門街上的收費標準可不低。

一般的店麵,暗門會收三成左右的抽頭,擺攤的更貴,要抽四成。

楊錚已經打算好了,自己的符籙,最低也要賣一百兩銀子一張,四成的抽頭就是四十兩,即便一天隻賣出一張符,一個月下來,也差不多有一千多兩銀子的抽頭。

楊錚兩世為人,自然很清楚,錢債好還,人情債可不好還,他寧願對方收錢也不想欠人情債。

“或許陸某以後有需要鄭兄幫忙之處也未可知,鄭兄該不會不賣兄弟這個麵子吧?”

陸衝似笑非笑的道。

楊錚的“金剛符”的確給了他很大的震驚,但也隻是震驚而已。

他方才其實已經測出了那“金剛符”的防禦極限。

按照他的估算,在動用自己的保命底牌下,他有把握一擊破開那符籙的防禦。

因此,在他眼中,楊錚盡管是修道者,但實力應該也就相當於玄階初期的宗師級別,對他還構不成威脅。

他倒也不是太擔心楊錚,主要是楊錚身上展現的另一項本領,令他有些意動,隻不過,現在還不清楚,楊錚的這項本領究竟是否為真。

正是出於這種考慮,陸衝才打算先結個善緣,等找機會試試那“辟邪符”後再做計較。

“也罷,那鄭某就承陸堂主這個人情了。若無其他事情,鄭某就告辭了。”

楊錚猶豫了片刻才拿起那塊鐵牌,站起身來,向陸衝拱了拱手,準備離開。

“鄭兄稍等一下。”陸衝又叫住了楊錚。

楊錚不解的看向陸衝。

陸衝笑道:“不知鄭兄這次打算出手多少符籙?一張符籙作價幾何?”

“我有三種不同的符籙,分別為金剛符,辟邪符和安神符,各有十張,每張準備賣一百兩銀子。”

楊錚沉吟了一下後開口道。

他手裏的符籙其實遠不止這個數,但他很清楚物以稀為貴的道理,自然不可能一下子把所有的符籙都拿出來賣。

陸衝吃了一驚,顯然沒想到楊錚居然會有這麽多符籙。

“不知那安神符又有什麽功效?”

“安神符的主要功能,是幫助治療精神類的病症,比如受了驚嚇,心神不寧者,亦或者是得了遊魂症,沉睡不醒者,一道符便可治愈。”

楊錚解釋道。

“哦?真有那麽神奇的功能?”

陸衝似有些不信的道。

他是武者,自然清楚楊錚所說的這類病症是什麽情況,據他所知,當今荊州江湖道上,也唯有藥王穀的“聖手藥王”,才能配製出治療這類病症的丹藥來,而且還得持續服藥很長一段時間,才能達到治愈的效果。

楊錚一個初出茅廬的修道者,居然敢說自己一道符就能治好這類疾病,陸衝還真有些不大相信。

楊錚笑了笑,並沒有辯解的意思。

自己的符是什麽情況,他自己自然最清楚。

“這樣吧,那金剛符陸某全要了,另外,辟邪符陸某也要四張,再要一張安神符。這是一千五百兩銀票,你點點。”

陸衝很豪氣的取出一疊銀票,俱是一百兩一張,出自大通錢莊的銀票。

反正賣給誰都是賣,既然陸衝願意買,楊錚自然不會推辭。

他直接取出十張金剛符,四張辟邪符,一張安神符交給了陸衝。

“金剛符和辟邪符滴血便可激發,安神符需用火點燃,燒成符水吞服。”

楊錚順便也把符籙的使用之法,一並告知了陸衝。

陸衝點點頭,收起了桌子上的符籙,連同楊錚剛才送的,一共十六張。

楊錚則收起銀票,向陸衝拱手告辭,離開了暗門分堂的小樓。

“堂主,要不要派人跟蹤,調查此人的來曆?”

沙天江看向陸衝。

陸衝搖了搖頭,道:“不必了。修道者都有些非常特殊的本領,感應能力很強,一般人根本無法瞞過他們的感應。此人既然拿了咱們的牌子,以後肯定還會在街麵上出現,時間長了,自然能看出他的底細。”

……

楊錚今日不僅成功打出了廣告,而且還一下子賣出十五張符籙,身上多了一筆巨款,心裏也是相當的高興。

不過,高興歸高興,他卻也不會掉以輕心。

他又在四海坊的街上閑逛了兩個時辰,期間從坊間不同的店鋪,又采購了一批製符的材料。

這一次所購買的材料,質量上要比第一次好了數倍,當然,價錢也高了數倍。

一下子花出去近千兩的銀子,楊錚到是眼皮也沒眨一下。

對他而言,錢財不過就是工具而已,這等身外之物的功能,隻有換成對自己修煉有幫助的東西,才是它應有的價值。

在此期間,楊錚自然也仔細的逛了逛坊內的十幾家大藥鋪。

不過,很遺憾,即便是最大的藥王鋪,也沒有蘊含靈氣的草藥,甚至年份超過五十年的草藥都十分罕見,且貴的離譜。

一株五十年份兒的草藥價值高達數百兩白銀,真不是一般人能買得起的。

楊錚查看草藥自然不是自己用,他現在根本用不上任何草藥。

他不過是為修煉巫藥術做些調查準備而已。

當然了,十幾家藥鋪轉下來,楊錚也有不小的收獲。

在花出去百兩銀子後,楊錚買到了市麵上所能見到的大批藥理方麵的書籍。

可惜一些比較罕見的藥理書籍,每家都是當做寶貝一般收著,根本沒人拿出來賣。

楊錚所買到的,不過都是一些比較基礎常見的書籍,但饒是如此,楊錚也是大為滿意。

除此外,楊錚還從一些書店裏,買到了不少道家佛家的典籍,當然了,這些典籍也都是比較常見的,基礎性的書籍,不過大多都是楊錚以前沒見過的。

不過,以這些書籍,再加上前世在地球閱覽的那些書籍,應該可以幫助自己慢慢解讀一些難以理解的古老詞匯了。

兩個多時辰逛下來,楊錚發現,並沒有人跟蹤自己,不由對那陸衝又高看了一眼。

回到家,卸去偽裝後,楊錚立刻投入到閱讀之中。

數天時間轉眼過去。

購買回來的典籍,已被楊錚閱讀了大半。

楊錚在閱讀的過程中,意外的發現,自己似乎擁有了兩個很了不得的天賦能力!

他發現自己不僅擁有過目不忘的能力,且領悟力也大大提升了。

任何書籍隻要看過一遍,其內容他基本能全部清晰的牢記於心,再讀一遍,其內的意思也能全部領悟!

這在以前是根本沒有的。

反複思索過後,楊錚也沒什麽頭緒。

原主的記憶顯示,他雖然在讀書方麵有些天賦,但並沒有過目不忘的本領,悟性雖然不錯,但也沒厲害到如此離譜的程度。

最終,楊錚把其歸咎於巫門道符的“大夢奪靈”上。

或許在奪靈的過程中,因為兩個靈魂的融合,出現了異變,這才導致自己擁有了這兩個強大的天賦能力。

也或許跟巫靈有關,畢竟,巫靈乃是靈魂凝練升華之後的產物,不僅讓他擁有了強大的靈魂,也讓他擁有了強大的精神力。

無論如何,這終歸是一件值得驚喜興奮的事情。

還真讓楊錚猜對了。

在徹底的吸收了買回來的那些道家佛家的典籍知識後,結合以前在地球積累的那些典籍知識,楊錚對於修道的理解又有了很大的提升。

巫門道符上的內容,他早已記得滾瓜爛熟,結合著這些理解,楊錚竟真的解開了一些煉氣術和煉體術上的東西。

盡管解開的內容極少,但也足夠他眼下研究所用了。相信以後若是能找到其他的修道者,再設法吸收一些修道界的修煉知識,後續內容應該也能慢慢解開。

通過解開的信息來看,楊錚發現,巫門的修煉,似乎完全有別於道家或佛家的修煉。

當然了,楊錚其實也不是很清楚道家佛家的修仙者,究竟是怎麽修煉的,但通過地球某些古老典籍的記載,他隱約也能猜到個輪廓。

道家講究服氣煉丹,佛家講究打坐參禪,而巫門則比較怪異,竟是需要“跳舞”。

對此楊錚到是並沒有感到太奇怪。

畢竟,就他所了解的巫,的確有這方麵的記載。

巫者,能以舞降神。

古老的巫師,在一個部族之中,主要擔任著兩種職務,一種是祭司,一種是藥師。

在一般部族的大典上,多是由巫師以舞蹈的形式來祭祀神靈,據說,一些強大的巫師,在祭祀的時候,甚至可以通過特定的“舞蹈”,引動上天神靈的感應,降下偉力,教化生靈。

巫道六術中的煉氣術和煉體術,就是兩段不同的“舞”。

一門為“祭靈之舞”,乃是專門煉氣的,另一門為“祭神之舞”,是煉體的。
給我留言 - 最新更新 - 百度地圖 - 網站地圖 - RSS訂閱
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,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,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