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章:大夢冥空,金剛符威
loading...
楊錚用了一晚上的時間打坐,終於把巫靈消耗的靈性之力恢複過來,而這番恢複,讓楊錚驚奇的發現,自己的巫靈竟然有了一絲明顯提升。

這頓時令他意識到,或許這才應該是巫靈提升的正確途徑。

有了這個發現,楊錚自然更加賣力的製作巫符。

五天後,先前所購買製作的材料消耗一空,楊錚共計分別製作出了八張“辟邪符”、七張“金剛符”和九張“安神符”。

除此之外,他還製作了一批轉為出售所用的弱化版巫符。

他的巫靈也在這短短的六天時間中,得到非常明顯的提升,若是把中期這個小境界細分為十層的話,現在應該到了中期四層左右的樣子。

要知道,先前從初期突破至中期,他可是足足用了兩個多月的時間,之所以有這樣快的速度,皆因吸收了前世經驗之故。

到了巫靈中期,他其實已經沒有修煉經驗可供借鑒,但因為修煉“巫符術”,製作巫符之故,居然意外的發現了一個快速提升巫靈之法,這自然令楊錚相當驚喜。

“不知道這個世界的‘無間大夢冥空’是什麽樣子,如今我的巫靈已經達到中期,完全可以施展‘夢巫術’,進入其內探查一番。”

楊錚盤坐於地麵的蒲團上,暗暗想著,準備施展“夢巫術”,進入“無間大夢冥空”。

前世在地球,他的巫靈凝出後不久,曾運轉巫靈,施展過“夢巫術”,進入過地球位麵的“無間大夢冥空”內。

那個“無間大夢冥空”給他的印象十分深刻。

那是一個無比空闊的死寂空間,偶爾在裏麵可以見到一些奇異的靈光,不過轉瞬即逝。

他知道,那些快速消逝的靈光,有可能是地球上,一些天生擁有靈性慧根之人乍現的靈光,也有可能是修仙者修煉時引起的無意識靈魂波動。

據楊錚從巫門道符上對“無間大夢冥空”的描述解讀,那“無間大夢冥空”,不同於一般意義上的空間,它更像是一個超越了時空的特殊緯度,隻有靈魂之類的東西才能進入。

隻不過,並不是什麽魂靈都能進入“無間大夢冥空”的,想要進入那個特殊的空間,必須要掌握可以溝通天地之靈的方法。

巫門有“夢巫術”,而修仙者則有“元神出竅”之法,二者都可進入那空間,但卻也有著極大的區別。

修仙者想要“元神出竅”進入“無間大夢冥空”,就必須要先修出元神,據楊錚查閱道家典籍的理解,那可是個很高的境界,相當於巫靈的“凝神”境界。

由此也可看出巫道的神異之處,當然,也或者可以說,巫道修行者更懂得取巧之法。

據說世俗中也有一些夢遊症,或失魂症患者,他們的魂靈便是因入夢而無意間進到了冥空中,不同於“夢巫術”的巫靈,這些偶然進入冥空的魂靈,一般不會有自主意識。

因有過數次進入“無間大夢冥空”的經曆,楊錚這一次並沒有用多長時間,便順利進入大夢狀態,巫靈很快進到了冥空中。

楊錚的巫靈,此刻就是一個雞蛋大小的白色光點,漂浮在一片空闊死寂的空間內。

此空間無邊遼闊,上無天,下無地,就仿佛是一片無邊無際的幽色虛空,甚至時間空間在這裏都不存在一般。

“這裏的‘無間大夢冥空’,跟地球位麵的好像也沒什麽區別啊。”

觀察了片刻後,楊錚發現,這裏似乎也並無什麽出奇之處,不由有些失望。

可惜之前施展“夢巫術”,被巫門道符挾裹著穿越而來時,自己的巫靈已然處於昏迷狀態,並未能夠見到是如何穿越奪舍的。

根據巫門道符上的記載,任何一個巫靈都隻能進行一次“大夢奪靈”,否則楊錚還真不敢輕易嚐試施展“夢巫術”。

楊錚能夠清晰的感覺到,自己巫靈的靈性之力,正在飛快的流逝著。

“咦,那是什麽?”

忽然,在巫靈靈識的感應之中,出現了一團幽藍色的氣泡。

那個氣泡看起來並不大,裏麵漂浮著一座破敗的建築物,看起來像是一座破敗的廟宇。

在破敗的廟宇中,隱約有五六團拇指大小的慘綠光點在閃爍著,也不知是什麽東西。

楊錚催動巫靈,向那個氣泡靠近了過去,並很快來到了氣泡的外壁。

透過氣泡那半透明的外壁向內看去,其內似乎是一片極為獨特的空間,那座破敗的廟宇坐落在一片荒涼的山野中,山野四周,隨處可見倒塌的墓碑和墳塋。

看起來,氣泡內似乎封印著一片亂葬崗。

巫靈在氣泡外壁遊動了一圈後,楊錚發現,這氣泡似乎並無危險,隻不過,那氣泡壁上,似乎存在著某種古怪的力量,不斷排斥著他的巫靈。

楊錚幾次嚐試著讓巫靈去靠近氣泡壁,看看能不能穿梭進去,探查一下裏麵究竟是什麽情況,但皆以失敗告終。

幾次的嚐試,令楊錚巫靈的靈性之力流逝的更快,眼看便要告罄。

楊錚不敢再逗留,連忙催動巫靈從大夢中蘇醒,脫離了冥空。

意識從大夢中蘇醒後,楊錚檢查了一下,發現巫靈的靈性之力隻剩下一絲。

他隨即連忙運轉巫靈術修煉恢複起來。

第二日清晨。

楊錚從修煉中醒轉,一夜修煉,雖然沒有睡覺,但精神的恢複效果,卻似乎比睡覺還要好了數倍,楊錚對這種修煉生活越發感到滿意。

忙活了這麽些天,楊錚打算今日出去轉轉,看看襄陽城內哪裏適合出手符籙。

這段時間他整日閉門不出,老仆楊大海以為自家少爺在日夜用功,為即將到來的鄉試做準備,因此的,每天為楊錚準備的食物,營養十分豐富。

他哪裏知道,如今的楊錚,早不是他那個少爺了,也根本無心科舉,這片苦心算是有些白費了。

一大早吃過飯,楊錚把之前製作的符籙,全都用一個特製的布包裝了,貼身收好,又仔細對自己進行了一番偽裝,而後才施施然出門,往襄陽城最為混雜的四海坊街市行去。

四海坊坐落在襄陽城西,這裏居住的人,身份大多不高,或是平民,或是商戶,少有達官貴人會選擇在這邊落戶。

坊內橫七豎八的有十幾條長街,各種走江湖賣藝的,擺攤算卦的,僧道醫卜應有盡有,魚龍混雜。

楊錚經過偽裝,此時已然化身為一名長著濃黑胡須,年齡看起來有二十七八的瘦高漢子。

信步在各條街市遊蕩了幾圈後,楊錚已然了解到不少信息。

這邊有好幾條街都有出售符籙的地攤,攤主有的是道士,有的是和尚,都打扮出一副仙風道骨,得道高人的模樣,很是有吸引力。

不過,楊錚仔細的觀察過,那些和尚道士賣的符籙其實都是假的,符籙上沒有任何靈性波動,也沒有絲毫的法力氣息。

那樣的符籙根本不可能有任何的效果,不過賣的倒是很便宜,最貴的也不過才幾十文錢,一般多是十幾文的樣子。

楊錚很清楚自己符籙的價值,當然不可能也賣這麽便宜。

再者說,他還指望用符籙賺錢呢。

反複的觀察了好幾圈後,楊錚發現,大多數街區的攤位,都有人收攤位費或保護費,隻有最東邊,靠近主城區的一條街上沒有人收費。

看得出來,凡是能夠在這條街上擺攤的人,或多或少的都擁有一些特殊的本領,有的身上有很高深的功夫,有的則是頗有身份來曆的道士或和尚。

這條街上的商鋪門麵不少,裝修的也相當有檔次,因此在街麵上擺攤的人其實並不多,而往來街上的客人,也是大多衣著光鮮,而且基本都前呼後擁的有仆從跟隨。

楊錚在這條街上又轉悠了兩圈後,這才找了個臨街的角落,把準備好的東西掏出來,擺了個小小的地攤。

楊錚的地攤很簡陋,一塊兩尺見方的布條上,孤零零的擺著三張符籙,除此外別無他物。

布條上擺放符籙的相應位置,有楊錚用朱砂書寫的簡短文字介紹。

他這地攤剛擺上沒多大會兒,便有兩道身影快步走了過來,並很快出現在了楊錚麵前。

楊錚抬頭一看,是兩名穿著黑色勁裝,身上攜帶刀劍的青年,年紀都在二十上下。

兩人的目光分別在楊錚身上,還有他的地攤上審視著掃了片刻,其中一名麵色焦黃的青年向楊錚微微一拱手,道:“閣下請了!在下黑虎門沙天江,不知兄弟是哪一門的?”

另一名背刀的青年雙手抱臂,神色淡漠的掃了楊錚一眼後,目光落在了地上的三張符籙上,眼中露出一絲古怪之色。

“在下鄭楊,無門無派,怎麽,難道這條街不準擺攤?”

楊錚直接把名字顛倒過來,捏造了一個姓名,他雖是初次與這種江湖人打交道,但卻並不如何擔心,因此表現的很平靜,淡淡的看著眼前的兩人,不卑不亢的反問了一句。

叫沙天江的焦黃臉青年愣了一下,道:“閣下莫不是不懂四海坊暗門街的規矩?”

楊錚還真不知道這街麵上有什麽規矩,於是很實誠的搖了搖頭。

沙天江二人頓時明白過來,合著眼前這個瘦高漢子並不懂江湖規矩,以為誰都能在這條街上擺攤呢。

“暗門街的規矩,想擺攤的話,手底下須得有令暗門堂主認可的絕活才行。”

沙天江笑了笑,倒也沒有為難,甚至還向楊錚解釋了一句。

暗門乃是襄陽一帶江湖黑道新近聯合組織的一股勢力,近期正在網羅各種奇人異士,擴充實力,他們黑虎門也是其中的一份子,行事自然也要遵照暗門的規矩。

“什麽樣的絕活,才算是能夠讓你們堂主認可的絕活?”

楊錚不動聲色的問道。

他不由對這個暗門產生了一些興趣。

他想要賺錢,料想以後少不得還要繼續跟這些人打交道,也的確有必要了解一番這個暗門,以及他們所謂的規矩。

“嗬嗬,絕活嘛,自然是一個人最拿手的本事,或者吃飯的家夥。要不,閣下先給我們兄弟展示一下?若是不錯的話,我們倒是可以引薦閣下去見見我們暗門街的分堂主。閣下以為如何?”

焦黃臉青年道。

楊錚沉吟了一下,道:“可以。”

說著,楊錚拿起攤位上的那張“金剛符”,向焦黃臉青年道:“我祖傳的有一門符籙之術,這道符名為‘金剛符’,顧名思義,這是一道防禦符籙,激發後,可以在我的身體周圍形成一個金剛罩,有刀槍不入的能力。”

“刀槍不入?老兄,你這牛皮吹的可有點大啊,就憑一張符,就可以刀槍不入?”

沙天江那焦黃的臉上,露出了好笑的表情,根本就不相信楊錚的話。

他的那個同伴也是一臉不信的神色,嘴角邊甚至還露出了一絲嘲弄之色。

像這樣的江湖神棍,他們兄弟二人見過太多了,但像楊錚這麽一本正經,敢在武者麵前這麽吹噓的神棍,他們還真沒見過。

“兩位若是不信,不妨一試。”

楊錚也知道,一般人在沒見識過“金剛符”的威力前,不信也很正常。

這幾天,他在製完符籙後,自然也親自試驗過符籙的威力,對自己的符籙自然充滿了信心。

因是要向外出售的符籙,楊錚在後來製作符籙的時候,留了一手,弱化了三種符籙的功效。

他拿出來要出售的三種符籙,威能隻有正常符籙的五分之一。

但即便如此,這樣的巫符,用來對付尋常江湖高手也是綽綽有餘了。

他把弱化版的“金剛符”往自己身上一貼,向沙天江道:“兩位盡管向我攻擊試試。”

“閣下,你是認真的麽?可別怪沙某沒提醒你,拳腳無眼,刀劍無情,萬一不小心打傷了你,那可怪不得我們。”

沙天江見楊錚一臉認真的表情,心裏倒也有點期待,但他依舊不信這世上會有刀槍不入的符籙。

“來吧。”楊錚自信的笑了笑。

此時,這邊的動靜,已經引起了周圍的一些人關注,有三四個路人,以及另外兩個擺攤賣藥的人圍了過來,站在數米外的地方,都在看著這邊的熱鬧。

沙天江想了想,把手裏的寶劍交給了同伴,揮拳道:“也罷,沙某除了劍法外,還擅長黃階初級的黑虎拳,如果你能受我一拳不傷,沙某就信你,小心了!”

“黑虎掏心!”

說著,沙天江使出一招,向楊錚胸膛狠狠轟去!

這沙天江的功夫其實不弱,雖然還未達到二流,但也無限接近二流了。

他所使的黑虎拳,威力頗為不俗,一拳轟出,拳風呼呼,竟是平地刮起一陣風來,其拳頭真仿佛是猛虎揮出的巨爪,帶著極為強勁的破風聲。

眼看著他這一拳便要轟在楊錚的身上,周圍看熱鬧的人,頓時忍不住驚呼出聲。

畢竟,此時的楊錚,看起來一點抵擋的意思也沒有,而眾人在他的身上,也沒有感應到武者的氣息,看他那略顯單薄,甚至瘦弱的身材,隻怕絕對抵擋不住沙天江這一拳。

就在這時,異變陡然出現了!

但見楊錚腳下的地麵,忽然湧動起一陣陣的波動!

緊接著一道道淡黃色的光芒,不斷從地下湧動而出,瞬息間便在楊錚體表周圍,形成了一團淡金色的光罩!

這光罩凝在楊錚身體三寸外處,輕而易舉便擋住了沙天江那可怕的一拳!

“當!”

沙天江的一拳轟在那個光罩上,就好像轟在了鐵壁上一樣,爆發出一聲古怪的悶響。

金色的光罩毫無任何變化,而沙天江卻被反震的跌了出去,露出了一臉的難以置信,甚至駭然的表情!

他騰騰騰的退出五六步才拿樁站穩,震驚的看向楊錚。

此刻,在楊錚的體表三寸外,清晰的浮現出一個淡金色的鍾形金剛罩!

“嘶!”

無論是沙天江,還是周圍的那些人,全都忍不住的倒抽了一口涼氣,震驚的看著這一幕!

“竟然真有金剛護罩?!”

這一刻,在眾人的眼中,楊錚的形象不由變得十分高大起來。

大家震驚過後,又露出麵麵相覷,不知所措的表情。

楊錚展現出來的這種手段,已經完全超出了他們的認知,令他們感到無所適從,甚至於恐慌來。
給我留言 - 最新更新 - 百度地圖 - 網站地圖 - RSS訂閱
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,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,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。