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章:暗門和上三門
loading...
“沙兄還可以用劍試試。”

楊錚見自己的這一手徹底鎮住了沙天江和周圍眾人,心中不免也有些得意。

這弱化版的“金剛符”,威能還是令他相當滿意的,可惜這沙天江的武功到底還是弱了點,沒辦法試出此符的極限。

據楊錚推算,這弱化版的“金剛符”,應該能抵擋住一流宗師的攻擊,超過一流的高手,應該就擋不住了。

巫門符籙不同於道門符籙,巫符封印的是靈性之力,以靈性之力調動天地五行之力,靈性之力的強弱,決定了能夠調動借用的天地五行之力的多少。

而道符則不然,道符是把自身的法術法力封印在符籙中,動用的是畫符者自身的法力,因此的,道符的威力強弱,乃是由符籙本身所封印的法術高低決定的。

楊錚的這張弱化版“金剛符”,封存的靈性之力隻有他巫靈的五十分之一,而此符本身需要調動借用的是土元素之力。

五十分之一的靈性之力,能夠調動的土元素十分有限,且時間也不會多長,按照楊錚的估算,一張符恐怕最多隻能支撐一刻鍾,也就是十五分鍾時間。

“好!”

沙天江被鎮住後,神色頓時變得十分凝重,心底同時也越發的期待了。

很顯然,眼前這個漢子應該是個真有本領的奇人,如果能把他拉攏入暗門,自己一定可以受到上麵的賞識!

他深吸一口氣,抽出寶劍,圍著楊錚轉了一圈後,忽然一劍砍向楊錚!

周圍眾人瞪大眼睛看著這一幕,大家顯然也都很想知道,這金剛罩是不是真能抵擋刀劍的攻擊!

不出任何意外,沙天江的這一劍,又被輕鬆擋住了。

那寶劍砍在金剛罩上,絲毫沒對金剛罩造成任何的影響,甚至還被反彈開來。

任憑沙天江使用什麽樣的招數,愣是無法破開金剛罩。

沙天江的那個同伴,不知想到了什麽,也抽出長刀,加入戰團,跟著一起瘋狂攻擊楊錚周圍的金剛罩。

兩人施展出渾身解數,持續攻擊了數十招,竟是絲毫奈何不得那金剛罩。

而此時,周圍已經聚集了數十人圍觀。

有人驚歎連連,有人嘖嘖稱奇,也有人眼神閃爍,仔細打量著金剛罩內的楊錚。

眼見得無論如何都破不開那金剛罩,沙天江二人已經徹底信服。

他們很快停了手,一臉肅然的看向楊錚。

“鄭兄,剛才得罪了!”

二人同時鄭重的向楊錚拱手行禮。

楊錚暗暗鬆了一口氣,巫靈運轉下,靈性才消耗了四分之一的“金剛符”顯現而出。

楊錚抬手一招,收了符籙,拱手回禮道:“無妨,鄭某要在這街麵上討生活,遵照規矩也是理所應當。”

“以鄭兄的神仙手段,飛黃騰達指日可待,哪還用委屈在街麵上討生活?”

沙天江是真被楊錚的手段給折服了,心中也很清楚,就憑這一手絕活,隻要楊錚肯混跡江湖,一定可以出人頭地,因此有心想要巴結對方,連連恭維。

圍觀的眾人,這時候也注意到了楊錚麵前地攤上的其他兩張符籙,轟的一下,全都圍了過來。

“這位仙長,請問這兩張符怎麽賣?還有沒有剛才的那種金剛符?”

“仙長,我願意出高價買你剛才的那張金剛符……”

眾人七嘴八舌,紛紛開口,全都一臉熱切的看著楊錚和他的符籙。

對於這樣的廣告效果,楊錚自然非常滿意。

不過,眼下顯然還有另外一件更重要的事情要辦,那就是接觸一下這個暗門。

楊錚很清楚,自己現在隻是個初出茅廬修道者,目前能用的手段有限,想要立足此間,暫時還得先維持好周圍的三教九流才行。

說不得,日後尋找其他修仙者的事情,也得落在這些人身上。

畢竟自己人生地不熟,對世情的了解,遠遠無法與這些三教九流的江湖人物相比。

“諸位,買符的事情稍後再說,且等鄭某先安排好街麵上的事情如何?”

說話間,楊錚向周圍團團拱了拱手,快速收起了地上的符籙和布條。

“諸位朋友稍安勿躁,等鄭兄見過了我們堂主,興許以後會在本街上開一家店麵也未可知,何必急在這一時?”

沙天江二人也幫著楊錚解圍道。

眾人聽到這話也覺得有理,這才散開,不過卻並未就此退去,而是依舊在附近徘徊。

楊錚方才展示的“金剛符”威力不凡,給他們的印象實在是太深刻了。

圍觀的人,有不少都是走江湖,拿命掙錢的,如果身上帶有這麽一張符籙,就等於多了一條命,試問誰又能願意錯過?

“二位,有勞了!”

“應該的,應該的!鄭兄這邊請!”

這次不用楊錚多說,沙天江二人陪著笑,在前麵引路,領著楊錚向暗門街分堂的總部走去,不久三人來到了街道最深處一座三層小樓外。

那小樓上懸掛有一塊不小的燙金字牌匾,上書“襄陽暗門”四個大字。

看到這小樓,以及如此顯眼的牌匾,楊錚不由一愣。

他還真感覺十分的意外,沒想到這黑道門派居然如此高調。

小樓的門口有兩名穿著黑衣的漢子把守,二人身上的氣息都不弱,居然都有著二流武師的實力。

沙天江向門口的守衛低語一陣,二人均是詫異的掃了楊錚一眼,接著暗暗點頭,讓開了大門通道。

三人魚貫走進小樓的大廳內。

楊錚見到,大廳的正中央,擺著一張巨大的烏木長條桌子。

桌子後方,正對著大門的方向,擺放著一張巨大的木椅,椅子上端坐著一名身材極其雄壯魁梧,身上散發著很強內勁氣息波動的大漢。

這大漢此時正瞪著一雙銅鈴般大小的眼睛,盯著眼前桌子上的一個物件。

那物件是一塊嬰兒拳頭大小的黝黑玉石,此玉石造型十分奇特,乍一看就像是一顆雕像的眼珠子一樣。

玉石的中間部位,隱隱有一絲微不可查的幽藍色光芒在閃爍著,不仔細看的話很難發現。

那大漢雖然聽到了三人進門的動靜,可連眼皮子也沒動一下,眼睛依舊眨也不眨的盯著那塊玉石。

沙天江等二人見此,不敢打擾,垂手靜靜在一旁等候著。

楊錚的目光,自然而然也被吸引著看向了那塊黑色的玉石。

“好奇怪的玉石。”

楊錚觀察了片刻,心中不由一動。

他在這塊黑色的玉石中,感應到了一縷很陰森的氣息波動。

那氣息跟他的巫靈靈性之力有些相似,但比他的靈性之力要微弱很多,且蘊含有一股很陰暗邪異的氣息波動。

那魁梧大漢又觀察了片刻後,終於把目光從玉石上收回,看向了沙天江和楊錚。

“什麽事兒?”

沙天江趕緊小跑著走到那大漢身旁,無比恭敬的向那大漢講述了一遍方才的事情,尤其是關於“金剛符”的事情,他講的更加詳細。

聽罷,大漢臉上露出一絲異色,凝神仔細的看向楊錚。

楊錚在這大漢的身上感應到了一流宗師的氣息,心中也暗暗吃驚。

一個江湖黑道幫會的分堂主,竟然都有一流宗師的境界,恐怕這個暗門還真是大不簡單。

那大漢站起身,一臉肅然的走到楊錚附近,拱手道:“不知閣下是上三門哪一門的傳人?”

楊錚搖頭道:“鄭某方才就說過,無門無派,這手符籙之術乃是祖傳。”

大漢口中提到的上三門,他壓根就沒聽過,更不知道是什麽意思,但楊錚也沒打算不懂裝懂。

而大漢這話,也令楊錚心中一喜。

此人在聽完了“金剛符”的事情後,直接便開口問自己是上三門哪一門的傳人,豈不是意味著,類似自己那“金剛符”的手段,其實在上三門中也有流傳?

看來自己誤打誤撞還真來對了,說不定自己真能通過暗門,找到其他修仙者的蹤跡。

“哦?不是上三門的傳人?這倒是奇了,據陸某所知,唯有上三門中的道門,清虛門,天師門擅長符籙之道。閣下這手段既是祖傳的,想必閣下祖上應該跟這些門派有些瓜葛?”

這大漢看著似乎是個莽漢,但心思卻竟是很細膩,且說話不疾不徐,很有條理,隱隱還在探問著楊錚的底細。

楊錚故作不知的依舊搖了搖頭,道:“那鄭某就不清楚了。”

大漢不以為意的笑了笑,自我介紹道:“某家陸衝,目前是荊州暗門襄陽分堂的堂主。”

“在下鄭楊,見過陸堂主。實不相瞞,鄭某以前並未在江湖上走動過,因此並不清楚江湖上的規矩。如今鄭某想在襄陽這地界討口飯吃,不知陸堂主有什麽指教?”

楊錚不喜歡拐外抹角,很幹脆的道明了自己的來意。

“哈哈,閣下這性格,到是很適合吃江湖這口飯。不知閣下是否還有那‘金剛符’?”

陸衝眼中閃爍著一絲異色的問道。

楊錚點了點頭,道:“自然有。”

“陸某想親手試試,閣下不介意吧?”陸衝道。

“可以。”楊錚點了點頭。

弱化版的巫符他製作的有不少,單是“金剛符”都有二十餘張,如果不是因材料不夠,他還能製作出更多來。

楊錚並不打算用新的,而是從身上掏出了剛才那張,直接往身上一貼。

此符在巫靈控製下,直接化作一道靈光,一閃而逝。

見此,陸衝臉上再次閃過一抹異色。

會用符的道士他也見過一些,但還真沒見過像楊錚這般的。

“閣下準備好了麽?”

“來吧。”楊錚再次點了點頭。

他也有些期待,這陸衝是個一流宗師,武功肯定要比沙天江之流高一大截,或許可以幫他試出弱化版“金剛符”的極限。

甚至憑此推斷出正品“金剛符”的大致威能也未可知。

“得罪了。”

陸衝一笑,揮拳便上。

說話間,陸衝的身影竟是一閃消失!

以楊錚目前的眼力,隻能看到一道殘影,以一種不可思議的速度向自己衝來!

“好快的速度!看來這個世界的武者,要比地球的武者強很多!”

楊錚暗暗吃驚不已。

之前他雖也見過了莊薇薇的護衛,但並未見過他們出手,以為他們也就那樣。

誰料此世間的武者,修煉的武功似乎要比地球的武功強的不是一星半點,單是輕功就令楊錚無比震驚。

不過,楊錚怎麽說也是修道者,眼力雖然跟不上陸衝的速度,但靈識卻能清晰的捕捉到周圍一切的動靜變化。

其實在他進來的第一時間,他就已經放開了自己的靈識。

此時,在靈識的窺視之中,陸衝的身影一清二楚,對方的一舉一動根本逃不過他的法眼。

陸衝嘴角勾起一抹古怪的笑意,揮拳轟向楊錚的肩頭。

“嘭!”

一道巨大的聲響傳出。

楊錚的周圍,瞬息間出現了一道金剛護罩。

陸衝的這一拳,正轟擊在了金剛罩上。

相比於先前沙天江的拳頭,陸衝的拳頭力量顯然強了不是一星半點,而是十數倍!

金剛罩上被這一拳擊中的地方,竟是微微的閃爍了幾下,接著才恢複如初。

楊毅心中暗暗震驚,他能清楚的感應到,被這一拳擊中,“金剛符”中的靈性之力,瞬息間成倍的流逝起來。

陸衝的臉上同樣露出了一絲驚容。

“好強的防禦力!”

不知想到什麽,陸衝接著瘋狂出拳,狠狠轟擊著金剛罩。

可以看得出來,這次出手他沒再有所保留。

楊錚周圍的金剛罩,頓時不斷的閃爍起黃芒來,那鍾形的外壁上,漸漸出現了裂紋。

一旁圍觀的沙天江二人,頓時倒抽涼氣,駭然的看著堂主陸衝!

楊錚也是暗暗吃驚不已,他能清晰的察覺到,“金剛符”的靈性之力流逝的速度再次加劇,按照這個消耗速度,隻怕這張符最多隻能支持三分鍾就會告破!

“厲害!”

吃驚的同時,楊錚更是不敢掉以輕心,靈識隨時留意著陸衝的動靜,巫靈的靈性之力,則也開始在身體周圍流轉,準備隨時接替“金剛符”,形成法術金剛罩。

楊錚在掌握了“巫符術”的符籙後,其實也等於從中學會了相應的巫術。

符籙能夠以封印的靈性之力調動天地五行之力,他的巫靈自然更輕鬆的可以做到,當然,前提是他必須要真正的掌握那種調動之法。

兩分鍾後,陸衝已經接連攻擊了上百拳。

楊錚周圍的金剛罩,盡管看起來搖搖欲墜,但卻依舊堅挺的在支撐著。

下一瞬,陸衝身影一閃,停了下來,不再攻擊。

此刻,他臉上同樣寫滿了震驚之色。

方才他可是沒有任何的保留,接連攻擊了上百拳。

要知道,他可是實打實的玄階宗師,放眼整個襄陽郡江湖道,也是數一數二的高手,居然都破不開金剛罩防禦,由此可見,這金剛罩的防禦能力,確實強的離譜!

“好!想不到,閣下的符籙竟有如此神效,陸某佩服!請坐,來人,上好茶!”

陸衝臉色一轉,異常客氣的向楊錚拱手一禮,請他入座敘話。

“以鄭兄的手段,不該埋沒在襄陽這小地方啊。不知鄭兄接下來有何打算?”
給我留言 - 最新更新 - 百度地圖 - 網站地圖 - RSS訂閱
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,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,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